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 > 047 叫声老公来听听

047 叫声老公来听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47章

    不一会儿,家庭医生便赶了过来,量了一下体温,如果对方不是自己的雇主绝对要破口大骂的,你们是想等她脑袋烧坏掉才想起来要给她找医生吗?虽然看在对方是自己雇主的面上没有骂出来,但是,那凶巴巴的眼神足以表达他对他们的嫌弃了。

    无论是花老爷子还是花哥哥都觉着自己异常委屈,他们哪舍得轻忽那个小丫头,偏偏小丫头又是个倔脾气的,说一不二,其他人想改变她的主意哪有那么简单?

    医生又给花似玉检查了一下,幸而也只是发烧,没有其他的大碍,现在最要紧的便是把体温降下来,烧的太严重了,直接打点滴,医生把这才床边坐了下来,花哥哥见状,虽然没有忘了妹妹昏迷之前对自己的交代不能给她用药,可是看了医生那个眼神,也知道妹妹烧的很严重,如果真的把脑袋烧坏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在床边坐了下来,将妹妹缩在被窝的手拿了出来,只是掀开被子的一角,便看见妹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他是大男人,自然知道这些痕迹是怎么来的,一边气妹妹的任性一边气那个男人太粗鲁丝毫不知道怜香惜玉,好歹温柔一点不是吗?混蛋!花哥哥快速的把妹妹的手臂拿了出来,在小心的给妹妹继续盖好被子,那晚上,不,准确的来说,快要天亮的时候,他的妹妹才从包厢里走出来,脸上还带着胜利的笑容,而他气得都快说不出话了,当然,他妹妹也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只让他赶紧收拾善后,不能让那个男人有半点察觉。

    医生看着昏迷的人手臂,拿出一根皮筋,扎在她的手臂上,拿着针头,对着微微凸出的血管就要刺进去。而就在这时,那个虚弱的一直昏睡的人忽然便睁开了眼睛,先是瞪了一样坐在床头的哥哥,然后便快速的缩回自己的手。

    “似玉,不要任性!”站在一旁的花老爷子看着女儿醒了,一颗紧绷的心终于放松不少,然而,看着她的态度,刚松了一点的心再次紧张了起来,连忙开口说道。

    “不能用药!”花似玉开口,声音沙哑的厉害。

    “胡说什么?什么事情能比你的身体还重要!”花老爷子瞪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有些气急败坏的怒吼。

    “我的大小姐,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烧到多少度了?都快是四十度了!”家庭医生也跟着说道。

    “不能用药!”花似玉一脸坚定,是打定主意了不会用药的,“爸,你们都放心,我就是这个专业的,我知道我能承受的极限,我现在不能用药!”

    “到底因为什么?”花老爷子万分不解的问道,一脸泄气的模样。“什么能比你的身体更重要!”

    “你外孙算不算?”花似玉轻笑,虽然她现在根本没什么力气,但是也知道,自己不解释清楚,他们说不定还会在她昏睡的时候想法子偷偷摸摸的给她用药,所以,她还是费点力气和他们说清楚了吧。

    “你……你…。你……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花老爷子瞪着自己的女儿,觉着自己好像幻听了,他刚刚好像听到了外孙?外孙?花老爷子觉着自己好像得心脏病了,心跳快的似乎要超出心脏的负荷了!

    “这个……这个怀孕了……确……确实不能随便用药!”医生愣了半晌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却还是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他他他没记错的话,他的学生,花家的大小姐今年也不过才十八,不曾订婚甚至连男朋友也没有,孩……孩子!请先允许他晕一晕!

    “…。”花似玉但笑不语,她的肚子里有孩子,如何能吃药?“行了,你们都出去吧,我睡两天就好!”

    “就一夜,你对他倒是有信心,你怎么确定你肯定就会怀孕?”花哥哥依旧守在床头,听着妹妹那么笃定的语气不由得开口说道。

    “我说有就一定会有!”花似玉坚定的说道,“赶紧出去,我还要睡觉,谁要敢给我用药,别怪我醒来让他一辈子不举!”说完,便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完全不管自己一句话对另外三个男人造成多大的冲击。

    尤其是花老爷子,一张脸清清白白,而花似玉曾经的老师,花家的家庭医生,同样,一张脸也尴尬的不行,嘴巴开开合合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个……那个不能用药,只能用物理疗法降温了,如果,到了晚上还一直烧,就一定要去送去就医了!”家庭医生说道,当然,为了自己的男人尊严,他是不敢让他们打电话给自己的,说完,也不等他们回答自己,便收拾好自己医药箱哒哒哒的跑了,而另外两个花家的男人,到底没有了外人在场,也不觉着那么尴尬了,花老爷子,一边给怒女儿胡来,一边心疼的不行,用着冷毛巾给女儿冷敷退烧。而花哥哥则负责换水。

    “你妈妈心脏不好,这件事情不要告诉她!”一边替女儿冷敷,花老爷子一边对儿子交代。

    “我懂得!”花哥哥点头应道,拧了另外一条毛巾递了过去。

    “那个男人是谁?”花老爷子接过冷毛巾,问道。

    “我也没见过!”花哥哥如实的说道,他好像没见过那个人,口音也不是本地的,“会不会是帝京来的人?”

    “没见过你敢把你妹妹交给他?”花老爷子听了儿子的回答,顿时便又怒了,他不管是哪里来的男人,敢睡了他的女儿,就最好不要给他找到。

    “……爸,你可能误会了,是妹妹对人家下药来着!人家到现在还什么都不懂!”准备的来说,是妹妹强暴了那个男人!花哥哥小声的嘀咕道。

    “……”花老爷子彻底无言了。

    “…。如果那个男人知道了,要是能轻易的放过小妹才怪!”花哥哥说道,反正要是他他就接受不了。被一个女人下药强上,要是让他知道不弄死这个女人才怪。当然,妹妹做这个事情,他的心还是偏向妹妹的,毕竟妹妹如花似玉,平白让他得了便宜,他不偷笑就怪了。要是敢叽叽歪歪绝对不饶。当然,最后他干不过人家,就怪不得他了。

    “那男的长得好看?”花老爷子问。

    “……确实挺帅的!”花哥哥想了想点头说道。

    “性子好吗?”花老爷子继续问。

    “……我又没有机会和他说话,看着挺冷的!”

    “就长得好看,咱们大江南没有好看的男人了吗?”花老爷子怒。

    “这得怪你和妈,谁让你们没事感叹凤临来着!”花哥哥小声的说道。

    “……我们这不就随口一说么,而且当初她也不想嫁的不是吗?”

    “屁话,这不想嫁和被别人不要是一个意思吗?”

    “你说谁屁话呢?”

    “……”

    此时,正带着自己的小妻子和小妹妹满大街跑的凤临根本不知因为他而发生的一件意外,只是全心全意的陪着自己的小妻子满大街的找好吃的给她们吃,确定两个人的肚子都填饱了,便带着皇甫小五去做旗袍,旗袍这种服装,最需要量身定制,否则,再好看的样式,如果不合身,也穿不出好看两字儿。

    老师傅给仔仔细细的量了尺寸,看着小五那和她大哥哥一样几乎让人不敢直视的小脸,老师傅说了一句话,这丫头是天生适合穿旗袍的!

    凤临和皇甫苒听他这么一说,自然高兴,还特意多选了几种花色,给小五多做几件。

    而皇甫小五却不是很解,明明她从来没有穿过旗袍,不知道这位师傅是如何得出她天生适合穿旗袍的结论,然而,对方是老人家,按着皇甫小五的性子,哪怕对方说错了,她也是不会反驳的,只是看着姐姐姐夫选布料还选上瘾了,这都够做一打了,于是,再安静的姑娘也经不住了,连忙上前几步,拽着姐姐的手臂,温声的说道,“够了,姐姐够了!不要再选了!”

    “没事的!”皇甫苒拍了拍小姑娘的手臂,“不打紧的,只是几件衣服,你穿的好看再多也没事儿,最多,我让爸爸妈妈给我报销!嘻嘻嘻……”

    “……好!”最终,找不到别的话劝的皇甫小五只能轻轻的应了一声,可是,看着姐姐姐夫不仅没有停下,反而越演越烈,这是要把整个店的布料都给买下来了?“姐姐,够了,我现在正在长身体,明年就不能穿了!不用做那么多!”皇甫小五连忙拽着皇甫苒的手臂,温软的声音染了一丝焦急。“姐姐,真的不用买那么多了!穿不了又小了,很浪费的!”

    “没事的,你一天一件换着穿!”皇甫苒拍拍小妹妹的肩膀柔声的说道,“你不要紧张,爸爸给你准备衣服都是这样准备的,不信你回家看看,你的衣帽间里,绝对有很多你看都没看过的衣服,更别说都穿过了!”

    “这样不是很浪费吗?”皇甫小五皱着眉头小声的说道。

    “唔,你可以这样,等你回去的时候,就把那些你已经穿小了的衣服都捐给希望工程吧!”皇甫苒给自己的妹妹出主意。

    “嗯!”皇甫小五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决定等自己回去之后,就把那些小的没穿过的衣服给捐赠出去。要不然摆在那边也很浪费不是吗?

    “我一会儿和师傅说说,看能不能做几件稍微大一点的尺寸,留着明年的时候再穿……”皇甫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旁正在选布料的凤临给打断了。

    “不用,从盛夏穿到入秋,也有好几个月了,让小五一天换一件的穿!等入冬的时候再给你做几款厚的,若是现在这个尺寸明年不能穿了,明天再来重做就是了!”凤临很是认真的说道。

    “……”皇甫小五低着头,有点不知道该如何以对了。

    “不要放在心上,就当你姐夫给你的见面礼!如果小五觉得不好意思,那等小五长大了可以挣钱了,也买好多好多的礼物给姐姐好不好?”皇甫苒拍了拍妹妹的肩膀温柔地说道,这个小妹妹是他们的宝,是每个人都想呵护宠爱的。至于凤临,皇甫苒的心中自然感动不已,因为在乎自己,所以也在乎自己的家人,皇甫苒在心中认真的告诉自己,她也要在乎他,在乎他的家人,就像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

    “嗯!”皇甫小五听了姐姐的话,终于安下来心来,对着姐姐认真点了点头,她长大了一定挣很多很多的钱,给姐姐和姐夫买礼物。

    “小五真乖!”皇甫苒拍了拍妹妹的肩膀赞赏的说道。

    “……”皇甫小五听了这话悄悄地红了脸。

    “好了,就先做这些吧!”而那边,凤临终于选好了布料,“先做几套在这边穿的,剩下的再带回去,做这个可能要等几天才能做好,我们待会儿再去给小五买些别的衣服?”

    “好!”皇甫苒点了点头高兴地应道,因为家人离去的坏心情似乎已经烟消云散了,这一刻只有纯然的轻松。

    “你们先坐着等我会儿,我去跟师傅交待两句!咱们一会儿再出去买别的!”凤临对着她们姐妹俩说道,然后便匆匆的跑到了屋内。没两分钟就欢欢喜喜的跑了出来。“好了已经说清楚了,咱们可以出发了!”

    “走吧!”皇甫苒拉着小五的手微笑着说道。

    “嗯!”

    凤临走在最后面,看着小妻子脸上的欢乐笑容,一颗高高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终于,终于不那么悲伤了,终于从悲伤里走了出来!凤临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他聪明睿智,没有让她一个呆在家里面,人呀,就是这样,越是一个人的时候越容易胡思乱想,而被强行的拽进快乐的氛围,也会很快的投入其中。他想要他的小妻子永远快乐,哪怕暂时与父母分别,也不要悲伤难过,他会一直守在她的身边的。等他有时间的,陪她一起回家了!当然,现在他的家就是她的家!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皇甫苒的家,给她依靠庇佑她一生!

    三个人,在古镇上玩了整整的一天,直到天要将黑的时候,三个人才骑着摩托车上山回家。姐妹两人的手中提着大包小包,女孩子嘛,都喜欢那种漂亮的小饰品,古镇上,不缺的就是这种的饰品店,古朴的带有民族特色的小东西。

    “爸,这是给你的!”皇甫苒将一个礼盒交到凤长清的手中微笑着说道。

    “啊…哦,谢谢!”凤长清愣了一把,随即反应过来,有些慌忙的说道,第一次接到儿媳妇的礼物控制不住的有些紧张。

    “爸,你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儿!”凤临在一旁看着自家老爸的反应忍不住嘲笑的说道。

    凤长清的脸涨的通红,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就是个小东西,爸爸不要嫌弃!”皇甫苒小声的说道,就是在下面街上买的,并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

    “怎么会?”就是,怎么会嫌弃呢,送礼物这种事情,最主要的就是看一个心意,因为把你放在心上,因为把你当成一家人,所以才会费心思的给你买东西,就为了这个心意,他也不可能嫌弃呀,他儿子从小到大,就给他买过一个礼物,一个价值两百块钱块钱的老人机,虽然现在已经不能用了,却被他完好地收了起来。是呀,送什么东西不要紧,有这份心才最珍贵。

    见到公公这样说,皇甫苒自然十分高兴,这才将其他的礼物拿了出去,又给凤长清司机的,还有家里管家的,还有负责煮饭的阿姨的,但是家里的园丁都有份儿!每个收到礼物的人还收到另外一句话:辛苦了!可把那些人感动的要命,觉着二少爷的妻子真是善良的要命。

    看着他们腼腆却又感动到不行的模样,皇甫苒觉着,这里的人真是单纯的可爱。

    晚上,一家人吃了饭,凤临带着小妻子和皇甫小五一同向后面的院子走去。

    “明天带你们去后山上看看,上面全是果树!好多果子都可以吃了!”凤临对着姐妹两人说道。

    “好!”皇甫小五点头,她宁愿去做些亲近大自然的事情,也不大愿意去街上购物。好吧,她与那些大家千金根本就不一样,没有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哪怕她的零花钱多的根本就用不完。“姐夫,我住的院子……”皇甫小五反应过来,这个根本不是去她住的那个院子的路呀,连忙开口说道。

    “你一个人住在那个院子我和你姐姐都不放心,今天开始,你住在因风院!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可以吗?”凤临问。“在东厢房!”

    “可以的!”皇甫小五连忙点头说道,“我一个住一个院子也没什么的!”

    “你还小孩子呀!”凤临揉了揉皇甫头发轻笑着说道。进了院子,先是带小五去给她安排的房间,“买的那些衣物已经让人送过来了,唔,这是我让人收拾的,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缺的东西,和我说或者和你姐姐说都行!”

    “嗯!”皇甫小五点了点头。

    “你在这里帮着看看,看看有什么缺的,我先回屋!”凤临拍了拍皇甫苒小声的说道。

    “嗯,你下去吧!”皇甫苒应了一声,看着他离开,这才领着自己的小妹妹进入卧室,虽然匆忙,却还是收拾的跟小公主的房间一样,“走吧,姐姐带你去洗澡!”

    “姐姐,我可以自己洗的!”皇甫小五微红着小脸说道,她已经很久不要别人伺候洗澡了,显然,这个姐姐相处太少,姐姐还把她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

    “没事儿的,咱们一起洗!咱们姐妹还没有一起洗过澡呢!”皇甫苒乐呵呵的说道。

    “好!”姐姐这样说,皇甫小五自然也不再拒绝。

    然而,最终,皇甫苒还是没能和小五一起洗,当她脱到解开身上第一个扣子的时候突然想到那人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这要让小五看见了,那不是带坏帝国小幼苗么!

    “呵呵呵,那个,今天姐姐帮你洗,等过两天姐姐和你一起洗!”皇甫苒对着妹妹干笑,小声的说道。

    “好!”皇甫小五点头,很是善解人意的并没有问为什么不能今天一起洗的原因。

    伺候小五洗过澡,带她回到卧室,看着她乖乖的躺在床上,皇甫苒又调好了空调的温度,这才放心的离开。

    皇甫小五躺在床上,拿过床头柜上漫画书,皇甫小五对整理房间的人的细心周到表示感激。她不喜欢电视电脑手机等肌肤一切电子娱乐产品,她喜欢明明身边有人却整日对着手机,有这个时间,她可以与对方好好的说说话,哪怕听听对方说话也好。嘴角扯了扯笑容,便认真的看起书来。

    而皇甫苒,从东厢房回到主屋,进了外厅便直接往内室走去,刚进屋,便看见那人从浴室里走出来,全身光裸,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看着他那豪放的样儿,皇甫苒的小脸瞬间便红了,连忙将视线转到别处。

    “小五睡了吗?你等等,我去给你放洗澡水!”凤临一脸的理所当然,完全不觉着自己做了多么无耻的事情。

    “不用,我自己来!”皇甫苒连忙说道,然后便直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只是不如凤临脚步大,当她跑到门口的时候,凤临也到了。当她想要穿过凤临进屋浴室的时候,纤腰便被那人一把握住。“凤临!”皇甫苒低呼,被身前的人一推,直接抵在门上。凤临看着低着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人,一脸的慵懒邪魅。

    “凤临!”噗通噗通……皇甫苒觉着自己的心好像要跳出来一般,伸手,好像要把这个人给推开,只是,却好像没有多大的力气。

    “苒苒,叫声老公来听听!”那人歪着头,薄削的红唇贴在她的唇上,随着一开一合的说话,轻轻的磨蹭着她的红唇。

    “…。”皇甫苒觉着小脸滚烫滚烫,全身的血液都在向脸上汇聚一样。皇甫苒想要逃走,然而,已经退后到极限了,后面就是门,前面就是这个人,真真是前有狼后有虎的境地。

    “苒苒!”那人见她说不出话来,却并没有放弃,依旧紧贴着她的红唇,诱惑一般的说道。

    “老……老公!”皇甫苒不想一直持续这种尴尬的境地,终是红着脸皮费力的喊了出来。

    “真乖!有奖!”说着,直接张嘴含住了她的红唇,狂风暴雨一帮的吻了上去。

    皇甫苒被动的承受着,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偌大的浴池中,而浴池中却不止她一个人。皇甫苒的小脸又红了起来,然而,对面的人却并没有给她太多害羞的时间,很快又将她拽进*的深渊。

    当皇甫苒终于回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皇甫苒咬牙,幸好不是帝君,否则绝对是那种荒淫无度的还昏君,这是太……太无耻了!

    “还不困吗?要不我们继续?”凤临也爬上床来,看着皇甫苒瞪着自己,凤临甚是激动的说道。

    “啊哈!”于是,皇甫苒也不瞪了,为了表达自己很累,还很形象的打了个哈气。

    凤临坚持,不由得微微一笑,伸手,将只穿着一身丝质睡衣的皇甫苒搂进自己的怀里,“乖哈!困了就睡吧!”

    “……”皇甫苒想要反驳,想要告诉他她不是小孩子,然而,困意来袭,皇甫苒终是什么话都没有说,窝在那人的怀里,意识渐渐消散,唔,明天,她一定要和他说一说,不要天天都那个,她受不住,还有,她不习惯在别人的怀里睡觉,尤其是裸睡的男人怀里。唔,现在太困,还是明天再说好了。

    当然,第二天,面对那人一本正经的模样,皇甫苒是绝对没胆子说这种话题的。

    第二天,凤临如他之前所说的那般,吃过早饭之后就带她们去后山玩儿。从天水山庄的后院便直通后山,倒也不用专门从前门饶上去。

    “天水山庄好大呀!”

    “啊啊啊!”

    “啊…。放我出去!”

    就在皇甫小五感叹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顿时便吸引了几个人的注意力。凤临的脚步一僵,皇甫苒和皇甫小五也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就看见靠近院墙的一处有个小院子,那声音好似就从那里传出来的。

    “啊啊啊……”

    “我们上山去!”凤临开口道,原本带笑的脸有点沉。

    “好!”皇甫苒想要问,终究还是忍住了,便是小五,也不曾把自己的疑惑问出来。

    山上的风景很好,而且确实长了很多的水果,几个人采摘了一些新鲜的水果,每个人都似乎心情很好,然而却总有一些限制,以至于好的不是那么纯粹。

    “算了,我们先回去吧!”最后,凤临也看不下去了,不得不开口说道。“我去问问是怎么回事?”

    “嗯,先回去再说吧!”皇甫苒也跟着开口说道。

    “嗯!”皇甫小五自然没有异议,伸手拉着自己的姐姐,跟着姐夫的身后,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下山。

    “你们两个先去因风院里休息休息!我一会儿就回来!”凤临把两个人送到院子的门口生淡淡的说道。

    “嗯,你去吧!有什么事情和爸爸好好说,不要着急!”皇甫苒对着凤临叮嘱道。

    “嗯,我知道的,不要担心!”凤临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小声的说道。看着她们走进院子里,凤临才转过身继续向主楼走去!

    “爸!”一进入主楼,凤临便焦急地大喊,正好看见坐在客厅里的凤长清,连忙快步的走了进去。

    “不是说去爬山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凤长清看着自己的儿子有点疑惑的问道。

    “后山院子里关的是谁?”凤临看着自己的老爸微微皱着眉头问道。

    “……”凤长清听到儿子的问题,一张脸直接就可以了,他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是了,这几天一直忙着儿子的婚事。竟然把那么重要的事情忘了。听儿子说要上山,也忘了叮嘱他走另外一条路。

    “不是说把他送到亲戚家去了吗?”凤临皱着眉头说道,是了,不用问他也知道那个屋子里的人是谁?当年凤天做了那样的事情以后,他知道,爸爸是有想杀了他的心的,只是,爸爸一直忍着,一直没有处置他直到自己出院从帝京回归,本来,自己也不想饶了他的,毕竟,他对自己怎么样都行,可是,他明知道爸爸会和自己一起坐那辆车,他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动手,这就不可原谅了!对自己动手,因为同父异母,为了争权夺利,哪怕他对自己动手了,别人最多只能说他狠,可是对自己的父亲动手那就不一样了,那是完全丧失了做为人的本性。所以那时候自己也有想杀了他的心思,然而最终的最终,自己还是想到了母亲说的话,母亲说,他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大妈和父亲是因为利益而结合的,两个人都不喜欢对方却为了两个家族的利益而不得不在一起,一个孩子可以让他们都可以自由,凤天便是那样的条件下出生的,凤天出生之后,两个人便离婚了,只是刚离婚没多久,刚得到自由的大妈却没能好好地享受她的自由,和自己男朋友出门旅游的时候,因为飞机失事而双双归天。妈妈去世前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扭转凤天那被有心人特意引歪的心,也交代他,如果可以的话尽量让着他一点。也是因为这一点,那一年,凤临决定饶他一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