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186 我有点害怕

186 我有点害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86

    明明容颜有很多话想要问的,然而,听出那边声音的紧急,容颜终是轻轻地应了一声,“你要保重!”当自己下意识的说了这句话的时候,回了神,差一点没赏自己一个巴掌,好好的,为什么要说保重这个词儿?只是去出差,只是去出差,只是一些商务会谈不是吗?

    “……。”电话那端的皇甫卿愣了一下,饶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女人的敏锐度真是精准的可怕,只是有些事,终归不愿意让她知道,此刻,虽然有很多话想和她说,只是看着所有人已经登机,众人都在等他一个人,终归只留下一句,“我要出发了,这两天可能会很忙,没空打电话给你!记住,有什么事情就找哥哥,无论是阿琅明烨还是绯月都行,实在找不到人找姐夫也成!”

    “嗯,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宝宝和自己的!”容颜小声却很认真的说道。“你要早点回来!”

    “嗯!”皇甫卿应了一声,终是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而容颜,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半天回不过神来,饶是那人什么都没说,她的一颗心却七上八下的,惶惶不安,随即摇头,不住的告诉自己,不会有事儿的,一定不会有事儿的!只是出个差而已不是吗?

    “喂喂喂……。颜美人儿,你这是怎么了?”躺在床上的孟贤,看着容颜突然发白的脸,连忙开口担忧的询问。

    “啊……哦!”容颜回神,连忙对着孟贤轻轻一笑,状似无事的说道:“没什么,是阿卿,说要出差几日!”

    “出差?”孟贤嗤笑了,“瞧你那点出息,老公出个差用得着把脸都吓白了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呢!”

    “……”容颜笑了笑,却没有开口说话,原本要走的人,又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一颗心惶惶不可终日,是呀,只是出个差而已,她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然而,她却无法说服自己,说服自己不去担心,那人竟然说这几日可能会忙到没空打电话,这个情况太反常了,从她怀孕之后,别说出差了,便是晚上,最迟也没有超过九点钟回来,更别说两只小宝出生之后了,到底有是什么样的商务,会让他忙到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哎呦喂!真出息!”躺在那边的孟贤开口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有多么爱他,一日都不愿意与他分离呢!”

    “我本来你就不愿意与他分开啊!”这一次,容颜倒是很大方的承认,“哪怕一晚上,没有他在身边我也会睡不安稳的吧!”

    “喂,美人儿,能不能不要这样虐单身狗?”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孟贤羡慕嫉妒恨的说道,“等哪天,我睡到商美人,肯定比你还要甜腻!”

    “……唔,我等你,瞪着你把我哥睡了!”容颜翻白眼,甚是无语的说道。

    “行了行了,你赶紧滚吧,这都快要上课了!”孟贤赶人。

    “唔,你一个人在这里行吗?”容颜皱眉,她没有看到早上发生的那一幕,只是担心她一个人躺在这边不方便,她不知道早上发生的事情,如果知道,那肯定就更加不放心了。更何况那个女人同样也住在这个医院,与孟贤就隔了一间病房。

    “放心吧,有什么行不行的?”孟贤无所谓的挥手,“有事按铃找护士就是!”早上的事情她也当然不会让它发生第二次,当时之所以不反抗,她只是想知道,知道那个曾经是她父亲的人,可以对她狠心的极致,唔,现在终于懂了,以后又怎么会在犯傻?

    “唔,我还是不放心!”容颜皱着眉头说道,本来,阿卿在家,她可以把孩子交给他照顾,自己在这边陪着,现下,阿卿出差去了,她也不能丢下两个孩子不管,但是让孟贤一个人在医院她又确实不放心,然后,终是想都了自己的哥哥,对着孟贤看了一眼,一副便宜你的眼神。

    “喂喂喂……你这样看我干什么?”孟贤被她看她莫名其妙,问。

    “我给哥哥打电话,看他有没有时间过来照看你!”容颜扫了她一眼轻笑着说道。

    于是,孟姑娘的眼睛瞬间变成了心心眼,亮晶晶的让人都无法直视了,看着容颜,不住的点头,称赞她这个提议明智:“这个主意好,这个主意好!”完全变成了一个傻大姐。

    容颜无语的看着,终究也忍不住轻轻的笑了出来,“我只是给哥哥打个电话,他有没有空想不想过来我可不确定!”

    “唔,你只要把我说的凄惨一点就行了!”孟贤挥了挥手甚是淡定的说道。

    容颜扫了她一眼,起身,去外面给自己哥哥打电话。然后,她便看见隔壁的隔壁,躺着的正在和孟贤爸爸哭诉的张琪云,来过道里来来回回走的容颜一愣,本来,她是不认识孟贤爸爸的,只是看到张琪云那张让她印象深刻的脸,在看看那个抱着她哄的男人大约的年龄,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孟贤爸爸,刚刚她没有问孟贤为什么会受伤,还以为她有何小混混练手伤了自己,现在看到这人,容颜不由得皱了眉头,看来,此事还有其他的内情了!

    “喂,颜颜?”电话那端想起商绯月的声音,方是把容颜的理智给拽了回来。

    “嗯,哥哥!我下午还有课,孟贤一个人在这边我不怎么放心,你有没有空……”容颜有些小心的问,毕竟是自己的哥哥,她也是不想让他为难的,如果……如果哥哥真的不喜欢孟贤的话,当然,不相处相处又怎么能知道呢?

    “你先去上课吧!我一会儿就过去!”商绯月皱着眉头说道。

    “哦!那我先走了,对了,我刚刚看见孟贤小妈也在这边,她和孟贤有仇,我现在就走了,你可记得早点过来,别让孟贤被欺负了!”容颜叮嘱道。

    “嗯!我知道!”孟贤扫了一眼正在厨房里忙碌的阿姨,对着容颜说道,“你赶紧去上学吧!”

    “嗯!”容颜应了一声,这才挂断了电话,进了病房,对着一脸期待的孟贤做了一个OK的手势,这才拿起自己的小包准备走人,“哥哥一会儿就来,我可真走了!”

    “呵呵呵……唔,你赶紧滚吧!”孟贤回过神来,抬手,对着容颜甚是嫌弃的赶人,“不要影响我勾搭美人呐!”

    “切!”容颜翻白眼,终是和她挥手告别。

    而孟贤,躺在床上,开始期待着她的美人归来。

    容颜离开的时候,正好遇见从张琪云病房里出来的孟廷,看着那那张与孟贤有两分相似的眉眼,终是肯定这人就是孟贤的老爸了,只是……自己过来这么长的时间,他却不曾去去病房里探望一下孟贤,想着他都能和女儿的同学上床,这样的男人也应该没什么人品了,因而,在他向自己看过来的时候,很是冷蔑的扫了他一眼,继续走人,就当没见他这个人。

    而孟廷,看见容颜的时候,免不了受其迷惑,只是当他接受到容颜那种轻蔑的眼神,顿时便有些受不了,被一个美人儿这样的蔑视,是个男人多有些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人?看着她从女儿的病房里走出来,于是,对着女儿的病房大门,狠狠的瞪了一眼,终归,什么样的人便能吸引什么样的人,女儿的无礼,她的朋友也不是个好东西!

    容颜哪里回去管他对自己的看法如何?径自走自己的路,上学,下午两节课,完了之后,容颜还是特意打电话给孟贤同学问了一问,哪知这货,不仅不感激她的关心,还嫌弃她浪费她时间勾搭美人,最终,容颜很是识时务的挂断了电话,回家,经过壹号院的时候,愣了一下,想象着没有那人在的屋里,终是没有进去,抬脚,直接去了十号院。两只小宝,不知道爸爸出了远门,和太爷爷太奶奶玩的正欢。

    容颜看着他们,心中的躁动不安终是稍稍平复了下来。

    “颜颜回来了,快进来!”皇甫妈妈看见容颜,连忙对她招手,“这两天阿卿不在,你就坐在十号院好不好?这样晚上我们还能帮你照看照看两个孩子!”

    “好!”容颜没有多想,几乎是立刻就点了头,终归也是不愿意的,一个人守着那么一个大房子。

    两只小宝也终于看到自己的妈妈,挥舞着小手,啊啊啊的叫着。容颜笑了笑,终是走了过去,一把抱起和自己最近的皇甫阿离,亲了亲,这才和爷爷奶奶打招呼。

    而皇甫苒苒,则趴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妈妈笑的十分的灿烂。

    容颜把皇甫阿离放在皇甫爷爷的怀里,这才去抱趴在地上对着自己笑的正欢的皇甫苒苒。“苒苒,来,妈妈抱!”

    “巴——巴——”皇甫苒苒被抱起来的时候,对着容颜,煽动着粉红的小嘴,小声,却清晰的吐出这么两个字儿!

    容颜听了,笑容僵在嘴角,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骂,“小没良心的,妈妈抱着你,你却喊爸爸,来,喊声妈妈听听,妈——妈——”然而,无论她怎么教,皇甫苒苒小姑娘,要么咯咯咯的笑,要么就是巴——巴——的喊着。可把容颜羡慕的不轻,骂两个小混蛋,一个把第一喊给了干妈,一个把第一次给了老爸,一个个都忘了,是谁那么辛苦的把他们生出来是不是?

    “呵呵呵……”皇甫爷爷和皇甫奶奶一旁看着,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下午五点半,皇甫爸爸回家,看到容颜和两个孩子都在,立刻满脸堆笑。

    “来,宝贝孙子孙女,爷爷抱抱!”皇甫爸爸从容颜的手中抱过皇甫苒苒,一脸的欢喜的说道。

    容颜站在一旁,微笑着看着。心里却在想着那个人,想要打电话告诉他他的小情人已经会喊巴巴了,不知道他会高兴成什么样子,然而,想到他对自己说的话,终是不敢打电话打扰他。

    容颜不知,便是她打电话给皇甫卿,皇甫卿也是接不到电话的,从登机那一刻,所有人的通讯器材都被收了上去,断绝了一切与外界联系的可能。

    晚上,皇甫湘回家,与她一同回来的还有伦恩,容颜看见伦恩的时候很是吃了一惊,难道……难道伦恩已经突破了湘儿的择偶标准成功上位了?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呀!”当皇甫湘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很是认真的白了容颜一眼,“上位你妹呀上位!人家很坦荡好不好,你这么一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对他有啥企图呢!”

    “坦荡?”容颜扫了一眼客厅里和皇甫爷爷奶奶相谈正欢据说很坦荡的伦恩外国人,回头,看着皇甫湘,一脸的费解,“你到底是那只眼睛看到人家很坦荡来着?”

    “……”皇甫湘愣了一下,“两只眼睛都觉着他很坦荡啊!”

    “唔,你们这几天的相处就没擦出点火花来?”容颜看着她,不死心的问,难道伦恩童鞋知道自己前途渺茫,放弃追求湘儿为妻,只要做个朋友就好了?歪着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极力和老两口混好关系的伦恩,回头,对着皇甫湘翻白眼,你丫两只眼睛都有问题吧!这么强烈的企图心你都看不出来?

    “火花?什么火花?我怎么可能和外国人有火花?”皇甫湘扫了她一眼,甚是费解的说道,“行了,据说你要在这边住几天?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小侄儿小侄女也住在这边?我晚上要和小侄儿一起睡觉!”皇甫湘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和小宝睡觉没关系,只要你照顾得来,只是你既然不想和他擦出火花你把他带回家干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带男朋友回来见家长的呢!你看看他拎了多少礼物进来!”容颜说道。

    “我哪知道他带了这么多东西?”皇甫湘翻白眼,“我之前有答应请他吃饭呀,可是他说比较喜欢吃中国菜,本来想请他去水墨楼的,但是他说不用,说饭店的饭菜总没有自家里做的好吃,然后就提出去你家吃,我这不是还欠着他钱了么?去水墨楼还得大出血一次,想着他不去,正好省了一笔!”皇甫湘很是认真的说道。

    容颜开始可怜起了伦恩,情路艰辛啊,自求多福吧!只是,这伦恩也算奸诈,明明阿卿已经把钱还给他了,他还不和湘儿说,倒把这个利用的彻底,唔……那我到底要不要和湘儿说钱已经还了呢?容颜纠结了!

    “喂喂喂……你这是发什么傻呢!”皇甫湘伸手敲了敲容颜的脑袋,有些受不了的说道,“管好自己的嘴巴哈,不要瞎说!”说完,转身走人,都抱自己的小侄儿小侄女。

    “……”容颜翻白眼,哼,我还不说了,就让你这傻姑娘被人家一口一口吞进肚子里。

    晚间的时候,皇甫爷爷奶奶,皇甫爸爸妈妈对伦恩都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当然,这是在听了容颜说阿卿已经对这人考察通过了之后,之前,那就差对伦恩进行审讯了,毕竟,经过董玥之后,家里大人也不敢任由湘儿自己谈恋爱了,这丫头,看着一脸的精明相,实则就是个傻的,容易相信别人,还容易心软,这样的湘儿,他们又如何敢让她自由发展。

    而皇甫湘,看着几近失控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无语的翻白眼翻了好几次,她真的很想说,喂,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那是一个外国人!然而,终归是当着人家的面,而且,这人的汉语说的还不错,这么明目张胆的话她还是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的,当然,把这人送走之后,她还是要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好好说说的,她虽然看错人,可是也不代表次次都会找个渣不是吗?不是说了么?谁年轻的时候没遇到一两个渣?他们也忒不相信自己了!皇甫湘已经在心里敲定了想法,只等把人送走了再和他们好好的说说,两个人本就没什么,做个朋友嘛,可是被他们这么一八卦,这朋友还能做下去吗?以后看见了多尴尬?

    “那个……我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太八卦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啊,如果对你造成什么困扰,我在这里……”十号院外面,皇甫湘送着伦恩离开,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着伦恩道歉,只是来吃一顿饭,竟然差点被翻出族谱来,想到这里,皇甫湘便万分的不好意思。

    “呵呵呵……我不介意!本来,他们不问,我也要告诉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他们的!”伦恩看着不好意思的皇甫湘,眼中满是宠溺,看她满是愧疚,终是打断她的话,温和的开口说道。

    “啊?”皇甫湘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挥手:“哎哎,不用的!”皇甫湘连忙开口说道:“哎,看你也是不怎么出国的人,去朋友家做客是不用交代这么清楚的,这是*,又不是见女朋友的家长!”

    “可是我想让你做我女朋友啊!”伦恩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说道。

    “哦!”皇甫湘点头,两秒钟,忽的抬头,有些不可置信的瞪着伦恩,结结巴巴的开口问道:“你……你刚刚说些什么?”

    “我说我想你做我女朋友!不,不只是女朋友,我想你做我妻子,爱人,生生世世只属于我一个人!”伦恩看着她,甚是宠溺的说道。

    “……”皇甫湘看着伦恩,彻底丧失了语言的能力,只盯着伦恩,傻傻的看着。

    “你愿意吗?先从我的女朋友做起?”伦恩看着皇甫湘,甚是认真的询问。

    “……”皇甫湘看着她,大眼睛使劲儿的眨巴了两下,她以为自己在做梦,然而,无论她怎么眨眼睛,伦恩还是实实在在的站在她的面前,唔,刚刚的那些话不是她自己胡思乱想想来的?“那个……那个……你先不要激动听我说哈!”皇甫湘小心着措辞,终归不能轻易的伤害到人家,比较,伦恩这样的外国友人她还是很喜欢的,这么正直善良的人现下真的很难找了,“那个……我不是不喜欢你这样的人,实在是……我的人生规划就没有嫁给外国人这一项!”

    “你种族歧视?”伦恩看着她,很受伤的问。

    “没有没有!”皇甫湘连忙摇头,“那个……你不要误会,我真的没有种族歧视!真的!真的没有!”

    “……那为什么不能嫁给外人人?”伦恩的心中好受一点,只要不是不可改变的事情,他都可以通过改变自己来达到她的择偶标准不是吗?

    “呃……”皇甫湘为难,这这……这可怎么说呢?她能说她觉着外国人都挺不长情的吗?当然,也有一些例外,可是……例外的又有多少呢?尤其是他还是来自那么开放的一个过渡,情人存在的那么理所当然,她不能接受老公以外的男人,同样也不想老公接受自己以外的女人,这个和他说他会不会说自己是个疯子?“我不想离开帝京嫁到那么远的地方,我想随时随地看到自己的父母兄长,我想想回家就可以回家!”最终,皇甫湘只能这么说,说一个他也能接受,又能委婉表达自己意思的理由。唔,不想远嫁这个理由好多了吧?

    “只是这样吗?”伦恩看着她有些不相信的问。

    皇甫湘看着他,不知道他这是什么表情,到底是失望还是激动,为什么她觉着他的双眼发亮呢?看他还在等着自己回答,终是缓缓的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真是太好了!”伦恩激动的说道,“这个完全就不是问题!我可以长居帝京,便是把国籍改成华夏帝国也是可以的!哈哈……那你可以答应做我女朋友了是不是?”伦恩把皇甫湘搂在怀里欢喜的说道,幸而,道尔老爹不知道儿子这些话,否则铁定得被气得吐血,为了一个女人,他是家也不要了国也不要了!

    而皇甫湘也傻了,被伦恩抱着转圈,不仅没清醒,反而傻的越发的厉害了,这这这……等等,等等伦恩,你先表激动,我没说……我没说你常住帝京我就会做你女朋友啊……

    然而,欢喜的伦恩,哪里还听到她的心声,只激动的抱着她不住的转圈,直到把她转晕了方才把她放了下来,在她的唇角啄了一下,欢喜的说道:“你先进去吧,明天我来接你去上班!”做人家男朋友的,就是要接送女朋友上下班的,唔,还有要带上早餐。

    “哎……”当皇甫湘回过神来的时候,伦恩已然开着车子跑了。直到他的车子消失不见,皇甫湘方才狠狠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恨铁不成钢:“皇甫湘,你就是个蠢货!”

    “噗!”坐在门口的容颜看着皇甫湘这个模样,终是忍不住喷笑出声,“果然傻狠了!”

    “容颜!”皇甫湘一回头,便看见容颜坐在走廊下面,双手托腮,看着自己一脸看好戏的神情,不由得大怒,“我还是你老公的妹纸么,看到我这个窘状,你就不能帮我一把么?”竟然这么糊里糊涂的变成了别人的女朋友,而这个别人还是一个外国佬?娘喂,来个雷劈死我吧!

    “哎哎哎!”容颜冲她挥了挥手,“哎,就你这智商也不定能找个比伦恩好的,你就将就用用!”

    “这是将就用用的事情吗?”皇甫湘瞪着她,然而,终是没法子对她发火,毕竟,人家也是一个无辜的人,“恋爱不都是为了结婚的吗?明知道这是一个不可以结婚的人,那这场恋爱还有继续下去的意义吗?”坐在容颜的身旁,皇甫湘学着她托着自己腮,看着满天星辰,小声的说道。

    “可是你怎么知道他就是不能结婚的人呢!”容颜说道,“爱情没有形状没有标准,你怎么知道你设置的爱人的标准就一定是正确的呢?你不和他相处,又怎么会知道自己到底会不会动心呢?”

    “可是外国人呐,胸……”皇甫湘闭上嘴巴,她能说她不喜欢从小就不喜欢毛茸茸的东西么?

    “哎,不是有脱毛膏么?你给他多用两次就OK了!”容颜闭着眼睛说瞎话。

    皇甫湘瞪大一双眼睛,万分诧异的看着容颜:“有……有用?”

    “噗……”容颜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模样,终是忍不住喷笑出声,“你还敢说你对人家没有企图?”

    “……”皇甫湘抬头望天,企图你妹啊,她就是……她就是好奇脱毛膏对胸毛起不起作用而已!

    “放心吧,只要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其他的一切条件都是可以通过努力达到的!”容颜开口说道,“无论是国籍,住址还是胸毛,只要他真心爱你,而你也有可能真心喜欢上他,其他的就都好办了!”看着皇甫湘,容颜很是认真的说道。

    “……”皇甫湘看着容颜,良久,方才点了点头,“那就试试吧!”

    “嗯!”容颜点头,轻轻应了一声。

    皇甫湘看着满天星辰,脑海中闪现伦恩那张脸,是啊,对于他这个人,除了看不见的胸毛,她也不讨厌不是吗?如果以后真的发展到那一步而她依然不能接受的话,那么就分手吧!当然,有些事情,还是要先和伦恩说清楚的,比如以后定居在何处,比如……胸毛!

    和容颜说了一通之后,皇甫湘也不那么难以接受了,又和容颜说了几句,这才进屋去找小侄女小侄儿了,而容颜,坐在外面,初冬的天已经有点冷了,然而坐在门口的容颜却像没感觉到一样,只是傻傻的坐在那里,看着满天星辰。

    然后,她便接到付婷的电话,从付婷的乱七八糟的话中得知宁宗也离开了,咯噔一声,容颜的心跳漏跳了一拍,容颜知道的,宁宗特意要了一周的假期,现在才第几天……假期还没有一半,宁大哥却突然回归……如果只是一般的商务,为什么还要把正在假期中的宁大哥给召回。

    容颜皱着眉头,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整个人难受的紧,容颜想不出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如果只是公司里的事情为什么要全员出动,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公事的事情,他们还会有什么事情?

    然后,打电话给哥哥,才知道徐傲松,从那日送走容盛和商迩雪之后离开也不曾回来。容颜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只是一颗心没有安定下来,反而更加的烦躁了。

    “颜颜,怎么了这是?”已经把孙子孙女哄睡着的皇甫妈妈,见容颜迟迟没有进屋,终是不放心,这才出来看了看,然后便发现容颜满是不安的神情。连忙关心的询问。

    “妈!”容颜喊了一声,声音小的可怜。

    而皇甫妈妈终是听见了,叹了一口气,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是不是在担心阿卿!”

    “我有点害怕!”容颜趴在皇甫妈妈的腿上,小声的说道。

    “我知道!”皇甫妈妈摸着容颜的头声音温柔的说道,“这样子什么都没说清楚便突然的消失不见,以前也有过几次,只告诉我一声他要出差,然后便一定音讯也没有,无论是我打电话还是其他什么,都找不到人,那时候心很小,总是担心的茶不思饭不想,睡不安枕,再然后,你爷爷便告诉我,我的儿子,他的孙子只是去做一件事情,做完了就会回来!他说,咱们皇甫家是军事世家,如今,阿卿是从商了,只是出去个几天都能把你担心成这样,若是当兵,出去执行个任务,你还活不活了!”

    “可是……真的是因为商务吗?”容颜问,万分的不确定。

    “是的!”皇甫妈妈点头,就算不是的,她也说服自己是的,因为只有这样,她的心里才能不那么难受。

    容颜抬头,看着皇甫妈妈,不知道有没有看穿,终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小声而坚定的说道:“是了,他是魅影集团的boss,只是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不是出去赚钱还能干什么呢!”

    “嗯!”皇甫妈妈点头,神色坚定。

    容颜好似也坚定了信念,每当不安躁动浮上来的时候,她便狠狠的甩自己一个巴掌,告诉自己,就是因为自己平日里吃太多了,家里的男人才不得不出去挣钱给她买吃的,然后,一颗心方才渐渐平复下去,这几天,湘儿继续学校和公司来回来的跑,而伦恩,则尽职的充当着男朋友的身份,无论皇甫湘如何的拒绝劝说,他就是不听,他说,他有查,查华夏帝国最暖心的男朋友应该做的事情,他说,华夏男儿能做到的事情,他这个外国人也能做到,也一定不会做的比别人差的!

    皇甫湘没有法子,一边不好意思的接受,一边努力的付出,希望自己也能做一个合格的女朋友,只希望,尽快的发现自己的心,是否能够突破种种然后全然的放在他的身上。

    而这几天,孟大哥顺利入住商美人的公寓,孟大哥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你都救了我了,难道还能看着我一个人悲凉至死吗?你看看,想要要我性命的人何其多,那些小混混就算了,太多,不提也罢,可是我的后妈,我的亲爹无时无刻不想着要我性命,你说,这么可怜的人你就不能心软心软么?再说了,你只是借住我几天,等我伤口好了,战斗力回来了我马上就搬走还不行吗?

    据说,孟大哥这一生头一回儿这么死皮赖脸,已经打定了注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幸而,商美人也是个心善的主儿,主要是……主要是看在自己妹妹的份上,这才将公寓让给她住,反正,他也只是偶尔住在公寓那边,有时候他会住在徐宅,有时候他会住在御景苑,所以,公寓给她住倒也无妨。

    “那个……这几天你得主宰者这里啊!”孟贤得寸进尺,“你看,我一只手伤了,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饿死吧!”

    商绯月看了她半晌,终是在公寓住了三天,三天之后,愣是没再踏足公寓一步。

    容颜坐在孟大哥的面前,甚是好奇的询问,“你到底做了什么,把我哥吓成那样?”

    “……”孟大哥翻白眼,“我哪有做什么?我还吊着半只手呢,你觉着我能做什么?”

    “那我哥为什么再也不来了?”容颜看着她,对她的言辞表示不信。

    孟大哥继续撇嘴,“这男人忒小气了!我不就让他帮我脱个衣服穿个衣服么?每次脸红的跟小媳妇儿似的,我就想不通了,我都不在乎,他那么在乎干什么么?看一眼又不会长肉,被他看一眼我又不会少二俩肉,真是太失望了!”

    “……”容颜看着孟大哥半晌,忍不住翻了几次白眼,方才开口:“男女有别懂不懂!”

    “可是……我总不能不洗澡吧!”孟大哥说的理直气壮,“算了,不说那件事情了,我胸真的很小吗?”盯着容颜,孟大哥问的甚是理直气壮。

    “……”容颜低头,看着孟大哥的胸,良久,方才开口:“唔!总的来说,一般般吧!”

    “……”孟大哥低头,盯着自己的胸看了半晌,又扫了一眼容颜的,良久,终是点头,有些颓丧的开口:“一开始不觉着,可是和你比过之后,这才觉着我的胸确实挺小!哎,怪不得商美人看不上呢,看惯了大胸女人的他一定瞧不上我这个吧!亏得我以前还对它们很是满意,不大不小,打架的时候不累赘!呜呜呜……怎么办?我这还有长大的可能性吗?”

    “……”容颜满脸的黑线,然而,孟大哥丝毫不觉着有什么,仍旧一脸期待的盯着她,容颜被看的没有法子,终是重重的点了点头:“还是有可能变大的!”

    “嗯?快说说,怎么一个法子!”孟大哥的双眼发亮,甚是期待的询问。

    “隆胸!”容颜甚是干脆的吐出这么两个字儿,然后……然后她就被赏了一个爆栗子。

    “你妹!”差一点又扯到自己的手臂,孟大哥疼的龇牙咧嘴,好不容易熬到现在,快要可以拆线了,她可不想在把伤口弄裂了,“我可不想塞两包硅胶在胸口,再说了,商美人也不喜欢摸呀,要是商美人喜欢的话,我倒是可以弄两个外挂的硅胶胸,他想怎么摸就怎么摸!”说道这里,孟大哥的脑海中就闪现了这么一个场景,自己挂了两个硅胶袋在胸口,商美人坐在她的身边认真的摸着硅胶,等等……这他妈和我有一毛钱关系啊?摇头,不行,绝对不行!“赶紧说说别的法子,老……我绝不隆胸!”

    “木瓜吧,据说木瓜有丰胸效果!”容颜看她那样,忍不住噗嗤一笑,这才开口说道。

    “真的吗?一会儿咱们去超市吧!”孟大哥看着容颜甚是激动的说道。

    “姑娘,能不能等你的伤口好了再说!”容颜翻白眼无语的说道。

    “唔,好吧,你明天来看我的时候记得给我带来!”孟贤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道。“多带一些!我得长这么大!”孟贤在自己胸口划了两个大大的圆说道。

    “你抱俩足球得了!”容颜黑线,这么大,哪个衣服装得下?

    “唔,大狠了是吧,那这样!这样行吧!”孟大哥摸了摸自己的头,又划了两个稍微小一点的圆。

    “行!”容颜撇嘴,“我先走了,明天再来!”

    “唔,拜拜!”孟大哥挥手,一点也不挽留,只期待着这人赶紧走了明天赶紧到来,她的美胸哇!哈哈哈……

    而容颜,离开公寓,直接回了华府豪庭,倒是不担心孟贤的晚餐,应该哥哥虽然不去了,但是一日三餐却是让人准时送过去,饿不了孟贤。在华府豪庭门口下了车,和警卫打了声招呼,便慢悠悠的向里面走去,壹号院,唔,真真五天,从那人走了之后,她便没有进壹号院一步,不知为何,好像特意避开一样,今天,鬼使神差,终是走了进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