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58章

    两家老太爷第三次被送进急救室抢救,只是这一次,外面没有聚集那么多的人,老大在监狱里,老大夫人正难过着呢,自然没有心情过来,而他最受疼爱的老三一家,因为老三夫妇发生了意外,老三的孩子们正在处理他们的后事。自然也没有时间过来这边,而老二,据说是为了帮助调查三弟的事故。

    最终守在门外的只有姜老夫人一个!

    又是好几个小时,从白天到黑夜,姜家老太爷再一次死里逃生,只是这一次病情似乎又比之前加重了许多,虽然活着,和活死人没什么两样。之前,眼睛还能动,如今却也是不能了,瞪着一双眼睛,好像把全世界都给恨上了。

    “我说的话你从来都不听!”姜家老夫人看着病床上的人情绪低落的说道。“你总想着什么凌云壮志,也不知道满足是福!咱们家并不比别人家差什么,家大业大,儿孙绕膝这样不好吗?可是你偏偏不满足,想要争什么江南第一大家的位置,可是那个有什么好?除了一个第一的名声还能有什么?最终不仅害了你自己,还把儿子给害惨了,坐牢的坐牢,死了都死了,你说说你到底得到了?”姜家老夫人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到底是做母亲的,三个儿子,有两个儿子沦落到如今这个下场,之前她从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从接到儿子出事的消息到现在,此刻终于忍不住了,看着自己的老头子,这个给他们带来辉煌却又领着他们走向毁灭的人,心中说不上是爱是恨。然而埋怨却肯定是有的,好好的一个家就被毁了她如何能不怨?白发人送黑发人她如何能不怨? “……”姜家老太爷躺在病床上,眼中似有波动,然而却口不能言,无论他想要说什么想要表达些什么现在的他都无能为力。

    只能听着自己的夫人说着怨恨自己话,他不想的,这个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明明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依然没有人懂他的抱负,有的只是对他的怨恨!因为他把大家领到一个毁灭的路上,现在的他和众叛亲离没什么两样。

    “……等你变成稳定下来,我们会把你送到疗养院。”姜家老夫人看着他神色悲伤的说道。

    “当然,这是在姜家还没有灭亡的前提下,如果姜家自古不暇,我们也没办法管你了。”她虽然只是一介妇人,却也知道姜家如今的局面都是拜所赐,只是她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就此收手,还是非要看到他们姜家家破人亡才会善罢甘休。对于凤家,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来面对,毕竟事情的起因源自于他们姜家。如果说凤家太狠,那也只能怪他们姜家太自不量力。

    “……”姜家老太爷在心中激烈的叫嚣着,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可是再也没有人能够听到他的心声,他只能眼瞪着一双眼睛,听别人的怨气却说不出自己心中的不甘。

    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姜家老夫人便在司机的带领下离开了医院,留着姜家老太爷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医院里,也直到这个时候,姜家老太爷心中的不甘才会渐渐的退出,繁生出一种名叫愧疚后悔的情绪。

    然而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卖,错了就要付出代价。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便是他要付出的代价。

    然而这还不算结束,几天之后,姜家老二也被带走了,就说怀疑他和之前内景爆炸事故有关,当姜家的人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姜家都彻底的乱了套,姜家老三留下来的两个孩子,在得知自己的爸爸妈妈很可能是自己二叔下手害死的时候,二话不说,领着人就去二叔家去闹了,而本来以为这件事情是凤家人做下的姜老夫人,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因为受不住这个打击而倒下去了,至于姜家老太爷,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则直接口吐白沫,一直翻着白眼,又经过一番抢救,再一次保住了性命。这下子,姜家算是完了,此时已经远在国外的凤天,看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也只是无奈的一笑,人心不足蛇吞象,想来,如果当初自己心思再稍微偏一偏,现在他也不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了吧!他没有回去的打算,因为就算回去了,他也改变不了事态的发展,他无法劝说心高气傲的外公一家放弃自己的远大理想,也没有办法说服爸爸和弟弟放弃报仇,当然此刻的他并不知道,这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的弟媳妇儿在一手主导,否则也要吃惊了! 凤天我自己现在的生活很好,他在这里,用老爸给他的资金作为资本,创造自己的商业王国,虽然现在才刚刚起步,又因为人生地不熟,困难有很多。可是他的生活却过得很充实。把自己用来阴谋算计的心思都放在做生意上。他觉得这也是一种挑战,让他更加的满足,也活得更加的自在。

    他想,也许以后的某一天他会回去。回去和自己的爸爸弟弟当面道歉,这是他现在还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只能想着某一天,以后的某一天。

    而此时,江南凤家,无论是凤长清还是管家大叔,对于皇甫苒都佩服不已,尤其是管家大叔,对自家的这个二少夫人,佩服得那叫一个五体投地,她才多大呀!今年才十八岁,这样一个才十八岁的姑娘家,却有勇有谋,愣是把一件棘手的事情给简单的处理了!

    “苒苒,够了!这样就可以了!”客厅里,凤长清对着皇甫苒开口说道。

    “好!”皇甫苒看着自己的公公,点了点头轻轻的应道。本来她也没打算要赶尽杀绝,毕竟,这件事情都是姜家的几个男人搞出来的!如今,死的死,伤的伤,被禁锢的被禁锢,已经不足为患了!虽然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可是姜家如果还不吸取教训,那就真的别怪她了!

    “我回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凤临快步的跑了进来,刚跑进来又快步的退了出去,一把把不怎么情愿的小四给拽了进来,是了,今天是小四出院的日子,已经没有办法在扛枪的小四已经向单位定了退伍报告,心知现在的他已经没办法保护见到老大了,继续留在他的身边只能是他的拖累,所以在他家老大去的时候,就和他说了,退伍之后他就回家了。只是他家老大怎么都不允许。硬是把他从医院里带到天水山庄来。无论他怎么说都不同意他回家。

    “快进来!”凤长清看见小四连忙伸手打招呼道。

    “就是,有纽捏捏的像个大姑娘,你看看我媳妇儿都比你大方!”凤临直接把他拽客厅,看着自己浅笑微微的媳妇儿也不由得微笑着说道。

    “阿姨已经把饭菜准备得差不多了,很快就可以吃午餐了!”凤长清对着他们说道。“小四啊,你不要和我们客气,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一样!是你救了凤临的……”

    “老爷,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小四打断凤长清的话有些急切的说道,救少爷那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没有什么感激不感激的,他老早就说过了,当初他做错事情少爷选择给他一个机会的时候,他就已经做了决定,他这一生都为少爷所用,为他生为他死,只是现在……小四有一点遗憾,倒不是心疼自己的一只胳膊,而是为不能继续为少爷做事而感到遗憾。

    “好好,我不说!你也不要和家里人客气!”凤长清说道,“你们几个年轻人好好说说话,黎叔,你去帮小四安排个院子!”凤长清对着站在一旁的管家大叔说道。

    “老爷,二少夫人已经吩咐过了,属下这都安排好了,属下这就把小四的东西拿过去!”管家大叔和善的说道。

    “好好好,你去吧!”凤长清连忙点头说道。

    小四想要阻止,却被自己的老大一个瞪眼连忙缩回了手,乖乖的坐在那边。

    “呵呵……”凤长清轻轻的笑着,怕自己呆在这边影响他们说话,便站了起来离开这里,让他们几个年轻人好好说话。

    “小四!”皇甫苒看着比自己大两岁的人声音淡淡的说道。

    小四听到二少夫人叫自己的名字,连忙正襟危坐,一副认真聆听受教的模样。

    “放松放松!又不是让你上战场这么紧张做什么?”皇甫苒看着他那个模样不由得笑了出来,“住在天水山庄吧!你把凤临当成自己的兄弟,他也帮你当成自己的兄弟,太客气就是见外了,再说了,让你住在天水山庄又不是给你白吃白喝的,你也需要干活的,小少爷很快就要出生了,你以后就专门保护他吧!”皇甫苒的双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声音温和的说道。

    “……好!”小四的眼眶发热,沉默了良久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其实,他最是不想离开,却也知道自己现在和废人没什么两样,这样的自己如何能拖累少爷呢!

    而他也不愿意像一个废人一样,因为什么恩情就死巴着少爷不放。如今听得二少夫人这么一说,他终于觉得自己还有用武之地。是了,他可以留下来好好照顾即将出生的小少爷小小姐。

    听见小四答应了,凤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欢喜的把自己的小媳妇儿搂在怀里,他虽然也能把小四留下了,可是,心甘情愿和勉强是两种完全截然不同的概念,他想要小四没有一点心理障碍的留下来,如今,终是让他媳妇儿给做到了!

    然后,吃午饭,小子却坚决不和他们同桌,无论谁说都不行,最后无奈,只得让他和管家大叔他们一起吃饭,端着饭碗,小四的脸上尽是笑容。是了,只有这样他才心安。众人看到他这个模样,也只能由着他。

    第二天,皇甫离和容盛一起前来天水山庄向他们告别,皇甫离处理了这边的事情马上就要回帝京了,而容盛,眼看着这边已经尘埃落定了,希望之城那边的合作工程已经开始着手实施了,他已经推迟了好些天,着实不该再这么拖延下去了,明天也将会离开江南飞往希望之城。

    “不是吧!我还没来得及和你们好好聚聚呢!”皇甫苒听他们这样说的时候,很是沮丧,这些天都忙着姜家的事情,所以虽然他们早早的来了却一直没怎么和她说过话。这好不容易事情处理完了,她有时间了,他们却都要走了,到底有没有考虑过她这个孕妇的心情呀!

    “不是明天才走了吗?今天晚上还是可以陪你的,比如吃个饭啊,逛个街什么的!”皇甫离看着自己的妹妹微笑着说道,一笑起来阳光灿烂的模样,让人不敢直视,当然这其中不包括他的孪生妹妹,和他一起长大早就看习惯了!

    “可是我还是觉得时间好少!”皇甫苒嘟着嘴巴说道。

    “呐呐呐,咱们现在就去山下逛街吧!”一旁的凤临自然舍不得自家的媳妇难受,连忙开口提议道。

    “……好!”虽然那两个大男人都不怎么喜欢逛街,只是不忍心看他们的宝贝难过,两个人皆不由自主的点头答应。

    最终,一行四个人便开车前往山下古镇,容盛和皇甫离不曾来逛过,倒也觉得新奇,而皇甫苒,女孩子天生喜爱逛街,所以即便逛过了几次仍旧兴趣不减,而凤临是个疼媳妇儿的,媳妇喜欢的事情就是他喜欢的事情,所以更别说闷不闷了!于是,整体上来说四个人都欢欢喜喜。

    四个人玩的不亦乐乎,不曾发现一辆车子从他们的面前经过,然后突然被叫刹车。

    “小姐?”开车的司机连忙踩了刹车,回头,一脸紧张的看着坐在后座上的人。

    “没什么!”坐在后座的花似玉淡淡的说道,“我想下去走走,你先把车子开到老宅那边等我!”

    “……好!”司机应了一声,终是点头应道,老爷让他注意小姐的安全,然而,整个江南,又有谁能轻易的伤了小姐,这样一想,便放心了许多。

    花似玉打开车门,提着自己的小包下了车,现在的她,和那天晚上的她截然不同,想来,便是她站在那个人的身边,他也不会认出自己吧!嘴角勾出一抹笑容,只是笑到一半,突然又僵硬在脸上,说好的呀,明明说好的,不妄想得到这个男人,然而,当无意间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她还是不受控制的受到他的吸引,连忙下车追随着他的脚步,容盛,容盛,容盛!

    嘴里小声的嘀咕着,没有意识的,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方才发觉全是那个人的名字。愣了一下,笑容又露了出来,算了,既然已经下车了,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好好的放纵一下,说不定下一次见面又要多少年以后,时间那么长,她若把这人遗忘了怎么办?到时候宝宝长大了,问她爸爸是一个什么模样的人,她又该如何回答?唔,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花似玉跟的越发的理直气壮了。

    “什么人呀!摸了那么长的时间竟然一个也没买!”花似玉笑着,突然便听见了一个小摊贩不满的抱怨声,花似玉走了过去,问,“是谁摸的?”

    “还有谁?就是那个,二少爷身旁的那位,看着人模人样的,忒小气了!”小贩指了指前面的四个人,甚是不满的说道,不明白凤家二少爷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

    花似玉看了看小贩指着的那个人,嘴角的笑容扩大,巴掌大的小脸烨烨生辉,眉眼弯弯,甚是好看的模样,“给我包了!”

    “啊?”还在嫌弃那个小气鬼的小贩愣了一下,抬起头看着花似玉,有点回不过神来。

    “把他摸过的都给我抱起来!”花似玉扫了他一眼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是!”小贩又是愣了一下,这一次没敢多问,赶紧的包起来,就怕眼前这个暴发户突然改变主意,动作那叫一个快捷。

    花似玉却不管他,依旧笑的露齿不露眼,爽快的买下付钱,继续向另外一个谭芳走去。

    “什么人呀!这可是我老吴家祖传的手艺,什么不卫生呀!”另外一个是卖糕的,此刻,大爷正脸红脖子粗的对着前面那四个人怒骂。

    “谁说你家这个不卫生?”花似玉问,一张小脸笑的春花烂漫。

    “还能是谁,长的倒是满身的书卷气,说起话来气死个人!”老人家到现在还盯着那人的背影显然是怒狠了。

    “行了行了,他傻没有眼力劲儿,你还和他一般计较不是承认自己也傻的吗?给我包一份!”花似玉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也是!稍等呀,小丫头,我这就给你包!”老人家回过神,拿过一旁的油纸包给她包一份,一份八块糕,也就十块钱,“小姑娘,眼睛要睁大点,以后找老公千万不要找这样的!”

    “呵呵呵……好!不找那样的!”花似玉没心没肺的笑着,伸手接过老人家递过来的糕点,将十块钱递了过去。

    然后,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继续向前走,走着走着,花似玉就后悔了,早知道就让司机跟着她了,也不需要她自己当个挑夫了,才这么点的时间,她的手里都快要放不下了,这若是放在以前,她是绝对不会做这些无聊的事情的,是了,在她以前的认知中,逛街是一件最是无趣的事情,还不如呆在实验室里比较自在,可是,怀孕了之后,她却变了好多,以前严肃不爱笑,而现在,哪怕是自己一个人呆着,她也能忽然就笑出来,最初,还把花爸爸和花哥哥给下了一跳,就差把她带去精神科检查了。

    “你们觉不觉着很奇怪?”走在前面的几个人,皇甫离最先发现问题,甚是神秘的问着身旁的几个人。

    “嗯?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直注意着自家媳妇儿的凤临抬起头看着皇甫离,甚是疑惑的问。

    “你接着伺候你媳妇儿!”皇甫离嫌弃的说道,见两位两只也都在等着自己说话,连忙开口:“那个姑娘,虽然和其他正在逛街的姑娘没什么差别,可是你们有没有发现,她的路线和咱们一样呀!顺序一点都没变!”

    “人家就跟咱们一样漫无目的的闲逛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皇甫苒一边吃着好吃的一边不以为然的说道。

    “……”容盛回头,看着那个笑的欢畅的女孩,一双眸子微眯。

    “……”凤临也看了过去,不由得也眯了双眼。

    “怎么?你们认识吗?”皇甫苒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反应疑惑的问道。

    “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过!”凤临对皇甫苒从来没有隐瞒,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容盛却不曾开口,就像花似玉说的,他并没有那么快就认出这个人,除了那巴掌大点的小脸有点熟悉之外,其他的,无论是身高还是其他的他都不熟悉,所以,一时之间根本也想不出来是谁,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

    “想那么多干什么!”皇甫离双臂环胸淡淡的说道,“想要看看她是不是跟着咱们,咱们在这里等着就好了!”

    花似玉并不想和他们正面对上,然而,看他们那架势就知道是在等着她呢,花似玉不由得微微一笑,对着他们,在他们更加疑惑的时候,花似玉甚是坦然的走了过去。

    “果然是冲着咱们来的!”皇甫离摸着自己的下巴淡淡的说道。

    “谁?”容盛双臂环胸,问。

    “我哪儿知道!”皇甫离耸肩,“我又不是这里的人,更不认识这里的谁!”

    “我也不……”作为本地人的凤临瞬间接到了众人疑惑的视线。只是话还没有说完,那边人便开了口,惊的他差点丢了手中的吃食。

    “凤哥哥!”花似玉甜甜一笑,在凤临呆愣的时候,很是亲密的挽住了凤临的手臂,声音脆脆的说道。

    “……”

    “……”

    “……”

    凤临立刻遭到了三个人的目光扫射,就在他想要掰开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时,那个女人却踮起脚尖在他的耳边悄声说了一句话,让凤临想要去掰的手瞬间又缩了回来,这个动作让对面的三人瞬间眯起了双眸,无论是皇甫苒还是皇甫离亦或是容盛。

    “大家好!我叫花花,是凤哥哥的青梅竹马!”一手挽着凤临的手,一手对着另外三人挥挥,花似玉甚是甜蜜的说道。

    “……哦?是吗?”皇甫苒看了那个精致的女孩一眼,有抬起头来看向凤临,开口,声音冷了三分。

    凤临打了个寒战,连忙摇头,冲着自己的小媳妇儿,一脸真诚的模样,“我不认识她!”

    “凤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花似玉一脸受打击的模样,看着凤临,略显焦急的说道,“如果不是有这位公主插足,现在结婚的那肯定是咱们!你怎么能为了讨公主姐姐的欢心,就违心的说不认识我呢!”花似玉一脸的认真,只有低头的时候,才会悄然划过一抹狡黠的光。

    “哎,姑娘,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不要害我呀!”凤临就快哭了,尤其是看皇甫苒的脸色之后,就更加的无语了,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呀!

    “凤哥哥,我……”花似玉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容盛一把拽了过去,刚想逃开,又被容盛长臂一伸,拦住了去路,花似玉再一次挂在容盛的手臂之上。

    如果说之前还有点不确定,此刻,容盛却是在确定不过了,尤其是看着这个赖在他手臂上不起来的人,更是确定无疑了。“花似玉!”开口,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小舅舅?”皇甫苒和皇甫离异口同声的开口。“你认识?”

    “认识!”容盛说道,不想让外甥女有心理负担,直接把这个小丫头给提走了,“你们继续逛街,我和她谈谈!”

    “呃……”其他的三个人看着这个场景有点接受不能,不对,凤临是接受良好,巴不得赶紧有人把那小丫头收了,看看他媳妇儿的脸,都气绿了。

    “媳妇儿?老婆?亲爱的?麦大林?”凤临在皇甫苒的面前卖萌。

    皇甫苒不理他,转身,往回家的方向走。

    凤临慌了,连忙狗腿的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解释,发誓赌咒全用上了,奈何,他的小媳妇儿就是不理他,唔,本来怀孕就容易焦躁乱想,这下就更不用说了。

    完了完了,凤临心中大叫,那个臭丫头,别让他逮着机会,否则,铁定揍她,走不了她就揍她的儿子。

    皇甫离最终还是选择了和他们一起先回山上,虽然他很想看一看小舅舅的八卦,然而,小舅舅现在已经属于大龄青年了,也该找媳妇儿了,虽然,那小姑娘看起来挺小,小舅舅一种老牛吃嫩草的嫌疑,不过,他们家族似乎就比较流行老牛吃嫩草,唔,就像爸爸妈妈,就像干妈和宁叔叔,就像妹妹和凤临,当然,他的这个想法是绝对不能爸爸知道的,否则,让爸爸知道自己说他是老牛铁定得挨揍,正题,要是小舅舅能脱单也是挺好的,所以,他还是不要去打扰了。

    回到家中,所有人都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儿了,然而,所以,谁都不敢大声说话,凤长清本来有话要对儿子儿媳妇儿说的,见到这种情况,很是干脆的转头回屋,就当没看见儿子的求救眼神,其他的人就更不用说了,看着可怜兮兮的少爷,除了在心中为他默哀,再无别的办法。

    “一群没义气的家伙!”凤临忍不住鄙夷了一把,然后便快步的向因风院走去,当然,去卧房之前,还拐去了书房一趟,抱着个键盘才去卧房。

    “媳妇儿!”

    坐在床上的皇甫苒,听见他的叫声之后,原本打算不理他的,然而,刚刚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心中好奇,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这么一眼,差点没绷住笑了出来,这人…。这人……

    “媳妇儿!我真不知道那个丫头是谁!”虚跪在键盘上的凤临见她这个模样连忙开口说道,之所以虚跪在上面,跪键盘难道不是让跪的人不能将按键压下去么?这谁想出来的馊主意,这样跪着多累人呀!然而,为了让小媳妇儿不生气他也是拼了。

    皇甫苒看着他那个模样,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让自己不笑出来,掩饰性的咳嗽两声,皇甫苒才开口:“你真不认识那个女人是谁?”

    “嗯!”凤临连连点头,“我果真不知道她是谁!”

    “那他为什么叫个凤哥哥而不叫你龙哥哥?”皇甫苒问,显然也知道,那个丫头的话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不认识,她怎么不叫别人淡淡叫他凤临呢?

    “我发誓,除了幼儿园我可能无意间撩妹了,十岁之后,我绝对守身如玉,更别说遇见你之后了,绝对柳下惠附身,不对,我比柳下惠可厉害多了,我根本就不会给别的女人在我面前宽衣解带的机会!”凤临一边发誓一边说道。

    “噗!”皇甫苒没忍住终是喷了,对面的人听到她的笑,不知道是不是激动地,突然便听见咯咯……几声响,原本虚跪着的两条腿突然便有一条放了下去,皇甫苒都听到了,凤临自然察觉到了,整个人瞬间就僵硬了,低着头也不敢迎视小媳妇儿的目光了,皇甫苒憋,努力的憋,最终还是没憋住,哈哈哈的大笑出声,“哈哈哈……行了,站起来吧!”笑了好久,差一点把肚子笑疼了,皇甫苒才开口说道。

    “你不生气了?”凤临问,小心翼翼。

    “你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吗?”皇甫苒扫了他一眼淡淡的道。

    凤临连忙摇头,见皇甫苒没有反对,这才乖乖的爬起来,把键盘捡起来放到一边,“那个下次就别跪键盘了,跪坏了还得买,浪费钱!”

    “你想跪方便面?”皇甫苒扫了他一眼凉凉的问,再说了,是他自己自觉,又不是她让他跪键盘来着。

    “……那还是键盘吧!方便面太脆!”凤临小声的嘀咕。

    “你就不能不犯错吗?”皇甫苒无言,这人,一次还没解决完,他就想到下一次了!

    “是哦!”凤临听了,恍然大悟。立刻气势汹汹的说道:“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

    “……”皇甫苒扫他一眼,对面那人气势立刻就没了,“刚刚那丫头和你说了什么?”

    “她说她怀孕了,我要推她发生什么意外……后面就没有说!”凤临说道。

    “真怀孕了吗?”皇甫苒有点遗憾,看着这个姑娘还挺不错,本来还想着给她做小舅妈或者做嫂子,当然,她也只是心里想想,并不会多事儿,毕竟,当然,安溪的事情她还记得,想来,那件事情也不能全然怪安溪,如果,不是他们小不懂事儿,胡乱的喊她小舅妈给她希望,那么到最后,安溪也不会因为得不到而那么失望。所以,犯过一次的错误,她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谁知道!”凤临说道,“她既然那样说的,我当然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因为你也怀孕了,我希望,你哪一天出门在外,遇到不便的时候,也能得到别人的温柔以对!”凤临在皇甫苒的边上坐了下来,甚是认真的说道。

    皇甫苒听到这里,便忍不住心中的悸动,这人,总能让她轻易的陷进他的柔情之中。“甜言蜜语!”

    “我可是真心的!”凤临举手保证。

    “呸!”

    门口,一直看戏的皇甫离看到这里就看不下去了,直接转身离去,这个凤临,一方面没节操的觉着他丢了男人的脸,一方面觉着他对妹妹千依百顺还算让人放心,哎,结婚呀!真是一件让人恐惧的事情,想到结婚就要对一个女人这么纵容无度,他就很受不了啊!

    而另外一个地方,唔,就是容盛小舅舅和花似玉那儿。

    “喂,这位先生,你做什么呀?在抓着我我可要喊非礼了!”花似玉想要挣脱容盛的桎梏,然而,这人看似松松垮垮的握着,不曾握痛她却也让挣脱不得。

    “你不记得我了?”容盛看着眼前的女人,皱着眉头问到。

    ------题外话------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文/绯月天歌

    异世风云起,驱魔龙族轩辕氏再掀狂澜。

    驱魔龙族轩辕氏第五女——轩辕天心,莫名被扯入空间裂缝掉落异世。

    同人斗,同妖斗,同佛斗,势要将天踩在脚底!

    乌云密布,金刚怒目,漫天诸佛齐齐出手,欲要将这亵佛者永镇灵山之底。

    苍穹底,后土上,面对群敌的虎视眈眈,她傲然而立,直指苍天:我等生来自由身,谁敢高高在上?灵山诸佛若欺我,我便要那诸佛烟消云散!

    【本文为《天道至尊驱魔师》的姐妹篇,内容精彩,欢迎广大妹子相继跳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间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间妖并收藏钻石闪婚之溺宠小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