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麻烦 > 第九十一章 ·秉烛夜谈

第九十一章 ·秉烛夜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九十一章

    因为是珊娘的生辰,请的又都是她的闺中好友,太太便善解人意地命人在后花园里单开了一席,叫珊娘在那里招待林如稚等人,太太则和老爷带着侯瑞兄弟以及准姑爷袁长卿,在前面的花厅里招待着林二先生夫妇。

    世人都认为正经人家的姑娘是不该喝酒的,因此几位姑娘平常都被家里管束着,如今难得遇到没个长辈在旁看着,一个个岂有不馋酒的?便是自诩已经是二度为人的珊娘都没能忍住,跟着贪了好几杯的蜜酒。

    虽说珊娘和林如稚都是标标准准的南方姑娘,可林如稚却是长在北方的,跟北方女孩们学了一身的豪气。赵香儿则正好跟她相反,原是个北方姑娘,从小跟着父亲在南方宦游的。连游慧也是个好酒的,于是几人便找着理由相互一阵灌酒。

    平常便是太太们不在,也总有管事妈妈们站出来规劝着,偏这会儿唯一能压制住珊娘的李妈妈失了踪迹,其他几个姑娘偏凑巧全都只带了丫鬟过来,竟没一个人身边跟着年长的管事妈妈,加上几个女孩子被酒劲儿一冲,哪里是那些丫鬟婆子们能规劝得住的,一时竟由着她们的性子胡闹了起来。

    直到三和命人送了一回醒酒汤,又劝了珊娘一回,已经微醺的珊娘这才想起自己主人的身份,按着酒壶笑道:“到此为止吧,再喝可就醉了。”又指着已经喝得东倒西歪的赵香儿道:“瞧,她都已经这样了。”

    林如稚散着眼神道:“醉了怕什么,大不了今儿晚上我们都不回去了。”

    “就是,”已经找不着北的赵香儿跟着叫道:“大不了我们学桃园三结义,抵足而眠!”

    “抵什么足啊!”游慧摇摇晃晃地举着个酒杯嚷嚷道:“我们学古人,秉烛夜谈!”

    “这个好!秉烛夜谈!”

    林如稚和赵香儿忙拍着桌子连声赞同,珊娘则撑着额头,跟看一群孩子似的,看着她们一阵宽容的笑。

    等周崇那里闹着要来给“寿星佬儿”敬酒,硬是拖着袁长卿和侯瑞侯玦一同来到花园里时,就只见珊娘她们全都已经耳热眼饧,呈半醉状态了。且几人正抱在一起不撒手,非说晚上都不回家,要秉烛夜谈什么的……

    若是换作别人家,家长肯定不会任由这几个醉鬼胡闹,偏珊娘家里当家做主的是五老爷。五老爷原就是个不按牌理出牌之人,听了只哈哈一笑,竟真个儿派人去各家送信,把几个姑娘全都留在了春深苑里。

    *·*·*

    晚间,春深苑二楼西间的起居室里,珊娘斜卧在那北窗下的贵妃榻上,撑着昏沉沉的脑袋抬头看去时,只见林如稚坐在她的身旁,正拿着块湿帕子敷着脸。赵香儿盘腿坐在罗汉床上的矮几旁喝着醒酒汤。矮几的另一侧,游慧垂腿坐在罗汉床的边沿上,看着一脸的呆怔。

    直到丫鬟拿巾子替她净了手脸,游慧这才稍稍缓过一点神来,抬头看着珊娘道:“我们真要在你家过夜啊?”

    珊娘还没答话,赵香儿就隔着矮几拧了一下游慧的脸颊,笑道:“疼吗?”

    游慧老老实实地点了一下头。

    “这就对了。”赵香儿笑着将手里的空碗塞给一旁伺候着的六安,冲游慧笑道:“你人都已经坐在这床上了,还问什么问?再说,是你说要秉烛夜谈的。”

    直到这时林如稚才放下一直敷在脸上的帕子,叹着气道:“我可真是喝多了,明儿该听我娘和我祖母唠叨我了。”

    赵香儿将手肘搁在矮几上,撑着下巴斜睇着林如稚道:“这会儿你倒喊着什么喝多了!之前十三拦着你时,你怎么还差点跟她打起来呢?”

    “你还笑话我!”林如稚拿湿帕子去丢赵香儿,却丢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谁跟人抢酒壶,差点淋了自己一身!”

    游慧则拆着这二人的台,回头笑道:“你俩这是老大说老二,半斤对八两!”又叹道,“我看明天我们谁都脱不了一场训斥了……”她抬手指向珊娘,羡慕道:“大概也就只有她除外。”又问着珊娘,“你爹应该不会训你吧?”

    “老爷大概不会,太太可能会说我两句吧。”珊娘揉着额头道。其他三人洗了一把脸,再喝了一碗醒酒汤后,那醉意就已经退却了一半,只有珊娘落下个头痛的后遗症。

    “对了,”林如稚好奇问道:“一直想问你来着,你怎么叫伯父伯母‘老爷’‘太太’?这有什么讲究吗?”

    珊娘一愣,想了半天,笑道:“你不问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好像从小就是这么叫来着……”她想了想,又道,“不仅是我们家,我伯父叔叔家里也都是这么叫的……”说着,她捂着眼睛倒在榻上,呻-吟道:“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又道,“我头痛。你们都不痛吗?”

    原本看着醉得最厉害的赵香儿已经跟个没事人儿一般了,撑着下巴笑道:“你这是酒喝少了,多喝几回就不会这样了。”

    被酒松了舌头的珊娘险些跟赵香儿说:“我两世喝的酒肯定比你这一世的多……”也亏得她还没醉糊涂,及时住了嘴。

    林如稚则下了贵妃榻,一边低头在地上找着什么,一边咕哝道:“真羡慕十三姐姐的好福气,你老爷太太不管你,你哥哥弟弟也都听你的,哪像我,家里就我最小,上头谁都能管得着我。”

    见她一个劲地打着转,赵香儿好奇问道:“你在找什么?”

    “我拿来丢你的帕子呢?”林如稚仍低头在地上找着。

    游慧看了不由哈哈一笑,指着她道:“这人,可真是醉了!我都看到了,那帕子才刚掉在地上就被丫鬟收拾出去了,还等你来找呢!”

    林如稚果然是仍有酒意,踉跄着扑到罗汉床上,推着中间的矮几,回头对三和五福道:“把这玩意拿开,我们几个今儿就在这罗汉床上抵足而眠了。”

    三和五福只好指挥着婆子将那矮几搬开了。

    林如稚脱了鞋,爬上罗汉床,回头对珊娘招手道:“你也来呀。”

    珊娘仍以手覆着眼,咕哝道:“我头痛,让我躺在这里吧。”

    二人说着话时,游慧则趴在赵香儿的身边,二人一阵嘀嘀咕咕,林如稚见了,便回身推着那二人道:“说什么悄悄话呢?”

    游慧笑道:“说珊娘呢。再没想到,她竟会跟袁师兄订了亲。以前香儿就说他长得好,我原还觉得他待人太过清冷,偏今儿看到他那么一笑……呶,香儿的魂都被他笑飞了一半……”

    她话还没说完,就叫赵香儿压在身下一阵乱拧,一边笑道:“叫你乱说!谁的魂掉了一半了?!十三可还在呢,叫她听到,还真当我对袁师兄有什么企图呢!”

    一旁,林如稚也跟着起哄道:“亏得上次你还说十三姐姐是牛粪,原来你竟也想当牛粪呢!”

    游慧当即笑软在了那里。

    赵香儿仗着个子高,扑过去就又要拧林如稚。那三人滚作一堆,珊娘则闭着眼笑道:“姐妹如手足,夫婿如衣衫。你看中了,让你便是。”

    滚作一团的三人相互对看一眼,更是笑成了一团。林如稚道:“只可惜你的胳膊不够长,装不了刘玄德!”

    赵香儿也笑道:“我可不敢要……”

    “嗳,怎么不敢要了?”游慧忽地搂住她的脖子,“才刚是谁,看到袁师兄笑起来的样子差点丢了魂?”又回头对珊娘和林如稚道:“再想不到,袁师兄笑起来竟是这样的,看着简直是……对了,不是说他有个浑名,叫‘高岭之花’吗?——看着就像朵花儿开了一样!”

    “是呢是呢!”赵香儿顿时兴奋地坐起身,笑道:“唐诗有云:回头一笑百媚生。以前还想像不出来,今儿总算是见着了……”

    “噗,”珊娘忍不住睁开一只眼,看着她笑道:“你竟拿他这么个大男人跟杨贵妃比?”

    “诶,就那么个意思,你明白就好。”赵香儿笑道。

    游慧取笑着赵香儿道:“亏得袁师兄平常不爱笑,不然我怕你就得变成第二个柳学长了。”——虽说如今林如亭已经订了亲,可似乎柳眉柳学长对他仍然没有死心,仍经常围着林如亭打转。

    赵香儿一本正经地摆着手道:“我说的是真的,我可真不敢要!那谁说过,喜欢一幅画,不一定非得把那画带回家去……”

    仍闭着眼的珊娘忽地一举手,“我说的。”

    “别打岔!”赵香儿一挥手,又探着个脑袋道:“跟你们说句实话吧,其实我也就只是爱看袁师兄的那张脸而已,真要我嫁给他,我可不干。那么严肃的一张脸,感觉就跟整天面对着林掌院一样,以后我还要不要活了?!”

    “好啊,你竟敢编排我祖母!”林如稚扑到赵香儿的身上,拧着她的脸颊笑道,“明儿我就告状去!”

    那赵香儿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地一阵求饶。

    可见这酒果然是个叫人放松的好东西,这会儿不仅珊娘感觉自己仿佛如腾云驾雾一般,便是林如稚等三人,其实都被酒放松了舌根。因此林如稚回头对珊娘道:“其实我一直想让你做我大嫂来着,偏便宜了袁师兄。”

    珊娘想说,“你知道你三哥一心想把你嫁给袁长卿吗?”可还没等她开口,同样叫酒精松了舌头的游慧就在那里抢着道:

    “是呢是呢!我也觉得他们更般配,比陈学长跟林学长都还要般配!说起来,一开始听说林学长跟陈学长订了亲时,我心里好一阵不服呢,论模样,论性情,论学识,我们十三哪里比不上陈学长了?!可后来一想,陈学长就陈学长吧,总比挑柳学长好……”

    珊娘睁开一只眼,嘲着她道:“林学长订亲,他觉得好就行,要你觉得好不好的做甚?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原来你才是想要嫁给林学长呢!”赵香儿报复着她道。

    游慧忽地叹了口气,道:“就算我想嫁也嫁不了啊!再说,我原也没想嫁。我心里清楚得很,林学长就是天上的月亮,我看看就好,想就免了。婚姻原就讲究个门当户对,我这样的,要是嫁进他们家,”她拿手一指林如稚,“别人定然要说,一只鹌鹑混进了鹤群里……”

    珊娘等人顿时又笑了起来。

    “嗳,你们别笑啊!”游慧一本正经地摆着手道:“我娘说得对,嫁人就得嫁个门户相当的,便是将来万一受了什么委屈,至少我爹娘还有那个胆气敢打上门去替我撑腰,可若是嫁个高门大户,怕就不一定了。反正我早打算好了,将来也就找个跟我家条件相当的商户子弟,我不嫌弃他,他也不嫌弃我。”

    “我这么说你可别不高兴,”赵香儿忽然回手一拍林如稚的肩,“我觉得你哥跟袁师兄一样,都是只能远远看着,不能嫁的……”

    “为什么?”林如稚道。

    “就是!”游慧也道:“若是不论门第出身,单论人品性情,林学长才是最该嫁的呢!”

    “正是因为那样的性情才嫁不得!”赵香儿一撇嘴,“你们可知道,为什么明明林学长都已经是订了亲的人了,那柳学长还跟个苍蝇似的围着他打转?归根到底,还不是因为他对谁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从不肯说人一句狠话?偏这些在柳学长看来,那就是他态度暧昧,叫她觉得自己还有机会。而若是同样的事落在袁师兄身上,我敢肯定,只要袁师兄一个冷眼扫过去,别人有再多的想法也都没了。所以说,其实林学长跟袁师兄一样,都是嫁不得的。嫁给袁师兄,我怕自己会被冻死;若是嫁给林学长,倒不怕被冻死了,但我怕我会被醋死!”

    “噗!”珊娘顿时又笑了起来。

    游慧看了一眼珊娘,推着赵香儿道:“袁师兄哪有那么糟!”

    珊娘听出来她这是怕她多心,便笑道:“那人还真就有那么糟。不想给人好脸色时,谁都别想看到他一点好脸色。”

    “至少从这一点上来说,”赵香儿笑道:“袁师兄要比林学长省心。”

    林如稚抗议道:“我大哥才不是你说的那样呢!你们不知道,我大哥也很是头痛呢!那个柳学长整天围着我大哥,偏她什么话都没有明着说,叫我大哥就是想跟她挑明了,也没办法开那个口啊!万一柳学长倒打一耙,说我哥哥这是在污她名节,我哥该怎么办?!”

    珊娘心里忍不住想,说好听了,是林如亭心地善良,不愿意伤害别人;说不好听,怕就要说他太过于好面子,这是受面子所累。赵香儿说得对,至少袁长卿不会给她带来这样的麻烦事……

    “总之!”赵香儿忽地一拍床沿,“将来我要嫁的人,既不能像袁师兄这样清冷寡淡,也不能像林学长这样温柔多情。”

    “哎呦,你要求可真高!”游慧打断她,“要不,明儿我陪你去梅山寺拜一拜那蚂蚁佛,求佛祖专门给你捏这么个泥人儿出来?”说得赵香儿扑到她身上就又是一阵乱拧。

    闹了一阵后,几人重又躺好。赵香儿回手推着林如稚道:“你呢?我们都说了,就差你没说,你将来想要找个什么样儿的?”

    “肯定得是个文采出众的大才子!”游慧道。

    林如稚则迷蒙着双眼道:“文采倒在其次,关键是,他得有责任心,肯上进,还要懂得关心人……”

    珊娘忽地放下手臂看向林如稚。这会儿她的头差不多已经不痛了。

    林如稚则被她看得一眨眼,然后侧头避开她的眼,将脸埋进了臂弯里。

    于是珊娘便知道,这小丫头有情况了。

    一旁,托着腮的游慧忽然道:“不管将来嫁个什么样的,我希望他眼里就只有我一个。”

    赵香儿顿时一撇嘴,冷笑道:“你做梦吧!男人眼里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世界那么大,外面女人那么多,叫他单守着你一个,便是他肯,外面那些野女人也不肯的!”

    赵香儿的爹是八品县丞,官儿不大,官威不小,据说家里的姨娘已经排行到第五个了,因此从小看多了母亲愁苦模样的赵香儿多少有点愤世嫉俗。

    林如稚则是另一种家庭里长大的,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我爹就只有我娘一个,我祖父也只有我祖母一个。再说,纳不纳妾,单怪外面那些女人也没用,归根到底还是该看男人能不能守住自己。”

    “这话我同意!”珊娘闭着眼举了一下手,“苍蝇不抱无缝的蛋,自己守牢了,比派一支军队看着都强。”

    赵香儿捶着床沿道:“反正我死也不会叫我以后的夫婿纳妾的!他要纳小,就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看你说的,”林如稚一推她,“这么寻死觅活的干嘛?过不下去和离便是。”

    “哪有那么容易,”游慧叹道,“夫家不同意,便是你想和离也做不到啊。”

    赵香儿怒道:“那我就一根绳儿吊死在他家祠堂里!”

    “有这么决绝的必要吗?”珊娘一翻身,以一只手臂垫在脑侧,斜靠在贵妃榻上,看着罗汉床上的赵香儿笑道,“我一向不赞成人寻死。寻死不过是向世人证明你已经无路可走了而已。且便是你死了,不把你放在心上的,仍是不会把你的死放在心上。会为你难受的,都是那些真正关心你的人。你这一死才叫亲痛仇快呢,再蠢不过的事了。”

    “那你说怎么办?”香儿一阵泄气。顿了顿,看着珊娘又道:“那,若是袁师兄要纳妾,你会怎么做?”

    “我吗?”珊娘忍不住看了一眼蹲在墙角处煮着茶的六安。

    袁长卿总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他答应她等到情况可以的时候,她随时都能退亲。可……万一呢?

    万一她挡不住命运的车轮,最终还是要迫不得已再嫁他一回呢?!

    ……忽然间,珊娘有点明白老天爷为什么叫她重生了。许重生的意义不在于她如何自我反省,而在于如果她再次落到同样的境遇里,她该怎么做才能避免前世的悲剧……许这才是老天爷真正的慈悲之处。

    “我嘛,”珊娘的手指撑着额头,看着罗汉床上的三人微笑道:“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能和离就和离,如果实在做不到,大不了他过他的,我过我的,我不会去主宰他,但也不会让他来主宰我。”

    ——男人而已,不是她生命的全部。便是迫不得已再嫁一回,至少她已经学会了怎么去为了自己而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麻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西并收藏麻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