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馊主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2章

    “老大,快下去干掉他们!”跟在白色西装少年身后的少年,对着容盛他们三人引起的轰动很是不满,想想,这种殊荣只能由他们老大接受才是,如何能让三只小菜鸟给争了去。

    倚在栏杆上,斜挑的凤眸染了笑意。转身,背对着楼下的几人,看着自己的小跟班,开口,慵懒写意:“你知道下面的几个人是谁?”

    “嗯?不就是三个乳臭未干的富家子弟罢了!”小跟班扫了一眼下面玩的正嗨的三人,撇嘴,帝京最不缺的就是这类型的人不是吗?

    “唔,也可以说是富家子弟!”倚在栏杆上的少年看着自己的小跟班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嘴角的笑意却越发的浓烈,良久,方才开口,“一个是王子一个是公主,想来也是可以归于富家子弟的这个行列,你说是不是?”看着自己的小跟班,少年的嘴角挂着十分恶劣的笑容,果然,几乎是立刻,他便看见了自己想要看到的,自己小跟班那好像吃了臭鸭蛋的神情。

    “王王王……王子?”小跟班看着自己的老大,目瞪口呆,“那个……那个住在帝京最终将,那个最矮却最大的屋子的主人的儿子女儿?”小跟班问着,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显然没想到,自己一介平民还能看到王子和公主。

    少年耸了耸肩,脸上依旧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对,就是那个不算最高却占地面积最广的房子的主人的儿子和女儿!”

    “……”小跟班何地吓傻了,愣在那里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唔,他刚刚有没有说过什么大不敬的话?被王子或公主听到会被砍头的那种?应该没……没有吧?那个,乳臭未干这应该不算的吧?

    少年似乎嫌自己的小跟班被吓得不够,站直了身子,拍了拍双手,对着自己的小跟班微笑着开口说道:“走吧,听你的,咱们去会会他们,唔,就算是王子和公主,也是不能让他们把咱们的场子给砸了不是?”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下楼。

    小跟班听着,差点没跪下去,慌忙的走到自家老大的面前,伸出双手,挡在自家主子的面前,“老大,刚刚我是说着玩的,你千万别当真!真的,千万别放在心上,这记录么,本来就是让人家破的,否则一直放在那里没人突破看玩个屁呀你说是不是?咱们大人大量,就不要和他们一般计较了好不好?”虽然,在他的心中,自家的老大算是很优秀很优秀了,几乎可以说是无所不能了,可是,人家是什么身份,一个王子一个公主,还有现在,他们是站在人家的地盘上,这要是不收敛着点,人家一个不高兴,就能把他们给踩扁了,小跟班想,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让自家的老大下去找那几个人的麻烦,现在突然便有点后悔了,不,不是有点后悔,而是很后悔,恨不能狠狠地抽自己几个耳刮子,什么事情不好说,偏偏把这件事情汇报给老大,这不成心的给老大惹事儿么?再说了,这里是帝京,可不是他们的地盘,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是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的!

    “哎,让开,你不是想着让我好好收拾他们来着,本来我也是没这个兴致的,如今一看,倒是很想去试试了!”少年似乎嫌弃自己的小跟班忏悔的不够一般,很是火上浇油的说道。

    果然,此话一出,小跟班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若不是知道自己的老大是个什么性子的人,早就扑上去哭了,“老大,我错了,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说话就跟放屁一样,你千万不要相信我的话,我都胡说八道来着!”一边说一边抽着自己的嘴巴子,动静倒是不小,到底疼不疼却只能有他自己知道了。

    少年终是忍不住大声的笑了出来,好吧,这就是他为什么要把这样的人留在自己身边当跟班的原因,太蠢,好玩,还对对他忠心耿耿,所以,哪怕偶尔会被他蠢怒了,依旧没有要把他赶走的心思。微笑着摇了摇头,少年抬脚,直接把小跟班踹倒一边,“走吧,跟爷去会会他们!”

    “老大,老大!”小跟班急了,然而,自己的老大不管不顾,已经慵懒随意的走了下去,现在,哭也是没有用的,只能紧紧的跟上去,想着,等老大有危险的时候,自己好歹能当挡箭牌用,打定了注意,小跟班的脚步也便更快了些。

    而楼下,容盛和皇甫离以及皇甫苒三人正挑战完了一个项目进军下一个射击游戏,之前那个,只是得分得游戏币,而这个,只要成绩达标,还可以得到礼物。

    “唉唉唉唉,我要那个……我要那个布偶!”皇甫苒站在线外,指着礼物架上最中间的布偶娃娃,甚是欢喜的叫道,“哥哥,你和小舅舅比赛吧,谁能把那个娃娃赢了给我,就可以不用承担责任!”虽然说的没头没尾,但是该听懂的人还是听懂了,无论是皇甫离还是容盛,瞬间斗志满满。

    “加上我一个如何?”这时候,一个陌生的而很是好听的声音加了进来,皇甫苒回头,便看见一个大帅哥,看见帅哥虽然愉悦,但是也没有到犯花痴的程度,毕竟,她的周围,什么都缺,唯独美人多得很,上到她的外公,下到她的小弟弟,随手一抓,都是帅哥,唔,所以,哪怕再帅,她也是有免疫力的。

    小跟班的看着公主的反应,心中瞬间就有了感慨,果然,公主就是公主,看见帅哥的反应都是如此的特别,那叫一个平淡,跟在自己老大的身边久了,自然也看到了老大在小女生面前的魅力,那叫一个男女老少通吃,唔,有一个人还是不吃的,但是,向公主这样的小女生,有这样的反应还是第一个。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

    “怎么?你也喜欢那个娃娃?”皇甫离挑了挑眉,看着对面的少年声音清脆的问道。

    “我不喜欢那个娃娃,我只喜欢射击高手!”少年看着皇甫苒轻笑着说道。

    “你喜欢他们?”皇甫苒瞬间就惊了,看着自己的哥哥和小舅舅,唔,她是不是该决定以后上街不要和他们一道,跟他们一起出门,男人都不看她而改成看他们了,让她一个女生看起来好悲催哦!

    “……”少年听了皇甫苒的话,一直漫不经心的性子突然便改了,一张美丽的脸渐渐的染了一层黑色。“我只是喜欢和射击高手切磋而已!”解释,微微咬了牙。

    “早说吗!”皇甫苒送了一口气的表情,“哦还以为你看上他们呢,还在想着,是不是应该先通知妈妈她的儿子被一个男人给看上了呢!”

    “……”

    “……”这下,不仅是那个少年,便是皇甫离也黑了一张脸,等自家妹妹,有种想要揍她的冲动。

    “哥哥,你们同意不,现在多了一个对手!”皇甫苒却不管他们是不是生气了,只是歪着头,看着自家的哥哥,甚是好笑的问。

    “……我不介意!”皇甫离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

    “我也不介意!”容盛在其他人投过来疑问的眼神之后连忙开口说道。

    “那就准备吧!”皇甫苒站在一旁,乐的看戏,当然,最终把那个娃娃送给她就好了。

    一个装满了气球的靶子,每个人有十颗子弹,只要这十颗子弹全部打爆了气球,便可以获得小礼物,至于那个最大的礼物,就是用十颗子弹打爆超过十个气球,方才有机会活得。

    最终,三个人,按着身高一字排开,皇甫离,那个白衣少年,然后是容盛,三个人拿着店家送上来的玩具气枪,刷的一下,摆出射击的标准姿势,在皇甫苒说开始的时候,便只听啪啪啪啪……没用一分钟的时间,十颗子弹,全部射击完毕,三个人静默的看着中间的靶子,一直仔细盯着看的皇甫苒,此刻终于不得不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刮目相看,毕竟,自己的哥哥和小舅舅有多少本事,她刚刚已经见识过了,却没想到,这个陌生的,似乎比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少年却也功夫不错。真是难得一见。

    靶子上的气球,应该有六七十个,如今,却只剩下寥寥几个,而他们拥有的子弹却只有十颗,三个人加起来,也不过三十颗。

    “哎,这下怎么办?你们都过达到了标准,可这个娃娃全场只有一个!”这时候,响起了老板有些为难的声音,“用别的礼物顶替好不好?你们看,场上还有好多娃娃,你们可以任意挑选!”

    “苒苒?”皇甫离完全没有意见,毕竟,什么样的娃娃他都不喜欢,只要妹妹同意就好。

    “算了,给他吧!”皇甫苒挥了挥手,甚是大方的说道,“你把边上那个小玩偶送给我吧!”苒苒想,她虽然不喜欢,但是说不定妈妈喜欢,可以送给妈妈。

    “不用了,将那个娃娃送给公……送给这位小姐吧,我只是想要比试一下而已,再说了,刚刚,这位有比我多打爆一个气球!”指着容盛,少年微笑着说道。

    容盛看着凭空出现的少年,俊秀的双眸微眯,公……这人知道苒苒的身份,所以特意出现?是另有隐情还是只是巧合?

    “那就谢谢了!”皇甫苒没有想太多,毕竟,她相让也只是客气,而且,她是算准了,这个少爷不会贪图这一个娃娃的,不过他的善解人意,她还是挺喜欢的,所以,“哥哥,咱们是不是该去吃东西了?”

    “能做个朋友吗?”少年看着对面的三人,伸出自己的手,微笑着甚是友好的说道。

    “好呀,我叫苒苒!”皇甫苒伸出自己的手,很是大方的和少年握了握手。“这是阿离,那位是阿盛!”

    “你们好,我是沈泽!”白衣少年对着他们微微一笑,认真的介绍。

    “你好!”容盛和皇甫离也微微的点头,却没有要握手的意思。

    “既然是朋友了,我请你们吃饭吧!”沈泽看着对面的三人微笑着说道。

    “好……”皇甫苒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阵喧闹声给打断。

    “我不是说过,以后不准来这种地方的吗?”一个妇人的声音,尤其气急败坏的模样,拧着一个少年的耳朵,大声的训斥。

    “妈…。妈!你先松手,这样好丢人哦!”一个看起来只有七八岁的孩子,双手拽着妈妈的手,想要把自己耳朵从妈妈的手掌心给解救出来,周围的人看着这个情况,着实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便是皇甫苒和皇甫离也忍不住微微弯了嘴角,有趣的看着这一对母子,却没有发现,站在他们身后的容盛,在听到那一句话的时候便僵住了身子,然后,看到那个妇人的模样,眼中便再也看不到别的人和物,只有那个拧着小男孩耳朵的妇人,眼前,好像好像放电影一样,将他那贫瘠的儿时记忆慢慢的回放了一遍,直到那个小男孩无奈的被那个妇人拽走,阿离和苒苒回头,这才发现他的异样。

    “怎么了?”皇甫苒和皇甫离看着自己的小舅舅,看着他那微微苍白的脸色,连忙开口问道。

    “我没事儿,我要出去一趟,你们在这里等我好不服?”容盛低下头,看着皇甫离和皇甫苒很是认真的问道。

    “你去吧,不过要尽快回来哦!”皇甫苒说道,“我们在水墨楼等你!哥哥,好不好?”说完,又回头路问着自己的哥哥。

    皇甫离点头,看着自己的小舅舅,认真的叮嘱,“要注意安全哦!”

    “放心吧!”容盛在皇甫离和皇甫苒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又对着沈泽点了点头,这才快步的走了出去。

    “那咱们先去水墨楼吧!”皇甫苒看着自家哥哥和沈泽,微笑着说道。

    “走吧!”皇甫离说道。而沈泽自然没有异议。水墨楼就在这附近。

    而容盛,开着车子,一直跟在那个妇人和小孩的身后,不紧不慢,看着那个妇人对着那个孩子一会儿说教一会儿哄的,心中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我说的话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不是说了不让你再来这种地方的么?你下次再来这种地方,我以后就不给你零花钱了!”妇人看着自己的儿子,皱着眉头认真的说道。

    “妈,这次真不是我要来的,是隔壁阿姨家的小宝非要让我陪他来,我只是看看,根本就没有自己玩!妈,真的,我向老天爷发誓!”小男孩看着自己的母亲,很是认真的保证。

    “真乖!真乖!不过下次就算别人拽你来你也不能来这种地方,你要好好学习,知不知道?只有学习好了才会有出息!”妇人看着儿子认真的叮嘱。

    “妈!”听到这里,小男孩的脸瞬间便变得有点暗淡落寞了,良久终是开口说道,“妈,我不想读书了!”

    “你说什么?”小男孩的话一出口,妇人的脸色就变了,瞪着小男孩,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再说一遍,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嗯?”

    “妈,我不想读书了,你放心,我不读书,我也能长大成才的,我以后一定能挣好多钱,给你和爸爸用!”小男孩看着妇人,有些急切的说道。“我现在就能去挣钱的!”

    “你……你怎么这么没用啊!”妇人听着小男孩的话,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你不好好读书,你现在能干什么?帮人家擦皮鞋?捡破烂?你打算一辈子都做这些吗?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妇人蹲下身子,有点悲伤的哭着。

    “妈……妈……你不要哭,我去读书,我去读书!你不要哭了妈,我听话,一定好好读书!”小男孩站在妇人的面前,有些焦急的说道。

    妇人听到这里,却仍旧没有停下眼泪,反而把孩子搂进怀里,哭的越发的大声了,只是不知,这哭泣,到底是为了谁!

    容盛的车子就在他们不远的地方,他们停下,他也停下,他们继续走他便发动车子跟上,直到,在那个破旧的小屋子门口停下,容盛看着一大一小走进那个破旧的楼道,没两分钟,他便听到二楼传来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唔,记忆之中,他以为已经被他删除的声音。

    “你他妈还把我当你男人吗?啊?一大早的你说出去就出去,你说,你是不是太外面有男人了?你说?”

    “儿子,你去回屋去写作业!”

    “嗯!”

    “他是你儿子吗?啊?你是疯了吗?咱们家有那么多钱养别人的孩子吗?臭女人,我告诉你,那不是你儿子,你儿子已经死了,这个只是你从样福利院抱来的!”

    “闭嘴!如果你还想吃饭的话!”

    “呵呵呵……你倒是长本事了,你来,你过来,我倒要让你看看谁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

    “一家之主?你还有脸说自己是一家之主,就你这样的还一家之主?”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呀?”

    “你现在除了逞一逞口舌之快,你还有什么本事儿?”

    “你给我过来……”

    “妈,我饿了!”

    “好,乖啊,妈现在就给你做好吃的!”妇人听到小男孩的声音瞬间便偃旗息鼓,屋子里只剩下那个男人的叫嚣声。

    门口,容盛听着,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果然,还跟以前一样啊,啊,也是有点不一样的,至少当初,占上风的永远是李兆龙,被动挨打的永远是苏月,至于当初那个小男孩,从来没有人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别说饿了,不会受到牵累就不错了,呵呵呵…。是了,那个妇人正是苏月,容颜的养母,容盛的亲生母亲,那一次车祸,李兆龙伤了脊椎成了瘫痪,而苏月,虽然受了伤,却没有大碍,养了一些日子便也好了,当然,那些医药费,还是容颜悄悄的给了,终归,这些人是容盛的亲生父母,总不能真的让他们因为缺钱而死在医院里,自然,从头至尾,容颜或者皇甫卿等人都没有出现,哪怕是给钱,也不是用的他们的名义,便是现在,容颜每个月都会以社区的名义给他们发放一些救济金,再加上苏月如今找了一个打扫卫生的工作,倒也足以维持度日,至于那个小男孩,是在出车祸之后,某一天,苏月心血来潮,去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小男孩,和她儿子几乎一模一样。

    后来,容盛出现又昏迷,容颜自然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而现在,容盛刚刚醒来没多久,再加上容颜现在怀孕,一时之间倒也忘了说了。

    容盛听着上面的动静,心中一时之间五味杂陈,心上好像压着一块巨石,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而他却找不到办法舒缓。

    而此时,本来想去水墨楼的三人,却被一件小事岔开了,反而去了游戏城边上的地下小吃城。那里有各种各样的小吃,皇甫离和皇甫苒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发个信息给小舅舅,两只小宝便欢快的向美食进攻了,这一点,两只小宝像足了容颜,都喜欢吃这种小吃。

    “真是太美味儿了!”

    “下次带小铭一起来吃!”

    “喂,我说,你俩慢点,没人和你抢!”沈泽跟在他们的身后,看着他们这个吃相,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皇甫离和皇甫苒不听,继续进攻,当然,最后的结果就是,皇甫苒吃到撑,不得不去卫生间解决。

    “不要!不要伤害他们!”

    “不……我不能伤害老大!”

    “不不……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放了他们!”

    “好!好!我答应你,你要说话算话!”

    皇甫苒从卫生间出来经过安全通道的时候突然便听到一个人在打电话,而这个打电话的声音她却好像听过,加上她那特殊的能力,很快就能确定里面那个打电话的人是谁——沈泽身边的那个小跟班?这是有人要这个小跟班杀了沈泽?皇甫苒眉头一皱,脸色一沉,直接加快了脚步向他们之前的位置走去。

    而这时,这个小跟班也从安全通道中走了出来,一张脸上满是悲伤,他很为难,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一边是他说好了要效忠一辈子的老大,一边是他的亲人,他谁都不想失去,可是……

    砰的一声,有人撞了一下心不在焉的他,等他回神的时候,撞他的人已经走了,而他的手中已经被塞了一把手枪。他心中一慌,连忙把枪塞进衣服里,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有人发觉,他才忐忑不安的向着老大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皇甫苒先一步到达店里,二话不说,直接让沈泽离开,并告诉他,他的小跟班要杀他!然而,沈泽却不信她的话,显然,沈泽十分相信他的小跟班,是了,如果他也背叛自己的话,沈泽想,他就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能相信谁了。

    然而,事实上就是,砰的一声,他的小跟班拿着枪毫不犹豫的对着他就是一枪,只是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原本准头就不行,一枪打中了他的肩膀,当然,这个只是开始,后面,埋伏了跟多的杀手就冲了进来,背后的人,之所以让小跟班出手,也只是想要击碎他最后一点积极向上的东西。比如信任,比如忠诚……

    真枪实弹,皇甫离和皇甫苒很小的时候便见识过,所以现在见了,也不是那么的害怕,当然,现在正值午时,吃饭的人不少,一时间造成不小的慌乱。

    “哥哥!”皇甫苒看着自己的哥哥,小声的开口。显然,已经习惯了,在危机关头,听从自家哥哥的指挥。

    “你把他带走,我掩护!”皇甫离神情严峻,声音低沉的说道。

    “好!你小心!”皇甫苒叮嘱,然后便拽着沈泽快步的离开这里。而那个小跟班,在开枪之后,便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不能动弹分毫。似乎,明明他是开枪的,却变成了中枪的人一样。站在那边,恍若死尸一样,然而,却没有人有时间理会他,枪林弹雨,你来我往,皇甫离扔出去一颗烟雾弹之后,让那些埋伏的人瞬间便失了方向,而皇甫苒也趁机带着沈泽快步这里。

    幸而,那个小跟班只是对着他的肩膀开了一枪,若是在他的腿上或者别的什么地方开一枪,她还真的没有法子帮忙,底下三楼,是酒吧,因为是白天,倒是没多少人,皇甫苒带着沈泽直接进了一个包厢,没有开灯,里面昏暗的厉害。

    “怎么办?现在送你去医院吗?”让沈泽坐在沙发上,皇甫苒小声的问。

    “不去医院!”沈泽开口说道。

    “嗯?不去医院那怎么办?你这是枪伤,子弹还在你的身体里呢!”皇甫苒皱着眉头说道,这东西能留在身体里吗?

    “地下游乐城是我的地盘,你送我到那里就成!”沈泽忍着痛淡淡的说道。游乐城与小吃城几乎只是一墙之隔,然而距离却不算短,至少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因为一个出口在东门,一个出口在西边,想要从小吃城到游乐城,还要走一段不小的路。而一个全身带血的人走在路上,想要不引起注意也难。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皇甫苒对着沈泽说道,然后便起身打算离去。

    然而沈泽,却一把抓住皇甫苒的手,斜挑的凤眸死死的盯着她。

    皇甫苒被他看的慕名奇妙,还有……“你松手,我的手被你抓痛了!还有,你这样子不能上去,我去找件衣服来!”皇甫苒认真的说道。

    沈泽看了她良久,终究,还是缓缓的松开了握住她的手,轻轻的应了一句,“好!谢谢你!”看着皇甫苒慢慢的远去,沈泽缓缓的闭上眼睛,果然奏效了吗?对方的目的,就是让他再也不相信任何一个人,让他变成孤家寡人?他已经退让到如此地步还不行吗?非要赶尽杀绝?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沈泽因为没能等到皇甫苒的到来而有些心灰,挣扎着从沙发上站起身,想要离开这里,终归,他是不愿意就此死去的,哪怕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可信之人,哪怕这个世界上他只能靠自己,他也是要让自己活下去的,想到这里,沈泽不由得微微一笑,呵呵呵……他岂是这么容易死的。抬脚走了出去,却在门口的时候,被一个小小的身子撞了一下,两个人都没刹住,噗通一声全部摔倒在地上。

    沈泽却顾不上疼痛不已的肩膀,愣愣的看着撞到自己而同样跌倒在地皇甫苒,她的手中还捧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愣愣的看着她半天回不过神来。

    “我说兄弟,你这么急着去投胎呢!”皇甫苒把西装扔到那人的脸上,揉着自己摔痛的屁股怨念的说道。

    “哈哈哈哈……”沈泽一点也没有介意皇甫苒把西装扔在自己头上这种无理的行为,反而发出了愉悦的笑声。凤天,你的计划终归还是失败了,哈哈哈……看,这个小姑娘拯救了我!

    “莫名其妙!”皇甫苒扫了他一眼,觉着这人跟疯了差不多,被射中一枪就算了,现在摔倒了还这么高兴,真是的,傻了吗?怪可惜的,这么帅一哥。

    “谢谢你!”沈泽终于收了笑,一双凤眸晶亮,看着皇甫苒万分认真的说道。

    “好吧,终于恢复正常了!”皇甫苒撇了撇嘴,淡淡的说道,然后走到他的身边,将他从地上扶起来。“快走吧!血再这么流下去,你也不用取子弹的!”

    “你一个小姑娘家看到这样的场景不害怕吗?”费力的站起身,将那个有些宽大的黑色西装套在自己那染了血迹的白色西装外面,自然,碰到了伤口一阵疼痛,“还有,你这西服哪里来的!”

    “一个醉鬼身上扒下来的!”皇甫苒扫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果然,看到了这人瞬间就变得难看的脸,果然,这世界的发展真是越来越诡异了,男人越来越精致,女人却越来越粗糙了,看吧,生死关头,男人还计较这能救命的衣服到底卫不卫生,唔,难道不是性命最大吗?

    看到皇甫苒的撇嘴,沈泽终究还是忍了下去,好吧,果真性命比什么都重要。两个人寻了人比较少的安全通道走了出去,出了地下城,没有空调暖气,寒风来袭,越发的催人骨肉了。

    “你这边有医生吗?”终于到达这人的办公室,皇甫苒看着他问。

    躺在沙发上,沈泽指了指自己的办公桌,“手机,开机密码圆周率小数点后二十二位数字,通讯录十二号联系人!”

    皇甫苒听后,一张娇俏的小脸瞬间就黑了,“你这手机里有天大的秘密要设置这样长的密码?”

    “呃……我对数字不敏感,之所以设置那么长,只是为了和数字培养感情罢了!”

    “啊呸!”皇甫苒忍不住吐槽,幸而圆周率这种东西,她虽然觉着不用记那么多,但是小数点之后二十二位她还是记得的,打了电话,不一会儿,便有几个人走了上来,手里拿着熟悉的医疗箱,他的人来了,皇甫苒想要走,毕竟,她还不知道自己哥哥有没有脱离险境呢!然而,刚这么一说,小小的手腕便被一只比自己大两号的手掌给紧紧的抓住,“不要走!”

    “……”皇甫苒有点傻,有点不能适应突然转变画风的某人,明明很霸气的凤眸突然这样子瞧她,让她很容易联想到挨了很多天饿的小狗狗呀!“我哥哥他……”

    “我让人帮你去找!”沈泽开口说道。

    “好吧!”皇甫苒很是无奈的点头,“看什么看呀?还不赶紧的?”

    “啊……是!”

    而此时的小吃城已经被警方接手,皇甫离自然安然无恙,可是却把刚刚赶回来的容盛给吓了一大跳,一看家容盛,连忙把他抱在自己的怀里,幸好……幸好没什么事情,否则,他如何向姐姐交代。

    “小舅舅,我没事儿的!”这么大的人了,被小舅舅抱着,皇甫离显得别扭非常,连忙开口说道。

    “嗯,苒苒呢!”容盛方才放开阿离,却依旧没有放松,因为回来到现在,竟然还没有看见苒苒。

    “都没事儿!”皇甫离连忙开口安抚太过紧张的小舅舅,“沈泽中枪了,苒苒送他去抢救了,现在应该去医院了吧!”皇甫离对自己的妹妹还是很放心的,一点也不担心妹妹会出什么意外。

    “那咱们快点去医院!”终归还是不放心,容盛连忙开口说道。

    “好!”皇甫离应了一声连忙开口说道。两个人这才开着车子直接去了医院。

    而沈泽派到小吃城的人却堪堪与他们错过了,还在小吃城没头没脑的找着呢!

    皇甫苒一直在边上看着,直到去了子弹上好药,那人才昏睡过去,然而即便昏睡过去,还是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不放。

    “那位兄弟,你过来一下!”皇甫苒觉着时间实在差不多了,终于忍不住对着坐在一旁小伙子招了招手。

    “啊?我……我么?”站在一边的小伙子愣了一下,连忙跑了过来,“姑娘请吩咐!”

    “把手伸出来!”皇甫苒轻轻的道。

    “哦!”

    然后……然后,皇甫苒终于脱离魔爪,而小伙子的手已经被他们的老大紧紧的握在手中,看着皇甫苒拿着自己的手机慢悠悠的走了出去,小伙子欲哭无泪,刚刚他都没看清她是怎么办到的,那么轻巧的从他们的老大手中逃脱还很轻易的将他的手给塞了进去。这老大醒来发现握手的人是他,会不会把他给劈了?

    皇甫苒拿了自己的手机一看,上面有好多的未接电话,皱了皱眉,连忙拨打了回去。

    皇甫离和容盛去医院的路上方才想起要问问他们到底去了那个医院,然而,打了好些个电话却一直没人接通,两个人这才紧张了起来,一边不住的拨打着电话一边加快速度,最后才想起来,他们两个人的手机是可以相互定位的,连忙定位,发现在游乐城的位置,已经赶到医院的两个人又连忙的往回跑。

    将车子停到游乐城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皇甫苒出来,自然,皇甫苒也少不了被容盛抱一抱。确定没有受伤,三个人也不敢在玩了,直接去市中公寓接两只小小宝深深和阿愿。

    然后,再然后,三个人就被罚跪了,无论是容盛还是皇甫离还是皇甫苒,无一例外,全部去皇家祠堂罚跪,当然还不准吃完饭。

    “哎,是谁出的馊主意,要把深深和阿愿丢给第一个看见的人来着?”三个人跪再祠堂里,皇甫离撇嘴,甚是不悦的问。

    “就是你!你还提议用快递来着!”皇甫苒和容盛异口同声,哼,还想恶人先告状,明明就是自己出的馊主意!

    “果真是我吗?”皇甫离不想承认,他怎么会想到这么愚蠢的法子?“你们确定没有记错吗?”

    “没有?”

    “怎么办?肚子好饿咧!”

    “你明明吃了很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