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40调戏,刹不住车

40调戏,刹不住车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傅家。

    傅时添坐在沙发内,客厅内的灯光全部关闭,只有电视机隐隐透出几许光亮,冰蓝混合着浅黄的调色,在男人脸上打出一道道令人心惊的阴鸷。

    他双手抱在胸前,徐蕴的哭声不绝于耳,像是真受到了那样的委屈,一出好戏啊,颁奖典礼现场直播后结束,这个新闻就出来了。

    不会抢了颁奖礼的风光,甚至,还将它推上另一层高波。

    傅时添指尖点了根烟,黑暗中,那零星的火光变得极为显眼,他的手机已经被打爆了,关机丢在茶几上,傅家的人便使劲打家里的座机,后来,他干脆连电话线也拔了。

    没过多久,别墅外传来汽车喇叭声,络绎不绝,带着愤怒和叫嚣。

    保安事先得到了傅时添的吩咐,所以并不给外面的人开门,任凭他们怎么按喇叭,里头的人都是无动于衷。

    二楼。

    宋唯掀开被子起身,她来到窗口,看到铁门外排了好几辆车子,她被关在这,信息相对闭塞,所以并不知道今晚发生了什么事。

    她睡眼惺忪,轻轻打了个哈欠,傅家的事同她无关,但她透过别墅门外的灯光,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宋唯猛地往前探去,双眼紧紧闭起,然后睁开,没错,那人就是傅时添的堂弟,就算他化成灰,她都能将他认出来。

    傅老爷子也来了,傅时添的叔叔婶婶也出动了,这个大新闻对于傅家来说,绝对是致命的丑闻,虽然那个徐蕴不知道是从哪冒出来的,但她所说的一些细节,只有他们傅家和宋唯知道。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宋唯说出去的。

    今天,他们不见到宋唯,不见到傅时添不罢休。

    老爷子也下了车,用拐杖敲着铁门,宋唯往后退了步,她走到门口,外面的男人伸手拦她。宋唯烦躁地出声道,“我又出不去,我下楼也不行吗?”

    “傅先生吩咐过,除了用餐,您不得离开房间。”

    宋唯轻咬了咬牙,转身回到窗边。

    铁门外,傅家人誓死不肯离开,没过多久,宋唯看到保安进了门,再出去时,径自走到铁门前,将门打开了。

    她再度回到门口,捂着肚子,做出一脸的难受样子,“我今天晚上就没吃东西,现在饿得厉害,我要下去吃饭。”

    那男人朝她看看,宋唯依靠向门框,“你不会以为我是想逃走吧?我就算再长两条腿,都跑不过你,更何况这是傅家,出门就是人,我没那么笨。”

    男人脚步动了动,“好,你去吧。”

    宋唯跨出房门,眼见那男人似乎要跟着,她眉头轻拧,“吃个饭而已,你还怕我跑?”

    “这是傅先生吩咐的。”

    “那你们饿死我吧,烦死了。”宋唯说完,快步朝着楼梯口而去。

    在走廊上的时候,她就听到了下面传来的动静。那声音,她并不陌生,恼羞成怒中夹杂着满满的恨意,甚至都不称呼堂哥,直接连名带姓,“傅时添,你做的好事,我杀了你!”

    这会的客厅内,开了灯,亮如白昼,傅时添起身将烟掐熄在烟灰缸内。他抬起一双桃花眼狠狠睨了眼男人,“就凭你?想杀我?过去这么些年太安逸了是不是?哪次有事,不是我替你兜着?你他妈现在倒想对我动刀子了!”

    傅老爷子率先坐到了沙发内,阴着一张老脸,“把你爸妈喊过来。”

    “不需要,”傅时添回道,“我安排他们出去玩两天,有什么话,跟我说。”

    傅时添的婶婶不由指责出声,“那个新闻,你也看了吧?既然宋唯找到了,她人呢?”

    站在楼梯口的宋唯一惊,怎么又和她扯上关系了?

    傅时添坐在原位,一派沉稳,甚至都不屑去看看这家人,“这件事,坏在简迟淮身上,和宋唯没关系。”

    “没关系?如果不是她亲口说出来的,别人会知道得这么详细吗?”

    面对男人的指责,傅时添冷笑出声,“别人知道的详情,都是事实,如今纸包不住火了,你倒是急了。”

    “时添,”叔叔忍下一口气,慢慢坐到傅时添对面,“这件事,你有办法解决的是吧?现在我们一家这样挺好的,抱养来的孩子,我和你婶婶也都喜欢。媳妇也不计较,可为什么偏偏要整出这些事来呢?”

    “这就要问他了,”傅时添抬起的视线,犹如一把尖厉的刀刃,一刀戳向站在旁边的年轻男人,“他如果早些能想通多好,可他偏偏要来碰我的底线,把我的孩子换给简迟淮,你的有种……原来体现在这个地方。”

    男人面色刷地惨白,被人这样侮辱,怎么能受得了。“把宋唯交出来。”

    躲在楼梯口的宋唯一惊,伸手掐着旁边的栏杆。

    “你要她做什么?”

    “她把我害成这样,我不能这样轻易放过她!”

    宋唯站立着的两条腿在颤抖,听听,遇人不淑,这就是后果、报应。

    傅时添嗤笑,“你也只能这样了。”

    “你什么意思!”男人沉不住气,捏紧了双拳。

    “住口!”老爷子猛地用手里的拐杖狠狠敲打下地面,他瞪了眼老五,强忍着一口气后,这才看向傅时添,“老三,这件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不止是你叔叔家,就连我们整个傅家都会被牵累进去。你弟弟的事也就算了,关键,还涉及到借精生子,这……这……”

    宋唯慢慢坐了下来,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通过听到的对话来分析,应该是那桩秘密暴露出去了。

    傅时添坐在那,沉稳如泰山,并没有被这突发情况打的溃不成军,老爷子连夜赶来,为的还不是这张老脸吗?“老三,你别不说话,你从小主意就多。”

    “爷爷、叔叔、婶婶,既然新闻都出来了,你们再急也没用。这不过就是个小明星的片面之词罢了。就算说出了事实真相,可外头的人,看得也就是个新鲜,谁敢上我们傅家来求证?难道还能抱着孩子去医院做鉴定不成?”

    “但是人言可畏,这么大的丑闻,以后出门,我还要不要抬头了?”叔叔叹口气,无计可施。

    “宋唯跟老五的事,早就过去了,就算翻旧账,也没多少人记得。毕竟两人没睡一起过,没领过证,除了我们这些人,谁还会承认宋唯呢?如今,事已至此了,我的女儿我肯定会要回来,有宋唯在,把握只会更大。要想不让更大的丑闻披露出去,从前,以及今后,宋唯都是我的女人,跟老五一点关系都没有,懂么?”

    叔叔和婶婶对望了眼,“你把话说明白点。”

    “从来就不存在借精生子这一说法,孩子是我和宋唯的,我们两情相悦。”

    客厅内,顿时没了声响,坐在台阶上的宋唯,却感觉到自己的双肩瑟瑟发抖,说得真好,两情相悦!

    这一家人,从来没问过她的感受和想法,他们只顾自保,因为她无权无势,就连最基本的话语权都被剥夺了。

    叔叔细想了下,点头,“也只能这样了,但怕堵不住外面人的口啊。”

    “这个容易,那个小明星,她要想红,我不介意让她更红,简迟淮想把水搅浑,那好,我就让这潭水浑浊到外人一个都看不清楚,到时候真真假假的,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过去了。”

    “过去?”站在旁边的男人却不肯善罢甘休,“你摆明了偏袒宋唯,你是不是跟她睡出感情来了?”

    “你——”对面的傅老爷子恨铁不成钢,差点被他当场气死,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纠结这种问题。

    傅时添也是个厉害的主,就算是口头的亏,他都从来不肯吃,“睡?不还是你送给我睡的吗?”

    “我揍死你!”

    叔叔忙起身,朝着儿子肩膀处狠狠推了下,“还嫌不够乱是不是?”

    此时,坐在楼梯上的宋唯站了起来,她慢慢下楼,最先看到她的是傅时添的婶婶,女人抬起手朝她指了指,傅时添眉头微蹙,转过身一看,果然见到了宋唯。

    原先张牙舞爪的年轻男人,如今,却俨然成为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宋唯走到他跟前,“你要见我?想说什么?”

    男人面色发白,垂着头,宋唯冷笑下,“别装出一副愧疚的样子来,我逃出傅家后到今天,我们也不是没见过面,你对我穷追猛打的恨不得杀了我,请问,我跟你有深仇大恨吗?”

    傅时添的婶婶原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自己的儿子被傅时添嘲讽谩骂,也就算了,她宋唯算什么东西?

    “宋唯,你一开始就异想天开,你想想,我们傅家怎么会让你这样的女人进门?”

    “是啊,”宋唯接口,“我自己的眼睛也是瞎了。”

    傅时添朝她看眼,“回楼上去!”

    傅老爷子坐在旁边,一语不发。

    年轻男人朝宋唯看了看,“别说你瞎了眼,我也一样,你以为你有多好?你要是个看中名节的女人,怎么会在这儿出现,你告诉我,你晚上住在哪?跟谁一起睡啊?”

    宋唯的双眼顿时被恨和愤怒蒙住了,她遇上了这个渣男,之前所受的苦就当做自作自受还不行吗?怎么到了今时今日,却还是摆脱不了这梦魇。

    她双手猛地朝前一推,男人没想到她敢动手,脚步一个没站稳,人趔趄着朝后面倒去,而他所站地方的后面,正好有个一人多高的装饰花瓶。

    男人应声倒地时,尖叫了一声,宋唯看到他躺在碎裂的花瓶堆上,上上下下被扎出不少的伤口,鲜血淋漓。

    傅时添的叔叔和婶婶大惊失色,婶婶犹如要昏厥一般,捂着嘴,喊着儿子的名字。

    宋唯知道,这下,这家人更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而她站在这,居然一点点都不害怕,她双眼紧盯着地上正在翻滚的男人,当时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会不会死?

    她倒不是有多担心他,而是想着他要死了,自己还得赔命,太不值得了。

    傅时添豁然从沙发上起来,迈着那双大长腿逼近宋唯,她抬起视线朝他看眼,男人的气势凶悍逼人,她竟是被硬生生吓退了一步。

    她闯了这么大的祸,又当着傅家人的面,她想,傅时添会不会当场掐死她?或者,拿起地上的碎片割了她的喉咙?或者……

    傅时添到了她的跟前,宋唯装着镇定的模样抬头,如小鹿一般的双眼清澈干净,只是潭底藏不住的害怕。

    “上去!”傅时添陡然一声怒喝。

    宋唯吓得回过神,然后转身快步朝着二楼的方向跑。

    傅时添的婶婶指着楼梯口,“你站着,站住——”

    傅时添转过身,“婶婶,赶紧送医院吧,看有没有割到动脉或者危险的地儿,流这么多血,耽误不起。”

    叔叔婶婶手忙脚乱起来,傅时添喊了保安进来,帮忙将人送到车上。半晌后,客厅内只留下爷孙两人。

    傅老爷子朝着二楼的方向看去,傅时添不露声色道,“我留着她还有用,爷爷,我让人送你回去。”

    老爷子仍旧一语不发,绷着脸起身往外走。

    褚桐和简迟淮离开颁奖礼的现场后,并未立即回家。

    简迟淮说要吃东西,褚桐翻着菜单出神,“我刚才在那边垫了下肚子,现在不是很饿。”

    “我们有多久没一起出来吃晚饭了?”

    褚桐合起菜单,“你点吧,我就算是撑死,也要陪你在这吃一顿。”

    男人轻笑,“这本该是件浪漫的事。”

    褚桐放在餐桌上的手机一直在响,她拿到手里看了眼,是江意唯打来的。她接通后放到耳边,跟江意唯说自己现在在外面,改天再约。

    再抬起头时,落入眼中的身影,变得模糊不清。褚桐将手机放回桌上,餐厅内的灯光尽数熄灭,就剩下桌上点起的两盏烛火,褚桐微笑展颜,“怎么,真的在这搞浪漫啊?”

    简迟淮拉过她的手,很快,服务员推了推车过来,将冰镇的红酒取出,开封后缓缓注入杯中。

    透过朦胧的烛光,男人的脸、男人的五官越加呈现出一种神秘的色彩,既好看,又令人迷醉。褚桐另一只手撑着下巴,“简迟淮,你长得真好。”

    “是不是百看不厌。”

    “是啊,百看不厌呢。”褚桐说完这话,自己都笑了出来。

    男人拉住她的手,将她朝自己拉近些。

    “有了女儿过后,我是不是冷落你了?”

    褚桐嘴角勾着,“你也意识到了啊。”

    “以后不会了,每周我都会安排单独的时间给我们,褚桐,以前的我们那样好,那种感觉不能丢了,是不是?”

    褚桐甜蜜点头,“是。”

    简迟淮凑了过去,两人隔着张桌子,褚桐不由瞪大双眼,“不要,这儿有人。”

    “除了服务员,没有别人。”

    褚桐左右张望下,不管了,她闭起双眼,上半身往前倾,直到越过半张桌子后,这才亲吻到男人的唇瓣。

    席间,简迟淮喝了不少的酒,两人离开餐厅时,都快凌晨了。

    褚桐抬起手腕看眼时间,“不知道两个宝贝怎么样,有没有闹。”

    “有月嫂陪着,没事的,”简迟淮手臂拥住身侧的褚桐,“再说,如果真要不行,电话早就打过来了。”

    “那倒也是。”

    回到车上,褚桐双手落在方向盘上,深吸口气,“没开过这么好的车,我有点害怕。”

    “刚才不也是你开的吗?”

    “是啊,所以一小段路,开得我出了一身的汗。”

    简迟淮将副驾驶座的座椅调低,上半身往后躺,舒适极了,他抬起视线落到褚桐脸上,“开吧,如果这车到家时已经遍体鳞伤,我也不会怪你。”

    褚桐发动引擎,“这可是你说的。”

    车子缓缓启动,褚桐目光专注落向前方,简迟淮单手枕在脑后,修长的双腿交叠,一派闲适和悠然。

    褚桐开了会,渐渐来了感觉,顿时觉得自己霸气十足,“这感觉,跟我的采访车到底不一样啊。”

    “要不明天开始,这车送你,给你当采访车。”

    “你别逗我了,开着这辆车去跑民生,人家一看,还会跟我讲实话吗?”

    简迟淮伸出两根手指,将领带微松开些,他俊目轻阖,颈间的扣子解开后,锁骨若隐若现出来,褚桐收起视线,“你别诱惑人啊。”

    “你不好好开车,往哪看呢?”

    褚桐不服气,“我这一扭头就看到你这样了。”

    男人轻笑出声,嗓音醇厚,在这特殊的空间内,呈现出一种性感的沙哑,他忽然将目光落向褚桐,“我想做了。”

    褚桐方向盘猛地一晃,“你,你胡说八道什么你!”

    “这儿就我们两个人,没有别人听见,你慌什么。”

    “你别不正经啊,我在开车呢。”

    “这要是在家里,是在床上,恐怕你说的话,要比我这句不正经多了。”

    褚桐稳了稳心神,“简迟淮,我可是在开车。”

    男人抬起视线,朝外面看了眼,“这条路,可真是冷清。”

    褚桐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是啊,大晚上的,谁还在外面溜达啊。”

    “停车吧。”

    褚桐继续往前开,一边还同他说着话,“还没到家呢。”

    “我们试试。”

    褚桐脑子里飞快地转速,她眸子圆睁,“简迟淮,你真是!你真的喝多了是不是?”

    简迟淮单手抚额,“我酒量很好,也没说胡话。”

    褚桐轻点下油门,“我得赶紧把你送回家去,省得你在外丢人现眼。”

    男人笑出声来,声音从胸腔内一点点往外透,褚桐看也不看他一眼,“你笑什么?”

    简迟淮单手抬起,落到车窗上,“没什么,好好开车吧。”

    路面上,很是冷清,偶尔才有车辆经过,褚桐不由放松下来,她穿了件单薄的打底衫,白色的蕾丝,不穿外套时,看着很透。

    简迟淮一眼望过去,正好看到被她手臂半遮半掩住的高耸。他喉间轻滚,下肚的红酒这会烈性十足,他觉得自己的喉咙在烧起来。

    褚桐专心致志,冷不丁,感觉到一只手落到自己的腰间,她扭头看了眼,看到简迟淮的大掌已经掀开衣摆往里面钻。她忙拍了下他的手,“路上都有监控!”

    “我没有明目张胆,不会被拍的。”

    “简迟淮,我在开车,你是不是想被抓进去,重新学习一下交通法啊?”

    简迟淮的大掌触摸到她柔嫩细滑的皮肤,并且得寸进尺往上爬。褚桐痒的不行,手臂一甩,再将他的手拉出去,等到再回头时,她吓得面色刷白,“完了!”

    她赶紧转动方向盘,但已经来不及了,前方的车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褚桐倒吸口冷气,两辆车激烈相撞的时候,褚桐踩住刹车的脚一直没敢松开。

    对方的那辆车一直被顶到了路牙石上,简迟淮第一时间松开安全带,“你没事吧?”

    褚桐拍着胸口,直摇头。

    简迟淮推开车门下去,褚桐也跟着来到那辆车旁,她依稀看到一个女人抱着手臂蜷缩在驾驶座内,褚桐吓得去拉她的车门,“你没事吧?”

    女人抬头朝她看看,褚桐觉得有些面熟,再一想,居然是那天在咖啡店遇上的那个庞小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