179 还好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79

    皇甫卿听了她的话愣了一下。

    容颜却没有理他,径自趴在他的怀里,一张小脸埋在他的胸口,很久很久,久到皇甫卿都以为她是不是睡着了!方才开口,“我只是想优秀到做你的妻子可以让所有即使羡慕嫉妒我也说不出我配不上你这种话!”

    皇甫卿的心中一震,低头,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她的发顶,终归,他承认自己无耻,明知道她的心意,还是不知满足的想要她亲口说出来,同时也想要告诉全世界,她是他的,然而,却不知道,她的心中是这样想的,以往,他真的只当她怕麻烦,怕他的身份搅乱她平静的生活,却不知道她只是想和他站在同一个高度而已,良久,皇甫卿终是开了口,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受,终归是妥协了的,既然她要成长,那么他等就是,按着她的资质,他应该会很轻易的就能等到才是,“好,那暂时就不要公开了!”

    “不要!”容颜坐起身,当然,还是骑在他的身上,一脸的凶狠相,“老娘不管了,昭告天下就昭告天下,老娘优秀不优秀关别人什么事情,你就是老娘的男人,老娘就是乞丐小太妹你也是老娘的,谁敢说什么!”

    “呵呵……你若是乞丐小太妹,我也不要你啊!”皇甫卿终于不装落寞颓废了,听了容颜的大声宣告,终于忍不住轻轻的笑了出来,语气调笑的说道。

    “不要?你在说一遍!”容颜俯下身,一把扯住他的衣领,一副凶神恶煞的说道。

    “唔,不要!”皇甫卿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靠,吃干抹净还敢不要?”许是和孟大哥混的久了,粗话也能随手拈来,容颜拉着皇甫卿的衣领,原本妖艳的双眸微微眯起,“老娘今天睡了你!”

    “唔……”皇甫卿妆模作样的皱了皱眉,“这样不好吧,好女人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不能?”容颜瞪他,“我今天还就要睡了!”容颜板着一张脸说道。然后也不等皇甫卿说话,低着头,认真的拖着皇甫卿的身上的衣服。

    “这样……这样真的好吗?”皇甫卿伸手,意思意思的阻止了一下。

    容颜挥开他的手,一边脱一边回答他的问题:“有什么不好的?你脱我衣服的时候那叫一个快很准,凭什么我脱你的就不好了?”

    “你今天是一定要睡回来了?”皇甫卿看着她,很委屈很无奈的问。

    “那是当然!总不能次次都是你睡我而我却不能睡你吧!”容颜点头,甚是认真的说道。

    “你是打算我睡你那样在我身上也睡回来一次?”皇甫卿依旧一脸无奈,似乎十分不情愿的模样。

    “那是当然!”容颜说着,接着和他身上的衣服奋战,“那个你手抬一下!”

    “好吧,媳妇儿,欢迎来睡!”目的达成,皇甫卿对着容颜展颜一笑,很是听话的抬起手臂,让她把自己身上的衬衫给脱下。

    “……”容颜的动作一僵,此时,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到底在做什么,一张脸瞬间涨的通红。“那个……那个我刚刚是说着玩的!你你你……”

    “别呀,我可是当真了!”皇甫卿一把拽过她的手,微微一用力,容颜便倒在了他的身上,皇甫卿开口,声音微哑的说道:“我睡你的时候,你也帮我脱过衣服,现在我也帮帮你吧!”说着,便伸手去解容颜脖子后面的纽扣,再然后……。

    “……”容颜啃着身下的人,欲哭无泪,明明是在谈将他们的婚事昭告天下的事情,怎么就转到这么一个猥琐的问题上了?

    “继续啊,我之前对你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容颜不想听他提醒,是了,每当她想要退缩的时候,身下这货便好心的提醒她下一步该怎么做,越说越裸,饶是容颜再厚脸皮,也实在听不下去了,于是,现在听得皇甫卿的声音,她就形成条件反射一般,立刻低头,对着身下的人啃啃啃……

    第二天,皇甫卿春风得意。

    第二天,容颜欲哭无泪,为毛明明这下换成她在上面了,最后起不来床的人还是她?

    第二天,魅影大楼召开发布会,宣布魅影的*oss皇甫卿已然脱离单身贵族的身份进入成为已婚人士,而魅影的老板娘正是日前传闻被包养的那一位——去年帝国大学的全科状元容颜,然后媒体疯了!迷恋男神的女人们哭了,而终于达成愿望的皇甫卿终是笑了,女人们想把最恶毒的话赠送给容颜,那个抢她们男神的女人,然而,在看到皇甫卿的笑容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以往,这人给人的感觉总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即便是笑,也是客气到疏离的笑容,而今,这样温暖的笑容出现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又是多么的难能可贵。这样温暖幸福的男神,又让她们如何忍心去破坏?

    皇甫卿很少允许自己的照片出现在报纸杂志上,然而,这一次,他却放任着对面的媒体人,由着她们想怎么拍就怎么拍。

    “唔,难道你们就没什么要问问爷的吗?”皇甫卿站在前台上,甚是疑惑的问,召开发布会,难道就他说一下就OK了吗?难道不问问他们是如何相识如何结婚如何如胶似漆的吗?

    于是,很多人想说,三少哟,咱们倒是想问,可是您是谁啊,谁不知道您的规矩啊,这多问一句问错了一句,咱们还有活路么?当然,三少这么一问,情况就不一样了。

    “请问三少,您和夫人是如何相识的?”这时,有的记者终于鼓起勇气拿着话筒问道,当然,你若细听的话,还是能听到她声音微微有些不稳的,终归,她也只是在猜测,猜测皇甫三少不介意他们的询问。

    “唔,去年我刚回来,在路边随便捡的!”皇甫三少想到当初的情形,突然便觉着自己真是太幸运了,也亏得那天善心大发,否则这要是被别人捡回去那还得了?

    “呃……是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吗?”这时,其他的人立刻也大着胆子开了口,到底是做新闻的,皇甫卿的回答刚结束,那些记者的脑海中就瞬间脑补了当时的情况,无外乎英雄救美,白马王子带灰姑娘脱离苦海之类的故事。

    “不算!”在皇甫卿的心中,是不想让别人说容颜是灰姑娘的!灰姑娘哪里有她优秀?

    “三少,请问一下,夫人到底有何特质,能让你放在心里?以您的影响力,在帝国,想来什么样类型的女人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请问,为何会独独对夫人上了心?”这时有记者问到。

    “唔,这个问题好!”皇甫卿点了点头,思考,站在一旁的萧敬东以及十二智囊团成员看着他果真那么认真的思考之后莫不是忍俊不禁,当然,却是不敢当着面取笑的,只是,心中还是有些担忧的,boss,你思考的这么久,就不怕夫人看见了会不高兴么?唔,此时的容颜,正在家中看直播呢,因为昨天晚上玩的太过火,这一天的课自然又是上不成的了,只能苦逼的在家里看书,一边看书,一边放着电视,这不,阴差阳错,就看见皇甫卿在魅影大楼开发布会这一幕,两只小宝坐在她的身边,看着电视里的那个人,那叫一个激动,拍着小手咿咿呀呀的叫着,只是电视上的人终归只是在电视里,不能因为他们拍小手就过来抱他们,因而,觉着甚是失落的两只小宝齐齐的大声嚎了起来,容颜吓得手忙脚乱,没有先抱两只小宝中的任何一个,而是选择啪的一下关了电视,唔,其实,她还是很想听听皇甫卿到底会怎么回答,是了,那么多优秀的女人,为何偏偏是她,只是因为责任吗?不,容颜摇头,她感觉到,他对她的在乎于喜爱,可是原因是啥,她却说不出一二三来。

    而两只小宝,看见突然黑屏的电视,方才了然,唔,不是不抱他们,是不在呀,可是……可是刚刚嘞?他们看看花眼了?

    “特质么?人长的好看,妖精一般!”想了良久,皇甫卿终是想到这么一个答案,霎是认真的开口说道。

    “……”底下做的满满的记者以及魅影集团的员工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莫不是翻白眼,您想说您好色也得看别人信不信啊,您也二十八岁高龄了,从来没有出过桃色新闻,就您这洁身自好的性子会因为一个美色就把自己给卖了?

    是了,这也是皇甫卿如此受追捧的原因,不会因为自己的地位多高而随意的玩弄女人,近年,更是没有任何一段桃色新闻,这样为未来媳妇儿守身如玉,又如何能不得到别人的追捧呢?

    皇甫卿无奈,明明第一次见面就上床确实就是因为对她的容颜抵抗不住,后来之所以和她结婚,也只是因为她太小,他应该负责,然而,到底什么时候把自己的心遗失的,他却也是说不清楚的!一点一滴,她渐渐的变成他生命中的不可或缺。

    “三少,据说夫人去年才十八岁,您拿到不觉着她太过年轻,也太过不成熟了吗?”又有记者起身,开口,恭敬却有些尖锐的询问。

    皇甫卿扫了她一眼,看到她承受不住自己的目光之后,方才转移了目光,声音淡然的开口:“成熟不成熟,只在有没有,她有心成长我有心守候,这就够了,至于她能成长多少,成长中会遇到多少麻烦事儿,不是有我么?我是她老公,我不为她遮风挡雨,那她要我做什么?”

    “……”那名记者终是坐了下去,不再言语。而皇甫卿的这句话她却牢牢的记在了心中,并且成为了她教导自家老公的人生格言,“你是我老公,你不为我遮风挡雨,我还要你做什么?”

    皇甫卿的这一句话,也瞬间风靡了帝国,不知道有多少原本还算美满的婚姻因为这么一句话而变得不美满。女人们一对比,瞬间就觉着自己的老公渣的厉害,成就没有人家大也就算了,咱们小老百姓,不能比,可是……可是为毛对自己的媳妇儿还那么敷衍了事呢?于是越发的羡慕嫉妒容颜姑娘了,只是想到男神难得这么平易近人一回儿,这个容颜到底功不可没,于是终是狠着心诅咒,诅咒容颜那个小贱人一辈子被自己男神压得死死的永无翻身的余地。

    虽有,又有一些人问了一些问题,皇甫卿都耐着性子一一回答了,当然,之所以这么有耐心,一个是想告诉天下,他有多么的在乎这个名叫容颜的人,另外一个是警示,他已经昭告天下,容颜是他的人,如果以后有谁再敢把心思动到容颜的身上,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了!

    当然,也有人问了会不会近期举行婚礼啥的,皇甫卿却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只说了在考虑,情况具体如何,他也是不知道的!

    也有人问怀孕的事情是不是真的!皇甫卿说,当然是真的了,爷的女儿可美了,美的天下无敌,爷的儿子可帅了,帅的天下无双。唔,你们有孩子的,可管好了,谁要敢肖想爷的女儿儿子,爷就把他们打得你们做父母的都不认识。

    “……”瞬间化身护娃狂魔的皇甫卿可把底下的姑娘小伙子阿姨叔叔们给吓着了,娘喂,这这这……若是以后是你儿子女儿先看上咱们家的呢,虽然不大可能,可是缘分这种事情谁知道呢?

    “放屁!爷家的儿子女儿谁都看不上!”皇甫卿甚是坚决的说道。

    “……”萧敬东和智囊团成员连忙转身,觉着没脸看了。

    “……”三少,您这是打算把儿子女儿留在家里当一辈子的光棍了?

    “行了,散会,散会!”皇甫卿挥手,“记住哈,回去告诉你们出生的没出生的儿子女儿,以后不许打我儿子女儿的主意!”

    “……”因着皇甫卿这一闹,原本,对容颜的酸情节瞬间就变得哭笑不得了,哪里还记得要嫉妒容颜来着。

    而萧敬东在皇甫卿走后,这才出来收拾善后。

    第二天,容颜去上学,瞬间就被同学们包围了,终归得了那样深情的对待,容颜不被人羡慕是不可能的了。尤其是一班的同学们,就差把她当国宝来研究。

    “貌美,身材好,智商高,唔,与我而言,都是硬伤啊!”最后,同学们得出结论,越发的萎靡不振了!

    “放心吧,姑娘们,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于你而言最完美不过的存在,终有一天,你们会遇到哒!”容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一个个受打击萎靡不振的同学们说道,“所以,现在,好好的充实自己,不用像我一样,在这么不对等的时机中相遇!”

    “切,我也想不对等的遇见三少!”用同学对着容颜冷嗤。

    “皇甫卿已经是我的了,你们不要肖想了!”容颜站起身,甚是认真的说道。

    “切,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听着同样的话,同学们瞬间就想到了皇甫卿变成护娃狂魔时的模样,那模样,真跟现在的颜美人查不了多少。

    容颜做了个鬼脸,继续宣告:“女人,虽然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但是男人有要守护的东西,女人也有,男人要守护自己的女人和脚下的土地,女人也要守护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的家,寸土不能让的!所以,姑娘们,耐心的等着你们的真命天子吧,不要肖想我家的男人,当然,偶尔还是可以对着他流流口水的!”

    “滚吧!谁流口水了!”

    “唔,流口水?流什么口水?”刚刚进来的孟贤姑娘一边往自己的位置走去一边迷惑的问。

    “孟大哥,颜美人虐咱们单身狗!”看见孟贤,立刻有姑娘们告状,唔,一直忘了说,一年级外语系一班里面是一个男生都没有的,形象高大帅气的孟贤就成了所有女人的心灵寄托了。

    “死开!”孟贤骂,“你们是单身狗,我可不是!”

    “啥?你也脱单了?说?是那个不要脸的妹纸把我们班上唯一的男人都给抢走了?”有女生痛心疾首的问。

    “放屁呀,老娘是女人!老娘要找也得找个美男好不好!”孟贤骂,一个个没有眼力劲儿的,没听见她把老子都改成老娘了么?一个个这么迟钝!

    “我靠,哪个男人敢要你哇!”另外一个女生瞬间失神的惊叫起来。

    “……”回答她的是孟贤的无影脚。

    “哎哎……孟大哥,你先别生气,说来听听,你这么高,要是比你矮的可配不上你哇!”

    “切,老娘会看上比自己矮的男人吗?”孟贤冷嗤,“老娘看上的人可美可美了!”

    “等等!等等!”这时有人打断孟大哥的自夸,“先说清楚,你这是已经脱单了还是只是暗恋人家啊?”

    “这有差别吗?”孟贤姑娘看着问话的女生,甚是疑惑的问。

    “我靠,当然有差别了,老子六岁就暗恋我班上一男生了,十几年了,我至今还在暗恋着,你说我能叫脱单了吗?”

    “卧槽,你也忒没用了!暗恋一个人暗恋这么多年还没得手,我若是你早就撞墙撞死算了,哪有脸继续活着!”孟贤姑娘甚是嫌弃的说道。“半年,最多半年,我一定要他答应娶我!”

    容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孟大哥唾沫横飞的下决心,想象自己看见孟贤的模样,不由得笑的越发的开心,唔,她很期待,期待孟贤姑娘成为她大嫂的一天,只是……孟姑娘哟,你得努力些哈!要不然可就在同学面前丢脸了。

    一个星期后,容颜竞选学生会会长之位,然而,竟然以多出其他候选人一半的票数成为学生会的会长,而孟贤,同样凭借自己的优势进入学生会高层。

    期间,人们发现冷笑话失踪了,然而,却有一个据说是冷笑话的家人的人给她请了半个月的假期,而已冷清玉为女主角的戏总共用了半个月方才正式杀青,而此时的冷清玉已然失了神智。神情呆滞,与一般电影杀青时的风光女主天差地别。

    然后影片上映,冷清玉瞬间超过一线艳星,其影响力几乎超过某岛国的资深女优,而学校里还在担心她的同学们也瞬间明了她这些天去了哪里,只是……他们是怎么也想不到,那样冷傲的一个人竟然会…。会去拍那样的电影。

    然后,没有然后了,冷清玉再也没有出现在帝国大学,甚至没有人在帝京见过这个人,就好像从帝京蒸发了一眼,不见半点踪迹。

    所以说,害人终害己,如果她不曾滋生报复容颜的心理,如果她不曾自投罗网,又何曾会有如今这样的结局?

    十二月二号,周三,满满一天的课,快放学之前,孟贤拽着容颜,一脸哀求,容颜看着她,万分的不解:“怎么了这是?”

    “今天是我生日,今天晚上陪我好不好?”孟贤看着容颜,甚是认真的说道。

    容颜看着孟贤,虽然没有问她家的具体情况,却是知道她的母亲已经去世了的,似乎和父亲的感情不是很好,想到这里,原本想要拒绝的话吞了回去,声音柔和的开口:“我打电话和阿卿说一声,我请你去吃饭!”

    “吃饭?这么老套的事情谁要做?”孟贤瞪着她不满。

    “……”容颜看着她无语,“那你想要干啥?你说吧!”

    “做什么事情都答应我?”孟贤问,眼中闪过狡黠。

    容颜看着她,想着过一个生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儿,于是点头,“好!”

    “呜呜……颜美人,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如果不是要月美人,我就和皇甫卿抢你去了!”孟贤搂着容颜甚是感激的说道。

    “切,我的心只给我们家阿卿一个人,其他人就都放弃吧!”容颜看着孟贤调笑着说道。

    “OKOK!你忠贞不二行了吧!”孟贤扫了她一眼无语的说道。

    “呵呵呵……”容颜笑着,然后看着还坐在教室里的同学们,微笑着开口:“喂,姑娘们,不回家回宿舍难道还等着学校把饭送进教室不成?”

    “哎,是想吃免费的饭来着,可惜不想吃食堂里的饭菜!”有同学说道。

    “是吗?唔,今天你们孟大哥生日,要不让你们孟大哥请客?”容颜微笑着问。

    “还是算了吧!孟大哥的眼中只有你,咱们哪里敢做电灯泡呀!”同学们挥了挥手,“你们赶紧走吧!可别耽误了你俩的二人世界!”

    “也是,美人儿,咱们走吧!”孟贤揽着容颜的肩膀就往外走。

    “哎哎哎,我打个电话!”容颜一边被动的走着一边给皇甫卿打电话。

    容颜和孟贤一走,班上的学生们瞬间就动了起来,而二年级早就准备好的同学们,一看见她们出来,连忙招手示意,“快点快点,要赶不上了!”

    “来了来了!好不容易把她给支走!”一年级的学生跑过去,小声的说道。

    “快上车!”何丽挥手,招呼着自己的学妹们上车。

    然后,两辆校车便载着两个班级的人前往市中。

    校车从容颜和孟贤的身边经过,只是容颜一直在认真的打着电话,并没有发现车上的人便是她自己班上的人。和皇甫卿说好之后,容颜便和孟贤上了一辆出租车,一路向市中驶去。

    “你没有说错吧?”在婚纱店一条街那里下了车,容颜愣愣的还没明白过来,听到孟贤的说法,更是吓了一跳,“你过生日让我穿婚纱陪你?放屁!我的婚纱只为我家阿卿穿!”

    “你妹啊!你还说今天什么事情都答应我的!”孟贤哀怨了,“我就一喜欢美人的爱好,我好不容易过个生日,这么点小事儿你都不满足我么?”

    “我靠,你就不能有点正常点的爱好吗?”容颜瞪她,坚决不答应。

    “我还爱好你哥,如果你能让你哥给我过生日,你现在就可以滚了!”孟贤甚是理直气壮的说道,一点也没有掩饰自己见色忘友的本性。

    “我草你大爷!”容颜骂,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你不要草我大爷了!”孟贤无语的说道,“真不知道以前那个温婉的美人儿去哪儿了?怎么现在变得这么粗鲁!”

    容颜捂住自己的嘴巴,幸而,幸而皇甫卿没有听到,近日,她越发有被孟贤这厮染黑的趋向,竟然觉着有时候骂脏话确实挺过瘾的,只是阿卿似乎不这么觉着,她已经被教训了好几次了,最严重的一次是当着两只小宝的面儿被打了屁股,她羞愤欲死,两只小宝却看得甚是欢喜,不住的咯咯咯的笑着。无奈,只能在那人面前保证,以后再也不说脏话了,只是,在文明人面前做一个文明人容易,在粗鲁人面前做文明人就难了。

    “那你去找我哥吧!”想到这里,容颜又瞪了一眼孟贤,冷冰冰的说道。

    “你哥见了我跟见了瘟疫一样!”孟贤说道,这一现象深深地打击了她,亏得她还在全班同学面前夸下海口,半年之内让商绯月答应娶她,按着现在这种状态,半辈子都没有可能哇!“容颜,你怎么会有这么难搞的兄弟呀!”看着容颜,孟贤甚是哀伤的说道。

    “要是好搞定你才该哭,说不定早在遇见你之前就被别人定下了!”容颜说道,看她委屈伤心的模样,原本强硬的心终于有点软化的迹象。穿婚纱给她看看似乎也没什么影响!

    “你说的也对!”孟贤点头,似乎也没那么失落了,然后抬头提议:“咱们两个一起穿怎么样?”

    “穿完之后呢?”容颜问,两个人就去婚纱店穿个婚纱然后脱了?

    “如果好看,咱们穿着婚纱去吃饭!”孟贤很是认真的说道,“去帝国最大的酒店吃饭!”

    “你疯了还是我疯了?”容颜瞪她,翻白眼。

    “有什么?我们穿的美美的吃饭难道还要别人同意?”孟贤翻白眼,表示不把别人的眼光放在心里。

    “……”容颜看了她半晌,终是下定决心,“你说的对!咱们吃咱们的就是!”说完,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出来,是啊,整天担心这么做别人会怎么想,担心那么做别人会怎么想,这样活着多累啊,总有一天可以恣意一点,什么人的想法都不顾,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唔,所以,就在生日这天好好的放纵一下吧!

    然后,两个疯子就去了婚纱店,刚进去一家,容颜便看好了一款,前面是裙子只及膝的后面却裙摆却很长,裙尾镶着大朵大朵的百合,胸前,是百合叶样式的抹胸,有一个带子系在脖颈后面,而后背,是一大片镂空设计。

    “你就穿这个吧!我要穿那个!”孟贤看着容颜一直盯着眼前这个,拍了拍容颜的肩膀,指着另外一款比较简单的婚纱说道。

    容颜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眼中同样闪过赞赏,“不错!”那一款,是比她看好的那款更加简单一些,抹胸设计,束腰及膝蓬裙,没了她这款长长的尾巴。

    “咱们先试试看看吧!”容颜对着孟贤微笑着说道。

    “好!”孟贤点头,对站在一旁的侍者眨了眨眼睛,对方笑了笑,便过来几个人,分别服侍着他们两个人换上婚纱。

    “小姐,你这样穿真好看!”容颜和孟贤一起出来,容颜身边的侍者对着容颜甜笑着说道。

    “切,难道我不好看吗?”站在一旁的孟贤甚是不满的说道,好歹她的身材是可以媲美麻豆的。

    “小姐,你穿着也很好看!”站在她身旁的侍者连忙开口说道,只是两个人不同的类型,穿出来的风格也不同而已。

    “给我们化个妆吧!”孟贤挥了挥手,让她们不要马后炮了。在镜子面前开口说道。

    “不用吧!就吃个饭,还要化妆?待会儿吃进嘴里怎么办?”站在一旁的容颜甚是忧心的说道,别的就不说了,这化妆总是要抹口红的吧,这这这……

    “切,你也太老土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口红早更新多少代了,危害身体的国家能允许她出来卖吗?”坐在椅子上的孟贤开口说道,然后对着站在一旁的侍者开口:“赶紧的呀,浪费了世间待会儿你们负责任吗?”

    “……”侍者听懂了画外音,连忙行动了起来,不管不顾容颜的意见,直接把她拉到化妆镜的面前坐下,然后,早就准备好的造型师就带着自己的助理走了过来,容颜看着这个阵仗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歪着头,看着孟贤:“今天的帐你结哈!”

    “瞧你那小气劲儿!”孟贤坐在椅子上,双腿交叠搭在梳妆台上,甚是鄙视的开口:“老娘好不容易过个生日,你就不能送我个生日礼物!”

    “屁生日礼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俩是百合,今天要公然结婚来着!”容颜瞪她,毫不客气的回击。丫的,有要人做这个作为生日礼物的么?

    “我一点也不介意啊!”孟贤耸肩,甚是淡然的说道,“反正,我觉着我嫁给你哥已经希望渺茫了,看着你睹人思人也还是可以的!”

    “滚边儿去!你不介意我介意!”容颜瞪她,她的新闻刚刚结束,可不想再来一个,人怕出名猪怕壮啊!真是太为难了些,就像学生会似的,明明她只是被怂恿着去试试,谁知道试一下就背了个责任在身上,她找不到自己被选中的理由,最后只好把理由归结在皇甫卿的身上,每逢过节的时候,她就收礼收到手软,每每有小女生双手捧着礼物娇羞万分的站在她的面前,结结巴巴的开口:“会……会长大人,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请你帮我把这个巧克力转交给……转交给……三少?”每每听了,容颜都想破口大骂,你觉着可不可以呢?我帮着你去给我老公献殷勤?然而,终归,她是个温柔的人儿,骂人这种事情除了孟贤,甚少对其她人做的,于是见着这种情况,总是温柔的把东西接过来,温柔的开口:“三少说了,所有送给他的礼物,都交给他媳妇儿保管,放心吧!我会把巧克力转送到三少媳妇儿手中的!”

    然后,小女生脸色发黑,终是委屈的跑了。唔,有点偏题了,“师傅,给我画个淡妆就行了!”然后容颜便仰着脸瘫在椅子上装死。

    容颜没想到自己真的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躺在皇甫卿的怀里,愣了一下,心却安稳,继续枕着皇甫卿的肩膀,迷迷糊糊的问着:“孟贤呢?我不会刚打扮好还没得来及吃饭吧?唔,你又看见我穿婚纱的样子吗?好不好看?”容颜想着,终是该让他看看自己穿婚纱时候的模样的,唔,在她自认为身材最完美的时候。嗯,虽然,他生日那天,她也穿了婚纱,但是,到底那时候她有了几个月的身孕。

    “看到了!”皇甫卿说道,只是这背搂在外面,不如他想象的那么完美,虽然她把这件婚纱演绎的很完美,可是……想着场中那么多的男人……皇甫卿的眼光有些不善了!

    此时,坐在酒店里的明筝受不住打了个喷嚏,明明酒店里的温度正好,她怎么会突然觉着冷呢?

    “好看吗?”容颜问,声音里染了点精神。

    “唔!”皇甫卿应了一声,又岂止是一个好看可以形容的?

    “听着很勉强啊?难道不好看?”容颜皱了皱眉,“我觉着还行呀,唔,如果后背没那么露的话就更好了!”从她的腰线一直到肩头都是裸露在外的,除了脖子上那根白色的打着蝴蝶结飘下去的带子,那东西,遮也遮不了多少肉。

    然后,容颜便成了史上第一个穿着婚纱套着男人西装进入结婚礼堂的妹纸。

    当容颜被带到红毯的一端,看到徐叔叔已经站在了红毯的这头,红毯两边,站着很多很多穿着和孟贤身上一样婚纱的女人,仔细一看,便能看出来一个个面孔都是她熟悉的人,一年级的,二年级的,班上所有的女生,而她们的身后,各自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有她认识的,有她不认识的,迷迷糊糊的容颜终是察觉到事态了严重,当初,她送他的生日礼物是一场小小的婚礼,而他,近一年后的今天,给她一场盛世婚礼。亏得她下车的时候看到自己身上的收拾差点没被闪瞎了眼。

    那时候,她再傻也知道了事情不是孟贤和自己说的那样,显然,孟贤和一年级二年级的人都被皇甫卿给收买了,当然了,她们身上这个量身定做的伴娘礼服便是收买她们叛变的原因,这可是当红设计师芮曲娜的作品,当然吸引力巨大了!

    “我可以以你父亲的身份将你交给深爱你的男人手中么?”徐傲松看着容颜,声音温和而慈善的问。

    容颜红了眼眶,对着徐傲松重重的点了点头,张口,良久,终是喊了一声:“爸!”

    “诶!乖!乖!”徐傲松拍了拍容颜的肩膀,心中终是满足,是了,以往那些不好的记忆终于灰灰湮灭,她是他的女儿,再无其他。

    “还好吗?”此时,偌大的电视墙上,正在放着一副动漫,一个跌倒在路边哭的女孩,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有点不情不愿的开口。

    看到这一幕,容颜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这是她与他的第一次相遇,想来是个不爱管闲事的,却终究停下了车,站在了她的面前。明明下着大雨,明明只有朦胧的路灯,明明这人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她却在刹那仿佛看到了夏日温暖的阳光。

    ------题外话------

    好冷哟,妹纸们做好防寒措施,唔,实在冷的受不了的话就都投进我的怀里吧!哈哈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