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53是,我不爱她(精彩)

53是,我不爱她(精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褚桐觉得肩头那阵被简迟淮手掌压过的力道还在,她毫不犹豫点点头,“当然是。”

    简迟淮点下头,什么都没再说,转身上楼。

    离周四还有三天,褚桐一路跟着洪庆森,今晚他约人吃饭,吃到了大半夜才出来。褚桐守在停车场内,依稀看到有个身影朝这边走来,男人步子趔趄,大着嗓门,“我憋坏了,你们先走!”

    那帮人笑得不行,“刚才叫你解放,你还说没有,样儿!”

    褚桐躲在石柱后面,眼看洪庆森的车开走了,那个醉汉走到她三步开外,她也不好立马出去,她听到解皮带的声音,心里暗自靠了句,没搞错吧,能出入这儿的人好歹有身份有地位,难道还当众……

    她捏住鼻子,闭起眼睛,耳边冷不丁觉得发热,睁开眼时,就看到殷少呈放大的俊脸呈现在跟前,褚桐朝他看看,推了一把就要走。

    “去哪?”殷少呈双手撑在她脸侧,“要不是我过来,你这会都被人抓现形了。”

    “殷少,我可惹不起你,但我总躲得起吧?”褚桐口气恶劣,冷冷瞅着她。

    “呦,小姑娘脾气不小啊,有意思吗?”

    褚桐去推他的手臂,无奈殷少呈这么结实,哪里能轻易推开,“你也知道,那晚带简俪缇离开的就是洪庆森,我这次就是拍他的,怎样?”

    “你冲我发什么邪火?”殷少呈喝了不少酒,本身脾气又是个不让的主。

    褚桐闻着他满身酒气,嫌恶皱眉,“一,你和洪庆森混在一起,你也不是什么好货,二,那晚你见死不救,你觉得我还有必要在这跟你废话吗?”

    殷少呈被她骂得一怔一怔的,他手指朝她轻点,“那你以为,你跟踪洪庆森能拍到什么呢?”

    “当然是有价值的东西。”

    殷少呈嘿嘿一笑,手指朝她下巴一勾,她手拍过去时,他的动作已然收回,“明晚,赵青扬就会被放出来,洪庆森是他金主的这个消息,够不够劲爆啊?”

    “什么?”褚桐杏眸圆睁,惊得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是喝醉酒了吧?”

    “鬼才喝醉呢,明晚,我带你去逮洪庆森,他小男人在里头受了委屈,出来后肯定要寻求安慰,他今儿都跟我们交底了,明晚要浪漫、激荡……”

    褚桐差点没吐出来,她捂住嘴巴,脸色扭曲,殷少呈笑着挥挥手,“大惊小怪,怎么做娱记的?”

    “你少糊弄我,你和他不是朋友吗?”

    “没听过一句话吗?为女人,可以插兄弟两刀,况且洪庆森那样的,也就是狐朋狗友而已。”

    褚桐将他的话听进去了,殷少呈嬉皮笑脸站在她跟前,“明晚,我带你去,我知道他们幽会的地方。”

    褚桐仍然将信将疑,嘴上却是答应了。第二天,她只身前往跟拍,殷少呈还等着她的电话呢,但跟踪方面,褚桐是老手,才不用他碍手碍脚。到了半夜时分,她总算拿到了有用的照片,洪庆森心疼小情人,还没进家门呢,就亲上了。褚桐满心雀跃,大半夜地刷起微博,在那个周四见的话题下面留言,“是要爆赵青扬和某个洪姓投资方的料吗?肯定很劲爆,期待期待,周四不见不散!”

    褚桐想到自己这么卖力地工作,也是醉了啊。

    刚关闭网页,一个电话就打过来,褚桐随手接通,“喂?”

    “怎么还不回来?”

    褚桐看眼时间,都快十二点了,“马上回去,等我啊。”

    简迟淮不知道她一天到晚在外忙些什么,“别人的八卦有什么好跟的,赶紧回来。”

    褚桐哦了声,喜滋滋驱车回半岛豪门。

    赵青扬吸毒的新闻,在第二天来了个惊天大逆转,易搜是率先站出来辟谣的,说据有力证据显示,赵青扬当晚并不是在吸毒,而是在吃玉米面!褚桐看到报道时,差点喷饭,也不知道这文字到底是谁编辑的。

    网友的评论更是神乎,“玉米面?对不起,我家穷得只剩下玉米面了,可据我这个农民家的儿子来看,那玩意能是白色的吗?”

    又有人冷嘲热讽起来,“果然啊,有钱人都玩新鲜玩意了,吸玉米面,爽歪歪吗?”

    不过,这些声音很快被赵青扬的粉丝们所淹没,“你们不要污蔑我家扬扬,他是禁毒大使,不会吸毒的,肯定有人抹黑他。”

    “就是,我家扬扬遭人嫉妒,哼!”

    对于一个微博粉丝数有两千多万的明星来说,要想压制一个负面新闻,易如反掌。

    很快,周四到了,褚桐开着电脑,眼睛都不敢挪开,鼠标不住点击刷新,过了说好爆料的时间点,网友又是骂声一片,说营销账号不要脸,说害得他们白等一场。褚桐的心却是从未这样轻松过,她身体往后靠,总算来得及,总算牵制住了洪庆森。

    回家的路上,褚桐刻意去卤菜店买了些熟食,到家后见简迟淮不在,她将袋子放到餐桌上,“简先生回来过没?”

    “回来过,但马上又走了,好像是简小姐病了。”

    褚桐在原地犹豫片刻,这层窗户纸虽然没捅破,可她和简俪缇都心知肚明。简俪缇知道那些照片被捏在洪庆森的手里,一直不敢说,但心里存着事,就越来越想不开。褚桐觉得她有必要告诉简俪缇一声,让她放宽心。

    简家。

    简迟淮推门进去时,屋子内开了盏壁灯,这会才刚傍晚,外面天色晴朗,连路灯都还没亮起,简迟淮将手里的碗放到床头柜上,“俪缇,吃点东西。”

    简俪缇似在睡觉,迷迷糊糊应声,“不想吃,不饿。”

    简迟淮扣住她的双肩将她捞起身,“是你喜欢吃的银耳莲子羹,我让厨房刻意准备的。”

    “哥,我真的不饿。”

    简迟淮关掉灯,简俪缇见状,探出手要去开,“干嘛关灯啊?”

    “俪缇,”简迟淮双手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乱动,“哥哥都知道了,你放心,事情已经全部解决好,你以后再也不用担惊受怕。”

    “你,你知道什么啊?”简俪缇唇瓣颤抖,眼神闪躲。

    简迟淮摸了摸她的脑袋,“洪庆森手里的东西,我拿回来了,不会再有别人看见。”

    简俪缇听到这,终于捂住脸痛哭出声,她头靠向简迟淮的肩膀,嗓音颤抖,“哥,我好怕啊,真的好害怕,呜呜呜,那个坏人不让我说出来,要不然的话,会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不要做明星了,我只要那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我真的害怕。”

    简迟淮手掌落向她背后,轻轻拍打,“把它忘了,就当它没发生过,从此以后,我要让我的妹妹不做一个噩梦,不再受一次伤害,不再有一次恐惧。”

    简俪缇双手抓着简迟淮腰际的衣料,这几日,她过得浑浑噩噩,白天都拉紧窗帘,也不敢看电视,生怕有什么不好的新闻传出去。如今,她总算能喘口气,好好睡一觉,当回她的小公主。

    褚桐进简家时,佣人都对她客客气气的,她想到简迟淮应该在这,还在想着要用什么法子将他支开,然后让简俪缇安心。来到她的房间前,里面隐约有说话声传出,“哥,你怎么知道那人有我的照片?你又是怎么拿回来的?”

    “我是你哥,看着你长成这么大,你心里有事,我会看不出来吗?”

    褚桐原本抬起的手顿在半空,什么?简迟淮居然知道?男人的声音不给她缓和的余地,透过门板清晰传出,“我有我的办法,你只需记得以后没事了就好。”

    简俪缇的话语里总算有了笑意,“哥,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

    褚桐手垂落在身侧,进退两难,只能听着兄妹俩的说话声。简俪缇心情放松后,话也多了,“哥,你会和褚桐离婚吗?”

    “不会。”简迟淮说的斩钉截铁。

    褚桐站在门外,走廊上的灯光并未打开,她感觉眼前好像劈开一道特别亮特别亮的光,将她身后都给照亮了。她不由莞尔,想要敲门进去。

    “哥,我之前觉得褚桐配不上你,不是因为我不懂事,我们简家上上下下,哪个看不出来?你和她结婚,你们之间没有感情,既然那样,你为什么要娶她呢?”

    这也是褚桐一直以来想不通的,她心情迫切,同样希望得到答案。

    “哥,你别告诉我你爱她,我不相信。”

    简迟淮看了眼跟前的妹妹,简俪缇这几天都没梳妆打扮,头发乱蓬蓬耷在头顶,面色苍白,嘴唇微裂,想到褚桐地隐瞒,简迟淮心里起了些波澜,“是,我不爱她。”

    这明明是预料中的结果,可褚桐听在耳中,却犹如溺水的人冲出海面的瞬间,被人一锤给重重砸回去。

    “哥,你既然不爱她,怎么就不和她离婚呢?”

    简迟淮坐在床沿,声音寡淡,“你忘记简家那个不成文的规矩了吗?凡是结过婚的,终身不得离婚,你以后也一样。”

    简俪缇瞪大双眼,“什么?妈妈没和我说过。”

    “那是因为还没到那么一天。”

    “怎么会有这样的规矩呢?那不是要逼死人吗?”

    简迟淮不置可否地一笑,他现在已经不觉得有多义愤填膺了,“这是训练你对婚姻的忠诚度,一旦跟某个人结婚,这辈子,你就只能跟他在一起。”

    “哥,难道跟褚桐结婚的时候,你已经认定她了?”这是多大的笑话?

    褚桐靠着门框,联想到简迟淮之前的坐怀不乱,她脚步灌满铅般,往后退了两步。说到底,简迟淮要她,大半是因为她那些被他误以为是‘勾引’的举动。她不是圣女,她只是觉得,他们是正常夫妻,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在一起,但她觉得要好好过日子的想法至少是一致的。褚桐撑住墙壁往楼下走,原来他接纳她,对她渐渐滋生的柔情,都是因为他的下半辈子不得不面对她,都是因为他们没法离婚!

    她眼圈酸涩不止,佣人正好要上楼,抬头见她下来,“少奶奶,您怎么了?”

    褚桐听到这声称呼,一时没忍住眼泪,她忙抬起手背擦拭,“没,没什么,我想到我还有些急事,我先走了。”

    “您不在这吃晚饭吗?”

    “不了。”褚桐落荒而逃,将车开出去许久后,车子绕着简家外面的转盘转了足有十几圈,除了半岛豪门,她还能回哪?模糊的视线望向窗外,看到城市中一盏盏亮起的灯,她差点忘了,她还有个家啊。

    回到爸妈居住的小区,褚桐有这儿的钥匙,她开门进去,看到李静香坐在餐桌前削苹果,十几个被削了一半的苹果摆在果盘里,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李静香抬头,看到女儿时满眼惊讶,“桐桐,你怎么来了?”

    “妈,”她嗓音轻抖,却抑制得很好,“爸呢?”

    “他去进货了,还没回来。”

    褚桐走过去,拉开椅子坐在李静香身边,“不是打个电话,批发市场就会派送过来吗?”

    “对啊,但是价格会贵很多,你爸说情愿自己辛苦点,最近都是自己租了三轮车过去拖货的。”

    褚桐听到这,心里不由难受,她拿起手边的半个苹果,“妈,你这是做什么呢?”

    “我把坏掉的削掉,剩下的就都放冰箱里,你爸比较辛苦,我早上会给他榨一杯果汁喝。”李静香继续手里的动作,见女儿不说话,这才抬起视线看她,“桐桐,你回来有事吗?”

    “没,没事,我就是想你们了。”

    “我和你爸也想你,还想着改天去看看你呢。”

    褚桐强忍喉间的委屈,她扭过头,看到墙上挂着她和姐姐的合影,她觉得她已经快忍不住要哭出来,褚桐张嘴咬住握成拳的手,“妈,你告诉我吧,简迟淮究竟为什么要娶我?”

    李静香水果刀用力一削,差点削到自己的手,她惊愕抬头,“桐桐,你怎么又问这样的问题?”

    “因为你们从来没有告诉过我真话,简迟淮不爱我,既然不爱,又哪里来的非娶不可呢?”褚桐觉得她快要被逼疯了,简家的好东西数不尽,钱、财、权,以及男人的貌。在外人眼里,谁家的女儿能嫁进简家,肯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而对于生活在社会基层的褚家来说,他们什么都没有,根本说不出一样能拿得住简迟淮的优势。

    李静香掐着手里的半个苹果,水果店收摊的晚,到现在还没吃上一口饭,低血糖开始发作,手腕颤抖得都快拿不住刀子,褚桐见状,忙将她手里的东西拿走,“你又不按时吃饭是不是?晚饭呢,做好了吗?”

    “我煮了粥,在电饭煲里放着。”

    褚桐起身来到厨房,拉开厨门,看到里面只有个青椒炒咸菜,白粥的味道充斥在屋内,褚桐盛了两碗端出去,“快吃吧。”

    李静香不放心地看眼女儿,她伸手拍拍褚桐手腕,“跟迟淮怎么了?吵架了?”

    “没有。”她手里的筷子在碗里搅动,“他对我挺好的,不会跟我吵架。”

    越是不在乎,才越吵不起来。不然夫妻俩过日子,哪有不红脸的?

    “对你好就好。”李静香听到这些话,满意的很,她就着菜吃起粥,褚桐毫无饿感,手里的筷子被她放到碗上,“怎么不买些菜,就吃这个。”

    “你爸也不回来,我一个人,随便吃吃就好。”李静香见她出神,跟着放下手中筷子,“你想吃些什么?妈妈给你去买。”

    “不用了,妈,我今晚想留在这住。”

    李静香脸上又摆出担虑的神色来,“那迟淮知道你来这了吗?”

    她含糊应了声,“我去洗澡睡觉。”

    李静香看看窗外,天色才刚暗下去,褚桐在这有换洗的衣物,她跟过去给她找。

    简家兄妹下楼的时候,都快八点了。简俪缇心里头的刺被连根拔除,觉得浑身都饿了,“张姐,是不是有银耳莲子羹啊?给我来一碗。”

    简迟淮抬起腕表看眼时间,旁边的保姆经过,似是想到什么,又折回脚步,“简先生,少奶奶来过,来的时候心情看着挺好的,可走时好像有点不对劲,眼圈红红的。”

    “什么时候?”

    “五六点的时候吧,那时我刚准备好晚饭。”

    简迟淮看眼窗外,“嗯,我知道了。”十有*,他和简俪缇的那番话被她听去了。

    褚桐洗完澡就躺在床上,可这个时间点,翻来覆去哪里睡得着。李静香走进来,端了盘洗好的葡萄,“要真睡不着,就看会电视。”

    褚桐抬起手放在眼睛上,李静香将她的手拉开,“桐桐,我知道爸妈说的话你不信,但之前,确实是你姐姐看病欠下一笔还都还不清的外债,至于简家为什么非要娶你,我也不是很清楚。简家的说法,是说简家老爷子特别喜欢你,对你很有眼缘,谁知道呢,有钱人家也有任性的时候,不看重门当户对。”

    “可就算爷爷喜欢,简迟淮能答应吗?婚姻大事,就跟儿戏似的。”

    李静香拉过女儿的手,眼里再度涌出担忧,“肯定是跟迟淮闹别扭了,你才会跑回来是不是?”

    她心里闷得难受,“我不想说。”

    “婚姻婚姻,能过到一起才是最好的,相处的时间久了,什么情情爱爱都是空的,有车有房,温饱不缺,妈妈就希望你能这样。”

    是啊,说到底,这不就是她一开始以为的生活吗?在最初踏进简家时,褚桐没奢望过简迟淮会对她怎样,可如今,想要越来越多的这个想法始终在折磨她。

    李静香出去后,褚桐翻身躺下。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响起,她蹭地坐起来,一把拿在手里,居然真是简迟淮。她屏息凝神接通,“喂?”

    “你在哪?”简迟淮直接发问。

    褚桐沉寂了三秒钟,“我在我妈妈这儿。”

    “有事过去的吗?”

    褚桐握紧掌心内的手机,“没什么事,我想在这住一晚。”

    简迟淮也没再说什么,“那好,我回家了。”

    褚桐听到这,心里更是憋闷难受,简迟淮应该在开车,电话那头传来了汽车喇叭声,“还有事吗?”

    她心脏又被砰然一击,“明明是你打电话给我的,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

    “吃枪子了你?”

    褚桐胸口刺刺地痛,“简迟淮,你实话告诉我吧,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他听了这番话,越发肯定他和简俪缇说话的时候,恰好被褚桐给听见了,他打过方向盘,“结婚就是结婚,我想找个人跟我一起生活,就这么简单。”

    “你这不是欺负人吗?”

    简迟淮落下车窗,车速很快,呼呼的风声撞击着褚桐的耳膜,简迟淮的声音也跟着传过来,“要不要我去接你?”

    “我不回去!”褚桐没给简迟淮再说话的机会,她掐断了通话。结婚以来,对峙简教授,她头一次这么牛叉。

    整夜无眠,简迟淮后来没再打过电话回来,第二天清晨,天还很早,不过五点多,褚桐听到客厅内传来窸窣声。她掀开薄被起身出去,褚吉鹏尽管刻意放轻了动作,但还是惊动到女儿,他直起身,“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爸,你做什么呢?”褚桐望着乱七八糟的客厅。

    “昨晚拿回来的货,小香瓜卖的很好,我这次多拿了不少。”

    褚桐双手按在椅背上,“你别太辛苦,能卖多少是多少。”

    “我和你妈好不容易开起这个水果店,必须要赚钱才行,这样的话,你以后要生了孩子,我们也不至于一分钱都拿不出来。”褚吉鹏平日里脾气火爆,但天下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再去睡会,你妈待会就起来准备早饭了。”

    褚桐离开时,将自己收拾得神清气爽,来到公司后不久,工资卡收到转账信息,这个月的工资很是喜人,接近上万了。今天不少资料要在公司整理,褚桐时不时看眼手机,可它却跟坏了似的,安安静静躺在那,连条短信都没有。临近下班的时候,对面的秦秦背起包,“褚桐,走,我接到消息,洪庆森出事了。”

    “啊?”褚桐一时未来得及反应,“洪庆森?”

    “不是你想拍他吗?走走走,现在过去也就是凑个热闹而已,首发是没希望了。”

    褚桐开着采访车来到一个小区门口,进去的时候,人基本都散了,秦秦不由摇头,“连肉渣都没给我们剩下。”

    褚桐看到一幢二单元的门口有摊血,“别说得这么恶心,以后还能让人愉快地吃肉吗?”

    恰好有人从里面出来,褚桐抓着对方问道,“请问您知道方才出了什么事吗?”

    “你是说被砸伤的人吧?给救护车抬走了,伤的不轻。”

    “那您知道具体情况吗?”

    “这不是我们小区里的人,可能有个相好的在这吧,刚才听说被记者堵截,可狼狈了,也不知干了什么事,这么心虚,这不,跑到门口的时候,被上面掉下来的花瓶砸中肩膀,当场就晕了。”

    “妈呀,”秦秦捂住嘴巴,“这还是命大的呢,几楼啊?”

    “反正很高,你看那血。”

    褚桐摸了摸肩膀,冷汗都快出来了,“别拍了,快走吧,也没啥有价值的新闻。”

    回去的路上,秦秦给朋友打个电话,很快就套出些话来,“桐桐,洪庆森的手臂给废了。”

    “这么严重?”

    “当然,不出意外的话,这辈子都别想再抬手了。”

    褚桐笑了笑,活该,这种人渣就该有人收拾他,看吧看吧,作恶太多,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下班的时候,同事们约她出去唱歌,可褚桐没心思,她坐进车内许久都没发动,她不知道该去哪,拗着这股劲,难道就这样回半岛豪门吗?

    车子开出公司,才发现下雨了,前面的车熄火,褚桐按响喇叭,副驾驶座的车门冷不丁被人拉开,秦秦挥着手里的雨伞,“怎么突然下起雨来了。”

    “你不是跟她们去唱歌吗?”

    “唱什么歌啊,吕佳和顾豪从香港回来了,吕佳生孩子的消息藏得这么严实,还躲去香港,这新闻还不够我们跑一趟吗?”

    褚桐听到工作,来了劲头,总算不用烦心去哪的问题了。她发动引擎,迅速赶往机场。她们提前半小时在那候着,吕佳是著名歌手,顾豪是鬼才导演,这两人,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新闻。

    许久后,大波人涌出,秦秦眼尖,兴奋地指着前方,“来了来了。”

    褚桐抬头,果然看到两人戴着大墨镜,从不远处过来。秦秦拉一把她的手,“走。”

    她们穿过人群,吕佳不住张望,生怕遇到记者,后面的月嫂推着个小车,秦秦脚步比较急,率先过去,挡住了顾豪的路,“你好,你好,请问吕佳这次去香港,是去生孩子吗?你们保密措施做的那么好,如今孩子出生了,方便透露下是男是女吗?”

    顾豪看到记者,瞬间怒了,食指狠狠指向秦秦,“走开,我们不接受采访。”

    “请问下,宝宝名字取了吗?”

    陈豪情绪激动,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停下脚步,他面色铁青,“走开,不准拍!”

    “桐桐,你愣着干嘛啊?”秦秦朝褚桐使个眼色,褚桐起先并没注意到后面跟着的小车,其实她对这种拍小孩的行为一直很排斥,她们这个职业,从来跟道德扯不上丝毫关系。褚桐从业至今,就没拍过明星的孩子,毕竟宝贝都还那么小,过早的曝光对他们没有好处。

    吕佳看秦秦纠缠着顾豪,她面容焦急,加上才坐完月子,情绪不稳,眼见褚桐来到跟前,她激动地出声厉喝,“走开,你们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吕佳,你……”

    褚桐刚开口,不远处就传来了争吵声,顾豪抢过秦秦的相机砸在地上,动作粗鲁凶悍,眼里面放出凶光,“你他妈再拍,我揍你信不信?”手上,已经有推搡的动作,褚桐忙要过去拉架,可吕佳看这架势,以为她要过来拍照,冲上去又狠狠推了把褚桐。她一个趔趄没站稳,身子往后倒,居然摔在了后面的婴儿车上,手臂拨开上面的纱帐,里面的孩子受到惊吓,不安睁开眼。

    褚桐顺势看去,居然看到宝宝脸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吕佳尖叫声,扑过来拽起她,一巴掌毫不留情挥过去。她被打得晕晕乎乎,下意识去捂脸,等到意识恢复后,才感觉到火辣辣地痛。

    “你们怎么打人啊,明星了不起啊!”秦秦冲过来护在褚桐跟前,“明星打人啦,明显打人啦!”

    吕佳慌忙用纱帐遮住婴儿车,顾豪也走到了她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堵在这,很快将机场保安也给引过来。褚桐似是被那一巴掌打懵了,简迟淮站在人群中,看到保安去驱逐她们,他信步上前,目光犹如淬了冰,寒戾无比。褚桐看到有个人走到了跟前,她怔怔抬头,捂住脸的手忙放下去。

    顾豪往简迟淮旁边站了站,他们显然是认识的。方才她被人挥一巴掌,他肯定都看见了。褚桐目光垂落,盯着自己的脚尖,她忘记了脸上的痛,只觉得难堪。为了拍一个无辜的孩子而被人打耳光,他肯定觉得她咎由自取吧。或者,他会以有她这样的妻子而觉得耻辱也说不定呢。

    褚桐拉住秦秦的手臂,“我们走。”

    “桐桐,你没发烧吧?你都被打成这样了……”

    简迟淮的视线落到她面上,吕佳这一巴掌可是用足力道,五个手指印泛起来,这已经是第二次有人当着他的面打她了。周边还有一些人起哄,“打得好,狗仔就是该打。”

    褚桐听不得这样的话,转身走了,秦秦见状,只好跟过去。

    顾豪忙推过小车,俯在简迟淮身侧,“四哥,我们走吧。”

    褚桐一口气跑到停车场,后面的秦秦怎么喊都没用,她上车后,将上半身都趴在方向盘上,秦秦随后坐进车内,“桐桐,别这样,干我们这行的,既然都被称作狗仔了,那什么样的可能性我们都要去面对。你忘记了吗?我上次跟拍郑念,被她的助理泼了一脸的麻辣烫。”

    褚桐没吱声,她最难受的,并不是被人打了一巴掌,简迟淮对她的职业向来嗤之以鼻,如今被人当着他的面打,她真是没脸到家了。

    褚桐坐起身,拿过一瓶矿泉水拧开,“我没事,我脸皮厚得很,不痛。”

    “那孩子的脸呢,拍到了吗?”

    褚桐想到那条疤,摇摇头。“其实换个角度的话,我也会疯掉的,秦秦,你以后也别再去拍那些星二代了,这应该是明星们最后的底线,就给他们留着吧。”

    秦秦认真看了眼褚桐,“我们不爆的话,迟早还是有人爆。”

    “那就让别人曝去吧。”褚桐拿出镜子,端看自己的脸,“走,我们去吃顿好的,给自己的脸皮再补厚一点。”

    秦秦听了,不由失笑,双手在她肩头处轻按,“走走,我请客。”

    机场。

    七人座的豪华商务车内,简迟淮坐在最后一排,吕佳抱住孩子跟顾豪也上了车。顾豪心情已然恢复很多,“佳佳,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四哥。”

    吕佳冲他轻点头,“您好,四哥。”

    顾豪轻吐出口气,“没想到您会来接机,更没想到会遇上那些臭狗仔,下次再让我见到她们,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实在太过分了,”吕佳想到方才的那幕,仍心有余悸,“那个长头发的记者应该是看到了蜜蜜的脸,你说她回去会不会乱写?”

    顾豪沉默片刻,简迟淮搭着长腿,往那里一坐,不用说话,与生俱来的威慑力令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他倾过身,“给我抱抱。”

    吕佳见状,乖乖将孩子交到简迟淮的手里。他修长手指扫过她细嫩的面部,“这儿怎么回事?”

    顾豪哑了嗓音,“剖腹产的时候,出了些意外。”

    “你找的什么破医院?”

    顾豪没再说话,吕佳不由难过,“医生说,以后可能会留疤。”

    “可惜了,”简迟淮指尖逗弄蜜蜜,“自己女儿的脸受伤了,那你打别人的时候,怎么就不替她心疼呢?”

    吕佳一怔,“四哥,那狗仔非要拍照。”

    “她是我易搜下面的人,就算拿到照片,你跟我说一声,这个新闻就没人敢放出去,你何至于去打她?”简迟淮原本垂着的头忽然抬起,一道凛冽眸色猛然刺向吕佳,她被这眼中的阴鸷给冻得刺骨,吕佳嘴唇不由颤抖,“四哥,就是个小记者而已。”

    “她是我的人。”

    顾豪一听,吃惊流转在眼里,怪不得这个小记者这么敢闯,原来是早被简迟淮潜了。“四哥,您别动怒,佳佳当时冲动,她不知道她和您的关系。”

    简迟淮靠坐进椅背,他修长食指扫过女婴的脸,那地方尽管结了疤,但到底碰触不得,女婴张开嘴哇得哭出声来,吕佳急得不行,伸出手来,“蜜蜜。”

    简迟淮面无神色朝她看去,顾豪垂在身侧的手握紧,又松开,再握紧,他忽然挥起手,狠狠抽了吕佳一个巴掌。吕佳被打得眼冒金星,“你……”

    “四哥,佳佳不懂规矩,这巴掌是还给您的。”

    简迟淮不动声色,“你这话说的,她打得又不是我。”

    顾豪明白了男人话里的意思,手掌扬了扬,再次一个耳光挥去。

    简迟淮皱起眉头,抿成一线的薄唇微微启开,声音轻柔,但却藏匿不住气质中透露出的毒辣,他摇摇头,“顾豪,你怎么能打女人,我就从来不打女人。”

    顾豪眼下一片灰暗,老狐狸,自己今天要不动手,他能善罢甘休才怪!“四哥,这件事就翻篇了,您也别再放心上。”

    简迟淮将孩子还回去,“我不擅长抱她,给你,一会摔着可不好。”

    顾豪忙伸手接过,简迟淮目光看了眼窗外,雨势越来越大,他有些心不在焉,“好久没跟你一起喝酒了,去喝两杯?”

    “好好。”

    简迟淮视线收回,扫过吕佳的脸,见她忍住委屈在抽泣,这时候,简迟淮还能轻笑的出来,“顾豪,你说你也是的,我们关系这么好,你就这么打了你老婆,这不是将我往火坑里推吗?”

    吕佳捂住脸的手放下去,从顾豪怀里接过孩子后,一声不吭背过去。顾豪没说什么,起身坐到简迟淮旁边,“四哥,我家附近就有个地方挺安静,我们去那儿喝两杯?”

    简迟淮嘴角轻勾下,“好。”

    褚桐回到家,李静香见她进门,放下手里正在切的菜,“桐桐。”回来的路上,她已经拿冰块敷过脸,又把头发散落下来,她支吾出声,“妈,我和同事在外面吃过了。”

    “你今晚……还不回去吗?”李静香小心翼翼问出口。

    “嗯。”她含糊应声,拿着包回到小房间去。

    这种梅雨天,一旦下雨,就很难停,水滴敲打玻璃发出恼人的噼啪声,褚桐坐在床上玩手机,吃晚饭时李静香过来敲门,她就说自己要睡了。她躺到床上,迷迷糊糊睡了一觉,电话铃声响过很多遍,她这才伸手去拿手机,“喂。”

    “还不想着回家,是不是?”

    简迟淮的声音猝不及防钻进她耳朵里,褚桐坐起身,敲了敲脑袋,“我回不回去都一样,你也不想啊。”

    “谁说我不想,”话筒中有淅沥的雨声,“我想你,走,回家了。”

    褚桐心掉在了棉花糖上似的,她屈起双腿,“那你在哪?”

    “你家楼下,快点,雨很大,我不喜欢站在雨地里等人。”

    褚桐忙起身走到窗前,窗户被雨水给弄湿刮花了,她干脆一把拉开,薄冷潮湿的味道混合着香气扑入鼻翼间,她眼睛瞬时一亮,因为下面的一幕实在过于惊艳。这个季节,正是栀子花开时,简迟淮撑着一把巨大的黑伞,绿化丛中的纯白衬托着这抹极阴的暗色。他微微扬起头,面容姣好,对,就是这个词。手上的腕表在迷蒙夜色中显得格外亮眼,褚桐看得醉了,人醉、心醉。

    她手掌撑住窗沿,“简迟淮,你不用来接我,我不想回去。”

    “家也不想回了吗?”简迟淮抬头对上她的目光。

    褚桐不由握紧手掌,她心里已经被割伤了,很难恢复,两人静静对望,她觉得她应该快将简迟淮的耐心消耗掉了,他站在那里,外面的雨越来越大,打在伞上的声音清晰传到褚桐耳朵里。“有些事,我知道是不能勉强的,但偏偏你那么勉强地娶了我,简迟淮,我尽管哪里都配不上你,可我不想在你面前太卑微。”

    简迟淮抬着头,身后是成片的雨幕,“褚桐,一个人成为另一个人的她,难道不该慢慢来吗?”

    褚桐被戳中心头的刺,狠狠痛了下,痛过之后,却是一片释然。她有时候爱钻牛角尖,几乎忘了她和简迟淮从一开始就是无爱婚姻。她伤心,不是因为挚爱的那人忽然说不爱她了,如果那样,她肯定会更崩溃。她伤心,是他的还未深爱,可打从结婚的那天起,褚桐就没想过她和简迟淮之间的这个爱字。

    忽然,这天,她就特别特别想……

    简迟淮轻勾下唇瓣,“我本来已经回家了,但看看你不在,我才过来的。”

    褚桐觉得这个男人是不善撒谎的,自己这一步跨得太大太贪心,差点狠狠摔了跤,她不由放柔了神色,“过来做什么。”

    “什么都想做。”

    褚桐面上还是过不去,“我今晚真不想回去。”

    “我知道你为什么离家出走,褚桐,这样的争吵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必要,不见的时候,总会胡思乱想,我接你回去,难道仅仅因为我想你了还不够吗?”

    “你不是说,你不喜欢站在雨地里等人吗,你等着吧。”

    “好,”男人微微一笑,“你要看得下去,我可以等,我不走。”

    雨珠子打在简迟淮头顶的伞上,顺着伞骨分叉而落,他的裤腿已经湿透,褚桐轻吸口气,“嗯,你等着。”

    这句话是有两种含义的,第一种,是让他干巴巴站在那,第二种,则是让他等着,她马上下去。简迟淮知道,她说的是第二种。

    她转过身,拿起包走出卧室,李静香还在客厅里,看到她出来,不由抬头,“这么晚去哪?”

    “简迟淮来接我回家。”

    李静香整张脸都晴了,“真的吗?快让他上来。”

    “不了,外面好大的雨呢,妈,我回家啦。”说完,拉开门走出去。

    顺着楼道下去,在单元门口,看到简迟淮在那里站着,褚桐快步过去,简迟淮自然地揽过她肩膀将她塞入伞下,“打你电话半天不回,在做什么?”

    “睡着了。”

    简迟淮生怕雨水淋到她,更用力地将她抱紧,“脸上的痛忘记了?”

    “我就说嘛,你肯定看见了。”

    “我已经帮你打回去了。”

    “啊?”褚桐错愕抬头,“打我的可是女人啊。”

    “我打她男人,一样的。”

    “简迟淮,真的假的啊?”

    男人拉开车门,护着她坐进去,“就看你信不信了。”

    褚桐摸着自己的脸,等他坐进驾驶座后,她糯糯开口,“其实,我自己也挺欠揍的,不过我真没想拍那个孩子,她脸上的伤,我也不会报道的。”

    “你是挺欠揍的,你有这个觉悟,很好,不过你要被揍,也只能由我来。”简迟淮发动引擎,两人谁都没去提那天在简家,简迟淮说过的话。回到半岛豪门,褚桐跟着简迟淮上楼,一步步走进房间,房门还没关上,简迟淮忽然转身,猛地抱起褚桐膝盖处将她抬高。她吓得双手撑住他肩膀,“做什么呢?”

    简迟淮的脸埋在她腿间,轻咬了一口,“说,想不想我?”

    褚桐手掌轻拍打,“放我下来啊。”

    “我不信,你不想……”

    她红着脸,还纠结着那个问题,“简迟淮,我们今天把话说清楚好不好,你为什么要娶我?”

    男人将她放下来,“这个问题,我明天回答你。”

    “为什么?”褚桐跟在简迟淮身后。

    男人走到床边,开始脱衣服,脱了外套,又脱衬衫,褚桐见他这幅样子,不由狠狠咬牙,“简迟淮,用美色也没用的,我很有原则。”

    他将上衣系数脱尽,古铜色的肌肤一览无余,八块腹肌坚硬有力,她嘴里一酸,感觉口水快要流下来,却还是强忍住。然而,男人又开始下一步,他抽掉皮带,脱掉裤子,子弹头内裤显露出来。

    褚桐倒吸口冷气,跟他对峙,简迟淮手指朝自己腹部指了指,“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纹身的秘密吗?”

    褚桐吞咽下口水,“难道,你要告诉我?”

    “我今晚,让你好好研究研究,你要是哪里不清楚,还可以问我,我给你一一解答。”

    褚桐捏紧两个小拳头,心扑通扑通直跳,“那你先告诉我,你纹得是不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她看到简迟淮的脸色有些难看,心瞬间便往下沉,褚桐感觉自己像是在等着审判似的,她挺直小身板,竖起耳朵,又想听,又害怕,可简迟淮的声音砰地就砸在了她脑门上。“是。”

    靠,靠靠靠!她好想骂人砍人啊!

    ------题外话------

    亲们万更看的爽不?明天还想看吗?今天1号,月票快快砸下来吧

    那啥,看到最后,别骂哈哈,明天就揭晓哦

    昨天首订的订阅楼层,名单和奖励如下:

    1楼:姿色心(奖励999520小说币

    2楼:蔷薇萌撸(奖励888

    3楼:褚桐(奖励666

    30楼:lihuilingxia(奖励30520小说币

    130楼:18672956996(奖励130

    230楼:18509491808(奖励230

    330楼:李俊兰(奖励330

    430楼:寒塘鹤10(奖430

    530楼:duqian22(奖530

    630楼:﹎提筆、寫憂傷(奖630

    730楼:fyh4103266(奖730

    830楼:苹果不是秘密(奖830

    930楼:fslingis(奖930

    以上的亲请在评论区留言,妖妖会直接打赏币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