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 > 097 你倒是一点儿都不吃亏

097 你倒是一点儿都不吃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有何指教?”叶慕青瞥了那一地的咖啡跟摔出盒子的蛋糕一眼,清冷的问着。

    纵使她修养再好,也禁受不住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哼,我倒是忘了,你跟楼上的那位,从前就有一腿,怎么?你们俩这是再续前缘了?”

    ‘啪’的一巴掌,在孙晶晶此番话划上句点的时候,叶慕青几乎立即招呼上去。

    “孙晶晶,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别以为你是秦建国的女儿,就有什么了不起,充其量,也只是一个私生女,顶着这么一个头衔,你在我面前有什么好耀武扬威的?”

    从前不明白,她孙晶晶从国外回来之后,在她面前究竟仗势的是什么,现在总算明白了,可是,即便她如今没有厉津泽太太的这个身份,她也不会觉得低她一等。

    “叶慕青,你敢打我?”孙晶晶被这一巴掌给打懵了,回过神来的时候,才知道该还手。

    可她的手才高高举起,叶慕青不躲也不挡,淡定的说了句,“想清楚了,孙晶晶,这一巴掌下去,你会预见的后果。”

    然后,孙晶晶的手,就这么停在半空,这巴掌怎么也挥不下去了。

    “叶慕青,你最好祈祷你可以一直这么得意下去。”孙晶晶收回巴掌,冷冷的道,转身离去,又停在门口回头。

    叶慕青也没有抬腿上楼,而是等着她继续。

    “叶慕青,真没有想到你心这么狠,即便你已经完全不喜欢史天铭了,可是他是为你坐的牢,又是为你自杀的,你昨天居然还能笑得那么开心,那么幸福,你可真够冷血的。”

    “是吗?那他也没有变成厉鬼来找我啊。”叶慕青听罢,忽然就笑了。

    她很平静的看着孙晶晶原本红润充满血色的脸,在听她说完这句话后,蓦地就变得惨白,之后,孙晶晶几乎落荒而逃。

    孙晶晶走后,叶慕青又看到那一地的褐色咖啡,她左右看了看,靠墙边的地方,有扫帚跟簸箕,她走过去,可有人比她更快。

    杜佑尘越过她,先拿了扫把,将地面清理干净后,抬头看着她,“终于开始反击了?”

    他虽说从来不曾掺和她跟孙晶晶之间的事情,可他还是知道,孙晶晶那个人,实在是太针对叶慕青了,不过,那个时候,孙晶晶再怎么针对她,也没有做过太离谱的事情。

    “你好像看得很过瘾嘛。”叶慕青白他一眼,率先朝楼上走去。

    “我是相信,你会处理得很好,不想给她机会,说出更难听的话来。”杜佑尘追上她,开口解释。

    “真难得,这么清冷的你,会这样开口跟我解释。”叶慕青扭过头来,半认真半玩笑的说着,事实是,他不解释,她也明白啊。

    在她记忆里,杜佑尘从来不屑说这么多话,何况是开口跟人解释了。

    他真的是惜字如金的人。

    跟他相比,叶慕青觉得自己就是个话痨。

    “……”杜佑尘一怔,果然闭口不说话了,两人一起去往二楼。

    不得不说,杜佑尘真的有着一流的技巧跟水准,无论是照片,还是摄影,单从叶慕青自身而言,她真的是一张都舍不得丢,每张都想留下。

    结果就是,杜佑尘让叶慕青自己选,一个小时过去了,叶慕青一张丢弃的照片都选不出来,更别说还要挑选剪切走的片段。

    “还是我来吧。”杜佑尘微叹口气,从叶慕青的手中拿过鼠标,就开始工作了。

    接下来的场景便是,不管叶慕青在一边怎么跳脚,杜佑尘仍旧将他觉得不满意的照片跟场景给pass掉。

    然后,叶慕青就一边捶他,一边怒骂他是坏人,可杜佑尘不管不顾,做他自己的。

    四十分钟后,杜佑尘将一段完美的婚礼视频跟保存了很多照片的U盘交给她。

    叶慕青不得不说,杜佑尘选择留下来的,的确是最完美的,她欢喜的接了过来。

    “照片,我都会洗出来,到时候再给你。”杜佑尘许诺。

    “嗯,谢谢。”叶慕青点头。

    “孙晶晶刚刚找我,让我替他们秦氏拍一段宣传片,我拒绝了,理由是,我讨厌她这个人,所以不愿意。”杜佑尘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段不着边际的话。

    叶慕青扑哧一声就笑了,难怪孙晶晶将他骂的那么难听,看到她之后,就跟刺猬一样。

    “不用特地为了我,拒绝生意,如果你打定主意在这座城市落脚,那么……”

    “我知道,并没有特地为了你,这边堆成小山的,都是客户资料,等影楼正式开张,我会挨个给他们打电话。”

    叶慕青想说什么,杜佑尘自然懂,即便他真的是特地为了叶慕青而拒绝孙晶晶,他也不会跟她说实话。

    他宁肯冒着得罪秦氏的风险,也不愿意让与孙晶晶有关的人事物弄脏他的摄像头。

    “嗯,那最好了。”叶慕青点点头。

    此时,楼下传来几个人叫唤老板的声音,叶慕青看一下时间,出声告辞,“那你忙吧,我先走了,子萱先回家去了,子萱她是个好姑娘。”

    “嗯,我知道。”杜佑尘点头应着。

    心里却苦涩的回复,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姑娘,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

    “好,那我走了,空了,我把妍妍叫出来,我们三再一起吃饭聊天。”走之前,叶慕青伸手豪爽的朝杜佑尘的两边肩上拍了拍。

    “行,你俩说了算。”杜佑尘说完,送叶慕青到楼下门口,就转身忙自己的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还真特么的是一句至理名言啊。

    叶慕青在路边等车的时候,楚妍妍的起床短信就发来了:阳光,海滩,比基尼,青青儿,你可知道,我有多羡慕嫉妒恨吗?

    叶慕青瞥了一眼,就将手机揣回兜里了,她也羡慕嫉妒恨那些此刻正飞往马尔代夫的人。

    上车的时候,叶慕青接到了厉津泽打来的电话,有些气喘吁吁的质问,“叶慕青,你在哪儿?”

    “回……小别墅的路上。”叶慕青愣了一下,原本她想说家,可厉津泽的房子太多了些。

    “我等你。”厉津泽挂了电话。

    半个小时,叶慕青就到了。

    她刚进门,就被揽入到一个热切的怀里,俯身,厉津泽就是一阵激烈的狂吻,带着愧疚与自责。

    叶慕青安静的承受着他的狂风暴雨,浅浅的给予回应。

    一番深情缠绵的吻结束,厉津泽急吼吼的问,“之前去哪儿了?”

    “杜佑尘那里拿昨天婚礼的照片跟视频……”

    叶慕青的话还没有说完,唇又一次被厉津泽给咬住,是真的用牙齿磕碰了她两下,撒过气之后,阴沉沉得道,“亏我对你还蛮愧疚的,结果,你倒是一点儿都不吃亏,跑去跟旧情人私会了,是吧?”

    叶慕青没跟他的小气吧啦一般见识,低垂着眼,顺着他的话回应,“这么说,你认可苏槿馨是你情人的身份了,是吗?”

    “……”厉津泽一愣,一时半会儿,也没能理解到她这话的精髓。

    “厉津泽,我不打算接受你养情人,你可以选择跟我离婚。”叶慕青没有听到他的回复,抬起头来,表明立场。

    “离婚?”厉津泽浓眉紧蹙,今天是他们新婚的第二天,这女人,就敢跟他提离婚,胆子不小嘛,冷冽的警告,“给我收回去,听到没有?”

    叶慕青没有回复,昨晚太累了,刚才选照片,看得也挺累,还吃了药,不知道是不是那种药有副作用,总之,她这会儿觉得身体有些不太舒服,想要休息。

    她转身就走,身子才刚刚动,就被人用力的给掰了回来。

    无奈,叶慕青再次抬头看着他,“我们都挺累的,要不先休息一下?我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生病了?”一听到叶慕青说不舒服,厉津泽的不悦全都暂停,关心的问。

    “没有,就是累了,想睡一觉。”

    “那去睡吧,我陪你一起。”厉津泽将她拉进来,把门给关上。

    “……”叶慕青见他关门,其实很想问他一句,不用去陪苏槿馨吗?

    厉津泽看到她眼神,误会到别地儿了,“你放心,我不会吃了你,就是陪你一起睡。”

    叶慕青也没时间去害羞,她进房间换了睡衣,就钻进被窝里去睡了。

    厉津泽随后就跟了上来,在她迷糊之际,问了她一句,吃过午饭没?

    她也不记得有没有回答他,就睡过去了。

    这一觉,叶慕青睡得挺久,从中午一直睡到了晚上八点。

    其实她午饭没有吃,接到厉津泽的电话,她就直接赶回来了,睡到这个点儿,那就是两顿没有吃了,难怪,她会被饿醒。

    晚上八点,黑幕降临,在她起身的时候,屋内的大灯几乎立即被打开,一时间,她有些承受不住这刺眼的白光,眯了又眯,等到她适应了之后,就看到厉津泽那张阴沉沉的脸。

    她这是睡太久,所以他不高兴了?

    “不好意思,我睡太久了,你吃饭了吗?”叶慕青开口,主动道歉。

    毕竟不再是一个人了,而是两个人,她作息这么不规律,他生气也是应该。

    “你今天到底做什么事了?”厉津泽见她连该道什么歉都不知道,就一肚子火。

    他就算没吃饭,就算饿肚子,也不需要她道歉,他是她的丈夫,她没吃,他饿一会儿,又能怎么样。

    她不会知道,当他帮她接手机,听到厉子萱一系列带着关心的问题,噼里啪啦的从嘴里冒出来时,他是越听脸越黑。

    那个时候,他挂了手机,恨不能直接将叶慕青从床上给提起来,问个清楚,谁知道,人来到床边,看着她睡得那么安详自在,他愣是压了又压,一直给压到了现在。

    “不是说了吗?我去杜佑尘那儿拿照片了,之前还跟子萱一起喝过咖啡。”叶慕青下床,准备去洗漱一下,这会儿肚子好饿啊,她说话都有气无力的。

    “还有呢?”厉津泽拉住她,她既然醒了,那他必须把这个问题给弄清楚。

    “……没有了。”叶慕青不知道他怎么就跟发疯了一样,可她仔细想了想,确实想不出。

    “没有了?我再问你一次,你确定没有了吗?”厉津泽红着眼睛重复。

    “我确定。”叶慕青耐性耗尽,不懂他干嘛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她又没撒谎。

    她是真的不明白,就算要谈,不能再等一等,等到她洗漱一下吗?非得要这样。

    “很好。”厉津泽突然一个用力,将叶慕青给压倒在床上,不由分说的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叶慕青愣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倒先开始反抗了。

    “……”又来了,这厉津泽能不能不要每次发疯,都来强的啊?

    “你干……”叶慕青的话还没有说完,厉津泽倒是先低吼起来,“今天你去买事后药吃,是不是就像子萱猜的那样,你不想给我生孩子,啊?叶慕青,我是你丈夫,你却不想给我生孩子,你把我置于何地……”

    蓦地,厉津泽就粗暴不下去了,一拳狠狠的击打在叶慕青旁边的空位置上。

    原本反抗的很厉害的叶慕青,在听完他受伤的低吼,总算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她沉默了好一会儿,花了点儿时间来组织语言,然后,她缓缓转过头来看着受伤似乎很厉害的他。

    她自己将被厉津泽给拉下肩膀的衣服又给拉回去,然后,伸手去拉他的手,他的手往后缩了一下,她主动向前,再拉住。

    “冷静了吗?肯听我说了不?”叶慕青平静的开口问着。

    “……”厉津泽不语,还别扭的将脸转到另一边。

    “我为我的自以为是,先跟你道歉,对不起。”叶慕青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厉津泽终于有了回应,至少肯把头转过来了,虽然脸色仍然不是很好。

    他别扭的模样实在好笑,叶慕青忍不住微扬了嘴角。

    “我不是不想给你生孩子,而是,在我不确定你会如何选择之前,我觉得,还是最好不要多一个无辜的生命出来。”至少,她跟苏槿馨之间的天平是平衡的。

    假如多一个孩子出来,那么,她就比苏槿馨多了一个砝码,届时,厉津泽不管选不选她,都会被人说,而她不想给他们彼此再添流言蜚语。

    “选择?原来你早上把我推出去,还真的是因为大方,是不是?”好不容易才缓和了一点儿的脸色,在听到叶慕青这么说之后,又天雷滚滚的了。

    他还以为,她只是装模作样,背着他,不知道多委屈,所以,苏槿馨的情绪一稳定了之后,他立刻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结果,迎接他的竟是,人去楼空。

    她可真是千古绝唱的好妻子,真够体贴男人的,或许,别的男人会非常喜欢,可是他厉津泽是那样的男人吗?

    “她怎么样啊?”叶慕青忽然就转换了话题,她确实忧心苏槿馨的生死。

    虽然,厉津泽此时能在这儿,说明苏槿馨的状况应该不会太差,至少不会再寻死了吧。

    “……”这女人,真能把他给气死,这个时候,还能给他转到别人身上去,他不甘心的又咬了她一口,她此刻肚子咕咕叫的,他都听到的,她还能去关心别人,“叶慕青,我告诉你,少他妈的给我装大方,这辈子,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男人,你给我记住了,我怎么守你的,你以后就怎么守着我,再把我推出去,你给我试试,我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叶慕青蓦地就呆了,厉津泽这番话,说的是情话吗?

    可这情话,怎么听怎么那么不是滋味儿啊?可她偏偏爱听的紧呐,看来,她真的有些不太正常,或许还接近变态也说不定。

    “干嘛?傻了,不吃饭啊?”看着叶慕青脸上五彩纷呈的表情变化,厉津泽伸出食指,不客气的直接戳上他脑门。

    “原来你是这样说情话的啊,厉津泽,可我爱听,你说,我们俩是不是变态啊?”叶慕青伸手抓住他戳她脑门的手指头,十分认真的说着。

    厉津泽怔了老半天,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

    他刚才哪有说什么情话,分明是警告,还有,她变态就好了,竟然还要拖他下水,这胆子,真的是肥上天了。

    还没有谁,敢这么戏谑他,而不付出点代价的。

    “看来是不太饿嘛,那好,我饿很久了,先让我吃饱再说吧。”厉津泽直接将人给压在身下,狂风骤雨的吻,悉数落下。

    “厉津泽,你这EQ是零吗?”叶慕青被吻得气喘吁吁的大叫,她饿的手脚发软,根本就推不动他。

    她那话的重点明明是中间‘我爱听’三个字,他这也太不会抓重点了吧。

    厉津泽停下来皱眉,他EQ假如是零,那么这世上估计得有一半以上的人,没有EQ。

    就在这停顿的时间,叶慕青的肚皮,发出了一声振聋发聩的咕哝声,厉津泽嘴角弯弯的幅度越来越大,叶慕青在他明亮含笑的注视中,终是不可抑制的脸红起来。

    越来越红,从脸颊蔓延至耳廓。

    “起来吃饭了。”厉津泽起身,拉了她一下。

    叶慕青快速的起身去浴室,洗了个脸,梳了个发,顺带排放身体里的废水,然后下楼去饭厅,到达饭厅,厉津泽有模有样的围了一个半截围裙,将热好的外卖一一端出来。

    看着厉津泽那围着围裙,一副居家煮夫的滑稽模样,叶慕青没有笑,却热了眼眶,暖了心窝,原来微信朋友圈说,能找到一个肯为你拴围裙下厨房的男人,妞们,你就偷着乐吧。

    她真的偷着乐了,而且乐得眼泪都来了。

    哪怕,那些冒着热气的菜肴,不是他亲手所烹。

    “过来。”厉津泽看到她,示意。

    叶慕青伸手,抹了抹眼角,走过去,坐到他对面。

    “饿太久,先喝碗汤。”厉津泽盛了一小碗汤放到她面前。

    叶慕青快速的将汤喝了个精光,然后动作极快的扒完第一碗饭,她是真的很饿,她才饿两顿而已,真不知道那些饿了几天的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专家说,人在饥饿的状态下,能熬过七天,叶慕青觉得,她大概是那种熬不过三天的。

    然后,第二碗也空了,紧跟着装了第三碗,满满的,却被厉津泽扒掉了二分之一。

    “不要吃太饱,胃会受不了。”厉津泽提醒。

    叶慕青也知道,可是两碗下肚,她还觉得空得慌,装第三碗,确实是想将胃给撑大大的。

    吃过饭后,厉津泽将剩余的菜倒进垃圾桶,将碗放进洗碗机,走出去将垃圾给扔到大门外,再回来。

    叶慕青人就瘫在客厅的沙发上,完全没个正行的,躺又不是躺,坐也不是坐。

    厉津泽走过去,将她人给搂在怀里抱着。

    “我跟苏槿馨说清楚了,她不会再寻死,苏俞良也不会再来找我们。”厉津泽开口说着。

    “嗯。”叶慕青乖巧的应着,安静的待在他的怀里,听他将整件事道来。

    他从程大山所述中了解到事情的大概,苏槿馨去过教堂,看他们举行仪式,大概是受了这个刺激,人跑了,手机关机,苏俞良找不到她,只好来找他。

    可苏槿馨之后再没有回去找过他,晚上十点,有人在湖边发现了她的鞋子,而她的人,在湖中央,还剩一个头儿。

    幸好路过的人有人懂水性,下水将她救上来,同时报了120,程大山原本就听了厉津泽的话,四处撒网找她,她被发现的第一时间,程大山就接到了电话。

    程大山赶到医院的时候,苏槿馨已经醒过来了,看到程大山的第一眼,眼泪就扑哧扑哧往下掉。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安静的任由苏槿馨发泄。

    “我以为,沉下去之后就可以一了百了,可是,为什么我却没有死?”苏槿馨大概是哭够了,大概是见到熟悉的人,所以,她开口说了很多,至少程大山没有像莫希诺那样排斥她。

    程大山本来就是一个话不多的人,看到哭成泪人的苏槿馨,半天也憋不出一个安慰的词来,听到苏槿馨说这么扫兴的话,他也不知道该回她什么,只好继续沉默。

    “大山,究竟发生了什么,希诺他会这么讨厌我?”苏槿馨没有等来大山的只言片语,醒悟过来,知道程大山就是个闷葫芦,只好擦了眼泪,抬头问他。

    “当时讨厌你的,除了希诺,大概老二身边所有的人都不喜欢你吧,自然,也包括我。”程大山说着,看着苏槿馨皱眉不明所以的样子,他叹口气,继续,“你走后,老二就再没找过女朋友,全身心投入到他的律所,所以,我们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在等你。”

    “我们也一直以为,你肯定会回来的,可是,我们这么多人,陪着他一起等了这么多年,等来的却是你的大婚卡片,你说讽刺不讽刺?今天如果不是厉二让我找你,我想,你的生死,我真的一点儿都不关心。”

    程大山是一个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嘴上就怎么说,除了八仙过海的兄弟,谁的感受,他都不会顾忌。

    当初,苏槿馨是厉津泽的女朋友,所以是他程大山的朋友,可如今两人没有了关系,那么,苏槿馨也不再是他程大山的朋友,就是这么个道理。

    “大婚卡片?什么大婚卡片?”苏槿馨更是一脸茫然,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可程大山没有回答,她几乎就能明白过来,整件事是怎么回事了。

    “大山,你说是他让你来找我的?”忽然,苏槿馨抓住了程大山话里的重点,欣喜异常的追问,语调都变得欢快起来。

    “苏槿馨,我想提醒你,老二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跟我一样清楚,这个婚,不是人家叶慕青逼他结的,昨天的婚礼,隆重的让我们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那么,这意味着什么,你应该也清楚才对。”

    程大山话刚说完,苏俞良身边的助理就赶到了病房,程大山借口说自己烟瘾犯了就离开了病房,给厉津泽发短信去了。

    程大山一走,苏槿馨就闭嘴了,不管苏俞良的助理跟她说什么,她就是一个闷嘴葫芦,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应。

    两人沉默着等待苏俞良的到来。

    苏槿馨一字一句的推敲着程大山的话,是啊,那场盛世繁华的婚礼,如果不是有心,谁能将婚礼举办得如此隆重,大张旗鼓的向全世界宣布。

    程大山说,这场婚,不是那个叫叶慕青的女孩逼他结的,那意思是,这个婚,根本就是阿泽自愿的,是吗?

    那么,阿泽的自愿,这程大山的意思是阿泽爱那个叫叶慕青的女孩吗?

    心,顿时如刀割般绞痛,才收回去的泪水,又崩溃的往下坠落。

    她被救醒时,医生叮嘱过她,情绪起伏不能过大,要平静,可是心痛的无以复加,她想要平静都不能。

    她真的好想好想见阿泽,可是她知道,他不会来见她的,现在是他甜蜜的洞房花烛,明天又是他跟叶慕青幸福的蜜月之旅,还怎么可能跑过来见她这个有夫之妇。

    想到这个,她又想到程大山说的,她的大婚卡片,竟然被厉津泽看到,所以,她父亲当时送她出国,其实并不是像苏俞良所劝说她的那般,是为了帮她试探厉津泽的心意。

    她现在总算明白了,她父亲对她再好,她的出生跟存在的价值,无非就是她父亲扩张事业蓝图的一枚棋子而已,两年前,二妹出嫁的前一天,还打电话跟她哭诉,那个时候,她还傻傻的以为,父亲是为了二妹好,给她找了一门可靠的亲事。

    后来,二妹经常被家暴,父亲帮着二妹把这个婚给离了,却已不像从前那样待见二妹,那个时候,她就该明白,自己其实也只是一枚棋子。

    父亲对她好,无非就是想利用她而已,这一次,他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便不顾她的意愿,将她给卖了。

    现在想来,她的人生,真是可悲。

    大概,苏启邦没有想到,她的性子会这么倔,即便大婚的当天,她才得知自己要当新娘,她宁愿死也不会嫁给厉津泽之外的男人。

    对了,她跟厉津泽之所以有今天,还有一个最大的帮凶,一直以来,一步一步帮着苏启邦将她陷于这样的境地,这个人,就是苏俞良。

    苏俞良,好一个苏俞良,亏他还是与她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堂哥,后来,过继给她父亲,她也是第一个将他当成他们家大哥的人,可是,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帮凶。

    很好,真的很好,真是太好了。

    此时,苏俞良便推开了病房的大门,苏槿馨才会对他说那句话,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他。她想,这句话,对苏俞良来说,杀伤力一定很重,比她动手打他,骂他都要有用。

    之后,苏俞良就出去了,留下了他的助理。

    程大山也没有再现身。

    她在病床上又躺了一会儿,夜深了,也睡不着,天亮后,医生查完房,她提出想要出去走走,她也不是大病,医生就没有反对。

    然后,她就趁着那个机会,逃脱了苏俞良助理的监察,也没有让程大山安排的巡逻警察知道,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医院。

    她坐的是计程车,去的是立山公园的百工堰。

    百工堰是公园内的一座人工湖泊,湖泊中间有个小岛,在那个小岛上,她第一次跟厉津泽告白,想要他做她的男朋友,也是在那座小岛上,厉津泽答应了她的请求。

    她很开心,非常幸福,人生没有哪个时刻,比得上那一刻,她亲耳听到厉津泽给予她的回复,“那就试试吧。”

    即便不是肯定的回复,可这几个字对她来说,也足够。

    那是她人生最幸福的地方,所以,在她感觉最悲凉,想死又死不了之后,她想再去那里回味一次,感受一下曾经唾手可得的幸福。

    她并不知道,她的失踪,给厉津泽与叶慕青的二人世界带去了怎样的兵荒马乱。

    她以为,厉津泽不想再看到她,那么,就让她一个人独自去她认为最幸福的地方舔舐伤口,她不会再自杀,自杀是需要勇气的,第一次没有成功,那么,她不会再有这样的勇气。

    所以,当她看到厉津泽朝着她划船而来的时候,她真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因为此刻的厉津泽,应该在飞机上,与他的新娘去度蜜月。

    厉津泽飞快的下了船,上到岛上,大跨步的朝苏槿馨靠近,“苏槿馨,你知道你块把苏俞良给彻底搞疯了吗?”

    之所以说苏俞良疯了,那是他有胆不怕死的破坏了他的蜜月,这笔账,日后再跟他算。

    苏槿馨站起来,被厉津泽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给弄懵了,“他……怎么了?”

    虽说她现在很不喜欢这个人,也不想听到这个名字,但是这个名字从厉津泽的嘴里说出来,想必是他给厉津泽带去了困扰,而厉津泽之所以来到这里,应该就是他的杰作。

    可是,她想不明白,苏俞良究竟做了什么事,能有本事让厉津泽在这个时候过来找她。

    “他说,你离婚了?真是为了我?”厉津泽不是不相信苏俞良所说,只是,他不希望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让苏槿馨变成现在这样。

    “不完全是,我不喜欢他。”其实,除了他,她谁都不喜欢而已。这话,苏槿馨没有说出口。

    “既然不喜欢,为何当初要结婚?”厉津泽皱眉,他觉得,她不该是这种儿戏的人。

    “……”苏槿馨低着头,没有回答,这种被自己父亲设计的事,要她怎么回答。

    何况,她还没有跟她父亲对质,虽然她知道,她就算冲到苏启邦的面前去质问他,也不会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苏槿馨,其实,在你出国的那一刻,我们的关系,在我这里就算是结束了,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是你寄来结婚卡片的那一刻,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女朋友,那是因为一直没有遇见让我心动的而已。”

    厉津泽不是那种拖沓的人,他今天肯先暂时抛开叶慕青来找她,就是想快刀斩乱麻,将一些话跟她说清楚,不想让她继续误会,能够早点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那么,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对叶慕青动心了吗?”心已死,却终究还是因为他这番实诚的话而起了涟漪,痛得撕心裂肺。

    “……或许,那才是爱。”厉津泽望着苏槿馨的眼睛,认真的回复。

    这一刻,他才有些明白,从前为何会对苏槿馨那么不在意,是因为不爱,所以,从来没有为苏槿馨做过什么,在他们的关系里,一直以来都是苏槿馨主动。

    面对苏槿馨的出国,他没有任何伤感,也没有开口挽留,甚至,在他的世界里,他可以结束的这么潇洒。

    原来只是不曾爱过。

    可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爱上叶慕青的呢?第一眼吗?

    他不知道,反正,叶慕青就这样,堂而皇之的住到了他的心里,他不排斥,反而欢喜。

    那才是爱?所以,厉津泽终究意识到,他从来都不曾爱过自己,从来,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苏槿馨闭了眼睛,将眼眶内那些打转的眼泪给倒流回去,再次睁眼来,她与厉津泽,一人划了一条船离开了这座岛。

    这座岛,以后只属于她,不再属于他们。

    百工堰的服务站,苏俞良等在那里,苏槿馨朝他走过去,木然的坐上他的车离开。

    厉津泽也不期望苏俞良跟他道谢,想到叶慕青,他马不停蹄的开车赶回到家,到家之后,他却发现叶慕青都没有在家里。

    下午,他陪着叶慕青睡到了三点,他就醒了,他醒后,弄了弄叶慕青,也没有把人给弄醒,他就起来了。

    一个人在书房的阳台上,看书,喝咖啡,一直看到五点半,他打电话订了外卖。

    六点,外卖给送来了,他进房间看到她仍然酣睡不醒,想到昨晚确实折腾她太累了,他又悄悄的退出去,顺带将她床头柜上的手机给带出了房间。

    他只是担心万一有人给她打电话或者发短信什么的,声音会吵到他。

    他打开电视看新闻,果不其然,期间,楚妍妍有给她发了两条短信,让她好好度蜜月,好好玩,然后就是叮嘱她别忘了给她带礼物,最好是一套比基尼。

    他看过之后,淡定的权当没有看过,稍后,厉子萱就发短信来了。

    第一条是:二嫂,谢谢你。

    虽然他不明白,厉子萱干嘛要跟叶慕青道谢,但是厉子萱喜欢他媳妇儿,她们俩姑嫂的感情能这么好,他也觉得开心。

    第二条是:二嫂,这个东西是你的吗?我在佑尘的车上发现的。

    然后短息下配了一张图片,一个方盒子,上面两个大字——毓婷。

    厉津泽不知道毓婷是什么,想着等叶慕青醒来之后再问问她,大概那边的厉子萱没有等到叶慕青的回复,就直接给她打电话来了。

    厉子萱大约是想不到叶慕青的电话,会是他接的,所以,他才按了接听键,厉子萱就压低了声音噼里啪啦说了好大一堆,“二嫂,那盒毓婷,是你的吧?你干嘛吃事后药啊?这种药吃了,对身体不好,而且三个月内最好不要受孕,二嫂,你难道不想给我二哥生孩子吗?”

    听到这儿,厉津泽啪的一声将电话给关了,还直接把机给关了,估计厉子萱现在还郁闷。

    所以,就有了叶慕青醒来后,厉津泽发疯的那一出了。

    “你起来,我给子萱回条短信。”叶慕青从厉津泽怀里起身,拿过茶几下,她的被厉津泽给关了机的手机。

    一开机,厉子萱的电话提醒跟短信有好几条,厉子萱也还不算笨,猜到下午打来的那个电话,大概是被她二哥给接到了。

    她好囧,也很怕,最后还是担心她二哥误会了,会给叶慕青招惹麻烦,所以后面的短信,都是发过来关心她的。

    而且,叶慕青一开机,厉子萱那边收到提示,她立马就给叶慕青打了一个电话进来。

    “嗯,误会了。……没事了,现在。……好,谢谢关心。……嗯,暂时不要说。”厉津泽不知道厉子萱说了些什么,就听到叶慕青这般的给予了回应。

    然后,她挂了电话,又给楚妍妍回了一条短信,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告诉她,会帮她带一件无比性感的比基尼,另外祝她相亲成功。

    之后,她自己把手机给关了。

    “走,我们回房。”厉津泽看了看她,一把将她拉起来,就往二楼走去。

    ------题外话------

    哈哈,不许因为最后一句话而邪恶了哈,明天见。

    感谢15892611990(1张月票)、回(⊙_⊙)忆(3朵鲜花)、15350184557(3张月票)、我的老公(3朵鲜花+1张评价票)、小洋娃娃(1朵鲜花)、swan144(1张月票)、602690431(1朵鲜花)、18997923844(2朵鲜花)、yu901014(3张月票+9朵鲜花)

    另外,推荐好文一篇。

    月初姣姣《法医星妻太妖娆》

    这是一个关于暗恋和强取豪夺的故事,本文身心干净,绝对暖文!

    他锋芒内敛,禁欲高冷,手腕铁血,不过他还有更加严重的强迫症,轻微的洁癖,挑剔古怪。

    她法医学硕士,娱乐圈的绝代佳人,出尘绝艳,浑身散发着一股妖气,不过毒舌,傲慢,自恋,没心没肺。

    简介粘贴不完,亲们自己搜索来看哈,很精彩的故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格子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子虫并收藏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