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忽冷忽热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3章

    “我打算放她走!”坐在皇甫卿身边的宁宗仰头就喝了一口酒,声音有点颓然的开口说道。

    “嗯?”皇甫卿皱了皱眉,扫了身边的人一眼,有点疑惑的问:“你不喜欢她了?”

    “……喜欢!可是,她不快乐!”宁宗愣了许久,方才开口说道,喜欢一个人不就是让她快乐么?何必绑在一起让两个人都不快乐呢!

    然后,宁宗便遭到自家的boss唾弃了,“你这是什么思想,她不快乐你和她离婚她就快乐了?你什么时候笨成这样了?不快乐就想法子让她快乐,离婚?我不知道你啥时候脑袋笨成这个模样了!”皇甫卿扫了他一眼万分无语的说道。

    宁宗直接愣在了那边,想象着今天看见付婷的模样,和他记忆中的人相比,不仅消瘦了许多还憔悴了不少,显然,他提出离婚这个提议,不仅没能让那人更开心反而副作用不少,他错了吗?抬头,看着自家boss,宁宗一脸的迷惑。

    皇甫卿看着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管她爱不爱你,哪怕她不爱你,你就让她满心满脑子里全是你没机会想别人就是!什么时候,你也如此伤春悲秋了?”伤春悲秋真的让人家解脱也就算了,偏偏两败俱伤又有什么用处?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宁宗只觉着茅塞顿开,然后便觉着心中这好些郁结散了不少。

    “真想通了?”皇甫卿扫了他一眼,疑惑的问。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宁宗看着自家的boss,一脸坚定的开口。“咱们好好喝两杯吧!”想通了宁宗,心情也不那么查了,喝酒也不是闷酒,只当好好放纵一次。

    只是,皇甫卿却没有奉陪的意思,扫了一眼,很是干脆的站起身,“谁有时间和你喝酒呀?我要还要回去给两只小宝洗澡!谁跟你一样闲呀!”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去,那叫一个干脆。

    “……”宁宗看着自家boss的背影,瞬间就无言了,良久,终是站起了身子,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票子放下,便利索的转身离去,唔,他有点受不了自己这一身烟臭味了。回去好好的收拾,他决定要去把那人给接回去。做好了决定,之后的事情便也好办了,回到家里,将自己存积下来的香烟全部给扔了,又将乱糟糟的家里好好的收拾了一通,整整一夜,将该洗的都给洗了,该打扫的都给给打扫了,将这个月积累的垃圾全部清除了,站在门边,看着焕然一新的家里,宁宗的嘴角终是勾出了满意的笑容,也不枉费他辛苦了这么长的时间。洗澡修面,站在镜子前,宁宗看着自己因为不曾好好吃饭而消瘦不少的脸,微微皱了皱眉头,唔,这么丑,怪不得出现在那人的面前会如此的不受欢迎,唔,他现在不能还不能去,他得把自己调整到最完美的状态,再去。

    做了决定,宁宗现在也不敢吃饭了,到点吃饭到点睡觉,别说加班了,不迟到早退就算不错的了。

    对此,想来比较开明的皇甫卿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想要员工给自己卖命干活,首先得让他后顾无忧,所以,这段时间就相当于给他放假了,现在缺多少工时以后让他双倍的还回来就是了。

    宁宗的打算满满,只是,还没等他把自己养回来,便接到了一通告密电话,电话内容很简单,然而,宁宗差点没气疯了,打电话的人是这么说的,宁大律师,付检察官是你媳妇儿我没记错吧?你媳妇儿这儿喝醉酒呢,现在正被一个帅哥给调戏呢!

    刚躺在床上,打算睡一场美容觉的宁宗,听到这话,哪里还能睡得着?砰的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快速的套上衣服拿着钥匙便出了门,直到上了自己的车,宁宗方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一焦急,连鞋子都没忘了换,直接穿着拖鞋就下来了。然而,也不敢浪费时间,上了车,发动车子就往告密者说的那个地点疾驰而去。目标夜色,一个规模不上不下的酒吧,而告密者正是宁宗的一朋友,唔,这个夜色的老板,因为曾经,夜色惹了帝京一权门大少,对方凭着家世硬是想要压到这个小酒吧,最后,便是宁宗,为这人打的官司,保住了酒吧,至此,这夜色的老板,差点没把宁宗当再生父母,只是宁宗实在看不上这一个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儿子,最终只能以朋友相称。

    宁宗赶到夜色的时候,夜色的老板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三两秒便将宁宗带到了付婷的所在地,宁宗看到那个情形的时候差点没喷出火来,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踹了夜色的小老板,奶奶的,明知道那是我的媳妇儿,你还敢让别人靠近?

    夜色的老板闷哼一声,终是不敢多言,看着宁宗气呼呼的向那边走去,嘴角却渐渐的勾起了一抹笑容,就这个怂样,还离个屁婚呀!当然,这句话,只能放在心中想一想,嘴上却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

    而此时,付婷正在一杯一杯往肚子里灌着酒,借酒浇愁的模样,而她的身板,着实坐了一个男人,一脸色相的看着盯着她瞧,尤其是盯着她那高高耸起的胸部瞧,一边不忘给付婷倒酒,付婷喝完一杯他倒一杯,男人觉着,今天晚上真是捡到宝了,捡到了这么一个尤物,你且看看,这脸蛋儿,这胸器,这小蛮腰,这长腿……

    “砰!”一声巨响,男人那好似带着光的视线便凌乱了,在他还没有察觉到有危险的时候,一拳,足以要了他半条命的一拳便落在了他的下巴上,男人碰的一声倒在沙发上,好半天回不过神来,然而,那个揍他的人却没有浪费时间,一把拽住他的衣领,砰的一声,又是狠狠的一拳,男人被打的眼冒金星,除了痛叫,半点不会别的东西了。

    “我的女人你也敢肖想!是不是活腻歪了!”最后,在把这人打的只剩下半条命的时候,夜色的小老板终是觉着差不多了,连忙过来拉人,这人家连你媳妇儿的手都没碰着呢,就把人家打成这个模样,是不是也该够了!可不能再打下去了,否则就要闹出人命了。宁宗这才收了手,将人拧起来,声音冷峭的说着,这才随手这么一摔,将手中的男人给扔了出去。转头,瞪着那个依旧一杯接着一杯往肚子里灌酒的女人,咬牙,一脸凶狠的模样,这个臭丫头,却好似根本就不知道他来了一样,根本不知道自己差一点被别的男人吃豆腐一样,根本不知道刚刚打了一架一样,只眼神迷离的一个劲儿的喝着酒,心中的怒火节节飙升,最终终于控制不住,爆发了出来。对着醉眼迷离的人,咬牙怒吼:“付婷!”

    “唔……”付婷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宁宗,已经被染红了的小脸露出迷惑的神情,似乎,一时半会根本就不能分辨眼前这人是谁,良久,眉头越皱越紧,终是放弃了思考的模样,“你……你谁啊,你怎么知道我……我叫付婷?”

    “……我是谁?”宁宗怒极反笑,“我会让你知道我是谁!”说完,弯身,直接把这个喝醉酒的人从沙发上抱了起来,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唔……你要送我回家吗?呵呵呵……你真是好人!”喝醉酒了的人,拦着宁宗的脖子,在愣了一下之后,便声音软绵绵的说道,显然十分感激自己能遇到一个好人。

    看着付婷这个样子的反应,宁宗的一张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想要说些什么,终是紧紧的闭上嘴巴,直到看到夜色的小老板,因为憋笑而露出一脸便秘的神情,终是找到了发泄的对象,“别忍着了,否则,指不定以后在没有机会笑了!”

    “……”夜色的小老板神情一僵,所有的笑意化为虚无,弯身,伸手,道一句:“您请!酒钱就算了,算我请尊夫人的!”

    “嗯!”宁宗应了一声,终是没有那么多的怒气,倒不是因为那么点酒钱,只是因为尊夫人那三个字儿取悦了他,对自己的朋友点了点头,终是抱着怀里的人,一步一步沉稳的走了出去。

    “唔,这里是哪儿?呜呜呜……你不是要送我回家的么?你是坏人!你是坏人,这里不是我家!呜呜呜……你是坏人!”在自家的门口,被宁宗揽在怀里站在那里的付婷,一看,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顿时便闹了起来,对着宁宗又是哭又是挠的,显然,她口中的家是付家而非她和宁宗的家。

    宁宗听着她的话,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高兴的,自然是她没因为喝醉了就全然失了对外界的防备,生气的是,她竟然这么快就把她们的家给忘了!好歹,他们也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怎么能一点印象都没有呢?取出钥匙,将房门打开,宁宗也不理会怀中的醉鬼,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便走了进去,自然,进去之后,一脚就将门给踹关了起来。

    “你是坏人……你是坏人……我要回家……我要……唔……”哭喊了一半,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一张嫣红的小嘴便被那个抱着自己的人给堵住,男人品尝她口中浓烈的酒香,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显然,对于她一个人去夜店喝闷酒的行为十分的不满,然而,虽然不满,却舍不得松开占领她口腔的唇舌,一个多月没有碰她,不,不止一个多月,而是从她那次受伤,他们便甚少有这么亲密的时候,天知道,他有多想要她。来不及进卧室,宁宗将她放倒在沙发上,便恶狠狠的压了上去,疯狂的占有。

    付婷从一开始的推拒,到渐渐的沉迷,不知何时,双手已经圈住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的脖颈,甚是热情的回吻。深V的粉色长裙,因为这么一折腾,一个肩带已然滑到臂弯,胸前那透着粉色的春光便泄了大片。

    好不容易停下来的宁宗看到这一幕,倒抽一口气,心中两种力量在抗衡,一种,自然是欲火了,一种则是怒火,欲火好解释,看到自己的媳妇儿春光乍泄,没有欲火那才叫奇怪,至于怒火么,自然是因为她一个人竟然穿的这么火辣去夜店那种地方喝酒,喝酒也就算了,还把自己给喝醉了,幸好,幸好夜色的老板是他的朋友,知道她是他媳妇儿,若是在别的夜店里,若是里面没有恰好认识他的人,那现在他这个位置会是哪个男人?想到这里,让他如何能不生气,低头,狠狠的咬了一口那个醉眼朦胧的女人,语气恶狠狠的开口询问:“说,我是谁!”

    “我是谁!”躺在沙发上,衣衫不整的女人,先是吃痛的叫了一声,随即,甚是乖巧的按着他的命令,说了一句我是谁?

    宁宗的一张脸又黑了几分,然而,却敌不过汹涌的欲火,低头再一次狠狠的吻上她的唇,疾风暴雨一般的热吻,良久,直到她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方才放开她的唇舌,转战别处。将两人都剥的干净,却在临门一脚停了下来,宁宗忍着满头的冷汗,看着剩下的人,轻哄着问道:“乖,告诉我,我是谁?”

    被挑起欲念的付婷,原本就因为喝醉酒而嫣红的小脸越发的红润,抬头,双眸染了湿意,有些急切的开口,“宁宗!宁宗!你是混蛋宁宗……唔……”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极致的快感淹没。夜还很长,容得他们慢慢的体味!

    第二天,一直到到晌午,付婷方才醒来,醒来的时候,却没有在床上看到那个人,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忍不住勾了嘴角,当然,这个笑意,只有她自己明了,随即,便很快的淹没。唔,那人太精明,为长久计,她还是得小心为上。

    想要起身,只是,身子刚抬起一点点,便很快的倒了下去,刚刚的笑意不见,只剩下懊恼,这人,得有多饥渴,竟然把她做的爬不起床,全身无力的倒在床上,付婷的身子就好像被大卡车来来回回压了好几遍一样。就在这时候,肚子又咕咕咕咕的叫了起来,这下,付婷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显然,十分不喜欢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

    就在这时,卧室的门被打开,付婷抬头,便看见宁宗端着碗走了进来,付婷一愣,快速的将薄被像自己的身上拉了一下,将自己脖子以下严严实实的盖了起来,唔,她可没忘记自己被子下面光溜溜的,一片布都没有,好吧,以前在这人面前她还是挺开放的,只是,他都要和自己离婚了,还开放给他看做什么?所以,再好的身材都得收着,不让他看,哼!

    “醒了,是不是饿了?来,吃点东西吧!”宁宗将碗放到床头柜上,也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做的有点狠了,将自己的那个枕头也拿了过来放到这人的身后,再将这人抱起来,让她好倚坐在床上,然后,这才转身去拿碗,回过头来的时候,便直接愣住了,傻傻的看着眼前的风景,差点没丢人的流鼻血。

    而直接被他的态度吓到的付婷,等反应过来,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一张有点苍白的小脸瞬间就红了,就跟熟透了的西红柿一样,红的好似快要滴出血来一般,伸手,慌忙的把滑下去的被子给提了上来,遮住自己胸前的风景,低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色狼!

    “咳咳咳……”那声嘀咕,哪怕再小声,在距离她如此之近的宁宗也是听得到的,掩饰性的咳嗽一声,宁宗端起碗,装作若无其事的开口,“乖,喝点粥吧,这是我在外面买的,可好喝了!”宁宗对着付婷,甚是温和的说道。

    付婷听着这样的声音,突然便有一种掉眼泪的冲动,这人,真是可恶的紧,忽冷忽热,这般逗弄她真的好吗?然而,看着送到自己嘴边的瘦肉粥,终是不想和自己过不去,张嘴,轻轻的将粥含进口中,然而,当粥的味道在舌尖绽放,付婷差点没一口喷出去,这粥……抬头,瞪着眼前的人,这人,是想悄无声息将她谋害了吗?这么……这么甜的瘦肉粥?不应该是咸的吗?

    “怎么样?好吃吧?”坐在床边的宁宗,看着她水盈盈的大眼睛,有点急切的开口询问。

    付婷那想要将嘴里的粥喷出来的冲动,终是因为这人眼中的期待而悄悄的湮没,良久,终是点了点头,轻轻的应了一声。

    “好吃就多吃点,我以后天天给你买!”宁宗看着付婷的样子,终是欢喜,又舀了一勺递到付婷的嘴边,微微有些激动的说道。

    付婷看着送到自己眼前的粥,以及那人晶亮晶亮的眼神,终是张嘴,吞了进去,脑海中,却在思考,看着这人的模样,根本就不像不喜欢自己的模样,可是…。可是为什么突然提出离婚呢?而现在态度的改变又到底为何?难道,就像电视上演的,先是查到自己有绝症,所以,为了她好这才要和她离婚?心中实际上还是很喜欢她的,只是,怀着不拖累她的心思,所以哪怕舍不得还是要决裂?如今,医生告诉他,之前那不过是误诊所以他又起了把自己带回来的心思?是这样吗?是这样吗?付婷那原本就不算太聪明的脑袋就像老旧的钟表一样,吱吱呀呀的运转着,然后,直到一碗粥喝完,还是想不出所以然来,当然,想不出来,就不和他说话,喝完粥,躺在床上继续休养生息。

    然而,付婷终是没有机会好好的休养生息,因为,一个小时之后,她便开始拉肚子,一整个下午几乎都是坐在卫生间里度过的,付婷不得不怀疑,宁宗真想悄无声息的用黑暗料理将她给毒死来着。

    而宁宗却根本没想到会是自己那碗瘦肉粥的问题,因为,那是他做了一上午好不容易做好的成品,唔,虽然他没有尝一尝,但是,步骤全对,不可能有问题的,显然,宁宗对自己十分的有信心,他虽然不大擅长做饭,但是简单的还是可以搞定的,当然,这么拉肚子下去也是不行的,宁宗从衣柜中找了付婷的衣服帮她换好,当然,是很保守的那种,宁宗决定了,他要把她的那些暴露的衣服全部给扔了,以后,再也不让她穿那种衣服了。

    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的付婷只能由得她折腾,穿什么自然也没在意。去了医院,医生的诊断却是,放心吧,没什么大碍,只是吃坏了肚子,吃点药就行了!

    听到这个诊断,付婷深以为然,以前还是不大相信医生的医术的,然而,现在,付婷却不得不相信,医生的水平还是挺高的,毕竟,她确实是吃坏了肚子。然而,宁宗却不服气了,因为,从头到尾,这人就吃了他煮的那碗粥而已,他这是什么意思?他的粥让这人拉肚子的吗?那么好吃的粥,唔,至少这人全部吃完了,怎么可能吃坏肚子?自己查不到原因就算了,还敢胡言乱语,“走,我带你去明魅研究所让余味研究研究!”将付婷从椅子上抱了起来,宁宗甚是不满的说道。

    ------题外话------

    不好意思啊,今天还是没能万更,这两天都会很忙,过了这两天会加更!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