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麻烦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家的美少年

第一百四十三章 ·我家的美少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三天的时间,说慢也慢,该发生的事情都在一件件按部就班地发生着;说快也快,转眼便到了会试结束的那一天。

    这天一早,侯瑞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和炎风等四个小厮在人群中一阵劈风斩浪,终于护着珊娘主仆挤到人群的最前方时,贡院大门贴着的封条上,那颗鲜红的玉玺印章仍是完好无损着,去宫里领旨的钦差大人也还未到。

    隔着由衙役和御林军们组成的人墙,珊娘和其他的考生家长家属们一样,全都踮着个脚尖,一副恨不能变成苍蝇,从紧闭着的门缝间飞进去看个究竟的模样。

    如今她的个头已经窜了起来,竟是比五福都要高出两指了,偏这会儿她的周围全都是些北方老爷们,生生压得她和三和五福三人比旁人全都矮了一截。

    侯瑞一边稳扎着下盘,不让后面的人推挤上来,一边喋喋不休地抱怨着:“都说了,叫你跟老爷太太一同在茶楼上等着,偏不肯,偏要过来。老爷竟也惯着你,都不说你一声儿!这人挤人,万一有什么事,回头老爷不会骂你,肯定还是我倒霉!”

    珊娘懒得听他唠叨,只一个劲地踮着脚尖,往那贡院的台阶上张望着。

    不一会儿,由远及近,人群里响起一阵喧哗。珊娘还没能听得真大家都在说些什么,便已经看到远远过来了一骑人马。只看那仪仗便叫人知道,这是宣旨的钦差大人到了。

    叫珊娘感到意外的是,来宣旨的“钦差大人”,竟是太子殿下。

    一阵鼓乐过后,太子由司仪官领着,上了贡院门前的台阶,又扬声向着众人宣读了旨意,无非是说些什么天降英才保佑大周之类的官话套话,然后,太子殿下从容一挥手,那司仪官便走到门前,扬声唱了句:“揭封!”

    有小太监上前来郑重揭下门上的封条,放在托盘里,呈给太子验看过后,司仪官又唱了声“开门”,那紧闭了三日的贡院大门,这才被人缓缓推开。

    门里最先出来的,自然是那各路的考官。太子上前和众考官一阵应答,珊娘远远的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抓心挠肺地踮了踮脚。她心里正默默腹诽着太子话多,就听到不远处也不知是谁家的楞头小子,竟没压着个音量,在那里抱怨道:“有话不能回头说吗?先放我哥哥出来啊!”

    这会儿正好是鼓乐奏鸣的间隙里,这突兀的一声便叫许多人都听到了。太子殿下许也听到了,便回头看着声音的方向哈哈一笑,向主考官洪大人拱手道:“众位连日辛苦,倒是孤不通人情世故了。”又邀请着洪大人一同回宫交旨。

    直等到主考官和太子殿下以及司仪鼓乐全都走了,贡院的衙役们才从门前撤开。那门前略安静了片刻,便忽地如水流泻闸一般,从那门里泻出一众举子们来。

    见举子们出来了,贡院门前等候的人群顿时一阵骚动。有看到亲人的,叫嚷着亲人的名字,一边回身往外挤着;那些还没有接到亲人的,则又心急地想要往里挤……一片混乱中,也亏得侯瑞打小就爱打架,身体素质比一般人要强,袁长卿的四个小厮又是受过方老爵爷亲手打磨的,五个人护住珊娘主仆三个倒也不算吃力。

    被哥哥和小厮们护着的珊娘也在人墙后面拼命地踮着脚尖。她以为她不会那么快就看到袁长卿的,偏只一眼扫过去,袁长卿就这么明晃晃地撞进了她的眼里。

    虽说如今的会试前后一共只考三天,那应试的举子们从门里出来时,一个个看起来仍是一副备受摧残的模样,不是青着眼,便是黑着脸,就是那些自觉考得不错的,看着也不过是精神略佳,脸色仍是不好,可见这会试的压力。

    偏袁长卿从门里出来时,那一直隐在云层后的朝阳正巧破云而出,突然洒下的阳光一时晃了他的眼,他抬手略遮了遮阳光,等他放下手来时,众人便只见,那高高的台阶上,竟站着个唇红齿白的美少年……

    袁长卿的眉眼发色原就生得黑浓,如今被阳光一照,竟更显得他目如点漆,发似乌木一般。偏这黑眸乌发,又将他更加反衬得肌肤白净,薄唇红润……和四周那些眼青唇白的举子们站在一处,此时的袁长卿想不醒目都不可能……

    且,和旁边那些三三两两凑在一处议论着考题的举子们不同,此时的他并没有跟任何人说话,只单手提着考篮,那么孤单单地一个人步下台阶。那踽踽独行的颀长身姿,那优雅从容的轻缓步态,一下子叫人想起他的浑名来——那开放在高山之巅,清冷而孤独的花……可远观,却无法靠近……

    珊娘默默看了他好一会儿,耳边才又渐渐听到了四周的声响。等她注意到“高岭之花”四个字时,才知道,原来袁长卿并不是只引起了她一个人的注意。她扭头往左右看了看,发现那些发出赞叹之声的人里,竟有许多是眼冒星光的大姑娘小媳妇们……

    于是,看着那如踏月归来般从容走来的袁长卿,珊娘止不住心头一阵砰砰乱跳的同时,也止不住一阵自豪:我家的美少年!

    当然,隐隐的,她还有些醋意。特别是当她听到旁边某个花痴大姐说着,“嫁郎要嫁袁大郎”时,她突然又很想找个什么东西把袁长卿给盖上……她家的!

    而,更叫她觉得惊讶的是,她以为袁长卿不可能像她一眼就看到他那样地看到她,偏那家伙从台阶上下来后,便一直牢牢盯着她的这个方向,直到他真的走到她的面前,她才意识到,他果然是早就看到了她……

    所以说,人长得漂亮,有时候极是讨巧。根据贡院里的规矩,便是举子们在贡院门前就已经看到了人群里的亲人,也是不被允许越过御林军和衙役们所组成的人墙的,他们必须沿着人墙绕过贡院正门,从那边的牌坊下面出去才能与亲人汇合。

    偏袁长卿走过来后,只冲着那两个堵在珊娘前方的衙役略一点头,两个衙役竟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放开了拉在手里的水火棍,竟让袁长卿走了捷径,直接从这里出去了……

    偏这么不合规矩的事,叫四周的人看到,竟都没一个提抗议的。周围的人全都好奇地看着袁长卿,想要看看这京城有名的“高岭之花”,到底是因为什么,竟连绕过人墙的时间都不愿意耽搁,就这么直接越过了人墙。

    于是,众人便看到,袁长卿站在一个身材窈窕的女郎面前,那唇边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顿时,看到这抹微笑的人群里又发出一阵赞叹。

    便有人猜到,能叫人前一向清冷的“高岭之花”露出这样的微笑,那女郎一定就是他新娶的妻子了。更有那知道袁长卿身世的,再联想着这几天的新闻,立时连自家赶考的亲人都不去注意了,只单单拿眼追寻着这对小夫妻。

    因此,当袁长卿夫妇二人对视了一会儿,双双沉默转身,想要从人群里挤出去时,便发现,他们早成了四周百姓们围观的对象。便是侯瑞和四个风的战斗力再强,夫妻俩仍是叫人挤得一阵东倒西歪。

    自二人汇合后,袁长卿和珊娘就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这会儿,借着被人挤得几乎叠了罗汉的机会,袁长卿伸手过去握住珊娘的手。珊娘默默张开五指,和他十指交扣着。袁长卿护着她,费了一番功夫二人才从人群里挤了出去。等他们回头再去寻找侯瑞和四个小厮两个丫鬟时,这才发现,他们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给冲散了。

    袁长卿无声一笑,利用珊娘那略长的衣袖遮住二人仍握在一起的手,和她并肩缓缓而行。

    “倒没想到你竟会真来。”他道。

    珊娘没吱声,只和他一样抿唇微笑着。

    二人又静默着走了一会儿,袁长卿问道:“单你们来的?”

    珊娘摇摇头,这才道:“老爷太太也来了。”又道,“林二先生一家也在。”她指了指街尾处的一座茶坊,又歪头看看袁长卿,道:“大概不用我问你考得如何吧?”

    “还行。”袁长卿微笑道,“中榜不是问题,不过是名次的问题。”又道,“如今上面争得厉害,想把我刷下榜去不太可能,许就是名次不太好。”

    “无所谓,”珊娘握着他的手摇了摇,“反正你还年轻。”

    袁长卿心里很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一些,听她这么说,便微微一笑,道:“只争朝夕。”

    珊娘看看他,沉默着没有言语。前世时,她一心希望他能往上爬,偏袁长卿从来不肯跟她分说朝廷里的利害,以至于好几回她都是自作主张,险些坏了他的事……偏这一世,她看开了,他倒变得热心仕途起来……果然是风水轮流转。

    这会儿贡院门前的街上早已经是人满为患,袁长卿护着珊娘避着人流,互握在一起的手一直不曾松开。等走到人少一些的地方,珊娘才问着袁长卿,“你怎么没跟林家兄弟俩一同出来?”

    林如亭和林如轩今年也一同下了场了。

    “我们不在一个考棚里。”袁长卿说着,忽地看她一眼,问道:“这几天,家里可还好?”

    “啊……”

    珊娘平着声音应了一声,袁长卿便知道,大概是有什么事了。

    “怎么?”他问。

    “也……没什么……”就是他们袁家又上头条了。

    却原来,那天五老爷说漏了嘴后,干脆便趁热打铁,在袁长卿进贡院的当天下午,他就拉着他的老友去了吏部尚书的家里。从尚书家里出来后,他又带着一帮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闲帮们冲了袁家的大门。第二天,整个京城的人就都知道了,那袁礼袁四老爷竟为了自己的前途,盗取侄儿媳妇的嫁妆充当敲门砖……至于说被当作抢劫犯送到官府去的郑妈妈等人,袁家老太君在这种形势下,是打死也不敢认他们是自己派去的,所以如今那些下人们,仍作为抢劫嫌犯被关押在大牢里……

    二人悠闲地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缓慢走着,袁长卿那里细细问着珊娘他不在家时,家里的大事小情,珊娘猜到他是不愿意错失家里的点点滴滴,便也细细地答着他。二人肩并着肩地细语着,便没有注意到,五老爷和林二先生订的茶楼就在眼前了。若不是林如稚在楼上看到他们叫了一声,两人差点就要走过头了。

    *·*·*

    袁长卿和珊娘上得茶楼的二楼时,只见他俩的丫鬟小厮竟都已经先一步回来了。侯瑞没在雅间里呆着,倒气呼呼地坐在一张茶桌边牛饮着一壶茶。见他俩上来,侯瑞立时窜了过去,冲袁长卿一瞪眼,压着声音吼道:“你俩跑哪去了?害我被老爷教训一通!”

    正说着,那雅间的门被人拉开了,林如轩的脑袋忽地伸出来,对袁长卿笑道:“你那个考棚不是头一个被放出来的吗?怎么倒走在我们后面了?”

    说话间,林如亭也迎了出来。三个考生相互略问了一遍考得如何,便一同进了雅间。

    珊娘去接人时,雅间里只有五老爷一家和林二先生一家,如今则多了几位白胡子的老先生。珊娘不认得人,显然袁长卿是认得的,便赶紧上前给众人见了礼。珊娘这才知道,原来这些人都是杏林书院的教授,且还都是才名在外的大儒。

    几个老头儿不客气地拉着他一阵询问,林二先生更是指着一旁早备好的笔墨对袁长卿三人道:“把你们的答题默出来吧。”

    袁长卿等人去那边窗下默写着考卷时,林如稚早过来将珊娘拉到了一边,又悄声笑话着她道:“接个人接到哪里去了?”

    珊娘的脸微红了红。还是林二夫人厚道,知道她和袁长卿还在新婚燕尔,便拉开珊娘,问着太子充当钦差过来宣旨的事。

    二夫人关心的不过是些普通百姓会关心的那种皇家八卦,旁边几位老先生听到二夫人提及太子,想到的则是朝政。

    一位老先生道:“自江阴一案后,那位就极力想要打压下太子去,凡是重要的事情都不肯再叫东宫沾边,今儿怎么忽然转了风向,倒指了太子做钦差?还是说,朝上又生了什么变故?”

    想着袁长卿进考场前,太子曾亲自过来的那一趟,珊娘心里忽地一动。照理说,那位昭文帝也是个城府极深之人,便是再怎么看中袁长卿,也不会这么给他面子,竟亲自来给他送考……何况,拔苗助长未必是件好事。所以珊娘觉得,不定里面还有其他什么事……

    其实上一世时,珊娘对时政就不感兴趣,但“为了袁长卿好”,她仍是逼着自己关注过一阵子,直到袁长卿几乎是明着告诉她,他的世界不欢迎她,她才没再继续做那些白费蜡的功夫。

    如今,那在珊娘心头积压了一世的怨气终于散尽之后,平静下来的她重新回头去客观地审视那个前世的自己,珊娘才突然发现,其实她那些所谓的“付出”,那些所谓“为了袁长卿好”,更多的时候其实还是为了她自己。那时候她一直艳羡着勋贵圈子里的女眷们,总盼着有朝一日她也能成为那样的人上人。所以她关心这些事,与其说是希望能够帮助袁长卿更进一步,倒不如说,是希望袁长卿的更进一步,能给她带来一个更好的前程。只有袁长卿有个好前程,她才能靠着夫荣妻贵,成为她一直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的,那勋贵圈中的一员……

    珊娘默默听了一会儿老先生们的议论,又和二夫人五太太说了一回闲话,袁长卿他们才默完三天的考卷。林二先生看了一回考卷,又和几个老头儿评点了一会,回头笑眯眯地对袁长卿等人道:“你们三个应该没什么问题,只看最后的殿试了。”又道,“累了三天了,都回去好好歇息几日,松快松快。可也不能太过松懈,下面还有殿试的。”又道,“特别是长卿,我看很有机会。”

    言下之意,竟是一个传胪唱名没跑了……

    *·*·*

    太子为什么来找袁长卿,珊娘觉得,那应该是个不该她知道的秘密,所以她一点儿都不好奇。袁长卿见她不好奇,倒有些抓心挠肺地不自在起来。

    此时他们正在自己的家中——袁长卿都考完了,珊娘自然也就回家了。然后……

    地点,卧室。

    具体一点……床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麻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西并收藏麻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