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09从来未热恋,却已经深情(精)

09从来未热恋,却已经深情(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易搜顶层。

    简迟淮坐在窗边,两条修长的腿伸直,目光望向窗外,澄净碧蓝的天空似乎不带一点杂质,干净的令人不舒服,至少在简迟淮这样心思沉重的人看来,他眼里容不得太过纯净的东西。

    然而,他身边就有那样一个人,他和她分明是两个世界的,却被强行绑在一起。他本想顺应自然,可如今,有些事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包裹在外面的保护层变得越来越薄,好像随便捅一手指,里面的秘密就会系数倾泻出来。

    尽管,褚桐离那一层还很远,可谁又清楚事情的变数呢?

    以前的简迟淮没有这样的心思,可如今,他却有了掩盖的意识,他不想有那一天的发生。

    褚桐趴在方向盘上半晌,直到夜幕降临,她挺直身,想要驱车离开。车窗外面猛地传来阵敲打声,有人在拉车门,可她警觉性向来强,习惯一上车就反锁。

    褚桐将车窗露出一道安全的缝隙,看到外面站着个身形彪悍的男人,她目露警觉,“有事吗?”

    “你不是一直在查卖肾集团的事吗?这样害怕做什么?”

    褚桐听到这,惊觉不好,她发动引擎就要离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余光瞥到一样东西挥向她的车窗,她下意识双手抱住头,朝着右侧避闪,车窗被巨大的冲击力击碎,紧接着一只大手伸进来,将车门锁打开后,快速抓着褚桐,几乎连拖带拽将她弄了出去。

    褚桐高喊救命,对方的车就停在旁边,车门已经打开,她被塞进了后车座内。双手被束在身后,头上戴着眼罩,满眼的漆黑。

    车子经过颠簸,也不知道绕了多少路,这才停稳。褚桐的肩膀被人擒住,一下就被拖了下去,她看不清路,走得很慢,可对方丝毫不给她停顿的机会。来到一座民房前,有人将房门打开,摘掉褚桐的眼罩后将她往里推。她眼睛适应了半晌,这才慢慢睁开,一股说不明的味道扑鼻而来,褚桐看到十几个平米的房间内摆着两张上下层的双人床。那人将她手上的东西解开,又往她背后猛地推下,“想要了解的话,还有什么比亲身经历更好呢?”

    他们随后出去,将门砰地关上,褚桐看到其余三张床都已经住了人,是三个年轻的女人。她们漠然朝她看了眼,“你也是来卖肾的?”

    褚桐走过去,只有一张上铺还空着,上面的被子不知道多少人盖过,脏污不堪。她站在那里,“一个肾卖多少钱,至于让大家都趋之若鹜的吗?”

    “两万多,还不算钱吗?”坐在她身侧的那名女人抬头看向她,“它抵得上我们在老家几年的收入了,况且,摘掉一个肾又不会死。”

    另一个人朝她睨了眼,不满于听到这种话,她语带嘲讽,“那你来干什么,你别卖啊。”

    褚桐站在原地,门外,一阵动静传来,紧接着房门被打开,一名男子拿了四个饭盒进来,放到桌上后,还丢下几瓶八宝粥。坐着的三人起身,将饭盒拿过去,菜色很差,就是白饭配青菜,别的什么都没有。褚桐爬上了床铺,将那床被子踢到脚边。这个房间,原本是有个窗户的,就在褚桐的床头处,只是现在被木板封住了,房间里一天到晚开着盏灯泡,分不清白天黑夜。

    半岛豪门。今天简迟淮公司有些事,回去时都快晚上八点了。车子停稳后,却并没看到褚桐的车,到了屋内一问佣人,说是她还没回来。

    简迟淮先上楼换身衣服,等了会,还是没见褚桐的人影,他干脆拿起手机拨通她的号码,没想到,居然是关机了。

    简迟淮心头轻漾起异样,褚桐是跑新闻的,能不关机从不关机,包里随时都揣着移动电源,简迟淮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忙又给褚家打了个电话。可是,李静香说褚桐压根没回去。

    男人坐向床沿,将近晚上十点,还是没有褚桐的消息。没过多久,一个电话打到他手机上,简迟淮起身走到阳台上,“喂。”

    “四哥,嫂子的车在椿盛路上,车窗被人砸破,应该是人为的,周边没有发生过车祸的痕迹。”

    简迟淮握住手机的手指一紧,“你想法子,去把那边的监控调出来。”

    “好。”

    那边传来挂断声,简迟淮却维持着手机放在耳边的动作半晌,他整个人僵立在阳台上,目光出神盯着大门口的方向。恍惚间,好像看到了昨晚的褚桐,他回来的早,她回来的晚,他习惯在阳台上望着,她也渐渐知道了他的这个习惯,每次到家,都在院子里,抬起头朝他挥手,“嗨,我回来啦!”

    简迟淮手掌握紧栏杆,陷进了后面的沙发内。时间仿佛静止般,也不知道时钟转过了几圈,整座半岛豪门沉浸在死一般的寂静中。

    一阵手机铃声豁然撕开这道静谧,简迟淮整个人蹭地从沙发内站起来,他快速接通,开口的嗓音带着沙哑,“有消息了吗?”

    “嫂子被带上了一辆车,可是监控追踪过去,却消失在新湖区附近,车牌查过了,是假的。”

    简迟淮手掌轻扶额,“还有别的消息吗?”

    “四哥,嫂子得罪过什么人吗?这辆车之前有去过开发区人民医院,最近的几起报道,不也是有关那个医院的吗?”

    简迟淮说了声知道了,便挂断通话。看来,有些事真真是注定的,绕来绕去,终究躲不开这个圈子。他没作停顿,立马一个电话打到苏卿明手机上,接通时,对面很安静,苏卿明喂了声,“我刚看会书,你就来吵我。”

    “你替我查查褚桐在哪。”

    “你老婆,怎么问起我的行踪来了。”

    简迟淮没心思跟他开玩笑,“她应该是被卖肾团伙的人掳走了。”

    苏卿明沉默半晌,这才开口,“你就不能管管你老婆吗?”

    “管不管那是我的事,找不找得到那是你的事,赶紧,别废话!”

    耳边传来通话挂断的声响,苏卿明嘿了声,将手机拿到自己跟前看眼,这简迟淮吃枪药了啊?可他认识的简四哥,就算谁惹到他头上,他也向来不会情绪失控,他最擅长的,就是不露声色。如今,急成那样,看来他不帮忙的话,明早简迟淮非被他捏死不可。

    时间,是在手心里最最无法捏住的一样东西。简迟淮颀长的身子站在栏杆前,烟灰缸中已经塞满了烟蒂,就连脚边都三三两两躺着烟头,幽邃的眸子落向前方,潭底却缺失了一抹跳跃的鲜活身影。简迟淮狠狠吸口烟,白色的烟雾带着焦虑和担心,一点点渗入他的五脏六腑。

    民房区。顶上的那盏灯好像总是在晃,另外的三个女人,吃了睡,睡了吃,这会大半夜的,拿了副扑克牌聚在一起正打牌。褚桐没吃晚饭,她饿得饥肠辘辘,可却一点想吃东西的*都没有。她双手抱紧膝盖,背部贴着冰冷坚硬的墙面,她不知道,简迟淮有没有打她电话,知道她手机没人接,会不会在四处找她?

    褚桐想到这,心里有股暖流溢了出来,她知道简迟淮肯定会找她,可是……

    褚桐重重呼出口气,在这个简陋的环境中,心却反而像是被丢进了一个逼仄的空间内,很多事随即涌过来,挤满了她的脑子。如果真如爸妈所说,姐姐病重的时候欠了简家的钱,那他们又是怎么和简家搭上关系的呢?那么多人都需要救助,都没钱看病,为什么会单单帮助她们?

    好,就算说是老爷子喜欢吧,但决定权在简迟淮手里,如今,她知道简俪缇动过换肾手术,又知道姐姐可能卖掉过一个肾,只有这两样联系到一起,全部的问题才能想得通,才能迎刃而解。

    姐姐病重,肯定是真的,简家需要一个肾,也是真的,而爸妈知道简家家境不俗,可能……姐姐并不是卖掉的肾,而是以她的这个器官,换取了自己的一段婚姻。褚桐想到这,双手越发抱紧膝盖,褚家一辈子的衣食无忧,难道,真是依靠姐姐这个肾脏延续下去的吗?

    简迟淮心疼简俪缇,就像他所说的,恨不得把她当女儿一样看待,没有十足的把握,也不会随便让她动手术。之前,肯定还有不少候选人,看来,姐姐应该是最匹配的那一位。

    怪不得爸妈说,他们问简迟淮要钱,是应该的。褚桐之前想过千千万万种可能,甚至差点听信段吏弘的话,以为简迟淮和姐姐深爱过,把她当做替身,可她万万没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还有这一层。

    她知道,这都是她的猜测,但她也知道,真相离这个并不远。

    褚桐头埋进膝盖中,她也佩服自己,都到现在了,她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如今被关在这个小房间里,明天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褚桐强打起精神,既然进来了,也没什么好慌张好颓废的,她下了床,过去拿起水瓶,替其她几人倒满水。她也不嫌脏,直接坐到她们打牌处的床沿上,身旁的女人朝她看看,“喂,你为什么要卖肾?”

    褚桐脑子飞快转动,如果说她是被抓来的,她们肯定会有所保留,“家里缺救命钱。”

    “哎,大家遭遇都差不多。”

    褚桐看了看女人手里的牌,“但是,据说少了一个肾后,将来不能干体力活。”

    “先把眼前的难关闯过去再说吧,”对面的那人,看着年龄稍大些,“造房子欠的两万块钱,人家早就找上门了,说是再不给,就掀掉我家屋面,这房子,我是要留个我儿子娶媳妇的。”

    褚桐一听这话,这几人都是典型的农村妇女,肯定不会用QQ微信等,“那你们是谁介绍来的啊?”生怕她们起疑,她率先开口道,“我是自己在网上找了个QQ群,然后他们过来找我的。”

    坐在旁边的女人用牌指了指对面的同伴,“我们三个是一条村上的,有个同乡在外面赚了大钱,知道了我们的情况,就把我们带来了。”

    褚桐轻点头,这一双魔爪,伸得可真够长的。“我有点害怕,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应该会让你在这住着,直到能配上,然后会安排过去手术。”

    “在哪手术?”

    “不知道,反正不会在这,肯定是医院吧。”

    “我们肯定也不能跟外界联系了吧?”褚桐起身,转了圈,除了一个大门外,没有别的出口。

    “对,手机都不能用,也不可以给家人打电话,说实话,这间屋子外面长啥样,我们都不知道。”

    褚桐坐了会,起身回到床上,第二天一大早,反锁着的门就被推开,走进来两个女人,冲着蜷缩在床头的褚桐说道,“下来!”

    她睁开迷蒙双眼,昨晚几乎没怎么合眼,刚才困得不行,这才靠着膝盖想要休息会。褚桐被拉下床,蒙上眼睛后带了出去。她大致清楚,自己会被带去哪,做检查的时候,她都是被人押着的,那她被带去的,肯定不会是一家正规医院。

    回去的路上,褚桐被丢在后车座内,开车的男人轻笑,“叶医生是栽在你手里的吧?”

    褚桐咬着牙不说话,旁边有阵女人的声音,“等配型一对上,第一个就把她割了。”

    司机越发笑得肆无忌惮,“对,还能收双份钱,救两条命。”

    褚桐心里咯噔下,“难不成,我两个肾脏你们都想要?”

    “为什么不行?难道还留着你,让你断了我们的财路吗?”

    回到民房区,褚桐被摘掉眼罩,其余几人见怪不怪的样子,都躺在床上休息,褚桐回到上铺,这些人什么都做得出来,她必须想个法子自救才行。

    晨起的阳光照拂过高楼、大厦,穿过树影,穿过绿茵茵的草地,铺了层细碎的金黄色。半岛豪门内,佣人一早就在楼底下忙碌,草坪该修剪了,割草机在楼底下开来开去,阳台上,男人维持这样的姿势坐了大半夜,他双手交握后抵在膝盖上,人微微往前倾斜。许久后,他扭过头看着外面,一切,其实跟昨天的清晨并没有两样,只是,他身边少了个人而已。

    苏卿明那边还没有消息,简迟淮也派了人出去找,他站起身,拿起手机下楼。

    楼下的佣人看到他,跟他打了声招呼,“简先生,您今天起得这样早。”却见男人有些不对劲,他向来讲究,但是这会,眼里分明布满血丝,下巴上的胡须也没清理,身上,一股浓浓的烟味挥之不去,整个人显得颓废无神。跟他打招呼,他也没有搭理,只是径自走进了餐厅内。

    过了会,佣人再度上前,“需要上楼喊简太太起床吗?”

    简迟淮双眼闭了闭,唇瓣抿得很紧,他轻挥手,“不用。”

    佣人回到厨房,再次出来时,就看到简迟淮在客厅内的落地窗前来回走动,她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简迟淮,似是一身焦虑,只是他硬挺着,没有被这样的情绪压倒。男人最后站定在窗前,抬头向外看去,他心里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他只是知道,这会的他,特别想念褚桐的身影,想念她的声音,才一个晚上,他就受不了了。结婚至今,从未有过这样牵肠挂肚的分离,简迟淮轻叹口气,丝丝缕缕的痛楚顺着呼吸进入他的心肺。

    早上九点左右,苏卿明匆忙赶过来。

    走进客厅,看到简迟淮一动不动站在窗前,苏卿明轻咳声,走了过去,“迟淮。”

    简迟淮眯了眯狭长的眼眸,“还是没找到,是不是?”

    “毕竟那么多点呢,也不知道哪个熊孙子下得手。”

    “那车不是之前去过医院吗?按着这条线索还找不到?”

    苏卿明站到他身侧,“需要时间,这线太长,又太杂乱,不过我已经托人放出话去了,看到她谁都不能动她一根手指头。”

    “我就怕,等我们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这话,一个字一个字从简迟淮的牙关中咬出来,他眼眸犀利,透着种别样的阴狠,“如果真要这样,就休怪我不客气,我一定把那个什么破组织,连根拔起来!”

    苏卿明盯着他的侧脸半晌,简迟淮手段狠辣,他见识过,也清楚,但他说他怕,这字眼,苏卿明却是头一次听见。

    “你放心吧,别太着急。”

    简迟淮摸了根烟出来,他觉得他整个人都快失控,连苏卿明站在旁边,他都想将他揪过来无理由揍一顿,抽出的烟最终没有放到嘴里,而是揉碎在掌心内。

    褚桐靠坐在床上,吃中饭的时候,有人进来送饭,住在下铺的女人递给她一个饭盒,“你好歹吃点吧,都到这一步了,还跟身体过不去干嘛?”

    褚桐接过饭盒,她自然要吃,吃饱了才能有力气。到了晚上,再度有人进来送饭,一男一女,放下饭盒并没立即离开。那男人朝着床上的褚桐看眼,“明天,我们就给你安排手术。”

    褚桐迎上他的视线,“你少唬我,怎么着都要准备个一周左右。”

    “能匹配上最好,匹配不上,也留不住你,你想不想试试,亲眼看着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被放进冰桶中?”

    褚桐感觉自己这会就被人按进了装满冰块的水桶中,她浑身发冷,想象到那个场面,忍不住哆嗦起来。她没在这会逞口舌之快,男人笑了笑,转身离开。

    房间内的其余几人朝她看看,均都不再说话。

    时间一分一秒煎熬过去,直到一阵开门声忽然传到耳中,几人都准备睡了,听到这阵动静,吓得坐起身。为首的男人将灯点亮,“快,起来,走!”

    几人面面相觑,对方显然没给她们犹豫的时间,直接将人从床上拽起来,然后往外推,褚桐听到外面还有动静,像是全部的人都在撤离。

    男人踩着下铺的床沿,一手抓住她的腿,“下来!”

    她赶紧下了床,对方却将她朝床上推去,拉起她的双手,把它们绑在了床柱上。褚桐抬头看他,“为什么把我留在这?”

    男人用胶布封上她的嘴,然后用手指朝她点了点,忽然扯开抹怪异的笑,“之前得罪了,不好意思啊,原来是自己人!”他的笑容中带有嘲讽,又狠狠瞟了她眼。

    外面有汽车发动声,男人快速走到门口,将灯啪地熄灭。灭顶的黑暗铺天盖地而来,令人窒息一般,褚桐竖起耳朵,周围很快安静下来,什么动静都没有。

    她用脚往边上踢,可旁边什么都没有,褚桐双手挣扎下,被绑的很紧,手腕处的皮被磨破一般的痛。她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她奢望,简迟淮会来救她,奢望他可以无所不能地出现在她面前,可那,似乎仅仅是奢望而已。

    到了半夜,褚桐靠着床柱精疲力尽,依稀听到好像有脚步声在接近,她竖起双耳,嘴里发出模糊的声音,“呜呜呜,呜呜呜!”

    门被人砰地踹开了,紧接着,对方似乎摸索到了墙壁上的灯,尽管灯光昏暗,但一时的光明还是很难适应,简迟淮一眼看到坐在床上的褚桐。她头发凌乱,嘴巴被封着,两手也被绑住了,他心里默念着千万个幸好,整个人像是从水里爬出来似的,冷汗涔涔。

    简迟淮快步上前,短短不过几米距离,脚步却沉重到仿佛沾了胶,一个天天在你身边的人,待得久了,你会以为生活就是这样,平淡,偶尔有趣。然而,她却突然有一天凭空消失了,这个世界还在转,别人的生活还在继续,只是他的身旁少了这么个人,简迟淮来到褚桐身前,他慢慢蹲下身,褚桐也看清楚了对面的这张脸。

    她眼圈通红,简迟淮替她撕掉胶布,她张张嘴,眼泪淌了下来。

    男人双手捧住她的脸,手指替她擦着眼泪,眸中的爱怜、疼惜、不舍,各种复杂情绪都交错在一起,简迟淮凑上前,亲吻着褚桐的前额、眼睛、鼻子、嘴巴、面颊。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了,只是在这一刻,他真的不舍得放开,一点点都舍不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