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39简迟淮,你不行了!(精)

39简迟淮,你不行了!(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褚桐整个人都趴在简迟淮身上,耳朵里嗡嗡作响,好像有什么东西马上要爆炸似的。她张张嘴,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毛衣还挂在胸口上方,车轮滚动的动静也是奇异无比。褚桐竖起耳朵,听不到简迟淮的声音,车子翻过来后,她原本是被简迟淮护在身下,可这会却直挺挺躺在他怀里。

    头疼的好厉害,褚桐管不得这么多,她轻咳几声,嗓子里总算好受些,“简迟淮,你说话。”声音虽然轻,但男人足够能听见了。可褚桐并未等来任何回应,她心底溢出慌乱,连喊了好几声,“简迟淮,简迟淮?你说话,别吓我。”

    耳边是死一般的沉寂,褚桐想要转过身去,抱住她的手臂忽然一紧,“我听见了。”

    “听见了为什么不回答?”褚桐口气不善,隐约还带着哭腔。

    简迟淮低低地笑开,“没什么,就想看看你会不会紧张我。”

    “你——”

    “嘘,留点力气,”简迟淮睁眼看向窗外,然后立马说了句,“谁敢撞我的车,今天出门没把眼睛带着。”

    “简迟淮,我们能不能自己出去?”

    “你说呢?”简迟淮卡在座位里动弹不得,车子已经变形,褚桐不由开始害怕,“简迟淮,你说车会不会爆炸?”

    “不会。”

    “为什么?”

    简迟淮双手搂住她,“你待会看了就知道。”男人听到有路人的脚步声过来,还有尖锐地呼叫,出了这样的车祸,肯定有人会报警,他尝试着动弹全身,又问褚桐,“你有没有哪里痛得厉害?”

    “我还好,你呢?”

    “我也没有。”

    褚桐从未在一个这样狭小密闭的空间内待过,“简迟淮,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前面不是一棵树,而是悬崖,我们翻了车之后直接滚下了悬崖,那是不是意味着命都没了?”

    “没有这样的可能性。”

    “你是教授,教书的时候肯定也设过无数种可能……”

    简迟淮双手拥紧她不愿意松开,似乎只要手臂间松一松,跟前的人就会如她假设的那样,掉入万丈深渊,“褚桐,你怕了吗?”

    “我当然怕,我不想死,我要好好活着,我还有父母姐姐……”

    简迟淮打断她的话,“我也害怕,我还有你。”

    褚桐听到这,心中莫名怅然,眼眶猛地酸涩下,鼻尖也是难受的要死。简迟淮手臂紧了紧,方才的瞬间,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只有褚桐,然后才有他的父母、妹妹,爷爷奶奶。

    褚桐喉咙里就像被塞了团棉花,堵住般的难受,上气不接下气。

    外面的脚步声很快来到车边,有人弯下腰问道,“里面的人,没事吧?”

    “没事,”简迟淮接口道,“烦请帮忙打个120,有人受伤。”

    “放心吧,救护车很快就过来。”

    没过几分钟,鸣笛声由远及近,简迟淮的手掌护在褚桐胸前,像是意识到什么,他将褚桐身上的毛衣往下拉,差点就让她春光乍现了。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下来,一侧车门已经严重变形,他们尝试另一边,还好能打开,有男医生伸出手,“自己能动吗?”

    褚桐点点头,简迟淮朝她腰际托了把,外面的人吃力地将褚桐往外拉,她弓着身子,好不容易被救出去,褚桐不由担忧,她这样的体型尚且吃力,那么简迟淮呢?

    医务人员开始去救简迟淮,男医生探进上半身,看到简迟淮摇了摇头,“估计不行,我的脚被卡住了。”

    那名医生检查了下,果然是,他收回身子,掏出手机拨打119。褚桐看到这一幕,心惊胆颤起来,“他怎么了?”

    “下半身可能被卡住了,施救困难。”

    褚桐听闻,惊出身冷汗,“严重吗?”

    “这个还不知道,得等消防员过来才行。”

    褚桐双手按住座椅探进上半身,她看着简迟淮的样子,担忧不已,“是不是不能动弹?”

    “没事,可能是被变形的车门夹住了,应该没有伤到骨头。”简迟淮心中有数,见褚桐急得小脸发白,似乎要哭出来的样子,他伸手指了指自己腰际,“帮我整理下。”

    褚桐朝他那地儿看去,脸咻地酡红,她爬进去些,替他将底裤和西装裤都往上拉了拉,再将他的皮带扣好。简迟淮不由失笑,“幸好你的手还能动,不然待会医院的人问起来,我们是怎么发生车祸的,是不是还得说车震中,来不及观察路况?”

    “简迟淮,你够了!”褚桐闷声打断他的话,“我看不清你的腿在哪,真的没事吗?”

    “没事。”简迟淮手肘撑在身侧,但是起不来,他也不想被褚桐看到,所幸消防车很快就赶来了,褚桐被带到旁边,看着消防员进去又出来,然后说要切割。

    褚桐听得心跳加速,两个手心都是汗,生怕出差错,他们将她带离车旁,她目光遥遥落向前,此时此刻才看清楚这场车祸有多惨烈。车子整个翻了,车头陷进去大半,地上的碎玻璃狼藉不堪,而她爱的人呢,还被卡在车内无法动弹。

    褚桐欲要上前步,被一名护士拽着,“你还是原地等吧,太危险了。”

    树旁的路灯一贯冷漠地站在那,不少的飞虫在灯光底下胡乱扑腾翅膀,这一幕,像是老式电影般,连同以前发生过的许多场景都被串联在一起,褚桐觉得自己脆弱不堪,鼻子发酸后,眼泪不知不觉掉出来。

    许久后,才听到那边的声音传来,“可以了!”

    简单的三个字,实在是振奋人心,褚桐几乎是飞奔过去的,简迟淮被抬上担架,然后快速推进了120急救车,褚桐也跟了上去。

    男人穿了黑色的西装裤,但身下的担架上铺着白布,褚桐看到白布上有血迹,她手探向简迟淮的腿,摸到一阵湿腻,护士隔开她的手,然后将简迟淮的裤腿往上挽,他的小腿很明显受伤了,流着血。护士开始给他处理伤口,到了医院后,褚桐也被要求进行一系列的检查。所幸她身上没有伤,全部的检查出来,并没有大碍。

    她去找简迟淮,被告知已经推进了病房,褚桐来到病房门口,刚要进去,就看到有人拉开门出来。褚桐抬头看看,那名医生的目光落到她身上,“你是他的家属?”

    “嗯,对。”

    “跟我来趟办公室吧,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褚桐听到这,心里咯噔下,如果简迟淮没事的话,他完全没有必要避开他。褚桐怀着惴惴不安的心跟着医生来到办公室,那名医生示意她入座。

    “医生,是不是他伤到哪里了?”

    “车祸之前,你们在做什么?”

    褚桐哪里想到他会这样问,她面色尴尬地不敢去看医生的脸,“到底怎么了?”

    “我是医生,你不必忌讳,直说吧。”

    褚桐双手绞在一起,“撞车前吧,我们就是挺亲热的。”

    “亲热到什么地步就不用你说了,他肯定有了*,当时身体也起了反应吧?翻车的瞬间,可能……”

    “可能怎样?”褚桐也想赶紧听到结果。但医生欲言又止,真不是他要隐瞒什么,他是找不到怎么去形容啊,“就是可能当时硬着,你明白吗?然后突如其来的外力,导致伤了……”

    “什么?”褚桐被震得说不出话,医生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不过也不一定,具体的,还是让他自己试验过再说吧。”

    “医生,您究竟什么意思?”

    “我说的不够明确吗?”毕竟褚桐是女的,医生摸了摸耳朵,“我说得是检查结果,但毕竟是理论嘛,所以还得看他以后实践的效果,说不定没事。”

    “你是想说,他伤了男根吧?”

    “对对对,就是这意思。”

    褚桐额角轻搐下,她木然抬起视线看向医生,“他自己知道吗?”

    “目前还不知道,对了,你是他的?”

    “前……”褚桐说了个字,然后又改口道,“老婆。”

    “那这件事是隐瞒还是告诉,由你自己来决定吧。”医生拿起桌上的几张检查报告,“别的情况暂时没发现,都是些外伤,也处理好了,观察一个晚上,明早就能出院。”

    “哦,谢谢,”褚桐木然起身,刚转过去,又回头说道,“医生。”

    “你说。”

    话到嘴边,她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问了,这个伤,还需要了解得透彻吗?最根本的地方坏了,褚桐不敢往下想,神情恹恹出了办公室门。

    来到病房门口,她调整好状态,推门进去,简迟淮靠坐在床上,没有大碍,所以精神也不错。见她进来,男人招了招手,“挂完水后,能不能回去?”

    “不能,要留院观察一晚。”

    “不用观察,”简迟淮将手臂枕在脑后,“我已经让司机过来接我。”

    褚桐坐向床沿,简迟淮身上大大小小的擦伤不少,手臂上也有淤青,褚桐视线往下落,然后定格在某处,简迟淮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里,“是不是想继续?”

    褚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她装作若无其事般别开,“突然偃旗息鼓,难受不?”

    “你说哪里?”

    褚桐朝他看眼,“简迟淮,我们都是成年人,用不着装作听不懂我说的话。”

    简迟淮轻笑两声,“当然会难受,你不是男人你不懂,会痛。”

    她心里咯噔下,“痛的严重吗?”

    许久没有夫妻生活,好不容易即将滋润了,却来这么一出,她还问痛的难受么?“当然,痛起来一点都不比我身上的皮外伤轻。”

    褚桐怔怔盯着他看,简迟淮端详着她的神色,那目光里充满了什么?探究、似乎还有难受,以及怜悯?简迟淮轻皱眉头,“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有没有。”褚桐不住摆手,她转过身看向窗外,见简迟淮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褚桐不由又用余光朝他睇望,他还这样年轻,男人三十一枝花,况且并没有到这个年纪。他的魅力配合着他的外表,在女人圈里向来所向披靡,可褚桐实在无法想象,这个意外来得那么突然,简迟淮如何去接受?

    手掌忽然被拉了过去,褚桐下意识想要抽回,但对上简迟淮的视线后,她于心不忍,男人拇指在她手背上摩挲,“知道谁想害你吗?”

    “你说芊客来的老板来头不小,难道是他?”

    “那你知道芊客来的老板是谁吗?”

    褚桐摇了摇头,她只是底层的小人物,哪能接触到那样高端的霸道总裁呢?

    “傅、时、添。”简迟淮一字一顿道。

    褚桐惊讶地张大嘴巴,“害江意唯差点瘫痪的那个?”

    “不然呢?整个西城,你哪里还能找得出第二个傅时添?”

    “他也太狠了吧!”

    简迟淮靠回床头,“这件事不一定是傅时添做的,因为他还不至于会对个小记者动手。但芊客来幕后的老板确实是他,至于动手的人,自然是跟芊客来利益挂钩的,应该是分管的高层,出了这种事,傅时添怪罪下来,就拿你开刀了。”

    “真阴暗。”褚桐不由说道。

    “这个手法,倒是挺熟悉的,之前你被殷少呈的人撞车,然后塞到精神病院去的事还记得么?”

    “当然记得。”即便现在殷少呈一口一个妹妹叫得欢,可褚桐对他的恶行,至今都忘不掉。

    “耍阴耍狠方面,殷少呈哪里是傅时添的对手,一个师傅一个徒弟罢了,对你使过的手段,也是从傅时添那里借鉴过来的。殷少呈之前接受过教训,就是被撞了车后丢进了深山老林,只是抓不住证据说明是傅时添干的,他也只能自认倒霉。”

    褚桐对这个傅时添,没有丝毫的了解,“殷少呈这么厉害的人,都能被傅时添收拾,那这傅时添得有多棘手?”

    “确实棘手。”

    褚桐沉默半晌,简迟淮阴沉着脸,拉过褚桐的手臂,“现在知道惹上什么麻烦了?”

    要是在平时,褚桐肯定要反驳几句,但她看着简迟淮这张俊朗非凡的脸,她却语塞了,是啊,她惹得麻烦,却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可悲的是她还得瞒着他。褚桐黑白分明的大眼瞅着他,简迟淮以为她是害怕了,“行了,有我在。”

    她听了,心中越发酸涩。然后嘴里自然就冒出句,“简迟淮,你想要个孩子吗?”

    男人端详着她的面色,“你想和我生了?”

    “我瞎问问。”褚桐慌忙要换话题,她真是失心疯了,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你要不要喝水?我去给你买。”

    “不喝,”简迟淮拉住她的手,却不肯轻易忽略这个话题,“孩子,我当然想。我妈前几天还在催我,说是老大不小的人了,简家还要靠我传宗接代,她就想着抱孙子。”

    褚桐轻咽下口气,胸腔内一片疼痛,她抬头看着点滴瓶,简迟淮身上已经穿着病号服,他拿起遥控器将电视打开,里头的声音稍稍安抚了褚桐的情绪。她总算可以沉默一会,想想心里的事情。

    挂完水,简迟淮起身去换了司机送来的衣服,见褚桐还坐在床沿,他上前轻拍她肩头,“走。”

    “你这样真的行吗?不说要观察一晚吗?”褚桐望向他的腿,虽然伤得不重,但皮外伤可不少啊。

    “晚点我让赵医生去半岛豪门,由他守着,你总该放心吧。”

    褚桐见状,只好跟着起身,简迟淮走路时步子迈得很小,褚桐跟在他身边,两人走出医院,上了车,褚桐看向旁边的男人,“先送你回去,我怎么着都行。”

    “我饿了。”简迟淮忽然接口。

    前面的司机侧目,“简先生,需不需要去哪吃点东西?”

    褚桐闻言,直接拒绝,“不行,他刚发生了车祸,怎么还能随便跑?医生说过,本来要留院观察一晚的。”

    司机听到这话,这才想起自己是在医院接的人,“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至于吗?”简迟淮觉得褚桐大惊小怪,“皮外伤而已。”

    “简迟淮,你说我们的命得有多大啊?”正常人看到那样的车祸,第一感觉就是里面的人没了,救不过来了,“可惜了你的好车,报废了。”

    “命是够大的,而且几乎没受什么伤。”

    褚桐听闻,却没有丝毫的喜悦,更加笑不出来。回到半岛豪门,简迟淮还有些脾气,朝外面看眼,“我说了我肚子饿,你耳朵聋了?”

    司机这下真是懵了,方才褚桐说那些话的时候,简迟淮明明没有异议的样子啊。他小心翼翼透过内后视镜看向男人,“简先生,您的意思是?”

    “话不要让我重复说几遍,我饿了。”

    司机点点头,“好,我这就……”

    褚桐推开车门,并且走了下去,她弯腰瞅了眼一脸傲娇的简教授,“家里不是有佣人吗?这么晚,非要出去吃?”

    “家里的口味,吃腻了。”简迟淮双手抱在胸前,没有要下去的意思,其实吧,他脸上也挂了彩,颧骨处不知道撞到的哪里,一片淤青。

    “你看看你,都毁容了还不安生?”

    简迟淮摸了摸自己的脸,痛得微微皱眉,“挂彩了,走出去也比外面那些五官健全的人好看。”

    好吧,她算是服了,褚桐朝他招招手,“下来,我给你做,行不行?”

    “你想做什么?”

    “饭啊。”

    简迟淮摇摇头,褚桐直起身,想一走了之,她抬头望向笼罩在夜幕之中的半岛豪门,她在这儿生活了两年。似乎连这儿的草木的气息都习惯了,她神色微黯,然后弯下腰看向里面的男人。“那你想吃什么?”

    “鸡蛋饼。”

    “行,下来吧。”

    司机总算得以解脱,暗暗松口气,简迟淮跟褚桐往里走,佣人知道简迟淮今晚不回来用餐,所以收回好后早早离开了。褚桐走到厨房内,开始找面粉,简迟淮见她的身影在他眼跟前走来走去,整间屋子好像又活了。

    但想到方才经历过的事,简迟淮起身走向门口,“我随口说说而已,不吃了,你今晚也受了不少惊吓,早点休息吧。”

    褚桐手里还抓着面粉,回头看他,“你确定?”

    简迟淮点点头,褚桐放下手里的活,“既然这样,我回去了。”

    男人听到这,又不说话了,一双深邃的眼睛紧紧盯住她不放,褚桐受不了这样的注视,“行了行了,做完我再走,我没事,被吓掉的魂早就收回来了。”

    她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鸡蛋,鸡蛋饼这个东西并不难,她先前做过一次当早餐,没想到简迟淮倒是记住了。

    她在厨房里忙碌,打了鸡蛋之后搅拌,再将面粉往里撒,简迟淮轻阖眼帘,再睁开眼时,她还在。

    褚桐拿出平底锅预热,切好的葱花一起搅匀,然后用汤勺舀了一大勺,慢慢放入平底锅内。葱香味随着嗤的一声在整个厨房间内蔓延。

    简迟淮把它归结为,这是一种属于家的声音。他走上前步,双手分别掐着褚桐的腰际,然后一点点往前挤,手掌搓揉过她不盈一握的腰身,最终在她平坦的小腹前落定,然后双手十指交扣。简迟淮脸埋入褚桐的颈间,酝酿了一把极好的情绪,“我们……将方才做到一半的事,继续完成行不行?”

    褚桐头皮猛地炸开,手里的汤勺一抖,医生先前说过的那些话一个字不漏地往她脑袋里跑,她着急拒绝,“不行,简迟淮,你不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