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断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唔,我们有恋爱么?见第二面就结婚了不是吗?最多算是初婚!”容颜扫了皇甫卿一眼,甚是认真的说道。

    “嗯?没有恋爱吗?”皇甫卿眯着眼睛,甚是危险的询问。结婚了就不能恋爱了吗?

    “……”容颜认真笑,状似漫不经心的瞥了她一眼,“都老夫老妻了,什么恋爱呀!你至今有向我告白过么?”没想到不打紧,这么一想,容颜果真不淡定了,“初恋,来,说句我爱你听听!”容颜蹭到皇甫卿的面前,歪着头,甚是认真的说道。

    “……。”皇甫卿愣愣的看着她,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面无表情的一张脸,耳根却悄悄的染了红晕。

    “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容颜扫了他一眼,认真的问。

    “那个……虽然我没说,你也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意!”看着她,皇甫卿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他虽然没有情情爱爱的挂在嘴边,但是,他对容颜的心,谁都能看在眼底才是。

    “哼,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容颜扫了他一眼翻白眼,“我也不是要你天天说,偶尔,还是应该说一句的吗?尤其是现在,你如此强调你是我初恋的身份。”

    “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皇甫卿看着她,红晕渐渐的从耳根蔓延到脖子。

    容颜瞧着,觉着甚是兴味,歪着头,饶有兴致的盯着他瞧,心中的笑意蓬勃,面上却甚是淡定,看着皇甫卿,眸眼中尽是情谊:“我爱你!”一句话说完,仔细的盯着他瞧的容颜道一句果然,那人白皙精致的脸竟然也慢慢的染了粉色。于是,终于忍不住,开怀大笑:“哈哈哈哈……你竟然脸红,你以为你今年才十八的呀?”

    “……”皇甫卿盯着容颜,恼羞,然而,却止不住脸颊的发烫,最后实在没笑的没法子,一把将人拽到怀里,低头,上嘴,直接堵住那人不愿停歇的笑声。

    容颜被吻的浑身发软,然而,一看见对方这又恼又羞的模样,便忍不住自己心中的笑意。于是,等这件事情终于宣告终结的时候,容颜的红唇已经变得又红又肿那叫一个好看,脑袋都被吻晕了,完全把送花那件事情都给忘了。

    当然,容颜忘了,皇甫卿却没有望,之前,是没有心思去管,那人爱浪费钱跟他也没什么关系,然而现在这么一想,他自然就不会再放任这件事情不管,皇甫卿决定,等舒墨与龙天玉大婚之后,便好好的解决这件事情,当然,舒砚挨打的事情,他是没有放在心上的,毕竟,舒砚是何人,是被打了还是怎么了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和他有关系的女人也只有眼前这么一个了。

    “你果真不和我一起去?”皇甫卿看着窝在自己怀里,无聊的翻看着电视节目的容颜,柔声的问道。

    “去就去吧!”容颜说道,心想,也是时候让那个女人彻底的放弃自家男人了,要不然天天有这么一个人惦记着,她在M国也不放心不是吗?

    “嗯!”皇甫卿应了一声,“你放心,到时候,觉着闷,咱们一家四口在回来就是,去走个过程就行!”

    “两只小宝也要去吗?”容颜抬头问。

    “嗯,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都去,正好带他们去玩玩儿!”皇甫卿无所谓的说道。

    “嗯!”容颜点头,随即又皱眉,“咱们都去了,那爸呢?他的身份好像也挺高,帝君会不会请他参加?”

    “……。”皇甫卿扫了她一眼,自然知道这个爸指的是谁,只是想到楚霄的身份,与帝君的关系,冷笑,如果帝君知道楚霄就在帝京,别说请楚霄去参加龙天玉的婚礼了,恐怕会紧张担心的婚礼都得取笑,“岳父的身份特殊,你可别随便说出去!”皇甫卿对着容颜交代,终归,他还是要保障楚霄在帝京的安全。帝君的性子他虽然不能十分的了解,但是,也能了解个七八分,本来,身在至尊之位的人就容易猜忌,何况,他那至尊之位还是别人让给他的,如今这个别人回来了,他若是能坐的安稳才叫奇怪。

    “……”容颜扫了皇甫卿一眼,不解,“说出去会如何?”

    “会很危险!”皇甫卿没有告诉她楚霄和帝君之间的关系,只是看着她很严肃的回答。

    容颜也没有多问,只是同样严肃的点了点头,“你放心,我知道了!”

    “嗯!”皇甫卿应了一声,和容颜一起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倒不是电视有多么的好看,只是,因为有身边的人陪着,那些无聊的事情也会变得有意义。

    至于楚霄,此刻正和徐傲松在郊外钓鱼,甚是悠闲自得。

    “你侄女的婚礼你要去参加吗?”徐傲松在钓到一条大鱼之后,问着身旁纹丝不动的楚霄。

    楚霄扫了他一眼,心情不是很好,只因,对方的桶子里已经钓了好几条大鱼,而他的桶子里到现在依旧空空如也,所以,心情不好的人听到这个没有意义的话,也便不那么高兴了,“那个嚣张跋扈的小丫头,结婚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楚霄冷声说道,倒不是怕龙跃把他怎么着,他只是怕麻烦吧,否则,他只要公开自己的行踪,哪怕龙跃再想弄死他,也只能把这种心思烂在肚子里,不,不仅不能有这种心思,还得派人好好守着他保护他的安全,如果他在帝京出了什么事情,最想哭的恐怕就是龙跃了,这也是当初,龙跃为什么要选在在E国对他下手的原因。而现在。E国还在调查这一件事,只为了能给他一个交代,只是徐傲松和皇甫卿他们做的太过干净,而E那边又没有在他这边得到多少有利的信息,否则,也不会浪费这么长的时间了。

    “你不去我也不去!”一旁的徐傲松又提了一把钓竿,轻轻松松又拽上一条大鱼,徐傲松笑嘻嘻的把鱼从勾上取下放到桶里,这才慢悠悠的说道。

    楚霄的一张脸已然全黑了,尤其是看到他的钓竿纹丝不动之后,脸色就更加的难看了,“不要和我说好,我的鱼都被你吓跑了!”

    “这…。”这关我什么事情?徐傲松看着楚霄,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这这……这迁怒也太明显了吧?然而,看着这人黑的跟煤灰一样的脸,徐傲松终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明明就是自己不会钓鱼,偏偏又喜欢钓鱼,钓不到鱼又不听别人的意见,偏偏谁说话都是错,真是……徐傲松摇头,继续认真的钓鱼,放在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了这人的脾气了,反复无常的厉害。

    两人一只钓鱼到天黑,结果显而易见,一个满满一个空空。

    “你赶紧把你钓上来的鱼给我倒掉!”楚霄看着徐傲松满满一同的鱼,皱着眉头说道。

    “为什么?”徐傲松瞪大了眼睛,甚是疑惑的问。

    “你这是杀生?会遭报应的!钓鱼什么时候,知道吗?钓鱼只是为了修身养性,赶紧倒掉!”楚霄看着徐傲松,甚是理直气壮的说道。

    “……”卧槽,又是这一句,徐傲松瞪着眼前的人,回想着最后一次听这句话是什么时候,唔,太久太久,久的都忘了他楚霄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不,那时候他还不叫楚霄,叫龙腾。然而,无论是龙腾还是楚霄,这性子还是一样的恶劣。咬牙,终是把桶里的鱼倒掉大半,“行了,留一半,回去让我媳妇儿烧鱼吃!”徐傲松想,自己可不是年少不更事的孩童,被他唬两下就真的把整桶鱼都给倒掉,倒掉一半已经很给面子了。

    “不行!”楚霄不同意,这不仅牵扯到他的媳妇儿,还有可能牵扯到女儿,试想一下,要是让容颜知道他们两人去钓鱼了,偏偏徐傲松拎了大半桶回去,而自己啥都没带回去,还搭上不少鱼饵,他还有脸见女儿么?所以,绝对不行。

    “那你还想怎么样?”徐傲松看着他,甚是无语的问道。

    “全部倒掉!”楚霄甚是理直气壮的说道,回去两个人都没钓到,谁都不能说谁无能是不是?

    “不要!”徐傲松很是甘贵的拒绝,他在这边做了半天才钓上来的鱼全部倒掉,他同意鱼也不同意啊,想都不要想。

    “那今晚就不要回去了!”楚霄看着他,甚是无奈的说道。

    “……”徐傲松看着这人,头疼了。良久,终是选择退步,“两条!我留下两条!其他的全部倒掉!”

    “……”楚霄看着她,思考着这个想法的可行性,而徐傲松也任由他看着,眼神很明显,这是他最大的让步,全部倒掉想都不要想。楚霄接受到这样的信息,终是点头答应,“行吧,给你留两条!”

    “呼……”徐傲松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方能按捺下心中不住升腾的想要揍人的*,拎起自己的桶,就要把里面多余的鱼给倒掉。

    “等等!”楚霄扫了他一眼,开口打断徐傲松的动作,然后快速的把自己的桶拎到徐傲松的面前,甚是坦然的说道:“把多余的鱼倒在这个桶里!”

    “……卧槽,龙腾,你是不是无耻狠了?”徐傲松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

    楚霄甚是坦然,一点也不觉着自己无耻,甚是自觉的把徐傲松桶里多出来的三条鱼拨到自己的桶里。“走吧,回去了!”说完,便甚是直接的走了出去。

    “……”徐傲松自认自己也是一个腹黑的主儿,然而,碰上龙腾的时候,瞬间就被打压了下去。这一对比,自己纯善的就像个刚出生的孩子,根本不知道恶为何物。

    两人回了家,本来,徐傲松是想邀请楚霄去御景苑吃饭来的,然而,生生被抢去三条鱼,也便没了这个心思,在御景苑和华府豪庭的分岔路口,便停车让这人滚蛋了,鱼是小事情,这做法忒无耻了些。

    至于楚霄,根本就不想去他家吃什么饭,拎着三条鱼,甚是欢喜的向着华府豪庭走去。然后……

    “这么大的鱼?爸,你真厉害!”容颜看着自己的新爸爸甚是佩服的说道。

    更别说两只小宝了,鱼倒是吃过不少,可是,活奔乱跳的鱼却是没看过的,别说本就欢脱的皇甫苒,饶是性子偏稳的皇甫离也忍不住欢欣鼓舞。两个人在鱼桶面前蹲下,玩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楚霄看着,那叫一个自豪。

    “外公,徐外公也钓了好多鱼么?”歪着头,皇甫离甚是好奇的询问。

    “他呀!”楚霄一脸的鄙夷,“菜鸟一只,坐在那里一整天,愣是一条鱼都没钓到,我看他可怜,最后让了两条鱼给他!”楚霄说着,半点也不觉着脸红,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啊?”两只小宝一愣,显然不大相信,在他们心中几乎无所不能的人竟然不会钓鱼。

    “哎,不相信吧,本来我也是不相信的,要不是亲眼看见谁能相信呢!”楚霄一脸可惜的说道,“对了,你们徐外公好面子,这种事情千万不要在他的面前说,否则,他会难受的!”楚霄说着,一边说一边觉着,自己果真是善良的不要不要的。

    “嗯嗯嗯!”两只小宝看着看着楚霄,连忙点头,别的不懂,大人都是好面子的这条,他们还是懂的。

    容颜和皇甫卿在一旁看着,怎么看怎么觉着不可信,徐傲松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然而,却也想不打楚霄骗人的理由,终归将信将疑。

    “行了,我去准备晚餐,你陪着爸!”容颜倒也没有深究,对着皇甫卿说了一声,便直接转身进了屋里。

    “好!”皇甫卿应着,同样没有深究。

    只是小孩子单纯,认真的放在心中,知道多年后,祖孙两一起钓鱼,看着徐傲松一条接一条的钓到大鱼,而自己的鱼竿却纹丝不动,皇甫离方才想起当年小时候的事情。因为,他也生出了和楚外公一样的心思。

    而这也说明了一件事情,不遭人妒是庸才,所以,妹纸们,若是听到别人在你的背后编排你,着实不用放在心上,只是从侧面说明你有让别人羡慕嫉妒的地方。因为,徐傲松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也只是咬了咬牙最后忍了。

    十二月二十八日,华夏帝国唯一的公主龙天玉与舒家长子舒墨大婚,前一天晚上,也就是十二月二十七,帝君在帝宫举行皇家晚宴提前为两个新人庆祝。整个帝京,凡是上得了台面的人都接到了邀请函。

    本来,容颜是不大想来的,然而,一家子都来,容颜虽然害怕自己镇不住,然而又家人撑着倒也不觉着多么的胆怯,全程跟着皇甫卿,而两只小宝则被皇甫妈妈和爸爸领着,倒也不用担心。直到,看到孟大哥和商绯月,容颜才觉着自己这趟果真不虚此行。

    “颜美人!”孟贤一看见容颜的时候直接扑了过来。

    容颜看着她忍不住微微笑着,果然,这人,便是穿着晚礼服,也脱不去她身上那种洒脱与帅气,容颜热情的回拥着她,意外惊喜的问道:“不是说不回来,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切,还不是看你回来,我才绷不住了!”孟贤穿着一身黑色的晚礼服,光裸的手臂搭在容颜的肩膀上,以前像男生一样的板寸头现在也长长了不少,精致的盘了起来。

    而站在一旁的商绯月,已然没有力气去纠正她的行为了,这人,便是装,最多也就装三分钟的时间,然后,立刻现行。所以,与其说了半天换来她的三分钟,还不如一句话不说,随她自己高兴。

    之后,容颜就不步步跟着皇甫卿了,和孟贤两个人找了个角落坐着胡天胡地的聊,而两个被抛弃的男人只能无奈的耸肩,一边喝酒一边和前来攀交情的人寒暄。

    “听说付婷那小妞终于和被宁大叔吃了?”坐在沙发上,孟贤一脸好奇的问着容颜。

    容颜点头,“是呢,明天,咱们一起去找她要喜糖吃!唔,还要她请咱们吃饭!”

    “那是自然,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坑她可不能轻易的就放过!”孟贤点头,甚是赞同。

    容颜扫了她一眼,眼神暧昧:“怎么样?你跟哥哥是不是好事近了?”

    “近个屁呀!”一提到自己,孟大哥就不淡定了,满肚子的苦水,“你就不知道,商美人就跟柳下惠似的,奶奶的,老娘就差脱光了,他竟然无动于衷,无动于衷!”孟大哥一脸悲催的说道,那模样,显然受了不小的打击,“竟敢直接就把我赶出去了!”

    “噗!”容颜没忍住,直接喷笑出声,“孟大哥,你是怎么做的?”

    “……”孟贤坐在那边,一脸的悲催,“不就是我睡觉睡醒的时候,突然就看到他了么,我以为我做梦来着,就就就……就胡来了一把,然后我就被赶出去了!被赶出去也就算了,关键是,我没得手呀,若是得手了,别说是赶出去,就是让我在大街上裸奔我也愿意啊!”

    “噗!”又一声喷笑,只是这次却不是容颜,而是来自他们的身后。

    容颜和孟贤回头,便看见一个女人满脸戏谑嘲讽的模样。两个人顿时就皱了眉头。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孟大哥的小妈——张琪云,显然,孟廷的官越做越大,张琪云这官太太也是越来越舒坦,今日获得帝君的邀请,自然和孟廷一起,珠光宝气的带着儿子前来参加宴会了。只是,没多久便看见孟贤,起初,她还没认出来,若不是商绯月这个男人太显眼,让她印象太深刻,第一眼没认出孟贤倒是认出商绯月,然后,这才认出了孟贤,这个干净利落的女人竟然就是当初假小子的孟贤,这一点是让她很难接受的,所以才偷偷的跟着,没想到……没想到……。哈哈哈……原来,不是那个男人想要她,一直一直都是她使劲儿倒贴给那个男人的吗?哈哈哈……张琪云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就控制不住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躁动,好似在表达着她的好心情一般。以为自己出国就了不起了吗?还不是没脸没皮的扒着别的男人?她和自己又有什么差别呢?

    无论是孟贤还是容颜都黑了一张脸,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呀!

    “阿贤,你回来呀!”张琪云却好似没看到她们难看的脸色一眼,漾着笑容甚是热情的询问,“唔,什么时候结婚呀?孟叔终归是你爸爸,有空的时候也去看……”

    “啪!”孟贤起身,双手握拳,抬脚,旋身,黑色的晚礼服翻飞,宛如一朵开的正盛的花朵,啪的一声,张琪云手中端着的杯子应声而碎,张琪云随着杯子的碎裂的声音发出一声惨叫。

    顿时,又不少人看了过来,幸而,晚宴还不曾开始,倒也没有官方的人来管他们。

    孟贤瘦腿,站直,掸了掸什么都没沾上的晚礼服,看着张琪云,冷冰冰的开口:“收起你那肮脏的心思,以后看见我最好就当没看见,否则……。否则,我介意教你如何听人话!”

    张琪云握着的杯子只剩下底座,碎裂的玻璃和洒落的红酒将她纯白的裙子染了色加了雕饰,愣愣的站在那里,张琪云还没有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她以为……她以为孟贤那一脚会直接踹在她的脸上!心,噗通噗通的狂跳,好似要从体内跳出来一样。

    容颜在一旁看着,很想为孟贤拍手叫好,这个女人,好日子不过,偏要来找虐,那又能怪谁?

    “怎么了?怎么了?”这时候,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大叔赶了过来,一把将张琪云搂在怀里甚是担忧的询问,“怎么了这是?谁欺负你了?”

    “妈妈!妈妈!那个贱人欺负你?”一个小男孩,胖嘟嘟的,五六岁的模样,站在张琪云和孟廷的面前,甚是大声的说道。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毫不犹豫的落在小男孩的脸上,原来,听到动静,皇甫离和皇甫苒也急忙跑了过来,一看到胡说八道人,不是曾经欺负过赫连铭又和他们兄妹两打架的孟雅又是谁?本就有仇,再听到这个小混蛋骂他们的舅妈贱人,这口气如何还能忍,皇甫苒小丫头直接窜了过去,抬起小手,狠狠的甩了他一个巴掌又快速的退回到哥哥的身边,甚是清脆的说道:“闭上你的狗嘴!”

    “……哇啊哇哇……”从小被当成小皇帝一样来养的孟雅除了那一次和这几个兄妹打架败北就从未受过这样的罪,自然,怎么大声怎么哭号了。

    孟廷连忙放开张琪云,也不问缘由,抬手,就像去打皇甫苒。只是高高举起的手却没能放下来,抬头,瞪着眼前的人,刚要开骂,便顿住了动作,“你……”

    “亏你也能做得出来!怎么着?这么点大的孩子还得你亲自动手?”孟贤直接甩开他的手,也不管他会不会摔倒,只冷冰冰的说道。

    “她算什么东西?敢对我儿子动手?”孟廷瞪着自己的女儿,心中不是不愤怒的,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弟弟被人打了,不仅不帮着自己的弟弟竟然还帮着外人,真是白眼狼,“你……”

    “我的女儿是不算什么东西!”容颜上前一步,将两只小宝揽在自己的身前,看着怒发冲冠的孟廷,甚是淡然的说道:“你觉着你又算什么东西?”

    “……”抬头,孟廷看向容颜,然后便忘了生气,呆呆的看着宛如妖精的容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在一旁装委屈的张琪云见到这样的一幕,心中一怒,连忙跑过去抱着自己的儿子嚎啕大哭起来,“儿子,怎么样?疼不疼?快给妈妈好好看看!”

    而看呆了的孟廷终于回过神来,瞪着容颜,一双眼睛好像要喷出火来,“这是你家的小孩?你到底是怎么教育孩子的?随便动手这种没教养的……”

    “我也想问问阁下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容颜看着他,落落大方的模样,“一个才四五岁的孩子,就满口贱人贱人的,你们这对做父母的又是如何教的?”

    “我……。”孟廷一时无言,看着边上的人用着不赞同的眼神看着自己,其中不乏自己的上司,孟廷终是不敢再闹,直接拽着张琪云和孟雅离开,当然,这并不代表他会轻易的放过她,他的儿子,他都没舍得打一下,别人,其他的人有如何能打得?却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

    “你知道孟贤身边那个女人是谁吗?”走到另外一边,孟廷问着身边的张琪云。

    张琪云皱着眉头,以为孟廷对容颜起了色心,面容带怒,冷冰冰的说道:“我怎么知道?你女儿的朋友问你女儿不就知道了?”

    “还生气呢?”孟廷歪着头,看着她问,“你放心,我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这个不知好歹的畜生!”

    “哦,是吗?不放过,你打算如何处置她呢?”一道带笑的声音传来,瞬间挡住了孟廷和张琪云一家三口的路。

    孟廷抬头,便看见商绯月和皇甫卿,商绯月他是见识过的,至于皇甫卿,他虽然没有接触过,却也听过皇甫卿的大名的,而张琪云,则直接被眼前的两大美男震的晕头转向,太太太完美了!抬头,呆呆的看着这两人,只觉着目不暇给。

    “……那个没……没什么,我说的是我的儿子,这个混小子太不听话了,胡说八道,我回家之后一定好好的教训他!”孟廷终是回过神来,对着商绯月和皇甫卿干笑着说道,商绯月虽然只是一介商人,然而,皇甫卿却不同了,就算是他的顶头上司,也是要给这人三分薄面的,他一个外来客,想要再帝京站稳脚跟,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然而,什么东西知道的一星半点倒不如不知道,否则,只会更倒霉。

    “哦!原来是这样啊!”皇甫卿做出一副了然的模样,“你这儿子是该好好管管了,否则,按着这样的发展,你最后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几率很大!”皇甫卿说完,便和商绯月转身走人,只是刚走两步,皇甫卿又停了下来,回头,甚是平静的说道:“对了,那个你想知道是谁的女人是我的媳妇儿,那两只小孩是我的儿子和女儿!就像你护短一样,我也十分的护短,谁敢动他们一分,我可是十倍百倍的相还!”说完,也不看他们的反应,直接和商绯月离去,再无半点停留。

    而站在那里的孟廷直接就吓白了脸,至于张琪云,一双眼睛之中尽是迷乱,这样的男人才叫真男人啊!尤其是再说谁敢动他们一分,我可是十倍百倍的相还的时候,那模样,绝对电视剧上那些男主角帅太多了,再转头,看着被吓得脸色发白的男人,张琪云控制不住,眼中闪过一阵厌恶。他怎么能和那样的男人相提并论,想到这里,张琪云忍不住一阵后悔,在心中更是把年轻冲动的自己狠狠的骂了一顿,看看你做的事情,如果,如果当初没有选择这个老男人,现在……现在是不是有机会……有机会……想到这里,张琪云的目光是追随着皇甫卿和商绯月的,他们两个人,无论是谁,都比这个老男人好呀!

    “好了,不要哭了!”孟廷没发觉张琪云心思的变化,只是看着依旧嚎啕大哭的儿子,愤怒的低吼,“听到没有,不要再哭了!”

    “哇啊哇哇……”然而,当惯了小皇帝的孟雅在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之前,又如何能乖乖听话,以前,那是哭上一哭,想要的东西自然就到手的,而今,他挨了打了爸爸妈妈却没有给他做主,这让他如何能接受,于是,哭的声音就越发的大了。然后……。然后就悲催了。

    本就烦躁恐惧的孟廷,被他这么一哭闹得更加的烦闷,抬起手直接扫了他两巴掌,直接把孟雅给打懵了,再也哭不出来了。孟廷这才满意了,找了个位置,带着一家三口坐了过去。

    然而,孟雅憋着眼泪,心中却和他妈妈一样,也是不甘的,心里想着,爸爸不能给他出头,那就只能自己给自己出头了,眼神看向皇甫苒和皇甫离的时候,里面满是不甘还有与之年龄极为不相符的狠毒。

    二十分钟之后,宴会终于正式开始,各人按着自己身份地位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帝君领着帝后一同出现,先是帝君发表了一通讲话,然后,龙天玉和舒墨出场,两个人虽然不是穿着婚纱西服却也是盛装打扮。而坐在前面,与帝君相距不多远的舒家人,那叫一个高傲自豪。尤其是舒夫人,更是得意,如果她是一只孔雀的话,肯定早早的就把尾巴给竖了起来。目光还故意的频频扫向皇甫家那一桌,心里在想,看吧看吧,你们有什么了不起,我的儿子现在是驸马,过不了多久那就是帝夫,你们皇甫家再厉害又能如何?

    舒夫人想要得到别人的羡慕嫉妒恨,尤其是皇甫家的,然而,皇甫家的人,无论是老还是少,不曾有一个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让她的表演变成了一个独角戏。

    两只小宝坐在爸爸妈妈的中间,没吃一会儿,皇甫苒就要去卫生间。

    “妈妈,我带妹妹去!”皇甫离举手自告奋勇。

    “还是奶奶带你去吧!”容颜刚要说话,一旁的皇甫妈妈便开口说道,“你们继续,我带两只小宝过去!”

    “奶奶,我可以自己去!”皇甫苒看着自己的奶奶认真的说道。

    “行了,奶奶正好也要去!”皇甫妈妈说道,两只小宝这才没说话,和自家奶奶一同走了出去。

    见此,容颜和皇甫卿也没有多说。宴会继续进行,舞台上,歌舞正盛,人们一边用餐一边看表演,倒也和乐,突然,容颜的心咯噔剧烈的跳动了一下,手中刚刚端起的酒杯砰的一声,打碎到地上,头皮一阵发麻,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腾。

    “怎么了?”坐在她身旁的皇甫卿连忙出声询问。

    容颜说不出来,忽的一下站了起来,顾不得和人打招呼,心慌慌的奔了出去,刚出了宴会大厅,便听到一个孩子鬼哭狼嚎的声音,容颜心中一紧,直奔声音的来源,终于在卫生间的门口,捂着自己手臂却隐忍着没哭的皇甫苒,死死抓住孟雅的皇甫离,以及哭的死惨死惨的孟雅。看到阿离的动作时,容颜的眼睛豁然睁大:“阿离!”

    “啊!”紧接着祝雅的惨叫便盖住了容颜的惊叫。一只白嫩的小指生生的被皇甫离切了下来。

    皇甫离的脸色森冷的厉害,妈妈的声音好像都没有听到一般,眼前是一片血色,耳中不断回响的是妹妹隐忍的闷哼声。

    皇甫妈妈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便看到这一幕,自己的孙女捂着手臂,白嫩的手臂以及衣服几乎被染了色,一张小脸也惨白的厉害,至于另外一个孩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地上同样留了一滩血迹,身旁,一只断指安静的躺在那边,血色之中一点白,诡异的很。

    容颜愣了一下之后连忙把皇甫离拽了过来,伸手捂住他的眼睛,温和的安抚:“没事的,不要怕,不要怕!”

    “小雅……”这时候,一道凄厉的声音传了过来,听到哭声,同样出来找儿子的张琪云,看到自己儿子的模样,顿时大喊一声,差点没晕过去。“你……你这个杀人犯!”张琪云搂着自己的儿子,盯着容颜,大声的嘶吼。

    容颜虽然惊慌,却也不惧,面对张琪云的指控,厉声开口:“你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这刀是握在谁的手中!”

    “你的意思是我儿子自己切了自己的手指吗?”张琪云冷笑,“你想要推卸责任也请说点不那么可笑的理由!”

    “可不可笑自有人知道!”皇甫卿扫了她一眼冷冰冰的说道,“如果苒苒的伤和你家儿子有关,别说一根手指,你看,你们一家子赔上够不够?”皇甫卿说完,便直接抱着阿苒快步走人。

    “把这四周所有的监控都给我封存起来!”皇甫卿走到外围,停了一下,冷冰冰的说道,便直接快步离去。

    “是!”有人应道,却有分不清到底是谁应的。

    匆匆赶来的公主和舒墨,听到这个吩咐顿时便黑了脸,这个皇甫卿,也太狂妄了。是不是忘了,这里可是帝宫,不是他魅影大楼,也不是他旗下的产业,这样的事情难道不应该她这个主人来做吗?还有,刚刚是谁应和的?皇甫卿自负惯了,难道他把自己的职责也给忘了吗?他到底是帝君的人还是皇甫卿的人?

    龙天玉虽然愤怒,然而,看在这么多臣民围在这边,尤其是皇甫家的人,一个个脸色都很难看,终是不敢发怒,在她没有成为帝君之前,皇甫家还是她拉拢的对象,“孟部长,事情的真相我们会调查清楚,现在最要紧的是救治孩子,快送孩子去医院,说不定还能把断指接上!”

    处在愤怒与恐惧中的孟廷终于回过神来,抱起还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孟雅便快速的跑了出去,“还愣着干什么,还手指拿过来!”跑了几步,见张琪云还呆呆的站在那里,终是忍不住大声的怒道。

    张琪云终是回神,虽然觉着恐怖,还是闭着眼睛把儿子的断指从地上捡了起来匆忙追了上去。

    “乖哈!别怕!”容颜揽着不住发抖的皇甫离,柔声安抚。

    “妹妹!妹妹……”

    “妈妈现在就带你去看妹妹!”

    “项链……”

    “是这个吗?”龙天玉将掉落在血泊中的项链捡了起来,走到容颜的面前,柔声的问道。

    舒墨看着容颜,多年不见,这人,还是一如他记忆中的模样,放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握了握,面色却无半丝波动。

    “谢谢!”容颜接过项链,抱着皇甫离便转身离开。

    而龙天玉却在将项链交给容颜的时候愣了一下,想要缩回却是来不及,那项链……那项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