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顽劣不驯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龙天玉愣愣的看着容颜抱着皇甫离离开,脑海中,一直在回想那个项链的模样,她……她怎么觉着那个项链那么的眼熟呢?好似在哪里见过一样。只是还没来得及深究,便被皇甫家的两只老头老太太转移了视线。

    “公主既然能主持大局,老朽就静等公主给我们一个交代!”皇甫兴国上前一步,看着龙天玉严肃的说道,“无论如何,我皇甫家的人也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伤的!”说完,直接转身,也不等龙天玉回答,便直接离去,然而,刚走了两步,便停了下来,“老四,你是负责帝京治安的,就由你来辅助公主解决查办这件事情,我想公主不会不同意吧!”回头,扫了一眼龙天玉,语气苍劲的问。

    “……是!”龙天玉一张脸涨的通红,然而,却没有半点反驳的能力,皇甫青禾是帝京的公安局局长,又涉及到他的侄孙,查办这件事情的时候,皇甫家的人自然不会放心全权让别人负责,只是……这皇甫家的人也太护短了,终归,皇甫苒只是受了一点小伤,人家孟部长家的儿子还被生生的切了一截手指呢!你还向人家要交代,是不是欺人太甚了?然而,心中怎么想,面上却不能表露出来的。“我一定会查明事情真相,秉公办理的!有皇甫局长在旁协助,我想一定会事半功倍!”龙天玉对着皇甫兴国点了点头,甚是认真的说道。

    皇甫兴国不再说话,这才一家老小匆忙赶去医院。他的重孙女,哪个不是捧在手掌心,放在心尖上的,这个混蛋小子,竟然敢……

    皇甫妈妈跟在后面,眼泪吧嗒吧嗒的掉,心里悔的要死,如果她能早一点从卫生间里初来,苒苒也不会受到这样的伤害,都怪她!

    “别哭了!”皇甫爸爸擦了擦皇甫妈妈的眼泪,小声的说道,“要是让苒苒看到你这个模样,苒苒得多难受?”

    “……”然而,想到自家孙女的懂事儿,皇甫妈妈不仅没有收了眼泪,反而掉的越发的汹涌了,就是因为乖巧懂事,才越发的显得她失职,如果她好好的守着这两只小宝,谁都不会受到伤害。

    “不要这样!”皇甫爸爸停下脚步,声音温润的说道,“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苒苒的伤还有阿离的心!”苒苒受了伤,按着兄妹两的感情,他虽然后来赶到,没有看到当时的情况,却也知道孟雅那只小指绝对和阿离脱不了关系,哪怕,刀子依然握在孟雅自己的手中,但是谁都清楚。所以,他们不仅担心苒苒的伤势,同样担心阿离的心,才这么小的孩子,因为一时气愤心急切了别人的手指,如果平静下来,他又该如何承担?

    经过皇甫爸爸这么一提醒,皇甫妈妈瞬间就通透了起来,然而,不仅没有宽心,反而越发的难受了,只是不想别人在跟着担心,终是狠狠的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即便难受想哭,也憋着,现在已经够乱了,她不能在添乱。

    帝宫中,公主和舒墨忙着查询事情的真相,当然,也不忘向帝君报备一声,原本以为,帝君会为此生气的龙天玉,却见帝君轻轻的笑了出来,用着很不在乎的口吻说道:“不就是小孩子之间的胡闹么?能分出什么善恶!你备上两份厚礼,让他们看在我的份上,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吧,都是帝国的子民,有都在帝京为官,这总有打交道的时候,难道还得变成仇人老死不相往来不成?”

    龙天玉和舒墨愣了一下,随即便点了点头,两个人恭敬的转身出去。帝君说的轻巧,头疼的却还是她们,因为,无论是孟家还是皇甫家都在向他们要说法。如何让他们接受帝君的安排还是她龙天玉和舒墨的事情。

    “呵呵呵……”剩下一半的宴会龙跃直接交给了帝后来处理,他则一个人回到了自己的书房,他怕,他怕继续留在宴会厅,他会忍不住笑了出来,如果可以的话,龙跃想,他得好好的嘉奖一下孟……孟廷家的那个孩子叫孟雅来着吧?对,他一定要好好的嘉奖孟雅,哈哈哈……哼,他到现在都没有逮着机会动皇甫家的人,是不是就让他们自以为自己就是天,是凌驾于他这个帝君之上的人了?呵呵呵……如今怎么样?一家子捧在掌心的小辈儿被另外一个小娃娃刺了一刀,那又能如何?在如何生气,也只能白白的刺了。孟雅,不错儿,有虎劲儿,就这样保持,长大了,跟着我做事儿!随即,想到另外一件事情,据军士的禀告,好似皇甫家的小子切了孟雅的一根手指,本来还甚是高兴的帝君瞬间就皱紧了眉头,脸上的不悦显而易见,显然,甚是不满皇甫离的做法,一个才三四岁的小孩子,竟然就表现的如此狠毒,这长大了那还得了!

    帝君这样想的时候,完全不觉着自己是双标,孟雅拿刀伤人的时候,他一点也不觉着狠毒,反而为此高兴,觉着他浑身上下全是虎劲儿,而皇甫离切了孟雅一指,他却脸色难看的可以,觉着皇甫离狠毒的无人能比。然后,他看见送过来的视频,真真切切看到皇甫卿的两个孩子,与皇甫卿甚是相似的皇甫苒,与容颜甚是相似的皇甫离,等等!帝君龙跃的眉心一跳,双眸死死的盯着皇甫离,一双眼睛,相似淬了毒一般,死死地盯着皇甫离,便站在一旁的侍者都忘了遣退,只忘乎所以的盯着自己电脑上面的小人儿。

    送监控视频过来的侍者,看着帝君这个模样,心中恐慌,不知道监控到底有什么不对,竟然让帝君表现的这样失控,然而,心中虽然疑惑,面上却不敢有半点疑惑,只是乖乖的低着头,无声的站在那里。

    “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给我滚出去,全都给我滚出去!”帝君终于抬头,发现眼前的侍者以及周边站着的一众侍者,顿时黑了一张脸,皱着眉头,怒气十足的骂道。

    “属下等告退!”书房里的侍者见状,连忙躬身告退。

    帝君的脸色一直很难看,知道所有人退却,书房的门被关上,帝君的神情方才变回原来的模样,不,是比之之前更加深沉的模样,双眼紧紧的盯着视频上的小男孩,恐惧和眷念纠缠,让他的心中生出一股无名的火,快而急,让他连压抑的时间都没有!龙腾!龙腾!龙腾!

    盯着小男孩的眼睛,帝君的脑海中却闪现出另外一个与这个小男孩有着同样一双眼睛的脸,眼中窜起一抹火焰,修长的指下移,此刻,他不是一个帝君,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隔音效果很好的帝宫,让他不用担心别人会探听到他心中最不能为人知的秘密,低吟嘶吼,尽情的在书房中宣泄着。

    直到最后,登上欢乐的极致,随之而来的却是漫无天际快要将她淹没的失落,他得不到他,这个认知,他很早就知道了,可是,他还是不甘心,视线再一次落在视频之上,那个稚嫩的,却与那个人极为相似的妖眸,一个新的想法在心中升腾,帝君笑了,笑的很大声很大声,好似,已经看到了美好的未来一样。他得不到他,却也没有找到一个相似的代替品,而今,终于让他遇见,他如何能轻易的放手?哈哈哈哈……

    没有人知道帝君的心思,尤其是正在医院中担心皇甫苒的皇甫家人,更是不会探到帝君的心思,在皇甫卿将皇甫苒送到一院的时候,医院已经做好了准备,快速的把皇甫苒送进了急救室,哪怕只是一点的小伤,对方的身份也让他们不敢轻忽对待,而他们刚到,孟廷便抱着孟雅赶了过来,本来,同样做好准备的医护人员,却只是被皇甫卿轻飘飘的扫了一眼,所有人,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瞬间成鸟兽散,没有一个人敢接受这样的伤患。

    孟廷虽然大怒,却也不敢耽搁,为了自己儿子的手指,连忙转战其他的医院,否则迟了,别说手指能不能有机会接上去,便是这血流不止就让够让他们担心的了。然而,一连转战三个医院,竟然都没有人敢收下受伤的孟雅,最后,还是找的公主,而龙天玉想象着之前听到帝君对孟雅的评价,终是给皇家医院那边打了电话,把孟雅安排了进去。

    孟廷自然对龙天玉感恩戴德,对皇甫卿自然是恨的牙痒痒。幸好,幸好,耽误了这许久,医生在接过断指之后便马上安排手术。而此时,孟雅已经陷入昏迷,夫妻两人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心情激荡的等着。

    而一院那边,医生再替皇甫苒做了全面的检查之后,确定没有伤的多严重,只是伤口有点深,想要好的更快些,就得缝针,这样就会留下疤痕。最后,还是余味带着一拨人赶了过来。

    皇甫苒在经过短暂的昏迷之后就醒了过来,虽然脸色苍白,却始终微笑着,坚强的让人心疼,至少容颜看着,不敢上前,只紧紧搂着皇甫离使劲儿的掉眼泪,与皇甫妈妈一样,觉着孩子没保护好,她这个做妈妈的就有责任,偏偏这个孩子还懂事的让她惭愧无比。

    “苒苒想要好的快些还是想要不留疤以后美美的?”余味看着小小姐,柔声的问道。

    “自然是想要好……”皇甫苒在看到不住哭的妈妈,说了一半的话顿时便停了下来,随即,看着余味,甜甜的开口:“美美的!”皇甫苒想,无论是爸爸妈妈还是爷爷奶奶他们都喜欢她以后可以美美的,所以,哪怕美美的要很辛苦,她也可以勉强接受的。

    “那小小姐要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哦!唔,不能乱动!”余味点头,认真的交代。

    “好!”皇甫苒点头,甚是认真的点头。

    然后,余味退后,让最擅长外伤的属下上前,给皇甫苒上药包扎!

    最后一切妥当,余味和自己的boss汇报,“小小姐只要不碰到伤口,几天之后,伤口日然结痂,以后虽然会有点小疤痕,但是持续用药,这个疤痕也会渐渐减淡,不会留下太大的痕迹的!”

    “苒苒是被哪个混蛋伤的?”站在宁宗身旁付婷骂道。

    “孟贤的弟弟!”皇甫卿冷冷的道,这也是他没有赶尽杀绝的原因。

    本来还想大骂的付婷瞬间就没了生意,好吧,那家子虽然都是混蛋,但是终究是孟贤的家人。如何对待,确实需要小心应对。

    “你们不要管我!”这时候,和商绯月一同赶过来的孟贤开口淡淡的说道。“做错了事就得付出代价,他们与我,并无多大关系!”孟贤想,那一家子,除了那她不能剪断的血缘的关系,再也没有丝毫值得她留恋的东西。如果,正要认真论起来,他们一家三口还是逼死她母亲的凶手,所以,现在,一个是喊她舅妈的人儿,一个是喊她贱人的混小子,是谁都能做出正确选择的不是吗?

    “宁宗,你来!”听孟贤都这么说了,付婷也就不客气了,直接推了推站在自己身边的宁宗,甚是愤怒的开口说道。

    “余味!”宁宗扫了一眼余味,淡淡的道。

    “是!”余味应了一声,便直接转身走了出去,一个电话,打到了皇家医院,而正准备做手术的人,听到自己的助理传过来的消息,也只是微微皱了皱眉,便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而皇甫卿这边,已然有人将当时的监控录像发了过来,除了容颜和一切长辈在守着两只小宝,其他的人都在看监控录像。

    偌大的电视上正在播放当时的情况,原来,皇甫苒和皇甫妈妈进入卫生间之后,皇甫离也去了男卫生间,而几分钟之后,拿着刀的孟雅便跑了过来。躲在拐角处,皇甫苒是最先出来的,听到脚步声,还以为是自己的哥哥,刚喊了一声哥哥,孟雅就举着刀刺了过来,那方向,是直接对着皇甫苒的脸刺去的,而皇甫苒到底被楚霄的人训练了几个月,虽然,重点在体能上,但还是有点作用的,快速的闪身避开了被毁容的可能,而孟雅也不闲着,举着刀有刺了过来。

    “皇甫离,我杀了你!”接二连三的被皇甫苒避过去,孟雅也是急中生智,这样大喊一句,原本已经躲开的皇甫苒直觉的转身看,然后,手臂上便是一痛,噗的一声,似乎都能听到皮肉破裂的声音。皇甫苒闷哼一声,却没有大喊大叫,只是白着一张脸,继续躲避孟雅的攻击,之后,皇甫离终于听到动静,匆忙的赶了出来,目光落在妹妹原本应该白皙的手臂上,此刻已然被鲜血染红,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然后,众人便看到皇甫离动了,快步走到孟雅的身边,抬起脚就踹了过去,只一脚,就把比他胖上许多的孟雅踹倒在地,似乎听到脚步的动静,皇甫离三两步上前,直接把孟雅压在身下,一只手按着孟雅的左手,一只手握住孟雅依旧紧紧握着刀子的右手,然后,画面中便看到容颜匆忙跑过来的模样,看到皇甫离的动作失控的大喊,而皇甫离,就在这一声大喊之下,直接把孟雅的右手压下,锋利的刀子狠狠的快而准确的落在孟雅的左手小指上,明明剩下的都是孟雅的惨叫声,人们却好似听到了咔嚓一声断裂的声音。一节肉嘟嘟的小指便脱离了手的掌控从此宣布独立。

    后面的事情不用再看,事情已然明了,所以就像皇甫卿说的,如果皇甫苒的伤和孟雅脱不了关系,别说一根手指,便是他们孟家一家三口都难逃死罪。

    而孟贤却在此时转过身,她说过,不会管孟廷更加不会管张琪云和那个小混账的死活,所以,为了不让他们感到为难,她走开,真的,完全不用管她的想法,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半点想法。

    “留一条命!”商绯月在去追孟贤的时候说了一句,便直接追了出去,终归是她的生父,饶是没有丝毫的感情,他也不愿意她背负近乎弑父的罪名,他怕,哪怕她现在不后悔,可如果以后想到这个再后悔了又怎么办?所以,无论如何处置,留一条命即可。终归,他也心疼自己的外甥女,自然容不得别人随意伤之。

    而另外一边的病房,已经包扎好躺在病床上的皇甫苒,看到自己的妈妈搂着自己的哥哥不住的哭,终究还是无奈的开了口,“妈妈,苒苒受伤了哦,你还一个劲儿的抱着哥哥,苒苒会吃醋哦!”

    于是,本来就难受的容颜,哭的就更狠了,然而,怕自己忍不住抱着女儿哭,怕自己碰到她的伤口,容颜只能忍着冲过去的想法,搂着皇甫离哭的难受。

    “妈妈,你的眼泪真不值钱!”皇甫苒说道,“受伤的不是苒苒吗?该哭的是苒苒,妈妈明明应该安慰苒苒怎么却反过来了!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笨!”容颜擦了擦眼泪,难受的说道,“看见有人想要伤害你,难道你不会喊救命吗?对方要是大人你也要和他死拼不成吗?”

    “……”皇甫苒眨了眨眼睛,乖乖的闭上嘴巴不说话,她…。她不是以为自己能打得过那个小胖子的么,谁知道那个小胖子那么奸诈,竟然用哥哥来骗她,她这才上当受骗的么?

    “听到没有?”容颜又用力的擦了一把眼泪,盯着皇甫苒甚是凶狠的说道,“以后再敢逞凶斗勇,看我回来不收拾你!”

    “妈妈,苒苒错了!”垂着眼睛,皇甫苒小声的说道。

    “还有你!”容颜盯着皇甫离,依旧凶巴巴的开口:“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得确保自己安全无虞!知道吗?”

    “知道!”皇甫离低下头,声音软软的应道。

    这时候,其他的人方才进来,自然都好好的慰问了一下皇甫苒小同学。

    十分钟之后,病房里的所有人都被皇甫卿给清理了出去,本来,想让容颜带皇甫离先回去的,那和皇甫离怎么说都不愿意,只好把她们母子也给留了下来,现在病房里,只剩下皇甫卿一家四口,皇甫苒躺在床上,打着点滴,容颜和皇甫离坐在一旁陪着,皇甫卿则坐在沙发上,一手撑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就在皇甫苒病房的那头,正是舒砚的病房,此刻,舒夫人正在女儿的病房里大发雷霆,因为,今晚,本来应该是她儿子最耀眼的时刻,也是她在整个社交圈抬头挺胸的日子,没想到,宴会刚刚举行一半,就发生这样晦气的事情,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在皇甫家的身上,再没有人关注她是不是升级到一个新的高度了,还有,原本喜气洋洋的事情,竟然沾染了血腥,这有多么的不吉利他们到底知不知道?去别人家参加宴会难道就不该好好的关注自己的孩子吗?竟然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舒夫人越想越觉着愤怒,在女儿的床边,控诉着皇甫卿一家人的无礼与嚣张,至于皇甫苒受伤,在舒夫人看来,完全就是活该,自作自受。

    “你说皇甫卿的女儿被别人伤了?”躺在病床上,经过几天的休养,一张猪头已经恢复了大半,似乎能看见美貌的影子,只是断了的骨头让她只能躺在病床上,这也是她之所以会错过今天这么一个最佳亮相的机会的原因,她如何能顶着这样的一张脸出现在整个帝京权贵的面前?此刻,听得舒夫人这么一说,舒砚终于来了精神,盯着自己的妈妈,有些着急的询问。

    “是呀!”舒夫人点头,一脸的幸灾乐祸,“哼,也活该他们运气不好,参加宴会的,带孩子的也不少,偏偏人家不想看见他家的孩子,拿着刀子就想弄死他家的小孩!”在舒夫人的心中,是把皇甫卿给恨狠了,想着自己这么好的女儿他不懂得珍惜,所以,现在发生这么多事情也都是他们的报应。

    “他的女儿就住在这个医院?”舒砚问,声音有些沙哑,还有几分紧张,如果那人的女儿住在这边,那个人也一定就在这边是不是?她是不是可以看见他了?

    “是呀!”舒夫人不知道女儿在想些什么,还以为女儿和她一样打算好好看一看皇甫家的笑话,连忙十分开心的说道:“不知道是不是太有缘了,那小丫头的病房就在这一层,咱们在电梯那边,他们在电梯那边,中间隔了几个病房而已!”

    “是…。是吗?”舒砚的嘴角渐渐的勾了起来,然后便再也没有说别的话,只是安然的躺在病床上,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舒夫人在一旁骂着说着,最后见女儿一直没有回应,便也没了兴致,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而另外一头,楚霄和徐傲松以及商迩雪接到皇甫苒受伤的消息也匆忙的赶了过来。商迩雪自然心疼的不得了,走到病床边上,顿时化身为唠叨的老太太,问苒苒这个那个,恨不能把全天下的好东西都捧到外孙女的面前,而楚霄和徐傲松除了心疼之外,心中更多的是愤怒,“到底是哪个混账东西伤的!”

    “皇甫苒,你就这点出息!”徐傲松和楚霄一起开口,只是说的话却万万不同。

    在徐傲松的眼里,皇甫苒就是一个小公主,那是和容颜一样,应该捧在手心中好好珍爱着的,谁都不能伤害的。至于楚霄,因着苒苒和皇甫离一起接受训练,按着他的思想,一般人,应该没有这个智商伤到她才是。

    皇甫苒心虚的吐了吐舌头,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反正,心里清楚,他们不会在她受伤的时候收拾她,所以,骂就骂两句么,反正妈妈已经骂过了。

    “是我的错,没有保护好妹妹!”此时,皇甫离站了出来,对着楚霄和徐傲松深深地鞠了一躬,甚是认真的说道。

    “行了你们!”此时,商迩雪终是忍不住喷了出来,“孩子这么小知道什么!”商迩雪说完,直接把外孙也给搂进自己的怀里,心里想着,苒苒受了伤,阿离这个哥哥定然也是十分不好受的!

    “……”老婆的发声,徐傲松自然是不敢反驳的,连忙识相的闭上嘴巴。

    至于楚霄,本来是万分不服气的,然而接收到徐傲松求救的眼神,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当然,苒苒没有保护自己是一方面,另外,胆敢伤害他家宝贝的,哼!楚霄冷笑一声,他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胆子!

    “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皇甫卿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岳父,开口说道。

    楚霄和徐傲松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而就在这时,病房的房门再一次便敲响。

    “谁?”容颜刚要起身去开门,却被皇甫卿一把拽住,皇甫卿看着门口,冷着声音问道。

    “回禀三少,我是帝君身边的侍官,奉帝君的命令,前来慰问皇甫小姐的伤势!”门外的语气甚是恭敬的说道。

    “……”皇甫卿扫了一眼楚霄,知道让这人回避那也是不可能的,拍了拍容颜的手,便直接转身走了出去,五分钟不要,皇甫卿便走了回来,身上的气势惊人,显然,是怒到了一定的程度,进了病房都忘了收敛。

    “怎么了?”容颜看着皇甫卿的神情,连忙上前一步,双手抓着皇甫卿的手,甚是关心的询问。

    “没什么!”空着的那只手拍了拍容颜的脑袋,皇甫卿淡淡的说道,让她不要那么担心,身上那股狠厉的气势也慢慢的收了回去,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中的愤怒是多么的汹涌澎湃。

    容颜看着他,知道他不想和自己说,便也没有多问。想要平静下来,却始终不能如愿,知道这人,一般的小事情根本就不会引起他这么大的情绪波动,显然,刚刚帝君派来的侍官不是简单的慰问病情这么简单了。只是,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这人生这么的气?哪怕帝君偏袒孟家孩子,这人也不该如此生气才是啊!

    饶是皇甫离和皇甫苒都察觉到了爸爸身上的气息不对,只是皇甫苒躺在那里,不能动弹,而皇甫离却走到皇甫卿的身边,抬起头,声音软软的问道,“爸爸,是不是阿离惹祸了!”终归,他年纪小,但是学了这半年,再加上他过目不忘的本领,知道的东西还是不少的,也知道莽撞的断了别人的手指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没有!”皇甫卿低头,看着自己的儿子甚是认真的说道,“哥哥保护妹妹做的很对!只是还有些事情需要注意,以后爸爸慢慢和你说!”

    “嗯!”皇甫离看着皇甫卿,认真的点了点头,心中也不再向之前那边忐忑。

    “你好妈妈在这边陪着妹妹!我有话要和你们外公说!”皇甫卿摸了摸皇甫离的脑袋,甚是温和的说道。

    “嗯!”皇甫离点头,乖乖的让到一边。

    而楚霄和徐傲松则看了皇甫卿一眼,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转到一旁的小客厅。皇甫卿还特意把这边的门给关了起来。

    “妈妈,不要偷听哦!”躺在床上的皇甫苒,看了一眼担忧的容颜,笑嘻嘻的说道。

    容颜白了她一眼,却也乖乖的走到她的床边坐了下来,伸手,又对皇甫离招了招手,“过来!”

    “……”皇甫离看了一眼被关上的门,直觉的认为这件事情和他有关,然而,爸爸不让听,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呆着,乖乖的走到妈妈的面前,歪在妈妈的怀里。

    “会不会有事儿?”商迩雪皱着眉头,看着容颜,一脸担忧的模样。

    “不会的!”容颜看着自己的妈妈摇了摇头认真的说道,人,就是这样,有依靠的时候,由着自己软弱,当被别人依靠的时候,就会变得坚强无比。

    “嗯!”商迩雪点了点头,选择相信女儿的话,一定不会有事儿的!

    而另外一边的小客厅,三个人相对坐着,一时寂静无声。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良久,徐傲松终是开口,问着一脸难看的皇甫卿。

    “帝君的命令,让我把阿离送到帝宫去!”皇甫卿黑着一张脸说道,想到那个侍官说的话,皇甫卿的脸就没法子好看,说什么皇甫离顽劣不驯,帝宫看在他是皇甫家孩子的份上,打算把他留在身边近身教导,还说什么小孩子玩闹,让他别放在心上,孟家的事情,他做的有点过了!只是帝君看在他劳苦功高的份上,不予计较,以后万万不能如此了!

    皇甫卿从来不喜欢亲自动手揍人,然而,这一次却有些忍不住了,抬脚,就把这个狗仗人势的侍官给踹到墙上。然后,直接让守在外面的宁宗和萧敬东把人给带出去了。

    此刻,皇甫卿把刚刚侍官说的话简洁的说了一遍,起先,徐傲松还没有明白其中的意思,楚霄却瞬间明白了过来,一张妖气十足的眸子瞬间就变了颜色,身上不自觉的散发着强大的气势,完全不比刚刚皇甫卿的弱。徐傲松眉心一紧,心中豁然开朗,终于明白帝君这样要求背后的用意,一张脸,和楚霄一样,瞬间就变得十分难看。

    “你们知道原因?”皇甫卿皱着眉头问道,他之所以生气,只是因为帝君不管事情缘由便说阿离顽劣不驯,而孟雅伤了苒苒却变成了小孩子之间的玩闹。而现在看他们的神情,似乎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难道……难道帝君让阿离去帝宫还有别的想法不曾?皇甫卿能想到,帝君想要利用阿离钳制皇甫家,却不会想到,帝君对阿离会产生那种龌龊的心思。也幸好他不知道,否则,他绝对会想法子拆了帝宫。

    “阿离绝对不能进宫!”楚霄和徐傲松异口同声的说道,两个人的面容同样的难看,显然,也没想到那人竟然龌龊到这种地步,竟然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皇甫卿看着他们,没有说话,有些事情,他必须清楚。帝君为何要让阿离进宫?“你们可以不说,我会直接去问!”

    “问有何用?”徐傲松嗤笑,“他可以说许多冠冕堂皇的理由!绝不会让你知道他那龌龊的思想。”

    “嗯?”皇甫卿看着他们,眉头皱着的更深。

    楚霄终于抬手,指了指自己的眸子。

    皇甫卿一愣,随即想到,阿离的眸子和楚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你是说,他知道了阿离和岳父的关系?”就因为一双相似的眸子,就能这样认为吗?还是,仅仅只是抱着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想法?第一次,皇甫卿觉着,为这样的帝君效命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

    “……”楚霄却摇了摇头,眸子里尽是讥讽,“我若猜的没错,他只是看上了那双眸子,想要据为己有!”是了,他和龙跃是同父同母所生,然而,两人的长相却不尽相同,尤其是他这双眸子,更是承袭了他奶奶特点,妖气的很,这也是爷爷为何会特别宠爱他的原因,而这一点,却让龙跃陷入痛苦之中,他时常会盯着自己的眸子发呆,本来只是单纯的羡慕欢喜,然而,时间长了,这种感情渐渐的发生了质变,让他对自己产生了不敢有的*,且越发的难以控制,这也是当初他为何选择离开的原因,然而,经过那一次,下药不成暗杀不断,没想到,他竟然还敢留着这样的心思。想到这里,楚霄就气得青筋直跳,这……这个混蛋,动不了他,竟然敢把心思动到他外孙的身上,果真是活的太舒坦了吗?

    “……”皇甫卿听到这个消息,不震动那是不可能的,这是他如何也想不到的,堂堂华夏帝国的帝君,竟然……竟然……幸而,自己护短的厉害,哪怕是孩子做错了,能教训孩子的也只有他以及他的家人,至于其他的外人,想都别想,帝君又如何?是非黑白,也不是帝君一个人说的算的。现在,可不比远古时代,帝君就是天。而帝君就是天,而如果敢伤害他的家人,他有能把这天给掀了。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楚霄开口道,神情冷厉。“加派人手保护好两只小宝的安全!你的人不够不安全,就用我的!”楚霄说道,皇甫卿的人,终归也是帝君的人,如果让他们知道对抗的人是帝君,难免有人躁动不安,还不如用他的人比较安全。

    “没事儿!”皇甫卿开口说道,他的人,虽然有一部分是帝君的人,然而,他也不是傻子,这些年自然也培养了不少自己人,他从来就不会把自己的生死交在别人的手中。“需要的时候我会和你提!不会和你客气的!”

    楚霄点头,没有多说,然而,该做的事情他还是会去做,龙跃,你真是越活越大胆了。

    而宁宗和萧敬东那边,已然把帝君身边的侍官打的面目全非了,当然,为了能让他尽早的回去给帝君报信,还特意开车,把那被揍得已经爬不起来的侍官给送到帝宫的门口。如他们,虽然同属于帝国的军士人员,然而,在他们的心中,皇甫卿的命令比帝君的命令更值钱,帝君让他们刺杀皇甫卿,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而皇甫卿让他们去刺杀帝君,他们却会义无反顾。

    而正在帝宫焦急的等待侍官把皇甫离带回来的帝君,却看到侍官一个人回来之后,顿时气得大怒,尤其是在看到侍官被揍的不成模样的脸,更是气得不行,“皇甫卿,你好大的胆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