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麻烦 > 第十九章 ·看热闹

第十九章 ·看热闹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九章

    从木器行里出来,方妈妈小心看看面色不豫的珊娘,犹豫道:“姑娘……”还继续逛街吗?

    珊娘却抬头看看天,忽地活动了一下僵直的肩,一转身,指着前方的店铺笑道:“前面那家店是卖什么的?”说着,竟带头沿着青石板路往前走去。

    三和五福不由全都和方妈妈对了个眼儿。她们都以为,遭遇这种不快,姑娘大概就没了逛街的兴致,不想出店门时还阴沉着一张脸的姑娘,只抬头看了看太阳,竟耸了耸肩,又跟个没事人似的了。

    于是三人赶紧跟上。

    五福抱着那装着绣品的包袱,三两步赶上珊娘,噘着嘴儿道:“我们不该把生意给那家店做的!那个掌柜的竟就这么看着人欺负我们!姑娘,要不我们回去把单子取消了吧?”

    珊娘摆着手笑道:“算了,我看他家手艺不错,就这样吧。做生意原就不容易,那人看着又跟个恶霸似的,估计他们这些买卖人也不敢得罪人家,不然那个恶霸发起狠来,砸了店子怎么办?”

    “便是做买卖的不容易,这掌柜的也太过分了!”连三和都不满地抱怨道,“我们是店里的客人,他就该护着我们才是,亏这曲矩木器行竟还是京城的老字号……”

    珊娘一怔,不由收住脚,回头看向身后那木器行。直到这时她才注意到,那木器行的招牌上刻着古朴的“曲矩”二字。

    嫁给袁长卿很久之后,珊娘才在无意中得知,这曲矩木器行的东家竟是袁长卿的外祖家,且他在其中还占着一股……

    方妈妈说起镇上的木器行时,珊娘并没有想到它会跟曲矩行有什么关系——想想也是,梅山镇便是个比较发达的镇子,终究只是个镇子,连县城都不是,怎么可能跟千里之外京城里大名鼎鼎的曲矩行有什么关系……

    却是没想到,竟真有关系!

    那么,前世时,镇上是不是也有这么一家木器行?!

    珊娘皱起眉,忽然再次意识到,她对袁长卿的一切,其实真的所知甚少……

    正沉思间,她的耳旁蓦地响起一声哭嚎。

    “……别打了,呜,给你们就是……”

    那哭嚎声,听着竟出人意料的有些耳熟。

    珊娘抬头,这才发现,原来左侧有条小巷。巷口处胡乱堆着一摞竹筐,正好挡住了巷口。

    而那哭嚎声,便是从那竹筐后面的小巷里传出来的。

    “……再哭!你这是有意要招过人来还是怎的?!”

    那竹筐背后,传来另一个孩子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的杂音。

    珊娘一扬眉,只听之前那个声音吃痛地又嚎了两嗓子后,便压低声音求饶道:“别、别打了,呜……我不哭了,呜……疼……”

    ——好熟悉的台词!

    这一回,连三和五福都相互对视了一眼。

    珊娘歪了歪头,冲着三和她们摆摆手,示意她们站着别动,她则一转身,靠近那一摞竹筐,从竹筐的缝隙间往巷内看去。

    透过竹筐的缝隙,她一眼便看到,她家那个胖弟弟,正凄惨兮兮地撅着个屁股,抱头蹲在角落里抽噎着。在他的前方,三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则头凑头地挤在一处看着什么。

    其中一个孩子问:“多少钱?”

    另一个不满道:“怎么就这么一点?!”

    第三个孩子回头揪起小胖墩,摇着他道:“死小胖,你是不是把钱藏起来了?快拿出来!”

    三个孩子把小胖墩围在中间一阵上下其手,却什么都没搜得出来。于是领头的那个孩子恼了,骂了声“穷鬼”,便推了小胖墩一把。小胖墩跟个球似地原地打了个转。另两个孩子看了,顿时笑了起来,于是三个熊孩子便把那小胖墩当个陀螺似的,在三人间来回推着打转。

    小胖子挣扎哭道:“钱都已经给你们了,你们还想怎么着?!”

    “就这点钱,不够!”

    “可我没钱了……”

    “没钱回家拿去!”

    “家里也没了,这个月的月钱全给你们了。”小胖子哭道。

    “那……”为首的熊孩子略一沉吟,断然道:“那你就去你姨娘的院子里偷去!你不是说你姨娘经常给你塞钱的吗?”

    “哎,对了,”另一个孩子道,“你姐姐不是才被从西园里撵出来了吗?听说老祖宗仁慈,给她的东西都没有收回来,你去偷个一件两件的,可不就有钱了?”

    “不要不要!”小胖墩吓得连连摇手,“我姐姐会打死我的!”说到这里,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吓人的东西,一边用力挣扎着一边回手推拒着那几个孩子道:“我姐姐也会打死你们的!”

    ——嗬,这胖墩,挨了一顿胖揍后,对她打人的技术倒是挺有信心的!

    珊娘听了不由抿着唇乐了。

    “哈,就你姐姐那小细胳膊小细腿儿?!”为首的孩子哈哈一笑,偏那小胖墩这会儿正激烈反抗着,便叫他挨了小胖墩一下。

    “敢打我!”那孩子当即就恼了,回手用力一推小胖墩,小胖墩一个立足不稳,那脑袋“咚”地一声就撞在了墙上。

    好大的一声响!

    连站在巷口处的珊娘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她忍不住缩了缩肩,又伸长脖子看过去。

    就只见那被撞肿了脑门的小胖墩,居然出人意料的没有嚎哭,而是捂着额头,回头瞪着那三个孩子哼哼叽叽道:“你、你们不知道我姐姐的厉害,呜,你们抢我的钱,还、还打我,我要告诉我姐姐去,回头我姐姐一定会替我报仇的,她一定会打死你们的,呜,她打人可疼了!”

    珊娘不由就眨巴了一下眼——倒不知道这小胖墩哪来的自信,竟认为她会替他报仇……

    虽说小胖墩的话听着叫人觉得好笑,可与此同时,珊娘心头却又莫名一软。某种陌生的感觉,竟这么悄悄漫延了上来……某种无法形容的、类似被人需要、被人依靠的感觉……

    巷口内,那三个欺负人的孩子听了小胖墩的话,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个道:“我说你可真是没用,便是把七哥抬出来也能吓一吓人,偏是提你那个书呆子姐姐,她能顶个屁用!”

    “七哥才不会管他呢!”又一个笑道:“便是十三姐姐,还在西园的时候怕还能借着老太太吓一吓人,如今她又能做什么?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珊娘听了,那眼儿顿时一眯,回手指住五福她们几个,再次示意她们不许靠前,她则转身绕过那几只破竹篓,提起裙摆,一脚便踹在那个说她是落毛凤凰的男孩的屁股上,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一手一个地拧住另外两个男孩的耳朵,冲着被突然出现的她吓得呆住的三个小男孩一阵冷笑。

    “是吗?抬出姐姐来没用?!那咱们试试,看看他姐姐这小细胳膊小细腿到底能做些什么!”

    而就在珊娘大发雌威之际,她却是不知道,这小巷的上方,一扇不大的窗户内,有个人正低着头,一脸兴味地看着她逞着凶蛮。

    *·*·*

    侯玦被人堵住的小巷,其实就是木器行旁边的巷子。

    而这木器行,正是京城有名的曲矩木器行在梅山镇的分店——便如珊娘所知的那样,这曲矩木器行正是袁长卿外祖家的产业,他那亡母在其中也占着几份股的。

    至于袁长卿为什么这时候就出现在这梅山镇上,而不是像前世珊娘所知道的那样,在春赏宴时才出现……却是因为前世的这个时候,其实他就已经在梅山镇上了。只是那时候的珊娘并不知道而已。

    当然,这一世的珊娘,仍是什么都不知道。

    袁长卿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却是他的授业恩师林仲海要来梅山镇省亲,恰好听说袁长卿的继祖母——便是那个孟氏——要他陪她来梅山侯府作客,林仲海生怕自个儿这个忠厚老实(?)又不爱说话的弟子被人欺负了也不知诉苦,便在孟老太太面前打着哈哈,硬说自己身体不好,需要袁长卿护送他回乡。而出于尊师重教,孟氏也不好推辞,何况那侯家就在梅山镇上,加上袁长卿已经答应她会按时出席春赏宴,孟氏这才勉强允了他。

    至于五皇子周崇,却是太子爷怕袁长卿和林老师都不在京城后,这熊孩子没了管束在外闯祸,才把他也打包塞给林仲海一同带出京城。

    那周崇虽然有点浑,好歹是大儒林仲海的弟子,总还算得上是个君子。是君子就没有欺负弱小的权利,等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很小人地欺负了一个女孩后,回到二楼的周崇一下子就没了之前的霸气,只那么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不动弹了。

    林如稚原还高兴着自己结交到一个新朋友,不想转眼就叫周崇给得罪了。作为被殃及的池鱼,她把自个儿受了珊娘冷脸的原因全都归咎于周崇,忍不住就对着周崇好一阵口诛笔伐。

    一旁的妹控林如轩也时不时地帮着妹妹补上一枪。

    而此间的主人袁长卿,就仿佛事不关己般靠在那临着巷子的窗边,抱着胳膊旁观着五皇子的热闹,一边默默想着自己的心事。

    袁长卿之所以在先生面前提起老太太要带他来侯府的事,却是他已经猜到,孟氏和他四叔这一回是铁了心要拿他的婚事做文章了。

    之前他们阻挠他进学未果,终究还是叫他拜在了林仲海的门下,这已经叫那对母子深感危机,若是如今再叫他结上一门好亲,怕是这一家子更要日夜心神不宁了。偏这对母子又最会作戏,人前处处表现着对他这忠良遗孤的照应关怀,故而便是要给他结亲,也要结得不能叫人置喙,于是梅山侯氏就这么成了首选。

    这梅山侯氏,虽说如今身上已经没有爵衔,好歹曾是五世侯爵的门庭,便是如今在朝堂上早已没了势力,却是全大周都知道的富足。而一个光有钱却没有什么后台的孙媳妇,自然远比一个有后台却没钱的孙媳妇更为得用。何况这侯家掌管着内宅的老太太,同样也姓着孟……

    孟氏的盘算,袁长卿心知肚明。只是那对母子却是从不肯相信,高傲如他,连祖上该他得的那个爵位都没放在眼里,又岂会在意缺少妻族的那点区区助力?!他一向自信,只要是他想要的,便仅凭着自己的能力,他也能得到。

    袁长卿从不打无把握的仗,也总宁愿在事先计划周详,故而他才在先生面前漏出口风,然后如愿提前来到这梅山镇上。

    他之所以要提前过来,便是想要利用孟老太太还未到之前这段时间,好好摸一摸侯家以及侯家那些千金们的底——既然孟氏要的不过是他娶侯家的姑娘,那便是给他留下了一点可操作的空间。想来只要新娘姓侯,老太太和他四叔便不会太过在意新娘的人选。既这么着,就算将来有个万一,叫他落到那最糟的地步,至少他可以试着操控一下方向,不至于叫他们硬塞给他一个难以忍受的妻子……

    也亏得他外祖家的木器行开遍了整个大周,在这梅山镇上便有这么一个分店,倒不至于叫他对侯家的情况一无所知。

    而就在袁长卿一边看着五皇子的热闹,一边筹划着下一步计划时,窗外忽然传来一阵孩子们的吵闹声。他原只是无心往外看了一眼,偏就这么巧,竟正好就看到一位侯家的千金。

    虽然此时只能瞧见那位姑娘的头顶,但那不久前才刚看到过的浅紫色衣衫,仍叫袁长卿认了出来——这一位,正是那叫他只看到一抹唇色的、排行第十三的、脾气很大的侯家十三娘。

    而此刻,十三姑娘侯珊娘正踮着脚尖,隔着一摞破竹筐,在瞧着她弟弟的热闹,却是全然不知,她的头顶上方,那前世的冤家,袁长卿袁老大,也正暗含兴味地瞧着她的热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麻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西并收藏麻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