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17用你妹妹的丑闻,换姐姐的自由(精彩)

17用你妹妹的丑闻,换姐姐的自由(精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迟淮松开手掌,一瞬不瞬盯着褚桐看,褚桐直起身来,“你知道你现在亲我,我是什么感觉吗?”

    男人舌尖轻抵下嘴角,“什么感觉?”

    “虚伪、欺骗、恶心。”

    “恶心?”简迟淮冷笑重复着这个词,褚桐也学着他的样子笑,“对!”

    男人目光凝到她面上,伸手攫住她的下巴,褚桐想要挣扎,却被他更用力捏紧,“褚桐,我要是真把你姐姐放了,你会怎样?还会留在半岛豪门吗?”

    她没做细想,摇了摇头,“不会。”

    男人听闻后松开手,“你已经觉得这样的日子过不下去了?”

    “是。”

    简迟淮垂在身侧的手掌握了握,褚桐见他要走,“我说了,如果你执意不肯放我姐姐出来,我会有我自己的办法。”

    “好,那你尽管一试。”简迟淮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翌日清晨,简迟淮驱车离开,褚桐站在阳台上,看着男人的车逐渐行远,她视线别开,又目无焦点,心里一片荒凉,总觉得有些东西也在越来越远。

    简家。

    蒋龄淑起得比较早,梳洗打扮好后下楼,竟然看见自己的儿子坐在沙发内,她快步上前,“迟淮,你怎么来了?”

    “睡不着,过来看看。”简迟淮连眉头都没动下,面色平静。

    简天承换上功夫服也下了楼,本来要去打拳,看到儿子的身影后也走了过来。简迟淮抬头打声招呼,“爸。”

    “大清早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简迟淮双手交扣,手掌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尽量以一种平和的语态开口,“褚桐已经知道她姐姐没死的事了,也知道我当初娶她的原因。”

    “什么?”蒋龄淑忍不住吃惊,“她怎么知道的?”

    “您别管她是怎么知道的,现在她一心想让她姐姐回家,俪缇的事,我怕终有天会藏不住。”

    “怎么能这样?”蒋龄淑激动地扬眉,“当初可是说好的,难道你们这么些年的夫妻也白做了?这褚家可真是从来不做赔本生意!”

    她气愤不已,简天承朝对面的儿子看眼,“迟淮,你心里有什么打算?”

    “如今,褚玥晴精神状态也不好,对于自己身上遭遇过的事早就忘了,这段时间,我会好好安顿她,等俪缇过了婚姻这一关,再说。”

    蒋龄淑端详着简迟淮的神色,她微微皱起眉头,“迟淮,你不会真想放她出来吧?”

    “妈,纸包不住火,有些事我们迟早要面对。”简迟淮太阳穴处的青筋轻轻跳动,想到褚桐歇斯底里的样子,想到她看着他时双眼中充满的绝望,他剑眉紧蹙,手掌撑着额头。

    蒋龄淑却管不了这些,“那就等包不住的时候再说吧。”

    简天承闻言,轻挥下手,示意蒋龄淑不要多言,“迟淮,这件事当年就是你一手安排的,我和你妈都没有操过一点点心思,你对俪缇的疼爱,也远远超过我和你妈,有些事你看着办吧。”

    蒋龄淑欲言又止,如果真要那样,那他儿子的这段婚姻又算什么?简迟淮手指在膝盖上轻敲两下,他和褚桐之间,总要有个人先妥协,那他退出的这一步,究竟能不能被褚桐看在眼里?

    西城郊区。

    褚玥晴拿着本书坐在阳台上,她一点没有精神,佣人过来,将一盆水果放到她手边,“吃吧。”

    褚玥晴头也没抬,“我吃不下。”

    “吃不下的应该是我们才对吧?褚小姐,您下次可别这样害人,您父母妹妹闯过来的那次就差点害得我们丢掉饭碗,你居然还会偷东西,真是小看你了。”

    褚玥晴轻皱下眉头,但依着她的性子,也发不出什么火来,“我没偷。”

    “先生说了,不让你用手机电话,那手机一直在我身上,先生今儿把我说了一通,你还想狡辩?”佣人态度强硬,褚玥晴长期被关着,她们对她怎样,简迟淮也总是不问,再加上褚玥晴从来不告状,久而久之,有些习惯也养成了。

    褚玥晴轻叹口气,不想多增烦恼,“好,我以后记着。”

    “褚小姐,这不是记不记着的问题,如果再有下次,你能保证换来的佣人能有我们这样对你熟悉,对你好?”

    “是。”她轻应声,目光望向院子里,看到一辆车开到门口,褚玥晴心神微松,“你先去准备晚饭吧,顾医生来了。”

    佣人看了看,转身回去。没过多久,一名年轻的男人上楼来,褚玥晴起身回到卧室,她看到男人放下手里的包,对方身材修长,气度不凡,一副金丝框眼镜下藏着双黑邃锐利的眸子。褚玥晴拢紧肩头披风,“你今天迟到了。”

    顾清回抬起腕表看眼,“迟到五分钟。”

    “可你从来都不迟到的。”

    顾清回轻笑,“你就是喜欢这样较真。”

    褚玥晴跟着笑起来,她坐向沙发内,“我想离开这,一刻都不想待。”

    “看出来了,需不需要我带你走?”

    褚玥晴对上他的眸子,摇摇头,“那样,对你对我都不好,我还有家人。”

    男人坐到她对面,“你从心里已经开始去接受他们了吗?”

    “不是你教我的吗?我不是一个人,我也有家人,我的生活圈子慢慢找回去,我才能找回自我。”褚玥晴手指摩挲腕部的伤疤,“顾医生,像你这样专给别人治疗心理疾病的人,自己心里要是得病了,那可怎么办?”

    顾清回一怔,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话来,他失声轻笑,“我不会允许自己心里得病的,我会自我调整。”

    “真好,”褚玥晴展颜,“我挺羡慕你的。”

    “这两日,睡得怎样?”

    “不好,”她老实作答,“我睡不着觉,头疼,胸口疼,我很不喜欢这儿。”

    顾清回闻言,站起身来,他走到褚玥晴身后,双手按住她的太阳穴轻揉,褚玥晴将身子往后靠,头枕着后头的椅背,男人袖间的檀木香味给人一种安神的抚慰,褚玥晴闭起双目,仿若置身于梦境。

    她脸庞清丽,长期不晒阳光,皮肤宛如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只是比那种自然更要苍白些,她最最癫狂的时候,给顾清回的感觉,也不过是一种绝望的申诉。她没有做过特别出格的事,更没有像很多精神病人那样伤人或者侮辱自身,她要么过于安静,要么一直在讲话,她一遍遍说,她只是忘记掉很多事,她没疯。

    许久后,褚玥晴睁开眼,笑容温婉,“谢谢。”

    顾清回并未收起动作,“待会我给你点个精油,让你好好睡一觉。”

    “我睡不着。”

    “马上就能睡着了。”

    “顾医生……”

    “你喊我名字就好,我不算什么医生。”

    褚玥晴坚持,“心理医生也是医生。”

    “那是他们的说辞,对于这个行业,我有我自己的定义。”

    “什么定义?”

    “特殊人群的交流者,”顾清回垂下眼帘,望着这张距离很近的小脸,“你承认你是病人吗?”

    褚玥晴菱唇微动,“我没病。”

    “那就是了,你只是一时间迷失掉自我,忘记了自己是谁,我会帮你找回来的。”顾清回看向她的手腕,腕部的疤痕很明显,这么个女孩,当初究竟要有多少的决心,才会给自己那么一刀?

    褚玥晴闭起双眼,其实顾清回算是跟她最亲近的人,爸妈平时根本不能来探望她,简迟淮除了偶尔有事外,也从不过来,只有这个男人,她心里难受到极点的时候,都要靠顾清回帮她走出来。

    易搜。

    褚桐呆坐在电脑跟前,办公室的同事们都已经下班,最后一拨加班的人潮都在半个小时前全部离开。

    褚桐盯着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文档出神,这些文字,她早就敲好了,下方还有姐姐如今的照片包括当年的那些病历。褚桐双手抱着脑袋,心里仿佛有两个小人在打架,她唯一能想到的,能与简迟淮抗衡的方法,似乎只有这个。一旦这件事被公开,公众的视线势必落到简家身上,她就可以利用网络的力量,逼着简迟淮将姐姐交出来。

    可这样的后果呢?褚桐痛苦万分,双手揪着头发狠狠用力,她想到简俪缇的无辜,毕竟她并不知道那个肾的来源,褚桐再想到她腰侧那道狰狞的伤疤,这个小姑娘承受得也已经足够多了,一旦曝光,她的生活也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有,她一声声喊她嫂子,完全将她当成了自家人,再也不会猜忌和欺负。褚桐矛盾万分,仿佛站在十字路口,往前是死路,往左往右都是死路,那么后退呢?

    无疑,也是死路。

    褚桐前额抵着桌面,耳朵里嗡嗡作响,依稀听到褚玥晴的声音,她说她想回家。

    褚桐直起身,将手指落到鼠标上,这篇报道,自然不能通过易搜发出去,有可能才上传,就会被人为删除。她联系到了另一个视频网站的朋友,想通过邮件传送给对方。褚桐手指一直在鼠标上滑动,却始终没有勇气点下去。

    内心焦虑不安,仿佛被放在炭火上煎烤,那种煎熬的噼里啪啦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褚桐咬着自己的食指,皮肉的刺痛仍旧拉不回她的理智。她闭了闭双眼,两股力道揪扯,狠狠结在一起,她不想再让自己崩溃,手指不受控制般点了下,然后,关掉电脑起身离开。

    回到半岛豪门,在玄关处换好鞋子进去,佣人听到动静打开最亮的那盏欧式水晶灯,“少奶奶,您回来了。”

    褚桐有些不习惯这忽然而来的亮光,她看眼时间,“你怎么还在这?”

    “简先生吩咐了,说您回来得晚,要给您准备好宵夜。”

    褚桐无力地挥挥手,“我吃不下,你不必忙了,快回去休息吧。”

    “那我给您弄些果汁吧?”

    褚桐勉强勾勒下嘴角,“真的不用,去吧。”

    “好。”

    褚桐将包放到餐桌上,没有上楼,她径自走向客厅内的沙发,天气越来越冷,方才开车时把窗打开了,这会还手脚冰凉,她甚至不想洗澡,就想一觉睡过去得了,当然,睡得着是最好的。

    简迟淮坐在卧室内,等了许久不见褚桐上楼,他起身往外走,来到楼下,看到客厅内漆黑一片,简迟淮开了盏小灯,佣人已经离开,自然也没给她准备任何宵夜。

    简迟淮放轻脚步来到沙发跟前,看到褚桐蜷缩在里面,双手抱紧在胸前,她不想上楼,不想面对他,只是累了倦了,而这个家,却好像已经不是她的家了。她找个沙发躺下来总可以吧?

    简迟淮拿起旁边的毯子替她盖上,然后熄了灯转身上楼。褚桐并未入睡,简迟淮离开后,她仍旧闭紧双眼,都这样了,人总不能先垮掉,该吃饭就得吃饭,该睡觉就得睡觉。

    第二天清晨,褚桐起得很早,简迟淮还未下楼时,她就离开了。在外面的马路上游荡半个多小时,这才进了家面店,磨磨蹭蹭吃完东西,等到公司开门,然后刷卡上班。一切过得,好比行尸走肉。

    坐在电脑跟前整理资料,一夜没睡好,褚桐头痛欲裂。忽然听到对面传来议论声,“你们看独家爆料,简家小公主原来换过肾啊。”

    褚桐心头猛地一跳,睁开眼,她看到办公室内的同事们都凑到对面,“这简家平时不动声色的样子,究竟有多少家底也不知道,但在西城确实挺出名的……”

    “换肾?你看,这简家女儿长得多漂亮啊,太可惜了吧!”

    “不过就是个肾脏而已……”

    “你懂什么?为什么要换肾,那还不是因为不健康吗?”

    褚桐手一抖,想要去找网页新闻,却不小心打翻掉刚倒好的水,她慌忙起身,拿过纸巾去擦拭,桌上的座机电话却猛地响起,她瞬间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一种不好的预感迎面袭来。褚桐深吸口气,将电话接起,“喂?”

    “你马上来办公室!”居然是简迟淮的声音,他直接打到了褚桐的电话上。

    她丢下话筒,转身往外走,脑子里一片空白,凭着本能坐了电梯上楼,办公室门前,秘书见她过来,二话不说将门替她推开。褚桐一脚陷入绵软的地毯内,霎时觉得仿若踩在棉花上,差点往前栽倒。

    简迟淮坐在巨大屏的落地窗前,一身纯黑色的西服将整个人衬出阴鸷森寒的气质来,令人有种说不明的惊悚感,褚桐也来不及顾忌这些,她大步上前,“俪缇……”

    简迟淮抬起头,目光犹如鹰隼般攫住她,“原来你说的办法,居然是这个?”

    “不是!”褚桐失声争辩,“俪缇的新闻,不是我。”

    简迟淮双手放在电脑旁边,修长的手指呈现一种自然状态,身后的百叶窗全部掩起,外面的阳光却拼命想要挤进这个宽敞的空间,所以在所难免,那一道道细碎的金黄被分割成散落的光耀,点点撒在男人肩头。“不是你?”他挑高眉头,本就精致的脸因着这番邪佞动作而更显张扬,“那你告诉我,除了你还能有谁?还会有谁这样清楚、明白!”

    “我不知道,但不是我!”相较简迟淮,她要不淡定的多。

    男人视线朝旁边扫了眼,取过一叠资料,然后猛地甩向褚桐,A4纸张叠在一起,并不多,打在她胸口上其实并没有多少分量,只是却好像变成了一把把尖利的刀,割得她全身都在痛,体无完肤的痛。

    褚桐随意捡起一张,看到上面的内容,她嘴唇抿得死紧,似乎在想怎么解释,她抬起眼帘朝简迟淮看眼,“我删除了,我真的删除了。”

    “这份文件,是我刚从你电脑里调出来的。”

    “对,”褚桐并不否认,“这报道是我连夜写的,可我犹豫再三,我真的没有发,我删除了。不信你可以查我的邮箱,我也没有转发过给任何人。”

    “是,你也可以用别的电脑发,”简迟淮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两下,“褚桐,我很早以前就问过你,我的家人是不是你的亲人,原来在你眼里,她什么都不是。”

    褚桐听到这句话,心中自然有不平,“那我姐姐呢,我姐姐算什么?”

    “所以,你选择以这样的方式是吗?你难道不怕两败俱伤吗?”简迟淮大有咄咄逼人之势,褚桐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我还是那句话,我没做。”

    男人双手握了下,人往后陷入座椅内,褚桐只觉每一阵呼吸中都夹着隐痛,“你不信我,你也觉得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去伤害俪缇,是吗?”

    “那我的妹妹和你的姐姐放在一起,哪个更重要?”简迟淮神色恹恹,没了跟她争吵的兴致,他这会也是焦头烂额,新闻一旦曝出去,只能尽量挽救,却没法做到全力召回。男人见她苍白着脸,冷笑下,“你说,哪个更重要?”

    “你又何必逼我,非要给出一个答案呢?”

    “褚桐,有些后果你是承担不起的。”简迟淮站起身,将电脑重重合上,“我为了俪缇,能关你姐姐两年,那我同样可以让你自食恶果,把你姐姐关一辈子,且,我可以保证,你们这一辈子都休想再见到她!”

    褚桐听到这,几乎是要被逼疯了,她绕过办公桌上前,“我说了这件事与我无关,凭什么这样对我?”

    简迟淮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褚桐离得近,她扫了眼,来电显示是蒋龄淑,这件事等同于在简家毫无防备之下,往他们家扔了个炸弹。即便没有到伤亡惨重的地步,却也是鸡犬不宁、诚惶诚恐。

    简迟淮没有去接电话,他背对褚桐站着,周身布满阴戾的黑暗气息,褚桐有种错觉,男人这样,估计她再说错一句话,他立马就能转身掐死她。

    褚桐双手垂在身侧,半晌后,桌上的手机再度响起,简迟淮转身回到桌前,然后毫不犹豫接通,他几乎没说话,只是一直在听,许久后,褚桐才看到他将手机丢回桌面。

    她不能多做解释,只是盯着他看,简迟淮拉过椅子坐定,他面色沉寂,浑身的肃杀之气越来越浓。褚桐往后退了步,忽然看到简迟淮站起身,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跑,只是凭着本能,好像前方的男人幻成一头猛兽,张牙舞爪要把她当场撕碎似的。她脚步到底比不上他,简迟淮大掌擒住褚桐的肩胛,“你不是想见你姐姐吗?我带你去。”

    褚桐扭过头看他,“你先松开我,痛。”

    他修长的手指如一根根钢钉,扎得她肩胛骨都要被洞穿,简迟淮没有松手,扣着她的肩膀将她带出去。出了办公室的门,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褚桐几乎要小跑才能跟上他,她也不敢落下一步,生怕真的如简迟淮所说的那样,他会把褚玥晴藏得让别人再也找不到。

    来到地下车库,褚桐坐进副驾驶座内,安全带来不及系,简迟淮发动引擎,车子冲出车位后飞速向前,跃上陡坡时也没减速,褚桐抓着旁边的门把,“简迟淮!”

    一开始在市区,车速并不快,后来上了高架,褚桐眼看着仪表盘上的红针扫过150、160,再继续往上飙升,褚桐双手手心都是汗,高架两旁的广告牌咻地越过去,连张代言明星的脸都没看清楚。褚桐深呼出口气,小手抓着门把不放,简迟淮不住变换车道,方向盘轻动下,由于速度快,感觉整个人都被甩来甩去,褚桐后背冒了层冷汗,却倔强地咬紧牙关不说话。

    一阵音乐声驱散掉这个狭仄空间内的沉闷,简迟淮看也没看,直接按了个键,车内传来一阵女人的哭泣声,抽抽搭搭,委屈得不行,褚桐看到简迟淮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点点收紧,手背上的青筋道道绷起,“俪缇。”

    简俪缇哭得说不出话,似要抽搐过去,简迟淮何曾见过妹妹这样,他手指烦躁地将领带扯松,“别哭了。”

    “哥……”简俪缇只喊了这么一声,接下来,越发哭得撕心裂肺,简迟淮脸色紧绷,一双眸子犹如淬了寒冽的冰霜,他摘下蓝牙耳机,狠狠砸向仪表盘!弹回来时正好撞击在褚桐的手背上,她痛得握住手,松开时一看,很明显一道淤青。

    他踩向油门,车子犹如离弦之箭,褚桐望向窗外,外面的景色早已模糊,看不清路标,直到车子停稳后,褚桐这才松口气,定定看着前方,而出现在眼中的,哪里是什么别墅或居民区,分明是墓园。

    褚桐脸色煞白,不知道简迟淮为什么要带她来这。在她恍神间,副驾驶座侧的车门已经被拉开,褚桐被他拽着手臂拉下去,两人一前一后往里走。这个墓园,正是葬了褚玥晴的墓碑,褚桐压下身,“我不进去!”

    简迟淮抱住她的腰肢将她拖进去,然而他并不熟悉这,只是依稀知道方位,毕竟不会经常过来,褚桐倔强地抠住其中一块墓碑,“简迟淮,你带我来这做什么?我姐姐没死!”

    “你凭什么说她没死?”

    “你!”褚桐咬紧牙关,齿间恨得咯咯作响,“我姐姐有没有死,你心里最清楚,需不需要我挖开坟墓,给所有人看看?”

    她明显看到简迟淮脸上扯出抹怪异的笑,他双手缠住她的腰,褚桐恨不得抱住那块墓碑,简迟淮见状,干脆将她扛上肩头,然后快步向前。

    一眼望去,褚玥晴的墓碑很好认,三五个中年男人聚在那里,简迟淮走了过去,来到十步开外,简迟淮将褚桐放定,她抬眼看去,见到那几人正在挖坟。

    褚桐大惊,“你们做什么?”

    简迟淮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拖近自己跟前,“你不是说,这是一座空坟吗?”

    “简迟淮,你究竟想怎样?”

    “哼,让你睁眼看看!”简迟淮抱住她上前,其中一名中年男人弯下腰,不出多久,他抱了个骨灰盒出来,简迟淮伸手一指,“你看看,这就是你姐姐的骨灰。”

    “不!”褚桐歇斯底里怒吼,“简迟淮,我姐姐没死!”

    男人冷冷笑了下,“这一步,我早就给你们褚家安排好了,如今骨灰在这,你还想要说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