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54惊人的默契

54惊人的默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迟淮坐了会,起身进去,蒋龄淑饭吃到一半,胃口还是挺好的,她抬头朝他看看,“这些盆栽,是不是褚桐送来的?”

    简俪缇不懂这些,也没那么心细。

    简迟淮嘴角轻挽下,“是,她说这空气不好,怕你委屈,不习惯。”

    蒋龄淑的面色一松,嘴角笑开,“褚桐想得还是挺周到的,比你可上心多了。”

    男人轻笑下,坐向床沿,若有所思盯着床头柜上的果篮。如果,这些东西真是庞苏送来的,她既然能知道蒋龄淑住院,以及具体的病房,那么,估计她的病,她也是有所了解了。然而她一句话没说,更没有开口问他或者褚桐,想来是料准了这是他的痛处,不想提,也算是进退有度了。

    吃过中饭,简迟淮坐到床边,蒋龄淑不发病的时候,和正常人一样,精神也好,她靠坐在床头,“你公司的事情还有一大堆呢,回去吧。”

    “公司能有多少事?华经理会替我处理好的。”

    蒋龄淑看到床头柜上的报纸,“你爸走前放下的,知道我喜欢读报。”

    她拿到手里,简迟淮想到医生说过的话,说蒋龄淑在不久的将来,有可能会失明,他起身从她手里将报纸接过去,“我念给你听。”

    “这孩子,我又不是不识字。”

    “我想念给你听。”

    蒋龄淑没有坚持,靠着床头,听儿子念新闻,在他看来,那些民生新闻都很枯燥,他平时也很少会看,但这次不一样,他真希望如果可以的话,他念一整天的新闻,可以换取蒋龄淑多一天的生存时间。那样的话,让他余下的生命里天天念,他都甘之如饴。

    午后,阳光温暖舒适,照拂在男人穿着白衬衣的肩头,将那种白色衬出了最佳的纯,他念的新闻,蒋龄淑倒是没听进去,看着这样的儿子,她心里有万分的骄傲和感慨,她就是觉得,她的儿子是世上最最出色的男人,如神一般。

    简迟淮不经意抬头,目光放柔,“妈,你笑什么?”

    “看着你啊,好看。”

    简迟淮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些话,我从别人那里都听得耳朵起茧了。”

    蒋龄淑微笑,简迟淮拿起报纸继续读给她听。

    傅家。

    简宝宝烧退了之后,恢复了些精神,只不过还是焉焉的。傅时添走到沙发前,对褚桐说道,“在这吃饭吧。”

    “不了,”褚桐还挂念家里的玥玥,以及医院里的事,“我马上就走。”

    “你看看她这样子,待会见不到你,又得哭闹。”

    “不然呢?”褚桐抬起头,面无表情盯着他,“你难道同意我把她抱回去吗?”

    傅时添不说话了,褚桐搂紧怀里的简宝宝,陪她玩了会,简宝宝乖顺地贴在她身前,一声不吭,不哭不闹,褚桐看得越发心疼,越发放不下。

    傅时添看了会,再度开口,“你要真想走,把她抱上楼吧,把她哄睡着以后。”

    褚桐抬头朝他瞪了眼,傅时添明白过来,面露些许无辜,“我没说一定要让你在床上把她哄睡着。”

    “你别说话,站远一些,她看见你害怕。”

    “你胡说什么?”

    褚桐手掌朝简宝宝的脑袋轻揉,换了手将她抱在怀里,“你面恶心恶,谁看了都会害怕,更别说是小孩子。”

    傅时添闻言,转过身去,人是他自己请来的,他能怎样?

    过了约莫半小时后,简宝宝在她手中沉沉睡去,褚桐将她小心翼翼放到沙发上,冲走过来的傅时添吩咐,“待会可能还会烧,再喂次药吧。”

    “怎么喂?”

    “一次两次我可以帮忙,以后呢?”褚桐朝他看去,“你一方面将她要回去,另一方面又让我在她生病的时候过来,你是想让我跟你再次争吗?”

    “不过问你一句话而已,你的反应,需要这样过激吗?”

    褚桐站起身来,语气生硬说道,“你永远不会理解,当自己的孩子被人生生夺走,那种痛,比用一把刀子在身上把肉一片片削掉还要厉害。我从来不觉得简宝宝是抱错的,她就是我的亲生女儿,你抢了我的女儿,傅时添,我和你有不共戴天的仇。”

    男人面色肃冷,“你可别忘记,孩子是简迟淮抱来的。”

    “他能不抱过来吗?傅时添,偷换别人孩子这件事,就是你一辈子必须背上的污名,你好好承受这后果吧。”褚桐拿起旁边的包,抬起脚步欲要走,“对了,你自私习惯了,但请你也想想别人。这个孩子,你只是奉献了你的精子而已,是谁怀胎十月把她生下的?在你这,我没看到宋唯,也不知道她去哪了,但你这样,对她很不公平。”

    褚桐怕再把简宝宝吵醒了,所以没有多说,抛下这些话便离开了。

    她匆忙回了趟家,所幸玥玥也很乖,跟着月嫂只要有好玩的就行。褚桐在家吃过中饭,然后又马不停蹄赶往医院。

    推开病房门进去,满室的清幽香气,褚桐一眼就看到摆在窗台上的盆栽。

    蒋龄淑抬头,竖起食指放到唇边,“嘘。”

    她示意褚桐不要有太大的动静,褚桐视线看过去,见简迟淮趴在床沿,看样子是睡着了。

    褚桐压低嗓音喊了声,“妈。”

    “我不过就是住几天院而已,你怎么也来了。”

    “我恰好路过,来看看你。”

    蒋龄淑笑得欣慰,“我知道你们孝顺,你看,这些盆栽都是你精挑细选的吧,我很喜欢。”

    褚桐不着痕迹看了眼,想到简迟淮早上的那个电话,她嘴角轻勾下,想要笑,却笑不出来。蒋龄淑径自又说道,“迟淮说你怕这儿的空气不好,你还真是细心,我就不喜欢这个味道。”

    褚桐面上有些快绷不住了,她只能轻笑,“您喜欢就好。”

    蒋龄淑朝病床前的儿子看看,“你去替我问问医生,我可不可以今天就出院,你看迟淮和他爸本来就忙,还要来医院……”

    “妈,别的事再大,都没有您的健康重要,您就听医生的吧。”

    “你问问……”

    蒋龄淑感觉到腿边有了动静,她忙收住话语,简迟淮抬下头,看到褚桐时,开口道,“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褚桐绕过病床,来到简迟淮身侧,她将手自然地落向男人肩头,简迟淮轻拍了拍。

    稍后,简天承也来了,让简迟淮先回去,他也没再坚持,就和褚桐一起回去了。

    夫妻俩各自开着车,回到家,简迟淮抱起玥玥亲了又亲,这几日都没时间好好陪着她,他坐进沙发内,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问褚桐,“也不知道简宝宝在那怎么样了。”

    褚桐拿着包的手,觉得一重,见简迟淮继续和玥玥开始玩了,她到嘴边的话也就没说出来,硬生生吞咽了回去。

    吃过晚饭,简迟淮拿着佣人准备好的饭菜,又去了医院,他说可能会回来的晚些,让褚桐别等他了。

    照顾好女儿睡觉,褚桐还担心简宝宝有没有又发烧,手机在掌心内来回翻动几次,还是没有拨出一个询问的电话。

    简迟淮回来的时候,褚桐已经睡下了,他小心推开房门进去,走廊内的灯光跟着他的身影往里面走,卧室内一片安静,来到床前,他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折身去浴室洗漱。

    躺到床上时,褚桐迷迷糊糊,眼睛都没睁开,“回来了。”

    简迟淮凑过去,伸手抱住她,听着她的呼吸声,他觉得自己那颗慌乱无章的心,总算找到了一点点归属和安定感。人总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想到珍惜,只是他简迟淮向来就没有不珍惜过,可他的生命中,怎么就要少了那个生他养他的人呢?

    他不敢想象那么一天,他接受不了,承受不住。

    从他成年之初,至今,他早已习惯将母亲和妹妹纳入自己那双羽翼下,那双羽翼的强劲和坚不可摧,也都是为了保护他的家人。

    可如今,他的妈妈就要先走了。

    简迟淮翻身,双手抱住褚桐,她觉得一阵重力压到了自己的身上,褚桐睁开眼,看不清面前男人脸上的那种悲痛欲绝的表情,他低下头,先是在她颈间亲了下,然后一口喊住,用力……

    褚桐觉得又痒又痛,禁不住缩了下脖子。简迟淮的呼吸声很重,像是一匹被困已久的恶狼,发出残喘声,令人触目惊心。褚桐将手放到简迟淮的背上,许久后,男人才松开嘴,那一瞬间,褚桐觉得自己颈间的那块肉好像掉了似的。除了痛,还是痛。

    她喊他,“老公。”

    简迟淮亲吻住她,动作狂狷肆意,有将人生吞活剥一般的气势,褚桐唇瓣处明显感觉到痛意,简迟淮手掌推开她的睡衣,最近一连串的事情,谁都没有多余的心思。而此时此刻,简迟淮只想要她,想要找到那种欲生欲死的感觉,好麻木掉他心里那种痛不欲生。

    他们两人彼此都需要,在自己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最好的方法,莫过于爱人的拥抱和温暖。

    褚桐紧紧攀附住男人的后背,简迟淮将她翻过身,从后面抱紧她的背。

    她闭起眼帘,忽上忽下的磨砺感让她觉得好像漂浮在大海中一般,随时都有颠覆的可能。

    褚桐将脸埋入枕头中,而在最最巅峰的时刻,她却想到了简宝宝。想到走进傅家时,听到的一阵阵凄厉哭声,还想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生离死别的场面。她闭紧双眼,简迟淮抱着她躺回床上,他凑过去再度吻她,从她的颈部到她的嘴,再到她的脸颊,然后到她的双眼。唇齿间尝到了温热的苦涩,简迟淮微退开身,“怎么哭了?”

    褚桐将脸埋到他胸前,简迟淮抚摸着她光滑的肩头,“我知道,这次是我太粗暴,我没忍住。”

    她摇摇头,简迟淮轻笑,“还是,你就喜欢粗暴的?”

    褚桐伸手搂住他的腰,“说的你以前有多温柔似的。”

    男人亲吻下她的额头,“我最近可能要往我妈那边多跑些,你把自己照顾好,把女儿照顾好。”

    “放心吧,我明白的。”

    简迟淮扯过被子,替她也盖好了,褚桐手还环在男人的腰上,“对了,妈说那些盆栽是我买的,你又打过电话问我,那些……究竟是谁送的?”

    “不知道,”简迟淮没有确认过的事,不会乱说,“我出去吃饭,回来的时候就在了,我妈说是店里的人送来的。”

    “那会是谁呢?”

    “别想这些了,睡吧。”简迟淮将她拥在怀里,手指轻摩挲着褚桐的肩膀。

    翌日,简迟淮去了趟公司,处理完一些事情后,才赶往医院。

    刚走到病房门口,正好蒋龄淑的主治医生从里面出来,见到他,医生将门带上,“简先生,我有些话要跟您说。”

    简迟淮跟着他走出去几步,“是不是我妈的病又……”

    “不是不是,你别担心,我是想说,您看,您需不需要我替你联系下专家会诊?我去年参加过一趟交流会,在国外认识了几个医生朋友,其中就不乏在脑科方面最权威的人。有个叫Abie的医生,他曾经创下过医学界的记录,而他诊治过,并且顺利动过手术的患者中,就有您母亲这样的,我觉得,您可以试一试。”

    “是吗?”简迟淮眸子亮澈,分明看到前方照射进来一束曙光。

    “恰好,我和他平日里有邮件往来,我可以帮您邀请下,尽我最大的努力试试。”

    “真是太谢谢了,”简迟淮抑制不住激动,“联络的事情,就劳烦你了,至于后面的所有事宜,我都会安排好。”

    主治医生点下头,简迟淮朝他看了眼,然后问出心中的疑虑,“我知道这件事对于你来说,是吃力不讨好的,我想请问下,是不是有人交代了你什么?”

    他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自然是直白地问出口了。

    那医生惊了下,然后笑道,“简先生您放心好了,不论怎样,我们全院都会配合您,尽全部的可能,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都不放弃。”

    简迟淮听到这,心中已然有了自己的肯定的想法。

    蒋龄淑出院的这天,是简天承和简迟淮将她接回家的,一到家,她立马精神十足。

    简迟淮有课的这天,早早去了学校。

    走进阶梯教室,一眼看到庞苏坐在老位子上,头也没抬,正专心致志地翻动手里的课本。

    简迟淮站上讲台,也提了一些之前的知识,然后目光落到下方,“上次我就说过,我的课在这几个月会相应减少,但我的课程并不许你们落下,让你们回去自主学习,好了,现在我抽查下。”

    人群中,有那么几声掩不住的惊呼传来,很快,一排排的脑袋统统往下压。

    简迟淮点了几个名字,然后抽了些简单的问题提问,但大学里头的学生,那可都是受过三年高中的压迫一路滚过来的,好不容易能撒丫子玩,自习?那又是什么鬼?看书?去一边吧。

    很快,一二三四五六,点了名的都厚着脸皮站在那。

    简迟淮面上漾出些许的恼怒,目光中闪过一个身影,他视线定了定,然后轻轻道,“庞苏,你来。”

    庞苏站起身,将课本轻合上,一直在避开他的视线总算对上了简迟淮,她不急不缓,这次的回答,不若之前那样的死记硬背了,很有技巧性,看来真是下了一番苦工的。

    简迟淮听完后,点下头,又问了个问题,庞苏想了想,然后继续答。

    谁都没想到,一个非正式生,居然能将简迟淮的题目答得几乎完美无缺。

    男人绷紧的面色总算舒缓了些许,“好,你坐下。”

    其他的学生还是站着,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敢坐。直到半堂课过去,简迟淮才发话。

    下课铃声响起时,简迟淮没有丝毫放人的意思,“我今天两堂课会一起上,待会早放二十分钟。”

    谁都不敢有怨言,庞苏认真地听着课,简迟淮语气有力,在上课的时候,能暂时抛去那些不快,他颀长的身影在讲台前走来走去,直到将两堂课的内容讲完,他才抬起腕表看眼时间,“还有十五分钟,拖了你们五分钟,行了,下课。”

    庞苏莫名有种怔忡,她倒是希望,他能将课一直往下拖。

    旁边的同学开始收拾课本,庞苏拿了包,刚将书本塞进去,就听到简迟淮说道,“庞苏,你留下。”

    她抬头朝简迟淮看看,同学们一一离开了,简迟淮站在讲台上,居高临下,眼看着其余的学生们一个个往外走,最后就只剩下他们两人。

    庞苏慢慢站起身来,“简教授,有事吗?”

    简迟淮走下讲台,到了庞苏跟前,“现在我的课很少,你回家有自己学习是不是?”

    “不瞒你说,我请了个家庭教师,因为之前的很多知识都不懂,我想让她带我。”

    简迟淮面色舒缓不少,方才的问话,等同于是不动声色地试探,如果庞苏真要说是她靠着自己学习的,他自然不会相信,连请了家教这样的事都要瞒着,他就不得不怀疑她来上课的动机了。

    如今,她一个字没有隐瞒的意思,倒是坦诚。

    庞苏生怕他想到什么,紧接着又道,“我报这些科目,只是想让我自己更有耐力一些,学习很辛苦,但是闯过去就好了。”

    简迟淮轻点下头,医院里的事,她不说,他也不问。

    应该是说,他不说,她也不问。

    总之,俩人保持着一种惊人的默契,简迟淮朝窗外看了眼,“行了,走吧。”

    “好。”

    蒋龄淑回来后的一周左右,倒是没有犯病,偶尔也会头痛,吃些药便能压住了。最难得的是,简天承也留在了家里,别说是夜不归宿了,就连白天都鲜少出去,蒋龄淑自然是十分欣慰。

    半岛豪门。

    吃过午饭,褚桐洗过头下楼,头发没有吹干,想要出门晒晒太阳。

    来到院子里,简迟淮和玥玥在那儿玩,褚桐来到他们身后,看到玥玥跌跌撞撞地在追着简迟淮跑,她笑着提醒,“别摔着了。”

    褚桐刚要上前,手机铃声便响了,她掏出来一看,是庞苏。

    她犹豫下,最终还是接通了,褚桐强颜欢笑,把语调上扬些,“喂,庞苏。”

    一把抱起玥玥的简迟淮朝她看了眼,褚桐心里莫名不舒服起来,“有事吗?”

    庞苏在那头问道,“桐桐,有空吗?今晚一起吃个饭吧?我们挺久没见了。”

    “吃饭?”褚桐盯着脚下看,她向来是个不会拒绝别人的人,但她朝简迟淮看了看,还是说道,“不好意思啊,我今晚有事,我老公要陪我回我妈那儿吃饭呢。”

    “噢。”对面的庞苏有些失落,但还是说道,“没关系,下次吧。”

    “好。”褚桐挂了电话,朝走近过来的简迟淮说道,“今晚回家吃饭吧?我们好久没去了。”

    简迟淮笑了笑,面色平和自然,“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