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60凶猛的女扑男

60凶猛的女扑男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清回顾着将烧烤炉架起来,简迟淮看了眼,径自走向旁边的垫子,找了处干净的坐下来,褚桐帮顾清回将佐料和烤串取出,她忙到一半,走过去蹲到简迟淮身边,“你好意思坐着?”

    “没我做的事。”男人回答的理所当然。

    “帮忙生火啊,或者做做别的。”

    简迟淮抬着脸。“你只跟我说,让我来玩,我才来的,再说这种东西我也不喜欢。”

    褚桐手指朝他指了指,哑口无言,转身又回到顾清回那边去。她将鱿鱼串从袋子里一串串拿出来,“顾医生,不,姐夫,你真没看出我姐姐有哪不对劲吗?”

    顾清回专注着手里的东西,“你姐无意中找到了一本以前的日记本,又翻到了段吏弘这个名字,所以这两日情绪低落,也算是正常。”

    “段吏弘这三字,真是阴魂不散啊。”褚桐恨恨咬着牙,她放掉手里东西,走到河边,“姐,跟我们一起去烧烤吧?”

    “不了,我想坐会。”

    褚桐挨到她身旁,“我听姐夫说了,你别再为段吏弘这个人渣难受,他不值得。”

    褚玥晴摇着头,情绪低落,她双手圈住膝盖,然后将脸贴上去,“我只是忽然觉得,过下去很没意思。”

    褚桐吃了一大惊,“姐,你别这样说,你还有顾医生呢,你们还有太多的美好。”

    “是吗?”褚玥晴呐呐反问,她叹口气,眼眶微红,“我原来曾经那样浓烈、忘乎所以地爱过一个人,受到那样地伤害,是我咎由自取。可我怎么还能配得上清回呢?我少了一个肾,身体也不好,还会时不时的脑子不清醒,桐桐,我跟他在一起,肯定会拖累他吧?”

    “姐,你胡说什么啊?”褚桐听着,真有些着急了,她用手捏着褚玥晴的肩膀,想让她听自己说,“你和顾医生是真心相爱,迈出了第一步,后面的路都会平坦的,当初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你肯定什么都想到了。既然如此,一个段吏弘的名字算什么呢?那都是过去式了,就当这个男人从来没在你生命中出现过吧。”

    褚玥晴闻言,勉强勾勒下嘴角。“嗯,你说得对,我没事,你去帮忙吧。”

    “我陪你。”

    简迟淮肯定是不肯做事的,褚桐不放心褚玥晴,要陪着她,全程只能仰仗顾清回了。所幸他是这方面的好手,生火、翻烤,毫不费力气,几人围在垫子周边坐下来,简迟淮望向那堆烤得黑乎乎的食物,他喉间轻滚,不知从哪下手。

    褚桐拿起个烤好的面包放到他手里,“还是吃这个吧。”

    顾清回将一串烤翅递向褚玥晴,“你喜欢吃的,来。”

    “谢谢。”褚玥晴接过手,顾清回又替她倒了杯饮料,“知道你不能吃辣,我弄得新奥尔良味,好吃吗?”

    “好吃。”

    顾清回对褚玥晴照顾有加,看她手脏了,忙抽出湿巾给她,褚桐将这一幕幕都看在眼里,顾清回是真心对姐姐好,她看得出来。

    食物不够,顾清回起身说去添一些,褚桐起来帮忙,褚玥晴擦干净双手,“我去趟洗手间,回来帮忙。”

    “好。”

    褚桐和顾清回站在烤架跟前,简迟淮抬起视线,看到两人有说有笑,他拧紧眉头,心里总是不舒服。

    褚玥晴从洗手间回来,远远站在树丛前,看着顾清回和褚桐忙碌的样子,她抬起手掌放到面上,阳光透过指缝穿进来,将她的脸上打了层明暗不一的影子。她觉得每个人都是开心的,每个人的生活都那样美好,顾清回这样的条件,他完全可以更好,可是她和他相爱,她配不上他。她曾经那样拼尽全力爱过段吏弘,她的心不干净了,身心既然都不能完整地给他,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褚玥晴抬下腿,脚底不由打滑,她看向旁边的湖面,波光粼粼泛出来的光打在她面上,一层层荡漾着,像是有无数的手伸出水面,拉着她拽着她,她活着,仿佛就是罪孽,只有死了才能一了百了。

    她犹如傀儡般坐向湖边,又心有不舍,回头朝那个方向看了眼。褚桐正和顾清回说着什么,顾清回难得笑得那样开心,褚玥晴也跟着他笑,是啊,他就该找个跟褚桐那样的女孩……

    自己是怎么跳下去的,她完全没有感觉,冰冷的湖水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她全身冷得僵硬掉,身子不知不觉往下沉。

    “救命啊,有人落水啦,救命啊——”

    褚玥晴听到这阵声音,双手忽然开始扑腾起来,一口口带着异味的水往她喉咙里灌,她呛得肺部生疼,她喊不出一个字来,只觉得死亡原来离自己这样近,一步跨出来,就能触摸到死神冰冷的手指。

    褚桐和顾清回也听到呼救声,褚桐刚抬头,就看到顾清回扔掉手里的东西往远处冲,褚桐心里猛地咯噔下,“姐夫,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顾清回脚步加快,“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简迟淮站起身,一群人都朝着河边跑,顾清回看到褚玥晴已经挣扎着来到湖中央,他二话不说一个纵身跳入水中,“玥晴!”

    褚桐总算是看清楚了,她心跳加速,跑到河边就想往下跳,却不料手臂被猛地攥回去,简迟淮将她往后推了把,“别添乱!”

    褚桐急得双眼通红,眼泪刷刷往下掉,“那是我姐姐,我要救她!”

    简迟淮一边脱着外套,脸色冰冷严肃,口气带着尖锐的斥责,“你想下去送死是不是?给我好好待在这,别让别人分心救你。”

    “老公……”她追上前喊了句,“救我姐姐上来。”

    简迟淮朝她深深看眼,“好。”褚桐站直身,眼看着简迟淮跃入水中,褚玥晴已经无力挣扎,人忽然安静下来,沉入了水中,褚桐嘶哑尖叫,“姐!”

    顾清回拼尽全力游过去,废了好大的劲托起褚玥晴,“玥晴,你别怕!”他想将她拖回岸边,可是她的人却动弹不得,简迟淮游到两人身侧,一手拽住褚玥晴手臂,两人合力都没能拖动。简迟淮抹了把脸,“估计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他水性好,未作犹豫一头扎了下去,褚桐眼看着他的人消失了,心里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简迟淮探到水中,顺着褚玥晴的腿往下摸,原来是脚踝卡在了枯树叉内。简迟淮用力将她的腿拉出来,顾清回总算能用上劲,等简迟淮跃出水面后,两人一道将褚玥晴带回河边。

    顾清回先上岸,褚桐帮着将褚玥晴拉上去,顾清回着急地将褚玥晴放到地上,手掌在她侧脸轻拍,“玥晴,玥晴?答应我一声。”

    褚玥晴意识有些模糊,顾清回双手交叠后按在她胸前,“玥晴,你别吓我,你醒醒!”

    褚桐瘫坐在一旁,简迟淮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她怔怔盯着褚玥晴的脸看,顾清回一声声呼喊,褚桐从没见过他像此刻这般方寸大乱,“你别有事,玥晴!”

    褚玥晴剧烈地咳嗽起来,顾清回见状,忙将她搀扶起来,他让褚玥晴靠在自己胸口,褚玥晴捂着嘴不住咳,顾清回用手掌替她拍着后背,没过多久,她总算缓过气,睁开眼看着跟前的几人。

    褚桐泪流满面,颤抖着嘴角问道,“姐,你这是怎么了?”

    旁边站着不少围观的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简迟淮将丢在一旁的外套拿过来,替褚玥晴披上,褚玥晴冷得瑟瑟发抖。顾清回抱起她朝着停在路边的车走去,他们什么都没顾上,简迟淮开了车,带着褚桐紧随其后。

    一行人回到褚家,李静香和褚吉鹏都去水果店忙了,褚桐先带褚玥晴去洗个澡,换好衣服打开门,就看到顾清回站在门口,衣服倒也换了,简迟淮方才在车上的时候,就令人准备了两套衣服让他们赶紧送过来。

    顾清回眼神难掩焦急,从褚桐手里将褚玥晴接了过去,简迟淮从另一边的洗手间出来,看到褚桐这幅样子,不由皱眉,“身上都湿了,赶紧去冲个澡。”

    褚桐也没心思,只拿了身干爽的衣服换上,她走向褚玥晴的房间,在门口就听到了姐姐的呜咽声。褚桐推门进去,看到顾清回坐在床沿,怀里抱着褚玥晴,褚桐心里一阵揪过一阵,她提起沉重的脚步上前,随后便听到顾清回问出了她想要问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做?”

    褚玥晴歇斯底里哭着,不作答,褚桐心像被最锋利的刀口边缘狠狠划过,她走到床前,“姐,你那天跟我说的话都忘了吗?你说你要好好过日子,要珍惜自己的幸福,可今天为什么……”

    顾清回手掌紧握住褚玥晴肩头,半晌后,才听到她抽泣出声,“我……有些东西我不想有失去的那天,我受不了。”

    “失去什么?”顾清回垂下眼帘,潭底充满不舍和疼惜,“我们好不容易有今天,你还会失去什么?”

    “你,我怕失去你。”

    “你胡思乱想什么?”顾清回抱紧怀里的女人,双手使劲圈紧,“我一直在这,永远不会离开你。”

    “清回,越跟你相处的时间久,我就越来越自卑,我怕你现在对我的感情浓烈而纯真,可是以后的事谁能保证呢?我怕我陷进去就拔不出来了。”

    “不需要你拔出来,我不会离开你的,你也不需要抽身。”

    “真的吗?”褚玥晴握住顾清回的手臂,“你保证,永远都不会不要我?”

    “我保证!”顾清回的口气坚定无比,褚桐抬头盯着他看,男人眸光深邃,平日里也是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可此刻的眼神却很清澈,要对褚玥晴好的想法完完全全都展露出来了。

    褚玥晴听到这,怎能不动容,“清回,对不起。”

    褚桐鼻尖酸涩不止,心到这会还在剧烈地跳动,她闭了闭眼睛,今天受到的惊吓令她精疲力尽,褚玥晴看了看跟前的妹妹,“桐桐,对不起。”

    褚桐摇下头。“姐,你以后千万别再这样了。”

    “我当时,只是心里特别特别难受而已,现在回想起来,我也很后怕,我怎么会有那个勇气跳下去的?”褚玥晴握住了顾清回的手,简迟淮就站在门口,并没有跨进去一步,只是不远不近地看着。

    顾清回摸了摸她的额头,“我去给你煮碗姜糖水,去去寒。”

    褚桐起身,替褚玥晴掖好被子,顾清回走出了房间,褚玥晴目光小心翼翼看向褚桐,“桐桐,别怪我,我当时脑子不清醒……”

    “我没怪你,只是害怕,你摸摸我的手,现在还是冰冷的。”

    褚玥晴握住褚桐的手掌,“我没想到自己还是这么不堪一击。”

    “姐,你看他对你多好?当时奋不顾身跳到水里救你,如果你出事的话,姐夫肯定……”

    “我看到了,”褚玥晴脸上一片释然,但紧跟着又凝重起来,“我和他一样的,如果他哪天出事的话,我也活不下去了。”

    褚桐心里咯噔下,“姐,干嘛好好的要这样说?”

    “我就是觉得,我的幸福得来不易,他不嫌弃我,那我以后势必要对他好一辈子。”

    “对,”褚桐握紧她的手,“开开心心,幸福一辈子。”

    顾清回煮好姜糖水后进来,看着褚玥晴喝下去,又陪她说话直到她睡着以后,男人这才走出房间,他将房门轻轻带上,“要不,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陪她就好。”

    褚桐不放心,“姐夫,我姐真的没事吗?今天的事,我到现在还没缓过神。”

    “有我在这,你放心吧,我原本以为她的病已经彻底好了,看来还需要时间。”

    简迟淮坐在沙发内,见褚桐一脸焦急的样子,“我们先回去吧。”他上前搂住褚桐肩膀,“在这方面,顾医生是专业,你姐姐现在肯定很敏感,越少人接触她越好。”

    “对,”顾清回也表示同意,“有事的话,我会随时给你们打电话。”

    褚桐虽然不放心,但还是点了头。两人离开褚家,简迟淮的副驾驶座上湿漉漉一片,褚桐只好坐在后面。男人发动车子准备离开,目光朝她轻睇眼,“你姐,前两天不还好好的吗?”

    “是。”褚桐也想不通,她将脸紧贴着车窗玻璃,“太意外了,我心完全静不下来,好害怕。”

    “若说配不上顾清回,也不是今天才配不上的,她要觉得高攀,当初顾清回有这意向的时候,直接拒绝就好。”

    褚桐头疼不已,“我听姐夫说,是因为姐姐无意中发现本日记本,看到上面有她和段吏弘的过往。”

    “那你呢,你信么?”

    褚桐睁开眼帘盯向简迟淮的侧脸,“什么意思?”

    “你姐姐连摘掉一个肾,被关两年的事实都已经接受了,况且,你和顾清回还带着她去找过段吏弘,为什么她的肾被摘,为什么会疯疯癫癫?前因后果她全部知道后,她说她想要幸福,让你不必再纠结于亏欠她的问题上,可是今天,却因为一段过往,她跳河自杀?”简迟淮双手圈紧方向盘,眼里布满犹疑,“褚桐,你能打得开这个结吗?”

    “或许,我姐姐当时脑子一时又乱了吧,毕竟她的病还没有完全好,受到刺激过后,做出这样的事情也能解释的通。”

    简迟淮视线别向窗外,阳光正好,他落下车窗,可冷冽的空气却肆意窜进车内,他将手肘支出车窗外,就像这天气一样,有时候,有些事,远远不像表面呈现出来的那样简单。

    褚家。

    顾清回站在洗手间内,褚玥晴换下来的湿衣服丢在浴盆里。他弯腰捡起来,冲了水之后倒入洗衣液。阳台上有洗衣机,他不是不知道,顾清回早脱离了贫困的日子,也多少年没自己洗过衣服了。他蹲在地上,一下下搓揉着褚玥晴的毛衣、裤子,甚至内衣裤。他心绪繁芜,手里的劲道越来越大。

    洗完一大盆衣服,顾清回将它们脱干后晾晒在阳台上。走进褚玥晴的房间,她还在睡觉。顾清回坐向床沿,上半身顺着床头往后靠,褚玥晴迷蒙睁眼,“清回。”

    她双手圈住他的腰,顾清回顺势将她抱在怀里,“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有,就呛了几口水而已。”

    顾清回轻拍她后背,“睡吧,再睡会,我陪你。”

    “你不走。”

    “我不走。”

    “嗯。”褚玥晴闭起双眼,昨晚本来就没睡好,经过刚才那场惊吓,她觉得困倦无比,一下就沉入梦乡。

    顾清回盯着怀里的这张脸,在他跟前,她再多的胆怯都会消失殆尽,他犹如她的保护神,伟岸且充满安全感。男人手指摩挲过褚玥晴的脸颊,这个女孩,前几年过得太坎坷,他想要给她最好的生活,他的感情也是一片贫瘠,自小没有受到过关爱。顾清回不在乎褚玥晴之前的那些事,他只想给她的后半辈子一份美满。可是……

    事情总会超乎预料,男人手指绘过褚玥晴的眉角,他眼里装满复杂的情愫,他想要一份简单的爱情,一份质朴的生活。可生活呢,往往比想象的更要残酷。

    顾清回在她前额轻吻,眼里的缱绻化为复杂,他叹口气,只是将她更用力地搂紧。

    接下来的几日,褚桐几乎天天往家里走动,顾清回也在,褚玥晴的情绪已然好转,对那天在公园发生的事也只字未提。

    她去过眷眷家里,女孩确定是被摘掉了左肾,而爸爸妈妈都不敢告诉她,只说她生病了,所以身上才会痛,吃了药以后,身体就会好的。

    而那天失踪的全过程,其实很简单,眷眷原本是跟家人一起在超市的,无奈人太多,小孩子对新奇玩意又充满好奇,她说是一个阿姨用玩具将她带出了超市,然后坐到一辆车上。

    眷眷爸爸还是那句话,他请求褚桐一定不能将这条消息公布出去,褚桐点头答应,这一笔,被她封存在电脑的档案中,同时也记在了卖肾集团的头上。

    她开始重新暗访医院,毕竟那是最大的供体渠道之一。

    忙碌完一天,褚桐回到半岛豪门,车子驶入车库内,她经过庭院习惯性抬头,居然看到简迟淮站在二楼。褚桐不由轻挽嘴角,“喂,站那做什么?装深沉耍酷吗?”

    “等你回来。”简迟淮双手撑开落在栏杆上,居高临下的目光充满笑意,“你抬起手。”

    “做什么?”褚桐满脸不解。

    “把你的手表露出来,看看几点了?”

    褚桐将双手藏在背后,“难得嘛。”

    “又混去医院了是不是?满身味道,洗干净了再回房。”

    “你不下来吃饭了?”

    简迟淮侧过身,“替你准备了烛光晚餐,在阳台吃。”

    “真的?”褚桐眼睛一亮,“我都快饿死了。”

    “洗干净,换身衣服再上来。”

    褚桐知道这个男人毛病多,还有洁癖,她进入客厅后,直接上楼,来到主卧,远远看到简迟淮站在阳台上,她快步过去,男人转过身,上下打量她,“我说的话,你倒是一句不听了是不是?”

    褚桐抬起手臂,左右闻了闻,“没有味道啊,一点没有。”

    简迟淮眉头一拧,伸手指向褚桐身后,“向后转,洗澡!”

    “我饿嘛。”褚桐揉着肚子,目光转向一旁的茶几,看到上面摆满了丰盛的食物,她垂涎欲滴,简迟淮看她这样子,很是嫌弃,“不洗干净,就不准吃。”

    褚桐饿得不行,见撒娇不行,她上前步,伸出两手扑向简迟淮,“你闻闻,我身上有没有味道?”

    简迟淮避开,褚桐又要扑过去,男人忍俊不禁,“你这是做什么?”

    “我就不洗,就不洗,我喷过香水啦。”话音方落,她趁着简迟淮不注意,猛地往前一扑,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两个腿往前一夹,像是无尾熊般吊在了简迟淮的身上。“还让不让我吃饭了?”

    男人就势托住她,“想吃饭可以,但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