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73闯下大祸

73闯下大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迟淮往里走了两步,看到褚桐站在沙发跟前,上跳下窜的,房间里就她一人在表演独角戏,冒充楼沐言的声音是从她手机里传出的,简迟淮上前步,“怎么回事?”

    褚桐正玩得起劲,猛然听到背后的声音,她转过身,手机里下载的软件还在按照预存的内容说话,“四哥四嫂最恩爱,我不做小三,我滚,嘤嘤嘤。”

    褚桐干笑两声,走过去拿过自己的手机,简迟淮眼疾手快接过,看到屏幕上有个卡通人物形象,旁边还设置了打脸、饿死她、说话、跳舞等功能。

    褚桐挽了下嘴角,“我瞎玩的。”

    “你被她刺激成这样了?”简迟淮将褚桐的手机拿在掌心内,“她又怎么你了?”

    “我今天吃饭时碰见她了,她说你要奖励她。”

    简迟淮凉薄的唇轻抿,“我是这样说过。”

    “看吧……”

    简迟淮拦住她的去路,“你在哪碰到楼沐言的?”

    褚桐不疑有他,说了酒店的名字,简迟淮上下打量她,“舍得去那里面吃饭了?谁请你的吧?”

    褚桐轻咬下唇,不小心就被他带沟里去了,“别管谁请我,还是我请别人,总之我遇上了楼沐言。”

    简迟淮拿起褚桐的手机一看,“这东西不错,改天我也下个。”

    “你也有看着不爽的人?”

    “我让你天天给我端茶递水,外带洗澡捏背,还要甜言蜜语。”

    褚桐伸手将手机拿回去,“你高薪聘请个年轻貌美的保姆就成。”

    简迟淮觉得褚桐这人还真是逗,心思分明是成熟而缜密的,却难得也有这样幼稚的时候。

    江意唯从片场回来,换上华服,重新开始后的生活异常忙碌,她还经常几个剧组之间来回倒,可只有这样,她才能感觉到站起来以后的美好,才能证明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过。

    烫成大卷的棕色长发慵懒地贴在背后,她跟以前的几个朋友约着吃饭,尽管在她最需要雪中送炭的时候,她们各自都以忙碌事业为由疏远了她,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总需要维系,哪怕不是真的交心。她原本想将褚桐叫上,但后来还是作罢,跟一群虚情假意的人吃饭,估计她也咽不下去。

    转角处有休息区,江意唯过去坐了会,交叠的小腿在灯光下透出一层莹莹的白皙,头发垂在脸侧,她以手指往后轻顺,举手投足间的性感毫无遮拦。她余光看见有个男人过来,江意唯微抬头,殷少呈逆着光站在门口,一动不动盯着她看。

    她手里动作顿住,两人对视片刻,江意唯站起了身。她姿态优雅地走向殷少呈,离他三步开外后停了脚步,“殷少,许久不见。”

    殷少呈的目光从她脸上逐渐下移,最终落到她的腿上,江意唯轻声笑了,“我的腿没事了。”

    男人伸出手,想要去摸她的脸,江意唯赶忙避开,她这个动作做得很刻意,似乎也是强迫自己做的,江意唯把一缕掉下来的头发夹在耳后,“殷少,我还有事,就不打扰您了。”

    “怎么,现在想装作不认识我?”

    江意唯走出去两步,侧过身看他,“我哪里敢,以后还需要殷少多多关照。”

    以往的江意唯,别说等他开口了,哪怕殷少呈给她一个眼神,她都会乖乖过去,男人眼看着她走远,神色不明。

    离开酒店时,都快晚上9点了。有人带来的男性朋友殷勤地围着江意唯转,一群人走出大门口,男人见江意唯身着单薄,他贴身上前,“我的车就在这,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江意唯轻摆手,“我的助理已经过来了。”

    男人手里的外套往她肩头披去,江意唯适时避开距离,毕竟这是酒店门口,一旦被娱记拍到,还不知又要传来怎样的绯闻来。

    助理开了车来到酒店门口,江意唯将肩上的外套还给对方,“谢谢。”

    男人似有不舍,“那我们改天再约。”

    “好。”江意唯嘴上应付着,和另外几人道别后,拉开车门坐进去离开。停在路旁的一辆车跟着启动,殷少呈目光在那男人身上剜了眼。

    江意唯回到居住的酒店,让助理先去休息,她在附近拍戏,所以这段日子都没有回家。她掏出门卡,刷了下后进去,脱了衣服洗过澡,才从浴室出来,就听到门铃声响起。她以为是助理,走过去透过猫眼一看,居然是殷少呈。

    江意唯没有开门,殷少呈的手干脆按住门铃不放,嘈杂的声音穿破耳膜,她双手捂住耳朵,“殷少呈,你做什么?”

    “把门打开。”

    “我要睡了。”江意唯转过身,欲要离开,殷少呈抬起长腿,一脚踢向门板,震动声令她不由回头,这样闹,非把记者都给招过来不可。江意唯犹豫下,然后将门打开道缝隙,一双眼睛望向外面,“有什么事?”

    既然门打开了,殷少呈就有办法治她,他双手用力推向房门,江意唯哪里抵挡得住他的力气?她很快往后退了几步,殷少呈趁机挤进屋内,江意唯强自镇定,“你要找我有事,大可以打我手机,我号码一直没变过。”

    “我不想打你电话,我只想要你!”殷少呈说完,大步上前,双手抱住江意唯便强吻过去。

    她惊得偏过头,男人的吻重重落在她脸上,江意唯刚洗过澡,身上就裹了条浴巾,殷少呈目光轻扫眼,一把拽住浴巾,江意唯双手忙抢夺,“殷少呈,我跟你没关系了!”

    他手里稍用力,将她的浴巾给拉掉,结实的胸膛靠上前,将江意唯抵在墙角动弹不得,殷少呈亲吻着她,双手也没闲着,江意唯不甘心就这样弃械投降,她奋力反抗,“走开!”

    “走开什么?意唯,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想要你,你肯定也想要我,难道这半年多来,你就不想我?”

    江意唯双手抵住他肩膀,暂时制止住他具有侵犯性的动作,“那这半年多来,你想过我吗?”她抬头看他,“我坐在轮椅上的时候,你想过吗?”

    殷少呈攫住她的目光,他强硬地将她的双手按下去,“我当然想过,”他嗓音沙哑,“我想得浑身都在疼,你摸摸。”

    “我不要,”江意唯握紧双手,“我如果还是躺在床上的那个江意唯,你会要我吗?”

    他想得到她,那种思念仿佛成了执念,他疯狂地想象着他们契合时的兴奋和激情,殷少呈抱紧她的双肩,强行去吻,江意唯避开他,一次、两次,最终没了力气,被他揽在怀里狠狠地侵略。

    她又何曾不想他,可殷少呈这个人太危险了,她明知不能再靠近,他找她、要她,十之*是一时兴起想起她。可现在的江意唯,完全不能自已,殷少呈拦腰抱起她走进房间,将她抛在大床上。她才要起来,就被男人按住肩膀推回去,这样的场景,其实江意唯设想过,她也告诉过自己,如果殷少呈再来找你,你就必须拿出自己的骄傲,必须强硬地拒绝,如果这个男人给不了你真心,你就没必要在他身上耗费青春。可她最终,还是过不了殷少呈这关,身体对他的渴望不亚于心里对他的思念,两人在大床内翻滚、抵死缠绵,激情燃烧的瞬间总是美好的。殷少呈失控般轻吼,他到底对江意唯做不到放手,到底对她的身体如此贪恋。

    第二天,江意唯率先醒过来,她觉得胸口很闷,喘不过气,睁眼看去,才看到殷少呈的手臂霸道得环在她胸前,她轻抚下自己的额头,怔怔盯着身旁的男人。

    手机调的闹铃声响起,江意唯想要起身,却被殷少呈强势按住,“不准起床。”

    “我还得去剧组,不能迟到。”江意唯拿过手机,将闹铃关闭,殷少呈的双眼还未睁开,他凑过去亲吻她的脸,“请一天假,陪我。”

    “不行,这几场戏必须今天拍出来,我答应了导演的。”江意唯掰开他的手,殷少呈不情愿地将眼睛睁开,“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话你一句不肯听了?”

    江意唯径自起床,拿了衣服后一件件穿上,她背向殷少呈坐着,半晌后,似有犹豫,她鼓起勇气道,“殷少呈,你究竟把我当什么?一个随时可以给你解决生理需求的床伴,还是一个你愿意放在心上的女人?”

    殷少呈慵懒地将脸搁在她颈间,“我心里有没有你,你真的一点不清楚吗?”

    “我们这样下去,会有将来吗?”江意唯扣好最后一个扣子,手指颤抖,等着殷少呈的回答。

    男人双手搂住她的腰,“我们这样,不好吗?你回到我身边,我依然宠着你。”

    这个男人,永远给不了她一个承诺,或者应该这样说,即便给了,也不会实现。江意唯掩住失望,“我先去片场了。”

    “我在这等你,晚上回来。”

    江意唯拿起桌上的东西,转身离开。

    褚桐给她打电话的时候,江意唯刚到剧组,没想到她也会来,江意唯坐在梳妆镜前,“我看你最闲了。”

    “拉倒吧,我赚钱很辛苦的好不好?”褚桐朝四周望了望,“前面那片,是不是还有别的剧组在?”

    “对,好几个场子呢,你待会可以去转转。”

    “我知道,”褚桐拿起她桌上的口红看眼,“我本来就是作为探班记者来采访的,只是顺道找你而已。”

    “没良心的。”江意唯骂了句。

    褚桐在这没待多久,便离开去采访。主编不知道她和楼沐言之间的嫌隙,所以交代事情方面不会考虑到闪避或者什么。褚桐进了片场,才知道这部戏的女主角是楼沐言。

    而正在拍摄的一场戏,却偏偏那么巧,是楼沐言挨巴掌。褚桐靠在那看好戏,本来,拍摄地点规定不放记者进入,不过褚桐也算有自己的人脉,找个认识的人周旋周旋就这么混进来了。

    楼沐言从未被人打过,所以这个尺度很难掌握,尝试几次不行,跟她演对手戏的女演员有点急,“你放心好了,我不会真打到你的。”

    楼沐言绷紧着一张脸,第N次开始,女演员的手甩过去,但楼沐言到底没配合好,这一下失去准头打在她脸上,虽然不重,但也碰到了。楼沐言睁大双眸,小手攥紧,猛地一巴掌狠狠挥过去。

    演对手戏的女演员懵了,“你!”

    楼沐言又重重给她第二个巴掌,“你敢打我?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谁敢对我动手!”

    那女演员也算有点知名度,哪里受过这样的气,“你不就仗着有人给你撑腰吗?连场戏都过不了,就你这样的演技,还拿新人奖?是有内幕的吧?”

    楼沐言双眸气得几乎能喷出火来,“你再说一遍?”

    女演员上前推了她把,“花瓶!”

    导演走过来,将两人都劈头盖脸骂了通,褚桐偷偷收起相机,这楼沐言真是到哪都不省心,尽得罪人。

    采访的时候,楼沐言沉着张脸,也不肯配合,褚桐将大部分镜头给了这部戏的男主角,你要端着,别人还不高兴伺候你呢。

    晚上等江意唯吃晚饭,等到了差不多九点。褚桐吃好东西回去,简迟淮早就在家了。他坐在阳台上,秋季的夜晚异常寒冷,褚桐搓揉双臂出去,“干嘛不进屋?”

    “我看外面景色不错。”简迟淮向来是个有情调的人,桌上摆了现煮的咖啡,一缕暖烟柔和了夜间的寒冽,褚桐轻轻打个哈欠,“我去洗澡。”

    “去吧。”简迟淮刚说完,桌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他看眼来电显示,眉头忍不住蹙起,他不想浪费自己的私人时间,但恼人的铃声始终不停歇,他还是接通了,“喂。”

    里面传来女人的哭声,哭得话都说不清晰,简迟淮有些不耐,“哭什么?有事说事。”

    “四哥,救我。”楼沐言好不容易说出句完整的话来,简迟淮面无神色,“救你什么?”

    褚桐往里走的脚步不由顿住,楼沐言似乎受到了什么惊吓,电话里又很安静,听不出别的声音,简迟淮追问了句,“出什么事了?”

    “四哥,我刚跟人吵架,那……那人自杀了。”

    简迟淮眉头微蹙,但冷峻的脸上还是没有别的表情,这个男人,总是稳如泰山,不相干的人和事休想令他张皇失措,“自杀就自杀,又不是你杀的。”

    楼沐言捂着脸,压住哭声,“四哥,救我,救我啊。”

    “联系下你经纪人,让她带你回去,不要逗留在现场,也不要被人拍到。”简迟淮快速作出指示,“听见没有?”

    楼沐言吓得都瘫坐在那了,哪里还能动弹,“四哥,你来救救我吧,我谁都不敢告诉,我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待会肯定会有人发现的,四哥……”

    简迟淮站起身,高大的身影站在栏杆前,他背对着褚桐,但褚桐依稀听见些关键词,她蹑手蹑脚来到简迟淮的身后,男人单手撑在身侧,“我就算过去也没用,你待在那,我会安排人过去。”

    “四哥!”楼沐言猛地一声惊喊,“我,我跟她争吵,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说过什么话了,可她却当着我的面自杀了,我好怕。”

    “行了,”简迟淮打断她的话,“有些话,不要乱说,既然跟你无关,就闭上你的嘴。”

    “四哥,我想回家,我现在就想回家,呜呜呜……”

    简迟淮手指在栏杆上轻敲几下,楼沐言目前这个状态很不稳定,如果丢在那置之不理的话,恐怕会出事,况且她又是楼家的人,“这样吧,你待在那,我马上派人去接你,我不方便去现场,等接到你后,我送你回家。”

    “好。”楼沐言总算安静了些,又在电话中说了几句,这才挂机。

    简迟淮转过身,差点和后面的褚桐撞上,褚桐挡在他跟前,“出什么事了?”

    “没事,我要出去趟。”简迟淮手朝她肩膀上轻拍下,“你先睡吧。”

    “我听到了,说什么现场,还送回家,简迟淮,到底是什么现场?”

    简迟淮目光定定落在她面上,凭着她的性子,要给她知道的话,肯定不可能让他将这件事风平浪静地解决掉,但简迟淮也没瞒她,“楼沐言和一个小演员吵架,对方想不开,自杀了。”

    “啊?”褚桐菱唇微张,“怎,怎么会这样?”

    “具体的,要等我赶过去才知道,你待在家里,我去去就回。”

    褚桐拉住他的手,“我跟你一起去。”

    简迟淮将自己的手抽出,“不可以,这件事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还有,绝不可以传出去,褚桐,我别的都能依你,但这个新闻,你不许插足。”

    褚桐眼见他走出去,没再纠缠,她回到床前,将相机塞进包内,然后下了楼。她看着简迟淮的车驶出半岛豪门,褚桐进入车库,将自己的车开出来。她一路尾随向前,这会已是深夜,但马路上的车还有不少,褚桐不紧不慢跟着,好几次差点跟丢,她强打起精神,目光专注望向前。

    简迟淮在车上给楼沐言的经纪人打过电话,让她去事发地将楼沐言接出来。交代完这些事后,简迟淮目光看了眼窗外,楼沐言才进娱乐圈就出这样的事,真是在找死!这件事如果不解决干净,等到媒体抽丝剥茧再加蓄意炒作,恐怕还会扯出些别的来。

    他这会,要将人先带离现场,至于后期的事,楼沐言的经纪人自己会找公关团队应付。

    简迟淮视线不经意扫过后视镜,却好像看到了辆熟悉的车,他定睛细看,可不就是褚桐的吗?他的这个老婆,向来正义感十足,又爱穷追不舍,非把一件事搞清楚了才行。男人加速向前,后面的车也跟着提起速度,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褚桐踩向脚下的油门,却见前方那辆车猛地转弯,朝着她迎面开来。

    她只能刹车,就算逃也来不及了,褚桐落下车窗,简迟淮下了车,快步朝她走来,他到她旁边,弯下腰,单手撑住车门,“解释解释?”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也得去看看。”

    简迟淮目光从她脸上扫过,落向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包,他神色微凛,细碎的短发落在额前,更衬得一双眼睛发出鹰隼般的锐利,“我是不是跟你说过,这个新闻不许曝出去?”

    “我没说要曝光,简迟淮,我今天在剧场看到有个演员因为一点小事,被楼沐言扇了两巴掌,两人还当众吵起来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说不定自杀的那人就是她。楼沐言这样的人,就该让她吃点教训,把她丢在那不管才是最好的办法。”

    简迟淮嘴角勾勒抹凉薄弧度,“这件事你不用管,就算你去了,也于事无补,再说你也是记者,应该明白里面的利害。”

    褚桐坐在驾驶座内,看着前方的那辆车张狂开着车前灯,“你这时候过去,就不怕惹上麻烦吗?”

    “我有分寸,不会给自己找麻烦。”

    “自杀的那个人,死了吗?”

    简迟淮抬起腕表看眼时间,神色难得透出焦急,“不知道,你快回去。”

    褚桐手放在方向盘上不动,“好,你先走吧。”

    男人朝她看眼,“快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