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麻烦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惩罚

第一百三十三章 ·惩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

    等三和火急火燎地拉着老太太赶过来时,老太太却故意慢吞吞地拖着脚步,一边装腔作势地教训着三和道:“你这丫头,平常看着倒像是个稳重人,怎么这会儿竟这样慌手慌脚起来?什么贼人?这青天白日的,府里又人来人往,怎么可能闯进个贼人来?定是你看花了眼!”

    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东阁门外。老太太见门外竟没一个人守着,心里猜着袁昶兴差不多是得手了。此时她倒一改刚才的拖沓,怕三和跑了似的,反手一把抓住三和的手腕,嘴里说着:“怎么都没个伺候的人?”脚下已经抢在众人之前,拉着三和进了东阁。

    三和以为,她会看到她和珊娘早设计好的场景,老太太也以为她会看到她所以为的场景,却不想阁内竟空空如也,除了地上一滩醒目的鲜血外,竟是看不到半个人影。

    顿时,三和的假惊慌就变成了真惊慌。“人呢?!”老太太更是抢在她的前面慌乱喝问。

    看着地上的那一摊血,老太太也慌了神,拿住珊娘的短处是一回事,真逼出人命就是另一回事了。

    三和不知道其中出了什么变故,慌得连声叫着“奶奶”,把东阁里里外外一阵翻找。

    老太太则是一阵疑神疑鬼。她不知道这摊血是不是袁昶兴闯的祸,有心想要叫人也跟着找袁昶兴,又怕这果然是他做下了什么不可挽回之事,生怕叫破了倒不好遮掩,只得闭了嘴,暗暗在心里藏了焦急。

    屋里的二人正各怀心事地着急着,忽然就听到外面传来花妈妈的声音。花妈妈远远冲着屋内骂道:“三和,要死了,玩疯了你了?竟叫奶奶等你还怎的?气得奶奶都先回去了,你还在这里野着!”随着话音,花妈妈掀着帘子进来了。她仿佛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老太太一般,先是意外地“哟”了一声,然后才向着老太太行了一礼,道歉道:“不知道老太太也在,还当只有三和在呢。”又扭头看着脸上仍挂着泪珠的三和骂道:“你死哪去了?气得奶奶都没等你,直接先回去了,叫我来骂你呢!”

    老太太忙问道:“你们奶奶呢?”

    花妈妈敛袖道:“我们奶奶先回去了。”又道,“大爷那里要件急的东西,偏只有奶奶知道东西放在哪里,就叫我来请了我们奶奶回去。如今我们奶奶和大爷都在含翠轩里呢。”

    老太太的眼顿时一闪,“你们大爷回来了?”

    “是。”花妈妈答话的语气虽恭敬着,那瞟向老太太的独眼里,却带着一抹明显的讥嘲。

    老太太心头顿时一沉,也顾不得矜持了,才刚要问袁昶兴,就听得外面又是一阵乱,一个小丫鬟跌跌撞撞地跑进来禀道:“不好了不好了,二爷掉进池塘里了。”

    “什么?!”老太太一听就急了。如今虽然已经是二月了,却是乍暖还寒,掉进水里可不是闹得着玩的。

    老太太也再顾不得这头了,忙带着一队人“忽啦”一下全跑了。

    三和则快步跑到花妈妈跟前,拉着花妈妈问道:“奶奶真回去了?奶奶没事吧?”

    花妈妈看看她,又恨恨地拿手指一戳三和的脑门,道:“你先担心你自个儿吧!我还从没见大爷这么生气过呢。”

    *·*·*

    按下这边不表,且说珊娘那边。

    袁长卿扛了珊娘,避着人蹑进含翠轩,一进屋,就看到李妈妈正带着六安在窗前的炕上做着针线。二人看到袁长卿肩上扛着团黑乎乎的东西进来,正惊讶着,袁长卿已经沉着脸喝道:“出去。”

    那生冷模样,竟是前所未见的。

    李妈妈和六安原就是珊娘身边最胆小的,顿时慌得连针线笸箩都没收拾,眨眼间就跑了出去。

    袁长卿用脚踢上门,回手加了门栓,然后扛着珊娘进了里屋,将珊娘像扔死狗似地往那床上一扔。

    珊娘没个防备,被硬硬的床板撞得闷哼一声。等了两息,见袁长卿没有下一步动作的意思,她这才挣扎着从那裹着她的大氅里钻了出来。

    这一路,袁长卿始终沉默着。便是他不出声,珊娘也能从他那紧绷的肩背,以及毫不留情勒在她腿上的力道中,感觉到他那快要没顶的怒火。于是她乖觉地没有出声。

    直到好不容易从那件大氅里挣脱出来,她抬起头,还没看到袁长卿的人,便已经先开口说道:“我是……”

    忽的,她的解释卡在了喉咙里。她再想不到,袁长卿这会儿在做什么……

    他,在脱衣裳!

    直到露出精壮的身躯,身上只留下一条雪白的中裤,袁长卿才转过身来。

    这竟是她头一次在光天化日下见到半裸的他。那并不算健硕,却分外有型的肌肉线条,令珊娘忍不住吞咽了一下,蓦地往后退了一步。偏她的腿弯处撞在床沿上,整个人忽地往床上一坐。“你……”

    “闭嘴!”袁长卿紧绷着一张脸,忽地一扽手里的东西,珊娘这才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他的腰带。

    “你……你要做什么……”她紧张地看着他的手。

    “不许出声儿!”

    袁长卿低喝着,忽地如饿虎扑食般扑上来,一把将她按倒在床上,然后整个人都压在她的身上,三下五除二地将她的双手捆了起来,又将另一端系在床里侧的栏柱上。他按着她的手,低头愤怒地逼视着她,又道:“不许说话,不许出一点儿声,我现在很生气,听你说话,我只会更生气!”说着,他便开始解她的衣裳。

    珊娘被他那生冷的目光吓住了。便是前世两人吵架时,她都没见过他这杀气腾腾的眼神。她忍不住抖了一抖。

    “害怕了?”袁长卿低压着声音,那嗓音显得低沉而危险,令珊娘的脊骨又爬过一阵颤栗,而紧跟着那颤栗爬过她脊珠的,是他那略显粗糙的指尖。

    他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手指一颗一颗地搓揉过她的脊珠,那带着阴鸷的目光,那一言不发紧绷着的脸,忍不住叫她一阵紧张。偏她才刚要张嘴,他便截着她的话又威胁道:“你再出一声儿试试。”那另一只覆在她腰际的手,忽地往下一沉,找到她身体最敏感之处,在那里重重地揉了她一下。

    珊娘惊得整个身体蓦然绷紧,拼命咬住牙,才没叫出声儿来。

    见她真个儿忍着没发出声音,他满意地微眯了眯眼,那仍一颗颗数着她脊珠的手,却是把她的背猛地往上一抬,勃发着的身体则忽地往下一压,直压得她险些一口气上不来,他这才紧绷着那越发显得低沉的声音,在她唇边低低地说道:“你可知道,当我猜到你要做什么的时候,我有多害怕?!”那只在她敏感处游移的手,忽地侵入她,且带着怒意故意弄痛了她。

    珊娘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痛?!”他问着,一偏头,重重咬在她的肩上,却到底没舍得咬破了皮,只在她的肩上一阵厮磨啃吮,直到在那洁白的肌肤上制造出一块明显的青紫,他这才抬起头来,一脸平静地凝视着她,偏一双眼眸亮得吓人,“你不知道你对我意味着什么吗?你怎么还能这么不顾自己去涉险?你若出了事,你叫我怎么办?再一次变成孤家寡人?!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你有把我当成你的家人过吗?你有在乎过我吗?!”

    这么说着时,他的眼眶竟渐渐红了起来。他不想让她看到他的失控,便埋下头去,在她身上一阵泄愤地啃吮咬吻……

    珊娘咬住牙,任由他在她的身上胡来着,哪怕他弄痛了她。她再没有想到,她在他心里竟是这样的重要。那一刻,别说他的粗鲁弄痛了她,便是叫她给予他全世界,她都是愿意的。

    “长生……”

    “不许出声!”袁长卿低吼着,猛地将她拽下床沿,一把托起她的腰,随着一个长而有力的冲刺,便这么一下子贯穿了她,然后,就是一阵不管不顾地、生猛地披荆斩棘……

    毫无准备的珊娘被他冲撞得险些背过气去。偏他的粗鲁,他给她制造的痛楚,却又在那一刻,奇妙地叫她意识到,他对她的在乎;意识到他在报复着她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借由她的身体,安抚着他所受到的惊吓。他这么失去理智似地用着蛮力,叫她忍不住觉得,他其实也是在向他自己证明着,她还在,她没事……

    意识到这一点,她便越发地放柔了身子,任由他施为着。而她的柔顺,则愈加激发了他的凶性,若不是她的双手被固定在那里,他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拖下床去。于是他不耐烦地抓住那根腰带,一用力,竟扯断了床侧的那根栏杆,然后拦腰抱起她,狠狠地向他自己证明着她的安全……

    珊娘抬起仍被捆在一起的手,沉默地揽住他的脖颈,默默回应着他的需求。随着身体被他那毫无顾忌的热烈所点燃,她也头一次认识到,原来这一个多月里,甚至可以说,包括上一世,他对她一直都是有所克制的。这一刻,被各种情绪激得失了控的他,才头一次全然剥离了他所有的伪装,赤-裸裸地将自己袒露于她的面前。直到这时,她才认识到,他所有的疏离,他所有的清冷,其实都是他的自我保护。褪除那一层他刻意与人保持的距离,他其实是一团火,一团能焚尽世间万物的烈火。他野蛮、任性,霸道,他或是不许你靠近他,或是逼着你随他一同燃烧,却绝不许你漠视于他……

    情到浓烈处,珊娘忍不住发出一声细碎的低吟,却惹得他似急了眼般,猛地吻住她的唇,更加用力地挞伐起她来,一边急切地低吼着,“不许出声,不许出声!不许……不许你这样对我……”

    他的刚猛,叫珊娘有些承受不住了。她圈在他脖颈处的手指,带着细细的电流轻轻划过他汗湿而敏感的颈背,叫他浑身蓦然一颤,便这么崩溃在了她的身上……

    他压着她喘息了一会儿,却是忽地支起手臂,心有不甘地瞪着她。那乌沉沉的眼,几乎令她不敢呼吸。“不许再碰我”。他低喃着,从脖子上摘下她的手,又将她的手再次捆回到床柱上,然后身体忽地往下一沉,竟又开始了第二轮的挞伐……

    连续两次毫不留情的挞伐,直摧残得珊娘一阵神思昏乱。且这第二次,他禁锢着她的手,只许他自己尽兴,却是一点儿也不允许她的参与。他恶劣地厮磨着她,冲撞着她,不上不下地吊着她;她则被他催逼着翻越过一重又一重的峻岭,直到被他逼到那最接近太阳的位置,逼到所有的星辰都在她的眼后爆出繁花,逼得她险些晕死过去……两辈子为人,她竟是第一次有这样的体验。而这样的体验,许对于他来说,也是头一次。因此,当她缓缓降回人间,缓缓睁开眼时,发现年轻的他竟又再一次变得生龙活虎起来。珊娘蓦地倒抽了一口气,身体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却叫他一把按住,以吻封堵住她那想要拒绝的唇,“别说话,我还在生着气呢!”他呢喃着,偏那声音里明明已经没了怒气,有的明明只是……

    *。

    如食髓知味一般,他要了她一回又一回。情到深浓处时,他会忘了她的“错”,可等神智恢复时,不免又气恨起来,于是一回又一回地在她身上找着存在感,竟是从床上折腾到床下,又从床下折腾到椅上,甚至抱着她在外间的榻上,以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各种姿势,竟是逼得珊娘迷失了一回又一回……直到二人精疲力竭,他这才抱着她回到床上,拉过被子盖住二人……

    等二人醒来时,窗外已经全黑了。外间的那座自鸣钟,带着亘古不变的节奏,正一声声地敲过整整十下。

    珊娘心里正默默数着他们睡着前,袁长卿到底发了几回疯,忽地便感觉到肩上,某人又在咬着她了。

    “别……”

    此时她的声音竟已全然地沙哑了。炸了毛的袁长卿竟比白爪还难伺候,一会儿不许她出声,一会儿又逼着她出声,且声音高了不行,低了也不行……

    “再来。”

    她正想着袁长卿的阴晴不定,便听到背后的他,那声音忽地又生冷了起来。她知道,他又想起了她的“错处”,这是又生气了……

    不等她回头,他一把按倒她,又拉过枕头垫在她的腰下,然后以极磨人的速度,极缓慢的、一点一点地攻进她的城堡。那缓慢的厮磨,磨得她忍不住一阵低吟,他却蓦地揽紧她的腰,带着怒气道:“许你出声了吗?!”他压在她的背上,忽而用力,忽而又轻忽得叫她以为他就要就此远离,那般折磨着她,逼得她忍不住发了火,扭头怒道:“你到底要怎样?!”

    “怎样?!”他冷笑一声,抓住她的胳膊,用力将她抵向他,用力挤进她的身体,一边俯在她的耳旁急促道:“你说我要怎样?!别以为你这会儿顺从了我,就能叫我不生气了,我只要想到你那样儿,想到你……我就控制不住想要撕了你,想要把你吞进肚子里……”他重重撞着她,叫她忍不住痛呼出声,“痛吗?痛吗?”他一声声地问着她,又忽地拉起她,紧紧按着她的小腹,一边一下下用力攻陷着她,一边在她耳旁低喃道:“想想吧,想想我知道你要做什么的时候,我有多害怕,我多怕我来不及救你,偏我去救你,你竟已经摆平了他,就好像你一点儿都不需要我一样!你知道我有什么感觉?我感觉你真的一点儿都不需要我,从头到尾都只是我在需要你,所以你才一点儿都不在乎我,你随时都可以抛下我,你……”

    他咬住她的肩,拼命地往她身体里面挤压着自己,像是要将自己融进她的血肉里去一般。

    珊娘被他厮磨得几乎失去了理智,却只能仰着脖子一个劲地低吟着。偏她的声音,激得他更加癫狂起来,他扳过她的脸,狠狠吻着她的唇,用力咬着她的脖子,蛮横地摇摆着她,推搡着她,狠狠地逼着她,压着她,携着她,将她再次送上高峰,直到整个人瘫软在他的怀里,他却仍意犹未尽,咬着她的颈后愤愤道:“看你可还敢了!”

    精疲力竭的珊娘似迷迷糊糊睡着了,直到被他的动静所惊醒,她这才意识到,她结束了,他却还没有……

    体内难忍的酸胀,终于令她怕了,忍不住求饶道:“别……”

    袁长卿却舔着她的耳朵冷笑道:“你饱了,就不管我了?”他蓦地翻过她,再次压住她,低头凝视着她的眼,又狠狠地将她折腾了一回,直到看到她眼神涣散,整个人都似散了架一般,他这才释放了自己,却依旧不肯从她体内退出来,压着她逼问着她,“可还敢了?!”

    虽然那帐幔不曾放下,可因为室内没有点灯,除了他那双于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的眼外,珊娘竟再看不清他的五官了,“不敢了。”她抬手遮住眼,真心觉得自己不敢了。她哑声抱怨道:“你要弄死我吗?”

    “真想弄死你,可我舍不得。”他拿开她的手,在她的眼睛上吻了一下,“记得你的承诺。”又道:“以前总是你要求我这个要求我那个,我之所以没有要求你,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个聪明人,有些话我不说你也能知道。可如今我却发现,你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既这样,从今儿起,我也要要求你,你要求我怎样,我就同样也要求你也要怎样。你若再不乖,你若再这样吓我,我就整得你一个月都下不来床!”

    感觉到他仍深埋在她体内的“怒气”似又要再次勃发了,珊娘吓坏了,忙抱住他的脖颈,凑过去吻着他道:“不了不了不了,我再不行了……”顿了顿,又向他保证道“下次再不敢……”

    “还有下次?!”既然已经触发了“怒气”,袁长卿便顺势享受着这“怒气”的福利,又开始厮磨于她了,一边道:“我是你的丈夫,我就该替你撑起一片天的,你这样逞了强,置我于何地?”

    珊娘被他厮磨得受不住了,忍不住带着哭腔道:“我还不是为了你?!要是你从马上摔下来时真摔断了胳膊该怎么办?”

    “从马上摔下来?!”袁长卿蓦地停住动作,“谁告诉你,我打算从马上摔下来的?”虽然他确实是那么盘算的。

    “还用人说?”珊娘这会儿被他吊得四边不靠,忍不住抽着气紧抱了他,嘴里一时竟没了把门的,“难道你不是打算诱他来抽你的马?可就算你骑术再好,马是个活物,万一有什么意外,你还怎么下场应试……”说到这里,她已经忍不住带了喘息,抬头在他肩上也咬了一口,默默催促着他继续。

    袁长卿垂眼看看她,便依从了她……

    结束了又一轮的“征战”,他倚在床头处,手指抚着她的长发,抚得她一阵昏昏欲睡,却忽然又问着她道:“你怎么知道袁昶兴有个分心壶的?”

    珊娘原本都已经快要迷糊了,却被他这问题激得后背蓦地一僵,精神顿时间恢复了抖擞,“那个,好像……不记得了。”她一时词穷,干脆耍起了无赖,眨着眼道:“应该是听谁说的吧。”

    袁长卿的眼微微一眯。顿了顿,又问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的打算的?”

    好吧,这会儿珊娘全然清醒了。“猜……的。”她赶紧岔着话题道:“倒是你,不是说今天要跟桂叔下乡的吗?怎么忽然回来了?”

    袁长卿倒也不瞒她,将鼻子埋在她的发心处,道:“半路闲聊时,听炎风说,老太太开了东阁,给你做了临时歇脚之处。”顿了顿,又道:“老太太从不会无缘无故做好事,所以我猜她一定是有所图谋。然后我就想起你之前说的那些话,还有你特意借老太太佛堂的事。加上凉风也说,三和最近看起来有点心神不宁,几下里连在一起,我自然也就猜到了你想要做什么……”说到这里,他的怒气竟又升了起来——真正的怒气。这会儿便是他,也是有心无力了。

    “知道我这赶回来的一路是什么样的心情吗?!”

    “知道。”珊娘闷闷道,“刻骨铭心。”——可不,这会儿她难受得都要睡不着了。

    “活该!”感觉到她难受地扭着腰,他伸手过去替她按着腰,又小声道:“我是不是太狠了点?要不要点灯看一看?!”

    “呸!”珊娘顿时红着脸呸了他一口,骂道:“这会儿知道装个好人了,才刚我怎么叫你都不理我!”

    “我不是气疯了嘛!”他说着,忽地轻声一笑,道:“早知道你彪悍,却再想不到你会彪悍成这样。”

    “彪悍个鬼!”珊娘忍不住抱怨道,“都没能把他打出个好歹来!”说着,她把袁昶兴交待的事告诉了袁长卿,又恨声道:“好歹该先打断他的子孙根的!看他还敢那般龌龊!”

    袁长卿的眸中冷色一闪,道:“你总要留些事给我做。”又道,“下次再不可这么以身涉险了。如今你不是一个人,你得替我想想,我罚你也很累的。”

    珊娘:“……”

    “不要脸!”她啐着他。

    袁长卿闷声又是一笑,道:“好吧,我不怪你了,不过你所有的小心思都到此为止,以后你可不许再瞒我骗我了。你可答应我?”

    珊娘抬头看看他,笑着点了点头。

    袁长卿却伸出小指,道:“我们拉勾。”

    于是二人孩子气地拉了勾。

    珊娘才刚要收回手,他又勾住她的小指,盯着她道:“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对我说谎了。可是?”

    “啊?”珊娘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袁长卿勾着她的小指道:“你知道吗?你有个很好的习惯,你不想说实话的时候,你会一个劲地眨眼睛。比如,才刚我问你怎么知道袁昶兴有那么个壶的时候,你就一个劲儿地眨眼了,还有后来我问你,怎么知道我的打算时,你也拼命眨眼了。那么,现在你可以说实话了吗?!”

    珊娘:“……”

    她一直知道他精明,知道他擅长见微知著,却再没想到,他把他的这点聪明才智全都用在了她的身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麻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西并收藏麻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