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 > 109 苏启邦,槿馨的父亲(二更)

109 苏启邦,槿馨的父亲(二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何雨晴跟着宫泽野到了他的办公室,宫泽野便将他查到的全都递给何雨晴,她拿到手之后,迫不及待的就打开来看。

    “钟志诚?”晓静的离异栏上的名字,是钟志诚,这个人,莫非就是晓静以前说的阿城?

    “阿姨,您先继续往后看。”宫泽野没有解释,而是耐心的等着她把档案全都看完。

    “什么?钟志诚竟然就是苏启邦?”看到最后,何雨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苏启邦可是清城的首富,当然,她之所以知道苏启邦这个人,并不是因为他首富的身份,而是他跟苏槿馨的关系。

    苏槿馨跟厉津泽谈恋爱的时候,也来过他们家两次,她对这个苏槿馨比较满意,可是老太太不是那么热衷,跟叶慕青的态度相比,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对她来说,儿子喜欢就行,至于自己的观点,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是啊,阿姨,您打算怎么做?”宫泽野大概比较明白姚晓静对何雨晴来说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他并不是反对何雨晴去找昔日的好友,但是,要找出姚晓静,势必就要跟苏槿馨联系,他担心的是会影响到厉津泽与叶慕青的夫妻感情。

    “我也不知道,我需要先好好想一想。”何雨晴一时也有些茫然。

    苏启邦,槿馨的父亲,厉津泽与苏槿馨之间,好不容易什么牵扯都没有了,这个节骨眼,居然会峰回路转成这样。

    她记得,苏槿馨的生母,就是苏启邦对外宣称的他第一任老婆,叫陈芝兰的女人,可是,她好像记得那些八卦说过,苏槿馨与陈芝兰之间的感情不是很好,应该说陈芝兰对她不好。

    姚晓静当年怀孕的时候,告诉过她,她怀的是女孩,打B超的医生告诉她的,生下来的时候,她也发了短信给她,向她报喜说是一个女婴,很漂亮的女婴。

    她原本是要去看她的,可因为她也刚生下老二没有多久,她的身体那个时候本来就不太好,家里人都不让,晓静也没有让她去,可是就在之后,她便再也没有晓静的消息了。

    苏槿馨是苏启邦的大女儿,那个叫苏俞良的,据说不是苏启邦亲生的,就算是亲生的,也不可能是他,晓静的孩子,是女孩子。

    难道说,苏家还有一个女儿?或者说,晓静当年把那女婴给带在身边养了么?

    “阿姨,这钟志诚在成为苏启邦之前,还做过微整,从照片上看,完全看不出曾经还是钟志诚的时候的影子,您说,他这样做是不是为了逃避晓静阿姨呢?他跟晓静阿姨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有晓静跟他知道,所以……”

    宫泽野这段看似无心之语,已经在何雨晴的内心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其实,宫泽野之所以会这么说,完全是他个人的猜测,男人做整容的,有的也是想要自己变得更有男人味儿,有的纯粹是为了想要改变自己的人生风水。

    这苏启邦整容,是为了哪桩目的,他并不关心,他只是不希望,这件事再跟苏槿馨有什么牵扯,他其实觉得无所谓,依厉津泽的情商,处理这样的事情,还不是绰绰有余,就那莫希诺在那儿瞎担心。

    那天,他送何雨晴出去的时候,莫希诺正好来找他,被他问的不耐烦,索性将事情都告诉了他,莫希诺走的时候还特别叮嘱他,事情有什么进展都要告诉他。

    他真是不懂,这莫大少都要跟艾家大小姐订婚了,居然还能闲的这么蛋疼。

    在他知道这件事情后,那更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要让苏槿馨再次掺和进厉津泽跟叶慕青之间的关系里,不管他们俩是不是真情真意,也不管他们最后要不要分开,那都只能是他们俩自己来决定,绝对不能牵扯上苏槿馨那个女人。

    宫泽野知道,当年苏槿馨默不吭声的就这么甩了厉津泽去了国外,真的是把莫希诺给刺激到了,一是他确实是为了朋友而鸣不平,另一个,苏槿馨这么不负责任的举动,让他想起了另外一个姓苏的女人。

    也真是奇了怪了,那两个女人,名字相似,做的事情都相似,不过,依他看,这两人的命运可完全不相同啊。

    苏槿馨回头,可不一定还能拥有厉津泽的爱,这不,厉津泽都另娶他人了,可那苏锦西要是回头啊,别说某人现在婚还没有结,就是结了,某人肯定也会为了美人把婚给离定了。

    “阿野,你帮阿姨大忙了,走吧,阿姨请你吃午饭去。”想了好一会儿的何雨晴,醒悟过来,对宫泽野无比感激,拍着他的肩膀,情绪十分亢奋。

    “不用了吧,阿姨,现在十一点都没有,吃午饭太早了,这样吧,我先送你回家?”厉津泽将人交给他,那他就有这个义务保障阿姨的安全。

    “不用麻烦了,我打个车就回去了。”何雨晴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忙得很,她不需要他送,而且,她还想要再去一个地方。

    “那我出门帮您拦,您到家给我打个电话哦。”宫泽野不放心的叮嘱着。

    “好,麻烦你了。”何雨晴笑着摇摇头,不过,晚辈的心意,她自然不拒绝。

    送何雨晴上了出租车,同时记住了出租车的车牌跟师傅的编号,宫泽野这才又回到办公室,算是不负厉津泽的交代,给厉津泽发了一条短信。

    此时的厉津泽哪有时间看他发来的短信。

    他刚回到公司,叶慕青他们商务大楼里那几个老总就迎了上来,大家七嘴八舌的向他申诉着姓史一家的言而无信。

    他与朱杏儿两人合力,花了一些时间来说服他们,既然他们上次就是他的当事人,那么,这一次,他依然会帮助他们。

    几个老总听了厉津泽肯帮他们,心也就落下去了,瞬间踏实了,加上他们个个也不是闲人,先后离开了律所。

    厉津泽回到办公室,朱杏儿立马准备了一杯水温刚刚好的纯净水,“厉律,这次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按程序来咯,先约他们对方的胡律师。”厉津泽游刃有余的说着,不过是再次面对史家的人么。

    “这次不是胡律师,是史天美。”史天美已经往律所打了三次电话。

    “她跟史家老大,还真的是狼狈为奸。”听罢,厉津泽从鼻端嗤笑了一声,他就不相信,换人没换理,他们史家在那些人的面前就能横着走了么。

    自那天,他陪叶慕青去参加了史天铭的葬礼之后,他有叫人留意史家人的动作,史天铭是史氏的总经理,他这么一走,史天翔对史氏又没有兴趣,他心性不定,自然,史三义只能将史氏交给老大史天佑。

    史天铭的离开,对史三义与翁弥月夫妻俩来说,打击真的大,翁弥月在史天铭下葬后的一个星期,还天天哭,史三义实在看不过去,将公司彻底丢给史天佑打理,自己则带着老婆,去国外散心了。

    翁弥月原本不想去,是史天佑跟史天美联合说服了她,她才松口的。

    他倒是没有想到,史三义一走,之前与史天铭签订的合约,史天佑也不打算承认,这才坐上一把手几天,居然就想要挑起事端来。

    两人正说着,史天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朱杏儿一看,“厉律,史天美的电话,今天第四次了。”

    “按程序走就可以了。”厉津泽平静的说道,然后坐下来,开始专心的工作。

    先是看到宫泽野发来的短信,他没有回复,就放一边儿去了,朱杏儿转身朝外走,同时公式化的婉拒了史天美的要厉津泽接电话的要求。

    史天美坐在汽车内,气得要死,她今天铁了心了,她就要在这里等着,看看厉津泽究竟要忙到什么时候。

    厉津泽确实挺忙的,因为蜜月旅行耽搁的时间太长了,积累了好几件CASE,倒不是说他律所里就没有得力的律师了,自然有,可是有些客户就是认死理,觉得不是他就不行。

    没办法,这些认死理的老客户,厉津泽还得认真对待,毕竟,律所能走到今天,都是这些人一路帮衬过来的。

    十一点半的时候,厉津泽接到莫希诺的电话,说要一起聚餐,厉津泽问了有哪些人,莫希诺回了一句,八仙都来了。

    好吧,他正好有事找宫泽野跟程大山,他同意聚餐,可时间上限制了,最多一个半小时。

    莫希诺撇嘴,“吃个饭还这么多要求,这顿,你请。”

    “好啊,我请就是了。”厉津泽也不介意,请就请呗。

    厉津泽是最后一个走近包间的,莫希诺起哄,要让他罚三杯酒,厉津泽蹙眉,“开车不喝酒,我以茶代酒,自罚六杯好了。”

    莫希诺在身边给厉津泽留了一个位置,厉津泽没有理他,走到丁雷那儿,让他移了一下位置,然后,他就成功的坐在宫泽野跟程大山的中间了。

    “麻痹,我什么时候被你这么嫌弃了?”莫希诺气得要死,今天这顿,是他兴起的,他就是要让大家好好提醒他一下,他如今是有家室的人,别又想着跟苏槿馨扯在一块儿去。

    他原本想偷偷的提醒他就好了,这小子,真行,是要让他大声的说出来,是吧?

    厉津泽低着头跟程大山耳语了两句,又扭头问着宫泽野什么,忙得不得了,压根没有把莫希诺的威胁当成一回事。

    “我妈要去找苏槿馨?”宫泽野说完之后,厉津泽也想过这点。

    如果说那个姓姚的阿姨对他妈妈真的那么重要的话,那么,他可以帮他妈把苏槿馨给约出来见上一面,问问这事。

    “阿姨没有那么说。”宫泽野瞥了莫希诺一眼,摇摇头。

    “那你就没有查到姚晓静别的了吗?”厉津泽继续问出疑惑,他也不是很赞成去找苏槿馨,就算叶慕青不吃醋,他也不想这么做。

    “没有,从那家医院离开后,这女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除非她也改头换面,还换姓。”宫泽野想到苏启邦都做了整容,姚晓静右脸上还有一大块胎记,她去整容更有立场。

    看看苏启邦之后娶的三个老婆,那简直是一个赛过一个,就跟赛天仙似的,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他是一个爱美之人,当年怎么就把姚晓静给娶了呢?

    “改头换面还换性?你说姚晓静最后还能变成一个男人?”

    “噗——”优雅的宫泽野也没有忍住,无语极了,“我说的是姓名的姓,不是性别的性。”

    “就算这样,那也是大海捞针。”中国百家姓,那么多人,要怎么找?厉津泽觉得,他妈妈估计跟那位晓静阿姨这辈子应该是无缘再重逢了,空了的时候好好劝劝她。

    吃过了饭,厉津泽又交代了一下程大山,买完单之后,就回律所了。

    史天美瞠目结舌的看着厉津泽的车又一次从外面开了回来,她一直盯着这里,怎么就没有看到厉津泽的车给开出去了呢。

    不纠结这个了,她这会儿看到了人,自然不会让他再躲了去,在厉津泽的车开到她面前,她站到了前面。

    厉津泽一个急刹车,望着眼前这个不要命的女人,竟然是史天美。

    史天美这个女人,自视甚高,那个时候,因为一场官司,史天美输给了他,她的第一次败诉记录,就败在了他的身上,业内的人,都以为她会找他麻烦,还听说,史天美输了那场官司,竟然从京都跑回了G市。

    连他都以为史天美跑回来是为了赢他的,结果,等到最后,竟然等到史天美的主动告白,可是对这样的女人,他真的没兴趣,他的实话实说,才真的换来了这个女人疯狂的记恨。

    摇下车窗,朝外面那个想找死的女人喊,“史天美,你活腻了么?”

    “厉大律师这么难搞,让我豁出命去,我也愿意啊。”史天美不仅不害怕,反而一脸微笑,可这在厉津泽看来,那简直就是个大变态。

    这样算来,他们史家,除了史天铭,别的人都是奇葩,变态的人物。

    将史天美请上了楼,厉津泽得以顺利停车,上楼,去了休息室。

    朱杏儿送来了两杯咖啡,史天美一脸得意的盯着朱杏儿,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朱杏儿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放下咖啡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史律师,今天来这里,是想要谈公事?”厉津泽端起面前的咖啡就喝了一口,醇香浓郁的独特口感,让他的心情,没有先前那么郁闷了。

    “厉津泽,我们之间,除了公事,难道就没有别的事可以谈了吗?”史天美眸光如水,这个男人,就是个极品男人,如今他就算结婚了,在她眼里,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

    “是么?我不以为我一个有家室的男人,还有什么私事是可以跟史小姐你谈的。”厉津泽放下咖啡,翘起二郎腿,他的地盘,他自然闲适。

    “厉津泽,是我先认识你的,我就想问问,我比那个叶慕青,究竟差哪儿了?”史天美之所以挑起她大哥,让她大哥继续史天铭之前没有完成的事情,就是为了找厉津泽要一个清楚明白的交代,否则,她这辈子都不会死心,也不会甘心。

    叶慕青那女人,看起来就是一个发育不全的小丫头片子,怎么就把这厉津泽的魂儿给勾了去的,她也知道厉津泽之前的女朋友叫苏槿馨的,选那个女人,她会服气。

    “哪儿都没差,她有的,你们都有,或许更完美,只是,你们不叫叶慕青而已。”厉津泽说的豪放而直接。

    她就是她,不是别的谁,就这么简单。

    史天美气憋,这理由,还真特么的让人听了相当不舒服却又找不到反驳的措辞,“真好,厉津泽,没有想到,将你征服的是这样一个女人,我服了,咱们日后见真章。”

    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她史天美绝对不手下留情。

    “好,我等着史小姐。”厉津泽微微一笑,那模样,无比倾城。

    史天美走了,朱杏儿就进来了,一脸笑眯眯又无比八卦的样子,“厉律,你跟史夜叉说了什么?她一脸乌青的走了。”

    “你现在越来越八卦了,对了,把我们第一场案子的资料送到我办公室给我看。”厉津泽说完,就准备离开。

    “厉律,有件事,我想还是跟你打声招呼吧。”朱杏儿迟疑了一下,决定将她想要帮苏槿馨的心意给说出来。

    “什么事啊?”朱杏儿跟着他的这些年,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除了跟他请婚假那次之外,有些支支吾吾的,莫非,这次是要请产假?

    可这肚子,没见鼓起来啊。

    “你往哪儿瞅呢?我都说了,我跟我们家肖斌这辈子不要孩子,孩子多麻烦啊,又哭又闹的……”

    “得,你别说了,那是什么事?我五点二十就要下班。”厉津泽可不想与她在这浪费时间,他现在的工作时间本来就没有多长。

    “前天晚上我见槿馨了,安律师那边不是正好招人么?我想把槿馨介绍过去,安律师那边,你帮着打声招呼,好不好?阿泽,我也没求过你什么事,我也知道你跟槿馨之间已经过去了,可是作为朋友,帮衬一下,我想叶慕青她不会吃醋的吧?”

    厉津泽的脸色有些微变,可朱杏儿说的是事实,这些年,她真的是没有求过他什么事,可怎么哪儿哪儿都有苏槿馨呢?

    叶慕青是不会因为苏槿馨吃醋,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本来就比较郁闷。

    “另外,槿馨她不打算回去了,可能是跟她爸爸闹掰了,所以,我想要帮帮她,毕竟,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不仅仅是曾经,现在也是。

    那天晚上,其实他们还说了很多,苏槿馨没有跟别人说的话,都跟她说了,她能理解苏槿馨的无奈与憋屈,可是现在再说这些也无济于事,厉津泽,他已经是另一个女人的老公。

    她不打算把苏槿馨的这些无奈转告诉他,只是,希望他可以看在他们过去的情谊上,帮衬槿馨一把就够了。

    见厉津泽还是不为所动,朱杏儿叹口气,“阿泽,你知道槿馨现在的日子吗?她被她亲生父亲断了粮,她现在在给一个失独的退休老教师当保姆,槿馨往日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我们都知道,可她现在居然受的了这样的苦,她是我们政法系的才女,她不该这么埋没。”

    “好,我知道了,我会跟安霁说一声的,可是你知道,能不能做得了律师,得看自己的本事,不是别人帮的了的。”厉津泽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些年,苏槿馨在国外的生活,是什么样,他并不清楚,尽管她那时专业过硬,假如几年都没碰过,也会生疏的。

    他刚才也并不是不为所动,他在想,苏槿馨因为什么事跟她父亲闹掰的?苏槿馨要是跟苏启邦闹掰,那么,想要通过她,去寻找她父亲的前妻,那这条路,可就行不通了。

    “我知道,她在国外就是做这个的,成绩还不错,要不是……,哪能将这么大的人才便宜给安律师呢?”朱杏儿也没有把她的想法说出来,毕竟,那不太现实。

    回到办公室,厉津泽就接到安霁打来的电话,他这才知道,朱杏儿已经把人的简历都送过去了,这朱杏儿是先斩后奏啊,个个都长本事了都。

    厉津泽回了几句,平和的将苏槿馨的情况都给安霁介绍了一下,安霁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厉津泽倒是有些微微诧异,后来看到安霁发来的苏槿馨的简历,他才明白她的优秀。

    ------题外话------

    感谢:

    xiaofei6636(1张评价票)、Ly63毛(1张评价票)、rabbityixuan(1张月票)

    另推荐:

    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文/大雪人http:///778326。html

    沈沐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被硬生生的夺走了一颗肾脏,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手术台上,双眸竟流出血泪来:许君翔,沈轻枫,我就是化作厉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未曾想到,她没死,一遭重生,回到了刚被沈家赶出家门那一年!

    这一世,她要将许君翔踩在脚下,推入地狱!

    这一世,她要将沈轻枫碾碎成泥,生不如死!

    只是这个集钱权色为一体的自大又自恋的傲娇男人是怎么回事?

    为毛线一定要跟她扯证不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格子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子虫并收藏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