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驸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94

    “胡说什么?”皇甫卿皱了眉头,小声的说道。

    “唔,这也不是不可能嘛!”容颜的脑袋埋在皇甫卿的颈间,小脸蹭着他的脖颈,声音有点爱娇的说道。

    “我只想藏着你!”似乎是她的睫毛,不住的闪动,好似挠痒痒一般,皇甫卿想躲,然而,又极为不舍这样的亲密,依旧维持着之前的那个姿势,声音之中染了点笑容,开口道:“藏在屋子里,谁都不让见,就让我一个人看着!”

    “唔,是黄金造的房子吗?”容颜抬头,甚是认真的询问。

    “如果你喜欢的话!”皇甫卿道,“我不介意为你造一座金屋!”

    “呵呵呵……其实,我不大喜欢金屋!”容颜再一次躲进他的怀里,轻笑着说道,“那个房子太危险了,容易遭人撬墙角,你想想,咱们睡觉的时候,谁缺钱了就过来撬一块砖头回家,这一来二去的,金屋就变成空屋了!多危险是不是!”

    “你说的也是!”皇甫卿点头,煞有其事。

    两个人在屋里闲聊了一会儿,容颜方才放皇甫卿自由,“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坐在床边,皇甫卿问着容颜。

    “唔,不大想吃!”容颜摇头,“要不,我起来去给你做点吃的吧?”自己刚刚那美食街大吃特吃的时候,这人几乎没怎么吃,只顾着照顾她了。想到这里,容颜便想要起身,只是还没坐起来,便被那人压了下去,

    “我不饿!”皇甫卿认真的说道,“刚刚我可陪你吃了不少!”

    “可是…。”容颜想说,一路上,他只看着她在吃,自己吃下去的根本就没多少。然而,还没来得及说,便被对方给打断。

    “我吃饱了!”皇甫卿说道,“就算一家吃一口,从街头吃到街尾,我也该吃饱了!”

    “……”容颜想了想,似乎也确实就是如此,于是也不在坚持,乖乖的躺在床上。“那咱们睡觉吧!”

    “唔,你想了?”皇甫卿看着他,眼神微变。

    “嗯!”容颜有点不明所以,觉着有点怪异,然而一时之间,有不知道哪里怪异,迟钝的点了点头,直到看到他眼中的炙热,方才明白怪异在什么地方,一张小脸瞬间变得通红,抬眸,瞪着他,刚想告诉他他想太多了,只是还没来的开口,便被对方堵住了红唇。

    再然后,容颜便没有机会解释了,身上的男人也不管到底是不是误会了,只是将她一起拽进*的海洋一起沉沦。

    终归,体谅她身体不好,皇甫卿倒也没有过多的折腾她,一次之后,便放她入睡。而奇异的,这一晚上,容颜竟然没有噩梦连连,一夜安枕到天亮。睡在她身边的皇甫卿,倒是平白胆战心惊了一夜,天亮之后,皇甫卿也不曾起床,就这么小心的盯着她看。

    容颜醒来的时候,便看见那人略带迷惑的双眸,一愣,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唔,你怎么没去上班?”

    “……”皇甫卿看着她没有说话,当然,也没有特意提醒她昨天晚上没做噩梦的事情,如果她能渐渐淡忘,皇甫卿想,这是再好不过的了,他又如何会去可以提醒?

    “唔,这是怎么了?”这人是什么反应,容颜有点不放心,太反常了,伸手,探了探皇甫卿的额头,也没觉着热,疑惑,微微皱了眉头。

    “我没事儿!”皇甫卿把她在自己额头上作乱的小手给拽了下来,认真的开口说道。

    “那你干嘛不起来上班?”容颜问,不放心。

    “不是等你么?怕你这么笨,找不到去学校的路!”皇甫卿轻笑着说道。

    “……”容颜翻了翻白眼,良久,方才开口:“我有那么蠢么?”

    “呵呵……难说!”皇甫卿轻笑着说道。

    “唔,我蠢吗?我蠢吗?你说……”容颜被他笑的恼羞成怒,作势就扑了过去,完全忘了自己此刻不着寸褛,这么一扑,瞬间便让那人占足了便宜。

    看着眼前的春光,皇甫卿觉着自己的鼻子发热,他怕自己再忍下去会流鼻血,于是……抬头,看着那个凶巴巴的人,皇甫卿一脸认真的开口,“我说……”

    “嗯?”容颜看着他,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咱们翘班翘课吧!”皇甫卿的手缓缓的落到她的身后,圈住她的纤腰煞有其事的说道。

    “什么?”容颜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是让他承认她不蠢,和翘班翘课有什么关系?再有,她快要期末考试了,这段时间缺了很多课,如果不小心,她就该完蛋了!盛名之下,如果不努力,可就丢人了!直到原本被她压在身下的人突然反攻,她只觉着一阵天旋地转,原本的男下女上就变成了女下男上。

    “你一大早就这么勾引我,难道不是已经做好了准备翘课?”皇甫卿的双手在她的身上作乱,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的说道。

    “谁勾……”容颜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因为看到自己的现状而识相的闭上嘴巴,想要找东西遮住自己的身体,然而,那人却不给她任何机会,直接封住了她的唇。这下,容颜觉着,自己果然是蠢的!

    这一天,果然如皇甫卿所言,一个翘班,一个翘课。

    下午的时候,皇甫卿接到萧敬东的电话,方才得知李兆龙和苏月出了车祸,苏月还好些,受了一点的轻伤,而李兆龙却出了大事儿,到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不曾脱离生命危险,本来,按着皇甫卿的意思,是打算直接玩死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人,然而,因为昨夜,容颜的一夜无梦,皇甫卿便决定再饶他们一次,如果李兆龙能活他们就活,不能活,就一起去死。算是给她们最后一个仁慈了。当然,如果不是容颜这一晚上无梦,如果不是他们正巧出了车祸,皇甫卿想,他是如何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的。

    晚上,两个人一同回了壹号院,也没有心思做饭,直接去了十号院蹭饭吃,十号院的人,得了皇甫卿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提起容盛的事情,自然,也不用多余的去安慰什么,只当什么都不知道,一切如常就行,十号院的人也不傻,自然不会特意提起这件让人难受的事情,做了满满一桌好吃的,就等着他们过来吃饭。

    两个人一起在十号院吃了饭,又在十号院呆了一会儿,这才一人抱着一个小宝步行回壹号院,老规矩,皇甫卿抱着他的小情人皇甫苒苒,容颜抱着皇甫阿离。

    容颜抱着儿子,却发现儿子似乎又长大了不少,当然,身上的妖气似乎也越发的重了点。容颜皱眉,开始担忧,“阿卿,咱们家阿离不会真的是小狐狸精变得吧?唔,狐狸精不应该是女人么?投错胎了?唔,会不会哪天出来一个法海,把我儿子给收了呀!”越想越紧张,容颜抱着皇甫阿离的手也紧了几分,唔,反正别的狐狸精她不管,她儿子是谁都不能收的!

    皇甫卿看着容颜戒备紧张的模样,抬头看天翻白眼,这时候,谁还敢说,这是帝国大学全科状元来着?谁还敢说这丫头智商很高来着?

    “阿卿,你倒是说句话啊!”容颜紧张的说道,“哎,也不知道这个法海是不是刀枪不入?如果是的话,就算我拿着枪也敌不过他的吧?”

    “放心吧,有我呢!谁敢收,我灭了谁!”皇甫卿看着容颜很是认真的说道。

    “你有把握吗?”容颜问,有点不大确信,“道士有法力的吧?”

    “法海不是和尚吗?”皇甫卿皱着眉头问。

    “……”容颜抬头望天,半晌,点头,“唔,是和尚,要不,咱们送儿子去少林寺学艺吧!”容颜想,以后就算真的有法海,看到她儿子阿离了,看在同出少林的份上,说不定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就不怕你把阿离送到少林寺正好羊入虎口?”皇甫卿扫了她一眼甚是认真的说道。

    “唔……你就当没听见!”抖了一下,甚是急切的开口。

    “……”皇甫卿看天,继续翻白眼。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着没有神马意义的废话,两只小宝却听得很嗨皮,一路上咿咿吖吖的说个不停。

    晚上,皇甫卿什么也没做,把两只小宝哄睡着之后,便搂着容颜安然的入睡,直到身旁的人传来匀称有规律的呼吸声,皇甫卿方才睁开眼睛,若有所思的盯着她看,这一晚上,之所以这么好心没有折腾她,除了昨天晚上以及今天上午折腾过了,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想确认一下,确认这人是不是真的不会再做噩梦了!

    然而,从晚上到凌晨,期间容颜只有一次身子微微僵了一下,而那时,正是两只小宝哭闹的时候,待他安抚好两只小宝,她便再一次陷入沉睡之中,皇甫卿那七上八下的心终于放了回去,直到此时,皇甫卿方才安心的闭上眼睛入睡。

    第二天,容颜起床,发现身边的人还在沉睡,虽然疑惑,终究还是没忍心吵醒他,小心的起身,走到一旁的婴儿床旁边,发现两只小宝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正爬的欢畅。

    两只小宝一看到自己的老妈,就要啊啊大叫,容颜见状,连忙竖起食指放在嘴边嘘了一下,“乖哈,别吵醒你们老爸!”

    “……”两只小宝,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然而,却果真不曾大叫出生。

    容颜看着,甚是欣喜的笑了笑,然后一个一个,将他们从卧室里无声的转移了出去。冬天又来了,室内的中央空调又开始全天候运转,倒也不怕两只小宝冻着,给他们换上衣服又换了尿片,放任他们在客厅里爬,确定没什么危险品,容颜这才放心的进了卫生间梳洗,然后,梳洗之后,去客厅看了一眼两只小宝,看他们一人抱着一个长耳兔娃娃,玩的正欢,容颜这才放心的进入厨房做早餐,她和皇甫卿的,还有两只小宝的,等到饭做好了之后,容颜还没见那人起床,想要去喊他,却又有点舍不得,终归,自己睡不好的这些日子,他也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如今,终是能睡着了,便让他多睡会儿吧,毕竟公司里面还有萧大哥宁大哥他们,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拿着给两只小宝做的鸡蛋羹,将两只小宝放在婴儿桌椅上,一人一口,喂他们吃早餐,睡觉之前吃了一次牛奶,夜里阿卿起来又喂了一遍,一直支撑到天亮没闹可是很给面子了,所以,为鸡蛋羹的时候,可能早就饿了的两只小宝立刻老老实实的吃了起来。

    “宝宝真乖!”看着他们大口大口的吃,容颜忍不住夸赞的说道。

    皇甫卿下来的时候,便看见这样的一幕,他的媳妇儿,他的儿女,恬淡温馨。倚在楼梯上,皇甫卿的嘴角微勾,眼神温暖。

    “爸——爸——”皇甫苒苒却看见了站在这边的皇甫卿,鸡蛋羹也不吃了,不断的挥舞着小手,欢喜的叫着。

    还举着勺子的容颜愣了一下,回头,便看见那人倚在楼梯上闲适的模样,微笑,温和的打招呼:“醒了!”

    “嗯!”皇甫卿轻轻的应了一声,这才站直了身子,尊贵且优雅的走了过来。

    “我来喂吧,你上去换衣服!”走到容颜的身边,皇甫卿从容颜的手中拿过瓷碗和勺子,声音温和的说道。

    “嗯!”容颜倒也没有推脱,把碗和勺子交出去之后,便起身,快步的向楼上跑去,唔,她今天还有课呢,可不能在缺课了!她可不想成绩考得很差!倒不是为了争什么,只是不想太差而已!

    而皇甫卿是决定把翘班进行到底的了!至少,今天又是不打算去公司的了,美名其曰在家带孩子,写实一点的说法那就是在家补觉。

    周三,容颜一整天的课,到了教室,免不了要被同学们关心一把,容颜一一谢过,这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书。

    一月十六,全校举行期末考试,之前的一个星期,同学们几乎全部进入了疯狂的备考模式,容颜和孟贤虽然没有那么夸张,然而,复习终究是少不了的,尤其是孟贤,直接被商绯月列为拒绝往来户,并明确指出,如果她的成绩没有进入外语系前三名的话,他和她就分手。其他的就算了,最后一句,孟贤却是万分不爽的!然而,没法子,谁让她现在居于劣势呢!

    “颜美人,你哥哥真是狠心呢!”考前的最后一天,两个人坐在咖啡馆里复习,孟贤咬着笔头甚是不满的说道。

    “嗯?不是说你们的关系循序渐进么?这又是怎么了?”容颜看着书,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已经八天不曾见到他了!”孟贤咬牙说道。“我想他想的茶不思饭不想,说什么要以我的学业为重,我猜,他肯定是趁机去找大胸美人寻求安慰去了!”

    “噗!”一心两用的容颜终于还是被吸引了注意力,拿过一旁的湿巾擦了擦嘴角,这才抬头,无语的看着孟贤,“你把我哥想成什么人了!他要是真心喜欢大胸美人,还能和你这个小笼包试试么!”

    “谁小笼包了!”一句话,瞬间挑起孟大哥的怒火,对着容颜,凶巴巴的开口说道,“谁小笼包了,谁小笼包了,我这个好歹也算个东北大馒头!”

    “……”容颜看着她,憋了良久,终是没有憋住,汹涌的笑意喷薄而出,“哈哈哈……东北大馒头,就你这个……”

    “就我,就我怎么了!”孟贤抬头,很是倔强的说道,“不信,咱们买个馒头来量一量!”

    “唔,还是算了吧,我怕你没有,心里会难受!”容颜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笑出来。

    然后,孟贤不干了,将两人的书都给收了起来,拽着容颜就走。

    “喂喂喂……孟大哥,你这是要干嘛?”容颜被动的跟着她走,一边走一边问。

    “我们现在就去买馒头量看看!”孟贤甚是认真的说道。

    “哎哎哎,现在去哪儿买馒头呀,算你有馒头大行不行?”容颜跟在身后,甚是无奈的喊道。

    “我就不相信,偌大的帝京还买不到一个馒头!”孟贤不信邪的说道,“我要你算干什么,我要用数字来证明我的胸到底有多大!”

    “唔……要是买不到怎么办呀?明天都考试了,咱们不得好好复习复习么?”容颜的声音很诡异,介于想笑和不能笑之间,为难的很。

    “哼,反正你复习不复习也没什么两样!”孟贤淡淡的说道,以前,她还是不知道的,也就是最近,她才晓得,这个容颜,还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那双眼,就跟扫描仪一样,所有内容,只要看一眼,就能深刻的记在脑海中,这样的人,哪里需要复习什么,只要把书从头到尾看一遍,又怎么会考不好呢!

    “其实,还是有点影响的!我总不能把一本书都抄写在试卷上吧!”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鼻子,容颜小声的说道。

    “……”孟贤不管她,今天势必要买到馒头,证明她的胸比馒头大的了!

    然后……然后容颜就后悔了,早知道这个丫头这么较真,她就不和她开玩笑了,被拉着整整逛了三四条街,容颜的腿都快跑断了,都没买到一个大馒头,最后,容颜实在没法子了,在孟贤问一个买菜大妈哪里有卖馒头的时候,容颜偷偷的向自家哥哥求救了,真的,她不想,真的不想再走了,她的两条腿都快断了好不好?如果这姑娘是想用这个法子折磨她好让她明天没法子去考试的话,容颜不得不说一句高明,真是太高明了!

    十分钟,商绯月终于赶了过来,让自己的助手送容颜回壹号院,自己拎着甚是不服气的孟大哥走人,容颜终于逃脱升天。

    接下来的三天,考试,皇甫卿总揽了两只小宝的一切事务,让容颜得以专心的考试。

    三天后,帝国大学放假,无论自觉考好的还是没考好的,全部开心的扔书,放假了!可以不用再下雪天坐在冰冷的教室了,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可以熬夜到天明,哈哈哈……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放假了,意味着接近年关,又一波寒潮来袭,冻的人们连出门都懒得出了,容颜整日呆在家中,照顾着两只小宝,皇甫卿则一如以往,公司家两点一线,有时候早点回来,有时候晚点回来,有时候一整天都不去公司一趟,就在家里陪着她和两只小宝。

    放假一周后,据说期末考试的成绩出来了,可以通过校园网查到自己的期末成绩,据说挂科的,明年开学了还得接着考,连考两次不过,就得重修。容颜也没有要查成绩的意思,反正考都考过了,就算没考过,也不是要现在重考,知道了白白添堵,还不如不知道过个好年。

    腊月二十八,十号院举行家庭聚会,一大家子都聚集在十号院,他们一家四口,皇甫琅和明烨,皇甫琳和赫连非白,皇甫湘和伦恩,唔,伦恩是以容颜男朋友的身份前来的,这两个人,玩起纯情少男少女的戏码,据说,两个人最多牵牵小手,至今,连个kiss都不曾有过。so,容颜把皇甫湘拽到一旁,“关系才到这一步,你咋会想到让他回家过年的呢?”

    皇甫湘耸肩,“我也不想让他来的,可是看他一个人在帝京,又觉着挺可怜的!”

    容颜点头,来一句,玩的还挺像!

    皇甫湘却很认真,错过了一次就不想再错第二次,她想,她要好好相处相处,才能确认这人是不是她可以放心交付的人。不会像以前那样轻信了。

    容颜点头,也不在多说,毕竟,这是湘儿的生活方式,不是别人了。然后,容颜便看到了皇甫琳,此刻,皇甫琳的肚子已经很大了,七个多月了好像,容颜跑过去,一脸关心的询问,“姐,预产期是几月啊!”

    “三月!”坐在沙发上,皇甫琳对着容颜招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

    “那快了呀,现在都一月底了!”容颜说道,“可有查是男孩还是女孩呀!”

    “没有查!”皇甫琳笑着说道。

    “阿琳说想要给惊喜!”守在一旁的赫连非白微笑着说道。

    容颜点头,确实,早早的知道了,等到孩子出生那天就没有惊喜了,当然,向她当初那样,医生检查错了的情况惊喜还是有的,只是谁能期望,医生经常检查错误呢?

    “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呀,阿离和苒苒快要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容颜有些欢喜的说道。

    “唔!”皇甫琳微笑着点了点头,和容颜聊了一会儿孩子,皇甫琳突然要去卫生间,坐在一旁的赫连非白连忙起身,跟扶着太后一样,小心的扶着皇甫琳走向卫生间,顺带,还揽着她将她护在怀里,避免其他人的碰撞。

    容颜看着,看着非白姐夫把姐姐当成宝一样守着,脸上漾起了浅浅的笑容,这样的非白姐夫,也不枉费姐姐冒着可能被痛死的危险替他怀孕生子。

    是了,皇甫琳生孩子的危险可能比容颜生双胞胎的危险还要大上许多,首先,很致命的一点,一巴掌那样的疼痛,与别人而言,咬咬牙也就不算什么事儿,与脸皮厚一点的人来说那就更算不得什么了,说不定还感觉不到疼痛,而与皇甫琳来说,却很有可能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昏迷,别人的疼痛,在她的身上被放大了很多倍,所以,顺产的话,起先的阵痛,就可能让她昏死过去,跟别说后面的生孩子了,那样剧烈的疼痛,让她不昏迷很难,而顺产,一旦产妇昏迷,没有办法用力,可想而知,安全的生下孩子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除却顺产,就只剩下剖腹产,可皇甫琳的身体,麻药对她根本就不起丝毫的作用,也就是说,别人做手术的时候打了麻药就感觉不到疼痛,可与皇甫琳而言,打麻药和不打麻药完全就是一个概念,你可以想象一下,完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开膛破肚又有几个人可以忍受得了?更旷论是一个痛感别常人强烈上许多的女人,要生下这个孩子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伦恩,你看看姐夫是怎么做的!”这时候,站在一旁的明烨拍了拍伦恩的肩膀甚是认真的说道,“要想抱得美人归,就得做一个好男人,这样才行!”前些日子,他和皇甫琅两人也领了结婚证,没有婚礼,没有酒席,只有他们两个人,去民政局登记一下,花几块钱领了一个红本本,明烨不想说,可是却不能否认,当他拿到那个红本本的时候,是有一种高兴到想要哭的心情,他想,这一辈子,那个人都逃不了他的手掌心了!唔,反过来说同样也是成立的。

    “我知道!”伦恩看着赫连非白照顾皇甫琳的模样,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会和姐夫做的一样好的!唔,比姐夫还要好!”

    “唔,嘴巴真甜!”明烨白了他一眼,“来,叫声哥听听!”

    “……”伦恩扫了他一眼,问:“你有我大么?”

    “我是你未来媳妇儿的哥哥的丈夫,你说呢!”明烨翻白眼,觉着自己的地位怎么着都比一个地位还没确定的人高吧!

    伦恩翻白眼,甚是果断的开口:“嫂子!”果然,道尔家族的顺位继承人也是不可小觑的。

    “……”明烨看着伦恩半晌,愣是没说出可以反驳的话来,然而,毕竟是尊豪国际的老大,也不是随便来个谁三言两语就能打败的,“唔,嫂子也是,继续努力啊,说不定你也能进咱们家的大门!再接再厉,再接再厉!”言外之意,无论是嫂子还是大哥,他明烨都是皇甫家的人了,你伦恩是喊嫂子还是喊哥终究还只是一个外人。

    果然,伦恩那轮廓分明的俊脸瞬间就黑了,“我迟早有一天也会成为皇甫家的人!”而远在千里之外的道尔大家长已经对这个儿子怒到一定程度了,无论是圣诞节还是元旦节,他竟然都没有回国的意思,巴巴的赖在人家,一个女孩子,竟然到现在还没追到手,真是……真是太丢道尔家族的脸面了,他更是扬言,如果一个月之内,伦恩再不回去,他就取笑伦恩的继承资格。

    然而,伦恩听了之后不仅没觉着压力,反而觉着正合他的心意,男子汉,在什么地方都能创造自己的事业不是吗?如果他把事业重心放在帝京,他的carol说不定更加欢喜,说不定早早的就同意和他结婚了!

    而伦恩的弟弟汉斯同样不觉着高兴,他可没有那么大的雄心,做什么道尔家族的继承人,那可真是一件吃力又不讨好的事情,他可不想要,他唯一想做的,便是和心爱的女人环游世界,做一对神仙眷侣。

    只是他心爱的那个女人却与他想象的不一样,她的目标从来都很明确,那就是把道尔家族握在手中,现在,那个冷冰冰的伦恩因为一个女人终于离开了道尔集团,或许,还会因为这个女人而被取笑继承资格,其中,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她了,舒砚想,这个真是再好不过了,舒砚想,她要不要从中制造点麻烦,让那个不可一世的伦恩在一个月之内铁定回不了道尔集团?是了,一定不能让他回来,只要他做不成继承人,汉斯就成了道尔家族唯一的一个继承人,汉斯就握在她的手中,只要汉斯得了道尔集团,道尔集团就铁定是她的囊中物了。想到这里,舒砚越发的高兴了,她一定……她一定不能让伦恩回来,所以,现在她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那便是查一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迷得工作起来宛如机器人一样的伦恩宁要美人不要江山。她很好奇呐!然后……然后,当她得到消息,得到那个迷得伦恩神魂颠倒的人就是皇甫湘的时候,舒砚差点没把自己住的房子给掀了!显然,在她的心中,皇甫湘就是一个蠢货!一个她可以随意拿过来利用的蠢货,却没想到,这个蠢货能轻易的得到她费尽心思去算计的东西,是了,如果皇甫湘答应伦恩的追求,整个道尔家族还不是她的囊中物?舒砚怎么也想不通皇甫湘到底有什么好,到底有什么特点能让伦恩那么着迷,她也想不通,皇甫湘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了伦恩的,毕竟,当初,她为了能够得到皇甫卿,有一种叫曲线救国,她特意去和皇甫湘套近乎,十几岁的时候她就和皇甫湘熟识了,果然,那丫头蠢的无药可救,没几天就把她当知己一般,有一点点心里话都和她说,还说喜欢她做自己的嫂子,看吧,现在才过去多少年,当年的话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甩了甩头,舒砚把这个念头抛之脑后,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不想在纠结皇甫卿的事情了,现在,她已经对皇甫卿死心了,现在,她的心中只有一个目标,要变得优秀更加优秀,优秀到万众瞩目,让皇甫卿看一看,他错过了自己是一个多么大的损失。然后让他为曾经对她肆无忌惮的伤害付出代价。当然,现在说这些都为时过早,她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把道尔家族握在手中,而握住道尔家族,就不能让伦恩在一个月之内回来,只要伦恩没了继承权,她就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得到道尔家族。所以……

    “哥哥!”舒砚不敢找别人,毕竟,皇甫湘的身份在那边,饶是她再蠢,她也是皇甫家的千金,又有谁敢轻易的动?她只能找自己的哥哥。

    “砚儿!”舒墨接到妹妹的电话,显得有些惊讶,不是刚刚和家里打过电话么?

    “唔,是我,难道哥哥已经听不出我的声音了!”电话这端的舒砚轻笑着说道。“你已经回到帝京了吗?”

    “嗯,你是真的不打算回来过年吗?”舒墨问。

    “今年就不回去了!”舒砚开口说道,“嘻嘻…。哥哥是不是想我了!”

    “唔,本来是有两个消息要亲口和你说说的,只是你现在回不来,似乎只能电话和你说了!”舒砚倚在办公椅上,声音淡然的说道。

    “啊?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啊?”舒砚愣了一下,连忙问道。

    “都有,你想先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舒墨轻笑着开口问道。

    “先听好消息吧!”舒砚愣了一下,开口说道。

    “好消息就是我又调回帝京了,官复原职!”舒墨淡然的说道,脸上,并没有因为这个调任而有丝毫的喜悦之色,脸上,双眸,有的只是淡淡的疲惫。

    “真的吗?那真是要好好庆祝庆祝了!哥哥,恭喜你!”舒砚欢喜的说道,无论如何,这京官和地方官还是不同的,尤其是哥哥在京的官职还不小,这是地方官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

    “呵呵呵……别忘了,还有坏消息呢!”舒墨提醒道。

    舒砚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收敛,拿着手机的手握紧,有点紧张的开口:“那坏消息是什么?”

    “你哥哥我很快就要变成驸马了!”舒墨苦笑着说道。

    “你说什么?”电话这端的舒砚直接就跳了起来,“你说你要变成什么了?”

    “不用怀疑,就是你听到的那个!”舒墨淡然的说道,似乎可以想象自家妹妹现在脸上的表情,铁定气得不轻吧?呵呵呵……

    “你……”说不气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说出了皇甫卿让她这么深爱又深恨的人,这个世界上她最最讨厌的人就是那个惠和公主龙天玉,仗着自己公主的身份,处处气压自己,舒砚最最讨厌她那不可一世的模样,除了她那公主的身份,她还有什么比自己强的?帝京,是个人都知道,她舒砚是比惠和公主还要优秀的人,真的不知道,她有什么好高傲了不起的!“你怎么会想到要娶那个混账女人?”舒砚怎么都想不通,自家哥哥什么时候眼光这么差了,竟然想到要和那个混账女人结婚!

    “呵呵呵……”舒墨轻笑着,没有说过多的理由,只是淡淡的开口,问:“她有那么差么?竟然让你这么强烈的反应!”

    “她不差吗?”舒砚冷哼,“她的全身上下,除了不可一世,她的身上能找出一个优点吗?”

    “也没那么差吧!”舒墨轻笑着说道。

    “哥哥!我是和你说认真的!”电话这端的舒砚焦急的说道,“你赶紧换个人娶,我可不想整天都有这么一个人压在我的头上!你要是一定要娶她,我就一辈子不回去了!”

    “那你得和爸爸妈妈说!”舒墨轻笑着说道,他回来的时候便被告知了这个消息,无论是他的爸爸还是妈妈都万分欣喜的模样,是啊,如何能不高兴呢,惠和公主是帝位的唯一继承人,如果他们的儿子取了公主,那以后就是帝夫,他们舒家的血脉将会成为下下认帝君,他们如何又能不高兴?以后,这整个帝京,还有那个家族可以和舒家相提并论?

    舒墨想到当时,自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与自家妹妹一个反应,震惊和愤怒都有,然而,看着爸爸妈妈那张脸,他的所有情绪都平复了下来,再想到自己突然从地方调回帝京的事情,有些事情,他很疑惑,然而,这么串起来想一想,似乎什么就都说得通了。所以,既然他放不下手中的好处,牺牲一下自己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所以,无论惠和公主是个什么样的人,与他而言都没什么两样,他心中唯一念念不忘的女人,只有一个,而她既然已经是不洁之身,难道还要他为她守身如玉不成?当然,即便她已经有了别人且生了孩子,他也不介意,他会把她抢到自己的身边,当然,和惠和公主结婚,他才更加有把握做到这件事情。所以,想通之后,他对这场婚事似乎也没多少不满的情绪了。

    “难道是爸妈他们逼迫你的?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们!”舒砚说着,直接就挂断了电话,没过一分钟,家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舒砚坐在书房中,并没有接电话的意思。只是坐在那里,淡漠的笑着。

    而舒砚,随着一声又一声电话铃声的响,心中则越发的烦躁,显然,是绝对不能接受那个她厌恶的女人进入他们舒家的大门的。完全忘了找自家哥哥的初心是什么。

    ------题外话------

    新年活动再说一遍哈:

    1:999*2

    2——5:999

    6——10:888

    11——15:666

    16——20:520

    21——30:99

    以除夕夜晚上八点后台粉丝排行榜为准,520小说币不多,小小活动,希望大家新年有个好兆头,不能一一兼顾,还请大家多多见谅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