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49行不行,你们倒是试啊!

49行不行,你们倒是试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褚桐惊骇万分,下巴都快掉了,她手指在屏幕上不住点,可褚桐两个字还是消不掉。怎么可能,这样的新闻怎么会和她挂钩呢?

    褚桐着急去拨打简迟淮的电话,可那边显示着关机,他肯定比她还要早知道,这样的消息传出去,让简迟淮怎么抬头做人?她已经无心去探究,是哪个人冒名顶替她,还发了这样的新闻,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找到简迟淮才对。

    褚桐刚发动引擎,江意唯的电话就来了,她随手接通,“喂。”

    “褚桐,怎么回事啊?你不可能会报道那种新闻吧?”

    “江江,现在我也解释不清楚了,我也不知道那篇报道究竟是谁发的,你帮我打听下简迟淮在哪,行吗?”

    “好,”江意唯不再多问,“我替你打听着,你去忙你的,这件事我以后再听你解释,挂了。”

    “嗯。”褚桐拿起手机,车子开出去,径自朝着半岛豪门的方向而去。

    陈鹭起得很早,坐在沙发跟前,两眼一瞬不瞬盯着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艾因翻个身,察觉到房间内的异样,她坐了起来,“鹭鹭,做什么呢?”

    “艾因,我们好像把事情闹大了。”

    “闹大?那不更好吗?”艾因舒舒服服伸个懒腰,这是她遭遇泼汤事件后,睡得最舒服的一觉了,“新闻很劲爆吧?”

    “怎么办啊?不管是百度还是各大视频网站,都是这个消息,艾因,我怕了……”陈鹭双手抱住膝盖,她真的后悔,“万一四哥查出来是我们……”

    “你胆子太小了,能成什么事?”艾因打断陈鹭的话,“怎么可能查到我们头上?稿子是用褚桐的名字发出去的,也没通过公司,再说花钱买篇幅的事,也不是我和你出面,你究竟在怕什么?”

    “这毕竟关系到四哥的名誉,再说,还没验证过的事……”

    “省点力气吧,他给过你验证的机会吗?”艾因掀开被子下了床,她走到陈鹭身旁,往她肩膀轻拍两下,“鹭鹭,放开心,没事的,再怎么样,倒霉的都是褚桐,她不是自诩只要她一句话,随时能回四哥身边吗?好啊,那就说明他们之前关系不浅,男人能不能行的事,她肯定也清楚。如果我们猜错了,那好,也没什么损失,毕竟待在四哥身边的人现在是你,如果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个小记者还能全身而退吗?她把四哥的*都曝光出去了。”

    陈鹭小脸凝重,她不知道艾因说得究竟是对还是错,艾因再度拍了拍她肩膀,“鹭鹭,我都是为你好,你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事情已经出了,她还能有什么办法?陈鹭只能自我安慰,早点除去褚桐这个心头大患。

    褚桐的车来到半岛豪门,方才开过来时就看到来接简迟淮的车停在大门外。褚桐下了车,司机也下来,“少奶奶。”

    “简先生人呢?”

    “我也不知道,打电话没人接,我只能在这等。”

    褚桐转身,立马去按门铃,里头的保安看到是她,也没开门,但还是打了招呼,“少奶奶。”

    “简先生呢?”

    “出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褚桐心里一急。

    “大约半个小时之前,他自己开得车。”

    褚桐朝里头望了眼,“他有说去哪吗?”

    “没有,但脸色很不好,我也没敢多问。”

    褚桐捏紧手掌,转过身想要继续去找,却看到一辆车快速过来,褚桐顿住脚步,眼看着蒋龄淑推开车门,“迟淮呢?”

    司机上前回道,“我们也在找简先生。”

    褚桐心绪繁芜,甚至不敢上前,但到了这种时候,逃避是没用的,她鼓起勇气走到蒋龄淑身旁,“妈。”

    蒋龄淑朝她扫了眼,“褚桐,你什么意思?”

    褚桐知道简家人肯定也看到了那篇报道,“妈,新闻不是我写的。”

    “说迟淮的那些话,什么意思?他有没有病,难道你不比别人清楚?”蒋龄淑带着咄咄逼人之势,简迟淮是简家的希望,她当然不能接受那样的事实。

    “妈,您相信我,我不会写那种新闻的。”

    “是吗?”蒋龄淑不再看她一眼,“这可说不定,你之前为了你那个姐姐,都能和迟淮离婚,现在回过头来踩一脚,也不是不可能吧?”

    褚桐无话可说,她焦急地看眼腕表,“妈,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他。”

    “既然你说报道不是你写的,那就是别人蓄意污蔑,迟淮大可不必搭理就是。”

    褚桐听闻,欲言又止,蒋龄淑看了眼,心里猛地咯噔下,“是不是你知道些什么事?迟淮到底怎么了?”

    “妈,他有没有可能会回家?还是会去公司,或者……”

    “褚桐,”蒋龄淑伸手轻抚下额角,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你说,迟淮他是不是真有什么……”

    褚桐嘴角抿成一条直线,然后微微启开,“妈,他受了伤,之前我们在一起出过车祸,医生说可能会有影响。”

    “出车祸?影响?我怎么不知道!”蒋龄淑听到这,说话的嗓音都在颤抖。

    “因为怕你担心,所以才没告诉……”

    “那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褚桐摇了摇头,蒋龄淑气得伸直手臂指向她,“好啊,这么私密的事,既然除了你没人知道,为什么会上新闻?还是以你的名字曝光出来的?”

    “妈,我真的不知道,现在也查不清楚,我们先找到他再说吧。”

    蒋龄淑只觉得头晕目眩,她身子晃了下,旁边的司机忙搀住她,蒋龄淑嘴里不住重复,“怎么会发生车祸,为什么会发生车祸?”

    褚桐心里就跟被人用尖刀在一下下划似的,事情的源头,还不是要怪她吗?蒋龄淑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我儿子还那么年轻,连个孩子都没有呢,现在好了,弄得满城风雨,让别人怎么看他?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受得了?”蒋龄淑倚靠着车门,双目无神,“他不会做傻事吧?”

    司机在不住安慰她,褚桐鼻尖发酸,蒋龄淑亦是眼眶通红,“我最了解迟淮了,这样的打击多要命,他肯定受不了。”

    褚桐轻拭眼角,快步走到车前,她拉开车门说道,“妈您放心,我一定把他带回来。”

    车子穿梭在路上,褚桐却完全没有目标性,因为她并不知道简迟淮会在哪,她去了学校,即便知道这种时候简迟淮不会去,但她还是找了,结果也如她所料,学校的保安说简迟淮根本没来。

    褚桐说了声谢谢,转身要走,那名年轻的保安喊住她,“请问,你是简教授的女朋友吗?”

    褚桐顿了下脚步,然后点点头,“是。”

    “你是因为看了今天的新闻然后在到处找他吧?”

    褚桐不知道说什么了,那名保安欲言又止,“我也不会安慰人,但这种事……也不知道谁曝光出去的,真缺德。”

    褚桐点下头,“我明白你的心意,谢谢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好的,再见。”

    褚桐转身上了车,是啊,在别人眼里,她成了那个缺德的人吧?不知道他们关系的,还会说她蓄意污蔑,而如果是知道的呢?由她嘴里说出来的,肯定信了,他们一方面惊讶于简迟淮的隐疾,一方面,又会将她骂个半死吧?毕竟,她是最亲近他的人,如今转身离开后,却这样狠狠反咬他一口,无疑是将简迟淮往绝路上在逼。

    褚桐的车在路上不住转悠,主编打来电话,质问她为什么会在别的渠道刊登这样的报道,如此劲爆的新闻,为什么不通过公司发出去?

    褚桐没法解释,当即就挂了电话,她脑子里乱作一团,她觉得现在什么都不是重要的,工作不重要了,每天开心或不开心都不重要,她唯一的念头就是找到简迟淮。

    兜了半个多小时后,褚桐将车停稳在路边,她趴在方向盘上,心砰砰在乱跳,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她坐直身,想到了一个地方,那时候也存了爷爷的联系方式,褚桐赶紧打过去。

    是奶奶亲自接的电话,褚桐声音抑制不住紧张,“奶奶,简迟淮在吗?”

    “在呢,一大清早就来了。”

    褚桐心口豁然松了下,“好,我马上过来。”

    爷爷奶奶居住的地方离市区比较远,褚桐的车在林荫大道上飞驰而过,犹如驶进了一个原始森林,周边的景色变得美好,氛围也安详到不行。褚桐现在无心欣赏这些,她来到了两位老人的住处,停好车下去,看到奶奶正在院子里摘花。褚桐快步上前打过招呼,“奶奶,迟淮呢?”

    “在后面钓鱼呢。”奶奶直起身,笑意盈盈,“中午我给你们做鱼吃。”

    褚桐笑不出来,只是勉强勾勒下唇瓣,“那我去找他。”

    “去吧去吧。”

    褚桐提起脚步,看到爷爷坐在不远处的紫藤架下面,旁边放了个老式的收音机,他们不喜欢关注乱七八糟的新闻,更加不爱上网,所以发生在简迟淮身上的事,两位老人肯定还不知情。

    褚桐来到后院,远远地就看到简迟淮坐在河边的身影,她驻足半晌,然后轻轻地往前走,到了男人身侧,褚桐弯腰喊道,“简迟淮?”

    男人竖起修长好看的食指放到唇边,“嘘。”他随即又指了指身边的桶,褚桐看到里头已经有两三条鱼儿在游,旁边还有个凳子,褚桐拿过来后安安静静坐定下来。

    简迟淮一语不发,褚桐这时候才有心情欣赏跟前的美景。湖两旁的树木高大而粗壮,泛黄的叶子点缀在枝头,波光粼粼反射回来的光落到男人精致的面庞上,褚桐看得出神,她双手紧紧扣在一起。简迟淮专注地望向湖面,似乎把鱼钓上来成了他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事。褚桐犹豫片刻,还是打算打破沉默,“简迟淮,你相信我,那篇报道真不是我写的。”

    男人的目光移到鱼竿上,他喉间轻滚,“我相信你。”

    “真的吗?”褚桐有些吃惊,他当真一点怀疑都没有?

    “我曾经跟你有过最亲密的接近,你是怎样的人,我很清楚。”简迟淮两手交握,腕上的手表显示着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这样的开始,谈话进行到这儿,褚桐却反而不知道能说什么了。她指甲掐着自己的手背,“简迟淮,那会是谁发的?还有谁知道你……”

    “谁知道呢,”简迟淮做出无所谓的样子,但他的语气太过沉重,骗不了褚桐,“总之,不是你就好。”

    经他这么一说,褚桐心里越发难受,“简迟淮,你别这样。”他越是这样,她的心就痛得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它不受控制想要从她的胸腔内跳出来,最后就跳到简迟淮的手心里,让他一直捧着才好。

    男人见她眼眶湿润,笑着抬起手指捏了捏她的脸,然后擦去了她眼角的潮湿,“有什么好哭的,多大点事?”

    “事情到了这步,你不必这样,如果你不在乎,就不会躲到这儿来谁都不见,简迟淮,对不起。”

    “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简迟淮侧过身,上半身朝她倾去,“就算你说那篇新闻是你写的,我都不会信,伤害我的事,你做不出来。”

    褚桐抬起眼帘,视线望到他眼中,男人的眼底一如既往深邃,但却很透彻,似乎什么想法心思都展露无遗。他是受伤的,却愿意独自背过身舔舐伤口,这也是褚桐最不愿意看到的,“简迟淮,我们一起想办法好不好?”

    “怎么想办法?”男人反问。

    “我们先弄清楚,究竟是谁发的新闻。”

    简迟淮垂下头,似乎是隐隐笑了声,“褚桐,别傻了,有多少人看新闻的时候,会去关注这个新闻是谁写的?他们只关心主角是谁,在主角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褚桐双手缓缓抬起,然后放到简迟淮的头上,手指在他浓密的黑发间穿过,褚桐弯下腰,将头同他靠在一起,“那你说,我们能怎么办呢?”

    简迟淮许久都没说话,褚桐心痛不已,他不说话,是因为他也没办法了,“方才我去半岛豪门找你,碰到了妈,家里人都知道了。简迟淮,如果没有那场车祸,你就还是好好的,对不起。”

    “这个世上没有如果,你若这样说的话,我也能说,如果没有俪缇生病,如果没有我关你姐姐的那两年,你就不会离开我是不是?”简迟淮拉过褚桐的手,将她的手掌摊开,褚桐咬着唇,对啊,这个世上最最缺的就是如果,如果没有那些事,那她和简迟淮压根就没有认识,并在一起的可能吧?

    褚桐将头蒙进简迟淮的黑发中,阳光照在侧脸上,本该是温暖而舒适的,但他们却都觉得冰寒无比。甩在湖面上的鱼线在动,表现有鱼已经上钩了,但谁都没有去拉一把,简迟淮握紧褚桐的双手,将脸埋进去。

    两人维持着这个姿势许久,他们弓着腰,依偎着彼此,褚桐想要劝,说男子汉大丈夫,这点打击没什么,可她实在说不出口,因为她知道这种话太假、太虚了。

    “简迟淮。”

    男人动也没动,也没回答,她的嘴唇就靠在他耳边,他当然能听见,褚桐手指扫过男人的脸,“为什么总有那么多居心叵测的人?她们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将别人的伤痛置之不理,我真的搞不懂。”

    简迟淮从她掌心内抬起头,目光对上褚桐,眼底藏着的沉痛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他哑着嗓音,即便如此狼狈,都要保持他优雅的个性,“这个问题还不简单吗?因为不爱,所以才能伤害,因为不爱,所以别人的痛,干她们何事?”

    褚桐怔了下,完全沉浸在他这番话语中,简迟淮拉着她的手,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坐着,“褚桐,如今我已经被拉下水了,你以后不该再见我。你只要一口咬死,说新闻的事跟你无关,那种报道,只要花点钱,随随便便都能写个别人的名字,久而久之,他们会把你忘了的。”

    “那你呢?”

    “事已至此,想再多的都没用,交给时间吧,有些事无法接受但还是发生了,时间久了,都会淡化。”

    褚桐握紧他的手,“简迟淮,你那么能想法子,这次的事,你也给自己想个办法吧。”

    简迟淮拉起握着的那只手,放到唇边亲了亲,“顺其自然吧。”

    褚桐眼圈泛红,男人坐直身,松开她的手,宽松的卡其色毛衣领口若隐若现露出那一对好看的锁骨,简迟淮没像她那样流眼泪,但他的眼里面满满都是说不出的哀伤。那种阴郁,是从骨子里面渗透出来的,褚桐看了,心里更加紧揪着。简迟淮手肘支撑着膝盖,“褚桐,如果我们当初有个孩子的话,今天的那些流言蜚语就完全伤害不到我。她们的抨击,反而是因为我身边太过干净,这个理由,你说是不是很好笑?”

    褚桐抬了下头,看到简迟淮拎着桶站起身,“走吧,让奶奶去做鱼。”

    褚桐跟着他起身,两人回到屋内,奶奶在厨房里忙碌,爷爷则在阳台上一个人摆弄棋盘。看到小两口进来,爷爷兴奋地朝他们招手,“快点,过来陪我下棋。”

    简迟淮陪伴老人很有耐心,他走过去,盘膝坐在榻榻米上,褚桐则心不在焉地站在旁边。

    爷爷这人吧,别的都好,就是……

    褚桐眼看着爷爷将棋子拿回去,“不对不对,我老了,脑子跟不上,不比你年轻人啊,我可不是悔棋啊,我刚才眼睛花了下,放错地方了。”

    简迟淮嘴角轻挽,“那你准备下在哪?”

    爷爷思量着,伸出去的手都在颤抖,一副认真的模样,简迟淮看着,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爷爷,输了也没关系,你要喜欢下棋,我以后天天陪你,让你赢回来。”

    “你也就会骗骗我这老人,你那么忙,哪里来的时间?”

    “从现在开始,我每天都有空。”简迟淮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扫下一排暗影,爷爷放好棋子看他,“我还没问你呢,大清早跑过来干什么?”

    “陪你还不好?”简迟淮拿起棋子,继续往下走。

    “好好,我就喜欢有人陪着。”爷爷走了两步,又在思考,他下棋特别慢,怪不得奶奶总说跟他下没意思,因为奶奶自诩反应力要比他快得多。

    褚桐坐到简迟淮的身边,没过多久,奶奶接了个电话走出来,“迟淮,刚才你妈打电话来了。”

    褚桐不由一阵心慌,简迟淮抬着手,棋子还夹在指尖,“她在到处找我吧?”

    “你这孩子,你妈都快急疯了。”

    “让她知道我在这也好,省得瞎担心。”

    爷爷抬头看看两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奶奶也着急,“你妈说的,是真的?”

    简迟淮沉默不语,爷爷朝奶奶看眼,“说啊,到底出什么事了?”

    奶奶走过去,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褚桐顿时觉得自己在这留不住,她慢慢站起身,就靠在简迟淮的身旁,对面的二老分别看了看这对小两口,“这么大的事,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简迟淮望着跟前的棋盘,“没什么好解决的。”

    奶奶叹口气,“多看看医生啊,这样可不行,迟淮,我们简家可是全靠你的。”

    “确定了吗?”爷爷问道。就算他们再开明,可这不是小事,放在谁家里都受不了。

    简迟淮抿着嘴角,是他自己的事,但让他怎么开口?他好歹是个成年人,还被揪着这样问,肯定难受,褚桐忙插了句话,也算是安慰简迟淮吧,“没确定呢,医生说要看那个……那个实践,毕竟是他自己的身体,检查报告也不是一定准确。”

    “那你们倒是试啊,”爷爷不淡定了,指着两人,“多简单的事,弄到你们手里这么复杂,一试还能用,那流言什么的不就不攻自破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