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 > 73男人不能随便冲动

73男人不能随便冲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傅时添抱着了了,一双幽暗如墨的眸子瞪向老爷子,老爷子却全然不顾,神采奕奕的,瞧那老脸,就跟贴了粉桃花似的。

    记者连连追问,傅老爷子倒也不多说,收起桌上的结婚证,“等到正式办酒席的时候,会给大家发喜帖的,我请大家喝酒。”

    傅时添的脸越发铁青,办酒席?他还来真的了?

    记者们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哪能轻易放过,此时的褚桐也回过神来,她起身走向台前。如今宋唯和傅时添的结婚证书都昭告天下了,况且宋唯怀孕,肯定不可能造假,也没必要。看傅时添的样子,是心不甘情不愿,但至少要让他在这承认了宋唯才好。

    褚桐接过同事手中的话筒,挤入人群中,她将话筒凑到傅时添跟前,“傅先生,结婚这么大的事,您还真是隐秘啊,恭喜您,马上又要当爹了。”

    傅时添刚要发作,却看到一张抬起的熟悉的小脸,他当时完全说不出什么来了。

    褚桐趁热打铁说道,“之前有消息称,说您捐精生子,后来您也澄清过,说孩子是您和正牌女友所生,尽管大家都有不同的猜测,但如今您公布了您已婚的身份,是不是就说明,宋小姐就是您的那位女友呢?”

    “这是自然,”傅老爷子接过话,“之前那些不实的言论,我们会追究到底,也相信清者自清。”

    傅时添自始至终都盯着褚桐,她凑在人群中,那一伙记者里头,就她逼得最近,唯恐天下不乱似的。

    “原来傅先生是这样一位有情有义之人。”

    临到最后,她还带着记者团队跟他祝贺,这个时候,傅时添也不好站出来说结婚证是假的,他只能冷着脸先行离开。

    坐上了傅家的车,傅时添等到老爷子坐定,立马开口说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有好事,当然要大家一起分享。”

    “你从哪搞的假结婚证?”傅时添冷笑下,一开始还反应不过来,到了这会,他自然知道是假的,“有模有样,做工也不错。”

    “谁告诉你是假的?”傅老爷子朝着傅时添怀里的了了看眼,“货真价实,你要还不信,打电话去民政局。”

    傅时添一把夺过老爷子手里的结婚证,左右翻看,“我跟她没有拍过合照。”

    “这种都好解决。”

    “我不信!”傅时添将结婚证啪地摔到车内。

    回了傅家,老爷子跟在他身后,傅时添有自己的打算,他走到门口,朝身后的傅老爷子道,“爷爷,您先回去吧。”

    “结婚这么好的日子,不请我喝杯酒啊?”

    “您别闹了,行吗?”傅时添抱紧怀中的女儿,“我有这么个女儿,足够了,我也没想过要跟别人结婚。”

    傅老爷子就差吹胡子瞪眼了,“听你的意思,宋唯肚里的孩子,你还不要了?”

    “是,我没说过要。”

    傅老爷子恨不得拿起手里的拐杖抽过去,“那要是个儿子呢?”

    “我不管儿子还是女儿,关键是,我为什么要跟她有第二个孩子?”

    老爷子直接回道,“你要不睡她,她肚子里怎么会生出孩子来?”

    傅时添被堵得说不上别的话来,只能拧紧了两道好看的剑眉,脸上透着肃冷和漠然,“我只不过睡了一两次而已。”

    “你要知道,整个傅家,我能指望的只有你,我可不稀罕什么富可敌国,我就要你开枝散叶。”

    傅时添听到这话,越发恼了,“我又不是撒种机器。”

    “可谁让你弟弟没用呢?现在傅家就了了这么个孩子,远远不够,赶紧给我生!”

    傅时添懒得和他往下说,“你就别把心思动到我身上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决。”

    “你要敢把孩子打了,我饶不了你!”

    傅时添推开门往里走,“如今宋唯在哪,只有我知道,你管……”

    他前行的脚步猛然顿住,就看到沙发上坐了个女人,听到门口的动静,女人扭过头来,傅时添整张脸刷的往下沉,“你怎么在这?”

    “都结婚了,你们当然要住在一起。”

    宋唯懵了,慢慢站起身来,“什,什么结婚?”

    老爷子信步走来,到了客厅内的沙发前坐定,见宋唯还满脸怔忡站在那,他忙朝她招手,“站着多累啊,坐,坐啊。”

    宋唯比傅时添还要不了解情况,她摸着沙发边缘坐定,看到傅时添抱紧了了过来,傅老爷子面对她时,满脸的慈爱,也不知是真的,还是装的。宋唯的神经高度绷紧,老爷子双手握着那柄拐杖,“宋唯啊,孩子一个多月了,开始有反应了吧?”

    宋唯倒吸口冷气,傅时添瞅着她的面色,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装什么装?要不是你说的,老爷子能知道?”

    “这个,你还真别冤枉宋唯,”老爷子一想到傅时添存着要将孩子打掉的念头,他就恨得牙痒痒,“这事,我还得感谢简迟淮。”

    “什么意思?”

    “宋唯怀孕的事,是他告诉我的,还有宋唯的住处,也是他帮我找到的,如果换成是别人,我还不相信呢。后来我派人去医院一查,果然……”

    傅时添的脸色甭提有多奇怪了,“爷爷,你怎么跟他狼狈为奸!”

    “会说话吗?”傅老爷子心心念念他的重孙子,不跟他计较,“宋唯,爷爷对你没有别的要求,能保证两年生一个孩子就好。”

    宋唯脑袋嗡嗡作响,“这孩子,我也没打算过要。”

    傅老爷子听着,脸上隐隐有了怒意,“为什么不要?都是结了婚的人了,生孩子不应该吗?”

    “结婚?对,您方才就提到了结婚,是谁和谁结婚?”

    “当然是你和老三。”

    傅时添差点一屁股从沙发上滑下去,“您,您搞错了吧?”

    “咳咳,”傅老爷子捏了捏自己的鼻子,“结婚证,反正已经办下来了。老三的户口本好弄,至于你的嘛,我找到了你的家人,跟他们那么一说,他们也是明事理的,知道你们有感情,二话不说就给了。对了,你爸妈我已经派人去接了,晚上一起吃顿晚饭,庆祝庆祝。”

    宋唯樱唇微张,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傅时添动作僵硬地将脸别向傅老爷子,“爷爷,你,你说的是真的?”

    难得,他这样的男人居然还会结巴。

    傅老爷子挺得意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早就跟你说是真的,你还不信。”

    “你怎么可以这样!”傅时添怒了,他抱着了了蹭地起身,“这次的发布会,我本来就不想办,是您执意,说要给了了个交代!这下好了,你居然给我玩这么一出!你经过我的允许了吗?”

    “我是你爷爷!”

    “别说是爷爷,我亲爸妈都不能左右我的事!”傅时添暴跳如雷,声音响彻空荡的客厅内。怀里的了了,小小的身子猛地一颤,很显然被吓到了,她哇的一声哭出来,一边哭,一边还不忘小心翼翼看着傅时添的脸。

    傅时添被这哭声给揪住了短,他强行压抑住胸腔内正在升腾起的愤怒,他喊了月嫂过来,让她把了了带上楼。

    傅老爷子一派安详闲适,全然没有那种我做了不该做的事,我很心虚的表情,他盯着傅时添看了几眼,“你迟早是要结婚的,还能一辈子光棍不成?关于宋唯的家世,我都不在乎了,你还在乎什么?”

    说到底,他的婚姻,只要傅家同意,就不用问过他了?

    傅时添坐回沙发内,傅老爷子接着道,“对傅家来说,孩子远远比金钱重要,我只能指望你。”

    坐在对面的宋唯半晌回不过神,此时的她,手脚冰凉,仿佛才被人按入冰水中后又捞起来一般,“我不想跟他结婚。”

    傅老爷子头都快疼了,“反正证都领了,就算现在去民政局,那你们也都是二婚,还不如相处相处试试?况且,这孩子我是非要不可的,宋唯啊,你也想想你父母,这两年你不在他们身边,我看啊,他们苍老了不少。你放心吧,以后你是傅家的媳妇,我会让老三照顾好他们的。”

    宋唯强忍住鼻尖的酸涩,老爷子不怕降不住她,“你看看电视吧,现在谁都知道你和老三的关系了,也都知道你怀孕了……”

    他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啊。傅时添坐在沙发内,好似背后被人砍了一道,又痛又难受。

    他是真没想过跟什么人结婚,不过他觉得委屈,宋唯还觉得冤呢。

    傅老爷子越说,就越是神采飞扬的,“趁着现在肚子还小,要把婚纱照定下来,还有酒席等等,哎呦,要忙的事情真多啊。”

    傅时添黑着脸不说话,宋唯也懵坐在那,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口。她就是想不通,世上怎么还有这么荒唐的事?

    褚桐从现场离开后,直接回了半岛豪门。

    走进客厅,保姆准备好的饭香味迫不及待蹿入鼻尖,褚桐换了拖鞋进去,看到简迟淮已经坐在餐桌前。听到脚步声,男人抬头朝她看看,“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褚桐拉开椅子,“俪缇呢?”

    “十点多的时候才起,说是饿了,吃了碗饺子,这会就吃不下东西了。”

    褚桐朝简迟淮挨近些,迫不及待说起今天的事,“你知道吗?宋唯怀孕了,还有啊,宋唯居然和傅时添领了结婚证。”

    “是吗?”简迟淮接过保姆递过来的碗,并且给了褚桐,“他们两个结婚,绝配啊。”

    “哪里配了?我没看出来。”

    “孩子都有了,还不配吗?”

    褚桐轻咬筷头,始终觉得这件事挺奇怪的。“结婚,多大的事啊?我刚才听到这个消息,可是吓了一大跳呢。”

    “宋唯怀孕这么大的事,傅时添肯定知道,你说如果傅时添对她感情不深,会不会要这个孩子?”

    褚桐想了想,然后摇头,“说不准,也不了解。”

    简迟淮继续又说道,“我也看到新闻了,拿出结婚证的并不是傅时添。”

    “对,我注意到他当时的脸色了,他似乎很吃惊,带着些愤怒,难道那张结婚证是假的?”

    “不至于,结婚证肯定是真的。依我看来,傅时添是不想要那个孩子的,既然不想要,他肯定要处心积虑瞒着傅老爷子,可傅老爷子今天这一招釜底抽薪,又定是受了什么人的点拨。”简迟淮一步步分析。

    “这种事,别人还能点拨?”褚桐越听越玄,“况且,谁能比当事人了解的还透彻呢?”

    “当然,总有一些人,如神一般地存在着。”

    褚桐不由被逗笑,“那要这样说的话,这做法未免有些缺德吧?”

    简迟淮小心翼翼舀了一碗汤,听到这话,不由斜睨了她一眼,“何以见得?”

    “傅时添和宋唯,一个不愿意娶,一个肯定不愿意嫁,如今却被这样强行凑在一起。而且宋唯人不错,我不想她掉入虎穴中。”

    “这你就不懂了,”简迟淮将汤碗再度放到褚桐手里,“你别忘了最重要的孩子,他们之间有过一个孩子,而且,即将迎来第二个孩子的降生。这种已经不是暧昧了,你也知道,要怀孕之前,先要做一些什么事。”

    褚桐双手捧着碗,“似乎有些道理。”

    男人接过她的话,“况且,对于简宝宝来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爸爸和妈妈在一起。”

    “嗯,”褚桐看了眼碗里的汤,凑过去喝了口,嘴里模模糊糊道,“也不知道你说的那个高人是谁,傅时添要知道了,还不得恨死他。”

    “是我。”简迟淮微笑应声道。

    褚桐放下手里的碗,大半的汤还在嘴中,她艰难下咽后朝简迟淮指了指,“你?”

    “嗯。”

    “为什么啊?”褚桐着实想不通。

    “为了你,看不出来么?”

    褚桐正襟危坐,就好像小时候忽然被班主任点了名似的,“是不是因为简宝宝的事,不给他点教训,你心里难受。”

    “也可以这么说吧,但最大的原因不在这,”简迟淮拿起筷子,“他对你总是不死心,这下好了,一个有妇之夫,我看他还有脸来纠缠吗?”

    “老公,你……”褚桐完全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就因为这个?”

    “还不够?这下宋唯能光明正大留在简宝宝身边了,他也没什么理由再让你过去,最后一点火苗都被熄灭了,我想他对你也就没什么幻想了。不过,要不是他管不住他的下半身,我也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所以说男人不能随便冲动。”

    褚桐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再看看简迟淮,她这老公,平时看着一本正经又严肃刻板,怎么做起损事来都不眨眼的?

    至少简迟淮没承认的时候,褚桐万万不会往他身上去想。

    当天的新闻,易搜可是帮了好大的忙,在简迟淮的要求下,不论是视频网站还是新闻,头条全部都免费送给了傅时添。

    而傅家这边,傅老爷子果然派人将宋唯的爸妈都接来了,还直接送去了酒店。

    傅老爷子也定好了吃饭的地方,说要庆祝,押着傅时添和宋唯必须要过去参加。

    褚桐忙了一上午,下午在院子里给简俪缇当免费的模特,傍晚时分,简迟淮下楼,转了圈没看到褚桐的人,直到走出院子,才看到她蜷缩着坐在树底下。简俪缇也是冻得瑟瑟发抖,简迟淮大步走上前,“你们两个傻,是不是?”

    “哥,别打扰我画画的灵感。”

    简迟淮朝着那块画布上看了眼,“就为了这几笔画,你让褚桐坐两三个小时?”

    “我也坐了啊。”

    简迟淮弯下腰,摸了摸简俪缇的手,冰凉无比,他一把将画笔从她手中抽出,“回屋里去!”

    “我还没画完呢。”

    简迟淮朝着动也不动的褚桐招下手,“你是不是坐那,坐僵了?喊你都不动?”

    褚桐见状,站了起来,两只手赶忙伸到口袋里,一边喊着冻死了冻死了,一边朝着简迟淮这跑来,“画好了吗?”

    “也就只有你上她的当。”简迟淮朝身侧的妹妹扫了眼,“我跟你嫂子出去吃晚饭,你回屋去。”

    “不带我啊?”

    “不带你。”简迟淮说得直白,一把攥紧褚桐的手,像是摸到了一块冰,他搓揉几下后塞到自己兜中,“走吧。”

    被冻得发麻的小手总算有了知觉,坐到车上,简迟淮将暖气调高,“下次她要再提这种要求,你就让她来画我。”

    “你肯配合吗?”

    “我看书的时候,她可以画,但我不可能一动都不动。”

    褚桐笑着说道,“那看来,你还真不专业。”

    “她又不给钱,我为什么还要专业?”简迟淮开着车,褚桐朝他靠近些,“去哪啊?”

    “约会。”

    “我们吗?”

    “不然呢,你还想和谁?”

    褚桐盯看向他的侧颜,“我习惯了你跟我说,去吃饭,约会这种词……好像从不会用在我们之间。”

    简迟淮目光仍旧专注向前,只是极其认真地回道,“那就从现在开始,慢慢用起来好了。”

    褚桐心尖微暖,唇瓣处的弧度也越漾越开。

    来到餐厅内,简迟淮替褚桐拉开椅子,这家酒店难得没有设立在高楼林立的地段内,但是据说一位难求,都需要提前预定才行。

    简迟淮让服务员开了瓶红酒,“我喜欢这儿的环境。”

    “是,比别的地方都要好。”

    而今晚,恰好傅老爷子也定了这边的位子,他是想找个安静又高档的地方,好在酒桌上跟宋唯的父母再把一些细节问题敲定了。

    傅时添和宋唯都是被他强行带过来的,两人都摆了张心不甘情不愿的脸,傅时添走在前面,孩子也没带出来,他那气场往门口一站,自然能吸引到不少的人。

    简迟淮手中端着红酒杯,他手腕轻轻转动几下,然后抬高酒杯,朝着远处似乎做了个敬酒的动作。

    褚桐好奇地回过头,傅时添也发现了他们,他抬起脚步往前走,到了褚桐跟前,还未说上话,就被简迟淮抢先一步,“傅先生,恭喜啊。”

    “恭喜什么?”傅时添冷哼反问。

    “新婚大喜,百年好合,白头偕老。”

    傅时添脸色发青,“简迟淮,没想到你骨子里还藏着会唱大戏的强大基因啊。”

    简迟淮轻笑下,“这也要你肯配合才是,看样子,傅老爷子欢喜的很,你可别让他白欢喜一场。”

    傅时添双手撑向桌沿,上半身微微往下倾,“你这样做,无非是让我别再打褚桐的主意,是么?”

    “听你的意思,你还想垂死挣扎了?”

    傅时添咽不下这口气,活生生被人摆了这么一道,又痛又恨,“你觉得一张结婚证对于我来说,重要吗?我可以完全不受它的束缚。”

    褚桐听到这,朝两个男人看了眼,她适时端起手边的红酒杯,学了简迟淮的样子,朝着傅时添做了个敬酒动作,“傅先生,祝你子孙满堂,结了婚的男人就该有责任感。从小我爸妈就教导我,路上遇到已婚男人要避而远之,还不可单独多说话,你可别再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害我了,我可是个三观特别纯正的好青年。”

    简迟淮听到这,朝着傅时添耸了耸肩头,然后摊开两手。

    这些话,可不是他让褚桐说的,是她自己说的。

    ------题外话------

    亲们,《原来一直都深爱》的团购,接近尾声了,还有想要订购书的亲,记得加群哦。预售可得签名本,机会难得哈。

    差不多元旦过后就能发货了,这次书中赠品也非常多,书封照样是精美绝伦,值得收藏哦。

    想要参加团购的亲们可加读者群,群号码:140370093,进群找管理员登记好个人信息就可以了。敲门砖写上团购二字。

    已经在正版群和读者群的亲们,不需再重复加群了,直接找管理员登记信息即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圣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妖并收藏私婚之Boss的VIP老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