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235 两个女儿?

235 两个女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管不住!你也没法子管这件事情,你只能火上浇油,让他们破罐子破摔!到时候,情况只会比现在更糟糕!”龙天玉紧紧的抱着舒墨,打破他所有的想法,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不是追究到底是谁是谁非,而是想法子如法将这件事情掩盖过去,这是皇室的一大丑闻,一个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倾覆龙家的天下。

    “那现在怎么办?”舒墨有些颓然的问道,冷静下来的他也现在不是找帝君质问的时候,只是,现在该怎么做?这件事情已经昭告天下了,整个帝京乃至整个帝国,甚至是全球都知道了这一丑闻,他们现在还能怎么做?现在做什么都没有用了,想到事情如何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舒墨直觉的皱了皱眉头,都怪自己那个愚蠢的妹妹,怎么能做出如此没有水准的事情,将这样的不堪的事情昭告天下,还说什么狗屁的真爱,真爱就可以违背伦理道德吗?你想让别人只把你们当普通的人看,普通的男人和女人,可是……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男人也是有妇之夫?你和一个有妇之夫谈真爱,哪怕再是真爱,你也是个三儿!是个三儿也就算了,偏偏还要昭告天下,你这不是疯了么?

    舒墨不得不说,他对这个妹妹很失望,以前,为了一个男人生活的没有自我,如今,更是蠢的不堪入目,他真的,没有见过这样愚蠢的男人。

    “现在的事情还为明朗!”见他没有非要去找帝君质问,龙天玉终于微微的放松了下来,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龙天玉沉着的开口说道,现在只是舒砚单方面的陈述,皇家还不曾回应,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谁也不能确定这件事情的真假。想要缩小这件事情的影响,那就绝对不能承认这件事情,只是…。只是,如果这样的话,就要牺牲舒砚了,龙天玉看着舒墨,这样的话她并没有说出来,虽然,这个方法是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然而……舒砚终归还是舒墨的妹妹,这样的话她要是说出来,舒墨又该如何想她?

    然而,饶是她没有说出来,舒墨又是何人?不用她提醒,他也知道什么方法对皇家最有利,可是……“你先容我想一想,我先回家去看看!”

    “我陪你一起去吧!”龙天玉上前一步,甚是担忧的说道。

    “没事儿!”舒墨拍了拍龙天玉的肩膀,声音疲惫却温和的说道,“外面不定闹成什么模样,你现在身子不方便,就不要出去了,我晚点回来!”

    “…。好!”龙天玉看着舒墨,愣了一下终是点头答应,声音乖巧的说道。

    舒墨拍了拍她的肩膀,终是转身走了出去。

    这边舒墨怒的不行,那边的帝君同样怒不可遏,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噼里啪啦的摔着东西,帝后站在一边,眉头微皱,神情淡漠的模样,冷言旁观这个盛怒中的男人。自己这一生算是没了,从很早很早的时候,她便知道自己的使命,那就是给这个男人生一个孩子,其他的再无其他的任务,女人总是容易把心交给自己的第一个男人,然而,这个男人,在得到你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收下女人的心,是的,这就是女人的悲哀,然而,她很庆幸,自己很早的时候就苏醒了过来,没有在奢望自己不可能得到的东西,当然,也亏得这个男人坦荡,在她怀上天玉的时候,当她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时候,这个男人便沉着冷静的告诉她,让她不要对他抱有幻想,安心做她的帝后以及公主的母亲,他会保住她衣食无忧以及无上尊荣。当时,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就好似晴空霹雳一样,当她觉着最幸福的时候有爱人,有孩子,她以为自己最圆满的时候,得到这样的警告,当时的她以为自己快死了一样,突然之间在从云端跌落到谷底,之后,便向他宣告的那样,她就守着空房,寡妇一样,起初,她也是不甘心的,想着这人不了解自己,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好,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也曾努力的表现自己的好,一年两年三年……直到女儿从出生到流利的说话,她终于死心,将自己锁在属于她的帝后宫殿,除了女儿不问窗外事。

    她不恨吗?不,她恨,只是假装自己不恨罢了,幸而这人没有喜欢上别人的意思,夫妻两人就这样互看着孤独终老也不是不能接受。然而……如今却突然爆出这么大的一个丑闻,别的女人也就算了,偏偏……偏偏是女儿的小姑子,他到底将女儿的脸面至于何地?他自己不要脸,女儿女婿也不要脸了吗?

    “谁让你来的?给我滚!给我滚回去!”帝君摔完了东西,看着站在门口冷笑连连的帝后,忍不住迁怒,过来干什么?是来看他笑话的么?嗯?她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来嘲笑他?“给我滚?马上给我滚?”

    “你还是人吗?你做出这样的事情?”帝后看着帝君,并没有将他的怒气放在眼底,现在生气了愤怒了?那当初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以后可能会有的恶果?

    “你说什么?”帝君盯着自己的发妻,一张脸狰狞的厉害,上前两步,双眼发红,怒目欲裂的模样。

    “我说你不要脸,做出这么肮脏的事情,到底有没有想过女儿和女婿的脸面该往哪里搁?”帝后看着他,虽然心中有点畏惧盛怒中的男人,然而,不知是因为心中的恨还是不甘什么的,致使帝后可以大着胆子回击。

    然而,帝君是什么人?从来都是唯我独尊的,又如何能让一个女人,一个没什么作用的女人对自己指手画脚,抬起手,啪的一巴掌就甩了过去,丝毫不留情面。

    帝后闷哼一声,直接被打歪了头,再回过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浮现出一个红肿的手掌印,便是嘴角都被打破了,点点血迹印在那里,帝后却不以为杵,嘴角勾着嘲讽的笑容,帝后直直的看着帝君,“呵呵呵……打我一个算什么本事?你知道外面有多少人说你不要脸吗?你有本事把每个人都打的闭上嘴巴……”

    “你还说……你还说!”怒目欲裂的帝君,被说的恼羞成怒,直接伸手,一把掐住了帝后的脖子,疯了一般的嘶吼:“我让你说!我让你说!”

    “唔……”因为对方的劲儿越来越大,帝后很快就发不出声音了,就在她以为自己命丧于此的时候,怀着身孕的龙天玉终于出现在这里,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

    “父君!父君你快松手!”龙天玉上前一步,想要拽开帝君掐住帝后的手,然而,帝君却像疯了一样,死死地掐着,眼中是恨不能杀之而后快的狠意,他绝对绝对不允许有人看挑战他的权威。谁都不能。

    “爸,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而是想法子解决此事!你掐死了母后是想向外界证实舒砚说的话吗?”龙天玉看着自己的母后被掐的直翻白眼,终是放下了手,对着帝君大声的吼道。

    原本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掐死这个多管闲事的女人,然而,现在,听得龙天玉这么一说,愤怒中的人终是回过神来,手一松,直接把帝后一手扔了出去,噗通一声,帝后便跌坐在地上,终于从桎梏中得到解脱的帝后,也顾不得摔疼的自己,只大口大口的呼吸的。

    “你刚刚说什么?”帝后却不管她,只是转过身,看着龙天玉,黑沉着一张脸,甚是冷凝的说道。

    “现在最要紧的便是打破外界对父君的看法!舒砚的言论只是她一个人的言论,谁能证明真假?如果是她精神失常胡言乱语呢?难道哪个女人随便一说她是父君的女人就是真的了吗?”龙天玉冷着眉眼淡淡的说道,“现在,父君和母后两个人经常一同出去参加会议,先打破舒砚那句,父君与母后感情不和的言论,至于舒砚么?无凭无据,真真假假谁又能确定!”

    “……嗯!”帝君听了,沉吟半晌,终是点头应是,扫了一眼依旧坐在地上没有起身的人,脸色又冷了几分,语气也谈不上好,“还不赶紧下去,把身上痕迹给我尽快消掉!明天跟我出席外国来使的招待会!”

    “……”帝后看了他一眼,刚想要说些什么,却在看到女儿使过来的眼色而闭上了嘴巴,她知道女儿的意思,她只是一个弱势的女人,想要和这个男人斗根本就不可能,既然如此,还不如乖乖听话,让自己活得好一点,然而……然而,虽然早就想通,心中还是气不过。

    龙天玉将自己的母后从地上扶了起来,这才转身对着帝君开口说道:“我先陪母后去医治!”

    “去吧!”心中不再如之前那般的愤怒,帝君对着龙天玉挥了挥手,便直接向内室走去,然而,刚转过头,便看见一地的狼藉,心中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烦躁再起,在龙天玉他们离开之后,他便也走了出去,对着守在门口的侍官吩咐:“赶紧把书房给我收拾了!”

    “是!”侍官低着头,甚是恭敬的应了。

    而舒墨回家之后,和家人商量之后,终是得出了结论,那边是和龙天玉一样,决定牺牲舒砚,也就是他的妹妹。他们不能因为舒砚一个人而搭上他的前程以及整个舒家的命运。于是,一家人,在平寂了四五天之后,终是开口向外界发声:舒砚,疯了!因为前不久一件凄惨的遭遇,所以精神失常,不定时的发作,只是,当时之前发作的频率并不频繁,而今突然加重,是因为前些日子受到了刺激,最后,还向广大媒体拿出了一份诊断报告,证明舒砚确实存在精神上的疾病。于是,这样一来,整个帝国瞬间就沸腾了,尤其是在帝君和帝后一起,恩恩爱爱的出席招待会,直接打破了舒砚那帝君与帝后感情不和的言论。

    当然,也有胆大的记者对着帝君和帝后采访,都被帝君给轻松的给解决掉了,最后还来了一句,“是我的失策,身为帝君,因为整日的忙于政事,竟然忽略了身边的工作人员,这件事情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警示,以后,会定期的安排工作人员做身体检查,还有,希望大家看在舒秘书生病的原因,切莫过多的责怪与她!这定然也不是她的本意!”此话一出,帝君的形象瞬间得到扭转,当然,又红了几天,而舒砚,在网上则被骂成了狗。

    于是,虽然皇甫卿和宁宗推迟了回来的日程,容颜和付婷却没觉着多么的难捱,这新闻就像一出年度宫廷大剧,一个情节接着一个情节,时不时的还来一个大反转,看的他们那叫一个惊心动魄,常常,几个女人,容颜,付婷,皇甫湘还有瑶姐,四个人正好凑成一桌麻将,正好,四个人都是蹩脚麻将手,一边打着麻将一边聊着八卦倒也十分欢喜。

    只是他们的麻将,在别人的眼中同样是一出戏,萧敬东看过一次,然后便喜欢上了看麻将这个职业,每次看他们打麻将,萧敬东就跟看喜剧片一样,那叫一个欢喜,一个个听牌都不知道,没胡牌的人却又能将自己面前的麻将推出去还一脸欢喜。于是,闲了的时候看上一看,还是挺不错的。而两只小宝的生活就要丰富多彩的多,空了就和两个外公去野营钓鱼,要不就缠着伯伯和干爸带他们游乐场玩儿,当然,很多时候是呆在梅林的屋子,梅林房间就是一个小型的枪械库,里面各式各样的枪支弹药都有,两只小宝甚是欢喜这些东西,没事了就去研究一番,两个人合作,将各式各样的枪拆了装装了拆,梅林不但讨厌,反而欢喜不已,这是不是证明后继有人了?得了空就教他们。

    至于舒砚,从开了那个记者招待会之后便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的舒砚,此时,却躺在另外一个人的床上,当她光溜溜的苏醒,打开新闻,却看到自家人说她得了精神病的时候,整个人便疯了,疯子一般,拿起床头柜上的闹钟就砰的一声砸到对面的电视机上,砰的一声,正在播放的电视呲呲的几下,瞬间就黑了下去。舒砚坐在床上,一边撕扯着枕头一边疯狂的尖叫,精神病?哈哈哈哈……她是精神病?她竟然成了精神病了?哈哈哈……

    “气什么?有什么可气的?这些舍弃过你的人,你也将他们从心底舍弃好了,等到有一天,你凤临天下,那些曾经舍弃过你的人,都将匍匐在你的脚下!”这时一道冷厉的声音传来,甚是淡然的模样。

    舒砚看了过去,那个年老的肚子微微凸起的男人真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世界,好似自己真的是一个智者一样。嘴角微勾,原本愤怒中的舒砚终是慢慢的平静下来,“你说的话我可都急着呢,所有伤害过我的人,你都会替我摆平!”

    “放心,我说的话自然会算数,只要你听我的话,按我说的去做,别说龙跃和皇甫卿,哪怕是皇甫卿的一家,都随你处置!”站在窗边的男人嘴角微勾,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舒砚应着,脸上渐渐的漾起怨毒的笑容,她说过,所有伤害过她的人都不能有善果。如果帝君不能帮她报复那些伤害她的人的话,她就只能找别人了!虽然,这个人与帝君相比并不会少变态一些,然而……然而,为了报复,她什么都不管了!如今,皇甫卿和容颜,她的母兄,还有龙家那对父女,她……她都不会轻易的放过。她在等,等待最好的时机,她知道,很多人都在等她现身,但是她偏偏就不出去,她要把整个帝京都给搅乱了,呵呵呵…。哈哈哈…。

    其实,哪怕她不承认,但是,现在的舒砚确实病了,精神病,还是很严重的精神病!否则,又如何会如此的折腾?从一开始折腾到现在,除了赔上自己可又折腾出什么来?然而,哪怕折腾死,她这辈子也没有回头的可能了!要么生,让所有颠覆她生命的人灭亡,要么死,用尽自身全部的不甘,将自己焚烧殆尽,她是扑火的飞蛾,哪怕明知会死,依旧选择的拼死一搏。

    而皇甫卿和宁宗,比预计的时间迟了一周,两个人方才归来,两个人到达帝京的时候,正好是周五的下午,萧敬东开着车子特意前来接机,直接把两人送到了公寓,皇甫卿和宁宗留在F国的整整原因萧敬东还是知道的,此刻看他们面色红润神情正常的模样终于放下了心。

    皇甫卿刚进家门,就看家几个女人坐在阳台边上,一边赛太阳一边打麻将。

    “哎哎哎,你这哪里是胡牌呀,这不还没听了么?赶紧捡回去!”

    “哦哦哦,我把这张看漏了!”

    “哦买噶的,你不要老出这样的状况好不好?不然我们会以为你是故意的!”

    “嘻嘻嘻……我们可是实在人,不要做这样的事情好不好,捡起来,赶紧捡起来!”四个人玩的不亦乐乎,哪怕皇甫卿和宁宗以及萧敬东进来了,除了容颜对他们挥了挥手,其他人根本就没理会。

    皇甫卿的脸黑了黑,然而,看到宁宗的脸色之后,这才想到刚刚容颜还和自己挥了挥手,付婷只顾着将桌上的牌捡回去,看都没看宁宗一样,想到此处,皇甫卿的脸色瞬间好看了许多。

    萧敬东将boss的手提箱拎到屋子里,看到这一幕,嘴角微勾,显然十分喜欢这样的场景,因为,之前瑶姐一直要跟着他去上班,如今,有了夫人和小姐,再加上付婷时不时的找机会跑过来,瑶姐与她们熟了便也不坚持上班了,乖乖的呆在家中和夫人她们为伍,这样他也不用心疼她上班累了,虽然他现在需要在中午也公司公寓的来回跑,然而,当初,她在公司的时候,他一天也要来回来的跑很多趟,不跑又不放心,而今,倒是在公司的终是能安然的干活了,不像之前那般容易心神不宁。这四人,其中三人是孕妇,在一起,倒也可以相互照看。

    对面的麻将局,最终在三分钟之后彻底的解散了,显然,哪怕是漠不关心那也是装出来的,打麻将的时候很明显就能看出来了,最不容易出错的容颜都出错了,至于原本就很容易出错的付婷,那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这麻将打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让人家小别的夫妻好好的聚聚呢。

    正好,伦恩下班,过来接他的小媳妇儿了,本就把皇甫湘当宝一样对待着,如今皇甫湘怀孕了,那自然是宝中宝了,恨不能把公司的事儿都抛出去不管,而老道尔先生,在得知自己即将有大孙子的时候那叫一个激动,连连打电话让儿子带着媳妇儿回去,只是,不比问皇甫湘也知道她的意见,伦恩很是干脆的以怀孕不已长途旅行为由给拒绝了,说了,要么你自己来看,要么等孩子生下来你一起回去,老道尔先生没法子,一边骂儿子没出息一边也不敢强硬着要儿子带媳妇儿回来,只得想法子忙过一阵子亲自过来探望,只是现在走不开,因为他的小儿子汉斯,舒砚的那一通记者招待会上的发言,自然也落到了汉斯的耳中,汉斯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差点没疯了,想也不想,就要来帝京,只是却被老道尔先生禁了足,老道尔先生在汉斯回去的时候,直接就让人收了汉斯的护照,所以现在,哪怕汉斯想马上飞到帝京,来到舒砚的身旁,他也是没有法子的,现在的他几乎举步维艰,然而,老道尔先生却好似他还不够难受一样,每日每日关于舒砚的新闻都拿给他看,尤其是网上那些谩骂,以前放任他不管,是想他终有一天会认清那个女人的面目,然而,现在,看他越陷越深,老道尔先生终是不能不管了!

    “还有,当初你一直认为是你大嫂将她推进游泳池里的?”老道尔先生看着躺在床上绝食的汉斯讥诮的问道。

    “……”汉斯扫都不扫他一眼,这是他亲眼看见的事情还需要他来说吗?

    “你只是看到舒砚掉下去,而我却在上面书房看的清清楚楚!从一开始到事件结束!”老道尔先生知道他不信,没有半点生气,依旧轻松的说道,“你嫂子在游泳池边玩水,然后舒砚到了,两人说了几句,然后你嫂子就起身打算离开,这时候,你的喊声就传了过去,之后,舒砚就跳了进去!”

    “你说这话好笑不好笑?大冷天的她自己往水里跳为的是什么?”汉斯冷笑,显然,一点也不相信自己老爸的话,哪怕是现在,他也不相信,舒砚是那样的人,她之所以会那样说一定有什么苦衷,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至今你还觉着你的嫂子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不是吗?”老道尔先生看着汉斯轻笑着说道。

    “这是什么原…。”汉斯直觉的反驳,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便突然僵硬在那里,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老爹,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是书房里不止我一个人,管家也在!”老道尔先生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那当时为什么不说,反而现在说?”良久,汉斯终于回过神来,看着自己的老爹,一脸认真的询问。

    “如果当时我就和你说,你会相信吗?”老道尔先生扫了一眼汉斯同样认真的问。

    “那你现在说了我就会相信吗?”汉斯看着自己的老爹冷笑,“我现在也不相信!我……。”

    “随便你自己!”老道尔先生依旧淡然,一点也没有恨铁不成钢的愤怒,“你是一个成年人,早就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我虽然是你的父亲,却不能管着你一辈子!护照就在你的书桌抽屉中,哪怕你一定要,我也不会拦着你!”老道尔先生说完,终是不在看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而留在卧室里依然躺在床上的汉斯,在愣了几分钟之后,终是快步的跑了出去,在自己的书房中,果真在书桌的抽屉里找到了自己的护照以及其他的所有证件,心中一喜,连忙拿了出来就跑回了卧室,开始收拾东西,在箱子里胡乱塞了一通,然后便砰砰砰的踩着楼梯走了出去。

    下了楼,经过客厅的时候,汉斯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爹,自然也没有忽略他眼中那对自己产生的浓浓的失望,汉斯停下脚步,将行李箱放了下来,对着自己的老爹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抬头,认真的看着自己的老爹,语气真诚的开口:“我要去帝京把事情弄清楚,等我把事情弄清楚了,就马上回来!”

    “去吧!”老道尔先生挥了挥手,眼中的失望终于渐渐消散,心中终是满足,能有认清现实的勇气自然再好不过。

    而帝京这边,本来还塞满了人的屋子没一会儿便散去了,一会儿时间只剩下容颜和皇甫卿两个人。

    “哎,你可回来了!”容颜展开双臂,对着皇甫卿,甚是温和的说道。

    “嗯,久等了!”皇甫卿微微弯身,将人搂进自己的怀里,声音温软的说道。

    “嗯,着实久等了!”容颜说着,一只手还在皇甫卿的身上来回来的摸着,一边小心的感受着这人的反应,确定身上没有什么伤啊之类的东西一颗心终于全然的放了下去。脸上带着全然的笑容,幸福而美好。

    “容颜,你怀孕了!”皇甫卿覆在容颜的耳边,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的提醒。

    “嗯?我知道呀!”容颜抬头,看着皇甫卿,一脸的疑惑,她都怀孕三个月了,之前刚刚产检过不是吗?哪里用得着他特意提醒,直到看着他那带着火焰的双眸,容颜终于知道问题出现在哪儿了,连忙将手给缩了回来,不在他的身上煽风点火。“那个…。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怀孕了,你不能……”

    容颜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皇甫卿给堵住了,唇舌交融,容颜那松开的手再一次环上皇甫卿的腰,承受着这人给的温情。

    当然,皇甫卿是没有做到最后的,毕竟,他身后的伤虽然好的差不多了,但是要说一点痕迹都没有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再加上这人怀孕了,哪怕有点困难,皇甫卿还是要忍住的。

    当然,楼下的楼下的那一对,可就没有这么多估计了,虽然,宁大叔的后背同样没好干净,甚至比皇甫卿那个还要严重些,只是受不住自己的小妻子热情勾引,这不,亲亲我我直接就发展到滚床单的地步了。

    滚到一半,付婷终于发现不对劲儿了,她都光溜溜的,他就脱了裤子,难道还想给她玩新花样?不行,她还是十分喜欢摸他那结实的胸膛的。

    stop!做到一半的时候,付婷突然喊停,“脱光了,不脱光了不做!”

    正激情难耐的时候,被打断的宁宗憋红了一张脸,甚是无语的瞪着身下的人,声音沙哑的开口:“做完了再脱!”

    “不要,现在脱,不脱不做!”付婷坚持,她统共就这么一个爱好,看不见还玩什么?

    宁宗迟疑,到底是不管不顾硬来呢还是如她心愿把毛衣给脱了?只片刻,宁宗便做了决定,干脆果断的把身上的黑色薄毛衣给脱了,终归对女人用强这种事情,还是要好好考虑考虑才能决定做不做的,能不做还是不要做的好。幸而,伤是在背面,只要翻身的时候注意些,还是可以瞒过去的。付婷摸上他的胸膛,战火再起。

    而最终的最终,宁宗背后的伤依旧被付婷给晓得了,因为整个背部,坑坑洼洼的,付婷一抹就摸出来,在这人抱着她去浴室洗澡的时候,付婷便直接让他背过身去,当然,也没傻到直接让他转过身去,而是指了指梳洗台上的一瓶香精对着宁宗说道,“哎,大叔,你把那个递给我一下!”

    “哦!”运动了这么就,宁宗哪里还记得自己背后有伤没伤啊,直接转身就去拿,然而,到底是特种军人,刚转身的一刹那就意识到了,只是那时候已经迟了,回头,看着浴缸中的人脸色发白的模样,心中渐渐的生出一抹愧疚,“那个,已经没事儿了!”也不拿什么香精了,光溜溜的走到浴缸边上,看着要掉眼泪的小姑娘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怎么来的?”付婷扫了他一眼,忍着哽咽,冷着声音询问。

    “摔的!”宁宗直觉的说道。

    “我看起来很像傻子吗?”付婷翻白眼,怒道。

    “呃……真是摔的,从车上摔下来的!”宁宗抓着付婷的手举手保证的说道:“好人好事,帮人家抓个贼,一不小心被拖行了!真的都好了!”

    “……”付婷看着他,不说话。

    “我保证,以后看见贼也不抓了!”宁宗举手投降,一脸认真的保证。

    “哼,我不阻止你做好人好事,但是,下次再敢带伤回来,咱们就离婚!”哗啦一声,付婷从浴缸里站了起来,只是刚刚被做的腿软,刚站起来,便不稳的向下摔去,还是宁宗眼疾手快,上前一步,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这才没有扑进浴缸喝自己的洗澡水。

    “好好好,不受伤,你不要激动!”

    “你才激动,你全家都激动!”

    “好好好,我激动,我全家激动!”

    “你不要带上我!”

    “……”

    这厢吵吵闹闹,宁宗终于过了这么一关,而楼上的楼上,皇甫卿和容颜温存了一番,便一同出了家门,一起去接小宝放学,只是刚到学校门口,便看到徐傲松的车停在了幼儿园的门口。

    “爸!”皇甫卿和容颜连忙开口叫人。

    “哎,你们两个怎么来了,楚霄没和你们说,今晚带两只小宝郊游么?”徐傲松看着他们夫妻两人,甚是疑惑的问。当然,之前的那次行动,梅林和叶名琛已经和他汇报过了,当然,他也有点可惜,没有把容盛给带回来你,幸而,终是除掉了能桎梏容盛的恶魔。

    “哦哦,说了,阿卿回来我一激动给忘了!”听得徐傲松这么一说,容颜终于想了起来,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甚是无语的说道。

    “妈妈!呀,爸爸回来了!苒苒抱抱!”放学了,皇甫苒第一个从幼儿园里冲出来,一看见皇甫卿顿时便冲了过来,甚是欢喜的开口要抱抱。

    “妈妈!爸爸!”

    “舅妈,舅舅!”

    皇甫离和赫连铭随后也走了出来,看着他们两人,同样欢喜的叫人。

    “乖!”皇甫卿弯下身,挨个将三只小宝抱了抱,这才开口询问:“都要出去野营吗?”

    “是呀,咱们和外公们钓鱼比赛哦!妈妈,外公好笨哦,一条鱼都钓不到!”皇甫苒看着容颜,趁楚外公不在的时候告状。

    然而,不知就里的容颜直觉的扫向徐傲松,她可记得楚霄说过,徐傲松不会钓鱼,一条都跳不上来。

    徐傲松看到这样的眼神瞬间就不淡定了,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可是钓鱼高手!

    “妈妈,是楚外公啦,坐一整天都钓不到一条哦!”

    “外公不让说!”最小的赫连铭,伸手扯了扯皇甫苒,小声的说道。

    “啊哦!”皇甫苒惊叫一声,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好像说多了。

    “……”容颜这下终于明了,忍不住满头黑线。

    一家子闲聊了几句,容颜和皇甫卿终是放三只小宝和徐傲松离去,而他们夫妻两人则去了不远处的超市,买了一些水果蔬菜。

    “走,回家爷做好吃的给你!”将东西买齐了,皇甫卿拉着容颜的手,扫了她一眼,甚是高傲的说道。

    “哟,谢谢大爷!”容颜忍住笑,甚是认真的回到。

    然而,两个人刚回到公寓,皇甫卿将手中的食材放到厨房,刚准备洗手做饭,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皱了皱眉头,皇甫卿洗了洗手,擦干了,这才拿出手机按了接听键。

    容颜换好了家居服,刚跑进来,还没来得及开口,便看见皇甫卿脸色有点沉,连忙便闭上了嘴巴,直到他挂断了电话,容颜依旧傻愣愣的站在厨房的门口。

    “……”皇甫卿走了过来,盯着她看了良久,方才甚是遗憾的开口:“爷没法子给你做饭了今晚!你去楼下吃东子家吃好不好!”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容颜问,去哪儿吃饭倒是不打紧。

    “上次和政府合作的那个案子,政府让我亲自去谈一谈,半个小时我就回来!”皇甫卿开口说道。

    “那你脸色这么难看?”容颜小声的嘟囔。

    “打扰了爷给你做饭,爷脸色能好么?”皇甫卿撇嘴。

    “噗!”容颜喷笑,终是放下心来,“行吧,你去吧!”

    “嗯!”皇甫卿在容颜的嘴角吻了一下,这才放开她走了出去。

    “那个…。”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容颜开了口。

    “嗯?”刚打开门的皇甫卿顿住,回头,疑惑的看着容颜,等着她接着说下去。

    “…。”容颜没说话,只是对他伸出了两跟手指,嘴角漾着笑容。

    皇甫卿愣了一下,随即也漾起了笑容,“两个女儿?”

    ------题外话------

    唔,本来今天还想早点更新哒,只是520小说又改了新政策,心不定,这不拖了这么晚才写出来。

    还有,最近广告君有点猖獗,妹纸们不要相信哈,骗钱的多,打字员就一千字三四十,肿么可能!让你们交钱的时候都多点心眼哈!么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