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满池娇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誓言

第三百二十九章 誓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雪花扬扬洒洒,寂静无声地飘舞在天地间。

    这不是使团遇到的第一场雪。

    在此之前,他们已经遇到过几次了,西柔地广人稀,冬天尤难见到人烟。

    风冷硬,雪频乱,荒原上往往要走上几天才会遇到一座小镇,而这所谓的镇,人口与大夏的小村子差不多。

    此处距西柔王城还远。

    雪下得不动声色,世间万物仿佛都凝固在这无边无际的寡淡与苍白中。而使团单调的马蹄声,竟成为沉默压抑中最动人的乐声,让这万年的冷寂多了分生动。

    天冷,人也愈发嗜睡。

    玄朗出神地盯着荣娇睡着了的小脸,眼底流淌着浓浓的痛灼与显而易见的阴霾。

    车里放了暖炉,很暖和,他却觉得冷,象浸在了满是碎冰碴的冰水中,那种冷痛布满全身上下,深入到每一条骨缝之中,就连身体的血,也象是被冻住了,感觉不到流淌的热意。

    荣娇几乎是从早到晚都在睡着的,不分白天与黑夜。

    甚至与她说着话,突然没了回声,再看人已经睡了……那次她要骑马,刚坐上去没多久,居然在前行的马背上睡着了!好在玄朗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她身上,及时上前扶住,才免于坠马的危险。

    自这件事后,荣娇虽不说,却再也没要求自己单独骑马,也没有再向玄朗追问自己的异常——她的情况明显不对劲,玄朗之前所说的身体的自主保护行为,显然是宽慰之言。

    荣娇不问,私底下却竭尽全力与睡意做斗争,尽可能地让自己少睡一点点。在困意袭来时用各种能令自己清醒的方法去抵御,开窗吹冷风、喝浓酽的茶、做运动、甚至背着玄朗自残,咬自己的唇舌、拧掐大腿胳膊等娇嫩之处,期望通过痛感驱减如蛆附骨的困意。

    她的这些小动作自以为隐蔽,又怎么可能真正瞒得过玄朗?

    可知晓后除了心疼与自责,他似乎连挑明的勇气都没有,责备她吗?他怎么忍心!她都这般乖巧这么体贴。他怎么能怪她不爱惜自己呢?

    只好尽可能地花更多的时间陪她。不着痕迹不刻意地拉着她聊天,做需要集中精力的游戏,以及小辐度的运动。想尽办法分散注意力,似乎这样就能拥有更多清醒的时间。

    玄朗甚少有后悔的时候,他一直认为,做了的决定。再去追悔,是最没有必要与浪费时间的。若是错了,结局已出,后悔是多余的,总结经验吸取教训。才是唯一正确的。

    他人生中次数不多的悔意,都是与荣娇有关的。

    而现在,他愈发不知道自己为了明正言顺带荣娇来西柔。用了病情这个理由,是不是做错了?

    他原是不信什么吉利不吉利的。报应不报应的,现在却有些信了,会不会是因为他在嘉帝面前口无遮拦,说荣娇病重离不开他,所以,娇娇就真的病了?

    他甚至不知道现在是继续按原计划带荣娇去西柔是正确的,还是马上回奔大梁城才是对的,这两种选择分处在路的两端,他困顿于其中,不知哪个方向才是正确的,内心里有种直觉,似乎怎么样做都是错的。

    大梁城远在身后千万里之遥,西柔王城虽近路却难行,他不知道怎么走才是生路,他也不敢去赌,万一他选择错了,赔上的或许是荣娇的性命。

    玄朗向来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的俊颜,永远是温雅的,举手投足间尽是云淡风轻的淡然,外人,甚至常服侍左右的下属,亦难从他的脸上找出心绪的波动。

    但荣娇不同。

    玄朗在她面前,虽不会有情绪的大起大落,但那些情绪的拿捏还是会与面对别人时不同,即便是他想要尽力隐藏的,也会在不经意的细微处被她发现不妥。

    玄朗很焦灼很暴躁很痛苦,害怕与惊惧这种不应该与他相连的词汇,将他紧紧缠绕,他似乎陷在负面的深渊中,整个人处于爆发的边缘又极力克制着,将内心的崩溃压抑在可控的范围,可这份可控又似乎随时都可能失去控制。

    “……大哥,你有事瞒我。”

    荣娇抓住难得的清醒,决定与玄朗开诚布公。

    她不想他那般难过煎熬,他应该是淡定从容的,指点江山,挥斥八极,弹指轻笑间,灭敌虏于千里之外,焉能如妇人般惶惶不安?

    这些词这些情绪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

    这样的他,她心疼。

    “……”

    玄朗下意识地想去否认,对上她如水的清眸,张了张嘴,有种无话可说的沮丧。心头浮生出前所未有的挫败与自责。

    他的确没用。

    既治不好她,也瞒不住她,除了束手无策的被动等待外,竟只能听天由命!

    夜深人静守着她的睡颜,素来不信神佛的他,无数次虔诚祷告,他愿意用自己的健康自己的寿数去换她的安好,却没有哪一路神仙听到他的心声,来成全他的心念。

    “我这里出了问题?”

    荣娇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疑问的句式,肯定的语气。

    “……不确定。”

    她的平静与淡然,刺痛了玄朗的心,短短的三个字,竟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最坏的结果是,睡着之后,很难醒来,或者再也醒不来?”

    在睡梦中死去吗?

    荣娇的唇角努力扯出条不明显的弧线,这种死法,倒是比较仁慈。

    “……我会叫醒你。”

    无论费多少力气,他都要喊她起来。他难得带着执拗与孩子气的语气,有着不管不顾的坚决。

    “……”

    荣娇想笑,眼泪却抢先一步在眼眶里打转:“别,真到了那一步,你让我好好睡。”

    玄朗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复杂的眼神浓稠如墨,尤如海底的漩涡,带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好半天,他哑着嗓子道:“好,我陪你。”

    她想长睡不醒,又不乐意让他叫醒,那他就陪她一起。

    简单的应答,仿佛是最平常不过的闲聊。说的也是最平常的睡下与叫醒的话题。

    她的意思,他懂。

    他的意思,她也懂。

    “不行……”

    这个傻瓜,谁要他一起陪着?

    她要他好好活着,谁要与他做什么同命鸳鸯!

    荣娇立即张嘴反对,刚吐出两个字,话音就被玄朗毫不犹豫地斩断了……

    “夫命难违,我说了算。”

    淡然的不容置疑。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满池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鬼十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鬼十则并收藏满池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