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适得其反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明大公子,只是伸手紧紧的捂住皇甫琅的眼睛,盯着对面站着的那只,衣衫不整的女人,如临大敌:“我告诉你,这个男人是我的,你别想肖想!”

    被捂住眼睛的皇甫琅听到明烨的话,原本气怒的波涛汹涌的心情顿时就变得哭笑不得,最终,终是控制不住的抽了抽嘴角,当然,也没有要掰开捂在自己眼睛上的大手,只是静默的站在那里。

    那个摔疼的女人,瞪着自己眼前的明烨,眼泪顿时便掉了下来,声音委屈的开口。“我没有肖想他!”她是他的未婚妻,又怎么会肖想别的男人。

    “哼,没有肖想,你穿成这样在他面前晃荡干什么?”明烨丝毫不相信她的话,一个女人,在傍晚的时候,在一个男人的房间,穿成这副模样,竟然还敢狡辩。“我告诉你,赶紧给我滚,以后在打他的主意,我就废了你!”明烨甚是冷冰冰的说道。

    “你……明烨,你怎么可以这么羞辱我?”女人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看着明烨又是愤怒又是委屈的说道。

    “卧槽!还是有备而来!”明烨的脸直接就黑了,“我告诉你,这个男人已经和我结婚了,你用什么法子都不能拆散我们的!你还是赶紧滚吧!”明烨说完,终于松开捂在皇甫琅眼睛上的手,当然,还是怕皇甫琅被那个女人迷住,挽着皇甫琅的手臂快速的转身打算进屋,只是刚打开门,还没来得及进去,门却被一只手挡住。

    明烨看着这只手的主人,顿时就委屈了,看着皇甫琅,可怜兮兮的模样,“她不会不是一厢情愿吧?难道真是你带回来的?”说道这里,明大公子已经控制不住自己满身的酸味儿了。黑着一张脸不再说话。

    “你先进屋,我有话要和她说清楚!”皇甫琅看了一眼明烨,声音淡淡的说道。

    “……”明烨看着他,不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一直委屈的看着眼前的人,看起来就是一个要被抛弃的小可怜样儿。

    皇甫琅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这人的脑袋,甚是无奈的开口:“只两分钟!”

    “……你不会跟她走吧?”良久,明烨方才开口,甚是不放心的问道。

    “这里是我的家!”皇甫琅甚是无奈的说道,意思很明显,如果我真要和外面那个女人在一起,要走也是你走,况且,这个女人可不是冲着我皇甫琅而来而是冲着你明烨来的,当然,这种情况,最应该做的不是自己起内讧,而是先一致对外,至于你么?等我把这个女人收拾了,再来收拾你。皇甫琅扫了他一眼,眼神意味深长。

    明烨不知其中的意味,只是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然后,再不敢多言,乖乖的进了屋。

    “明烨!”那个女人看着明烨进屋,连忙追了上去,只是还没有走到门边,便被那个叫皇甫琅的男人给挡住了去路,女人抬头,一脸愤恨的盯着皇甫琅,“你……你真不要脸!”那个女人愤怒的骂道,“阴阳交合天地人伦,你知不知道这样是不对的!身为男人,却这样霸占着另外一个男人,你难道就不觉着丢人吗?”

    “呵呵呵……”皇甫琅轻轻的笑着,眼中满是嘲讽,“原来你如此有正义感,这年头,像你这么有正义感的人已经不多了!”皇甫琅收了笑声淡淡的说道,“唔,这世上有那么多同性相爱的人,你是不是都要挨个骂上一遍?嗯?”

    “他们与我何干?如果你没有勾引我的男人,我也不会管你是不是变态!”那个女人怒不可抑的骂道。

    “你的男人?噗……你真会说笑话!”皇甫琅忍俊不禁,随即,才甚是好奇的问道:“唔,你是学喜剧表演的亦或是有什么幻想症?”

    “你…。我不想和你有什么口舌之争!”那个女人气得脸色发青,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有些发抖,“阿烨已经和我说好了,很快就会和我结婚,你还是趁早离开他,不要在缠着他了!”

    “我就……”皇甫琅刚开口,话还没有说完,一直紧闭着的大门便被打了开来,明烨黑着一张脸,将屋子里,这个女人的衣服全部都扔了出来,“赶紧拿着你的东西给我滚,以后再敢出现在这里或是他的面前让我知道了,我就砸断你的狗腿!”显然,明烨还是认为这个女人是来找皇甫琅或者是皇甫琅找来的,心里酸味正浓,说话,自然没有什么好语气。说完,又看了皇甫琅一眼,“两分钟早就到了!”

    “再给我两分钟!”皇甫琅说完,也不给他反应的时间,直接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了起来,挡住了明烨的不满,转头看着之前那个信誓旦旦说着明烨要和她结婚的女人,“你觉着,明烨是要跟你结婚的模样吗?”

    “……”那个女人看着皇甫琅,愣愣的说不出一句话来,这样的人,这样厌恶她的人又怎么可能是要和她结婚的人,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个模样?明明前一刻和她说话还不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

    “姑娘,劝你一句,认清了和你说话的人,可别那么轻易的被别人给玩了!无论是我和明烨这辈子都不会和哪个女人扯上关系,你要是敢接着缠着明烨,我就跟你表白,唔,你知道明烨的性子吧,他说废了你就铁定会废了你!”

    “……”那个女人脸色发白,她自然听到了明烨连续说了两次的话,可是……“你的意思,跟我说这些约定的人根本就不是明烨!”

    “是不是很容易就可以查到不是吗?”皇甫琅双臂环胸,甚是平静的说道。

    “……”那个女人看着他不说话,良久,终是蹲下身子,从自己的宝宝中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没多久,电话就接通了,女人声音柔和的开口说道:“阿烨,你怎么还没回来呀,我都等你这么这么长的时间了!”

    “……宝贝别急哈,我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到家!”对方愣了一下,连忙温和的说道。

    而此时,皇甫琅正好把房门打开,女人抬起头,便能看见明烨在客厅来回来的走动,显然,手中或是身边并没有电话之类的东西。女人原本就苍白的脸,越发的难看了。

    “宝贝儿……宝贝儿…。你怎么了宝贝儿……”电话里,男人甜腻的声音不住的传了出来,而女人再也没有回答的勇气了。

    “宝贝儿……”女人终是回神,一把把电话给掐断了,抬头,看着皇甫琅,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我也是服了你了,连男人的面都没见过,就敢相信他和你结婚!”皇甫琅看了那个女人一眼,甚是无语的说道。

    “我自然也不会这么笨的!”女人终是委屈的哭了出来,“只是…。因为有明伯父明伯母作保,我这才…。”委屈的女人终是说不下去,委屈的哭了出来,显然,任何一个女人被这样的欺骗愚弄都会受不了,何况,她的家世并不弱,自然是很难接受这样的事情的。

    皇甫琅终于听到自己的想听的消息,眸光暗了暗,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

    “哼,明家,既然敢这样欺负我,我也不会善罢甘休!”女人擦了眼泪,甚是凶狠的说道。

    “喂,你可看清楚是谁欺负了你,如果你敢把我家明烨也计算在内,可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皇甫琅淡淡的警告。

    “我知道!”女人有些愤怒的应道,当然,这个愤怒是明家夫妻以及那个假装明烨的男人,她自然知道,什么叫冤有头债有主!

    “行了,现在你可以滚了!”皇甫琅进屋,声音淡淡的说道。

    “那个……”本来确实想要一走了之的女人,却在转身之后,方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只是穿着一层薄薄的睡衣,这样子的她又如何能走出去?

    “……”皇甫琅停下脚步,回头淡淡的看着她。

    “那个……能不能卫生间借我一用,我换好衣服就走!”女人虽是为难,终究还是开口说道。

    “……进来吧!”皇甫琅扫了她一眼,终是点头说道,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里面,等的正心焦的明烨,起先,只看见皇甫琅一个人走进了,连忙欢喜的迎了上去,然而,还没走到皇甫琅的身边,便看见他身后的那个女人,于是,好不容易积累的一点好心情瞬间就没了,屋里偌大的房子里,就像打翻了醋坛子,一个人站在那边,生着闷气,看着皇甫琅,一句话也不说。

    皇甫琅也不鸟他,只是转头,对着那个女人,特意放柔了声音,温和的开口说道,“进去吧!”

    女人扫了一眼傲娇的明烨,又接收到皇甫琅警告的眼神,不由得微微一笑,终是抱着自己的衣物进了卫生间。

    “……”看着那个女人心情很好的关上门,一直傲娇着的明大公子终于憋不住了,三两步跑到皇甫琅的面前,也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了,直接扑上去,八爪章鱼一般,死死的巴在皇甫琅的身上,赖皮的说道:“我不管我不管,你是我的,无论对方是女的还是男的,你都不能要,你就是我一个人的!”

    皇甫琅悄悄的翻了翻白眼,终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于是,原本就不安的明大公子就更加的不安了,巴在皇甫琅的身上,死活都不下来,今天他是打定了主意,他要是不给自己一个说法,他今晚就赖在他的身上了。

    而一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三只小宝,见到这个场景,终是忍不住轻轻的笑了出来。

    “羞羞羞……干爸羞羞,苒苒都不要抱抱,干爸还要抱抱!”皇甫苒捂着小脸,甚是羞涩的说道。

    明烨的老脸红了红,然而和有可能失去爱人相比,丢个脸实在算不得什么,于是,滚烫着脸,却依旧死死的巴在皇甫琅的身上。

    就在这时候,那个女人终于换好自己的衣服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原本那种悲伤愤怒的心情突然间就变了味道,一种蓬勃而生的笑意几乎要破口而出,然而,在接收到明烨那凶巴巴的眼神之后终是平静了下来,另外一种悲伤的情绪渐渐蔓延,终归,她还是喜欢这个人的,只是,这个人的模样,另外一个人的情话,让她的喜欢变得不再纯粹,是啊,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因为这个人的长相而动心还是因为那个人的情话而心动,这样的她又谈何喜欢这个人呢?然而,自己的一场全身心交付的恋爱就这样付诸东流,终归悲伤不已。

    “我先走了!”女人看着皇甫琅,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声音娇俏的说道:“以后有什么需要,随时打电话给我!”然后,不看明烨那因为发怒而变得晶亮的眼神,转身,踩着恨天高,妖娆妩媚的走了出去。

    “呜呜呜……你有什么需要,你有什么需要要打电话给她?”明大公子顿时就急了,巴在皇甫琅的身上质问。

    “你确定要在三个孩子的面前和我谈论这件事情吗?”皇甫琅扫了她一眼,甚是无奈的说道。

    “……”明烨扫了坐在沙发上,一直盯着这边看的三只小宝,终究还是乖乖的从皇甫琅的身上爬了下来,当然,那叫一个心不甘情不愿。

    这时,皇甫离走了过来,将心情不好的皇甫琅扯到一边,声音软软的开口:“你把项链给我,我就带着弟弟妹妹走!”

    “……”明烨扫了他一眼,这才把自己今天从杜老头儿那里拿来的项链交到皇甫离的手中,“拿去,赶紧滚!”

    “干爸,要不要我给你个劝?”满意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项链,心情还可以的皇甫离抬头看着明烨,甚是好心的说了这么一句。

    然而,此刻正满心烦躁的明烨哪里还有空听一个小孩子的劝啊,这娃娃再聪明,终归是娃娃不是吗,于是挥手,“赶紧带着那两只下去吧!”他还有重要的事情呢!

    “……”皇甫离看了明烨一眼,甚是同情的模样,却一句话也不曾说,转身,对着弟弟妹妹挥了挥手,径自向门口走去,而站在一旁的赫连铭和皇甫苒连忙乖乖的跑了过去。

    只待三只小宝走人离去,明烨的忍耐便也到了极限,三两步冲到皇甫琅的面前,一脸委屈的模样,“你说……你说你有什么样的需要非要找那个女人,难道我就不能满足你吗?”

    “你想满足我吗?”皇甫琅看着他,眯着眼睛询问。

    “我虽然不喜欢在下面,可是那一次你想要在上面了我没有同意?”明烨看着他,越发的委屈了声音。

    “那我先走就想在上面!”皇甫琅扫了他一眼,声音淡淡的说道。

    “可……可是天……天天还没黑!”明烨的脸颊泛红,声音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可是我现在就想要!”皇甫琅依旧神情淡淡,好似漫不经心一般的说道。

    “我……我先做饭给你吃!”明烨很是小声的说道。

    只是还没走两步,便被身后的人给拽了回来,砰的一下,被推到墙上,而那人正站着他的面前,将他的前路堵得死死的,“阿琅!”

    “不要吗?那我可就找……”皇甫琅看着他,声音依旧淡然,只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明大公子打断。

    “要!”明大公子连忙说道,“你要是敢找那个女人我就弄死她!”

    “要就闭嘴!”皇甫琅的声音终是不在淡然,扯了一把明大公子的衣领,直接将他拽到自己的面前,对着他的唇张嘴就咬了上去,显然,他的心里还是有火的,即便知道这人是无辜的,一切都是明家那些个混蛋在背后搞的鬼,他却还是愤怒的要命,他在想,如果今天,三只小宝没上来,自己没有提前回来,这个傻瓜先回来的话,看到那样几乎一丝不挂的女人要是诱惑了怎么办?想到这里,他就控制不住体内的火,所以才想现在就收拾他,当然,明家人,也别指望他会轻易的放过。

    “唔……阿琅!去卧室……”那人吻着他吻的快要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得了空说了这么一句话,双唇却再一次被堵住。明烨媚眼如丝,好不容易捡起一丝清明,却看见那人认真的眸色,然后,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所以,是不是卧室又有什么关系,他同样渴望着他的碰触不是吗?

    再然后……再然后明大公子就后悔了,这人就像疯了一样,一次一次在他的身上冲撞,无论他如何求饶,这人就是不为所动,直至最后,他全身散架了一样,便是动一动手指头,都变成一件很遥远的事情,这人方才从他的身上起身,当他以为这漫长的一夜终于结束的时候,皇甫琅却把他抱进浴室,起先也是很认真的替他清洗,只是没两分钟,原本很纯洁的动作就变了味道,而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中被伺候的明大公子,便听哗啦一声水响,睁开眼睛,便看见那人站在自己的不远处,明烨大惊,慌忙的想要逃离,却忘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自以为自己做了很大的动静,翻江倒海一般,却不知,在皇甫琅的眼中,也就小小的翻了两个泡而已。然后,很轻易的被压制,再然后,已经变得沙哑无比的声音再一次溢出口腔。

    第二天,皇甫琅去上班,明烨被喂饱了东西躺在床上补觉顺带休养生息。他躺在床上,整个人都蒙在被窝里,睡的也不甚安稳,脑海中还在想着,阿琅以后还会不会找别的女人回来,还是他以后都要被压在下面?呜呜呜呜……他也不是不能接受在下面,可是每一次都要躺在床上休养好些天这样很丢人有木有?直到皇甫离上楼,告诉他一句话,他才知道自己昨天会有那般遭遇的原因,原本满心的不安瞬间就转化成怒火,差点被把房子给点着。

    “干爸!”皇甫离站在床边,声音软软的喊道。

    “……”明烨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昨天那个女人说她是你未婚妻来着!”皇甫离对上他的视线,依旧很平静的说道。

    “你说什么?”明烨一惊,直觉的想要坐起来,只是上半身刚离开床铺五公分,便噗通一声再次躺了下来,转头,瞪着皇甫离,一脸焦急的询问。“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再说一遍!”

    “干爸,你没事儿吧?”皇甫离却没再说话,只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明烨。“你是不是生病了?我要不要叫奶奶上来?”

    “不用不用!”明烨连连摇头,他这个模样要是被别人看见了,以后还有没有脸见人,于是转头,对着皇甫离仔细的叮嘱:“这件事情千万不要对别人说,知道没!”

    “可是你没事吗?”终归还是小孩子,无法理解他这个模样的原因,只想着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突然爬不起来了,那小模样,可是十足的担心。

    “我没事儿!”明烨连忙说道,“我就是昨天熬夜,现在很困,那个……那个你说那个女人是什么?”

    “哦,昨天晚上那个女人么,她说她是你的未婚妻,唔,大伯很生气!”皇甫离开口,认真的说道。

    “……”明大公子终于明白皇甫琅昨天晚上之所以会有那么大火气的原因,来不及深想,转头,看着皇甫离一脸认真的询问:“那个女人还说了什么?”

    “不知道了!”皇甫离摇头,“她刚说了几句,伯伯就回来了,然后,我们就被赶进了屋里,其他的什么都听不见了!”皇甫离很是认真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明大公子点头,一双眸子暗沉的厉害,未婚妻,他哪里来的狗屁未婚妻。

    “干爸,那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哈!”皇甫离软软的说道,“我还要去幼儿园呢!”

    “嗯,你去吧!”明烨点头,对着皇甫离认真的说道。

    皇甫离这才挥了挥小手,转身离开卧室。下楼,和奶奶妹妹弟弟们会合,一起去幼儿园。今天是活动课,幼儿园组织为期三天的野外生存活动。

    “阿离,你要好好照顾弟弟妹妹哦!”这次野外活动不让家长跟随,因为就在京郊的一座湿地公园,皇甫妈妈倒也不是那么的担心,但是,终归还是小孩子,该交代的还是要交代一声。

    “奶奶你放心,阿离会保护好苒苒和小铭的!”皇甫离软软的却很坚定的说道。

    “你姨父给你们的特制手表可有带着?”皇甫妈妈一边领着他们去学校,一边不放心的问。

    “都有戴着!”兄妹两异口同声的说道。

    “外婆,我也有戴哦!”背着小背包的赫连铭也伸出自己的小手,很是认真的说道。

    “嗯,小铭乖!”皇甫妈妈摸了摸赫连铭的脑袋,甚是欣慰的说道。

    “呵呵呵……”

    皇甫妈妈一直把两只小宝送上车,看着好些个老师跟在后面,这才微微放下心来,看着车子渐渐离去,知道消失在视野之内,方才转身回家。想着自己也几天没回十号院了,现在趁着孩子不在,也回去看看两个老人家。

    而那辆载着幼儿园两个小班学生的校车除了几个老师和保安之外,还有两个陌生的男人,当然,老师们还是知道的,当然也只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道这两人是新老板派来的人,具体什么人却也是不知道的。两个都是三十几岁的模样,其中一个,眼眸似妖,气场强大,让人不敢直视。

    路上,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认真的唱着儿歌,那个眼眸似妖的男人带上墨镜之后,便做出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唯有他自己知道,带着墨镜,直视为了让他更好的掩饰,掩饰他紧紧盯着坐在自己前侧方的两个孩子的视线。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歌声一路飘扬,楚霄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怎么听怎么觉着,所有的孩子,只有他的外孙外孙女唱的最好听。唔,一个声音清脆香甜,一个声音软软糯糯,各有特色,都不是其他孩子可以随意相比的。

    其实,哪一个家长都会有这种感觉,自家的孩子才是最好的,但是,心里面这么认为,嘴上却是不好这么说的,总是说着夸赞别人家孩子的话,贬低自己孩子的话,像这么理所当然的说自己家孩子好的别人家孩子不好的还是很少见的。然而,楚霄就是这么想的,他的外孙外孙女,是他想要谦虚都没法子否认的。比这群呆傻的小子们不知道聪明多少倍。

    坐在楚霄旁边的杜肯也是这么觉着的,觉着果然是他的小主子们,小小年纪就聪慧的厉害,真真是虎父无犬子。

    而此时的M国,皇甫卿到达这边的第二天晚上,然而,那个原本频繁出现的人这两天却不曾在出现过。

    “哎,我都说了没事儿!”容颜把自己亲手做的饭菜端到餐厅,对着坐在餐厅里皱眉沉思的人说道,“他是个好人,不是那种会与我不利的人!就你,整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坏人!”

    “……”皇甫卿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没有见到楚霄一面,这颗心终究还是不容易安下来的。一天没弄清楚楚霄的目的,他就一天不能安心。没有一个人会突然表现出对另外一个人浓厚的好感,其中定然是有什么是他还不知道的原因。

    “行了,赶紧吃饭吧!”容颜说道,“就两个孩子呆在家里,明天你赶紧回去!”容颜又给皇甫卿盛了一碗汤,递到他的面前,只是汤碗刚放下,人就被抓到过去,一下子跌到皇甫卿的怀里。

    “离开这么多天,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我?”皇甫卿搂着坐在自己腿上的人,皱着眉头,很是认真的询问。

    容颜想要起身,皇甫卿却是不放,非要得到她的回答不可。“我想不想难道你不知道吗?”最后,容颜有些恼羞的说道。

    “我不知道,我就知道,我好不容易来一次,你就急着赶我走!”皇甫卿埋在容颜的脖颈间,闷着声音说道。

    “……”感受着脖颈间那人温热的呼吸,容颜控制不住的身子发软,一张脸也微微有些发红,良久,容颜方才开口,小声又无辜的开口:“我不是不放心孩子么?”

    “那你就放心我的下我?”皇甫卿含住她的耳垂,声音微哑的说道。

    “阿卿!”容颜有些难耐的扭了扭身子,然后,突然感觉到身后的异样,倒吸一口气,僵在那里,半天不敢动作。

    然而,即便她如此的听话,身后的那人也没有打算放过她的意思,一直放在她腰上的大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动了起来,容颜终是反应了过来,原本觉着无处安放的手连忙压着他的手,然而,压制住他的手,却又压制不了他的唇舌,而她只能顾此失彼。

    “先吃饭好不好?”终归,她也是渴望着他的,只是这饭刚做好还没来得及吃,能不能……

    “我想先吃你!”皇甫卿的一句话,瞬间便将她的理由嘴巴堵住,再然后……自然是容颜被啃的渣渣都不剩一点。

    第三天一早,皇甫卿如容颜所想,乖乖的离开M国,当然,有交代容颜,若是再遇到楚霄,就帮他带一句话给他。容颜担心孩子,自然是乖乖的应了,刚刚离开妈妈的孩子定然是没多少安全感的,爸爸再离开,铁定会影响孩子的心情。

    于是,匆忙赶到家里的皇甫卿,却得知三只小宝出去野外郊游去了。

    “那天想打你电话来着,却又怕你那边晚上打扰你们休息,第二天,你的手机又关机,这不,你现在就回来了!”皇甫妈妈看到儿子的时候解释道。

    “唔,野外生存,几天?”皇甫卿皱着眉头问,“安全吗?”

    “三天,明天就该回来了,放心吧,就在城东的湿地公园!我是看了的,老师和保安跟过去不少,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皇甫妈妈虽然也担心,然而,也知道,这只是孩子初离自己有些受不了罢了。皇

    “嗯!”皇甫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皇甫卿想,这样适当的锻炼也好。终归,他的孩子不能是柔弱的菟丝花,总有一天,他们要自己面对这个世界。

    “行了,别操心了,赶紧去休息吧!”皇甫妈妈打发着自己的儿子,刚回来,就不要操心那么多了。

    皇甫卿点头,看了看时间,确定容颜还没睡觉,便拨打了电话过去,和容颜又是说了些话,方才挂断了电话,进屋休息。

    而此时,城东的湿地公园,楚霄的计划正在顺利的进行。凭借着强大的人格魅力,楚霄很快的征得了皇甫离和皇甫苒的好感,当然,还顺带一只赫连铭。本来,楚霄是对别家的孩子没啥好感的,但是不行呀,自己的外孙和外孙女把那个呆小子看的很重,他不带上赫连铭,那俩小家伙就能不带上他,无奈,他只好多带这么一个小跟屁虫。

    “叔叔!你天天带着墨镜,是不是眼睛长得不好看呀!”皇甫苒歪着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楚霄,甚是认真的询问。

    “……叫爷爷!”楚霄愣了一下,强调,唔,这句话这两天之内,他已经强调了很多遍了。

    “可是爷爷不应该是很老的人才会叫的吗?”一旁的赫连铭歪着头,甚是好奇的问道。

    “……”杜肯站在楚霄的身后,憋着笑,仰头看天,嘴角却控制不住的抽了几下。

    “叔叔,我们去那山泉那边吧!”皇甫离擦了擦额角的汗,乐呵呵的说道,显然,十分喜欢这次野外生存,本来,他是不喜欢的,还是楚霄,将他们带到湿地公园的隔壁的山上,山上有山泉,有花有树还有鸟,可好玩可好玩了。

    “好,不过有一个条件,你们几个必须好好听话,不能乱跑!”楚霄叮嘱道,这山上,可比湿地公园危险多了,他可不想让他们受伤。

    “我保证!”

    “我保证!”

    “我也保证!”三个小孩挨个的竖起小胳膊小手,认真的保证。

    “好!”楚霄点了点头,终是点头答应,这才带着三只小宝接着向上爬,半山腰的地方,有一处瀑布,哗啦啦的大力的往下砸,下面是一个深潭,水满了就流向山下,可好看可好看了。

    “哥哥,这里面有鱼么?”瀑布旁边,看着眼前的深潭,皇甫苒问着自己的哥哥,一脸认真的模样。

    “应该没有吧!”皇甫离同样看着眼前的深潭,开口说道,“如果有鱼的话,天天都会被吵的睡不着,也会困死了!”

    “唔,哥哥说得对,天天这么吵该睡不着的!”皇甫苒点头,很是认同哥哥的话。

    “可是,可以给他们听听摇篮曲呀!”最小的赫连铭提出意见,“妈妈给我唱摇篮曲的时候,我会很快睡着!”

    “我妈妈不会唱摇篮曲!”皇甫苒盯着深潭,有点落寞的说道,倒不是因为妈妈会不会唱摇篮曲,只是因为突然想到妈妈,而妈妈却离他们好远!

    站在一旁的楚霄,自然听出她语气中的变化,蹲下身子,将小小的人儿搂进自己的怀里,声音温和的开口:“苒苒的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可以和爷爷说说吗?”

    “我妈妈是世界上最漂亮最漂亮的人!”听到他问自己的妈妈,原本还因为思念而心情不好的人瞬间就忘了,连忙自豪的开口说了起来,“叔叔,你不知道,我妈妈可聪明了,无论多厚的书,她只要看过一遍就能全部的记得,哥哥也这样哦,不过没有妈妈厉害,哥哥还有不识得的字儿,妈妈没有!”

    “皇甫苒!”站在一旁的皇甫离不高兴了,你夸赞妈妈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提到我?他才四周岁,有不认识的字儿难道不正常吗?

    “是吗,还有呢,可以多说点吗?”楚霄问着,满是好奇的模样。

    “如果你把墨镜取下来我就讲给你听,你放心,就算丑,我们也不会说你不好看的!”皇甫苒很是善解人意的拍了拍楚霄的肩膀。

    “……”楚霄听了皇甫苒的条件,轻笑了一声,终是把自己的眼镜取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小宝,微笑着等待着她的反应。

    “哇!好漂亮的眼睛!”皇甫苒转身,紧紧的盯着拿掉墨镜的楚霄,对他招了招手,让他在自己面前蹲下来,楚霄听话的在她的面前蹲下身子,面色柔和的模样,“跟哥哥的一模一样呢!”

    “一样吗?”楚霄看着她轻笑着询问。

    皇甫苒看着她,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模一样!比妈妈比爸爸还跟哥哥像!”

    “……”皇甫离也愣愣的看着楚霄的眼睛,果真如妹妹所言,看着他的眼睛,就跟自己照镜子一般,像的厉害,抬头,看着楚霄,眼中瞬间便多了一层防备。

    “……”楚霄自然也看出来了,早知道……早知道一开始就不带墨镜了,如今,看这个小子眼中突生的防备,楚霄觉着,自己似乎适得其反了。

    “哥哥,真的好……啊!”赫连铭慢慢的向着皇甫离移过去,却忘了身后就是深潭,一脚踩空,整个人翻进身后的深潭之中。

    “小铭!”皇甫离想也没想,惊叫一声,忘了自己还是一个孩子,直接就跳了进去。

    “哥哥,小铭!”皇甫苒一惊,直觉的就要跟着。却被站在一旁的楚霄一把拽住,“别动!”楚霄黑着一张脸,皇甫苒塞到杜肯的怀中,丢下一句看好了,便噗通一声跳了进去,快速的将两个在深潭里扑腾的小娃娃搂进自己的怀里向岸边游了过去。

    “小铭!你没事吧?”满身湿漉漉的皇甫离只是盯着被吓得小脸惨白的赫连铭,焦急的问道。

    “皇甫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