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19分开、煎熬

19分开、煎熬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之前,哪怕再怎么歇斯底里说过,可到底没有真到这一步,褚桐握紧话筒,简迟淮也在等着她的回答,她说值得和不值得都是个错,褚桐只能回避,“我不知道值不值得,但我想见见我姐,我现在脑子里没法考虑这么多,你能体会到自己的亲人明明活着,却没法相见的那种痛苦吗?”

    “好,你既然想见,我让你见。”

    “真的?”

    简迟淮声音沉沉传到她耳朵里,“如果想要领回去,我也随你。”

    褚桐简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那好,什么时候?”

    电话那头,忽然传来挂断的声音,措手不及,褚桐喂了两声,将话筒拿开再放回耳边,里面还是那阵嘟嘟声,他真的挂了。

    简迟淮站在阳台上,这个电话挂的一点心理准备没有,他也是,他原本抱有希望,想听听褚桐的想法,当他问她值不值的时候,她至少也能将记忆倒回去,想想这段婚姻带给她的到底是快乐多,还是伤害多?摒弃这背后的交易和起初的不纯目的,他和她之间并没出现过非到走不下去的错误。可她眼里心里,只有褚玥晴,完全不会去想到别人。

    褚桐坐在沙发内,半晌后,耳朵里传来开门声,褚吉鹏拎着两个袋子进来,看到她有些吃惊,“桐桐,你怎么来了?”

    褚桐一语不吭站起身,然后径自回了房间。她听到褚吉鹏的声音在身后跟过来,“怎么回事?”

    李静香拦了他一把,“别说了,刚迟淮打过电话来,好像又不对劲,桐桐说要住在这……”

    褚桐走进房间,回过身站在门口,“我以后也不回去了,我没有家了。”说完,将房门关上、反锁。

    褚家夫妇听了对望眼,褚吉鹏的脾气一下上来,“什么叫不回去?你给我出来说清楚!”

    李静香不住拦着他,“别说了,你也让桐桐冷静冷静吧,事情闹成这样,她心里比我们还难受。”

    褚桐捂着耳朵躺到床上,这个房间不住人,所以连被子都没准备,她张开双眼盯着天花板,耳朵里依稀还能听到门外面的争吵声,也许不是争吵,而是在骂她不自量力。

    吃晚饭时,李静香过来敲门,褚桐说是不饿,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出去面对二老,依着爸爸的脾气,肯定会好一顿说她。其实,她也没做错什么,蒋龄淑的话说得那样明白,半岛豪门她是回不去了,那她回到这个家里来,有错吗?

    褚吉鹏见她不肯出来,也就由着她,李静香临睡前又来敲了房门,“桐桐啊,饭菜我都给你在电饭锅上蒸着,你待会饿了,记得要起来吃。”

    “知道了。”褚桐起身坐到窗前,小区内静谧无声,偶尔能听到邻居经过的脚步声,一步步踩着回家的路,她出神看向窗外,住在这,她很不习惯。脑子里想到的都是半岛豪门,那里面的人、那里面的床、那里面的生活气息,就像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缠住她纤细的脖颈,令她不能呼吸。

    褚桐无法回忆出她今天是怎么过的,脑子里浑浑噩噩塞满事情,窗外,猛地传来一阵动静,她立马起身,双手撑住桌沿,推开了窗户后上半身往前探。

    她在期盼什么?是不是期盼那个曾经驻足在栀子花丛间等待她的身影?她在想什么呢?望着楼底下空无一人的场地,除了几道交叉的树影之外,哪里站着人?褚桐顿在原地,胸腔内的撕裂感忽然越来越明显,她撑着书桌桌沿,痛得上半身往下压,头也垂了下去,视线早已模糊,里面蓄满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一滴滴落在柚木桌面上。

    她想,她再也看不到那样的身影了,那一把黑伞,就此撑散了褚桐心里所有的阳光,有些人,就是那样恐怖,那样害人不浅,一旦经历过,可能再也找不到任何能取代他的人。如今,她无法体会的那样深,只是觉得心里难过,分开的第一晚,就已经犹如剜骨剔肉,那从今以后的日日夜夜呢?

    她握紧的手掌一松,往旁边软软坐了下来,现在想来,才知道当初简迟淮来接她,撑着一把黑伞等她的时候,她尽管也在置气,可比起如今,却是多幸福的事?

    褚桐头枕向桌沿,她最怕黑夜,虽然点上灯,行事照样方便,可是太安静太安静了,安静到所有蛰伏在心里的事都会前仆后继而来。

    她真的没法想象,以后都要怎么过?

    第二天早晨,李静香起床,先去敲了敲褚桐的房门,只是没有得到回应,她以为她还睡着。经过餐厅,看到桌上摆着碗筷,李静香走过去一看,一盆青椒土豆粉,一盆醋溜黄瓜摆在餐桌中央。她走进厨房,见电饭锅里还热着白粥。她叹口气,盛起一碗出去。

    易搜。

    褚桐打卡进入公司,一路上都没见到什么人,现在还早,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来到办公室所在的区域,她心里还想着待会拿上相机出去跑新闻,这样心里会不会舒服些,一抬头,猛地看到公告栏处贴了张纸。她上前细细一看,没有多余的吃惊,可之前确实没做过心理准备,她轻叹口气,捏紧掌心内的门卡。

    她能明白秦秦被开除时的感受了,这样措手不及,连她上班的地方都把她抛弃了。

    褚桐未作犹豫,大步进入办公室,里头一个人都没有,她匆忙收拾东西,趁着同事们还没来上班,赶紧一走了之。

    出了公司大门,她才知道自己没地方可去,褚桐抱着手里的东西到楼下的肯德基去坐了会,买了杯豆浆刚拿到手中,简迟淮的电话就来了。

    他的意思,是要过几天带褚桐去找褚玥晴,毕竟要等到简俪缇这边的新闻先压下去再说。褚桐只能答应,两人没有多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在肯德基消磨片刻时间,褚桐抱着东西,只能回家。

    褚吉鹏和李静香还没去店里,看到褚桐抱了个纸箱子,均是一怔,李静香看看墙上的挂钟,然后问道,“桐桐啊,你不是应该去上班了吗?”

    “我被辞退了。”她轻描淡写说道。

    “什么?”褚吉鹏觉得不可能,“在迟淮的公司里,谁敢辞退你?”

    “他敢就行了。”褚桐将东西放到茶几上,褚吉鹏追上前步,“你们两个究竟要闹到什么时候,为什么会连工作都丢了?”

    “爸,我知道你们都怀疑那篇报道是我写的,但我说了,跟我无关,其实简家也是这么认为的,简迟淮已经答应放姐姐出来,只不过,他给过我们的东西,应该也会一样样收回去吧。”

    “不可能!”褚吉鹏斩钉截铁说道,“什么叫一样样收回去?”

    李静香杵在边上,神色不明,“我就说过,晴晴的事情慢慢来,以后再说,万一他们……”

    “是不是我们现在住的房子也要收回?”褚吉鹏不由冷笑,抬头看了看四周,“那好,既然这样的话,让他们把晴晴的肾也还回来,我不需要住大房子,我搬回老家去就好。”

    褚桐听到这,头脑都快炸开了,“爸,能不能别再这样说话了?你真把姐姐当成交易物品了吗?”

    “他们简家要真敢这样,我也不怕,我就上电视台去……”

    褚桐抱起桌上的箱子,起身进了房间。她心里不舒服,但褚吉鹏有句话说的很对,简家能把姐姐的一个肾还回来吗?

    在家虚度几天后,褚桐总算接到了简迟淮的电话。两人约好在某个地方碰面,褚桐坐上男人的车,她余光朝他扫了眼,简迟淮的外套丢在后车座上,藏蓝色的毛衣显得整个人都很深沉,褚桐扣好安全带,目光直直落向前方。

    相对无言,约莫一小时的车程,这才来到褚玥晴如今居住的地方。车子刚停稳,褚桐便推开车门下去,走进客厅,先前打过照面的佣人见两人进来,放下手中端着的果盘,“先生。”

    褚桐抢先问道,“我姐姐呢?”

    “褚小姐在楼上。”

    褚桐快步走向楼梯,佣人则紧随其后,来到二楼,佣人赶到褚桐前面,带着两人穿过走廊,来到一间房间门口,她从兜里掏出钥匙。褚桐见状,忍不住质问,“你凭什么关着她?”

    “褚小姐这两日又糊涂了,还想打人。”佣人不敢去看简迟淮的脸,到底心虚,她没想到他们今天会过来,褚玥晴已经连着被关了好几日了,这样她们才省心,只要照顾好一日三餐,其余的时间她们都能自己打发。

    门打开后,褚桐将佣人朝旁边推去,走进房间,却见里面空无一人,褚桐找了圈,“人呢?”

    佣人支支吾吾不敢说话,简迟淮看到洗手间的门虚掩着,褚桐走过去,将门推开,就看到褚玥晴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什么。“姐?”

    褚玥晴回过头,手里拿着洗到一半的衣物,她视线越过褚桐落到简迟淮身上,沉郁的小脸明显扬笑,她站起身,两手局促地在身上不住擦拭,“你来了。”

    简迟淮往后退了步,朝那名佣人看眼,“我让你们过来,是做什么的?”

    褚玥晴快步走来,“你别怪她,是我自己太无聊了,不洗洗衣服,我都想不到自己还能做什么。”

    那名佣人压着头,一个字不敢多说。褚桐上前拉住褚玥晴的手臂,“姐,我带你回家。”

    褚玥晴朝她看了看,“回家?”

    “嗯,回家。”

    褚玥晴的视线又落向简迟淮,她喉间轻滚,似乎有很多话要说,简迟淮走到房间内的沙发前,这儿空间倒是很宽敞,朝向也好,只是再正常的人被这样锁着都会发疯,更别说像褚玥晴这样的了。

    褚玥晴跟着出去,看到简迟淮背光站在那,她走上前,从身后揽住他的腰,然后将脸贴向他背部,“我好想你。”

    这一幕落在褚桐眼中,犹如千百根尖针扎向她的双眼,旁边的佣人扯出抹幸灾乐祸的笑,简迟淮将褚玥晴的双手拉开,抬起视线落向褚桐,“你觉得她这样的精神状态,适合离开这?”

    褚玥晴站在简迟淮身旁,脸上是掩饰不住的难过,她眼眶中盛满泪水,“你多久才来看我一次,我多久才能盼到你一次?”

    “褚玥晴,你清醒清醒。”简迟淮面不改色。

    “我清醒得很,”褚玥晴穿了件白色的毛衣裙,高高的领子,衬出一张小脸越发白嫩,及膝裙摆下是纤细的小腿,她上前步,这会直接将头贴向男人胸口,两手有力地圈紧他腰际,“你不会知道我有多想你,我每晚都想哭,我不想别人,只想你。”

    简迟淮没有丝毫的回应,他双手垂在身侧,褚玥晴越抱越紧,泪水已经涌出来,说话带着哭腔,“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个地方?你不想我被别人发现,我可以藏着、躲着,但先前那片蔷薇花是你帮我栽种的,我能不能回到那儿去?”

    简迟淮棱角有致的唇瓣轻勾,神态已然不明,他视线紧盯对面的褚桐,话却是冲着褚玥晴说的,“那如果我现在就接你过去,你肯不肯跟我走?”

    褚玥晴点了点头,“我肯。”

    “如果还是要关你一辈子呢?连你的家人都不能见。”

    “我肯!”

    褚桐来不及阻止,褚玥晴就已经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紧接着又说道,“我的家人对我来说,一点点记忆都没有,我妈每回见我都要哭,如果不见面更好一点的话,我没关系。”

    简迟淮双手落向褚玥晴的肩头,褚玥晴不想松开,脑袋在他胸前摩挲,“不要推开我。”

    褚桐心如刀割,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她哭也哭不出,只能这样看着,简迟淮像是在慢慢凌迟她,他抬起手掌,朝着褚玥晴的头上轻揉,“你很听话。”

    “是,”褚玥晴微笑,心情立马开朗不少,“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褚桐眼圈泛红,手指甲一点点掐着自己的腿侧,疼痛难忍,却也能暂时麻痹掉心里的痛苦。简迟淮见她这样,心里也没好受到哪里去,他视线紧锁着褚桐,一刻没有挪开,却分明听到自己的心砰然碎裂,窒息到不行。简迟淮略带粗蛮地将褚玥晴推开,她吓了跳,双手还维持着拥抱他时的样子,简迟淮朝旁边走了一步,冲褚桐道,“你要想带她走,今天就可以。”

    他说完这话,抬起脚步出去了。褚玥晴在后面追过去,“我不走,我不要回家。”

    那名佣人跟出去,然后将门带上,褚桐拦在褚玥晴跟前,“姐,你好好跟我说会话好吗?”

    褚玥晴朝她看看,然后转身回到床前坐定,褚桐跟着她过去,“他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一直都想把你带回家,想让我们一家团聚,但我看到你这样,我很难受,姐,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我也尊重你。如果你实在不想走,我也没办法……”

    褚玥晴盯着自己的手看,褚桐坐到她身边,“姐,我跟简迟淮闹,是不想看到你被这样关着,天天缩在这个小房间里面,外头的世界完全看不到了。”

    “好,我们走。”褚玥晴忽然开口。

    褚桐怔了下,因为她完全没想到褚玥晴会答应,本来,她已经放弃了劝说的念头,她看到姐姐抬起头,“你说得对,再这样待下去,我会彻底疯掉的,再说,我出去了也能见到他对不对?我想回家,我不想一个人孤零零在这。”

    褚桐闻言,脸上总算有笑意溢出,她拉过姐姐的手,“好,我们回家。”

    “那我收拾下东西。”褚玥晴说着,站起身,褚桐拉住她,“我们不要这儿的东西,回到家,我给你买。”

    “不行,”褚玥晴却是坚持,“很多东西用习惯了,我是要带走的,再说,再买还是要花钱,别这样。”褚玥晴其实一点没变,她那会就节约,哪怕到了现在,还是记得。

    姐妹俩拿着收拾好的东西下楼,简迟淮听到脚步声抬头,目光落到她们手里提着的袋子上。没有吃惊,没有愤怒,没有多余的表情,这个男人,总是以这样的不动声色作为他最强势的伪装。

    褚玥晴跟在褚桐身后,两人走到男人跟前,褚桐抬头看了眼窗外,“我们要走了。”

    简迟淮将一把钥匙丢向茶几,“你让你姐姐暂时住到这儿去,你爸妈也住过去,全新的环境,以后没有人会再关着她。如果你姐姐回到现在的地方,周边熟悉的人恐怕不好接受,我待会送你们过去。”

    褚桐看了眼那把钥匙,“你不是说,要把我姐姐放出来的话,我们家所有的一切,你都有权收回吗?”

    “有权收回,和想不想收回是两码事,”简迟淮双手交扣,眼眸轻抬望向褚桐,“只是从今以后,我们再没有什么关系了,你想要离婚,我不同意,但我们可以分开。”

    褚玥晴听闻,笑了笑,她想的特别简单,简迟淮和褚桐分开了,她就不用再煎熬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