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满池娇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抚慰

第一百三十三章 抚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次日天又更冷了几分,渐次而来的凉寒之感,令人无处遁逃。

    今朝郡斋冷,更念炭价何。

    一整天荣娇都在心心念着李忠那边的情况,冷空气突袭,没备炭的人家不在少说,想来铺子里的生意应该不错……一般来说,米铺子是不会卖炭的,但若是店家愿意,搭卖一起来,也没人会管,只要你能卖出去就好!

    正常情况下,是没人愿意从米铺买炭的,这米是吃的东西,与那黑乎乎的炭搭配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合适,虽然米要做成白花花热腾腾的米饭,没有炭火是不成的。

    为这个,李忠特意花费了些心思,先是查过文典律法,又到官府打听过,确定米铺卖炭不违法,全凭商家自愿自主。

    为了让买家观之心情好,又特意在铺子门脸旁开了个小侧门,平时不开,只在上面写了个斗大的炭字,起到招牌之用。计划着若是有人要买炭,就走这个单独的小门,与买米的分开。

    进了小门后,售炭的场所有单独的隔间,与米粮是完全分开的——李忠之前虽不十分赞同荣娇一店同售的做法,可又没有更好的解决之道,总不能单开个杂货铺子卖炭吧?

    只好在现有的条件下,尽可能互不相扰,又能起到同卖同宣传的效果。就连卖炭的小二,也指定了专人,总不好上一刻还在给人称白米,下一刻就用同一双手给人称黑炭吧?

    自己想想都觉得不讲究,何况是外人买家?

    事实证明,人在有些时候是讲究的,有些时候是顾不上讲究的——从昨天早上开始。就有人上米铺子来打听,询问小侧门的那个炭字是不是真的,有没有炭卖,炭价几何,称炭的时候还会一边抱怨着天冷一边扯上句闲话“你们家也忒可以的了啊,米铺子还卖炭!”

    等到第二日再来问炭的,就甚少有这等闲言了。多是来句“哟。这天邪性的,说冷就要冻死人!得亏你家还有炭卖!”,也不是称几斤应付应付。可是正巴儿经地谈谈价格,能不能送货上门……

    李忠按着荣娇起初的吩咐,大量采买的一概婉拒:“……实在抱歉,我们也没多少存货。这天还不知道要冷几日呢,东家自己府上还要用。不敢多卖,您看您称上个十斤八斤,够一时急需就好,再说这天一冷。卖炭的马上就多起来了……”

    东家可是交代得清楚,不能一开始就大量地卖出去,就算没有荣娇的吩咐。李忠也不可能以现在的价格大量抛售。

    眼下这个炭价,虽说因为气温陡降。市面现有的炭料不足,价格比往年同期要贵上几文,但扣除成本人工,利润还是太薄了,没多少赚头。

    生意人开门做生意,虽不能昧着良心赚黑钱,可也不是开善堂,搭了本钱担了风险,白出工替民众服务,个人总还要有些可观的利润才是。

    这天刚冷,寒潮来势又汹汹,现在远没到清货的时候,冬天这将将才来呢!

    李忠不卖,买家也不以为意,诚如他所说的,这也就是天冷得太突然,冻得大家措手不及,前些日子又太暖和,街上卖炭的也少,不少人家都没着紧采买炭火的事,既然天冷了,时候也到了,自然不能少了这桩事。没两天,肯定满大街的卖炭的,扛过这一两天,届时什么样的好炭不是可着劲挑?

    何必非要抢在一时,上门送还让人家掌柜的为难?

    天一日赛一日的寒,闷在家里荣娇颇有些坐不住的感觉,特别想偷跑到铺子里看看情况,可是又答应了栾嬷嬷这几日不出去,另外因为给哥哥们去了信,也挂念着他们可能采取的行动,怕到时康氏发彪,栾嬷嬷几个应付不来,故此一直没敢离了三省居。

    因为有些计较在,三省居还没有用上炭盆子,只是换上了棉帘子棉垫子,荣娇被里外包裹了好几层,披着白毛出锋的大斗篷,原本苗条的身材也象个球似的。

    屋里冷,她又有心事,坐立难安间,象个圆滚滚的球忽快忽慢忽动忽停……栾嬷嬷笑言,她以往小人儿一个,要么沉默不语谁都不搭理,要么老成持重象个历经沧桑的大人,现在终于有个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心性与表现……

    说话的语气与表情甚是欣慰。

    栾嬷嬷温和与开心的语调,使荣娇猛然意识到自己以往的一个担心,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她以为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前世又念了十几年的佛经,早已内心苍老,行事瞻前顾后,私底下无人处常唯恐自己今生也难彻底改变。

    一个人即便重生了,也不会立即性格改变,能将所有的缺点全部换成了优点,转瞬间成为一个与前世迥异的优秀之人,她一直还担心自己的懦弱卑微很难有脱胎换骨的改变,可是若没有彻底的改变,若不能变得坚韧强大,她可能还是会无法改变前世的轨迹,无法保护住自己想要护住的人……

    重生以来,白日里看似胸有成竹,镇定自若,夜里常有惶恐不安五内焦灼之感。

    却忘记了自己现在并不仅仅是池荣娇,还有楼满袖啊!中和了楼满袖风风火火勇往直前的性格,倒无意中成就了足够沉敛稳练,行事思虑周全又不失霸气冲劲。

    难怪二哥说自己现在通透大气行事有章法,气度不凡!还以为他是故意说好听地逗自己开心呢!

    收敛了心思,认真温习玄朗布置的课业,间或着翻看从晓阳居带来的医书药典,静等前院传来的消息。

    ++++++

    正院里康氏所居的正屋,门上换上了朱红厚锦绣宝瓶的冬帘,屋子炭盆子烧得红红的,烘得内室温暖如春,座椅与床榻也都换上了与冬帘相配的厚垫子。

    “你说他是什么意思?不孝的东西!生生打我的脸!”

    康氏气啾啾地抖着手里的信纸,脸色十分难看。

    康嬷嬷早在她发火之前,已经使眼色让屋里其他服侍的蹑手蹑脚地退下去了,只留了自己一人在。

    “真是岂有此理!”

    康氏愈想愈气,“我这是做得什么孽,怎么生了这么个不孝的东西!枉我白疼他了……”

    说着,气恼之余更觉得伤心,眼圈不由地泛起了红意,眼泪就滴滴落了下来。

    “……夫人,三少爷还是个孩子,他素常对您向来是孝顺得紧,将您放在心上……”

    康嬷嬷轻手轻脚地给康氏试着眼泪,温言软语地劝说着。:

    “孝顺?他这是孝顺?这是要生生气死我!”

    康氏越说越伤心,这个小白养狼!巴心巴肺疼了他这些年,还比不上个小丧门星在他心里位置!

    “这天气冷,三少爷在大营里估计受了不少的苦,一时急燥,或许就……”

    “就什么?就冲他娘发脾气?”

    康氏抹着眼泪抢白道,这个小冤家,这还是头一年在大营里过冬,也不知道受不受得住那份清苦?

    一时间又疼又气,百般滋味齐上心头。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满池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鬼十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鬼十则并收藏满池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