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59我们之间,没有小三

59我们之间,没有小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走出酒店,简迟淮在外面等她,褚桐大步上前,“爸人呢?”

    简迟淮朝着车内看眼,褚桐看到简天承就坐在后车座内,简迟淮替她拉开副驾驶座的门。“走吧。”

    两人坐到车内,简天承一语不发,车内的气氛凝滞住一般,诡异无比。褚桐想到温乔方才的话,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蒋龄淑的病情,除了自家人以外,谁都不知道,就连简俪缇都瞒着,更何况是她?

    她口气那般得意,肯定是简天承说过什么,或者是承诺过什么。

    难道原配在家受尽病痛折磨他看了不心疼,却已经要想着将小三迎娶入家门了吗?褚桐面色难看,嘴唇紧抿着,简迟淮朝她看眼,“这是怎么了?”

    简天承还在车上,毕竟又是公公,褚桐不好说什么,只能摇头,勉强道,“没什么。”

    简迟淮将车往前开,到了一处较为僻静的地方,他将车停稳。

    简天承朝窗外看了眼,拧着眉头,率先开口,“今天的事,我也实在没什么好解释的,自从上次了断后至今,我们就没见过面,今天还是头一次,我也是看在以前的交情上。”

    “她跟你能有什么交情?”简迟淮侧过身,目光狠狠盯向简天承,“需要你抛下病重的妻子,特地过来这么一趟吗?”

    “迟淮,我好歹是你父亲!”

    “但你没有一个做父亲该有的样子!”

    褚桐坐在旁边,不好插话,她看到简迟淮神情愤怒,他向来是一个能将情绪控制的很好的人,可是在这件事上,即便是神,都会忍无可忍。

    简天承最终没有争辩,“回去吧,我只是跟你妈说出来一会,我答应你,从此以后我都不见温乔。”

    简迟淮强忍着,半晌后,重新发动引擎。

    回到家,简天承受不了车内的气氛,推开车门下去了。褚桐望着他进去的身影,“你相信爸说的话吗?”

    “你觉得呢?”

    褚桐收回视线,目光碰触到简迟淮,“我不敢说。”

    “为什么?你怕说了实话,他是我爸,我会不高兴。”

    “我是真的不信。”

    简迟淮松开安全带,褚桐见他要下去,拉了把他的手掌,“老公。”她有些欲言又止,简迟淮扭头朝她看看,“怎么了?”

    “方才你和爸离开后,我套出了温乔的话,她说她知道妈的病,并且就等着几个月以后,进入简家了。”

    褚桐知道这些话挺残忍的,但她也不能不说。

    简迟淮整张脸被挡在阴霾之中,眼中盛满诡谲和愤怒,犹如一头丢失挚爱的猛兽陡然出山,他潭底布满受伤、哀戚。褚桐见状,忙上前抱住他的脖子,“老公,别这样。”

    简迟淮双手掐住她的腰,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如若不是简天承说过,温乔哪里会知道呢?

    “我已经教训过她了。”褚桐轻轻说道。

    简迟淮冷笑下,口气冷漠至极,“有我在一天,她永远别想踏进来,就算站在门口张望都没她的份!”

    “对。”

    两人收拾好情绪,进入家中,蒋龄淑坐在沙发内,腿上盖了条薄毯,正和简天承说着什么话。见到小夫妻俩,她开心地招手,“你们来了啊,过来。”

    简迟淮和褚桐双双上前,简天承神色早已恢复自如,蒋龄淑示意简迟淮坐到自己身边,“看看,我儿子怎么脸色这么差?”

    “有吗?”简迟淮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有没有事,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简天承坐在旁边,并不搭话,蒋龄淑又看看褚桐,“你也是,我生病的这段时间,操心这操心那,瘦了。”

    “妈,瘦点好,不用减肥了。”

    蒋龄淑笑着轻点下头,简天承站起身去了二楼。蒋龄淑看眼褚桐,“俪缇还在楼上画画呢,昨天完成了一副作品,说是想给你看看。”

    “是吗?”褚桐随后站了起来,“那我上去看看。”

    简迟淮眼瞅着她的身影上了二楼,这才收回视线,“妈,你把褚桐支开,是有什么事吗?”

    “你啊……聪明面孔聪明的心,”蒋龄淑跟自己的儿子,也不拐弯抹角了,“我觉得你最近有心事。”

    “哪里有什么心事?”

    蒋龄淑轻叹口气,“还记得我住院的时候,病房里的那些盆栽吗?”

    “怎么不记得。”

    “我认为那是褚桐送的,你也说是她送的。可是后来她来医院,我看到她盯着那些盆栽在发呆,还看了床头柜上的果篮,我就知道,这些不是她送的。”

    简迟淮不得不佩服蒋龄淑,难道这是长了一双火眼金睛吗?

    只是她要没这点观察力的话,温乔和简天承的地下情,能被她早早发现吗?

    事到如今,再加上蒋龄淑这样的病况,简迟淮哪里还能舍得去骗她,他老实说道,“对,那些确实不是褚桐送的。”

    “那是谁?”蒋龄淑紧接着问道。

    “有可能,是我的一个学生,那家医院,恰好是她的。”

    “学生?多大的学生?”蒋龄淑穷追不舍。

    “妈,这些都不重要……”

    蒋龄淑忽然一把按住简迟淮的手腕,“迟淮,你最近心神不宁,是不是就因为这件事?”

    简迟淮明白过来蒋龄淑的意思了,可他又不能说,真正让他忧心无比的,是她的病。“妈,人家只是送了些盆栽而已,你别胡思乱想。”

    “男人的出轨,就是从一点点小事上积累的。迟淮,虽然褚桐一开始不是我心中的儿媳妇人选,但是,你们也经历了这么多事,而且现在,我挺喜欢她的。”

    “你喜欢她?”简迟淮问道。

    “怎么能不喜欢?我最担心你走了你爸的后路。”蒋龄淑结婚至今所受的伤害,任何人都不能感同身受。“既然结了婚,就要对另一半负责,不要把悲伤和眼泪留给你的枕边人。”

    “妈,你觉得我像那种人吗?”

    蒋龄淑摇摇头,“不像,但是……现在很多女人,她看中一个男人,也许不为钱财,不为身份容貌,仅仅是贪图好玩刺激……”

    “妈,”简迟淮打断她的话,拉起她的手,放入自己的掌心内,然后逐渐包拢住,“这辈子,我最爱四个女人,我的母亲、我的妹妹,我的妻女,深深伤害过你的……她不论是温乔,还是温乔那一类的人,我怎么可能喜欢的起来?我对此深恶痛绝,并且一辈子都不可能去碰触。”

    蒋龄淑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朝简迟淮笑了笑,“我的儿子,我心里最清楚。”

    “你刚才不还怀疑我?”

    “我只是怕你定力不足……”

    简迟淮拍了拍他的手背,“对于我,你永远不用操一点点心,妈,我心里装着一杆秤,往哪边走会失去平衡,我自己都清清楚楚。”

    “是,我不用操心你。”蒋龄淑面上的神色自然而令人舒适,简迟淮挨着她入座,“这两天,还头痛吗?”

    “对了,我刚还想说,那些药真管用,我的头几乎不痛了,偶尔一两次痛得受不了,吃过就能好了。”

    “动手术之前,要会诊一次,时间定下来了,就是这周五。”

    蒋龄淑摸了摸自己的头,“是吗?挺好的,我倒是希望今天就能做,越快越好。”

    简迟淮轻揽住她的肩头,“妈,你想过要去哪里旅游吗?等你的病好了之后,我带你去。”

    “我想去苏州。”

    “苏州?”简迟淮垂下视线看她眼,“不想去国外吗?看看海……”

    “我想去苏州的古镇走走,买几串珍珠项链,挑几件真丝制品,或者可以年轻一把,穿着湖边照相馆内的廉价古装,往那一站……”蒋龄淑说到最后,笑了。

    仿佛,她此时此刻就站在那一条唯美的古街上,细雨朦胧,湖中泛起了舟……

    简迟淮却侧过脸,视线也有些朦胧。

    如果,如果手术能够成功,让她的生命得以延续,别说是一个苏州了,就算是全世界他都愿意陪她去走完。

    简迟淮心中漾起难以把持的悲伤,恰好此时,褚桐从楼上下来,转移了蒋龄淑的注意力。

    两人在简家陪了蒋龄淑一下午,吃过晚饭后才离开。

    坐在车上,褚桐仍然面露担忧,“尽管我们都有意瞒着妈,可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况且温乔之前还给妈寄过她跟爸在一起的照片,你说,她会不会故技重施?”

    “上次之后,她吃的苦头也不小。我爸也非常反感她这样的行为。这种事,我相信她不会愚蠢到去做第二次。也有可能,我爸说过,让她好好的,如今,她只需要等待就好,闹事对她没好处。”

    “她若能耐得住,那是最好的,妈在这个时候受不了任何刺激了。”

    剩下的,以后再解决吧,一个温乔,成不了什么大事。

    周五的这日,褚桐陪着简迟淮来到简家,跟简天承一起将蒋龄淑送往医院。

    一系列繁复且仔细的检查之后,蒋龄淑被推了出来,简天承在休息间陪她。

    简迟淮表情严肃地从医生办公室出来,褚桐快步上前,压低嗓音,“怎么样?”

    “还要等结果。”

    “那我们先送妈回去吧。”褚桐刚挽住他的手,便听到了手机铃声响起,她从包里掏出手机,一看是庞苏打来的电话,她心头一惊,赶忙接通,“喂?”

    “桐桐,你在医院吗?”

    “在呢。”

    “那个……”庞苏欲言又止,“你和简教授在一起吧,这样,我们中午一块吃个饭吧?”

    “是有什么事吗?”

    “有些事,我想当面和你们说。”

    褚桐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那好。”

    通完话,她将庞苏的意思告诉给简迟淮听,男人什么都没说。他先过去搀扶着蒋龄淑起身,“妈,我送您回家吧,一会,我和褚桐还约了别人吃饭。”

    “好。”

    送完蒋龄淑回来,两人赶到跟庞苏约好的地方,服务员将他们带进包厢,包厢里不止坐着庞苏,还有今日参加会诊的全部医生。

    简迟淮面色不由冷峻,庞苏招呼他们入座,她还特地留了个位子给褚桐,让她坐到自己旁边。

    饭桌上的氛围,全然不见轻松,简迟淮全程都用英文和对方交流,庞苏也认真地聆听着,褚桐的英文没有那么好,所以理解起来很吃力。庞苏眉头拧得很紧,见褚桐一脸的茫然,她不由说道,“你婆婆,可能不能动手术。”

    “为什么?”

    “她脑中的肿瘤,发生了移位,如今的位子非常非常不好,几乎没有动手术的必要了……”

    褚桐的呼吸陡然被人一把捂了回去似的,这是简迟淮最后的希望,可如今,却要被这样硬生生掐断吗?

    她看到简迟淮神情急切地表达着,但聆听的几人均是表情严肃。

    许久之后,谈话才结束,庞苏起身去送他们,匆匆和褚桐说了声改日再约,就走了。

    褚桐看到简迟淮坐在原位,这顿饭,两人均是一口没动。褚桐起身来到简迟淮身侧,“是不是,不能动手术?”

    “说是成功的几率,连百分之一都不会到。”

    褚桐攥了下手掌,“为什么会这样。”

    她这不是在反问,因为没人会给她答案,她只是想不通而已。

    简迟淮深深吐出口气,“他们的意思,是别再动手术了,几乎不会成功的事,还说……让我珍惜现在的时间,我妈顶多还能撑三个月。”

    褚桐张大嘴,杏眸圆睁,三个月啊,别说是三个月了,就算是三年,那都是一眨眼的功夫。珍惜?还能来得及吗?

    “我们先回去吧。”褚桐轻按了下男人的肩头。

    回到半岛豪门的时候,没想到蒋龄淑会在,上午做完检查,吃过饭,她就来了,还给玥玥买了一堆的玩具以及小衣裳。

    她坐在沙发上正陪着玥玥玩,倾斜的身子落入两人眼中,身上的旗袍明显宽松了,这样的角度望去,一场大病,蒋龄淑至今最起码瘦了十来斤,再这样下去,还不得只剩下皮包骨头?

    简迟淮大步上前,“妈。”

    蒋龄淑一回头,不知是怎么了,忽然捂了下眼睛,简迟淮焦急拉住她的手,“怎么了?”

    “总觉得眼前有个黑影闪过,头开始有些痛了。”

    “药带了吗?”

    蒋龄淑闭起双眼,半晌后,她摇了摇头,把眼睛睁开,“好了,不疼了。”

    褚桐也是提心吊胆的,蒋龄淑朝二人看看,“医生有说什么时候可以动手术吗?”

    褚桐噤声不语,简迟淮压着嗓音说道,“我还要等他们的消息呢,如果不能动手术,就看看能不能药物控制治疗。”

    “迟淮,我的病是不是挺严重的?”

    简迟淮摇着头,语气故作轻松,“当然不严重,你看我的样子就知道了,如果真要有什么,我还能不急死?”

    “不过妈可真没见过你急死的样子……”

    褚桐看着简迟淮强颜欢笑的模样,很是心疼,简迟淮望了望蒋龄淑,他想拼一把,与其在痛苦中挨过三个月,那还不如赌一把。

    城大。

    庞苏坐在前排,照例过来上课,简迟淮从外面进来,他大步来到讲台前,双手撑着台沿,刚要讲话,却把目光落在了庞苏的身上。

    他在想,他如果真要拼一把,胜负能有多少?如果蒋龄淑撑不下去,他背负得起那样的愧疚吗?

    简迟淮的视线始终不曾移开,像是定住了似的,庞苏不经意抬头,猛地被他攫住了视线,他的双眼犹如一汪深邃的湖水,令她毫无招架能力地跌入其中。

    渐渐的,别的同学也看出了不对劲,大家都顺着简迟淮的目光望去。

    庞苏尴尬地左右看看,大家也开始议论纷纷。简迟淮总算收回神,翻开了手边的书本。

    一堂课后,是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庞苏放下笔,抬起头,就看到简迟淮走到了自己的跟前,他说,“庞苏,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庞苏答应着,起身出去了。

    来到简迟淮的办公室,她走进去一看,里头就只有他一个人,庞苏将门关上,然后走到他桌前。

    她目光下意识朝办公桌扫了眼,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几乎没有一样多余的东西和摆设。不,还是有一样,那就是褚桐的一张相片,被嵌在乳白色的相框中,就摆在简迟淮的手提电脑旁边。

    庞苏移开目光,“简教授,你叫我过来有事吗?”

    “专家会诊的结果,我基本已经清楚了,我也考虑好了,我要给我妈做这个手术。”

    庞苏听闻后,吃了一大惊,“你想过后果吗?”

    “我只知道,三个月的时间太短暂,我不能就让它这么过去。”

    庞苏以为他已经放弃了,她秀眉微蹙,“但是,这个手术实施起来太难了,几乎是没有希望的,百分之零点五的成功率,那就等于是判了……”

    “判了死刑是吗?”简迟淮抬起头,目光直勾勾盯向她。

    庞苏抿了下唇瓣,“我不是这个意思。”

    “麻烦你替我安排下吧。”简迟淮口气生硬说道。

    庞苏朝他看了看,然后认真地回道,“对不起简教授,恐怕不行。”

    简迟淮没想到她会拒绝,“为什么?”

    “你这样等于是在送命。”

    “她是我妈,你觉得你跟我说这句话,合适吗?”

    庞苏视线始终盯着他,然后缓和了些许的语气,“我明白你心里的想法,看到至亲的人遭受这样的折磨,换了谁,谁都无法接受。可是这不是对半的机会,假如医生说了,存活的机会能有一半,就算你犹豫着,我都会劝你的。可是,百分之零点五,你不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简迟淮站起身,走到窗边,然后将一扇窗子打开,“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三个月过去,然后眼睁睁看着我的母亲离我而去吗?”

    “生老病死,我们能做的,只有接受,并且挨过去而已。”

    简迟淮转过身,目光再度攫住她,“你考虑过的,我全部也都考虑过了,你不必为我想手术的成功率,那个,我自己会承担它所带来的,哪怕是不好的后果,我只需要你们医院尽快安排手术就好。”

    “不行,我不能答应你,”庞苏拒绝得很干脆,“我只是你的学生,与你非亲非故,医院是我丈夫留给我的,我不能为了一床明知是失败的手术而去赔上整个医院的声誉,我做不到。”

    今天的庞苏,当真是让简迟淮刮目相看了。亏得褚桐先前还去试探她,非说她是不是对他有意思,不过,这样的对话,反而让简迟淮听得舒服,一码归一码最好,“手术费,你放心好了,我也愿意承担全部费用。”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也不缺钱,”庞苏还是执意,“如果手术失败,别说是你们家属受不了,我也受不了。”

    ------题外话------

    亲们,看到520小说首页的活动了木,大家可以踊跃参与呦~中奖率百分百,最低也有200元宝,往上的奖励就不用说捏,杠杠滴诱人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