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74揭秘旧时丑闻

74揭秘旧时丑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迟淮到底不相信褚桐会乖乖听话,兜里的手机再度响起,简迟淮起身接通,“说。”

    “简先生,人接到了,我们正往您说的那地方赶。”

    “好,我知道了,我随后就到。”简迟淮挂了电话,手指在车门上轻叩两声,“你根本不知道出事点在哪,我又不去那里,你跟着我有意思吗?”

    褚桐朝他看了眼,发动引擎,将车掉头离开。简迟淮回到自己的车内,两人背道而驰,褚桐看眼后视镜,不由轻咬下唇瓣。

    简迟淮到达约定的地点时,楼沐言的经纪人已经接到她,开得并不是平时那辆保姆车,简迟淮轻按下喇叭,经纪人搀扶着楼沐言下来,将她送进了副驾驶座内。

    楼沐言双手捂住脸,两个肩膀不住颤抖,看上去害怕不已,简迟淮示意经纪人先走,周边安静的连风声都听得见,简迟淮朝她看眼,“说吧,到底出什么事了?”

    楼沐言忍着哭腔,“我和姓倪的白天吵了一架,我心里气不过,晚上她约我去天台……”

    “你白天打过她?”简迟淮打断她的话。

    楼沐言想到今天褚桐来了片场,肯定是她说的,她也不好隐瞒,“对,拍戏的时候。”她面露心虚,也不敢将话说得太透。

    “难不成吵个架,还能跳楼不成?”简迟淮眸子里含了凛冽,这种时候,他自然没耐心去开解劝导,“一五一十,一个字不漏地说出来。”

    “我,我真的没有做别的事,当时言辞激烈也正常,她也骂我了,还想动手,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跳下去的。”楼沐言抱紧自己的双臂,泪流满面,情绪激动,恨不得也从车上跳下去。她双手随即紧抱住简迟淮的手臂,“四哥,您救救我,我好怕。”

    楼沐言这人,从小在温室中娇生惯养,任性跋扈肯定是有的,但若说杀人,她应该没这个胆子。

    简迟淮先将楼沐言送回去,“这两天,你在家好好休息吧,一切的事情,你的公关团队会给你处理好,还有,遇上谁都不要轻易开口,更不要说今晚的事。”

    楼沐言怔怔点头,闭紧了嘴巴不敢说话。

    简迟淮前前后后出去也就一个多小时,回到半岛豪门时,褚桐还没睡,楼沐言的事他不会多说,他不说的她也问不出什么,干脆等到明天。她就不信,其它那些娱记都是吃素的,这件事会被瞒得天衣无缝?

    翌日,褚桐按时起床,洗漱好后坐在飘窗上打开电脑,她输入那名女演员的名字,果然有最新新闻出来。偌大的黑色加粗标题呈现在顶部:倪安深夜跳楼,多处骨折,侥幸捡回一条命,疑似遭遇同剧组演员辱骂。

    简迟淮起身,先看了眼时间,看见褚桐坐在那,他跟着过去,“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褚桐大大方方将电脑推向他,“看看,头条。”

    男人目光睨了眼,褚桐眉眼轻扬,双手抱在胸前,嘴角有些微笑意流泻出来,“这可不是我发的,所以说嘛,纸包不住火,好了,我上班去!”

    她起身擦过简迟淮的肩膀往前,也没再看眼男人的脸色。

    褚桐到办公室,秦秦正在收拾桌子,见她过来,她探出脑袋,“桐桐,倪安自杀的事,听说了吗?”

    “当然,这么大的新闻能掩盖的住吗?”

    “你说这些明星也真是的,先是陶星琪,再是倪安,她们一个个得多有钱啊?大房子住着,还穿名牌,干嘛要去自杀啊?”秦秦拿起桌上的早餐,褚桐将包里的手机拿出来,“你忘了啊,陶星琪可是他杀。”

    “哦哦,瞧我这记性。”秦秦身子倚向办公桌,“这倪安虽然不是大明星,但名气也算可以了,自杀的人都是傻叉啊。”

    “你待会要去医院蹲守吗?”

    “不用,主编说了这个新闻再挖下去没什么价值,让我们去跟别的。”

    褚桐笑了笑,哪是没价值啊,分明是上头授意的。“好,那我们今天偷懒吧,跑个半天新闻,顺便咖啡屋里坐坐。”

    “你这主意不错,走吧。”

    正午时分,褚桐和秦秦坐在咖啡屋内偷懒,两杯咖啡加上满满一桌的小吃,足够填饱她们肚子。褚桐拿出手机刷新闻,过了会,她将手机给秦秦看,“还说没有深挖的价值,你看看?”

    秦秦咬着口薯条,凑上前一看,据最新爆料,倪安自杀前,有人看到楼沐言约了她去出事地,而今天开始楼沐言就消失了,片场也没去。秦秦眸子一亮,“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褚桐拿了块鸡翅,将手机放在旁边,秦秦跟她讨论着,“这次,楼沐言的公关团队可要急死了。”

    秦秦抬头,看到褚桐神色恹恹,好像兴致不大,“怎么了,我看你今天精神状态不好啊,是不是病了?”

    褚桐单手撑起下巴,“秦秦,你说我们天天浸润在这个圈子里,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不对劲了,以前,看到这种新闻会兴奋,可现在,我几乎能猜到下面要发生的事,楼沐言方面肯定会反击、否认。如果倪安强势点,非要把楼沐言扯进来,那楼沐言那方可能还会有更大的动作,说不定,会把倪安之前的事全部翻出来。”

    “桐桐,你别多想了,这不就是娱乐圈吗?真真假假,就连她们本人都不知道了。”秦秦也略有感慨,“我知道你喜欢跑民生,但……民生的那些报道又太现实,每次看到那些新闻,我心里受不了。”

    褚桐搅拌起杯中的咖啡,“我还是喜欢跑民生。”

    两人坐了半个多小时后,肚子也填的差不多了,手机提示声有新的视频更新,褚桐将它点开,然后将手机支撑在桌面上,和秦秦一起观看。有记者采访到了第一手资料,病床上的倪安哭哭啼啼,“我有抑郁症,一直在吃药,昨天我和楼沐言对一场我要打她巴掌的戏,可她总是演不好。我看导演都不耐烦了,我情急之下可能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脸,但我保证,我没真的打她。没想到她却扇了我两个重重的巴掌,我们当时有争吵。到了晚上,是她把我约出去的,她让我自己打自己耳光,如果不肯的话,会让我活着比死了还难受。还说她楼家势力大,她刚入娱乐圈就能得奖,各种大戏随她挑,可我呢?我混了这么多年还在三线徘徊,她说我如果不打得自己脸肿的像猪头一样,她就要让我再也演不了戏。她说话很恶毒,说我退出这个圈子后,什么都做不了,还说我每部戏都是靠潜规则得到的角色,我气得浑身颤抖,越想越难受,我当时真的想到了死,呜呜呜……”

    视频中,倪安凄厉痛哭,手上头上都缠着渗血的胶布,看着惨不忍睹。褚桐和秦秦对望眼,褚桐轻耸肩头,“两边都不是省油的灯,先前还有人质疑,说是吵个架就跳楼,摆明诬陷,这下好了,人家是有原因的,抑郁症三个字足够说明一切。”

    褚桐关掉视频,这件事,她是不打算插足的,简迟淮要保谁,她也管不着,省得好处没落到,还要引来不必要的争吵。

    傍晚回去,褚桐今天偷懒,可到了家还是懒懒的,她窝在沙发内看电视,简迟淮穿了身居家服下楼,冷不丁看到个身影缩在那,他走过去一看,竟见她搂着抱枕都快睡着了。男人弯下腰,在她脸上轻啄,褚桐才合起的眼帘睁开,她吓了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早就回来了,你怎么到了家不上楼?”

    “噢,有点累,就想找个地方躺躺。”褚桐轻伸懒腰,简迟淮坐到她旁边,眸光轻睇,“关于楼沐言的新闻,你看到了?”

    “看到啦,”褚桐盘膝而坐,“撕得好厉害,马上楼沐言这边就要反击了吧?”

    简迟淮轻笑下,“应该吧,接下来的事我不管,让她们自己解决。”

    褚桐困得摇摇头,男人伸手将她揽在怀里,“是不是又去偷拍什么头条,累成这样?”

    “你放心吧,这个新闻,你说让我不插手,我肯定不插手,我乖乖的听话。”褚桐顺势将头枕在简迟淮的肩头。男人面上显露出不相信的神色,指腹在她肩膀上轻轻捏着,“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褚桐两条腿放到简迟淮的长腿上,动作亲昵,“楼沐言是你手底下的人,我非要掺和进去做什么?最主要的一点,这次,是她和别人在撕,与我无关的事我才不管呢。”

    “这就对了,”简迟淮亲着褚桐的头顶,“不然的话,你总要让我很为难。”

    “在你嘴里,我怎么成了闯祸精似的?”褚桐不满,她好歹也是个人才,对不对?

    “这本来就该是我们应有的态度,不和自己扯上利益关系的事,少管为妙。”简迟淮拍了拍她的脑袋,很满足于她的‘觉悟’。褚桐坐起身,挽了抹笑,“如果今天躺在医院里的是江意唯,那我肯定会帮她。”

    “你对江意唯,似乎远远超出了对我的好。”

    褚桐朝他指了指,“江意唯可是个女人啊!”

    “我可是个男人。”

    褚桐忍俊不禁,“所以嘛,我的性取向没问题,我生理方面只对男人有兴趣,我保证!”

    到了晚间,事情再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楼沐言的经纪人出来辟谣,说楼沐言从没在片场打过倪安,而且楼沐言性子温顺,是个善良的好女孩,怎么会言辞激烈故意刺激人呢?

    与此同时,一个微博账号忽然出来爆料,说手上有一份资料,显示倪安之前被她的经纪人介绍给富豪陪夜,一晚上二十万。据悉,那资料上牵扯到圈中几十位明星,都是有组织且有明码标价的买卖。

    娱乐圈内顿时哗然,那微博号更贴出铁证,说倪安跳楼,只是被自己的经纪人长期敲诈,最近又让她去陪一名王姓导演,这才引发倪安抑郁症加重,选择跳楼自杀。

    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好戏,一出接着一出,还要考虑到*迭起,丝毫不给观众喘息的时间。

    简迟淮望向窗外,褚桐还在抱着电脑观望,“你看看,淫媒都扯出来了,还说有名单呢,又不知道哪些人要遭殃了。”

    外面淅沥沥下着小雨,雨珠子打在窗户上,发出清晰却又虚弱的声音,简迟淮坐到她身旁,将电脑合上,“别看了,这么热闹的事情,也不差你一个看热闹的。”

    “作为老板娘,我得关心关心啊。”

    “我怎么觉得你挺幸灾乐祸的?”简迟淮拥过她,褚桐朝他胸口推了把,“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就是这样的?”

    “明天你应该休息,外面的天也不适合跑新闻,跟我出去玩两天。”

    褚桐在他怀里抬起了小脑袋,“下雨天,去哪啊?”

    “周山的竹林,在这种天气去看最合适。”简迟淮抵着她的额头,“再在山上的竹屋里住两天,神仙一样的日子。”

    褚桐也有些心动,“简迟淮,这算是你补给我的蜜月吗?”

    “你也就这点出息了,没有追求。”简迟淮朝她臀上轻拍,“起来,收拾行李去,我们明早就出发。”

    周山距离西城并不远,褚桐坐在副驾驶座内,外面的天灰雾蒙蒙,小雨不断,她在车上刷着手机,简迟淮伸手拿过去,“我对你来说,吸引度还比不上个手机?”

    “我这不是路上无聊吗?”

    “那跟我讲讲话。”简迟淮将手机递还给她。

    他们到达周山的时候,才不过9点多钟,车子经过山路上去,褚桐落下车窗,这边早已没了城市的钢筋水泥建筑,两旁都是葱郁的绿色,长长的竹子连成一片。她探出脑袋望向上空,几十米的高度之后,就是漫天翠绿,崖石的缝隙内也钻出生命力旺盛的野草,壁上覆满青苔,实在壮观。

    褚桐不由惊呼起来,“这儿好美啊。”

    来到半山腰上,简迟淮的车停在一排房屋前,住宿他已经安排好,两人将行李提进屋,简迟淮想让褚桐先休息,但她非要出去玩,说是这会精神好得很。

    男人带了把伞,跟在褚桐身侧,简迟淮怕路上滑,一路都牵着她的手。尽管他们有过最亲密的关系,但这样十指交扣走在路上的时候几乎没有,褚桐都能感觉到自己掌心渗出的汗水与他的手掌紧密贴合,真是丢脸啊。

    前方,竹林中传出说话声,褚桐拉着简迟淮过去,到了围起的栏杆处,男人顿下脚步,“你看里面脏的,别进去。”

    褚桐朝那些人挥挥手,“喂,你们在做什么啊?”

    有几个看着也是游客模样,其中一名年轻男子热情说道,“砍竹子,晚上做竹筒饭。”

    “你们会做吗?”

    “住宿的地方有专门做竹筒饭的厨师,砍了竹子过去,他可以教你。”

    褚桐说完,立马来了兴致,一条腿跨进去,转身就去做简迟淮的思想工作,“多好玩啊……”

    “休想,”简迟淮是有些洁癖的,看到里面泥泞不堪,又全是烂叶堆在那,他浑身不舒服起来,“你也不准过去,回来。”

    “简迟淮,出来玩就要玩得尽兴啊,看看风景有什么意思?那还不如在家百度呢,你看这竹林里面,跟外头的景色完全不一样呢。”褚桐抱着他的手臂轻摇,“好不?”

    “不好。”简迟淮执意,眉头皱地跟麻花似的。

    褚桐凑过去亲他的脸,“里面不脏,踩着地上的竹叶就行。”

    简迟淮几乎是被她拖进去的,下过雨,里面潮湿的厉害,再加上竹叶茂盛,狭长的叶尖都攒着大颗的雨滴,它们擦过两人的发、肩、手,甚至胸口,带着惊人的痒意。褚桐来到人群中,头发都湿了,雨珠子顺着面颊淌落,她却浑然不知般弯下腰,“这个东西,对竹子有要求吗?”

    “有,竹节的距离不能太短。”一名带游客过来的服务员给了把小砍刀给褚桐。他弯腰示意应该如何砍,褚桐就近选定目标,一刀挥过去。简迟淮就站在旁边,竹子被这股力震得连连发颤,就跟下了场大雨似的,将两人淋了一身。

    简迟淮难以置信盯着湿身的自己,为什么分明是一个浪漫的旅程,到了褚桐这,总能意外连连?

    褚桐惊叫声,抬头看到简迟淮发尖耷拉下来的水滴,她忍着笑上前,“哎呦,没事吧没事吧?这竹子也太淘气了,让你得瑟,我一会就把你煮了。”

    简迟淮甩了甩袖子,“你可真是会给我惊喜。”

    褚桐蹲下身来,仰着小脸,“简迟淮,其实我这个人挺奇怪的,你如果给我一场盛宴,一场需要穿着华服,化上精致妆容才能出发的旅行,我会很拘束,甚至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我从小就喜欢玩,所以我爬树起来跟猴子似的,谢谢你带我来这样的地方,我非常喜欢。”

    她都这样说了,他还能说些什么?简迟淮无奈蹲下身,“当心你的手。”

    “放心吧。”褚桐的视线落到简迟淮那双名贵皮鞋上面,鞋底沾满了竹叶,还有黄褐色的泥土,她看习惯他精致时的模样,偶尔不修边幅,也别有番味道。况且,这是简迟淮迁就了她,褚桐心里美滋滋的,“晚上,我做竹筒饭给你吃。”

    “说得好像你真会做一样。”

    褚桐好不容易砍下根竹子,最后还是简迟淮看不过去,接过砍刀将它一节节砍下来。

    晚上,竹筒饭是吃到了,只不过简迟淮对褚桐的手艺不肯评价,他总不能跟她说很难吃吧?褚桐偏又追着他,非要他说出个感觉才行,最后,简迟淮送了她两字,“奇葩。”

    “什么意思?”

    “味道奇葩。”

    在这半山腰上,联个网能把人虐死,好不容易登陆,可要打开个网页,半小时都不一定能成功。褚桐干脆将手机放到一旁,反正也没什么要紧的事。

    第二天,天气逐渐放晴,褚桐张开双手感受着这股从未如此清冽的空气,简迟淮看她不时奔跑,不时在路旁自拍,就像只回归大自然的小鹿。褚桐站在竹林前,找好角度,旁边正好是茂盛的枝叶,她朝简迟淮招手,“过来。”

    “做什么?”

    褚桐让他站在自己身边,“你太高了,蹲下些。”

    “我不拍照!”

    褚桐勾住他的手臂不放,“就是张自拍而已,我又不给别人看,简迟淮,我们连个婚纱照都没有呢!”

    男人垂下眼帘,朝她看眼,最终还是弯下腰,褚桐靠近他的脸,“来来,微笑,茄子。”

    简迟淮看着手机中的两张脸,却笑不出来,真是,傻不傻?要被别人看见,指不定怎么笑话他。褚桐连拍好几张,总算满意地松开他,“这张不错,霸道总裁爱上我啊,啧啧。”

    “走吧。”简迟淮直起身,率先往前走。

    两人是晚上回去的,褚桐白天玩得疯,一路上就跟小孩似的睡着了,她模模糊糊中听到简迟淮在打电话,但她实在困倦的要命,连眼睛都不想睁开。

    回到家,已经凌晨了。褚桐扑在床上不想动,“干嘛不吃过晚饭就回来,这么晚,累都累死了。”

    “没让你开车,累就睡。”

    褚桐睁开眼来,职业习惯了,她起身要去开电脑,简迟淮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做什么?”

    “看看新闻。”

    “这都几点了?”男人不悦扬眉,“你要不觉得累,我们还可以做些别的。”

    褚桐只好投降,“好吧,我洗澡睡觉。”

    这一合眼,第二天早上是被闹铃给吵醒的,褚桐拿过手机看眼,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她坐起身,浴室内传来水声,褚桐坐在床上点开新闻看。

    撞入眼帘的,却都是江意唯的新闻,这怎么回事?

    褚桐正起身,一条条往下翻,楼沐言的新闻已经被盖下去,取而代之的,全是什么江意唯出道时,跟一名傅姓男人有染,还被对方高价买下初夜?

    浴室的门被打开,简迟淮从里面出来,褚桐举高手机,“这些是什么意思?”

    男人并不吃惊,只是淡淡扫了眼,“之前你听到的傅时添,和这个姓傅的男人,你难道不觉得他们应该是同一个人吗?”

    ------题外话------

    亲们,推荐个很精彩的现代文呦,喜欢看现代的亲们一定要看看,收藏个哦,我会狠狠爱你们哒

    作者:请叫我萍大人《萌妻占夫有瘾》:

    我自己一手养大的小姑娘,怎么能让她做别人的媳妇儿呢?

    ——季司深

    季司深是名门公子里唯一的另类,不爱权财,不沾女色,只玩一把手术刀,二十三岁的他已是全国赫赫有名的心胸外科一把手!

    可没想到这样的他有一天会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

    她蹲在孤儿院门口,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叔叔,可以给我买一个包子吗?”

    医生并不是拯救世人的神,季司深自问不是什么好人!

    然瞧着她那可怜的小模样儿,他竟然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

    “跟我回家,我给你买好不好?”

    “好!”

    一个包子换一个老婆,这一笔买卖,后来季司深才知道他赚了多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