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麻烦 > 第三十八章 ·她就知道

第三十八章 ·她就知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八章

    不得不说,珊娘真的把自己调适得很好,便是如今跟那前世的冤家处于同一屋檐下,她仍能保持着镇定,乖顺地扮演着不肯轻易抬头看人的、略带羞涩的未成年少女形象。

    要说,这也就是经过“圣元革新”后的大周,且还是在侯家最不守传统礼教规矩的五老爷府上,珊娘才能跟袁长卿这么个“外男”共处一室。若是还在西园,这种事她想都别想……当然,这会儿她其实是巴不得五老爷能传统一点。

    可惜的是,五老爷才一看到五太太,那眼里连客人都没了,哪还能看到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儿女。

    而五太太那里,原就是被珊娘忽悠着过来的。太太心里觉得,庶子遭了罪,她这个嫡母怎么也得表示一下关心,这才同意过来的,却是没想到竟这么倒霉,顶头就遇到了那个吓人的冤家……这会儿五太太没有再次把那衣袖抖出个水波纹,还多亏了之前珊娘在绣房里替五老爷说了无数好话的功劳。

    总之,两方人马这么一遇上,加上主夫主母都不给力,顿时一个个全都对瞪着眼儿不吱声了——啊,也不能说是“全都对瞪着眼儿”,至少珊娘“母女”这会儿是垂着头不看人的。当然,她俩一个是真害羞,一个只是假装的。

    所以说,人的脾气禀性一旦形成,真的很难改呢。便是转了一世,前世时就以懂眼色著称的珊娘,这会儿仍是有点积习难改,明明低头装着乖顺,可发现屋内弥漫着一片不太得体的沉默时,她忍不住就想跳出去做那缓和气氛的“全乎人儿”了。

    好在她终于还是忍住了。

    不过,便是没了她,在场的几人中也不都全是五老爷那样不通人情世故或是袁长卿这样不爱主动开口的。就只见林如亭越众而出,冲着刚进门的五太太和十三姑娘拱手见礼,道了声:“五太太-安好,十三姑娘安好,打扰府上了。”

    话说这梅山镇也就这么一点点大,且侯五老爷当年跟林如亭的父亲林仲海都是梅山书院的学生,五太太倒也认识林如亭,便腼腆地回了个礼。

    那里林如亭则拉过袁长卿介绍道:“这是我师弟袁长卿,自京城来的。”

    五太太虽不是个称职的主母,可待客的基本礼貌好歹还算周全,便半掩在珊娘身后,对那二人讷讷地说了几句“承蒙高义搭救小儿”之类的客套话。

    这林如亭果然不亏是梅山书院的学长,对人的体贴照顾那可不是一星两点的亮处。何况五太太的为人禀性,梅山镇上可谓是无人不知,故而跟五太太讲话时,他的声音不自觉就又放柔了三分。

    珊娘看了,不由一阵暗自点头。

    前世时,她跟林如亭并没有什么接触,只知道他是“落梅三君子”中声名最为不显的一个,虽然最后他官居翰林学士兼知制诰(换个后世所周知的职称,便是秘书,皇帝的秘书)。如今这么仔细一看,才叫她明白,他声名不显的原因。

    “落梅三君子”中,那林如轩是个开朗活泼的,一举一动都很容易招人侧目;袁长卿虽沉默寡言,但他有着一张杀伤力极大的脸,以及一种难以描述的、极强的存在感,便是他站在那里不说不动,也不容人轻忽。跟这样强烈的二人一比,这待人和煦如春雨般“润物细无声”的林学长,自然也就吃亏很多了。

    才刚重生时,珊娘如从一场恶梦中惊醒的人儿一般,对前世的一切都抱着怀疑和否定。直到如今经过这一个月来的休养调整,才叫她渐渐从那种种迷乱的情绪中走了出来。沉淀下所有情绪的她,如今再想起那些前尘往事,却是除了批判否定外,又更多了一份理性的思考和感悟。于是,她渐渐明白了很多前世执着不肯去明白的道理。比如……

    比如,不是说她喜欢谁,谁就一定也必须要喜欢她的。

    再比如,一个人的相貌气质其实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还是一个人的脾气禀性。

    看着这温暖如春水的林学长,珊娘忍不住就偷窥了一眼那不言不语站在一旁的袁长卿,心下不禁一阵自问:前世时,她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她到底喜欢他哪里?!

    如今细想起来,这人几乎都没什么优点……为人清高傲慢,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便是出于礼貌没把不喜欢摆在脸上,也总忍不住落实在行动上,绝不肯委屈自己半点,也绝不肯低头跟人虚与委蛇……心里有什么想法从不肯跟人明说,总爱拐着弯让人自己去猜。便是猜不到,他也绝不会给予一点提示,简直就是那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又难沟通……一身龟毛,轻易不让人近身,他的东西更是谁都不能动,被动过的东西宁愿扔了,也绝不肯相让于人……

    这么想着,珊娘忽然就觉得,除了那张脸,他竟是没一点能让她看得上的地方。

    可当年她怎么就那么鬼迷了心窍,对这样一个人痴迷了一辈子呢?!

    啊,不,许不能说是她“痴迷”于他……如今细细想来,不定前世时她那般执着于他,更多的只是出于三个字:不甘心!

    就跟她其实不喜欢西园一样,因为她曾付出了很多,不愿意自己的付出一无所获,所以就算这鞋再夹脚,她也固执地想要把鞋撑到合脚……

    于是,最终磨破了脚。

    此生重来,她自然不会再去自讨苦吃。若是可以,她甚至觉得没有男人的生活才是最惬意的——不需要为男人生儿育女,不需要替男人管理家事,只需用心做自己就好……

    只是,这怕是奢望。便是五老爷五太太不管她,便是如今她已经出了西园,在老太太眼里,她怕仍还有利用价值……哪怕像六堂姐那样,嫁个半老鳏夫为继室。

    而,如果此生非得嫁人不可,她却是死也不要再嫁袁长卿这样的人了。便是要嫁,也要嫁林如亭这样的。至少,这样一个会注意到太太的不安,且还愿意将就太太的胆小放柔声音的人,定然是个温柔体贴之人……

    *·*·*

    珊娘这里默默看着林如亭的体贴温柔,五老爷侯枫侯疏仪也在默默看着,且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

    珊娘关注的重点在林如亭身上,五老爷关注的重点,则在五太太身上。

    在五老爷的印象里,五太太不仅是不擅交际,甚至是畏惧交际。不管是在家里主场待客,还是在外面客场作客,五太太总是一副恨不能谁都看不到她的模样。便是有人为了表示友好主动跟她搭话,她看上去也是一副胆颤心惊想喊救命的样子,那唇边挤着笑,更是颤巍巍地令人心生不忍,渐渐的,也就谁都不去招惹于她了。而一般直到那个时候,五太太才能稍稍放松下来。

    偏今儿林如亭那里主动跟太太搭上话时,一开始太太也跟先前一样,一副恨不能把脑袋缩进肚子里去的模样,可渐渐的,随着林如亭轻声慢语地说着袁长卿和侯瑞怎么跳到河里,怎么把侯玦从河里捞上来,侯玦又怎么胆子大得居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哭过一声……太太竟很快就放松了下来,虽没有主动出声,听着林如亭说到有趣之处时,她也曾真心实意地抿唇微笑过……

    看着那微笑,五老爷顿时就是一阵不得劲。他带着挑剔看向林如亭。

    他和林如亭的父亲林仲海常有书信往来,所以他对林如亭其实并不陌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儿他看林如亭竟是格外地不入眼。

    这林如亭今年十九岁,身长玉立如一竿修竹,可比起侯瑞袁长卿这两个才十六岁的少年来,他这身高就不能算高了。且那白白净净的小白脸模样,看着哪像个爷们?!眼睛倒是生得挺大,可一个大男人,生着双杏眼又算怎么回事?娘娘腔!

    五老爷那里虽心里泛着酸,其实自己也不是不明白,五太太为什么会不怕这林如亭。之前他是没留意到,如今经由他闺女一提醒,他才发现,以前十次里有九次竟是他的急脾气吓着了五太太。像林如亭这样细声慢气地说话,他……嗯,其实细想想,他应该也不是做不到……

    五老爷这里正悄没声儿地观摩学习着,林如亭那里却已经快要词穷了。

    此时他已经说完了袁长卿和侯瑞救人的全过程,偏那五老爷夫妇竟一个垂眼一个瞪眼,都一副事不关己不打算接过话头的模样,林如亭顿了顿,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活跃气氛,扭头问着珊娘:“十三姑娘如今可大好了?准备什么时候回书院上课?”

    五老爷这才知道,珊娘最近都没去上学。

    见五老爷瞪着她,珊娘也才想起来,先前是五老爷“闭关”不见客,这两天又因着她哥哥的事,竟闹得她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都给忘了。于是她只装作没看到五老爷瞪来的眼,语焉不详地支吾了两声,便拉着小胖墩过去再次给那二人道了谢,把话题重又扯回救人道谢的事上。

    林如亭却是往旁一闪,笑道:“我是无功不受禄,要谢也只该谢我这袁师弟,我不会水,原就没出什么力。”

    珊娘以为,以她所了解的那个袁长卿,一定只会默默还她一礼,然后依旧站在那里扮演着不出声的石柱。却不想袁长卿还礼是还礼了,却是出人意料地开口说道:“原也只是凑巧,林师兄想看我放鹰,我们才会从那河边经过。”

    珊娘的眼忽地就是一眨。别人或许不知,珊娘却是深知,这袁长卿从不说没用的废话,如今忽然多了这么一句解释,叫她不禁怀疑起他的企图来……

    果然,袁长卿话音一落,五老爷那里就站起来惊呼道:“我说怎么看着你有些眼熟呢,原来袁小相公竟就是那只海东青的主人!那天我原说,有缘我们定然会相见,却是再没想到会这么遇上了,且你还救了犬子……”

    珊娘的眼顿时一眯——她就知道事出有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麻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西并收藏麻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