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我最爱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48章

    当时父亲答应了自己会饶了他,却不想……当时,他只顾着养伤,伤养好之后便直接去了军营,后来,哪怕可以回来,每一次最多也只有一两天,根本不会想到去后山,自然,也没有机会发现被关押在后山的人。

    今天,如果不是心血来潮带小妻子和小妹妹去后山摘水果,恐怕他还是不会发现,哪怕发现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若是他小媳妇一个人无意间发现然后被吓着怎么办?

    “他差点害了你丢了性命!”凤长清开口说道,神色微沉的说道:“我不可能轻易的一点教训都不给就放过他!”

    “可是你把他送到外家,就相当于把他逐出家门,让他什么都没有,也算是对他惩罚了!”凤临说道,终归,还是不想见到那种骨肉至亲相杀相斗的场景,那是豪门大家的悲哀,而他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家里。

    “你以为我没有想过这种情况?”凤长清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可是,相当于被凤家驱逐的外孙,你以为他们想要收下他吗?”他也想念着父子之情,饶他一回,可是,当时的他根本已经无处可去了,他不可能让他一个人在外面鬼混,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再做出什么更加卑劣的事情来败坏凤家的名声,所以,这个法子是最好的不是吗?他完全不介意多养一个废人。

    “你说他的外家不要他吗?”凤临听到父亲的话,一张好看的脸瞬间就沉了下去,实在是有点想不通的,想着若是自己的外公,老爸要是不要他了铁定把自己带回去,到底是女儿的儿子不是吗?怎么能……

    “行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都交给我就好了!”凤长清开口淡淡的说道,完全不想儿子受到这件事情的影响。

    “嗯!”凤临没有多说,轻轻地点了点头,“那我先回去了,苒苒也听见了他的声音,我要和她说一说!”显然,这件事情,凤临并没有打算瞒着自己的小妻子,是了,既然已经结婚了,他们现在就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完全不需要隐瞒,他相信,苒苒也是这样想的。

    “……嗯!你自己看着办吧!”凤长清愣了一下,然后便点头说道,显然,并不打算干预他们小夫妻的相处之道。

    “那我先回去了!”凤临应了一声,便起身快步的退了出去。

    因风院,皇甫小五和姐姐正在院子里的水龙头下清洗刚刚采摘下来的水果。两个人一边洗水果一边玩水倒也玩的不亦乐乎,凤临匆匆忙忙赶回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这样的场景,一大一小孩子一样玩的笑声连连,衣服上都被沾湿了大半,倚在门边,原本心情不怎么好的凤临似乎也不那么消沉了,双臂环胸,微笑着看着他们嬉戏玩闹。

    “姐姐……姐姐……”衣服已经快差不多全湿了的皇甫小五连忙求饶。

    “哈哈哈哈……啊!你偷袭!”得意大笑的皇甫苒突然惨叫一声,一波清凉的水直接泼在她的脸上。

    “哈哈哈……”偷袭成功的皇甫小五也不由得大声的笑了出来。

    看着她笑,皇甫苒也不由得笑了出来,小妹妹的性子沉静,哪怕是笑也是那种很含蓄的笑容,很少有这种开怀大笑,想来,这也是那位做旗袍的师傅为何要说小五天生适合穿旗袍了,恐怕就是看穿了小五喜静的性子。

    “行了行了!看你们两个!”凤临觉着时间差不多了,到底湿衣服穿在身上,容易感冒,哪怕是盛夏也得注意着。“快回去换衣服!”

    “是!”小五渐渐收了笑声,对凤临点了点头,这边向自己的东厢房走去。

    “我把水果送点过去!”皇甫苒对凤临说道,然后便端起一旁还泛着水珠的水果进了东厢房。

    而凤临则回了主屋,将皇甫苒一会儿要换的衣服准备好,这才在一旁靠窗的软榻上躺了下来,双手相交枕在脑后,闭目沉思,到底该如何处理凤天的事情。

    不一会儿,皇甫苒便推门走了进来,凤临听到声响,连忙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是她,不由得微微一笑,“衣服放在床上,赶紧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了!”

    “嗯!”皇甫苒应了一声,便看见放在床上的一套衣服,便直接走了过去拿到屏风后面去换衣服,屏风上,也是他们的婚衫照,皇甫苒直到此刻,才发现其中的怪异,毕竟,自己并没有和这人拍过婚纱照来着,漂亮的大眼睛眯了眯,然后注意力放到照片上自己穿的婚纱上,突然间灵光一闪,终于想起这些婚纱照是怎么来的了,看来,哥哥不仅没气着这人还悄悄帮了这人一把,看看,照片上哪里还有哥哥的痕迹,抿嘴,皇甫苒忍不住想要笑,就在这时,一个脑袋探了进来,脱了一半衣服的皇甫苒瞬间就僵住了身子。

    “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换好?”凤临很是自觉的走了过来,一点也不觉着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见皇甫苒僵硬的站在那里,还忍不住轻笑,“比这个更加的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还有好害羞的?你要是觉着不好意思的话,下次你也帮我穿!”

    “……”这是一个道理吗?皇甫苒咬牙。

    凤临却不理,径自将她把脱了一半的裙子给全部脱了,看着她身上的青青紫紫,想到昨天晚上的身心交融,呼吸不由得一窒,连忙转过视线,借着拿衣服的空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连忙将衣服给这人套上,他觉着自己是自找罪受来着。

    皇甫苒红着小脸在那人的帮忙下快速的穿好衣服,转身,看着那人,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张小嘴便被堵住了,皇甫苒刚想要去推,就听得他一句落寞的话。“苒苒,我难受!”听到这句话,皇甫苒伸出去准备推开他的手,突然便改变了方向,伸手,揽着他的脖颈,第一次,主动的吻上他的唇,唔,她很不喜欢听到他难受的话,如果她吻他可以让他不那么难受的话,她愿意。

    凤临悄悄的张开嘴巴,鼓励她加深这个吻,皇甫苒虽然脸红,却并没有退缩,如果所愿,温软的香舌探进他的口腔,学着他之前的模样,一点一点平常他的味道。

    最终,直到快要失控的时候,凤临才将皇甫苒搂进自己的怀里,平复心中激越的跳动,皇甫苒同样气喘吁吁,伏在凤临的怀里急速的喘息,最终,还是凤临将她抱了出去,两个人躺在靠着床边的软榻上,凤临枕着枕头,皇甫苒枕着凤临的肩膀。

    “你想知道那里面的人是谁吗?”良久,终于恢复了平静,凤临问着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小妻子。

    “我能知道吗?”每个家族都有一些私密的事情,皇甫苒想,她也不是非要知道不可,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自然能!”凤临说道,“你现在已经是凤家的一份子了,家里对你不会有任何的秘密!我就更加不会!”

    “我也没有什么秘密!”皇甫苒轻轻地说道,似乎是在告诉他他一点也不吃亏。

    “呵呵……”凤临轻笑,“还记得当年我脑部受伤么差一点昏迷不醒么?”

    听他这么一说,皇甫苒很快便想了起来,当年,余叔叔亲自出手,这个人好不容易才活着下手术台,却因为到苏醒的最后期限不曾苏醒而引起大家的恐慌,最后,还是沈叔叔,特意去帝宫找她的,而也是在那个时候,她从凤长清的口中得知这个人最在乎自己。“我知道!听说是路上出了车祸!”

    “嗯!”凤临轻轻的应道,“那时候,快要到小五的满月宴,而我想要早一点去帝京,早一点遇见你,便求着爸爸早点去帝京,然后,就提前将近二十天前往帝京,然后,就在出发的那天,唔,就在下山的路上,来的路上你也看见了,这一圈山路,有的地方还是很窄的,需要小心翼翼,然而,车子开到一半,司机却突然发现,不仅油门失控了,刹车也失控了,如如果不想掉下山崖一起车毁人亡,我们只能跳车,最后,我为了护住老爸,头正好砸在一块石头上,当时,我们这边的医生已经说了没救了的,要不是有余所长在,唔,我肯定会悔死的,我还没有娶到你!”最后一句,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明明他提前近二十天,最终还是错过了小五的满月宴,幸好,幸好还是见了苒苒一面的,否则,他会更悔的。

    “是那个人在车上动手脚的?”皇甫苒直接忽略他后面的抓狂,问着关键部分,也没有要将当初自己去医院的事情告诉他的意思。

    “嗯!”不知情的凤临自然也没有多问,不过如果知道当初自己听到的那些并不是自己做梦的话,他会很高兴很高兴的吧,说不定直接把凤天给放了。“他叫凤天,我同父异母的哥哥,那一年,就是你我初遇的那一年,我遭受伏击也是他的手笔!”凤临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里,皇甫苒一点也不觉着把那人关起来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了!如果是外人也就算了,同父异母,因为一丁点的利益就可以下如此的毒手,这样的人只是囚禁已经算是留了情面了。

    “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皇甫苒小声却很简单的说道。“这件事情让爸爸自己处理!”虽然才嫁过来几天,不是对这个人百分之百的了解,却也了解了七八分了,这人看似慵懒什么都不在意,却最是重情分,否则,当初那个对他开了一枪的小四也不会到现在还留在他的身边,否则,凤天也不会有第二次伤害他的机会,因为,若是别人,早在凤天对自己第一次下杀手之后就会反击而不会轻忽以对,重情义,是一个优点,有时候却也会成为一个致命的弱点,她不想他因为重情义而受到伤害或者更严重的伤害自己的性命。

    “……嗯!”愣了一下,凤临轻轻地应了一声。“我知道了!”

    “嗯!凤临,你要记住了!”皇甫苒应了一声,随即很是认真的说道,“既然你娶了我,就不能辜负我!”

    “我不会!”凤临连忙说道,“我的心中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从十六岁的时候开始,二十六三十六八十六……一辈子心中也只会是你,我凤临绝对不会辜负你!”怕她不信,凤临恨不能举手发誓了。

    只是,他的手还没有举起来,就被皇甫苒给拽了下去,皇甫苒的小脸依旧认真严肃,“我不要求这个!人心易变,如果不爱我了我也没法子,可是,如果你爱我的时候,却没命一直陪着我的时候,我会恨你的!”

    “……不会!”此刻,凤临才明白她的重点在哪里,神情也不由得变得严肃,“我不会那么愚蠢,事不过三,我不会给别人继续伤害我的机会!”

    “不止是这件事情!”皇甫苒说道,“我要你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以自己的性命为重,你是个军人,我知道有时候身不由己,但是,什么都没有生命重要,并不是所有都要牺牲才能完成,所以,万万不能冲动,必要的时候多想想我,想想你最爱的我!”皇甫苒翻了个身,趴在凤临的身上,看着凤临一脸认真的说道。

    “噗!也不害羞,谁说最爱你了!”凤临捏了捏皇甫苒的俏鼻轻笑着说道。

    这下皇甫苒真是害羞了,一张脸红的厉害,凶巴巴的瞪了凤临一眼,就要往起身离开他的范围。却被身下的人一搂,只觉着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两个人的位置便换了一个位置。从她上他下变成了他上她下。

    “哼!让开!”皇甫苒依旧凶巴巴,只是小脸微红,不如之前那般有气势。

    “呵呵呵……”凤临控制不住,看着皇甫苒可爱的模样,不由得轻轻地笑了出来,且一发不可收拾,越笑越欢畅。

    “让开!”皇甫苒这下真的恼了,瞪着他一脸认真的说道。

    “呵呵呵……”依旧笑个不停的凤临,直到低头堵上那人的唇,笑声方才停歇,不若之前那般的激越疯狂,而是温柔的像水一般,渐渐地将皇甫苒的恼怒之火浇灭,小脸微红,渐渐地染了春色。

    “我爱你,我最爱你!这一生只爱你!”在自己失控之前,凤临连忙放开那个人,覆在皇甫苒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此时的皇甫苒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中午的时候,三个人去主楼那边吃的午餐,然后小五留下和凤长清下一局象棋,而皇甫苒则回去午休,至于凤临则去了后山的小院。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放我出去!”凤临走近的时候,里面的叫嚣声便越发的大了,抬脚走了进去,正好看见管家从里面走了出来,管家看见凤临的时候也是一惊,然而,到底是跟着凤长清见惯了大风大浪,很快便让自己镇定了下来。恭恭敬敬对着凤临点了个头,“少爷,老爷有吩咐……”管家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打断。

    “我已经和爸爸谈过了,放心吧!”凤临开口淡淡的说道。

    “啊,是!”管家听到凤临的话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点了点头。

    “我和他谈谈,你先去忙吧!”凤临说道。

    “是!”管家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答应了下来,转身,快步的走了出去。

    凤临看着他的背影,良久,方才抬脚,继续走了进去,一进屋,刚刚那个喊的很大声的人突然便不说话了,愣愣的看着凤临,似乎没有想到会见到他一般。

    “你来干什么?”良久,坐在床上的凤天终于回过神来,看着凤临,嘴角挂着一抹讽刺意味极为浓重的笑容,眼神,同样冰冷怨毒的厉害,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相信,此刻凤临已经毫无生机了。“特意到我的面前显摆你的春风得意?让我看看你现在是多么的能耐?你是不是太狠毒了些?我已经一败涂地了?你还不愿意放过我吗?”

    “……”凤临看着被仇恨占领了意志的人,所有想要说的话瞬间便吞了回去。是了,和这样的人说再多似乎都没什么用了,那么他又何必浪费口舌呢!这样想着,便直接转身就往外走。

    “你是什么意思?你给我回来!你给我回来!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废了一双腿的凤天坐在床上,疯狂的大喊,显然,他没有料到凤临会是这个反应,所以,这一刻,他慌了,他大声的尖叫。“你过来干什么?你为什么要过来?”

    “我以为,这么多年,你能有一点悔改的意思,原来,你不仅没有半点思过之心,反而充满着怨恨,我不懂你到底在怨什么!恨什么!你已经被你心中的黑暗给吞没了,而我再无半句话要和你说!”凤临的脚步在门口停了下来,说完之后,便不再停留,快步的向外面走了去。

    “不要走!不要走!我错了!我错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凤天失控的嘶吼,然而,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机会,如果一开始,他表现出认错的态度,或许,凤临会看着兄弟的情分,看着老妈临终的嘱托份上,哪怕不能给他自由,也会给他一个相对好一点的环境,然而因为他眼中的仇恨,凤临想到了皇甫苒的话,自然,不会再给他东山再起的机会。

    走到外面的凤临,心情终归还是不好的,不想让自己带着负面情绪去见皇甫苒,便在不远处的八角亭中坐了下来,好歹,等身上的坏情绪散了再回去。

    而此时,皇甫小五陪凤长清下完棋之后,别被凤长清劝回去睡午觉了。长辈的意思她从来不会违背。当然也没有人会提出让她为难的要求。

    皇甫小五回到因风院,刚想回自己的屋子,就看见自家姐姐站在门口对着她招手,皇甫小五愣了一下,便快步的走了过去。“姐姐不是说睡午觉的吗?怎么到现在还没睡?”

    “我是在等你呀!”皇甫苒看着自己的妹妹微笑着说道。

    “呵呵……”皇甫小五听了这个话之后,不由得轻轻的笑了出来。

    “好吧好吧!”面对妹妹了然的目光,皇甫苒投降的说道,“他应该是去找那个人了?我有点不放心,所以睡不着,你得跟我说说话吧!”

    “好!”皇甫小五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进屋里面来说吧,外面好热!”皇甫苒对着妹妹说道。

    “嗯!”皇甫小五应了一声便和姐姐一起走进屋里。

    “你想知道那个小屋里的人的故事吗?”让妹妹在软塌上坐了下来。皇甫苒小声的问道。

    “不想!”皇甫小五摇头,很是干脆的说道。每个人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秘密,她并不愿意听,秘密一旦说开了那就不叫秘密了不是吗?况且她对别人的秘密并不怎么好奇!

    “你呀,真不像个小孩子!”皇甫苒点了点妹妹的鼻子轻笑着说道,别说是小孩子了,便是大人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但是她的妹妹却可以轻易的控制。足够温柔也足够淡漠。

    “这样不好吗?”皇甫小五问,眼中是浓厚的迷茫。她以为自己做得很完美!

    “不,这样就很好了!”皇甫苒看着自己的妹妹微笑着说道,皇甫家的人,都是比较护短的,皇甫苒自然也不例外,在她的心中,她们家的人才是最完美的!当然现在又多了一个人——凤临,她的丈夫自然也是不差的!

    “呵呵……”皇甫小五听着,再一次忍不住轻轻地笑了起来!她的这个姐姐人很好呢!还有阿离哥哥,都很好很好!

    “行了行了,那你早点回去睡觉吧!”皇甫苒拍了拍妹妹的肩膀温柔的说道,“对了,上午的水果这边还有,你要不要带点回去睡觉之前吃?”

    “不用了!”皇甫小五轻轻地摇了摇头,她睡觉之前没有吃东西的习惯。

    “好吧好吧,你赶紧去睡,我待会儿就喊你起来出去玩!”皇甫苒微笑着说道。

    “好!”皇甫小五应了一声,这才起身举止优雅的走了出去。

    下午并没有出去玩,这时候在傍晚的时候,两个人摘了一下午的青梅,说是送给管家大叔请他酿青梅酒,当然,凤临便充当苦力,所有重活都由他来干。三个人倒也玩得不亦乐乎。

    八月十一号,传统的七夕节,东方的情人节,刚刚结婚的凤临,自然牢牢把这一天可记着,就想到要给他的小妻子一个惊喜呢,这是囊中有点羞涩,这不,在前一天的晚上,凤临便去找他的老爸商量了,凤长清你听到儿子和他商量的事情,一张脸瞬间就黑了。

    “爸,你听我说,不要着急!”凤临一看见他老爸的模样便知道他要生气了,连忙开口解释道。

    “着急个屁!”凤长清也不管什么粗俗不粗俗了,开口就骂,“你不是说等你媳妇回来就不向我要钱了吗?”

    “这不是商量吗?”凤临很是无语的说道,很是不满意老爸的表现,“你也太小气了些!我是那种借钱不还的人吗?我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吗?这不是特殊情况吗?”

    “什么特殊情况?有什么好特殊的?”凤长清一点也不觉得儿子有什么理由再向他要钱,再说了,他的老本都快被这臭小子用完了,竟然还好意思向他要,“凤家有一大半交到你媳妇儿的手里了!你的工资卡给……”

    “停停停!”凤临连忙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我给你写下欠条还不行吗?明天就是情人节了,我总不能跟我媳妇说你给我点钱吧,我给你买点礼物!这样说还有个屁惊喜啊!”

    “……”凤长清看着自己的儿子,眉头微微皱着,他想不通儿子到底像了谁?明明媳妇也不是这样的,自己也不是这样的,两个人的儿子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没脸没皮!

    “老爸,我跟你说,你也不要怀疑这怀疑那,我肯定是遗传你的,你现在否认我就是否认当初的你!你在我们面前连我都不如!那熊样……”

    “臭小子,你不想要钱了是不是?”熊样,他敢说他熊样?

    “口误,口误!”凤临连忙举手投降,“你那是爱老婆的表现,我是把你爱老婆的精神发扬光大!”凤临甚是狗腿的说道。

    “行了,别浪费我的时间了!”凤长清挥手赶人,当然,附带一张银行卡,“最后一次,下次在找我,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是!”凤临站直了身子,甚是欢喜的说道。“对了,这是我给我妻子准备的惊喜,你可不要戳穿了!”

    “滚吧滚吧!赶紧滚!”凤长清怒。

    “哎,给都给了,还表现的这么小气做什么?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不想借呢!”凤临甚是无语的说道。

    “你以为我很想借?”凤长清翻白眼。

    “你看看你说的什么话呀!咱们谁跟谁呀?”凤临很是无赖的说道。

    “臭小子你滚不滚?”凤长清怒,直接拿着鸡毛掸子就开始追人。

    “哎哎哎……我都结婚了爸!”凤临一边跑一边大声的提醒自家老爸。

    “你就是抱孙子了你还是我儿子!”凤长清紧追不舍,臭小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正好散步散到这边的姐妹两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直接傻眼了。

    “姐姐!那个……那个是伯伯和姐夫?”性子一向平稳没什么大起大伏的皇甫小五,看着那两个从自己面前快速经过的两个人,有点呆滞的转过头,有点不可置信的问着自己的姐姐。

    “是……是吧!”皇甫苒同样不可置信的说道。

    那边,那两个跑的正欢的人,不约而同的僵的一下,当然,两个人也都不傻,没有立即就停下来,而是就当没看见一样,快速的绕了一个圈,避开那两姐妹的视线。

    “爸!你看看你做的什么事情!你就不能忍一忍吗?”走到一个拐角,凤临便抓狂的对着老爸叫嚣,看吧看吧,现在他的脸丢光了吧?

    “臭小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凤长清同样也怒呀,他英明神武的形象就被这个臭小子毁得干干净净。

    “哎哎哎……快停,苒苒来了!”果然,一句话,便让怒火中烧凤长清停了下来。“咩!”做了一个鬼脸,凤临便快速的跑了,唔,他要回因风院,唔,睡觉,他刚刚一直都在睡觉来着,啥事也没做!

    当然,凤长清也没有接着去追,而是饶了另外一个方向回主楼,唔,他刚刚啥也没做,他一直在书房处理事情来着,对,就是这样的!

    而皇甫苒和皇甫小五还在风中凌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