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麻烦 > 第七十九章 ·绑架

第七十九章 ·绑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十九章

    因着连日的阴雨,侯玦想去庄子上看他姨娘的事,就这么一直耽搁了下来。

    小胖墩原就被他姨娘养得有些懦弱,突然遭遇这种事,小家伙就更是惶惶不安了。原本见人总是一脸笑的他,渐渐变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消沉。连那圆鼓鼓的小脸蛋,也都迅速地消瘦了下去,看得家里人不免一阵担心。

    在表达情感方面,五老爷一家其实都很笨拙。太太表达关爱的方式,就是不停地给小胖的碗里夹好吃的。侯瑞的方式比较中二,不是悄悄伸手去扯小胖一下,就是在桌子底下踢他一脚。若是以前,小胖早哇哇大叫着跳起来告状了,如今他却只是无精打采地往旁边避了避,整个人始终都是那么蔫头耷脑的。

    老爷看了一阵心焦,可他更不是个会安慰人的,只猛地把筷子往桌上一拍,喝道:“哭丧着一张脸做什么?又不是不许你去,这连着阴雨,庄子离镇上又远,难道放你一个冒雨去?!”

    小胖嘴里含着太太硬塞过来的鸡腿,那眼泪一时没忍住,就这么啪哒啪哒地掉了下来。

    太太先是被老爷这动静吓得差点跳起来,后又看到小胖落泪,顿时乱了手脚,一边给小胖擦着泪,一边责备地横了老爷一眼。老爷立马蔫了下去。等珊娘感觉到四周一片安静时,抬头一看,就只见她家老爷太太还有她哥哥,三人都以一种巴望的眼神在看着她。

    珊娘默默一叹——“巧者劳而智者忧”,果然古人诚不欺我。她这里一心想把自个儿往个游手好闲处养着,偏家里人一个个都把她当个管家婆似地指望着!

    “要不这样吧,”她从小胖那堆成小山似的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到自己的碗里,“明儿我们坐船去……”

    她话还没有说完,老爷就皱了眉,“后山的庄子不通船。”

    “我知道。”珊娘笑道:“我记得邻近的庄子那里有个码头的,我们可以在那里上岸,然后就近雇车去庄子上。就算是因着下雨路不好走,总比直接从梅山镇赶车过去容易些。”

    小胖听了,立时一抬头,晶亮着两眼看向珊娘。

    老爷想了想,道:“倒也可行。只是最近我没空,怕是要过几天才行。”

    小胖眼里的光芒顿时便灭了下去,看得众人心里一阵不忍,侯瑞便道:“我送他去吧。”

    “你不上学了?!”老爷一瞪眼。

    珊娘忙道:“不用你们。哥哥不能缺课,老爷那里又有事要忙,倒是我们学里的功课就那么回事,缺个一天两天的也不要紧,我陪他去就好。”

    太太道:“这怎么行?你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珊娘笑道:“下个月可就是我十五岁的生日了,算不得是个孩子了呢。”

    她的话尚未说完,就听侯瑞在一旁咬着筷子笑道:“听着怎么像是你故意在提醒老爷太太,该给你办及笄礼了呢?”

    珊娘一呆。上一世她的及笄礼是跟着和袁长卿定亲的仪式一起走的,并不曾单独办过,因此她一时都给忘了,十五岁该及笄了。她扭头瞪了侯瑞一眼,沾着茶杯里的茶水,就冲着他的脸上弹了过去,惹得侯瑞一阵窃笑。

    五老爷则一阵发愣,忽然看着珊娘感慨道:“是呢,珊儿不说都给忘了……这看着明明还是一副孩子模样,谁知竟都该及笄了……”又扭头对太太道:“我们得给她好好办一场及笄礼才是。”

    太太点点头,一脸内疚道:“是我大意了,竟忘了珊儿的生辰……”

    珊娘原不是为了这个才提及生日的,赶紧摆着手拉回正题,道:“我的意思是说,要是老爷太太不放心,可以叫桂叔多带几个人送我和侯玦过去。有这么多人护着,且还是在梅县境内,不会有事的。”

    珊娘这话却是事出有因的。话说,自袁长卿走后,整个江阴府就很有些不太平,据说还是因为捐募会查访冒领捐助的事引起的。之前就有传闻说,捐募会清查贫户是想借机克扣捐助款物,如今那些款物都已经如数发放了,却不知从哪里刮出股歪风,非说很多该领救济的贫户没有领到救济,因此,除了有铁血县令坐镇的梅县外,外乡外县竟都纷纷传出捐募会被所谓“愤怒的贫户”给打砸抢了的事,且据说还有人趁机干起了打家劫舍的生意。

    老爷低头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于是又隔了一日,桂叔果然雇来了船。这一次珊娘只带了五福和李妈妈两个出门,小胖也只带了他的奶娘和随侍的两个小厮,桂叔倒呼啦啦带了四五个膀大腰圆的家丁随行。

    珊娘先侯玦一步下了船舱,奶娘则抱着个包裹跟在她的身后。明明她和五福都平安地步下了台阶,可跟在她们身后的奶娘竟像没注意到台阶一样,险些被绊倒。见珊娘一脸诧异地望着她,奶娘忙一阵讪笑,转身去了后舱。五福则趁机凑到珊娘耳旁小声道:“昨晚妈妈家里又来人了,好像是要她回去一趟。因着姑娘今儿要出门,妈妈就没跟姑娘说。”

    她原还想就着奶娘的事再发几句议论的,忽然听到桂叔和侯玦说话的声音,便忙住了嘴,扶着珊娘在舷窗边坐了下来。

    侯玦跟在后面郁郁地下了舱,见珊娘倚窗坐着,他过去撒娇地靠在她的身上,抬头望着她道:“老爷是不是再不会把姨娘接回来了?”

    珊娘摸摸他的背,一时不知该怎么安慰他才好。曾经她还想着,能不能改造一下马妈妈,让一家人始终都能和和美美的。可有些事,对一方有利了,就注定要对另一方不利,所谓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便是她再有心求全求好,也终不可能做到两全其美。

    “姨娘在那里会不会受苦?”侯玦含着泪又道。

    “应该也算不得是在受苦吧,好吃好喝的,还有人侍候着。”珊娘又叹了口气,如今她只希望侯玦不要受此事的影响才好,便又开着玩笑道:“其实我倒觉得,在庄子上要比在家里好。早上可以睡个懒觉,爱什么时辰起床就什么时辰起,起来后想吃什么就让人给做什么,可以随着心愿爱栽花就栽花,爱种草就种草,高兴了还可以去塘里钓钓鱼,去庄子上溜达溜达,每天不用上学,回来也不用做功课,这么想着,连我都要羡慕起姨娘来了呢。”

    侯玦到底是个孩子,被珊娘这么一哄,立时觉得住在庄子上的日子应该也不错,终于难得地露出一个笑脸。

    这一路也算得是顺风顺水,虽然天色一直阴阴的,却始终没有落下雨点来。临近靠岸时,五福忍不住合掌道:“阿弥陀佛,连天老爷都帮着我们。”谁知她话音刚落,天上竟飘起了蒙蒙细雨。珊娘不禁哈哈一笑,道:“有些话是说不得的。不定老天爷原都已经忘了要下雨了,偏你这么一说,倒提醒他了。”

    她站起身,拿过孙妈妈手里的挡雨斗篷替小胖墩披了,又转身让五福给自己披了,这才凑到舷窗处往外看了看。

    此时桂叔已经先一步上了岸。

    在珊娘的记忆里,岸边的码头其实只能算是傍着个稍大村庄的渡口,平常并不怎么热闹,她以为桂叔得去村子里才能雇到车的,却不想这会儿码头边竟正好停着三辆骡马车。珊娘便指着岸边对五福笑道:“这才是老天爷帮忙呢。”

    而等她扶着五福的手上了岸后,却发现桂叔一辆车都没有雇,且还正打算派人去村子里找车。

    其中一个车夫抄着两只手冷笑道:“你这个客官可真是奇怪,我们这么多车等在这里你不雇,偏要去村子里找人。行行行,你爱雇不雇吧!这会儿家家户户都农忙着,我倒要看你们能不能雇到车。也就我们这几个,正好送人过来,不想空跑个回头路罢了。”

    珊娘没有多话,只站在一旁默默观察着那几个车夫。小胖却不明白桂叔的谨慎,只问着桂叔道:“怎么了,这车有什么问题吗?”

    他的话,顿时令那几个车夫火冒三丈,为首的回身招呼着其他两辆车的车夫道:“得,人家怀疑我们是劫道的呢!兄弟们,咱不贪那几文小钱了,空车回就空车回吧。”说着,扬着马鞭就要赶车走人。

    此时那雨势渐渐大了起来。桂叔和珊娘对了个眼,珊娘点点头,桂叔这才上前拦下那几辆车,笑道:“不是嫌你们的车不干净嘛。”

    为首那人冷哼道:“嫌我们的车不干净,庄子上的车谁又知道是拉猪拉狗的?那倒干净了!”

    见这三人看着并不像特意巴结他们的模样,桂叔倒渐渐放了心,便挑了个看起来最为老实的车夫,让珊娘和侯玦二人先上了车。

    前朝时,那马车的式样还颇为简朴,往往就只是个简单的棚子,前后各挂一块能遮风挡尘的布帘而已。自圣元革新后,许是大家生活安宁了,便开始追求起更好的品质,大周的马车渐渐开始越做越精致了,有了轿式的马车,还有厢式的。车上也不再是简单的布帘遮挡,而是纷纷装上了车门。只是,为了上下马车方便,那车门一般多是冲着后方开的,少有像后来西洋传过来的式样那般开在一侧的。偏码头边的这三辆厢式马车,竟全都是侧开门的。

    此时雨渐渐大了起来,珊娘只对这马车的式样微诧异了一下,便带着侯玦先上了车。

    乡下的骡车自然比不得五老爷府上的车,车身都很窄,每个车里只能并肩坐下两个人而已。便是他们这一行人比较多,挤谁也不可能挤着珊娘姐弟,所以他二人只单带着李妈妈一同坐了一辆车,其他人则分挤在另外的两辆车里了。

    桂叔心眼儿多,把家丁们的车排在第一个,让珊娘他们的马车走在中间,他自己则押车走在最后。

    只是,等他上车后才发现,马车只有左右两侧开着车窗,前后竟都没有窗口。虽说如今玻璃早不是什么奢侈品,可乡下人总还是舍不得用这易碎的玩意儿,因此两侧车窗上装的还都是木板,如果他想要查看前面两辆马车的动静,就只能抽开窗板,把头探出去才能看得到。

    桂叔皱了皱眉,可看着渐大的雨势,想着从渡口到庄上也只有一条道,且路途也不算远,他就没再挑剔什么,冲着车夫呼喝了一声,一行人便冒雨启程了。

    一开始时,一切都还正常,桂叔时不时就抽开车窗板往前张望一下。渐渐的,随着雨势越来越大,听着前面车夫甩动马鞭的呼喝声,他也就渐渐放松了警惕,直到马车忽然奇怪地一颠,然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等桂叔被五福等人合力从倾覆的马车里拖出来时,便只见前方一片空茫茫的雨幕,别说是另外两辆马车,便是给他们驾车的马,连同车夫,全都不见了踪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麻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西并收藏麻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