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45两个在水里,你先拉谁?

45两个在水里,你先拉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鹭掉到水中,依着本能在挥舞双手,脑袋好不容易探出水面,声音充满惊骇叫道,“救命啊,救命!”

    江意唯下了水,除了衣服黏着身体不舒服外,也顶多呛口水罢了,她伸手抹把脸,陈鹭就在她前方不远处,眼看着陈鹭冒出脑袋,她游过去,手按着陈鹭的后颈将她往水里按,“尽兴是吧?来啊,这样玩的爽吗?”

    褚桐站在泳池旁,陈鹭被按得说不出话,加上在水里害怕到不行,只剩下一双手在半空中挥舞,头发往前扑盖在脸上,狼狈的要命。褚桐蹲下身来,“江江,你别太激烈。”

    陈鹭两腿胡乱蹬着,本来就离泳池边不远,她闭紧双目,两手乱抓,冷不丁就抓住了褚桐的裤腿,褚桐拨了下她的手,但陈鹭一下子抓着救命稻草,哪里肯松开,她用力一扯,本来池边就都是水,褚桐脚下猛地打滑,跟着栽了下去。

    这下,周边的男人们笑得更起劲了,只是有人担心,“万一四哥怪罪怎么办?”

    “是啊,陈小姐不熟水性,出了事不好……”

    褚桐离池边最近,她鼻子呛得发酸,单手扶着池壁,手掌胡乱抹了抹脸,陈鹭攀着她,总算能喘口气了,“救命啊,救命——”

    她虽然瘦,但好歹重量不轻,好几次差点将褚桐按泳池底下去,江意唯游过来拉拽,“你松手!”

    “救命,我不想死,拉我上去——啊!”一口水猛地灌入她嘴中,人在濒临绝望之际,力气也大得惊人,陈鹭死死拉着褚桐的领口不撒手,江意唯气得按住她脑袋又往水里按。

    有人正要跳下去,冷不丁肩膀被拍了拍,那人扭头,却看到了简迟淮,对方一惊,心想简迟淮这下真要怒了,他手朝泳池内指,“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将陈小姐给推了下去,我现在就拉她上来。”

    简迟淮盯着泳池内,陈鹭明显处于弱势方,却拉着褚桐不肯放,褚桐眼看要被按到水里去,她忽然拉起陈鹭的手狠狠咬了口,就听到陈鹭撕裂般尖叫开,褚桐和江意唯一人一边按着她肩膀,将她整个人按到了水里。

    “行了,都住手!”简迟淮的朋友面色微变,这样非出事不可,“江意唯,住手!”

    说完,他率先跳了下去,一把擒住陈鹭的领子将她从泳池内拽起,陈鹭不住地咳嗽,几乎是不停歇,褚桐擦着脸,隐约觉得气氛不对,她慢慢别过脑袋,余光看见了黑色的裤腿,目光往上一看,居然看到简迟淮目无表情站在那。

    陈鹭显然也看到了,她吓得失魂落魄,两个肩膀颤抖不已,“四,四哥——”

    这两个女人,刚才真是想要她的命啊。她梨花带泪,眼圈发红,委屈到不行,周围的人生怕简迟淮迁怒,开始指责,“你这女人哪里来的?谁让你动手的?”

    “你知道你碰的人是谁吗?”

    “你知道她身后的四哥是谁吗?”

    江意唯毕竟也算自己人,都给了她面子,那么这个毫无背景,突然冒出来的褚桐,就成了众矢之的。陈鹭听到他们的话,哭得越发伤心,她嘴角轻搐,全身冷得发抖。褚桐一语不发地盯着简迟淮看,那帮人指着她骂,话语越来越难听,简迟淮自始至终盯着泳池内,半晌后,这才开口,“还不上来?下面很舒服是不是?”

    陈鹭鼻尖发酸,“不舒服,好冷,我怕。”

    架着陈鹭的男人忙游过去两步,准备将陈鹭交给简迟淮,陈鹭伸出手,简迟淮也弯下了腰,他长臂一伸,猛地拽住褚桐肩膀处的毛衣。他收回臂膀,褚桐被她拖到池边,双手朝她腋下一握,轻轻松松将她拖出水面。她浑身都是水,江意唯看到这幕,瞬间喜上眉梢,她游到池边,腿在水底下踹了陈鹭一脚,“不会游泳的话,下次要小心些,多危险啊,害得我们要救你。”

    “你——”

    跟陈鹭还在泳池内泡着的男人看不懂了,这是几个意思?他将陈鹭推上岸,江意唯迅速拿了两条大浴巾,其中一条给褚桐披上。简迟淮朝几人看眼,“不怕闹出人命?”

    “四哥,这个陈鹭仗着有你做靠山,把我推下了水。”

    “不是我。”陈鹭一边咳嗽一边反驳,江意唯冷笑下,“你知道褚桐和四哥的关系吗?”

    这话,当然不是说给陈鹭听得,她看到似乎有人想替陈鹭说话,赶忙补了这么一句,果然,对方上前的脚步收了回去,什么情况啊?陈鹭是简迟淮带来的,可刚才两人在水里,简迟淮怎么倒把褚桐捞上来了?

    褚桐擦着头发,陈鹭可怜兮兮站在简迟淮身边,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简迟淮看了眼,拿起条浴巾替她盖上,“走吧,让医生给看看,是不是喝水喝傻了。”

    陈鹭乖乖跟在简迟淮身后,江意唯怕被那些人再纠缠,她视线落到褚桐脸上,“哎呀,你脸色这么差,让你别这么生气,四哥爱你那是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的,快,我送你回去洗个热水澡,待会要生了病,四哥肯定怪罪我。”

    褚桐朝她瞄瞄,江意唯同那些人告别,他们揣摩着这层关系,也就没为难她们俩。

    两人一路走回去,地上全是她们的脚印,回到房间,江意唯冲进洗手间,然后将褚桐也拉了进去,“一起洗,一起洗。”

    褚桐也没什么好害羞的,这样总比她挨冻生病强吧?冲了个热水澡,人瞬时觉得舒服不少,江意唯坐在床沿吹头发,嘴里还在说着,“太爽了,太爽了。”

    “爽什么爽。”褚桐盘膝坐到床上,“差点没呛死。”

    “这话应该是说那个陈鹭好吗?敢阴我,也不掂掂自己几斤几两。”

    褚桐拿了吹风机开始吹头发,“江江,你以后离那些人都远点吧,什么玩意啊,一个个的。”

    “唉,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江意唯摊开四肢,毫无美感地扑向那张大床,“褚桐,今天我还是挺意外的,我敢保证,如果当时你们都有生命危险的话,四哥肯定会第一时间跳下去救你。”

    “那又有什么用呢?他还不是把她带回去了?”

    江意唯单手撑起脑袋,“你是觉得他们俩之间,那层实质关系还是有的?”

    那个应该不至于,毕竟简迟淮身体也不方便,褚桐将吹风机放到床头柜上,“别好奇了,赶紧睡,这都几点了?”说完,她起身去洗手间,打算涂了脸就睡觉。

    陈鹭跟在简迟淮的身后上了楼,来到他门口,男人并没有将房门打开,而是转身看向她,“你不是回房休息了吗?为什么会在楼下?”

    “我跟朋友打了个电话,就想着顺便去走走……”

    “那为什么会去游泳馆?”

    陈鹭不敢撒谎,“我看江意唯进去了,我也就跟着她,当时鬼使神差的,就想看看她半夜不睡觉,去那里做什么。”

    “褚桐为什么会把你推到游泳池内?”

    陈鹭噤声,哪敢再往下说,她盯着自己的脚尖看,全身冻得瑟瑟发抖,连嘴唇都是乌青的,简迟淮拿出门卡后开门进去,陈鹭提起脚步,那扇门却猛地在她跟前撞上了。她吓得收住脚步,并庆幸自己走得慢,不然的话估计会被撞掉鼻子。她喷嚏连连,忙回了自己的房间去洗澡换衣服。

    褚桐抹完脸从浴室出来,看到江意唯拿着话筒,她刚要说给谁打电话呢,就听到江意唯捏着嗓门道,“先生您好,请问需要特殊服务吗?”

    话音未落,她就拿过话筒看了看,褚桐快步上前,“江江,你搞什么!”

    “哎呦,你这样突然出现,吓死我了。”江意唯将话筒放回去,“居然就这么给我挂了。”

    “你可千万别做这种事!”

    “你瞎想什么呢?”江意唯拉过褚桐,让她坐下,“我给简迟淮的房间打。”

    “为什么?”

    “看看那个陈鹭在不在他房里。”

    褚桐拉住江意唯的手,“别添乱,赶紧睡觉。”

    江意唯盯着褚桐的侧脸看,眼里有不甘心,“你们的关系让我都跟着心焦死,我只是试试而已,你也听到了,我那样的嗓音,他是听不出来的。”

    江意唯说完,拿起了话筒,她示意褚桐不要说话,她则压低嗓门道,“待会听听,里头有没有除他以外的说话声。”

    “你真够无聊的。”

    电话嘟了两声,那边就接通了,江意唯坐直身,掐着一把嗓音,“先生您好,请问需要特殊服务吗?”

    褚桐不由屏息凝神,瞪大眼睛朝身旁的女人看,江意唯朝她挤了挤眼睛,并将免提打开,里面的男声很快传出,“什么特殊服务?”

    “我这边有菜单,需要拿给您看看吗?”

    “江意唯,你演戏演上瘾了是不是?”简迟淮毫不客气拆穿。

    江意唯一惊,褚桐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响,简迟淮口气很差,“再敢打电话过来,我就让你滚!”江意唯啪地将电话挂上,“吓死我了,我的声音难道很有破绽?”

    “非常有。”

    “那你不提醒我?”

    褚桐躺回到自己的床上去,“我都跟你说过,让你别添乱了。”

    “好吧,不过他的房间里应该没有女人的声音吧?安静的跟什么似的,你可以放心了。”

    褚桐双手枕在脑后,若有所思,简迟淮的病,她当然不会跟江意唯提及,那是他最*的东西,也是他最需要保留的尊严。

    翌日,天还未放亮的时候,江意唯就已经出去拍戏了。褚桐也起个大早,她收拾好东西走出房间,坐了电梯来到酒店前台,她将电脑和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并把房卡交给前台,“这是2015房的门卡,晚上江意唯会来取。”

    “好的。”

    褚桐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传到耳朵里,她扭过头,看到简迟淮坐在不远处的沙发内,他在咳嗽,褚桐背过身,前台办理好相关手续,然后礼貌地冲她点头,“好了。”

    “谢谢。”

    褚桐拿起东西,这段路要走过去,心里必定是不能平静的,她深吸口气,看到简迟淮抬起腕表看眼时间,他几乎没什么行李,应该是在等司机吧。褚桐往前两步,忽然看到门口有个身影快步而来,陈鹭提着个袋子来到简迟淮跟前,“幸好赶上了,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你今天不是一大早就有戏要拍吗?”简迟淮说着,偏过头,轻咳两声。

    陈鹭将袋子放到桌上,“这是我从剧组拿来的感冒药,你趁着现在赶紧吃两颗,不然等到严重了,压都压不住的。”

    简迟淮目光扫向那个袋子,“你是跑回来的?”

    “嗯,我马上还要回去,四哥,你照顾好自己。”

    褚桐已经迈起了脚步,她不想再往前,可如果突兀地转身离开,就显得她心虚一样。她捏紧手里的电脑包,简迟淮的咳嗽声传到她耳朵里,就像在一声声抨击着她的耳膜。男人拉了下陈鹭的手腕,“坐吧。”

    “四哥,司机什么时候来?”

    “快了。”简迟淮拿过袋子,从里面掏出两盒药,陈鹭凑上前,指着上面用签字笔写好的数字,“我问过剧组里的医务人员,这个药一天三次,每次两颗。”

    男人指腹在药盒的封面上轻画,“知道了。”

    他口气淡薄,但目光却盯着那盒药在发呆,褚桐经过两人跟前,走到了酒店外面。人心最怕的是什么?不怕有人坚硬地对待,就怕以柔克刚,滴水穿石,而多少人的爱情,是建立在感动的基础上?

    陈鹭懂得撒娇、懂得服软,也温柔体贴,简迟淮说是在做戏,但真情假意总是分得清的,如果陈鹭一昧付出的全是真心呢?

    褚桐径自走向停车场,打开车门后坐了进去,包里的手机乍然响起,褚桐心中攀升起莫名的希冀,她手忙脚乱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却是江意唯。

    “喂,江江。”

    “褚桐,你走了吗?”

    “嗯,准备回去。”

    江意唯打来,也没什么事,只是正在换装,抽空问一下褚桐这边的情况。挂了电话,褚桐下意识朝酒店门口看眼,简迟淮和陈鹭应该还在大厅坐着。

    回到家时,都快中午时分了,顾清回也在,李静香穿梭在厨房和餐厅之间,她留了顾清回吃饭,褚桐也走过去帮忙。

    席间,李静香不由看眼褚桐,“昨晚住哪了?”

    “住朋友那里了,采访到很晚才结束,路程又远。”

    李静香听到这,忍不住担忧,“你这工作啊,还不如以前在易搜做娱记呢,成天在外跑,也不知道都接触些什么人。”

    “妈,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你放心吧,”褚桐见褚玥晴埋头吃饭,她不由握紧手里的筷子,“我已经跟主编申请了,在易搜没有完成的那个专题,我要继续做下去。”

    “什么专题?”李静香反问道。

    “妈,你就别担心我了,我有分寸的。”

    李静香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将筷子放到桌上,“你不会还要做那个什么,器官买卖的新闻吧?”

    褚玥晴和顾清回双双抬头看向褚桐,褚桐抿紧嘴角,既然说开了,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妈,姐的事情让我触动挺大的,这里面的利益链牵扯太广,本身我们家就算是受害者,只是比起拥有同等遭遇的,我们又幸运多了。”

    “我不同意,那太危险了。”李静香放下筷子,褚桐见状,不想好好的气氛被破坏掉,“好啦,主编还没有同意呢,再说那个专题需要人力物力,现在的公司不比易搜了,主编还劝我让我跑跑小新闻得了,我也就那么一说啦。”

    顾清回在旁说道,“这种事情,要查不是那么容易的,大部分都和医院的医生有挂钩,比如做一台手术多少钱,也有小医生肯出租手术室,都是长期的合作关系。”

    “顾医生,你怎么会清楚这么多?”

    顾清回轻笑,“你喊我一声顾医生就该明白,即便我只是心理医生,但我的朋友圈子里,绝大多数都是医生,你如果需要资料的话,我可以帮你问问看,但只能是表面的,因为我也不想你接触得太深。”

    褚桐听到这,立马来了兴致,“好,谢谢!”

    吃过饭,褚桐帮李静香收拾,两人窝在厨房内,李静香心不在焉洗着碗,褚桐将剩菜都放到橱柜里,“妈?”

    “桐桐,你说顾医生这人怎么样?”

    “很好啊,年轻有为,关键还长得那么帅。”

    李静香轻挽嘴角,就跟听到别人在夸自己儿子似的,“那你说,他跟你姐姐配一起怎样?”

    褚桐手里动作轻顿,“妈,你想什么呢?”

    “怎么就没可能?你姐那么依赖他,不过也是……高攀不上啊,顾医生条件太好了,多少小姑娘都排着队呢。”

    褚桐走过去帮忙洗碗,“妈,你想太多了。”

    收拾完厨房,褚桐回到客厅,看到顾清回正和褚玥晴说着话,顾清回自然地拉着褚玥晴的手,听到脚步声,男人抬下头,手掌收了回去。褚桐看到这幕,心里是有怪异的,她坐到褚玥晴身旁,“姐,下午想不想去哪玩?”

    “顾医生说陪我去楼下走走,小区内有个小亭子,那边的风景不错。”

    “好。”褚桐伸手拍了拍褚玥晴的手,目光看向对面的顾清回,“顾医生,我姐最近应该是好了不少吧?”

    “是,她现在越来越清醒,很多事也不会搞乱了。”

    褚玥晴微笑,然后看了看身旁的妹妹,“桐桐,我其实很想谈一场属于我自己的恋爱。”

    “姐?”褚桐不由吃惊,“你怎么会突然这样说?”

    褚玥晴莞尔,“说说而已,你不要这么惊讶。”

    “不是,我一点不惊讶,我姐这么好,当然能配得上好男人。”

    顾清回看了眼姐妹二人,褚桐心里的怪异越来越明显,难道姐姐和顾清回……但是妈妈说的话也对,顾医生条件那么好,总不至于看上自己的病人吧?

    陈鹭拍完几场戏,出剧组的那天,据说是简迟淮的车亲自过去接送的,原本工作进度很赶,但导演看着简迟淮的面子,不可能不放人。

    当然这些都不算绯闻,是娱乐部的人真真切切拍了照片回来的。

    陈鹭陪着简迟淮吃完晚饭后,司机把她送回家,眼看着他的车走了,陈鹭这才打车去了朋友那边。

    艾因毁容后,足不出户,最好的朋友也就是陈鹭了。两人坐在房间中没过一会,陈鹭就捂着脸啼哭起来,将那天在影视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艾因。

    “你就任凭她们这样欺负你?”

    “我能怎么办?四哥也不帮我,江意唯我也惹不起啊。”

    艾因坐起身来,“你真是软柿子,你现在才是他身边的人,鹭鹭,我是没办法了,这辈子就这么毁了,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什么事?”

    “我帮你这样出主意,你也拉一把我吧,等我好些以后,我做你的经纪人,行不行?”

    “这个……我得先问问公司。”

    艾因靠回床头,“你这脑子太简单,出去就是被人害的份,你说四哥让你跟在他身边,是有条件的,我那天教你的,你到底使没使上?”

    “使了啊,可他不为所动。”

    “不为所动?”艾因觉得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哪有男人不喜欢女人的?鹭鹭,你跟着他之前,打听清楚了吗?他不会是,某方面有缺陷吧?”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艾因想到这,立马激动起来,“你得赶紧验证下,你的机会来了。”

    “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她的机会,跟他的缺陷有关系吗?

    “如果他真有隐疾的话,这是多掉面子的事啊?简迟淮能接受的了?到时候,你就说你不在乎,你爱的是他这个人,他一准会被你感动……”

    “艾因,你想的太多了,这种事的几率能有多大?”

    “所以才让你试,如果真是那样,你就好好攀着这棵大树,那个小记者,将来就是被你捏死在手掌心里的命!”

    ------题外话------

    亲们,妖妖的正版读者群,今天开放喽~

    群号:159846707

    验证:圣妖+520小说会员号(就是你看书,登陆的会员号)

    进群后联系管理员,将订阅截图给上官落或者茜茜,这样就能在群里玩美美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