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 > 198 站着说话不腰疼

198 站着说话不腰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厉津泽一下子脸就黑了,人噌的就站了起来,赵齐按住他,沉稳的说道,“你急什么,这在国外,拥抱跟咱握手是一样,你别小心眼了你。”

    “妈的,站着说话不腰疼,是不是?你把你媳妇儿给他抱抱,试试?”厉津泽红眉毛绿眼睛了起来,已经当真了,他的老婆,是谁都能抱的吗?

    但凡是异性都不能接触,何况还是曾经暗恋过他媳妇儿的人,谁知道赵凯现在还是不是喜欢他家青青来着。

    叶慕青+楚妍妍+赵齐:“……”

    这人说话都不注重一下场合的吗?

    叶慕青最先心生不满,虽然她早就知道厉津泽这醋劲真的很大,大概这世界上没有谁的醋劲有他这么大的,但是即便有再大的心理准备,在赵凯的面前,她还是觉得挺汗颜的。

    赵凯反倒是几个人之中最淡定的。

    “阿泽哥,我逗你玩呢。”赵凯笑呵呵的走到了属于他的位置坐了下来。

    厉津泽一张脸更青了,叶慕青倒也无所谓,反正她也没打算答应拥抱这个请求,握个手是没问题的,倒不是她在意某人的心情,而是她没有这样的习惯。

    哪怕是自己的同学。

    “你小子现在不一样了哈,以前你可不是这么没正经。”厉津泽直接说道,有点说教的感觉。

    赵齐也没有说话,赵凯这次回来,的确是比之前变了许多,他也有感觉。

    以前,他跟父母都担心赵凯的性子太孤僻,就连暗恋人家女孩子也不敢表白,而且,他也不太合群,如果不是因为聚会有叶慕青去参加,或许,他根本就不会出席那些聚会。

    后来,赵凯大学毕业,父母便有心让他们舅舅带他出国,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这人也变得太快了些吧。

    他们舅舅在调教人这方面,果然是块人才。

    “舅舅说,男孩子不大方点,不开朗点,就找不到女朋友。”赵凯笑着说,如果没有舅舅,他想他的人生或许也就这样了。

    心里继续暗恋着叶慕青,然后为了让父母宽心,去找一个将就的女孩结婚组织家庭。

    至于爱不爱的,也就没什么追求了。

    有了舅舅,他走出了叶慕青的世界,他相信,属于他的女孩一定在不远的前方等着他的到来,这次回来,在听到叶慕青的生活过得这么好,他这心里也挺平静的。

    “想恋爱了?那还不简单,让妈给你安排就好了。”赵齐笑着说,这臭小子。

    “不喜欢相亲,缘分还是自己去找吧,就跟哥跟嫂子一样,还有阿泽哥跟叶慕青那样。”赵凯心中有自己的想法跟计划。

    他接下来马上要参加一场驴友旅行,去哈撒拉大沙漠。

    “有这想法也挺好。”赵齐总算是宽心了,就怕是不想成家就麻烦了。

    五个人吃了一顿还算舒心的午餐,除了赵凯刚进来的时候逗弄厉津泽差点弄僵的小插曲,赵凯接了一个电话,提前退场了。

    四个人吃过饭,为了消食,又一起去逛了商场。

    产后,叶慕青还没有好好的给自己买过衣服,虽然她怀孕的时候胖的比一些孕妇要好些,但是身材还是或多或少走了些样的,所以一直不太愿意出来试衣服。

    今天在楚妍妍的要求下,两人相约一起逛街。

    因为楚妍妍怀孕了,赵齐不放心自然是要陪在身边的,而厉津泽也不愿意离开叶慕青,就这样,两大帅哥,走在两大美女的身侧,将她们护在中间。

    以前高中的时候,楚妍妍跟叶慕青也经常来G市逛这些百货商场,那时候,有些装潢看上去很名贵的服装店,还是学生的他们,自然是不敢光顾的。

    今天有了两大有钱的帅哥,他们几乎将市中心那条路仅有的五家名贵的店都给逛完了,而且,她们均没有注意到的是,她们进去后,这些店,便挂了一个休息的牌子在门口,专心服务于他们四个人。

    名贵的店,自然有好些衣服都合适他们,叶慕青选了好几套,穿在身上都特别的合身,也很显露身材,该收的收,该凸的凸。

    她买了些大衣,冬装毕竟不如夏装。

    赵齐也帮楚妍妍选了好几套,都是些宽松的款式,楚妍妍皱眉非常不乐意,可是因为有叶慕青这样的说客在,她就算不乐意也接受了。

    高跟鞋,更是不许,赵齐还没有说话,叶慕青就说话了,“你要记得,头三个月,一定要走路小心,不许穿高跟鞋,最好是整个孕期都不要穿高跟鞋,喏,这种运动鞋就很舒服,我当时买了好几双来穿。”

    叶慕青推荐着,她一确定怀孕后,这些吃穿住行都很注意。

    “还是不要了吧,我先买一双就好了。”楚妍妍选了一双镶了水钻的,哪怕是穿运动鞋,她也要金光闪闪一点。

    逛街也很累人,四个人在从一家店走出来,去了人行道上买了饮料来喝,楚妍妍感慨道,“今天怎么回事啊?以前,那些店不是人来人往,生意挺好的吗?今天这冷清。”

    楚妍妍还是很喜欢人多一起选,一起抢的购物,不像今天,去的那几家店,都是冷冷清清的,就他们俩人,十几个客服都来为她俩服务来了。

    “今天又不是周末,多数人都在上班吧?好了,我们出来很久了,我要回家喂孩子了,妍妍,你是孕妇,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叶慕青看了看时间,她这都出来三个小时了,她要母乳孩子的,所以还是早点回去。

    “这么早就回去?两孩子有奶粉吃啊,我们一起吃了晚饭再散吧。”楚妍妍不想太早回去,这才刚怀孕,就要过这么无聊的日子了么?

    “不行,以后他们就习惯吃奶粉了。”给孩子喂奶粉,正落入厉津泽的心意,她才不愿意呢,自己的孩子,有奶干嘛不给他们喝啊。

    “青青,你看那是史夫人吧?”楚妍妍忽然看着前方走出来的三个人,她其实没有认出翁弥月,倒是认出了史天美。

    史天美也没从前那么张狂的,两人走出来,都是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被她们俩围在中间的女人,就是史天美的大嫂陈一岚。

    “……”叶慕青顺着楚妍妍努嘴的方向看过去,的确是翁弥月来着,这个女人,如今怎么混到了如此落魄的境地。

    史家的遭遇,她听说过一点点,陈一岚这个儿媳妇儿这个做法,她不是太苟同。

    如果说因为翁弥月曾经瞧不上他们家的家世,所以常常欺负她的话,她其实可以离婚啊,既然爱史天佑,那么对于史天佑的父母家人也应该接受并且好好对待,不是吗?

    可是这个做儿媳妇儿的,却一点儿儿媳妇儿的道义都不讲,联合自己的娘家,居然设计自己的夫家。

    身为儿子的史天佑更是奇怪,竟然心甘情愿的帮着老婆的娘家对付自己的父母,看看现在,他的父母,一个远去了,一个留在这里,却成了老婆的佣人。

    那边,陈一岚买了很多东西,三个人从商场出来,陈一岚身后还有两个保姆一起出行,但是她没有让保姆提她买的东西,却让她婆婆跟小姑提。

    这谁都不瞎,这不是故意针对,使坏是什么。

    但是翁弥月跟史天美都不敢说什么,最开始的时候,史三义走了,翁弥月还觉得陈一岚这个女人不敢对她怎么样。

    当她不听陈一岚的话时,那么,她在那个家,就不存在什么老夫人的身份,因为压根没有佣人听她的,吃饭的时候,没有她吃的,她换下来的衣服也没有人帮她洗。

    就跟那个时候,陈一岚刚嫁到他们家,史天佑又没有足够的能力让他们两口子搬出去住,她本来就不喜欢陈一岚这个儿媳妇儿,史天佑还跑来借钱,说要出去买房子,她自然是不依的,毕竟,她的计划就是让陈一岚在他们史家当佣人,还是免费的那种。

    然后,她这个做婆婆的就真的将陈一岚当佣人使唤,家里佣人做什么,陈一岚都得做,以至于后来很长时间,哪怕史天佑带着陈一岚搬出去住了之后,陈一岚每一次回婆家,都会不由自主的自己下厨去帮忙。

    陈一岚第一次怀孕的时候,翁弥月不知道,还让陈一岚擦地板,陈一岚不去,说她怀孕了,翁弥月当时不相信,也没有见到医院的报告,因为陈一岚是自己尿检的,还没有来得及跟史天佑说。

    翁弥月不信,那陈一岚自然就不能逃脱擦地板的命运,于是就去帮忙擦地板,当时一个新来的小佣人不小心将桶里的水给撒了出来,陈一岚小心翼翼的下楼梯,可是因为楼梯太滑,她才走了一半,就跌倒滑了下去。

    送去医院的时候,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流产了,她心里很恨,极度的恨死了翁弥月。

    那是她的孩子,也是那个恶毒女人的孙子,她都跟她说她怀孕了,但是这个女人偏偏不信,不信也就罢了,自她出世后,这个女人也表现得有多愧疚。

    每天逛街,美容,打麻将,照顾她小月子的人都是她娘家那边的人,她这心里的恨意自然严重,后来回到家里,史天美还劝说她大哥,让天佑来劝说她,让她不要把责任怪到翁弥月的身上。

    那个时候,史天佑点头答应了,那一刻,她才知道史天佑有多么的懦弱,她开始怀疑,她嫁的这个丈夫到底能不能给她依靠。

    也就在这个时候,她才彻底明白,为什么,翁弥月这个婆婆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欺负她,哪怕是将她肚子里的孩子给害死了,她也可以不用愧疚。

    但是她陈一岚,没有被惹毛也就好说,一旦被惹毛了,她一定要让她的仇人付出代价。

    她跟父母商量了一个计谋,一步一个脚印的将史天佑对史家的抱怨给弄了出来,后来,他们才知道,史天佑原来也是早就不满自己的父母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帮忙,史家接二连三的出事,直到史家分崩离析的时候,他们陈家一出手就中。

    现在,也该轮到她好好折磨翁弥月跟史天美了。

    哪怕史三义在离开的时候,让她好好对她们,当时她是口头上答应了,但是她心里想的却是,史三义太天真了,她这些年受过的苦跟委屈,都是他的老婆带给她的,她可能会就此算了吗?

    而且这些年,史三义明明知道翁弥月对她所做的,一直采取的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如果史三义不走,那么,史三义也是她要折磨的对象。

    既然挽留不了,有翁弥月跟史天美在这儿,也是好的。

    至少可以让她解解心头之恨。

    反正翁弥月跟史天美在家里做事,她就给饭吃,也不给家用,衣服,也让她们母女俩穿她不穿得了,如果不满意,那就离开她的家。

    现在家里的女主人就只有她陈一岚一个。

    她当女王的日子,现在才正式开始。

    快上车的时候,翁弥月不知道怎么的让手里的一个装衣服的口袋掉在了车底下,她伸手去捡的时候,陈一岚一脚踹在了翁弥月的身上。

    史天美见状,整个人都快疯了,“陈一岚,你这恶毒的媳妇儿,有媳妇儿这样对婆婆的吗?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史天美吼的时候,眼泪都出来了,在她的记忆里,翁弥月一向都是高贵端庄的女人,她很漂亮,加上老公又很宠她,所以,她有傲慢的资本。

    这样的一个女人,是她的母亲,她自然是骄傲的,可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翁弥月这么落魄又隐忍的一面,陈一岚这个下贱女人到底有什么资格这么对她母亲。

    居然一脚就踹了过来,在家里作威作福,偏偏她的大哥,竟然这么放任着,一句话都不说,她这真觉得寒心。

    偏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翁弥月就是不肯离开那栋别墅,对那栋别墅,她有着让史天美觉得十分莫名其妙的执念,似乎老死都要老死在那栋别墅里,哪怕天天忍受着陈一岚的欺压,她也不肯跟她一起走。

    史天美其实一直很想离开那样的家,那里对她来说,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家了,就算要做保姆,哪里不是做呢?

    可是她舍不得让翁弥月一个人在那里承受着陈一岚的欺负,她想要说服翁弥月,可就在这段时间,她发现自己的银行卡竟然被人冻结了,因为陈一岚说,她的钱都是史家的钱,既然是史家的钱,就应该拿出来还账。

    那一刻,史天美简直觉得要疯了,这个陈一岚,她以前还真是小看她了,竟然有这么多的手段。

    还记得,陈一岚当时说的话,她说,“史天美,好奇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变态手段,是吗?不需要好奇,如果当你曾经是我,明明是这个家的媳妇儿,却过的比佣人还不如的日子,我自己的孩子,被自己的婆婆给害死,可是那个婆婆却天天逛街,美容,麻将的,你就不会有一丁点的好奇了。”

    当时陈一岚说,那个时候有多恨,现在她就有多疯狂。

    除非他们离开这个家,不然的话,就必须给她承受着。

    翁弥月不走,史天美最后想走也走不了了,因为她曾经的行径,她早已经不能在律师界立足了,曾经的史家小姐的身份,让她没有办法接受那些餐馆,酒店服务员的职务。

    所以,人一旦在好的环境里生存过,就不愿意将到尘埃里去苟且。

    不离开别墅,在外人眼里,他们至少住的地方还是别墅,吃得不好,穿的不好也没什么关系,至少别人不知道她们在别墅里过的到底是个什么日子。

    就如陈一岚所说,她现在的确是在报复,狠狠的报复,当初,她在外面是风光的史大少奶奶,回去却是小女佣的日子,这种落差,确实不是很舒服。

    “我会遭报应?我想知道,现在到底是谁在遭报应?”陈一岚上了车,将车门一关,理都不理这对母女俩,自己就走了。

    “妈,起来。”史天美扶着翁弥月站起来。

    “你干嘛要跟她吵架啊?看吧,现在只能走回去,车都坐不了。”翁弥月被扶起来,却是责怪起史天美跟陈一岚吵架。

    “妈,我们就不能打车回去吗?我就不相信,大哥他是你的儿子,他不给你支付车费。”史天美实在是快受不了了,她们这过的都是些什么日子啊。

    爸爸丢下他们就真的不管了吗?

    “你大哥就是妻奴,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了,我们快走,我身上还有些零钱,我们去坐公交车。”翁弥月将刚才掉在地上的纸袋捡起来,“对了,这个掉在地上了,陈一岚就不要了,你生日马上就要到了,当妈的只能这样送你生日礼物,天美,对不起啊。”

    “妈,你不要说了。”史天美听的眼泪又来了。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翁弥月伸手擦着史天美脸上的眼泪,心疼得不得了,她现在天天脑子乱的像浆糊,反正她不想离开别墅,不管陈一岚如何不待见她都好,她就是要出现在她面前,让她感觉碍眼。

    至于她如何对她,她已经不在意了。

    两人相携着准备走的时候,翁弥月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叶慕青,那一刻,她突然就发疯了,将手上的纸袋丢给史天美,就朝叶慕青冲过去。

    “叶慕青,你这个天杀的女人,都是你害的我们一家家破人亡的。”翁弥月对叶慕青的恨似乎是根深蒂固了。

    在她看来,如果没有叶慕青,那么史天铭就不会死,史天铭不死,也就不会史天翔也跟着死了,然后他们家现在竟然落到了这步田地。

    “史夫人到现在还不知道反省自己吗?什么都怪在别人的头上。”厉津泽冷冷的说道,对于刚才她们母女俩当众被陈一岚羞辱,他觉得还蛮大快人心的。

    “……对不起,我妈妈有点神智不清楚。”史天美低着头道歉,这一刻的史天美,总算是没了之前那种锋芒。

    “既然如此,那就看好你妈妈吧,别放她出来害人,有些人,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厉津泽冷冷的回道,牵着叶慕青的手就走了。

    赵齐也将楚妍妍护得紧紧的,生怕被疯婆子给冲撞了。

    有了这么一出,四个人再没了一起聚餐的*,各自坐车回家。

    楚妍妍也没有想到翁弥月竟然走火入魔到了这样的状态,难怪她有如今的下场,真是活该,赵齐也觉得活该,反正没伤到楚妍妍就好说,要伤到了,他定是让那对母女有比此刻更悲惨的下场。

    楚妍妍也有些累了,回去的时候遇上下班高峰,车就堵在半路上了,她则直接睡着了。

    这边叶慕青因为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心里还有些感触,她不了解陈一岚过去的事情,所以不太苟同陈一岚的做法。

    可是翁弥月到现在还将史天铭的死怪在她身上,她这心里也是不舒服的,不过,也懒得跟她计较,也就这样吧,这辈子,翁弥月也就这样了。

    或许真的如史天美所说,翁弥月真的得病了。

    就在这一天过后的第十天,史家又出了一件大事,那就是翁弥月半夜起来,竟然纵火将别墅给点了,那天晚上,她给所有人的饭菜里都放了安眠药。

    吃过饭后,大家都睡得很熟,主人,佣人没有几个是逃掉的。

    因为陈一岚要报复自己的婆婆,翁弥月毕竟是她孩子的奶奶,所以,她一直让孩子住在外公外婆家,逃过了此难。

    史天佑跟史天美被活活烧死,陈一岚最终被救了出去,但是全身高达60%烧伤,这样大的面积,即便是做美容也恢复不了原来的样子了。

    而且这心理上的创伤,怕是永远都好不了了。

    这个案例,在G市上空久久挥之不散,那是一个家族的毁灭,也是一个家族的悲剧。

    因为纵火犯都死了,陈一岚就是想要赔偿也找不到人来接管,史三义的老家,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史三义离开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陈家只能暗自吞了这个苦果,陈一岚根本就不敢出门,就连她自己的亲儿子,见到她的模样,都会吓得尖叫。

    大概,这也是她应得的报应吧。

    史家的事情,也就被大家道听途说了两天,也慢慢的淡去了。

    时间这个东西很神奇,不管是喜事还是悲事,不管你这闹腾的有多厉害,最终也会淹没在时间这个长河里,然后杳无声息的淡去。

    ——

    有志跟有乐的百日宴,厉津泽就请了双方的好友跟亲人,没有多情,一共就三十桌人,另外,厉老大跟孟欣的婚礼很快也补办了,两人没有在国内举办,而是去巴厘岛。

    举行了一场璀璨的星光婚礼,那场婚礼,没有请多少人,然而,每一个到场的人都惊呼,庆幸他们来了,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婚礼。

    那一天,孟欣幸福的醉了,就连叶慕青也跟着醉了。

    厉津泽却是无语,在孩子这里,他好不容易觉得赢了大哥一次,可是婚礼的形式,他却输得这么惨,客观的说,他也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婚礼。

    两人就跟牛郎织女一样,穿梭在璀璨的星河里,就像演了个微电影似的,将两人从相逢,相遇,相爱的故事演绎了一遍,那又是另一番让人动容的爱情。

    厉家人也是第一次知道,孟欣跟厉梓煜的爱情竟然是这样的荡气回肠。

    时间一天天过去,伴随着苏槿馨跟方骏翼的蜜月结束,因为方骏翼的工作关系,苏槿馨也开始过上了飞来飞去的生活,跟着方骏翼一起。

    他们的日子天天都是蜜月旅行。

    姚晓玲决定这种方式也就适合两个人,将来有孩子怎么办,孩子要念书,总不至于也跟着他们飞来飞去的吧。

    所以让叶浩南去劝说方骏翼,还是找个地方,固定下来吧,别的网络CEO,也没有瞧见谁天天都飞来飞去的呀。

    方骏翼采纳了,问了苏槿馨的意见,两人先回新加坡,毕竟,方爷爷想要抱大胖重孙子,眼见着人家老厉家的都有三个重孙子了,他这眼巴巴的等着,盼着。

    叶慕青原本以为,苏槿馨这一走啊,姚晓玲就孤单了,结果姚晓玲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孤单,有两个外孙在呢。

    叶慕青想想也是,总算是不为她感到低落了。

    有志跟有乐一周岁的生日宴,厉津泽就没有举办了,因为那一天,老大带着孟欣回来,正式下达了通知,孟欣怀第二天了。

    为此,老大也想孟欣生一对双胞胎,不管是儿子,女儿,还是龙凤胎都好,只要是两个就行,为了生双胞胎,老大都有些神经质了。

    千里迢迢的带了孟欣去了云南的一个偏僻小村庄小住了两个月,因为他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那个小村庄的孕妇,十有*都是生的双胞胎,所以,带孟欣去沾沾地气。

    厉津泽后来知道了那两口子将恒恒丢在家里,跑去那里的真实原因之后,差点没笑喷,尤其,当他们两个月回来,第一次去金菲絮那里做产检的时候,被B超医生告知,孟欣肚子里只有一个孩子,而且是男孩的时候,老大那呆若木鸡的脸色,让厉津泽笑了好久。

    这厉家男人二起来的时候真不是一般二,这是厉津泽的真实想法,包括他自己。

    第二年,春暖花开的日子,厉子萱跟杜佑尘结婚了,并且举办了婚礼。

    厉子萱也是带着小包子结婚的。

    婚后,厉子萱跟杜佑尘自然是住在家里的,因为厉子萱需要被好好照顾。

    厉子萱的《遇见爱》在第二年的年底获得最佳女主角奖,她挺着大肚子上台领奖,主持人邀她说两句获奖感言的时候,她脸色怪异的站在讲台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就在大家以为她这是太激动了,所以说不出获奖感言的时候,只见她一手紧握着奖杯,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按着肚子,朝着电话低喊,“老公,孩子要出来了……”

    站在距离舞台不是很远的地方,杜佑尘举着他从M国带回来的相机在给厉子萱拍照,一听到厉子萱的话,他二话不说,毫不犹豫的将手上的相机往地上一扔,也不管相机到底坏没坏,一脸惨白的将厉子萱给搂在怀里,然后吵着厉津泽跟叶慕青的方向大喊,“二哥,叫救护车。”

    何雨晴就是在这一刻,才彻底接受了杜佑尘,之前,哪怕是同意了杜佑尘跟厉子萱的婚礼,但是她一直抱着测试的心理在看杜佑尘的表现,现在看来,杜佑尘确实对厉子萱是真心。

    厉子萱生了个漂漂亮亮的女儿,让厉梓煜跟孟欣无比羡慕,他们俩怎么就没有这个福气。

    “哈,我就说嘛,这个世界上想要女儿的父亲,怎么可能只有我呢?咱们的乐乐有妹妹了,以后就不孤单了。”

    此时已经两岁有余的乐乐,已经能说两句完整的话了,特别傲娇的说着,“爸爸,乐乐还是家里的小公主,是不是?”

    “是,乐乐永远是爸爸的小公主,小女王,好不好?”厉津泽在有乐的脸上亲了一下。

    “嗯,那当然。”

    同年底,厉老太太正常死亡。

    没有人哭,这是老太太的遗愿,因为她很开心,人生也很圆满。

    ------题外话------

    继续推文一篇:

    文若曦《豪门暖婚之娇妻请负责》

    简介: 江、叶两家联姻,轰动盛京。

    她是叶家三小姐,联姻的是她二姐。

    临近婚期,江大少突遭车祸。

    一时间,各种小道消息漫天飞。

    有说江大少双腿骨折,可能终生瘫痪!也有说他伤了根本,将来不能人道!

    叶家二小姐离家出走,这门婚事落在了她的头上。

    问她嫁不嫁?

    她哼笑:为何不嫁?

    于别的女人来说,这场婚姻或许是一辈子的灾难,于她来说,是正中下怀!

    哦不,是正合心意!送道具的亲们,格子看到了,谢谢大家。明天粘贴感谢楼,另外,征文开始了,大家要给力点,投格子的好基友:犬犬,小一,浮光锦,任君选择,三选一,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格子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子虫并收藏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