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麻烦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前世的梦魇

第一百五十九章 ·前世的梦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百五十九章

    说起来,其实袁长卿是个极没有安全感的人,所以他才总想着把身边的一切全都掌握在他可控的范围之内。可世事总不能尽如人意,且不说珊娘也不是个乖顺的性情,只这怀孕一事,就叫他伤透了脑筋。

    珊娘怀孕初始,他便到处向书本上询问着那些孕期知识。可后来经他一番考据,又觉得“尽信书还不如没有书”,于是又改向那些有生养经验的老妇们打听。偏那些老妇们的说法也是五花八门,便如珊娘这肚子的大小,有老妇说,当然是越大越好,越大表示孩子越健康,偏在恒天祥遇到的年轻妇人却又告诉他,肚子大生养起来艰难,大人受罪不说,孩子也未必就长得壮实……这一下,可叫袁探花犯了难,天天盯着珊娘的肚子,是既怕她吃不好,又怕她吃得太好……那个纠结劲儿,看得珊娘都忍不住替他一阵难受。

    一般来说,珊娘都尽量体谅着他那忐忑不安的心情,只要在她还能忍受的范围内,只要他不算太离谱,她都愿意由着他去折腾,只当是安他的心了。可袁长卿这人虽然看着一副纤尘不染的出世模样,其实性情里很带着点偏执,遇事总是非左即右,于他再没个中庸之道的。当初听着老妇人的话,觉得肚子大好,便天天填鸭似地逼着珊娘吃吃吃,如今听说肚子太大生养起来困难,又吓得他天天盯着珊娘叫她动动动……以前珊娘要出门,他嘴里不说,那眼神里总带着不赞同的,如今她两天不出门,他就开始问着她要不要出去转一转了……

    就算珊娘爱热闹,也没个天天出门会友的道理。何况如今天气往盛夏里走了,没事谁爱出去晒日头?!

    六月初的时候,珊娘的孕期进入了第七个月,那肚子终于看起来跟别人七个月的肚子差不多大小了。珊娘很是满意,袁长卿这“迂夫子”却又开始担忧她那肚子是不是太大了……

    这一日,永宁侯家的长孙满月,依礼往探花府上递了帖子——说来也巧,那沈氏比珊娘早结婚四个月,孩子来得也正好比她早四个月,所以如今她这里还怀着,那边已经生了下来。

    要说永宁侯府也是知道珊娘如今不方便出门的,递帖子过来也只是走个礼数而已,偏袁长卿忧心着最近珊娘动得少,老忽悠着她去那府里转转,“正好也向你沈姐姐打听打听她生产的情况。”

    虽说前世时珊娘曾有过两次生养的经验,可说到底时日隔得太久了,当初的经历她早已经忘了大半,听袁长卿这么说,她不禁一阵意动。加上永宁侯府请客前一天才刚刚下过一场雨,天气竟是格外的凉爽,五太太那里派了个妈妈过来送吃食时,那妈妈无意中又说起太太也打算去永宁侯府吃满月酒的事,珊娘便回了帖子说要去。

    珊娘到的时候,五太太已经先到了——说起来,那沈氏也该算是五太太的学生了。因沈氏也是个爱刺绣的,且跟五太太一样性情沉静,所以她跟五太太竟是十分投缘。在生孩子之前,跟五太太学的玉绣,连太后看了都赞着“有了几分模样”的。

    她进来时,永宁侯夫人正和五太太说着话。一看到她,永宁侯夫人就伸长了脖子往珊娘身后看去,一边笑道:“今天没带尾巴来?”

    袁长卿之黏珊娘,如今早成了各家的笑话了。珊娘抿唇笑道:“被侯爷拉到外间去吃酒了。”又问,“沈姐姐和孩子呢?”

    旁边一个太太笑道:“正是呢,叫探花夫人也沾沾喜气去,赶明儿也生个大胖小子。”

    珊娘眨了眨眼,笑着没言语,五太太接过话去笑道:“我们家大郎跟别人可不一样,一心盼着要个闺女呢,整天对着珊儿的肚子喊着闺女长闺女短的。”

    这倒是实情。珊娘原以为他是在宽她的心,不想袁长卿竟真是喜欢女孩多过喜欢男孩,甚至笑说:“生个女儿,我一个人宠着你们两个,生个男孩,竟生生要把你分了一半给那臭小子,我才不干!”

    说话间,就只见大公主怀里抱着孩子,沈氏和陆九斤跟在她的后面,几人说笑着从里间出来了。

    大公主喜欢孩子,却又不想再嫁,所以如今她把她对孩子的喜爱全都给了孤贫院里的那些孩子。那陆九斤则天天忙着捐募会的事。倒是把她们带进孤贫院和捐募会的珊娘,因为身子的缘故,如今已经很少过去帮忙了。

    和大公主一样,珊娘也是个喜欢孩子的,便笑着凑过来看着那养得白白胖胖的小婴儿。若不是规矩说怀孕的妇人不能抱孩子,她就该把那孩子抱过去了。

    见她这眼馋的模样,大公主笑道:“别急,也就再过几个月的事儿。等瓜熟蒂落了,有你抱的时候。”说得众人一阵笑,又纷纷问着珊娘的反应。

    珊娘撑着腰笑道:“这孩子竟是极乖,从打头一天起,竟就没有过什么反应,连一口水都没有吐过呢。”

    一个妇人笑道:“这可不一定。我一开始也是这样的,结果临生产时倒有了反应,吐得我昏天黑地的。”

    又有妇人道:“我那媳妇更惨,从怀上后就一直吐,吐到生养,人都瘦成一把骨头了……”

    女人们凑在一处,又是来吃满月酒的,那话题自是围绕着怀孕生子一阵打转。且在座的妇人多是生养过的,便又各自说起各自生产时的状况来,这个说怀孕时怎么辛苦,那个说生产时怎么危险,一时间,竟成了个“比惨大会”。

    珊娘默默听着众人的议论,心里却在努力追忆着前世那些被她忘记了的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是时日隔得太久了的缘故,或者是新的记忆代替了旧的,之前珊娘就记不起来那两个孩子的模样了,如今更是连怀着那两个孩子时是个什么状况都给忘了个一干二净。最多只隐约记得她生头一个时,整整折腾了六个时辰,而生第二个时,却容易得跟放屁一样……

    “是不是吓着你了?”忽然,沈氏凑过来问着她。

    “什么?”珊娘回头。

    月子里也同样养得白白胖胖的沈氏歪头看着她道:“你看上去一脸害怕的模样。”

    珊娘自是不好告诉她,她心里害怕的并不是沈氏以为的那个理由。

    “没事儿,”沈氏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拍着她的手臂安抚她道:“你别听她们瞎忽悠,生的时候固然辛苦,可等孩子一生下来,你一看到孩子,立时便什么辛苦都忘了。”

    “这话倒是!”

    沈氏的话,立时得到众人的一致赞同。于是,座间的妇人们又开始比较起各自的孩子生下时的斤两来。再于是,陆九斤出生时那九斤的体重,再次成了众人调笑的话题……

    众人调笑时,珊娘却看着自己的肚子一阵沉静。头一次抱着那两个孩子时,她是什么样的心情,她竟也给忘了……

    肚子里的这一个,到底是不是前世那一个?若真是前世的那一个,她倒有许多话想要问他——她对他,就真的那么不好?竟叫他那么记恨于她?便是她对他做过许多错事,她就没有一处做得对的时候?他和他老子一样,人前给予她虚无的体面尊重,人后却无视于她的存在时,他是怎么想的?他是对她彻底失望了吗?!还有,她死后,他又是怎么想的?他有后悔过那么对她吗?

    这些问题,珊娘知道,她怕是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答案了。

    然后,于一个意外的情况下,她竟以另一种方式知道了答案……

    *·*·*

    从长宁侯府回来的路上,袁长卿一个劲地向珊娘打听着沈氏生产时的情况,偏珊娘因被沈氏的话触动而想起前世,正心情郁闷着,便不客气地把袁长卿顶了回去,“那是别人的媳妇,你那么关心她做什么?!”

    袁长卿一噎,顿了顿,才略有些委屈地道:“我不是想打听清楚,等你生产的时候,我也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嘛。”

    珊娘默了默,然后蛮横地一皱眉,怒道:“真是麻烦!不过一个肚子而已,生下来就是,哪有你想的那么多的事!”

    随着身子愈发的沉,珊娘的脾气也愈发的见涨。袁长卿不敢惹她,只以乌黑的眼幽幽地瞅着她,顿了顿,才一副受气媳妇儿似的模样小声嘀咕道:“若是我能生,我倒真愿意是我来生。”又小心翼翼伸手过去覆在她的肚子上,带着些许羡慕道:“真想知道孩子在自己的身体里长大,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其实每回珊娘冲着袁长卿发了无名火后,她总要后悔的。如今见他这小心翼翼的模样,她不禁又是一阵后悔。“那又如何?!”她咬咬唇,忽地扭头看向窗外,喃喃道:“你怀着他的时候,你会觉得他就是你的一部分。可生下来之后,他就再跟你无关了……”你给他一切你以为最好的,可那却未必是他想要的。你给的,他不想要,而他想要的,许正是你不愿意他有的。你拿走他想要的,他不会记得你给了他多少,他只会记得你拿走了什么……

    人总是自私的,人的眼睛往往也只看到自己的那一点利益得失,就像她觉得她是在为他付出,却看不到他因为她的专横而不得不放弃的那些东西一样……不,其实往深处想,应该说,她并不是在为他付出,而应该说她是在为她自己付出。她希望他能成为她所希望的模样,却不是由着他的意愿,成为他自己想要做的那个自己……所以,从这一点来说,她大概也没理由怪他吧,她不是个好母亲,他也不是个好儿子……

    当初珊娘跟袁长卿说起那个“梦”的时候,刻意一言带过了她曾做过的那些最坏的事。所以有关孩子的事,袁长卿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而已,这会儿她有感而发时,他只听了个一头雾水,“你在说什么?”他问。

    珊娘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将手覆在他的手上,看着肚子皱眉道:“我只是在想,这会儿他呆在肚子里倒是挺乖的,就不知道生下来后又是什么模样,长大后会不会长歪了……”

    “不会!”她话还没说完,他就断然打断了她。“我们的孩子定然不会长歪!我会仔细教养于她的。”——竟是一个不好都听不得的模样。“对了,”他忽地想起什么,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一只仔细叠成方胜状的线条递给珊娘,道:“昨晚做梦时梦到的,原说一早给你看的,竟忘了。你看看,可还行?”

    珊娘打开那方胜,只见纸条上以娟秀的簪花体写着个“霙”字。

    珊娘眨了眨眼,心里微微一窘——霙,雪花也……

    果然,不要脸的袁长卿凑到她耳旁道:“这个字好,‘晚雨纤纤变玉霙’,可不就正是有她的时候,拿来做她的名字正好,袁霙……”

    珊娘脸一红,一肚子无处述的烦闷立时烟消云散,便拿手肘撞了他一下,又微斜着媚丝眼儿睇着他道:“竟还好意思拿来做名字,将来孩子问这名字的由来,看你有脸说!”

    她这媚眼如丝的模样,直勾得袁长卿一阵心痒,掰着她的下巴就要凑过去做些什么。

    珊娘猜到了他的意图,拿肩又撞了他一下,侧头躲开他的手,却恰好隔着那车窗,看到马路对面,一个高瘦的戎装青年正被一个提着竹篮的女孩拦住去路。

    珊娘一怔,立时一指那边,扯着袁长卿道:“看,侯瑞!”

    袁长卿抬头,就只见侯瑞一脸惊喜地看着那个女孩。女孩却匆匆一闪身,躲到了侯瑞的身后。只眨眼的功夫,侯瑞和那个女孩就被几个混混模样的人给围了起来。

    不待珊娘开口,袁长卿立时敲了敲车壁,驾车的巨风将马车赶往路旁停下,二人便隔着车窗,默默注视着马路对面的动静。

    只见侯瑞伸着手臂将那个女孩拦在身后,跟那几个混混说着什么,然后几个人便纠缠在一起,推推搡搡地进了旁边的小巷。

    袁长卿自是知道,珊娘和五老爷一样,都是“护犊子”的性情,忙安抚地拍拍珊娘的手,道:“你在车里等着,我去看看。”

    叫袁长卿意外的是,珊娘一把抓住他,一边头也不回地看着车窗外,一边低声道:“先别去。”

    因为,她看到了前世时见过的一张脸,那张导致他们母子分裂的脸……虽然那时候那个人已经年过四旬了,这时候他才二十来岁,可他额头那颗长着恶心黑毛的痦子,仍是叫她一眼就认出了此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麻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竹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竹西并收藏麻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