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67我可以抱你吗?(精)

67我可以抱你吗?(精)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简迟淮如僵硬的雕塑一般,愣在原地,他紧紧盯着医生的脸,“sorry是什么意思?”

    蒋龄淑的主治医生也站在旁边,他摘下口罩,满脸的遗憾,“对不起,手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不可预测的风险还是来了,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抢救不过来。”

    简迟淮只觉眼前猛地一黑,身后,传来几阵难以抑制的哭声,简俪缇是彻底懵了,坐在椅子内,哭不出声,只是眼泪刷刷往下淌,许久过后,她猛地起身朝着手术室门口冲过来,“不是说小手术吗?风险不大,你骗人是不是?我妈怎么可能出事?”

    简迟淮一把抱住她,简俪缇使劲要往里冲,“妈,妈——我是俪缇,你答应我一声啊!”

    简迟淮将她的头往自己怀里按,“俪缇,坐回去,乖。”

    “哥,他们是骗我的吧?还是我听错了?”

    男人胸腔内的疼痛,正在一丝一缕往外渗,他猛地将简俪缇朝外面推了把,看到简天承震惊地欲要进去,他拦在众人跟前,“谁都别进去。”

    “为什么?”简天承眼睛里闪着泪花,“我要去见见她。”

    “没人能受得了……这最后一面。”简迟淮喉间轻哽,拦着简天承的脚步,“我自己去,我去,我能受得了。”

    “迟淮……”

    简迟淮打断简天承的话,“爸,你照顾好爷爷奶奶,还有俪缇,我去把妈接出来。”

    庞苏就站在他的身旁,此时的她,除了震惊,就是感同身受一般的悲伤。医生摇着头离开了,简迟淮抬起脚步要进去,庞苏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简教授,还是不要进去了。”

    “为什么?”简迟淮头也不回,目光一直盯着里面。

    “手术台上的样子,我怕你受不了。”

    “不会,”简迟淮推开她的手,“她是我妈。”

    他二话不再多说,径自往里面走去,庞苏朝外面看了看,简家的人已经伤心成一团,简天承抱着简俪缇,虽然没有痛哭,但眼圈早就红了,而方才陪在旁边的月嫂,已经不见了踪影。

    庞苏轻拭下眼角,转过身进入了手术室。

    简迟淮脚步沉沉来到手术台前,蒋龄淑的身影若隐若现出现在他眼中,身上盖了一层白布,那是一种令人悲伤至极的颜色。男人来到她的床边,身子挺得直直的,目光变得呆滞且充满恐怖。

    “妈。”他咬着牙,轻轻喊了一声,简迟淮很不适应她这个样子,两个多小时前,蒋龄淑还和他有说有笑的,说等她手术出来,一时半刻不能吃东西,让他不要当着她的面吃饭,就连喝水都不行。

    床上的人,早就没了声息,更加不会和往常一样,温柔而充满笑意地答应他。

    简迟淮又喊了声,“妈!”

    庞苏眼圈发酸,想要安慰,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简迟淮双手撑在手术台上,欲要掀开白布,庞苏大步上前,按住男人的手掌,“简迟淮,别这样!她也不想你看到她这幅模样!”

    简迟淮强压抑着情绪,将庞苏的手拨开,“我早说过,不论结果怎样,我都能接受。”

    他将白布慢慢往下拉,蒋龄淑的头发早就已经被剃光了,光秃秃的脑门上,一道狰狞的疤贯彻前后,她是在手术台上没了的,医生为了让她好好地走,便将伤口缝合好了。简迟淮脸上布满痛苦,难以言说的绝望令他痛彻心扉,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悲伤,心像是被人狠狠在扯着,拉着,他慢慢弯下腰,胸口起伏,双肩剧烈地耸动着。

    庞苏看到简迟淮单膝跪了下来,她从没看到他这幅模样过,他的悲恸全部都写在脸上,他再也不是那个不动声色且隐忍沉稳的男人。

    月嫂从手术室的门口离开后,几乎是一路跌跌撞撞着回儿童病房区的。

    玥玥挂完了水,躺在床上才睡着,褚桐心不在焉地望向外面,猛地听到有人开门的动静,她赶紧站起身,看到月嫂神情慌张地走来。

    褚桐心里陡然一惊,话都问不出口,就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李静香正在倒水,看到月嫂这幅样子,自然也急了,“那边怎样了?”

    月嫂摇摇头,眼圈通红,“没了。”

    “什么没了!”褚桐心脏明显开始剧烈地跳动,月嫂抹了把眼角,“您快去吧。”

    褚桐听不进别的话,提起脚步就往外面冲。

    手术室内,压抑着一种很奇怪的声音,简迟淮单膝跪在旁边,喉咙口久久不出声,庞苏看到他将蒋龄淑的手握紧后,放到自己额前,悲戚的嗓音这才喊了出来,“妈,妈!”

    庞苏的心随之颤抖了下,那种声音,就好像是刚出生的小兽,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失去了最强大的庇佑,在空旷的林子间哀啸。

    简迟淮完全不知道旁边还有人,他全身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目光盯着蒋龄淑的额头,心痛的早就被掏空了,他知道,他不该坚持手术的。他总是期望奇迹的到来,可是他没敢想过,会让蒋龄淑在手术台上,这么孤零零地走了。

    闭眼之前,就连他们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妈,你醒醒,我们回家,我再也不让你手术了,不让你吃这份苦了,妈……”

    褚桐匆忙赶到手术室门口,看到简天承紧紧抱着简俪缇,爷爷安慰着哭得伤心的奶奶,褚桐的眼泪从方才就开始流个不停,她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简迟淮。她走到手术室门口,听到里面隐约有男人的说话声,褚桐抬起脚步往里面走。

    简迟淮维持着方才的姿势,一动不动,高大的身影蜷缩在手术台前,他抬起头,正好看到蒋龄淑头上的血渍,他几乎当场就崩溃掉。简迟淮紧握住蒋龄淑的手,他呼吸越来越急促,目光紧紧盯着母亲的脸,庞苏看到他的泪水淌落出来,太阳穴处的青筋几乎要绷裂一般。简迟淮大口大口喘着气,那种切肤之痛,令他犹如下了十八层的地狱。

    庞苏看在眼中,也是悲伤的不行,她看到简迟淮闭起双目,她将手落到男人的肩头,什么话都没说。简迟淮跪在那,整个人都在颤抖,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他当时什么都没想,只是伸出了手,一把搂住庞苏的腰,将脸紧紧埋在她身前。

    庞苏的眼泪也掉了下来,她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似乎不止是因为悲伤。

    她的手落到简迟淮的头上,他的发丝浓密而柔软,庞苏的手掌贴着他的脑袋,将他按在了自己的怀间。

    似乎只有这样,简迟淮才能肆无忌惮哭出来。

    他需要宣泄,需要一个可以倚靠的怀抱,庞苏紧紧抱着他,一语未发,充当着一个最好的聆听者,和一个最及时的安慰者。

    褚桐走到里面,看到这一幕,脚步不由顿住。

    她看到她的老公跪在地上,跪在蒋龄淑的床前,而庞苏,则抱紧了他。

    褚桐泪水再度决堤而出,她心里是有说不出的滋味,实实在在的心如刀割。但是在这个时候,她不可能转身离去,褚桐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前。庞苏听到动静时抬头,褚桐已经走到了两人的背后,她朝庞苏看眼,庞苏的手只是动了动,却并没从简迟淮的头上移开。

    褚桐目不转睛盯着庞苏,她也同样看着她,褚桐不由蹲下身,双手放到简迟淮的肩膀上,“老公?”

    简迟淮似乎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褚桐去拉男人的手,然而简迟淮的手臂箍得那样紧,居然拉都拉不开。褚桐触摸到男人的臂膀,他用力到连臂间的肌肉都是僵硬的。好像只要一松开,就会失去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褚桐试了好几下,都没能把简迟淮拉回来。

    庞苏的手垂在身侧,她没有做出拥揽的动作,只是也没将男人推开。

    褚桐没有去看手术台上的蒋龄淑,她怕她这一看,会更加受不了,她跪到了简迟淮的身侧,伸出双手,艰难地将他的脑袋别向自己。她看到简迟淮双眼紧闭,面上被满满的痛苦给铺满,褚桐凑上前,额头紧紧抵着简迟淮。

    “老公,是我啊,老公。”

    简迟淮仍旧没有睁眼,褚桐双手摩挲着男人的脸颊,“老公,我在这,我一直在这呢。”

    简迟淮的眼帘明显颤动了下,浓密湿润的睫毛微微眨了眨,然后睁开眼,近在咫尺的是一张他最最熟悉的脸。简迟淮抱着庞苏的那条手臂松了松,庞苏垂在身侧的手掌不由攥紧,她想将他的手按住,不让他动,但是她知道不能这样做!

    简迟淮完全抽回自己的手,然后将身前的褚桐一把按在怀里,使出了全部的力气,褚桐心口一窒,简迟淮双臂箍紧,嗓音颤抖着开口说道,“从今以后,我没有妈妈了。”

    褚桐的眼泪越流越凶,她双手抱紧简迟淮,这时候,任何安慰的话都显得空洞而无力。庞苏杵在旁边,这时候的她,完完全全就是多余的。褚桐和简迟淮紧紧相拥,恨不得都将彼此融入进自己的骨血中,半晌后,褚桐微退开身,让简迟淮的头靠着自己的肩膀,她纤细的手指穿入他的发丝中一下下拂过,男人也逐渐开始平静下来,弯着腰,如熟睡过去一般。

    褚桐的另一只手在简迟淮的背上轻轻敲打,直到听见手术室门口传来脚步声。

    简俪缇哭哭啼啼地跑来,“妈,妈——”

    褚桐忙松开抱着简迟淮的手,她迅速起身,视线触及到手术台上的蒋龄淑,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但一颗心还是在瞬间被撕成四分五裂,她泪水再度决堤而出,忍着哭声,将那床白色的床单盖过蒋龄淑的脸。

    简俪缇扑到了跟前,一把抱住蒋龄淑的双腿摇晃。“妈妈,妈妈你起来,你跟我说话啊。”

    手术台上的人再也动不了了,简俪缇颤抖着双手要去掀开床单,看看蒋龄淑的最后一眼。此时,一直僵硬着的简迟淮忽然站起身来,他双手抱住简俪缇将她拖开,“俪缇乖,不要看。”

    他还像是小时候那样哄她,简俪缇哭得撕心裂肺,“妈,你起来,妈妈!”

    简迟淮将她抱出了手术室,褚桐回头朝蒋龄淑看眼,她泪眼模糊,只看到一团白白的影子,安安静静躺在那里,看不到她最爱的儿子和女儿在痛哭。

    褚桐看了眼一旁的庞苏,语气沉沉说道,“你也出去吧。”

    “桐桐,节哀顺变。”

    褚桐目光定定看向她,庞苏手指微动,“方才,他只是太无助太需要安慰而已,有可能把我当成了你。”

    “这个不用你刻意解释,我都知道。”

    庞苏朝着手术台上看了眼,然后转身离开。

    蒋龄淑的这幅样子,除了当时在手术室的三人之外,没有其余的人再看见。她生*美,决不允许自己走时还是这幅模样。

    追悼会上,蒋龄淑戴了假发,身穿一身纯黑色的旗袍,简俪缇痛哭不已,不少赶来的亲戚得知这个消息都异常震惊,哭声充斥着整个追悼会。

    褚桐穿着黑色的套装站在简迟淮的身侧,男人的黑色衬衣服帖在身上,他目光淡漠平静,好像之前在手术室的一幕,从来就没发生过一样。

    简天承伏在蒋龄淑的棺木前,拉着妻子的手,做最后的告别。

    尽管这一辈子,他都没有深爱过这个女人,可她却早已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如今真正要失去了,简天承也无法接受。

    简家就简迟淮这么一个儿子,他忍着巨大的悲伤,却还必须要将一系列的事情都处理起来。

    亲朋好友三三两两搀扶着进去,看完蒋龄淑最后一面,便都出去等着。

    庞苏穿着一袭简约的黑色套裙走进追悼会的现场,跟着前面的人鞠躬后献上手里的花,她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起身走到褚桐和简迟淮的跟前。

    她并无别的安慰的话可以说,只能面容严肃地开口,“节哀顺变。”

    简迟淮轻点下头,褚桐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她出去。

    庞苏自然不会多逗留,抬起脚步走了出去。

    送走蒋龄淑的时候,简俪缇哭得几乎昏厥,她从小就是被蒋龄淑和简迟淮捧在手里长大的。她一直还希望能窝在妈妈的怀里撒娇,说着一些女儿家的话,可是如今,妈妈就这样没了。

    对于她来说,她是一点点心理准备没有的。

    简迟淮走过去,将简俪缇捞起来后按在怀里,他手掌捂住妹妹的眼睛,有些场面,他不想让她看见。

    简迟淮的手掌被简俪缇的眼泪浸湿了,她紧紧抓着简迟淮的手,男人手臂收拢,一点点都没有松开。

    办完丧事之后,简迟淮将简俪缇接到半岛豪门,让保姆悉心照顾着。

    玥玥挂了水,病情有所控制和好转,这几日也都是月嫂带着。褚桐好不容易将她哄睡着,她带上房门后,回了主卧。

    简迟淮并不在房间,只是房间内的窗帘拉得密不透光。褚桐走到落地窗前,将一把帘子扯开,果然看到一个落寞且悲伤的身影落入眼中。

    此时的简迟淮一动不动坐在沙发内,褚桐将落地窗拉开,然后走了出去。

    简迟淮头也没抬,褚桐走到他身侧,挨着他坐下来。

    男人开口问道,“今天几号?”

    “十一号。”

    “星期几?”

    “星期四。”褚桐答道。

    “是我妈走的第几天?”

    褚桐说不出话了,她喉间轻哽,伸手握住简迟淮的手,半晌后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老公,别这样。”

    “我觉得我妈还没走,她还在简家的院子里面种花,在爷爷奶奶的山庄摘果子,在半岛豪门内陪着玥玥,总之,她还在我的身边。”

    褚桐握紧简迟淮的手掌,男人嘴角轻挽着看向她,“褚桐,你说,我是不是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我心里跟明镜似的,也不是不想接受,只是,这让我的心太痛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