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 > 214 厉有志拜师

214 厉有志拜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午饭后,姚晓玲跟叶浩南去苏槿馨的病房去了,厉津泽接到厉梓煜的电话,通知他临时开个会,叶慕青趁着这个机会,就一个人去了动物园。

    大胡子老头还在,大概他的脾气真的拗,有个年轻的女孩子找他画画,可是他死活都不肯,就跟那天,乐乐想要他画画一样,也是不肯。

    年轻女孩子有些恼火,她身边同样年轻的小伙子更甚,抬脚,便将大胡子画画的东西给踹翻在地。

    大胡子看着他也不恼,气定神闲的盯着他,小伙子更冒火了,凑上去问道,“画不画?”

    “不画。”大胡子依旧不变的回答。

    “你知道我男朋友是谁吗?还没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话。”女孩子简直不敢相信,摊位都要被人给抄了,这老头竟然还不肯画。

    “他是掌握生死的阎王,还是掌握命运的天王老子啊?”大胡子转了个眼珠看向女孩子,极其讽刺的反问。

    围观的人,顿时哄笑了起来,大胡子在这里摆摊也就最近两三年,可他画的画,实在很棒,而且,向来都是,他愿意画才画,不愿意画就不画。

    也就没见过几个街头卖艺的艺术家会在动物园摆摊画画的,也就他了。

    哪怕是园内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这大胡子的真正来历,大家伙都叫他大胡子,然后每个人都这样跟着这样叫了,他自我介绍的时候,也是说自己是大胡子。

    他下巴处的那一撮大胡子,确实很另类。

    也不是说没有人留大胡子,有留,可是还没有谁留出来的胡子,像他这般,完全不影响美观,也不会给人造成邋遢的感觉。

    女孩子的脸顿时红了,小伙子脾气更大了,抬脚又打算一踹,这一次,他瞄向的目标是大胡子老头面前的画板,而不是他摆放在一旁的画了。

    他想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头知道知道,他可是比阎王跟天王老子还要厉害的主儿,不给他女朋友画画,那就永远别想在这里摆摊了。

    小伙子抬腿的那一瞬,叶慕青所在位置看过去,她觉得,这人的脚下一秒大概就要招呼到人家的脸上去了,感觉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不懂礼貌了。

    当然,或许她也比人家长不了几岁。

    可是,她觉得不能任大胡子被人这么欺负着,这人可是他们家乐乐钦点的绘画师傅啊。

    然而,就在所有的人都有些意外这个小伙子竟然会这样的时候,叶慕青都开始迈步上去了,可她还没有走到摊位前,情势就发生了重大的转变。

    小伙子嗷嗷嗷的捂着腿叫着疼,大胡子依然气定神闲,从小椅子脚下,拿过那种老式的葫芦,打开,一股白酒的清香扑面而来,他抿嘴喝了两口。

    这种姿态,叶慕青简直都要膜拜了,她觉得这人就跟电视上演的那种得道高僧似的,就是用那种老式的军用壶装水,装酒来喝,在她看来,都是有点历史的人物,更别说这种葫芦了,她还记得,小时候看济公和尚的时候,才见过这种葫芦。

    济公都是把葫芦给拴在腰间的,然后想喝的时候,就拿过来喝。

    没有人看到大胡子动手,可是小伙子就莫名的叫着腿疼了,公道自在人心,哪怕小伙子叫的十分可怜,但是叶慕青也不同情他。

    谁让他先挑衅人家的,当然,她却有点好奇,这大胡子是怎么做到的,他简直是丝毫未动啊,可是偏偏能让对手受伤。

    如果他肯答应收有志为徒的话,那有志可以学的,就不止是绘画,还有气势,以及防身术了,叶慕青觉得太惊叹了,无论要她做什么,她也一定要帮有志求得他肯收有志当师傅。

    “疼就对了,不疼啊,那估计这会儿就该是死人了。”大胡子嘴角亲抿,“现在麻烦你女朋友把那些画给扶起来吧,不然啊,你大概就会叫不出来了。”

    “你……”女孩子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大胡子竟然敢这样威胁人。

    “赶紧捡吧,费什么话?”有人开口了,都到这个时候,两个人还敢嚣张吗?

    “快去捡吧。”小伙子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就跟突然的抽筋似的,绞着疼。

    女孩子只好去捡了,捡完之后,还有些忿忿不平的,“行了吧,老头?”

    叶慕青听着就蹙眉了,她简直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也可以恶声恶气成这样,突然就想到,如果按厉津泽那样宠的方式,有乐将来很有可能成长成这种目无尊长,毫无礼教的女孩,这种人是很令人恶心的,那就是社会的臭虫啊。

    “Z国的传统有什么?”大胡子不紧不慢的问着,有点像说教。

    “老头,你够了,啊——”小伙子也开始不满起来,他的女朋友也捡了,他还想怎么样,教说他们一番吧,他们父母都没有教说他,这个老头有什么资格?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这一次,他疼的真的眼泪都来了。

    “你现在丢的是你们家,你们父母的脸,还有你们老师的脸,你们有钱人一旦出了国,那丢的可是我们国家的脸,人有钱不算什么,金玉其表败絮其中,那是什么东西?”

    大胡子缓缓的说着,周围人都连连称好。

    “老先生,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您费口水去教导的,就像枯木,神水浇灌下去,也不一定会逢春的,除非是发生了奇迹。”叶慕青不想大胡子浪费时间,走上前说道。

    刚才大胡子说这些的时候,她分明看到那两个年轻人脸上不屑一顾的表情,想到前阵子电视上播的那些个别新闻,好多人都在感叹着,他们国家怎么了,他们国家的教育怎么了?

    然而,现在看来,这种垃圾,这种臭虫,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还是正常的,知羞耻荣辱的,她不太擅长用脏话,尤其是当了妈妈之后的叶慕青,更是以身作则,绝不说脏话。

    哪怕她看眼前这两人极度不顺眼,她也克制着自己,没有破口大骂。

    人家的父母都不在意了,他们这些外人,瞎操的什么心啊。

    “你们……可以滚了。”大胡子意外的看着突然说话的叶慕青,眼睛眯了眯,然后看都没看另外两个人一眼,就叫着。

    “我还很痛。”小伙子简直不敢相信,从他出生到现在,就没有人敢对他用滚这个字眼。

    “痛就对了,关键是看你想痛三天,还是半年?”大胡子冷冽的眼神扫过去,并不打算这个时候解除他的痛。

    也不打算接受他们的道歉,刚才,如果他们回答了他的问题,然后规规矩矩的道歉,他可以缓解他的痛,可是现在,他打算让他痛上个三天。

    当然,以后还敢来招惹他,就不止三天那么轻松了。

    “……我们走。”小伙子咬牙,让女孩子扶着他就走了。

    “大家都散了吧,今天不画画了。”大胡子收回视线,对着围观人说道,动手开始收拾起地上的东西。

    叶慕青蹲了下来,主动帮着他收拾。

    “我不是让大家都散了吗?”大胡子诧异的看着她。

    “我知道您认出我了,我今天是特地来找您的,有事相求。”叶慕青也不恼,手上的动作没停,将所有的画都集中起来之后,交到大胡子的手上。

    “……说吧。”大胡子拿出那个葫芦,又喝了两口酒,才道。

    “不知道先生您收不收徒?我儿子想跟您学画画。”叶慕青也没有拐弯抹角说别的什么,直接说出前来的目的,更没有冠冕堂皇的说辞。

    而且,她相信,大胡子认出了她,自然肯定还记得有乐。

    “你是有志的妈妈?”大胡子想了半晌,还记得有志的名字。

    “嗯,是。”叶慕青很欣喜,她真是没有想到,他还记得有志的名字。

    “满三岁了吗?”大胡子将画装到包里,一系列的动作,他都没有站起来,坐着就搞定。

    “还有几个月,国庆节满三岁。”叶慕青没有隐瞒。

    “嗯,除了画画,想学别的吗?”大胡子继续问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很快,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妥当了。

    “……大师如果愿意赐教,我们都愿意学。”叶慕青咧开嘴,赶紧应着。

    大胡子抬眸状似无意的看了她一眼,“在我这里拜师学艺的学费很高,五百万。”

    “大师,五千万,我也给。”叶慕青承诺着。

    “……用不着,你去人民医院,匿名给一个叫陈玉珊的女人捐个款,她需要多少,你就捐多少,可以吗?”大胡子站了起来,拎着包,准备走。

    “可以。”叶慕青什么都没问就答应了。

    “你不想知道一下为什么吗?”这一次,轮到大胡子愣住了,上一次见面,他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也没有想到她可以这么的沉着冷静。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想我儿子拜师学艺。”至于其他的,不该她问的,她绝不多问。

    “你放心吧,我一定倾囊相授。”大胡子点头道,他上次愿意帮那小子画画,似乎就预料到了有今天一样。

    以后,他不会再来动物园摆摊了。

    “嗯,我要怎么找您?”叶慕青见他要走,赶紧问着。

    “麒麟山公园,门卫有个姓苏的老头,你跟他讲,你要找陈师傅,他就会带你们来见我。”大胡子一边走一边交代着。

    “嗯,那我还需要准备什么吗?”叶慕青追了两步,实在是追不上,只好扯着嗓子问。

    “不需要。”大胡子说完,很快就走出了动物园。

    等叶慕青走出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大胡子的身影了。

    想到大胡子的要求,叶慕青直接给孟欣打了一个电话,她现在虽然没有在人民医院上班了,可是她有熟人,让她帮忙查一个叫陈玉珊的人,应该不难吧。

    “青青,你找我?”此刻的孟欣正在家里带厉有诚,接到叶慕青的电话,赶紧接起来。

    她现在已经成了全职妈妈了,之前恒恒的成长,都是她爸妈给带的,现在有了有诚,这个孩子,凡事她都亲力亲为,不假别人的手。

    “嗯,大嫂,你帮帮我打电话去你们医院问一下,有没有一个叫陈玉珊的病人?或者家属也行。”叶慕青想了想,觉得不一定是病人。

    “哦,好,你着急要结果吗?”孟欣抱着厉有诚,这个小家伙,一岁半,调皮得不得了。

    “没事,大嫂,你先带诚诚吧,我不着急,两三天也可以。”叶慕青听到厉有诚的咿咿呀呀的声音了,想到那细皮嫩肉的小家伙,也是满心柔情的。

    “那好,我先挂了,小家伙要来抢手机了。”孟欣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叶慕青挂了电话不久,厉津泽的电话就打来了,“在哪儿呢?”

    “逛街,马上就回去了。”叶慕青刚坐上车。

    “那你先到律所来接我一下。”厉津泽而要求着。

    “你的车呢?”叶慕青不愿意,动物园在郊区,她从这里开车回去,要近一些,如果再去市区绕一圈,再回去就太远了。

    “被胡律师借走了,快点过来啊,我办公室等你。”厉津泽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这人,叶慕青只好开车先往律所赶去。

    到了律所的楼下,她也不想上去,掏出手机给厉津泽打了一个电话,可是那人关机,她只好作罢,叹口气,将车停在了附近的露天停车场,然后坐电梯去了他们律所。

    “厉太太,好。”前台看到她,赶紧打着招呼,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

    “你们好。”叶慕青抿嘴回道,也很疑惑她们看到她怎么是这样的表情。

    穿过大厅也没有看到朱杏儿,她就径自的朝厉津泽的办公室走去,敲门的时候,里面传来了厉津泽欢快的声音,“进。我老婆来了。”

    “……”有客人在里面?叶慕青推开门,就看到一个金头发,大长腿的女人坐在茶几那边的沙发上,红色的高跟鞋,白色的超短裙,还是露脐小马甲,这装扮真是要有多潮有多潮。

    女人天生就有直觉,这个女人,打量她的眼神不善,那就是想要觊觎她老公,是吗?不过,她对此毫无感觉,婚前她是抢手货,这婚后,厉津泽倒是变成抢手货了。

    前仆后继来了多少个情敌啊,叶慕青啧啧称叹,还一个比一个骚包,装扮更前卫。

    这世界上是没有男人了吗?这些女人偏偏都喜欢这些有妇之夫。

    “你不是在酒店开会吗?”叶慕青还记得,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接到的是老大的电话,怎么这会儿跑来酒店了。

    她刚才之所以在楼下打电话,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

    “嗯,开完会之后,又接到杏儿的电话,结果,在这里遇见了世伯的女儿。这是上次我们结婚的时候见过的何世伯的小女儿,叫何玉莲。”厉津泽替叶慕青做着介绍。

    “我叫Lina。”何玉莲赶紧重新报上自己的名字。

    “嗯,你好。”叶慕青淡淡的道,也没有打算伸手跟她示好,转而看向厉津泽,“那现在可以走了吗?乐乐打电话来催了。”

    实际上并没有,可是这个时候提乐乐,厉津泽肯定会想女儿的。

    “那玉莲,我要先回家了,改天再请你吃饭。”厉津泽立即朝何玉莲说着。

    今天下午,他去酒店开完会之后,还不到三点,就接到朱杏儿的电话,让他帮忙拿一个资料,因为那份资料被他锁在了办公室内的柜子里。

    他就赶过去了,在路上,跟一个车子发生了擦挂,一个小车祸,那女的就是何玉莲,何玉莲第一眼就认出他来了,他并没有认出来。

    何玉莲是他父亲好友何伯伯的女儿,也是他们厉氏以前最忠心的老臣,一直跟着厉家齐奋斗,那个时候,他们两家人聚会,孩子也会玩在一起。

    当时,何玉莲就跟一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后面,就跟莫希诺屁股后面的跟屁虫一样,好的是,何玉莲没有那女人那么过分。

    当时,厉家齐还开玩笑的问何玉莲,“这么喜欢阿泽哥哥,那长大了要不要给阿泽哥哥当老婆啊?”

    当时的厉家齐就真的是开玩笑而已,两边的长辈根本就没有当真,否则,他跟叶慕青在一起的时候,他老爸跟何伯伯肯定就会提这一茬的。

    也是刚才,他才知道,何玉莲这丫头当真了。

    她今天回国,就跑来找他了,刚还抱着他,哭着说,她不在意他结婚了。

    她不在意,他在意啊,除了叶慕青,他就没有想过再去招惹别人了。

    “好啊,可以单独请我吃吗?阿泽哥哥——”何玉莲软软的嗓音响起来,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她觉得这个叶慕青没有任何的可取之处。

    “这样吧,既然是何伯伯的女儿,要不,今天晚上就去家里吃饭吧?”叶慕青转过身来看着何玉莲,她知道她刚才之所以那么说,是在挑衅她。

    没关系,她接受她的挑衅,可以直接邀请她去家里。

    “顺便看看世伯啊。”叶慕青指的是厉家齐。

    厉津泽整个人都傻眼了,他不知道叶慕青这闹得是哪一出,

    “好啊。”何玉莲抬头坦然接受了叶慕青的邀约。

    三个人刚走到停车场,何玉莲的电话就响了,“什么?……爸爸的心脏病犯了?……妈,你别哭了,我马上回来。”

    收了电话,何玉莲伸手按了按眉心,“阿泽哥哥,下次吧,我爸爸犯病了,我必须回去。”

    “好,改天,我让我爸爸过去看何伯伯。”厉津泽笑着承诺,没能对何玉莲冷言疾色,也就是看在两家人的情分上。

    另外,他觉得何玉莲也就闹着玩玩而已,毕竟他跟青青结婚都好几年了,他们连龙凤胎都有了。

    “那我就先走了,阿泽哥哥,再见。”从始至终,何玉莲都没有看过叶慕青一眼。

    “要走吗?”早就坐上驾驶室的叶慕青发问,厉津泽干净上车,叶慕青一踩油门,就出去了。

    她还没有对谁这么不客气过呢,哪怕是面对郑景文的时候,她也没这么不客气过,最主要的是,郑景文也没有像这个何玉莲一样,完全把她当成空气一样。

    既然她把她当成空气,那她也没道理,要把她当成佛一样供起来。

    厉津泽也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叶慕青,不过,他挺喜欢看叶慕青为了他生气吃醋的样子。

    “你好像很得意啊?”叶慕青自然看到他微扬的嘴角,闷闷的道。

    “我哪儿有得意啊,她闹不出什么幺蛾子的。”厉津泽解释着,不然,也不会有何伯伯这么突然的心脏病犯了。

    刚才何玉莲一接电话,他就知道了。

    “我问的是她吗?”叶慕青白了他一眼,最后停在停车场出口踩了一脚刹车,“你来开吧,我开的太慢了。”

    她的车技实在不怎么样,一个人在车里的时候,慢慢开也就罢了,可有人的时候,她还开这么慢,自然是会被人说的。

    一路上,叶慕青都不跟他说话。

    到了紫安山之后,老大一家也在,他们来看萱萱跟孩子的,他们一家也就留在家里吃饭了,孟欣看到叶慕青就将她拉到一旁去了。

    厉津泽有些郁闷,他家媳妇什么时候跟老大媳妇儿走那么近了?

    “大嫂找我媳妇儿干嘛啊,哥?”厉津泽走到厉梓煜身边,他正在低头拨弄他的手机。

    “我哪儿知道,女人家的事,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又不会把你媳妇儿给拐跑了。”厉梓煜瞪了厉津泽一眼,这也太没骨气了吧。

    “……”他是这意思吗?

    叶慕青跟着孟欣到了一边,孟欣就说道,“我之后让人帮你查了一下,陈玉珊三个月之前是我们医院的产妇,她早产生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生下来没有多久就感染上了肺炎,上个月来我们医院治疗,如今已经一个月了,她已经没钱了,我们医院在网上挂了她的事迹,在寻求爱心捐款,你从网上知道的?”

    孟欣因为带孩子,跟孩子的时间待得比较久,所以,她没有什么时间去上网。

    所以,如果不是打电话去问,她还不知道这件事了,知道了之后,她就让厉梓煜给那个女人转了一些钱过去。

    当然,这件事她没有跟叶慕青说了。

    “不是,我是听人家说的这个名字,网上有账号,是不是?”叶慕青想了想,这就好办了,既然让匿名,她直接给这个账号存一笔钱就好了。

    “嗯,你也要捐款啊?”孟欣大概是知道怎么回事了。

    “是。”叶慕青点点头,她虽然不知道大胡子为什么要帮这个陈玉珊,可是从大胡子间接告诉她,他姓陈之后,她就能猜到一点了。

    “妈妈,妈妈。”厉有志从游乐房玩了出来,看到叶慕青就朝她奔了过来,他想知道妈妈去找大胡子伯伯的结果,“大伯母,好。”

    “嗯,志志好,那你跟妈妈说话吧。”孟欣笑着离开了。

    “志志,怎么了?”叶慕青将有志给抱起来,温柔的问着。

    “妈妈,你找大胡子伯伯怎么样了?”厉有志开口问着,“他答应收我为徒了吗?”

    “嗯,再给妈妈几天,妈妈周末带你去试试,好不好?”叶慕青没有直接许诺,除非等到陈师傅真的确定了收有志为徒弟,那么,她不会先给有志希望的。

    “哦,好。”厉有志点点头,心里有点点失望,不过,面上却没什么反应。

    “……”叶慕青是从厉有志的眼睛里发现他的失望的,她低着头,安抚他,“志志,别这样,咱们努力去做,不管结果如何,只要我们努力了就行,好不好?”

    “……好。”厉有志还不太懂得这句话,但是他相信妈妈说的话,只要是妈妈说的,他都会说好。

    “嗯,那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第二天,叶慕青去给陈玉珊的账户里存了五十万。

    陈玉珊感动得不得了,当时就通过媒体感激那个存了五十万的人,希望那个好心人可以现身,让她亲口说声谢谢。

    叶慕青倒是没把这个新闻给放在心里,在她看来,用五十万,来换取一条小生命,她这也算是做了好事一桩。

    等到周末的时候,叶慕青就带厉有志出门了。

    “妈妈,你要带哥哥去哪儿啊?”厉有乐跟着他们俩,不放手。

    “是啊,你们要去哪儿啊?”厉津泽也跟着跑出来,不懂他们这边撂下他们父女俩,这母子俩要去做什么事。

    厉有志没有说话,因为妈妈让先不要说。

    “乐乐,我带哥哥去公园走走,你不是要去游乐场吗?让爸爸带你去吧。”叶慕青对厉有乐说道,这个星期,她都不怎么搭理厉津泽的。

    虽然她没有做出让厉津泽去客厅或者别的房间睡这样过分的举动来,但是厉津泽求欢的时候,她都会说自己太累了来拒绝,然后闭上眼睛就装睡。

    不管厉津泽怎么说,怎么做都没有别的多余的反应,而闭上眼睛,没有多久,她还真的就睡着了。

    “我也要跟妈妈哥哥去公园。”厉津泽轻轻的推了推厉有乐,厉有乐立即就心口不一的要求着,其实她是很想去游乐场的。

    “你确定吗?乐乐,妈妈告诉你,说谎话的孩子可不是好孩子哦。”叶慕青反问着,刚才厉津泽推厉有乐的情形,她也看见了。

    轻轻叹口气,最终据实相告,“我是带志志去学画画的,你确定你女儿愿意学这个吗?”

    “我不要学画画。”厉津泽还没有说话呢,厉有乐就吼起来了。

    “走,志志。”叶慕青见状,拉着厉有志的小手就走了。

    厉津泽也无奈,他知道,叶慕青虽然平时很好说话,但是她一旦认定的事情,那她就一定要去做,而时间跟事实证明,她帮孩子们做的一些选择,基本都是没差的。

    叶慕青开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郊区的麒麟山,走到门卫处,她开口问了一下,“请问,苏老伯在吗?”

    “哦,我是,你找谁啊?”苏老伯正在烧开水,他从里面的房间走出来,问着。

    “我们想找陈师傅。”叶慕青回着话。

    “老陈啊,喏,你们沿着那个石梯走上去,那儿有个简易的屋子,他就住那儿。”苏老伯指了方向。

    “好,谢谢啊。”

    “谢谢苏爷爷。”不需要叶慕青教,厉有志就主动叫住了口。

    “不谢,不谢,你这孩子教的真好。”苏老头看到这么乖巧的厉有志,喜欢得很。

    “那我们就先上去了,谢谢您。”叶慕青牵着有志就上去了。

    陈大山早早的就等着厉有志,他已经看了新闻,知道那五十万是叶慕青捐的,现在,陈玉珊手上有近一百万的现金了。

    他一没有想到,医院会帮陈玉珊进行爱心捐款,二没有想到这社会上的好心人这么多。

    尤其是叶慕青,哪怕想过她真的是有钱,然而,他也没料到叶慕青在知道有爱心捐款,还能一次性捐那么多出去。

    陈大山住在这里的房子,是政府提供的,原本是供来这里玩耍的游客歇脚的地方,后来,让公园里的人给改良成了一栋小房子。

    什么都有。

    陈大山已经将拜师所需要的所有东西都给准备齐了,厉有志一去,只需要进行拜师仪式。

    陈大山原本就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他让叶慕青出去,跟厉有志两人待在房间里,进行了拜师仪式。

    二十分钟后,厉有志满脸兴奋的跑出来,“妈妈,妈妈,师傅收我了。”

    “嗯,志志高兴就行。”叶慕青点点头,看向陈大山,“谢谢您,陈师傅。”

    “是我该谢谢你,你帮的是我的女儿跟外孙女。”陈大山也没有藏着掖着,将陈玉珊的身份给说了出来。

    “……我猜到了。”叶慕青点点头,笑了笑。

    “嗯,以后每个周六,周日送到这里来吧。”陈大山也点点头,“周六晚上也在这里,不用来接他,可以吗?”

    “好的,没问题。”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若曦的文《豪门暖婚之娇妻请负责》

    简介: 江、叶两家联姻,轰动盛京。

    她是叶家三小姐,联姻的是她二姐。

    临近婚期,江大少突遭车祸。

    一时间,各种小道消息漫天飞。

    有说江大少双腿骨折,可能终生瘫痪!也有说他伤了根本,将来不能人道!

    叶家二小姐离家出走,这门婚事落在了她的头上。

    问她嫁不嫁?

    她哼笑:为何不嫁?

    于别的女人来说,这场婚姻或许是一辈子的灾难,于她来说,是正中下怀!

    哦不,是正合心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格子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子虫并收藏律师老公宠妻上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