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03血色婚戒

03血色婚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静香嘴唇哆嗦着,抬头怯弱地盯着男人,不敢再多说一句,褚吉鹏垂着头,坐在沙发内,双手交握,简迟淮目光扫过两人,“这件事,不必再说,我喊你们一声爸妈,也是因为我娶了褚桐,至于你们的要求,休想!”

    李静香肩头颤抖,原本,是抱着一点点微弱的希望,没想到简迟淮这样坚决地拒绝,李静香抿紧唇瓣,夫妻两人坐在沙发内都不敢吱声,简迟淮迈开脚步,“以后再有这样的事,别来找我。褚玥晴已经死了,她的骨灰盒葬在西春墓园里,你们别异想天开,还让我插手,我能从死神的手里把一个人抢回来吗?她现在的近况,自然是死了!”

    褚吉鹏咬紧牙关,眼里有悲凉透出来,简迟淮收起视线,没再说一个字,转身离开。

    回到家,半岛豪门餐厅内的灯亮着,透过落地窗,影影绰绰,男人换了鞋子进去,褚桐洗了盘又大又紫的葡萄从厨房出来,“你回来了,有口福喽,我刚洗好的。”

    简迟淮上前,褚桐随手拈起个放到他嘴里,“尝尝,酸吗?”

    “你没吃?”简迟淮一口咬下去,“甜。”

    褚桐满意地点点头,这才拿起一颗放到自己嘴里,“没骗我,果然很甜。”

    “原来你是把我当试验品?”简迟淮语露不满,捏着褚桐的肩膀,她自然不承认,“哪里有啊,就是赶巧嘛,瞧我对你多好,第一颗给了你。”

    “好,你对我好。”

    “你到底去哪了?”褚桐拉住简迟淮的胳膊,“走时见你那么匆忙。”

    “有个朋友出了点事,”简迟淮看眼时间,“不早了,吃完水果上楼,不过睡前得先运动。”

    “不是吧?”褚桐两眼瞪得跟葡萄那么大,“还做?之前在办公室不是那啥了吗?”

    简迟淮朝她深深看了眼,然后抬起手指朝她前额轻弹,“想什么,我让你在健身房运动,不然的话,非长出一身膘不可。”

    褚桐红了脸,“吃水果不长肉。”

    真不是她想歪,简迟淮每次说的运动,它分明都有深意啊。

    几天过去后,褚桐接到那名失踪家属的电话,说是人已经回来了,并且已到家,说上次只是场误会,新闻不用再追踪下去。褚桐刻意去了趟医院,叶如将她带进办公室,“家属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还说问了患者,是他自己走出去的。”

    “就这样?”

    “可不就是这样吗?”叶如轻耸肩头,又叹口气,“你没在医院里待过,我真是见习惯了。这样的家属还算好的,有些病患出走至今都没个消息,家里人就隔三差五来闹,说是要赔偿。”

    “那一般这种情况下,最后都怎么解决的?”

    “拖着呗,医院肯定没有责任,你病人进来,我们负责给你看病,难道还要二十四小时看守吗?”叶如喝口水,抬起腕表看眼时间,“劳碌命,待会又得给人看诊了。”

    “那我先走了,我还要去那名病患家看看。”

    叶如坐回椅子内,“有什么好去的,既然都回来了,也没什么新闻点了。”

    “总要有个后续交代啊,上次那患者老婆带我去了趟家里,我认识的,我走了啊。”褚桐说完,起身离开。

    她只身来到先前去过的那个小区,由于是老小区,进去时不需要门禁,褚桐直接走到患者家,按响门铃。不出片刻,里面传来了说话声,“谁啊?”

    伴随着的,是打开门的动作,褚桐微笑展演,“宋阿姨,听说您老公回来了是吗?我来看看。”

    中年妇人一看是褚桐,神色明显不自然,她手放在门上,丝毫没有让褚桐进来的意思,“哦哦,你好,是回来了,派出所那边我们也去了,让姑娘你跟着操心,真是不好意思啊。”

    “那他现在身体状况怎样?方便让我进去下吗?”

    妇人挡着大门,朝屋里望了眼,“身体还是那样,需要静养,你别去打扰他了,医院我们也住不起,所以干脆出院了。”

    褚桐听到这,也不好坚持,“那好吧,以后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您可以再打我电话。”

    “好好。”妇人说完,迫不及待将门关上。褚桐往后退了步,她眉头微蹙,总觉得不对劲,走出单元楼,恰好有个大妈买菜回来,褚桐拦在她跟前,“大妈,不好意思,能请问您个事吗?”

    “怎么了,姑娘?”

    褚桐朝里面指了指,“宋阿姨家的老公之前患了绝症住院,现在回家了吗?”

    “啊?没听说啊,”大妈朝里探了探脑袋,“她啊也真是命苦,还有个上大学的儿子呢,可老伴却……对了,应该没有出院啊,我今天还看到她拿了脸盆拖鞋什么的出去,应该是去陪住院吧。”

    褚桐轻轻点了头,“好,谢谢您。”

    她走出小区,坐上车后却并没立即离开,过了约莫大半个小时,她看到宋阿姨骑着电瓶车从里头出来。褚桐忙发动引擎跟上,开了不过十来分钟,来到一家卫生院,褚桐看到宋阿姨停好电瓶车往里走。

    褚桐一路朝里跟去,这儿的设施条件,连之前的那个医院都不如,褚桐经过门诊大厅,看到来就医的多半是老年人,经过楼梯,脚下的大理石已经开裂缺角。来到二楼住院部,褚桐跟到门口,看到宋阿姨往里走,一间病房内住了四个人,宋阿姨的老伴在最里侧,她掀开帘子进去,褚桐看到病床上有个人形显露出来。

    她抬头看了下,然后转身去找这个科室的医生。褚桐推开办公室的门,由于就诊人数少,里面的医生正趴在桌上睡觉,褚桐上前,“不好意思。”

    医生蹭地抬头,不情愿地拿起眼镜戴上,“哪里不舒服?”

    “不好意思,我想请问32床的病人得了什么病?”

    医生朝她看了眼,“你是他的谁啊?”

    “亲戚。”

    医生不耐烦摆手,“这是病人的*,我们不好透露。”

    褚桐闻言,干脆拉过张椅子入座,她表情变化很快,作出满面哀伤的样子,“医生,您就告诉我吧,家里人都瞒着我,让我好好上学,可我哪里有心思啊……”

    医生抬了抬眼镜,见褚桐神情焦急,面目真诚,他随手翻过一旁的本子,“32床……噢,这两日才送来的,刚做了肾脏摘除手术。”

    “什么,肾脏摘除?”褚桐觉得难以置信,“他身体那么差,怎么还能做那样的手术呢?”

    “病例上写着一个肾脏坏死,不得不摘除。”

    褚桐越发不解,那患者是自己跑出了医院,被一辆面包车接走的,那他这摘肾手术是在哪个医院做的?“医生,能给我看下病例吗?”

    “这可不行,”医生拿过桌上的茶杯,“既然病历上写着,那就有根有据,家里人说在好医院看不起,所以住了一两天就转到这来了。”

    “那他现在身体状况怎样?”

    “摘除手术,躺个几日就能下床了,又不是肾脏移植,你放心吧。”医生真当褚桐是家属,出声安慰她。

    她说了声谢谢,然后起身走出办公室。回到病房区,她在门口往里张望,宋阿姨的那张帘子就没再掀开过,褚桐扭头离开,没过多久,她拎了个果篮回来。褚桐没做犹豫,抬起脚步往里走,掀起帘子的刹那,宋阿姨抬起头,看到她时,诧异万分,“你,你怎么会在这?”

    病床上的中年男人形容消瘦,皮包骨头似的,一双眼睛陷进去,“她是?”

    褚桐走过去,将果篮放在床头柜上,“宋阿姨,我方才去了趟医生办公室,有些情况也问了个大概,您放心,你们要不想被人知道,接下来的报道就到此结束,只是我想不通,叔叔身体都差成这样了,为什么还要做肾脏摘除?”

    宋阿姨苍白着脸,坐在椅子内动也不动,这时的男人迫不及待开口,“和她没关系,我老婆和我家人都不知道,是我自己要做的。”

    “但据我所知,您肾脏并没有问题。”褚桐压低声音,弯下腰,“为什么呢?”

    到了这种时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男人嘴唇微张,“为了给我看病,家里已经欠下一屁股债,我是将死之人,不能再害人了,我儿子马上要考研,现在,我身上也就这点东西值钱。”

    褚桐听到这,双眼圆睁,“你,你是说你把肾卖了?”

    “对,我一不偷二不抢……”

    “但这是犯法的!”

    男人情绪也有些激动,“我犯多大的法?我得到的三万块钱,我是给我儿子交学费用的,我没干坏事!”

    宋阿姨见状,站起身拉了褚桐一把,“别说了,这是我们自家的事,那天真不该把记者招来,你走,你出去,以后再也别管我家的事。”

    褚桐被推了出去,她回头看眼,那张帘子又被拉上了。这是件很现实的事,一个做父亲的在这个世上最后能做的,居然是出卖自己的器官,给儿子留出读研的学费。

    回去的路上,褚桐心绪繁芜,路过爸妈的小区,居然看到门口的水果店是关着的。褚桐大惊,忙驱车进去,她停好车进入楼道,正好看到邻居下楼,褚桐打了声招呼。

    对方笑意盈盈点头,“褚桐,你好久没过来了吧?”

    “是啊,最近都挺忙的。”褚桐边说边往里走。

    邻居回过头,“这点上,我还真得夸夸你老公,前几天他过来的时候都好晚了,我还寻思着你怎么没来呢?”

    “我老公?”褚桐顿住脚步,“您确定?”

    “当然,想让我夸你老公长得帅你就直说,我是不会看错的。”

    “您还记得是哪天吗?”

    “没几天前,好像是周一吧。”

    褚桐带着疑惑往里走,脚下猛地又是一顿,周一?那不就是简迟淮说他朋友有事,将她匆忙送回半岛豪门的那天吗?他怎么会来了这?

    来到家门口,褚桐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去,这会还没到晚上,屋子里应该是亮堂堂的,可窗户都被厚重的窗帘给拉上,房间门猛地被打开,李静香从里面出来,“吉鹏……”

    “妈!”褚桐看到李静香这副模样,有些吃惊,“你是不是病了啊?”

    李静香穿着睡衣,双眼红肿,头发凌乱不堪,整个人没有一点精气神,褚桐快步上去,“妈,对不起,我最近去了新部门特别忙,都好久没来看你了,你怎么回事啊?病了吗?”

    “妈没事,就是最近胃疼。”

    “那爸呢?”

    李静香眼神躲闪,擦了擦脸,“他有事出去了。”

    褚桐将妈妈搀扶进沙发内,“瞧你这脸色,我待会去买点菜,晚上多给你做些好吃的。”

    李静香呆坐在沙发中,褚桐陪了会,下楼去买菜,她给简迟淮打了个电话,男人也正在回家的路上,“什么事?”

    “我今晚不回去吃饭了,我在我妈那里。”

    简迟淮目光微垂,“怎么想到去爸妈那?”

    “我好久没去了,而且我妈看上去身体状况不好,她说是胃痛,算了,不说了,我去买菜。”

    “我也过来吃晚饭。”简迟淮说道。

    “啊?”褚桐走进菜场,四周环境立马嘈杂起来,“那好,你过来吧。”

    褚桐买完菜回到楼底下,简迟淮的车也刚好到,男人看了眼她手里提着的塑料袋,“早知道我让人打包了送来。”

    “我今晚想大秀下手艺,你别打击我。”褚桐提着东西上楼,开门进去时,李静香扭过头,却不料会看到简迟淮,她立马起身,“迟,迟淮也来了啊。”

    “妈。”简迟淮淡淡开口。

    “你先陪我妈说会话,我去做饭。”褚桐说完,转身进了厨房,李静香摸了摸自己的头,“我,我去换件衣服。”

    褚桐在厨房切着菜,时不时回头,简迟淮拿了本杂志在看,李静香换好衣服出来,“迟淮,你要喝水吗?”

    “妈,不用了,你坐吧。”

    褚桐不由轻挽嘴角,她还买了海鲜,但做这个并不在行,她在厨房间里求救,“简迟淮,这个怎么弄啊?”

    男人起身过去,“你又不会做,瞎买什么?”

    “不是你爱吃吗?”褚桐头发扎在脑后,“好了好了,出去吧,后面的步骤我知道。”

    简迟淮回到客厅,李静香盯着自己女儿的背影在看,简迟淮手指在重新拾起的杂志上轻敲两下,“你看看,你女儿现在多幸福?”

    李静香点了点头,眼里有安慰,“是啊,多幸福啊。”

    “所以,你们难道连这个仅剩下的女儿的幸福,也要打碎掉吗?”简迟淮眸光微冷,朝李静香睇了眼。她眼帘往下垂,褚桐在厨房里忙碌的声音时不时传出,“妈,糖用完了吧?还有吗?”

    “妈,铲子你又放哪了啊?”

    “妈,我上次买的酱料呢?”

    李静香眼眶潮湿,她的小女儿,如今过得这样好,她应该满足,而且她看得出来,褚桐对简迟淮那是真动了感情。那也是好事不是吗?这段婚姻,就像一份巨额保单,那是保了一辈子的。

    褚桐好不容易将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她看眼时间,“妈,爸怎么还不回来?”

    “你给他打个电话吧。”

    褚桐拿了手机,拨通褚吉鹏的电话,告诉他简迟淮和她都在家里,褚吉鹏应了声,说是马上回来。等了没多久,褚吉鹏果然到家了,几人围着餐桌入座,褚桐看眼爸爸的脸色,“爸,家里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为什么这样问?”

    “那你和妈……而且,水果店都关了。”

    李静香手里没力,却将筷子握得死紧,“你爸这段日子也累狠了,再加上我胃疼的难受,帮不了忙,我干脆让他休息段时间。”

    褚桐夹了块红烧肉放到妈妈碗里,“平时别太操劳,该休息的时候就要休息。”她收起筷子,看向旁边的男人,“简迟淮,你前几天来过这?为什么不叫我一起?”

    简迟淮目光对上她,褚桐眉头轻扬,“就是你说朋友家里有事,匆忙出来的那天。”

    李静香抢过话,“瞎说什么呢,迟淮什么时候来过?”

    褚桐皱了皱眉,“方才我碰到邻居,她跟我说的。”

    “就她们那眼神,一准看错了,我和你爸天天在水果店忙到老晚,迟淮真要来,哪次不是跟你一起啊?”

    褚桐也觉得邻居的话很奇怪,简迟淮那性子,无缘无故跑这来,是来找尴尬的吗?

    吃过晚饭,褚桐还不舍得走,她伸手挽住李静香的手,“妈妈,我晚上陪你睡吧,不回去了。”她余光瞥了眼对面坐着的男人,见他眯了眯眼睛,似有警告,褚桐忍不住失笑,“好吗?妈,我好久没陪你睡觉了。”

    简迟淮抬起腕表看眼,“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李静香推了把女儿,“回去吧,多大的人了,你要真在这陪我,我也睡不着。”

    褚桐站起身,简迟淮上前拉起她的手,“爸,妈,那我们先走了。”两人下楼,褚桐要去开车,简迟淮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车旁,褚桐朝旁边车位指了指,“我开自己的车。”

    “明天让司机过来帮你取。”

    “为什么啊?”

    简迟淮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将她塞进去,“不为什么,我就想和你坐一辆车。”

    回去的路上,褚桐将车窗打开,冰凉的夜风迎面扑来,“简迟淮,你觉得我爸妈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什么事?”简迟淮反问。

    “我就是不知道才问你,”褚桐轻咬下唇瓣,“反正,说不出的感觉。”

    “一天到晚胡思乱想,”男人发动引擎,手上的婚戒在狭仄的空间内闪闪发亮,褚桐这才看见,她一把抓住男人的手,“你什么时候戴上的?”

    “想戴就戴了。”

    褚桐藏匿不住嘴角的笑意,心里觉得甜馨无比,她头靠向简迟淮的肩头,“那我的婚戒,是不是也能戴上了?”

    “戒指本来就是送给你的,戴不戴是你的自由。”简迟淮说着,也不由笑了起来。结婚的时候,他们的婚戒应该算是选得最草率的,简迟淮只是看了样册,然后随手一指,尽管价格不菲,却从没问过褚桐喜不喜欢。婚后,那枚从没佩戴过的婚戒就被简迟淮放在了抽屉里,褚桐见他不戴,便也从手上摘去,然后一直放在了某个角落里。

    她抬起手掌,简迟淮看了眼她的手,又细又长,他还记得她的戒指是最小号,宴请双方父母的时候褚桐戴过,男人拉过他的手,同她十指交扣。她闭起眼帘轻笑,她想,上天终是眷顾她的,在她失去姐姐,面临最难过的时候,给了她这样一个男人。

    回到半岛豪门,褚桐迫不及待上楼,她找出自己的婚戒,交到简迟淮手里,“帮我戴上。”

    他执起她的手,将戒指一寸寸推入她无名指,褚桐抿着笑,不住端看自己的手,“好看。”简迟淮手臂揽住她的腰,褚桐让他也举高自己的手,两人的手掌放在一起,蜜色灯光掩不住钻石的闪耀,她踮起脚尖,吻向男人棱角有致的唇瓣。

    她想,一件幸福的事莫过于这样吧?如果,如果让简迟淮爱上她,那她的人生几乎能完满了。

    这两日,褚桐都不忘给家里打电话,李静香说是没事了,让她别担心,褚桐忙着工作,也就没有回家。

    周三这天,简迟淮接了她一起回家,刚进客厅没多久,佣人就说李静香来了。褚桐心下一喜,走了出去,远远看到李静香小跑着往这边走,她心里咯噔下,脸上的笑意还来不及收敛,“妈……”

    “桐桐,快,迟淮在吗?”

    简迟淮也从屋内走了出来,“妈。”

    “你们一定要想想办法啊,你爸把人给捅了!”

    “什么!”褚桐仿佛被人兜头浇了盆冷水,一时间,冻得瑟瑟发抖,“怎么会这样?他捅了谁啊?”

    “段吏弘!”

    褚桐急得手掌心都是汗,她朝简迟淮看了眼,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