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满池娇 > 第三百六十四章 贵女

第三百六十四章 贵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银盘里的方块小点,白色中掺着淡淡的粉色,颜色十分的清雅可人,散发着浓郁的奶香,看上去还不错。

    太后半倚在暖榻上,神色怏怏,摆手道:“哀家吃不下……你也别忙活了,过来陪哀家说说话。你们都下去吧。”

    “是。”

    殿内其他服侍的宫女们低头称是,施礼后,悄没声儿地鱼贯而出。

    兰其嬷嬷放下手中的盘子,转身走到太后,半跪在暖榻前,拿起之前宫女放下的玉锤,轻轻捶打着太后的小腿,不轻不重力道正好。

    “今天的事,你都听说了吧?”

    太后起了头,果然是为了骑射比试之事么?此事难道还会有后续风波?明面上不都说了是两个女人以私人身份进行的切磋?

    “只听说是大夏的英王妃深藏不露,神乎其技,大胜了北辽十七公主,下头那些孩子只知道看热闹瞎起哄,其它的,倒都没说。”

    兰其嬷嬷答得中正稳妥。

    “深藏不露,神乎其技?”

    太后低低地重复了一遍这八个字:“说得极对,英王妃可真是深藏不露,神乎其技……昨晚上北辽公主几次三番要与她切磋,她百般推诿,哀家也以为她是不会,不敢应约……就是今天到了场上,哀家也以为赢的会是北辽公主,说起来,那北辽公主也是有两下子,不是绣花枕头不中用……”

    太后慢悠悠地说着,对自己的情绪并无掩饰,熟知她的兰其嬷嬷却感到了她心绪的不定,太后看似在平淡的讲述,实际上恰恰说明这件事令她有困惑之处。要借回顾再次整理思绪,平稳心态。

    “……英王说他的王妃箭术不错,哀家只当是他自夸,现在看看,这不错两字还真是他自谦之词……”

    岂止是不错而已?

    想是之前英王夫妇对十七公主的切磋甚是不以为然,根本就没看上她的水平,懒得与之应付。并不是如十七公主以为的。是不敢。

    绵羊将眯着的老虎当成了病猫,在她面前,挥着拳头要比武。老虎会理睬它?可绵羊纠缠的紧了,老虎也不是没脾气不会亮爪子的。

    “英王妃居然这般厉害?”

    兰其嬷嬷不是怀疑,只是单纯的感叹,“神射手啊。大夏的女人会骑马能拉弓,真是令人意外。这样的,大夏举国上下也没几个吧?”

    突然就蹿出一个神射手来?正巧又与北辽十七公主撞到一处了?是故意为之,还是碰巧而为?

    “是呀,莫说是大夏。就是西柔北辽加起来,也没一个能比得上……”

    太后语气幽幽而复杂,饶是兰其嬷嬷。竟也听不出她这番复杂是带了何种情绪。

    “有这样强?”

    兰其嬷嬷顺着话意重复了一遍,还是不明白自家主子的重点在哪里。就算英王妃如此厉害——

    好铁能打几根钉?她一个人,又抵什么用?况且,以大夏的国情,英王妃一介女流,终其一生也几乎没有上战场的可能,她就是强到天,似乎也没什么干系,对西柔更不会有多少影响。

    太后这般似有不安,所谓何来呀?

    要说真有什么,那也应该是北辽人更担心吧?

    今天被羞辱打脸的也是北辽人,堂堂公主,不顾颜面盯上英王,没那个本事还想抢男人,结果给英王妃牵了一路马,北辽公主给大夏王妃当马夫,十七公主这回不仅仅是丢脸,可谓是奇耻大辱,说什么私人身份,不涉及国体,她就是北辽的公主,私人身份也是北辽的公主,不会变成别个!

    “是,很强,非常强……”

    太后顿了顿,神色间似有恍惚,仿佛想起了什么久远的过去,雍容绝艳的面庞容如褪色的画片,莫名呈现出诡异的颓色。

    “娘娘您……”

    兰其嬷嬷见状不免有些惊慌,太后娘娘从不是伤春悲秋之人,最不屑多愁善感之辈,眼下这种嘘唏感慨的画风着实与娘娘不搭!

    反常的总不免令人忐忑,何况眼下反常的还是娘娘?

    “你没跟着去……今天,英王妃着火红衫,骑白马,三珠连发,箭箭正中红心,”

    太后的脸上露着罕见的恍惚与茫然,声音平板,不见一丝起伏:“活靶子用的是木兔子,每只被射中的兔子,箭矢都没入深处,拨都不好拨……准头高,力道足,要是射活的,箭箭非死即伤……”

    “英王妃是大夏人,父祖虽为军门,却从未到过西柔边境……她年纪尚小,岁数上更对不上,身形娇小可人,体型也纤细,明明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有那么一瞬,哀家怎么觉得就是她呢?”

    她谁呀?

    兰其屏住呼吸没敢问,娘娘是睹人思人,将英王妃与谁联系到一起了?

    着红衫骑白马骑射精湛……

    会是谁呢?

    兰其嬷嬷在记忆的河里努力地挖掘的,似乎有那么一个隐隐约约的影子,待要仔细去想,却又如气泡似的,瞬间消逝。

    “听说十七公主是北辽第一贵女,哼!”

    太后轻蔑地冷哼了声,却忽然顿住了,停了好一会儿,象是潜在水底直到窒息的关头才重新浮出水面,声音里透着湿漉漉的闷意:“第一贵女呵……你可还记得,西柔第一贵女?”

    西柔第一贵女?!

    佳丽代代有天骄,各领风骚几花朝!

    这前前后后,王城里得到过第一贵女称呼的可不少,兰其嬷嬷却在瞬间就意识到太后所说的第一贵女是谁了!

    怎么,想到她了?!

    兰其的脸色僵了僵,手上一直不疾不徐轻重得当的力度,突然就失了分寸。

    太后“嘶”的一声,兰其嬷嬷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心神震荡,以至于手上的玉锤用力过大,急忙放下玉锤诚惶诚恐道:“娘娘,有没有伤了您?”

    “罢了,你也不是有心的,放那儿吧……”

    太后知道是自己提起西柔第一贵女的话题,才让兰其乱了心,玉锤不算沉,那一下也没多重,也没心情计较这个。

    “哀家也知道这两个八杆子都扯不上关系的,可这心里就是挺乱的……总觉得今天看英王妃就象看到了她似的……”

    理智上太后明白这两人实打实不会有关联,可心里就是发毛,她素来相信自己的直觉,今天在场上,有那么几个瞬间,她真以为自己看到了当年的那个她!

    人,长相的确是没有一丝相像之处,举手投足间的气度丰华也截然不同,但当她纵马挽弓时,周身的气场竟与记忆中的那个人,是如此的相似!一样的气势如虹,一样的气定神闲,从容自若如闲庭信步,无形中就有种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淡然,让人不觉间心生膜拜。

    “或许,都是箭术高明之故?”

    兰其嬷嬷找着可以安慰的理由,那位之所以被称为西柔第一贵女,不是因其尊贵的公主身份,而是因为,其骑射之术,不但是在所有西柔贵女中,无人能及,即便是算上男子,能与她相拼并论的,也不过寥寥。

    会吗?

    太后沉思着,仅仅是骑射精湛之故吗?

    +++++++++(未完待续。)

    ps:谢谢书友annefan亲的票票,月底了,有票票的亲们,请多支持,谢谢!另外,十则在前几章里把英王的宋姓误写为李了,多谢书友140620205445140亲的提醒,一定尽快修改,因作者的疏忽给大家的阅读带来困惑,很是抱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满池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鬼十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鬼十则并收藏满池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