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12二次偷吻

12二次偷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傅时添轻轻笑了声,“你也算女人?”

    褚桐原本是心平气和的,一听到这句话,两个眼睛圆睁,“你太伤人自尊了吧?”

    “你既然怀孕了,为什么还这样跑来跑去的?你老公都不管你?”

    “我只是跑一些无关紧要的新闻罢了。”

    傅时添站在那,长长的身影堵住外面那些欲要争相闯进来的阳光,他嘴角勾起抹凉薄的弧度,“你的意思就是,我这草莓园的新闻无关紧要,既然这样,把照片留下来。”

    褚桐将相机放进包内,“我就不打扰傅先生了,再见。”

    “你确定不把裤子换了?穿成这样回去,你明天还出得来吗?”傅时添看到褚桐走出去的身影顿住,她低头瞅着自己这幅狼狈的模样,不止是裤子,就连手上都是泥。她犹豫片刻,“能让我洗个手吗?”

    “可以。”傅时添径自往外走,褚桐跟他出去,两人来到一座木屋跟前,傅时添开门进去,里面只有简单的一些摆设,还有个洗手间,应该是平时休息的地方。褚桐张望眼,然后小心翼翼进去,她将水龙头打开,傅时添走到门口,手里拿了套工作服样式的衣服给她看,“要换吗?”

    褚桐瞅了眼,“这么丑,穿回去还不如我身上这脏裤子呢。”

    “但至少没人会知道你摔过跤吧?”

    褚桐朝他看了看,然后伸手将裤子接过去,傅时添替她带上门,她在洗手间内转了圈,确定没有乱七八糟的监控或者窗户之后,这才换下了身上的脏裤子。

    打开门出去,看到傅时添坐在原木的桌前,桌上放了两杯泡好的茶,褚桐将裤子装在包里,“谢谢你,我走了。”

    “陪我坐会吧?待会我也回城,我们可以一起。”

    “不用了,我得赶紧回去。”

    傅时添端起紫砂的茶杯,杯沿压着唇口,一双桃花眼轻挑后落到她的面上,“只是喝杯茶而已,你是来跑新闻的,没什么好招待,就算是渴了坐一会,总行吧?”

    褚桐想着傅时添这人其实还算可以,再说对她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企图,她何必这样防狼似的防备他呢?况且她跑新闻的,今后说不定还有事要找到他,褚桐想到这,提起脚步过去坐到了傅时添跟前。

    男人修长好看的两根手指捻起桌上的茶杯,然后放到褚桐跟前,“你怀孕几个月了?”

    “一百多天了。”

    傅时添没有多余的话,他身后就是个窗子,整座屋内还能闻到原木的清香,窗户用两根木棍支着,褚桐喝了口茶,余光看到有抹身影飞快过去,她手指捏紧杯口,职业习惯令她头皮发麻,“什么人!”

    傅时添微顿,顺着她的目光望去,褚桐将茶杯重重放到桌上,“不会是刚才就有人来偷拍吧?”

    男人轻拧眉头,“难道你怀疑我?”

    “这儿是你的地方。”褚桐来不及跟他多说什么,她推开椅子起身,做记者做久了,有些事她也触碰过,方才她又在这把裤子换了,不着急都不行啊。褚桐转身追出去,傅时添大步跟上,两人走出门口,男人见她要下楼梯,他伸手扣住她的手腕,“你一个孕妇,怎么追?”

    “追不上也得追。”

    傅时添垂下视线,目光轻轻滑过女人白皙的脸蛋,她此时的面色因愤怒而微微涨红,他手上有了些许小动作,掌心微微松开,然后滑过她的腕间,精准地扣住她的手掌,同她交握。褚桐的手指纤细,他的大掌一把就能包裹住它,她尽管瘦,可手背上的肌肤却柔滑细腻,傅时添有种被刺了下的感觉,原本是沉稳的一道呼吸,竟有了些微的急促。

    褚桐着急要追,也完全忽略了被他握着手的事,只是很快,她就看到好几个身影跑出去,没过一会,就将一个人押了过来。

    傅时添难掩潭底的不舍,但还是在褚桐察觉之前,松开了她的手,“你看,不是替你逮到了吗?”

    褚桐走下台阶,来到那人跟前,看到他挂在脖子里的相机,“你也是记者吧?”

    旁边的人将他松开,那人站直身,却看也没看褚桐一眼,傅时添双手抱在胸前,遥望而来,褚桐见男记者的视线一直落在傅时添身上,心想他是冲着他而来的,只要别牵扯到她就行。万一来个傅时添在这私会谁谁谁,再乱写她换裤子什么的报道,她还不被简迟淮劈了啊?

    “你拍的照片呢?”

    那记者朝褚桐看了眼,“是不是我不交出来,我就走不了?”

    “我也是做记者的,你说呢?”

    傅时添斜倚向旁边的柱子,身影衬得修长挺拔,一股天然而成的气魄摄在眉宇之间,“你若不给,就把相机留在这,我替你解决。”

    男记者抿着唇瓣,一番思想斗争后,将相机取下交到褚桐手里。她接过后逐一翻看,有她和傅时添一起喝茶的照片,幸好之前在洗手间内的画面没有。褚桐忍不住好奇心往下翻,就看到一张张全是傅时添的照片,大多数时候是孤身一人,她看眼日期,还有半年前的,只是奇怪,这样一个男人身边,却从未有过亲热的女伴出现过。

    这样看来,这人难道还想搞个傅时添专题片不成?看来跟踪他也不是一两天了。

    褚桐拿着相机,转身朝男人看眼,“都是你的个人照,也没什么禁忌的,你看怎么弄?要把相机还给他吗?”

    “我的照片?”傅时添显然没料到,他正起身,面色微冷,目光凛凛落向那名记者,“你偷拍我做什么?”

    “傅先生,我们之前见过面。”记者揉着肩膀,傅时添的手下人下手可真重,差点把他的肩膀给卸了,“我是王崇。”

    傅时添眼神没有丝毫的变化,“我不认识你。”

    “三年前,那场连环车祸,你肯定不会忘记……”

    傅时添胸腔内猛地传来阵钝痛,脑门更像是被人狠狠用针扎着,他伸手制止王崇说下去,“那件事早就过去了,你跟踪我做什么?”

    “我知道你一直在查引起车祸的那辆车,我也是,傅先生……”

    “你也是?”傅时添冷笑下,语气里仿佛藏了一把刀,起先只是不露声色的,到了这会已然亮出锋锐的刀芒,“谁让你查的?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查的?”

    男人被这般咄咄逼人的口气压得说不出话来,褚桐站在旁边,手里还拿着对方的相机,她好像无意中触碰到了傅时添的命门。

    傅时添顺着台阶走了下来,从褚桐手里接过相机,她抬头看了眼傅时添的侧脸,他俊美无暇,只是阴气逼人,这个阴,指的自然是阴森的意思。傅时添看完照片,然后面无表情抬起头,“你想做什么?”

    记者嘴巴闭得死死的,傅时添一抬手,相机砰地砸向旁边的大石块,瞬间便报废掉,褚桐也吓了跳,那名记者更是愣的说不出话来。

    傅时添朝他睇眼,“你只是个小记者而已,充其量也就混口饭吃,在我身上你挖不到有价值的新闻,我劝你还是另起一条线吧。”

    褚桐看那名叫王崇的小伙子,也很年轻,顶多二十五六岁吧,可他又提起了三年前的车祸,真够执着的啊,跟一个新闻还能跟三年不成?比她还牛叉。

    傅时添转身要往里走,褚桐的包还留在屋内,便跟着他一道回了屋。

    她转身看到王崇蹲下身,抱起那个相机擦了擦,然后垂头丧气地离开。“你把人家吃饭的家伙都砸了。”

    “你们记者都是这样的?不顾别人的*,你要觉得我不对,刚才追出去做什么?轮到自己被偷拍,就受不了了。”他这一通话,将褚桐噎了好一会,她走到桌前,拿起放在上面的包。傅时添坐了下来,茶水都已经凉却,他忽然抬起头,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在褚桐脸上,打量、端详,眉眼之处更加不肯放过,褚桐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你,你看什么?”

    “你家里还有什么姐妹吗?”

    “有,还有个姐姐。”

    傅时添凉薄的唇线抿了下,“结婚了?”

    褚桐听到这,不由眯起眼帘,然后便猛然顿悟,“是不是三年前的车祸……然后,我长得跟她很像?”

    “你说呢?”

    褚桐不由坐了下来,喝口凉茶冷静冷静,想到男人方才的问话,她忙开口道,“我姐姐有爱人,她比我大多了,你别打她主意。”

    傅时添笑开,食指朝褚桐虚空点了点,“你以为我想找个替身?”

    “我不是你,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

    “她就是她,没了……便是没了,哪怕长得一模一样,都只是另一个人而已。只是我有时看到你,会想到些熟悉的场景,但那也属正常吧?”

    褚桐点了下头,“是,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什么风花雪月的你站在我跟前,而我却不知道你爱我,最遥远的距离,不就是死别吗?人没了,见一面都是奢望。”

    傅时添单手撑着侧脸,“是吧?我也觉得。”

    说完这句,他便不再说话了,褚桐觉得这样的气氛很是压抑,再说两人也不熟,她也不好突兀地去安慰他。她原本是要走的,可这么安静的环境下,傅时添兴许还沉浸在回忆中,她猝然打断,更是不好。放在桌上的小木盒内,不知道点了什么香,并没有芳香馥郁,只是有淡淡的木头清香。褚桐撑着下巴,外面的阳光温暖和煦,鼻翼间的味道闻着越发舒服,她手臂微微发软,上半身趴向桌子的时候,傅时添适时伸出手,扶了把她的脑袋,然后让她轻轻枕在桌上。

    这香,是傅时添经常点的,他有时候会失眠睡不着觉,便寻了这香来,有安神的作用。

    他起身,将敞开的窗户关上,又走过去将门也关了起来。房间内这股香的味道更浓了。傅时添坐回原位,褚桐睡得很沉,男人凑近些细看,她两道秀气的眉头舒展开,鼻梁很挺,侧脸枕着手臂,所以小嘴微微嘟起。男人搭着长腿,目光从不遮拦,肆无忌惮地打量之后,他神色不明地别开眼。

    傅时添从未对一件事,这么有耐心过,可他最清楚从一头猛虎嘴里抢肉吃,意味着什么。他必须将风险降到最低,而且不能打草惊蛇,要不然的话,他就功亏一篑了。

    他拿过那个木盒,将里面的香掐熄,男人高大的身影站起来,影子几乎完全将褚桐给覆盖住。她身材纤瘦,窝在椅子内,看着真不像个即将要做母亲的人。傅时添双手分别撑在椅把上,然后慢慢弯下了腰,一张俏丽的容颜逐渐清晰,浓密且自然的眼睫毛,白皙如剥了壳的鸡蛋,还有那张微微嘟起的嘴。傅时添头一次,这样毫无顾忌地盯着她看,近到连她的眉毛都能一根根数出来。

    呼吸萦绕在两人之间,傅时添的唇即将贴上褚桐,他有些紧张,他从来不怕事,却唯独在这刻,害怕褚桐忽然醒来。唇瓣几乎就要碰到,男人却轻顿了下,他坚毅的下巴往上,尔后将唇落到褚桐的鼻梁上。她应该是感觉到了,皱皱眉,脸动了动,傅时添起身,坐回原位,胸腔内的一颗心却在砰砰乱跳,这种感觉,他许久不曾有过。

    没过一会,褚桐感觉到有人在推她,她睡眼惺忪地望向四周,睡得有些迷糊,傅时添还坐在原位,“怎么还能睡着,你走不走?我要回公司了。”

    “噢,走走走。”褚桐坐直身,“你这儿的味道真好闻。”

    “那还用你说?”傅时添率先起身,“我怕再不叫醒你,你又要说我图谋不轨。”

    褚桐拿起包跟在他身后,两人来到停车场,傅时添径自走向自己的座驾,打开车门之际,他冲褚桐询问道,“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也开了车。”

    “好吧。”傅时添绝不多说废话,坐进车后发动了引擎,扬长而去。

    回去的路上,褚桐去了趟商场,穿成这样回去,简迟淮肯定怀疑。换上新买的裤子,她又在商场内转了圈,这才回半岛豪门。

    她比简迟淮早到家,男人回来时,褚桐正坐在沙发内看电视,简迟淮将车钥匙丢向茶几,目光扫过她的两条腿,“这裤子哪来的?”

    褚桐咬着口香蕉,心想这眼神太毒辣了吧,“刚买的啊。”

    “早上穿得那条不是挺好吗?”

    “噢,下午逛商场去了,看到喜欢,就买了。”褚桐埋头继续对付手里的水果。

    “才买的,那就是没洗,你就这样直接穿身上了?”

    这简教授事情就是多,褚桐伸直两腿,“又不是内衣,没关系的啦,反正我穿都穿了。”

    似乎也只能这样,男人坐到她旁边,褚桐想起了一些事,扭头看向他,“听说了吗?陈鹭去岛国了。”

    简迟淮漫不经心,从她水果盘中拿了个草莓,“没听说。”

    “一个女人,去拍那种‘爱情动作片’不好吧?”

    简迟淮仍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有什么不好的?既能享受,又能拿钱。”

    “你说她得罪谁了呢?”

    简迟淮朝她看了眼,是不是真的一孕傻三年,还问陈鹭得罪了谁,当然是得罪她了!简迟淮敛起眼中的笑,“不知道,可能是哪个导演,或者投资方?”

    “也有可能,也不知道是怎么得罪了。”

    “你是不是对别人,太好奇了些?”

    褚桐笑眯眯地接过话,“职业病嘛。”

    简迟淮取过遥控器,将电视关掉,褚桐轻轻将腿搁向他,“明天周末,陪我回家吧。”

    “好。”简迟淮答应下来,看了看她腿上的裤子,完美主义者的毛病又来了,“腿上绣个猴子,你真当你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吗?”

    褚桐差点被一口草莓给噎住,“这是名牌,名牌!”

    简迟淮用手掌贴住那只猴子,“下次买衣服的时候,我要不在,你还是叫江意唯陪你吧。”

    “江江很忙啊,还有……为什么叫她?”

    “她品味比你好。”

    “……”

    第二天,褚家的厨房内飘出炖肉的香味,简迟淮坐在沙发内和褚吉鹏说着话,没过多久,李静香就端着一盘盘美味的菜肴出来,褚桐回房喊姐姐吃饭,一家人坐定在桌前。

    每逢简迟淮过来,褚吉鹏都喜欢喝两杯,褚玥晴放下筷子,“我有件事要跟你们说。”

    “什么事啊,姐?”

    褚玥晴将头发别在耳后,双手交扣,“我找到工作了。”

    “是吗?”李静香和褚吉鹏对望眼,眼里却是有藏不住的担忧,他们情愿女儿在家休养个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她这样的状态出去工作,行不行。

    “姐,是做什么的啊?”褚桐开口问道。

    “文员,从最简单的做起。”

    “公司名称呢?”

    褚玥晴轻笑下,“文海。”

    “噢,”褚桐对这种,倒真是不了解,只是下意识这么一问。简迟淮端着酒杯的手指在杯沿轻敲下,“文海,挺不错的。”

    “你知道啊?”褚桐凑向自家老公。“公司待遇不错吧?正规吗?”

    “傅时添旗下的。”简迟淮言简意赅道。

    褚桐唇瓣处的笑意明显僵住,简迟淮将这一幕清晰捕捉在眼中,这算什么表情?就算担心,也是没有理由的,她和傅时添又没什么过节。

    褚桐扭过头看向褚玥晴,“姐,你还是来易搜吧,我们也需要文员,你要肯过来,一样能做得很好。”

    褚玥晴听到这,眉宇间稍有不悦,眉头也微微蹙了起来,“我不是说了吗?我想自食其力,不想靠任何人。”

    “但我和简迟淮不是外人,我是你亲妹妹啊。”

    褚玥晴耐着性子解释,“文海不是挺好的吗?我在网上查过,大公司呢,他们能招我进去,也实在出乎我的预料,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放弃呢。”

    “晴晴啊,”李静香也在旁边劝,毕竟褚玥晴如果进了易搜的话,她肯定是放心的,“你就听桐桐的吧,你妹妹也在里面,你们互相也能有照应。”

    “姐,”褚桐着急开口,“就是他们轻易招了你,我们才要小心呢,越是大公司,招聘方面的条件就越是苛刻。”

    褚玥晴感觉到心中被刺了下,“桐桐,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如今这幅样子,连自己找个工作都不行吗?”

    褚桐也希望是自己多心了,文海招个小文员而已,傅时添肯定不知情。但他那日问她家里是否还有姐妹的这件事,她又觉得印象太过深刻,“姐,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你这么久没接触社会,我承认,是我太过小心翼翼。但小心总是没错的,况且,我们自己就有资源,不是还有易搜吗?”

    傅时添对已故之人念念不忘,虽然对她褚桐是没什么企图,但她也得防着姐姐这块,即便在别人眼里是多么不可能的事,但小心为上,总是好的吧?

    褚玥晴双手放到腿上,“褚桐,在易搜,我和你的身份不一样,易搜是你的,我不想寄人篱下。”

    褚桐怔了怔,还是第一次听到褚玥晴这样说话,简迟淮目光扫了眼自己的女人,见她小脸微垮,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也真是难为她。简迟淮接过口,“你姐姐要去,就让她去吧。”

    碰壁也好,磨练也罢,路不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他老婆还怀着孕,他平日里都不舍得让她操一点点心,哪能这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