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满池娇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变数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变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专注于某件事情时,总会忽略了时间的流逝,荣娇走出米铺时,天色已近黄昏。

    包力图已将马车停在了门前,绿殳撩开了帘子,荣娇刚踩着凳子上了马车,绿殳手里的帘子尚未放下来,正好有人从街对面向缓步而来,目光随意地扫看了过来……

    唉,人生总会有些出其不意的偶遇!

    荣娇哀叹,在车厢里冲那人淡然一笑,隔着车厢拱手示意。

    “小楼东家!”

    对方惊喜之余,显然不想轻易地放过他,加快脚步迎了上来。

    傍晚那些负隅顽抗的阳光落在他的身上,将其身上玉白的袍子投染上淡淡的偏金红的颜色,他整个的人似乎也被镶了道金边,衬得其人愈发高洁夺目。

    “王三公子……”

    小楼露出生意人无懈可击的微笑,向这位晓阳居的老客户打招呼。

    “小楼东家,近日少见,一向可好?”

    王丰礼面含笑意,一派轻松怡然,走到近前,躬手欠身,举止间甚是温文尔雅,确有一番清朗恣意的雅士风范。

    “托福。三公子几日不见,愈发风采照人。”

    对于这个似乎经常会出现刷存在感的王三公子,想到他对二哥说的那通话,荣娇的心理就有些纠结与矛盾,既觉得这人搞不好与自己相同,也是重生知晓前事的,与他多接触实属不智,另一方面,又想从他嘴里套出更多的前世之事,最重要的是探知出二哥后来的情况。

    想要达成这一点,敬而远之。见了他绕道走显然是不可能达到目的的,可二哥又说让自己尽量避免与他来往,以免露了马脚……

    前世荣娇没有扮过小楼,自然也就没这个人的存在,那么王丰礼对小楼的关注,应该不可能是有所怀疑……或许是觉得面善,凑巧而已?

    荣娇的脸上还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嘴里与王丰礼寒暄着。一瞬之间,脑子里却连过了数个念头,到底应该如何拿捏与王丰礼的距离远近呢?

    “多谢小楼谬赞!小楼东家亦然。”

    王丰礼满面春风。因了这份巧遇心情极是愉悦。

    他最近确实神清气爽,心情好得很。简直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老实说,自从他自昏迷中醒来后,对那些梦见的事情。似信非信,整个人也有些恍惚。分不清眼前的一切是真是幻,那场梦也太真实了,令他几欲信之。

    好在众人皆以为他是脑部受伤引起的症状,太医也说他刚醒来会有几分神智不清。毕竟后脑受到重撞,颅内有些微淤血也是常规现象,静养几日会逐渐恢复的。

    他听从医嘱。在床上躺了几日,将还能记得的梦中情形反复回放。咀嚼了数遍之后方能确定,这确是一场匪夷所思的梦!

    不是所谓脱胎换骨的重生!

    因为在这个梦里,只有一个中心!所有的他梦到的片段皆是与池家大小姐有关,自婚事起,自王家败落止。

    在与池家大小姐成婚前的事情,一件也没出现过!

    在其后,亦然。

    在这其中,他个人以及王家有何动态,要么是没有交代,要么是随便一提,象王家败落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是草草而过,重点场景却落在和离后的池大小姐去牢狱中探监,给自己病重受寒的母亲送去食物药丸与御寒衣物!

    若这是他的前世,怎可能如此潦草苍白?

    难道他一辈子就只做了一件事:娶妻,虐妻,和离,家败?

    他的人生里重要人物只有池大小姐池荣娇一个?其他的,诗学才华也罢,知交好友也好,甚至亲人长辈,统统没有单独出现过!他们只在有池大小姐的场景中才出现,比如自己的母亲,她在梦里出现过过两次,一次是要休弃池荣娇时,母亲在堂前力主和离,破天荒地为池氏女讲话,一次是探监。被池氏女探视的主角。

    若是他的一生,母亲如此之重要,怎么可能只出现这两次?

    家败,是何其重大的事情?不可能走过场似地交代一句!

    所以是一场梦。

    是上天昭示他不得错待池家大小姐的提醒吧?

    王丰礼躺了几日,终于搞明白了。

    或许自己上辈子欠过池家大小姐的情债,或许是今生自己与池大小姐乃天成姻缘,但因时局原因,月老恐自己对其薄待,这才提前借梦预警?

    人有七情六欲,莫不是自己命里七情或缺一,故有此梦?

    王三自家事自家知,他虽自诩风流,怜香惜玉流连花丛,皆为逢场作戏,内里用了几分真情,他这个当事人最清楚不过,看似有情却最是无情,不外如此。

    倚翠楼,红袖招,风花雪月间并无心动,只有美色怡人。

    庄周梦蝶有之,既有此梦,他且用心些就是,纵使将来对池大小姐亦无男女情谊,既已成亲事,理当善待。

    他其实不相信自己竟会是如此的凉薄不堪,想他王三公子,风流不下流,对娶回来的妻子,不喜不动心或会有之,虐待与人,却是过了吧?

    洞房花烛夜,在新房与丫鬟当着新嫁娘的面胡闹,行那云|雨之事——如此无耻卑劣之事,怎么可能是他做的?!

    对于这场梦,他将信将疑。

    不过王丰礼倒也豁达,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既然与池家订亲之事已与梦中对应,对池大小姐及她两个哥哥的态度,他会重新拿捏,该修复该示好该重视的,他取用心之态,与梦中截然相反。

    对自己,也惜取教训,自省其身,将往日沉醉温柔乡的功夫,全用在了正经读书做学问上;对于自家的前程,对朝堂政事以及父兄在外的行事,也比往日更多几分关注,左右梦里家败祸源一在自己和离后新娶的妻氏娘家兄长身上,二是父亲的幕僚之一,眼下父亲身边暂无这个幕僚,这回娶了池荣娇他更不会和离,自然不可能再娶左氏,与左家扯上关系。

    王三公子心有决策,是以不怕自暴其短,除隐下了王家败祸之事外,其它能说的,他斟酌着与池荣厚坦言大半。

    王丰礼想得很光棍,反正是梦里的事,他也没什么好遮掩的,又不是现实中他真干过!坦承相告未曾发生的事,效果的确一如预期,历来行事磊落的池荣厚对他的坦率直言,好感倍增。

    王丰礼与池二少一述,似乎分享了秘密,骤然轻松。

    见近期天气难得,遂择日访友,这么随便一出门,居然偶遇到了小楼东家!

    这真是人逢喜事,处处皆顺!

    ++++++++++(未完待续)

    ps:新书上架第一个月,成绩很重要哦,快到月底了,弱弱地伸手求票、求订阅,求各种支持,谢谢诸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满池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鬼十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鬼十则并收藏满池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