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56褚桐,你家老公是没钱货(承认她)

56褚桐,你家老公是没钱货(承认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褚桐下了小区后,坐在门口的石凳上,许久,许久。周围不住有人经过,行色匆匆,谁都不会多注意到这边有个失魂落魄的人。

    她从包里翻出个小镜子,打开后左右端详自己的脸,心里有了某种想法,就越看越像。姐姐忽然犯病的那会,在重症监护室中隔离,她依稀听妈妈提过,钱的事不用再操心了,有人给。

    她抬手擦擦额角上的汗,明明不觉得热,汗却淌个不停。回去的路上,她已经开不了车,只能打车。

    褚桐不能去问爸妈,即便问了,肯定也不会有答案。她更不能跟简迟淮当面对峙,万一是的话,她又要将自己置于何种尬尴的处境?

    回到半岛豪门,蒋龄淑恰好也在,她正将袋子里的粽子一个个往外拿,看见褚桐,淡淡说了声,“你这工作够不省心的,比迟淮回来的还要晚。”

    褚桐迈起酸胀的两腿过去,“妈,你从哪买的粽子?”

    “这是我自己包的蛋黄粽,迟淮最爱吃,你跟他到现在了都没发现这点?”

    褚桐哑口无言,她在家并没见过他吃几次粽子,蒋龄淑轻摇头,语气淡淡的,“你也真是,一天到晚在外跑,会心疼自己的老公吗?”

    “妈,我知道了。”

    “明天开始学着包,总不能让我每次都送过来吧?”

    褚桐帮她将粽子放进盘里,“好,我知道了。”

    蒋龄淑对于这个媳妇,从未有过溢于言表的喜爱,但也从没有刻意苛刻,态度总是不冷不淡,鲜少跟她讲话。褚桐知道,门不当户不对,总是个结。

    “好了,我走了,你记得明天开始早点回来。”

    “妈,你不吃过晚饭再走吗?”

    “不了,”蒋龄淑拎起桌上的包,“你把迟淮照顾好就行,褚桐,我们把你娶来,不求你赚多少钱养家糊口,迟淮是我的宝贝,你务必将他弄好,妈也就能放心了。”

    褚桐轻点头,将蒋龄淑送出门外。

    来到楼上,简迟淮一早就回来了,见她进来,抬头说道,“怎么才上来?”

    “跟妈在下面说了会话。”

    简迟淮合起茶几上的电脑,“肚子饿不饿?”

    “不饿,”褚桐走到简迟淮身旁,她神色微黯淡,“明天是我姐姐的忌日,我心里很难受。”

    简迟淮眉眼稍动,拉过她的手,“过去这么久了,心里放开些,人总有死的这天。”

    “可我姐那么年轻,她还说要将她男朋友带给我看,一切都好像发生在昨天似的,简迟淮,我这样幸福地生活着,可我一母同胞的姐姐却要长眠在地底下,我受不了。”

    简迟淮让她坐到自己旁边,“她得了那样的病,该尽力的都尽力了,我们没有中途放弃她,是不是?”

    我们?褚桐精准地筛选出这至关重要的二字,“简迟淮,你见过我姐姐吗?”问完这话,褚桐忍不住去观察他的神色。

    简迟淮目光微垂,双手交扣,食指在手背上轻点,他几乎未加思索地摇头,“没有,没见过。”

    “可我姐姐看病的钱是你家出的啊,你都不看看对方长什么样吗?”

    “当初你姐姐已经躺进了重症监护室,我们只是给钱而已,她的病历造不了假,难道我还要怀疑她假生病吗?”

    褚桐强忍住,不让自己有更多的情绪显露出来,“那明天你陪我去趟西春墓园好不好?我想给姐姐买点东西去。”

    “好。”

    简迟淮神色并无二异,答应下来。

    第二天,褚桐和简迟淮双双去往西春墓园。陈伯记得她,“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就来了?”

    褚桐手里提着东西,“我来看看姐姐。”

    她拉住简迟淮的手臂往里走,生怕陈伯说漏些什么,来到褚玥晴的墓碑前,褚桐将手里的一束菊花交到简迟淮手里,“帮我插在花瓶里吧。”

    简迟淮蹲下身,褚桐看到他将花束打开,然后一支支极有耐性地插入花瓶中,目光偶尔扫过墓碑上的相片,却是惯常的清清冷冷,并无异常。简迟淮起身时,视线不由扫过一行小字,上面写着立碑的日期,5月12日。

    而今天,才4月13号,怎么都不可能是褚玥晴的忌日!

    简迟淮收敛起眼中的犹疑,他站立起身,转过头,见褚桐紧紧盯住自己,目光中满是探索,撞上他的双眼后却又慌忙别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既然这样,简迟淮也不拆穿,他站在褚桐身侧,看着她点上香烛,烧上纸钱,“你姐姐的忌日,你爸妈怎么不来?”

    “他们有可能要等到下午。”褚桐蹲在墓碑前,神情悲伤,拿出事先带好的毛巾去擦拭碑上的照片。“姐,这是简迟淮,你认识吧?当初他出钱给你看病,尽管最后没能留住你,但爸妈说了,至少让你走得不那么痛苦些,你肯定知道,我和他现在结婚了,我们……过得也挺好的。”

    简迟淮也跟着蹲下来,他手掌伸过去揽过褚桐的肩膀,目光对上那座墓碑,“对,你不用担心自己的妹妹,我们很好。”

    褚桐埋着脸,总觉得好像抬不起头来,简迟淮站起身,声音柔和,“你和你姐姐说会话吧,我等你。”

    她点点头,余光看见简迟淮的身影走远,褚桐坐到墓碑旁边,从小,她和褚玥晴的关系就最好,两人几乎无话不说。可褚玥晴谈恋爱的时候,只说有这么个人,还未来得及带褚桐见上一面,她就出事了。

    褚桐手指拂过碑上的相片,“姐,你喜欢的那个人要真是他,我可怎么办呢?”

    她为什么那么在意他说过的话,在意他那个她不肯接受的圈子,在意他或许跟姐姐有过的回忆,褚桐面对面看到自己的内心深处,才知她对简迟淮已经怦然心动。

    她指尖一遍遍抚摸褚玥晴的照片,“姐,你别怪我,不是我软弱,段吏弘说的话让我很难受,又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我不想稀里糊涂自己难受,因为我觉得像简迟淮这样自傲的人,还不至于找个替身来绑住自己一辈子。也许,这是我自己为自己找的借口,但唯有这样,我才能找个理由来说服自己,不让我自己处在那么尴尬的处境中还浑然不觉。”

    她看向远处,看到简迟淮在打电话,面色平静,跟段吏弘说起褚玥晴时的崩溃痛哭,简直就有天壤之别。

    褚桐不信,一个人修养再好,难道还能在面对心爱之人的坟墓前,无动于衷吗?

    简迟淮讲完电话,就站定在远处等她,男人指尖在手机背面轻敲,他心思敏锐,单单一个对不上号的忌日就能令他起疑心。褚桐想要试探,却等不到那天,而这种日子,在简迟淮看来,偏偏应该是她最不应该记错的。

    那她,究竟是在试探他什么呢?

    难道……她真的怀疑上了?

    许久后,褚桐站起身来,双腿由于蜷缩的时间久,酸麻的厉害,简迟淮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弯腰替她轻揉,“好了吗?”

    “嗯。”

    他顺手搂过她,“走吧,待会可能要变天。”

    走出西春墓园时,陈伯站在大门口,“这是你男朋友吧?长得真好。”

    简迟淮接过话,“我是她老公。”

    陈伯摆出个惊讶的表情,“褚桐每次来,我都觉得她还好小,没想到都结婚了。”

    褚桐眼睛还泛着红,喉咙干哑,一看就是哭过,陈伯叹口气,这小姑娘他是很喜欢的,他帮忙照料褚玥晴的墓地,她也经常会提些烟酒给他,看到她这幅样子,陈伯不由说道,“我在这守墓,看过最多的就是生离死别了,人都会有这么一天,早点晚点而已,就像你上次问我,你姐姐有没有可能没死一样,我们想念可以,但过好自己的生活才最要紧。”

    简迟淮不由看眼身侧的褚桐,她点点头,“是,您说的是。”

    回去的路上,简迟淮望眼窗外,“这儿离爷爷那比较方便,我打过电话了,我们去那吃饭吧。”

    “好。”褚桐出声应允。

    来到老爷子的住处,佣人说爷爷和奶奶在花园里锄草,褚桐先去打过招呼,简迟淮带她去院子里看果树,简俪缇也在,看

    到哥哥,她挎着手里的果篮向前,“哥,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

    简俪缇最近喜欢往这儿跑,满山的绿色,总能令人心情平静。简迟淮笑着朝褚桐看眼,“陪你嫂子去趟墓园。”

    简俪缇听到这,表情淡淡的,挽住简迟淮的手臂将他朝不远处拉,“哥,她要上坟,自己去好了,你干嘛还陪着?”

    “她的亲人,自然是我的亲人。”

    简俪缇有些不悦,“那种地方不吉利。”

    男人站在一棵梨树下方,满头的白色璀璨,香气逼人,他盯着褚桐站在院中的身影,显得孤孤单单,而他,家大业大,却没能让她融入进来。

    “哥……”

    “俪缇,”简迟淮打断妹妹的话,“褚桐是你嫂子,她心疼你,你也应该心疼她。”

    “她怎么心疼我了?”简俪缇不悦地皱眉,“我看不出来!”

    简迟淮伸手揉过妹妹的头顶,“本来有些事,哥不想再提,怕你难受,但如果不说的话,你永远看不见别人对你的好。你知道洪庆森为什么答应将手里的东西还给我们吗?”

    简俪缇似乎被戳中痛处,脸色惨白,她咬着唇瓣,额上渗出淡淡的汗渍,“哥,那件事不是你解决的吗?别说了。”

    “洪庆森之所以只对你拍了照,而没有进一步实施……并不是他仁慈善良,而是他喜欢男人!他和男明星有染的照片被褚桐拍摄到,若不是有了这层牵制,他又怎肯乖乖低头?”

    简俪缇杏眸圆睁,满满的吃惊流溢出来,似是难以置信,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她齿间紧咬唇瓣,几乎要将嘴皮子给咬破,简迟淮忍着心里的不舍,他淡淡别开眼,“俪缇,只有你的亲人才会无条件帮你,褚桐为了拿到那些照片,差点被洪庆森的人逮住,你也知道他心狠手辣,若不是她坚定为你,你想过这件事发展到最后的后果吗?”

    简俪缇的脸色已经透明如纸,脚下碾碎了白净的梨花,她嗓音颤抖,“我想过后果,哥,如果那个人真的得逞了的话,我也不想活了。”

    当简迟淮得知褚桐拍到的那些照片时,他也有同样的震惊,她不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去等着事情解决,而是拼尽了自己的能力,她是想将局势替他扭转的。

    她从没有不将简俪缇当亲妹妹,更没有将简俪缇丢在那置之不理的意思。也许那天,她是满心欢喜过去简家,想要告诉他们没事了,都解决了,可她听到的,却是他冰冷的不爱二字。

    简迟淮透过一树梨花往前看,褚桐呆呆抬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孑然的背影令人看了心疼,简俪缇也是一语不发,他越过她身侧,简俪缇转动半边身子,“哥。”

    简迟淮停下脚步看她。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简俪缇问道。

    男人点点头,简俪缇明了,因为从小到大,简迟淮从来不会骗她。简迟淮走向褚桐,他是说了实话,褚桐确实为帮简俪缇努力过,也拍到了足能力挽狂澜的照片。只是有些事发展的太快,总能令人措手不及。

    吃饭时,褚桐帮爷爷奶奶端菜,简俪缇站在餐桌前,简迟淮还在楼上没下来,褚桐摆好碗筷,简俪缇将一杯鲜榨好的果汁递给她。褚桐有些吃惊地伸手,简俪缇又补了句,“我自己摘的果子。”

    褚桐忙回道,“哦,谢谢。”

    “很好喝的,你试试啊。”

    褚桐望向那杯果汁,黑乎乎的看不见底,她握紧杯沿,总觉得简俪缇会不会往里面加了料,不会是杯糖醋酱油吧?但她总不能当着她的面拒绝,她嘴唇碰触到杯沿,轻轻尝了口,居然是酸甜的好味道,褚桐眉眼笑开,整张脸犹如浸润在阳光中,“是桑葚啊,好好喝!”

    “对啊,”简俪缇举起两手,“爷爷种在后院里的,我小时候就爱吃,现在打成果汁味道更好吧?”

    褚桐脸上的笑意不减,她点着头,“嗯。”

    简俪缇指了指椅子,“坐嘛,我哥要再不下来,我们就不等他。”

    “不等我什么?”简迟淮说着,大步走到褚桐身旁,简俪缇夹起个大虾,朝他扬了扬,“不等你吃饭啊!”

    “那正好,祝你吃成个胖子。”

    “哥!”简俪缇正要还嘴,老爷子就过来了,“下午谁陪我钓鱼,我赏他两箱芒果,刚运来的,很新鲜。”

    简迟淮满口答应下来,因为在耐力方面,似乎没人比得过他。

    简老爷子的别墅风水极佳,不止有自家的果园,还有一条延伸出去的人工河,岸堤两旁杨柳依依。这会,摆开了四张小凳子,每人一个小桶,褚桐不会钓鱼,简迟淮替她做好全部准备工作,“等鱼上钩时拉动这边。”

    “好。”

    简俪缇就坐在简迟淮的右手边,她倾身看去,“哥,输的人怎么办?”

    “你想怎样?”

    “谁输了就爬树,给爷爷修剪果园。”

    简迟淮漫不经心勾勒下嘴角,“你今天穿着裙子,能爬树吗?”

    “简教授,太自负可不好!”简俪缇朝她左侧的褚桐挤挤眼,“况且我和爷爷也都是高手,你肯定会被拖后腿。”

    简迟淮一笑,完全不将她放在眼里,“那就试试。”

    简爷爷扔下鱼线,奶奶搬张椅子坐在他旁边,午后阳光温暖和煦,犹如一双温柔的手掌拂过人的脸庞,几株垂柳调皮地在头顶打着转,简迟淮聚精会神,褚桐忍不住去看他的侧脸,高耸的鼻梁打出道暗影,鱼儿很快上钩,男人快速起身收线,动作一气呵成。旁边的简俪缇坐不住,跑过来看,一斤多的鲫鱼被他放入桶中,简俪缇不服气,“就这么小。”

    “回你座位上去。”

    简俪缇做事情本来就耐心不足,也就欺负欺负褚桐这个新手,她拿出手机打了几局游戏,转眼间爷爷桶中也有收获,她这才放下手机,又看看褚桐,见她跟自己一样,忙像模像样钓起鱼来。可她今天的运气显然不好,鱼竿摆在这半天都没动静,眼看褚桐拉起鱼竿,“上钩了上钩了,简迟淮,怎么弄起来啊?”

    简迟淮站起身,简俪缇撒起娇来,“不准帮忙,帮忙不算。”

    褚桐手脚慌乱,被个鱼竿扯得走来走去,简俪缇看得好笑,见她神情绷紧,简俪缇又喊了声,“啊,哥,当心,你怎么掉河里了!”

    褚桐心里一急,手里的鱼竿啪地掉下去,简俪缇这边正好有鱼上钩,她赶紧收线,稳稳将鱼放进了身后的小红桶内。“褚桐,你垫底了。”

    旁边的简老爷子看得忍不住笑,“俪缇,你这不是耍赖吗?”

    “就比谁先钓到鱼啊,再说,褚桐是自己掉了鱼竿。”

    简迟淮朝她斜睨眼,“你应该出局。”

    简俪缇收起鱼线,“我要回去睡午觉了,反正我赢了,爷爷,快让他们干活。”

    褚桐无奈地苦笑,“我就该和奶奶一样,在旁观战。”她心中并无难受,反而觉得这样才有一家人的感觉,简俪缇得意地拎着桶离开,简老爷子见另外两人站着,嘿嘿笑道,“还不快去干活,别想偷懒。”

    简迟淮从褚桐手里接过鱼竿,“爷爷,褚桐也没修剪过果树,你当心她把你那些宝贝全给弄死了。”

    简爷爷才不让他得逞,“你还是当心自己的宝贝吧,别被剪坏。”旁边的简奶奶一听,手指朝他脑门叩去,“为老不尊的,说什么呢你?怎么能在小辈面前说这些?”

    简爷爷捂住脑门,他真的只是随口说说啊,没别的意思,怎么她自己想歪了还要来揍他呢?

    简迟淮拎起脚边的桶,幸灾乐祸,“奶奶,原来爷爷脑门光溜,都是平日里拜你所赐。”

    “你个小兔崽子!”

    “不要骂我孙子。”

    简迟淮挽起袖口,脱掉的外套就丢在旁边,白色衬衣内的肌肉若隐若现,长腿踢动,做着热身运动。而他的身后,遮阳雨篷高高搭起,简俪缇和爷爷奶奶围着圆桌入座,桌上有新鲜的水果,以及茶点,简俪缇摇着香扇,“哥,加油啊。”

    简迟淮抬头看向高高的果树,褚桐满脸担忧,“太高了,爬不上去吧?”

    “我看行。”

    褚桐朝身后那些看热闹的人望去,“爷爷,有梯子吗?”

    简爷爷摇摇手,“桐桐啊,我们简家都是好男儿,哪用得着梯子啊,空手就能上了。”

    “那可以选别的树吗?”褚桐不放心,这几棵果树高的吓人,简迟淮这种养尊处优的人怎么上得去?

    “我可不能给他乱剪,就这几棵还能让他练手,哎呦,大中午的太阳这么毒,俪缇,去屋里拿些冰块,我们做冰沙吃。”

    “好咧!”简俪缇说完,起身准备走,“哥,你平时都那么牛叉,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可别已经到树顶了啊。”她飞快离开,简迟淮走到高高的树底下,伸手摸了摸。

    褚桐跟他过去,“还是我自己来吧。”

    “爬树而已,难不倒我。”简迟淮郁闷的是,这棵树下面光秃秃的,连个踩脚的地儿都没有。

    简俪缇拿着冰桶过来,“哥,要不要先吃杯冰沙定定神啊?”

    简迟淮没有回头,他起身用力一跃,想要用手攀住上面的树枝,可无奈,实在是太高了,手里只能抓个空。他听到身后有人在笑,简迟淮拍了拍手掌,脚踩着树干准备上去,但没有着力点,很快滑下来。

    简俪缇已经笑得不行了,简爷爷用手指着简迟淮,“上啊,上啊。”

    简奶奶朝他们两人看眼,“这样欺负人。”

    “奶奶,来来,喝果汁。”简俪缇将杯子递给奶奶,又给自己倒上杯。褚桐见他几次不成,几乎也要笑出来,她走到树底下,用手试了试,然后往上一跳。双手双脚夹住树干,待稳稳攀附住后,人一点点往上爬。

    简俪缇嘴里的果汁差点喷出来,简迟淮抬头,看到她已经爬上去大半截,简爷爷抹了把汗,“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绝活啊。”

    到了上头,褚桐吊住树枝坐上去,简迟淮看过她攀爬的本事,可没想到这种用于攀电线杆的‘绝学’她都会,褚桐坐稳后,朝下方喊道,“把剪子给我。”

    简迟淮怔在下方不动,褚桐晃动两腿,“递给我啊。”

    简奶奶第一个反应过来,她挥动双手,“桐桐,快下来,太危险了,你爷爷是跟迟淮开玩笑的。”

    简俪缇也面色焦急,起身后跺着两脚,“你别摔下来啊,快,快……”

    “我没事,这点高度难不倒我的。”褚桐朝简迟淮招手,“剪子呢?”

    “下来!”简迟淮看得眼晕,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院子里有专门的花匠,用不着你做这些。他们就想看我出糗而已。”

    褚桐当然也明白,她踩着树枝站起来,“我既然都爬上来了,干脆剪了再下去。你放心吧,这点高度不算什么。”

    简迟淮见状,将脚边的剪子递给她,褚桐不知道要剪哪些,他就在下面指挥,包括如何修剪,修剪的长度。简奶奶眯着眼睛,笑意盈盈道,“我们年轻时候,好像也是这样的。”

    简爷爷哼声,“我们那是爱情,他们这是什么?秀恩爱。”

    “爱情跟恩爱不是一个意思吗?”简奶奶瞪他眼,“早就说你没文化,你还没意识到自己多可怕呢。”

    修剪完枝叶,简迟淮在下面张着双手,褚桐两腿往下一跃,被他轻松接住,她满脸的汗,头发黏在脸上。“让你逞能。”

    褚桐擦着汗水,抿嘴而笑,“也不知道谁逞能,爬不上去还要爬。”

    说完,就径自越过他向前,爷爷奶奶在招呼她过去,老爷子让她喝杯冰镇果汁缓缓神,“没想到你还能爬树啊,小猴子一样的。”

    简迟淮过来,拿起另一杯就要喝,老爷子仰头笑道,“你就不行,磨蹭磨蹭还上不去。”

    简迟淮回了句,“人跟灵长类动物当然不能比。”

    褚桐不满地朝他看眼,此时,简奶奶又插了句,“以后可不能蹦上蹦下的,要是肚子里怀着怎么办?”

    “……”

    回去的路上,褚桐倦怠无比,今天玩的很畅快,她将副驾驶座往下调,半躺着,简迟淮专注开车,她伸出手掌,落向男人肩头。

    “怎么了?”他腾出只手,覆住她的手背。

    褚桐觉得,有些话是肯定不能问的,但她憋在心里难受,“我昨天看了部电影,看完心里难受。”

    “什么电影?”

    褚桐觉得自己也是能人,这样的谎话都编的出来,“男主和女配呢,很相爱,可是后来女配死了,男主伤心不已,恰好女配有个双胞胎的妹妹,跟女配长得很像,后来男女主自然地在一起。可男主心里总是有那个姐姐,把妹妹当成替身,妹妹发现自己融化不了他的心,她……”

    “胡扯,”简迟淮毫不留情打断她的话,“什么脑残电影?韩剧吧?”

    “呃,这剧情多赞啊,很赚眼泪的好不好?”

    “哪里赞?男主白痴,女主白痴,估摸着也就那个死掉的女配正常些,不过也没用,想来出场也就几分钟吧。”

    褚桐被说的一愣一愣的,“但是替身戏码,本来就热门啊。”

    “俗。”简迟淮说了句,他继续开车,眉间漾着笑,“这剧情,里面的妹妹也够缺心眼的啊,从小脑部发育不全吧?”

    褚桐深吸口气,好歹这YY里面的女主角色是她好吧?说话能留点口德吗?“哪里缺心眼啊,多可怜啊,明明爱着男主,可是却得不到他的心。”

    “以后这样的电影别看,会拉低智商。”简迟淮直接给予这样的评价。

    褚桐尽管拐弯抹角被骂了,但心里却放松不少,简迟淮单手握着方向盘,狭长的双目透过内后视镜看到褚桐若有所思的样子,随便编个故事就来试他,原来她在怀疑他和她姐姐之前有一段。

    有些事,褚桐不会平白无故去碰触、去一探究竟。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被谁给刺了。

    简迟淮开着车,冷不丁冒出来句,“你可别怀疑到我和你姐头上,我们没有过什么事。”

    他忽然这样说,倒令褚桐措手不及了,“你怎么知道?”她双手摸摸脸,她表现得有这样明显吗?她正襟危坐,简迟淮的嘴角在她错愕的眼眸中展开,“从小没人告诉你吗?当一个人拿故事跟你讨论的时候,往往故事里的主角就是她自己。”

    这件事,就这么被揭开了,褚桐有些坐立难安,“我是想直接问啊,可我问不出口。”

    “呦,还有你战战兢兢把事情藏心里的时候啊?”

    褚桐侧过身,不知道怎的,心里越发宽慰了,“不说我几句,你不舒服啊。”

    “你姐姐过世至今,你怎么会突然有这样的想法?”简迟淮上下打量她眼,似乎觉得她有点傻。

    “之前完全没往这上面想,我和我姐姐长得也不像吧?”

    “是,你姐姐比你好看,应该也比你聪明。”

    褚桐耳朵很尖,“你不说没见过吗?”

    “墓碑上不有照片吗?”

    褚桐恹恹地躺回副驾驶座内,简迟淮将原本行驶在路上的车靠停,他解开安全带,身子倾向褚桐,“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应该这样,互相猜忌抵不过一个开口,知道吗?”

    这也是褚桐喜欢的相处之道,况且,她心眼本来就没简迟淮多,玩不过他,她不由点头,“好。”

    “现在不胡思乱想了?”

    褚桐笑着摇了摇头,“尽量不。”

    简迟淮跟着轻笑,“你应该说,绝对不。”

    回到半岛豪门,没想到李静香来了,褚桐和简迟淮双双走进客厅,李静香站在沙发前,茶几上有带来的几样水果。褚桐忙迎上前,“妈,你怎么过来的?”

    “我坐公车来的,保姆说你们一早就出去了。”

    “嗯,”褚桐挽住李静香的手,“我们去给姐姐上坟了。”

    李静香一惊,目光惶恐望向简迟淮,男人面上不起波澜,他走过去几步,“妈,您下次过来,打个电话让司机去接就好了。”

    “不不,不用了,我过来很方便,”她看眼简迟淮,然后低头拉过褚桐的手,“桐桐,你下次再去上坟,跟妈一起去。”

    “噢。”褚桐轻应声,并未多想,“你出来了,是爸在看店吗?”

    “对,”李静香在这,还是局促的,女儿挽住她后,她这才顺着入座,“桐桐,家里要请客了,你爸让我问你们,有空过去吗?”

    “请什么客啊?”

    “进屋酒啊,买了新房到现在都没办过,眼看你舅舅他们才买就办了,你爸就挑个日子,也让大家热闹热闹。”

    “哦,”褚桐轻点头,“这是要办的,什么时候?”

    “这个星期天。”

    李静香说话一直不温不火的,之前要钱,也总是被褚吉鹏推在前头,简迟淮收敛起眸色,“妈,办酒席的钱我来出,安排好酒店我再通知你们。”

    褚桐听了,刚想说不要,就听到李静香开口,“酒席就在自家楼下搭木棚子,请了认识的厨师,就几桌亲戚,没有多少钱,我和你爸有。”

    褚桐明显神色一松,李静香看眼对面的女婿,“迟淮啊,你那天有空吗?”

    褚桐也抬眼看他,其实她们心里都明白,这绝不是有空没空这么简单的事,褚桐和简迟淮结婚,褚家的亲戚大多都没请,他一旦肯点头出席,就是要在众人面前承认这段婚姻。

    简迟淮面色隐晦,“星期天我应该会有事。”

    褚桐神情黯淡下去,她故作轻松地拍拍李静香的手背,“没关系,妈妈,我肯定会去的,我周六就去,帮你准备准备。”

    “好好。”

    简迟淮站起身,“你跟妈说会话,我上去洗个澡,待会让厨房多备几个菜,我们一起吃晚饭。”

    “好。”褚桐应道。

    简迟淮上去后,李静香看眼女儿,“别难受,慢慢来。”

    “我没难受啊。”

    李静香心疼她,松开褚桐的手要去洗水果,褚桐将她拉回身侧,“妈,你别忙了,我不吃东西。”

    “桐桐啊,妈妈知道你很委屈,可就冲着迟淮那天来家里接你,你一定要熬过去。”

    她们的愿望就是这么简单,不平等的婚姻上,想要拉近距离,似乎也只能等高高在上的那个人慢慢弯下身躯。

    星期天,褚桐坐在房间内,将分装好的礼盒袋子放进纸箱中后抱下楼,木棚子就搭在小区的空地上,亲戚们在屋里挤不下,干脆都在里面喝茶聊天。褚桐将箱子放到地上,旁边桌上的一名中年妇人大声同她打招呼,“褚桐啊,好久没见到你,长这么漂亮了。”

    褚桐笑意盈盈同她打过招呼,“表舅妈。”

    “你老公呢?没来吗?”

    褚桐含糊出声,“嗯,他今天有事不过来。”

    这个表舅妈,平日里跟褚家走得不算太近,她挨过去些,“星期天还有事做啊?你老公是干什么的?”

    “大学教授。”

    “听着是不错,但没几个工资吧?都说你结婚了,可酒席也没办,搞这么神秘做什么?我今天还跟你爸妈说呢,省那几个钱没必要的。”

    褚桐将封好的红包一个个塞到礼盒袋中,“表舅妈,我们是旅游结婚,现在很流行啊。”

    “你就傻吧,这年头,几个大学老师能赚大钱啊,你妹妹最近新谈个男朋友,做生意的……”

    “真好,”褚桐应和,学着她的口气说话,“这年头,只有做做生意能发财了。”

    “那当然!”

    李静香从门口进来,喜上眉梢,一把拉过褚桐,“迟淮来了。”

    “他不说没空吗?”

    说话间,简迟淮已经走到了门口,褚桐放下手里东西迎上前,“这儿不好停车,你把车停哪了?”

    简迟淮朝不远处一指,“谁家的停车位上,停了再说。”

    表舅妈见状,飞快将脑袋探出去,看到辆银灰色的东风标致,褚桐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你哪来的这辆车啊?”

    “问学校的教务处主任借的。”

    褚桐也是醉了,她压低嗓音,“你车库里又不是没车。”

    “你还真别说,我来的路上没开习惯,差点撞绿化带上去了。”

    表舅妈坐回原位,上下打量简迟淮,他对穿衣特别挑剔,所以尽管换了车,衣服还是原来的牌子,站在那,玉树临风,高不可攀。表舅妈喝口茶,“桐桐啊,有些时候,衣服穿一般性就好了,不然一身假货出去,要被人笑死的。”

    她女儿好歹交了个老板男朋友,平时的杂志她也翻过不少,一个开十几万车的男人,穿件衬衫就好几万,说出去谁信哪?

    简迟淮摸了摸鼻子,褚桐学他的样子,李静香在一旁也不知说什么好。

    “静香,你这女婿长得是真好,桐桐说是大学教授是吧?挺好,挺好,过过日子不错的。”

    李静香含笑点头,棚子里都是褚家的亲戚,好多都是第一次看到简迟淮,不少人过来打招呼,大家对于跟自己同等收入或者收入略高的人,总是友好的。褚桐也总算明白,简迟淮为什么换了辆车过来。

    这不是一时兴起,而是酒宴散尽后,不会有人低头议论说,“看,褚桐找了个富二代,结婚至今才露面,这里面肯定有事!”

    如今的他和她,在他们眼里是一个层次上的人,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吃中饭时,褚桐和简迟淮坐在一起,表舅妈非要坐到他们一桌上。简迟淮说话时不喜讲话,可表舅妈总爱问东问西,不少话被褚桐挡回去,但她也真够八卦的,“桐桐,你老公教什么的啊?”

    “他教好几门学科呢。”

    “那等你妹妹结了婚生完孩子,以后给我们宝宝当家庭教师吧?”

    这考虑得也太远了吧?“好,等生了再说吧。”褚桐只得答应下来。

    “你放心好了,待遇方面不会给差的。”

    简迟淮太阳穴处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他那天说他没空来,那是真不想来。表舅妈这样的亲戚,也在简迟淮的意料中,他们从小到大接触的圈子完全不一样,简家那头,虽然也会围着你团团转,但说话得体有分寸,能让人舒服。

    褚吉鹏从远处一桌桌过来发烟,每桌六包,捆成一扎,一包最好的中华烟,依次下去是二十块出头的云烟和南京烟等。

    他们这桌上,同样放了一扎,褚桐吃着饭,漫不经心同简迟淮说话,“你不说今天有别的事,过不来吗?”

    “是家教去了吧?”表舅妈不自觉地接口,“据说一节课好几十呢,桐桐,你老公挺能过日子,你看,休息天还要赚钱,穿衣服又不买真的名牌……”

    等表舅妈说完后,简迟淮这才看向褚桐,说了句话,“你不是让我吃饭过来吗?说还有烟可以拿。”

    “啊!”褚桐忽然捂住嘴,简迟淮攫住她的下巴,将她拉近,“怎么了?”

    她捂住嘴唇,居然把自己的舌头咬了。这话,褚桐在去参加段吏弘的婚礼前说过一次,没想到被他给引用了,这一‘光辉形象’是在他脑子里印得多深刻啊?

    表舅妈皱皱眉头,立马不说话了。

    饭吃到一半,褚桐跟简迟淮说句话,“我去看看爸妈那有没有要帮忙的,马上回来。”

    “好。”

    褚桐在里面找了圈,没看见爸妈的身影,她来到外面,刚走到楼道前想要上楼,就听到爸爸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褚桐循声而去,居然看见爸爸拿着根木棍正在驱赶一人。向来软弱的妈妈也没拦着,站在旁边。

    而被驱赶的那人,竟是段吏弘。

    褚桐快步上前,“爸,妈,出什么事了?”

    李静香拦住褚桐,“走,这儿交给你爸就好。”

    “妈,我知道她是姐姐以前的男朋友,”褚桐越过李静香走向二人,她从褚吉鹏手里接过木棍,口气不善地冲段吏弘道,“你来这儿做什么?”

    “褚玥晴死了,我就想看看你们这些人生活的有多好。”

    褚吉鹏气得不行,咬牙切齿,褚桐上前一把拎住段吏弘的领子将他往外扯,“别在这发疯,出去。”

    段吏弘没有挣扎,顺着她手里的力道往前走,李静香拉过褚吉鹏,“快回去吧,待会让亲戚们看见不好,走走。”

    褚桐将段吏弘带到后面的围墙处,这儿只有停车时才会有人过来,她松开手,冷冷出声,“你还真会挑时间。”

    段吏弘胡子拉碴站在阳光底下,眼睛有些睁不开,“我很想晴晴,虽然她没了,可我哪怕是看看她的家人也好。”

    “你变态吧!”褚桐手朝大门口方向一指,“滚。”

    段吏弘来之前探过路,简迟淮的车没在,这小区里就没辆能在宝马奔驰档次以上的车,那就说明,简迟淮肯定也不在。

    “褚桐,那天告诉你的那番话,我事后想想特别后悔,你姐姐肯定也不希望你活在内疚和难过中……”

    段吏弘视线落向褚桐,余光瞥见的一幕令他浑身如坠冰窟。简迟淮就在不远处站着,背光而立,面容阴狠,他并未上前,犹如在那看着一出精彩至极的好戏。

    ------题外话------

    亲们,姐姐的名字叫褚玥晴,今天和昨天的章节我都改过来了~

    望天,李静香,你出来,有人说,你是《机器猫》里面的静香,你怎么这么调皮啊,你出来乱跑,你家大熊造吗?

    哼唧,再度望天,明天有一段关于姐姐的回忆,啦啦啦

    明天要不要万更呢?

    众人:要要要要

    可素可素,万更真的好累啊,大姨妈都快被万更弄紊乱滴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