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25放不下一颗疼你的心

25放不下一颗疼你的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迟淮目光仍旧盯着手中的屏幕,如果可以的话,早就在那女医生身上扎出一个个洞来。褚桐站在旁边,她深知简迟淮要比她煎熬的多,可这种时候,谁都安慰不了谁。

    褚桐视眼模糊,朝简迟淮看了眼,男人坐在那纹丝不动,上半身微微往前倾,两条修长的腿在西裤的衬托下绷得笔直。不光是腿,其实应该说是整个人,就犹如一道绷紧的弦,随时都有可能崩裂开。褚桐举起手,想要放到简迟淮的肩头,可她的手定在半空中,就是落不下去。

    那名女医生朝病床上的简俪缇看眼,她抬起简俪缇的手臂,手术刀在上面轻扫过,划出一条五公分左右的血痕。

    然后,便是视频结束,褚桐看到简迟淮五指收拢,她以为他会砸了那部手机,可简迟淮却将手机递还给褚桐,她伸手接过,气氛凝滞的吓人,褚桐的手指不由攥紧,“要不要让人去查查,这视频是怎么被传上网络,又是怎么通过审核,还有……”

    简迟淮轻摇头,“发布的第一时间,他们就会看到,不用吩咐,这会应该已经在处理了。”

    男人说完,兜里的手机响起来,简迟淮接通后放到耳边,他全程似乎没说什么话,到最后,也只是嗯了声,然后挂断。

    褚桐不敢多问,简迟淮朝对面的民房区看眼,他忽然起身,穿过马路向前,褚桐赶忙跟上,“简迟淮,你做什么?”

    “俪缇十有*还在这里,如果将她带走的话,目标性太强,这个地方反而更隐蔽更安全。”简迟淮站在路口处,“我派人过来,就算把里面的房子翻个底朝天,我也要把她找出来。”

    褚桐跟着简迟淮往里走,一条条小弄堂蜿蜒进去,连简迟淮都不由驻足,这样一家家找,要找到什么时候?但他未作多少犹豫,褚桐看到他的身影很快被淹没在夜色中,长长的影子落在她的脚边,那样强大的一个男人,如今却也恢复了一个寻常人该有的模样。

    褚桐看着心疼,却也心慌,她生怕接下来发生的事,会让简迟淮发狂、发癫。

    弄堂内,有已经吃好了晚饭出去散步的人,也有散步正在归来的人。简迟淮和褚桐穿梭其中,手机内的照片一次次拿出去给人看,每次收获到的却只有失望。

    两人往弄堂深处走去,有些都是两层的楼房,简陋的木质楼梯就暴露在露天。褚桐接了个电话,是妈妈打来的,李静香口气焦急,一个劲问她人找到没,褚桐扶着前额,嗓音透着哽咽,“妈,不说了,我们还在找。”

    “迟淮肯定急坏了吧,你说,这下可怎么办啊?这不会雪上加霜吗?”

    褚桐连多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了,她将电话挂断,一个抬头间,看到对面楼上有个人正在下楼。由于灯光昏暗,褚桐看不清对方的脸,可那人却跟喝醉了酒似的,走路歪歪斜斜,需要扶着楼梯把手才能站稳。从身形来看,肯定是个女孩,褚桐焦急上前,来到楼梯口一看,居然是简俪缇!

    “俪缇!”褚桐跑上楼梯,伸手扶住她,不远处的简迟淮听到呼喊声,折回了脚步,简俪缇身体虚弱,褚桐一把抓着她的手臂,她开口喊道,“疼,疼。”

    “哪里疼,哪里疼?”褚桐急得上下查看起来,简迟淮来到两人跟前,将简俪缇接了过去,她将袖子挽起,露出一道鲜红的血痕,“我这儿怎么会这样?”

    褚桐想到视频结束时的那一刀,她一语不吭,简迟淮伸手搂过妹妹,“你从哪里过来的?”

    简俪缇回头,指了指一扇破败的大门,“我醒来的时候,就在那个房间里,周边一个人都没有。”

    “身体呢,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简迟淮紧接着追问。

    简俪缇摇头,“就是没什么力气。”

    “不是说你在茶馆吗?你是怎么离开的?”

    简俪缇无力地倚着简迟淮,她轻按太阳穴,人虽然难受,但意识很清晰,“我接到个电话,说是晴晴姐打人了,还把对方打得不轻,我走出咖啡馆,有人就将我带到了这里,还说待会警察要来。”

    “然后呢?”

    简俪缇并不能记得十分清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走上这个楼梯后推门进去……后面的事情我就没印象了。”她看眼两人焦急的神色,简俪缇忙看了看自己身上,确定没有撕扯过的痕迹,这才落下心来。

    “哥,这段时间,我都在这个房间里吗?可我醒来的时候,里面一个人没有啊。”简俪缇想不通,又摸了摸自己的手,“还有,我的手怎么了?”

    简迟淮将她揽到怀里,不去看她的神色,“没什么,我们以为你不见了,正好找到这来。”

    简俪缇倚在他胸前,越想越不对劲,“哥,究竟是什么人把我骗到这来了,还有,晴晴姐没事吧?”

    褚桐听到这,越发难受起来,简迟淮揉着简俪缇的脑袋,目光定在某处,一个字一个字从他齿间咬出来,“没事,她好得很。”

    “那就最好了。”简俪缇说话间也变得轻松起来,但心中总觉得有种异样感,她拉了拉简迟淮的衣角,“哥,我真的没事吧?”

    男人握住她肩膀的手越揉越用力,“没事,你们都没事。”

    褚桐定在原地,一句话插不进去,简俪缇茫然地看向四周,“那些人为什么要把我骗到这儿来?”

    “别想了,这么晚没回去,爸妈都急坏了,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嗯,好。”

    简迟淮高大的身影罩住褚桐的视线,见她站着不动,男人抬起眼帘朝她看看,褚桐提着沉重的两腿朝旁边退,简迟淮揽着简俪缇一步步走下台阶,简俪缇脚步很虚,见褚桐没有跟上,她担忧地看向简迟淮,“哥,我又没事,你看你一副扑克脸,这样要怎么追回老婆啊?”

    简迟淮闻言,嘴角僵硬往上扯,简俪缇见状,笑了笑,“我怎么从来不知道,我英俊潇洒的哥哥笑起来这么阴险啊?”

    简迟淮看了眼妹妹,心疼到不行,那感觉,就好像拿了把刀在他心上挖,他轻拍简俪缇的肩膀,“哪里看出我阴险了?”

    “哥,女人是需要哄的,还喜欢温柔……”

    简迟淮带着简俪缇来到停放在路口的车旁,他拉开车门,亲自护送妹妹坐进去,褚桐站在路旁准备拦车,男人回头看她眼,“杵着做什么?”

    她只得跟上前,简迟淮示意她坐在后面,褚桐刚挨着简俪缇入座,就听到简俪缇说道,“我是不是在哪勾到了手臂?好痛。”

    褚桐拉过她的手,将袖子往上掀,简俪缇实在搞不明白这道伤是怎么来的?“嫂子,你们都吓坏了吧?”

    褚桐不知该如何作答,车子缓缓启动,她抬头看看简俪缇,“俪缇,对不起。”

    “为什么这样说?”简俪缇朝自己的伤口上吹了口气,她痛得嘶了声,“我又没出什么事,我还怕你怪我带晴晴姐出去呢,幸好她没事。”

    褚桐别开眼,简迟淮双目透过内后视镜落到两人脸上,他目光凛凛,心中繁芜万千。这件事,简俪缇无论如何是接受不了的,他现在只能让人尽快将那个视频删了,虽然瞒不住简俪缇,但是至少,别让她亲眼看到。

    车子一路缓缓向前开去,简俪缇朝车窗外看眼,“哥,现在几点了?”

    “做什么?”简迟淮反问。

    “我想去看看晴晴姐。”简俪缇心里到底不放心,坐在旁边的褚桐忙要拒绝,就听到简迟淮的声音插了进去,“有什么好看的。”

    “哥,你别总是这样说,那是我欠晴晴姐的……”

    简迟淮目光穿过茶色的玻璃望向外面,他刻意避开简俪缇那双眼睛,沉稳如他,却也有他坚守不住的东西。他喉间轻滚,语气落得很轻,弹在人身上却觉得很痛,痛到像是被人用小时候玩过的橡皮筋狠狠弹了下,“俪缇,从此以后,你不欠她什么了。”

    简俪缇要重新的面对,等于是一次重生,只是她现在还被蒙在鼓里,简迟淮越来越不忍心。简俪缇听到这,看了看褚桐,“哥,你怎么能这样说?”

    “你休息会,马上就到家了。”

    简俪缇觉得简迟淮这样,真是太不懂感恩了,而且还当着褚桐的面,“我的命是晴晴姐给的,不管怎样,我这辈子都是欠她的,你别再说那些话了。”

    褚桐握着简俪缇的手,她自己都快情绪崩溃掉,那个视频给他们的震撼力太深、太重,它完全就将简俪缇剖析在了人前。她一个小姑娘,要说平日里被简迟淮捧在手里怕化掉,那一点不为过,但命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可笑,有时候反而是你保护得越好,却越是要被那些有心之人耗尽心思地去曝光。

    车子开回简家,简俪缇下了车,见褚桐杵在车旁,“嫂子,进去坐坐吧?”

    褚桐勉强牵动下嘴角,“不了,我还得回去告诉我妈她们,说找到你了。”

    “她们也跟着担心坏了吧?那好,让司机送你。”

    简迟淮上前,褚桐朝他看了眼,然后摇头,“我打车就好,俪缇,你快进去吧,还有……如果心里不好受的话,找我,行吗?”

    简俪缇似懂非懂点点头。简迟淮伸手揽着简俪缇的肩膀,简家的管家匆匆从里面出来,看到简俪缇时,一张老脸上的阴霾全部挥散,“哎呀,总算回来了,太好了。”

    褚桐转身要离开,简迟淮余光睇见她的身影,他不动声色冲那名管家吩咐,“安排辆车,送她回去。”

    管家忙不迭点头,“好好。”

    简迟淮轻拍下简俪缇的肩膀,示意她进去,两人走进客厅,蒋龄淑坐在沙发内正抽泣,急得都快疯掉了,听到脚步声抬头,惊喜和复杂的情绪夹杂着袭来,她只知道站起身,嘴里喊着女儿的名字,“俪缇,俪缇!”

    简俪缇想要上前,却被简迟淮按着肩膀,动弹不得,男人眼眸满含深意朝蒋龄淑扫了眼,等简俪缇望入他潭底时,他神色早已恢复如常,简迟淮对上她眼里的疑问,话却是冲着蒋龄淑说的,“让俪缇上楼休息会吧,想来也饿了,吩咐厨房将准备好的晚饭端上楼。”

    “好,好。”蒋龄淑一个劲重复着这个字,简迟淮带着简俪缇上楼,蒋龄淑喊过佣人,让她多准备些吃的。坐在另一侧沙发内的简天承自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蒋龄淑走到他身侧,“你怎么了,看女儿安然无恙回来,这该是好事。”

    “无论俪缇出什么事,出头的永远是迟淮,从小就这样,你难道不心疼这个儿子?”

    “我怎么能不心疼?”蒋龄淑想到接下来的一堆事,焦头烂额,“可我们现在,能倚靠的不就是儿子吗?”

    虽然作为母亲,但她已经习惯遇到事就躲在简迟淮身后,因为这个男人已经强大到,足能替她、替简家挡掉所有风雨。

    简俪缇回到卧室,这才想起自己随身的东西都没了,“哥,我是不是被抢劫了,还是包落在那个小房间了?”

    “抢就抢了吧,也没几个钱,改天我给你重新买个手机。”

    “好吧,”简俪缇抬起手臂放到鼻翼间闻了闻,“有股味道,我去洗个澡。”

    简迟淮漫不经心点头,简俪缇进入浴室后,他走到她的梳妆镜前,上面的笔记本电脑打开着,简俪缇懒得等开机,所以平时能不关机就不关机。男人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轻敲,眼看着屏幕暗掉,凭简俪缇的本事,休想自己能开得了机。

    简家的司机将褚桐送回去,开门进去,褚吉鹏也在,听到咔嚓的开门声,夫妻俩双双起身,“桐桐,找到了吗?”

    她木然点点头,李静香神色明显一松,“那就好,那就好,我的心啊……”

    “姐呢?”

    “你姐睡了。”

    褚桐没有跟他们多说什么,她快步来到褚玥晴的房间门口,门没锁,推开就能进。褚桐将灯打开,褚玥晴应该睡着了,她坐向床沿,看到姐姐的眉头轻皱下,褚桐伸手推了下褚玥晴的肩膀,“姐。”

    褚玥晴并未完全入睡,她睁开眼,看清楚跟前的人,“桐桐,你回来了。”

    “嗯。”

    “找到人了吗?”

    “找到了。”

    褚玥晴坐起身,满脸高兴,“那真的太好了。”

    “一点也不好,”褚桐紧盯着跟前的人,“姐,简俪缇被人放在手术台上,把她经历换肾的事情在视频中说了一遍,如今,这件事怕是人尽皆知了。”

    “啊?”褚玥晴惊呼,“为什么会这样?”

    “我也想问为什么。”褚桐口气冷淡,“我们找到她时,她就在万松路,那些人是临时找的房子,然后将她骗过去吗?”

    褚玥晴怔怔听了半晌,然后抬头看向褚桐,“你是怀疑我吗?”

    “姐,你为什么非要去万松路,还有,中途有没有跟人通过电话?”

    褚玥晴摇头,神色变得激动起来,“没有!我去万松路,就是想走走之前去过的地方,我还能跟谁打电话?谁还知道我活着?谁还肯跟我这个疯子说话?”

    褚桐被问得哑口无言,见到褚玥晴这样,站在门口的李静香忙进来,“你们别争,什么换肾的事说了一遍,桐桐,是不是那小姑娘出事了?”

    褚桐背过身,眼圈微红,褚玥晴拧紧眉头,她睁着无辜的双眼朝进来的李静香看去,“妈,我真的不知道,再说我要去万松路,我也没让她跟着,是她执意要陪我。”

    “晴晴啊,你再好好想想,是不是被什么人盯上了?”

    “没有!”

    褚桐起身往外走,一件事一件事,在她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就压过来,她真是不堪重负,快要晕厥过去。

    第二天一早,家里的门铃声响个不停,褚桐强忍着疲倦爬起身,她经过客厅,爸妈都不在家,褚桐伸手将门打开,看到外面站着个年轻的男人。

    “你是?”

    “你好,我是顾清回。”

    “噢——”褚桐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她之前听李静香她们提过这个名字,“你是来找我姐吧?”

    “对,之前简先生也吩咐过,让我继续对褚小姐实施治疗。”

    “辛苦你了,快进来吧。”

    褚桐让开身,正好褚玥晴洗漱好后从卧室出来,看到顾清回的身影,她沉寂的潭底冒出些许亮光,褚玥晴还在因为昨晚的事而生气,看到褚桐时,一声招呼都没打。

    “顾医生,你过来吧。”

    顾清回朝褚桐点下头,褚玥晴打开房间的门,等顾清回进去后,又将门关上。男人进屋看了眼,“以后,我们的治疗就在客厅内进行,这样单独待在房间里,你家人可不会放心。”

    “我没有家人。”褚玥晴神色黯淡,虽然住的是公房,但房间很大,窗边的地方也摆了张沙发,她坐过去,将一个抱枕拥在怀里,满脸的孤独和寂寞。

    顾清回坐到她对面,“为什么这样说?回到父母的身边不好吗?”

    褚桐放轻脚步站到门口,褚玥晴和心理医生的话能清晰听到耳中,褚玥晴抱紧那个抱枕,抬起头来看向顾清回,“不好。”

    褚桐一怔,心似乎被敲击了下。

    “为什么?”顾清回问出了她的疑问。

    “所有人都把我当成疯子,一个做事情不计较后果的疯子。”

    顾清回摇了摇头,“不要这样想,遇上什么事了吗?”

    “嗯,”褚玥晴心里难受到不行,“有个挺好的小妹妹……好像出事了,可她是跟我一起出去的时候失踪的,我知道,她们会觉得我是故意的,但我没有。”褚玥晴话语里全是无力感,“我觉得好累,我自己要想的事情那么多,却还要应付别人,还不如走丢的就是我呢。”

    顾清回弯下上半身,目光尽量同褚玥晴持平,男人戴着副金丝框眼镜,双目透出睿智深邃,他五官长得很俊朗,对褚玥晴,又极有耐心,“别这样想,人的本能反应都是这样。”

    “但我没有!”

    “我知道,”顾清回睇向她的脸,“你只是跟她一起出去了,但没有一起回来。”

    “嗯。”褚玥晴喜欢这个说法。

    但顾清回紧接着又道,“既然没有一起回去,你有第一时间告诉别人吗?”

    褚玥晴摇头,“我觉得,她是回家了。”

    顾清回跟着摇头,“她跟你出去,自然是因为不放心,你都没有回去,她会走吗?”

    如此简单的道理,也许经过歇斯底里的质问,褚玥晴反而听不进去,可顾清回的话就好像一汪泉水,清澈到能令你沉醉进去,褚玥晴细细想了下,“我明白了。”

    “现在,那个人找到了吗?”

    “嗯,”褚玥晴轻应声,“但我不知道有没有事,我看我妹妹的样子……”

    “既然不确定,那就好好问清楚,放在你心里,你也忘不掉。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的心胸只有这么大,不能把事情积压起来,如果真出了事,你又有责任,你就该说句对不起,是不是?”

    褚玥晴整个人都安静下来了,顾清回双眸紧盯着她的脸,她又在做思想斗争。男人站起身,来到褚玥晴的身后,他双手落到她头部,轻轻按摩,“玥晴,就像你所说的,你没疯,那遇到事情的时候,就不能要求别人用对待一个疯子的宽容和无奈来对待你。你这时候想要退缩,那就只能以你是疯子作为盾牌站出来。”

    “我,我真的没疯,我不是疯子。”

    褚桐站在门口,一个字一个字都听得很清楚,顾清回居高临下盯着褚玥晴的脸,仔细观察她面部的每个表情,“那你告诉我,当时跟那人一起出去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从此让这个人消失掉?”

    褚玥晴神色一惊,眼里的挣扎表现得更明显了,连站在门外的褚桐都觉得紧张起来。

    褚玥晴拢紧眉头,顾清回不让她退缩,“有没有?只是一个想法而已,说出来,不用怕。”

    褚桐往后退了步,却还是听到一声传出,“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