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822章 落红2

第822章 落红2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南宫易犹自懊恼,忍不住莞尔笑道:“放心吧!我已经在魍兽身上洒了‘万里灵犀嗅’,定能将他们寻着。即使让他们逃脱,只需禀明惊雷天尊,昭告五大帝国,元泱纵大,也没有他容身之所。咱们还是先救雷公吧!”

    南宫易又是气恼又是滑稽,与两师妾对望一眼,忽地忍俊不禁,笑将起来。但想到震兹、晏净灵女惨遭毒手,笑容凝结,心情登时又转沉重,当下携手朝雷公二人飞掠而去。

    月华如水,清辉普照。草木掩映,震兹、晏净灵女两相对立,虽然衣袂鼓舞,肤色润泽如生,但周身僵硬,气息全无,已经化作两尊岩骨僵人。任凭南宫易如何输气相救,已不能复活还转了。端详两尊岩骨僵人的表情,竟是凝眸对望,神情古怪,也不知究竟是悲伤、欢喜还是迷茫。

    南宫易呆呆地望着两人,胸中如被巨石所堵,说不出的怅惘难过。这两人虽与他不甚熟识,但震兹为人沉默寡言,醉心神法,乃是元泱十灵中最为单纯的人物,晏净灵女虽偏激疯癫,却是命运坎坷的可怜女子。

    一个令他尊敬,一个让他同情,双双惨死于七百年前的余孽之手,焉不令他抚胸叹息?倘若他前世将西门洛虹直接了断,又怎会发生今日之事?想到此处,更是愧疚难当。

    寰姬芙低声道:“傻瓜,你别自责啦!冥冥之中自有天数,不是你,也不是西门洛虹所能决定的。况且晏净灵女这一生坎坷寂寞,暗恋雷公却始终不得回报,现在与他岩骨同鸳,两两相望,对她来说何尝不是最好的结局?”

    南宫易闻言更感唏嘘。木立片刻,方回过神来,哂然道:“险些连此行的目的都忘了。”轻挥无极封神刃,将寰姬芙身上的锁链尽数斩断。

    两人在还魂神梧下掘了个大坑,将宫涤尘和青霞灵女的骸骨一齐埋入,修了一个丘坟,立碑为记。想到西门洛虹有可能去而复返,不敢将无极封神刃埋入坟中,仍由南宫易悬挂腰间。

    二人原想将震兹、晏净灵女也合葬一处,但虑及他们非亲非故,又是当世惊雷帝国前辈,自己这般擅做主张,倒颇唐突失礼。当下只好让他们伫立原地,等转告了惊雷天尊圣主、潮阁圣后,再由他们处置。

    两人收拾既毕,又在宫涤尘、青霞灵女的碑前拜了几拜。一阵寒风忽起,草木飞扬。月色清冷,风声呜咽,二人突然觉得一阵刻骨的凄然,携手对望,怅然无语。

    南宫易想到青霞灵女临终言语,忖道:“虽有元泱至利的无极封神刃,却偏偏红线难断!”蓦地一阵冲动,转过身,斩钉截铁地低声说道:“好姊姊,今生今世,南宫易只喜欢你一人,如有变心,天打……”

    寰姬芙急忙伸手掩住他的口,摇了摇头,嘴角泛起温柔的笑意,眼眶一红,突然扑簌簌地落下泪来。痴痴地望着他,欲言又止,半晌方低声叹道:“尘埃落定,魂魄归真。咱们走吧!莫扰了他们清梦。”

    第二章不速之客

    皓月高悬,星辰寥落,渺渺虚无,一片澄澈。俯瞰万里雪原,寒峰林立,雾霭苍茫萦萦缭绕,宛如长河涛涛。林风阵阵,隐隐地传来几声夜鸟苍凉的悲啼,若有若无,遥远得如同来自天际。

    出了北震谷,看万水千山,天遥地广,两人竟突然有些迷茫,不知何去何从。玉潮池聚英殿的夜宴此刻当正值*,但他们却不想即刻回到那喧嚣的热闹中去。当下索性放飞灵犀蜂,追循西门洛虹踪迹。

    风雪鼓舞,凛寒扑面,南宫易、寰姬芙瞬移携手并舞,衣袖猎猎翻卷。想着今夜所历,心中百感交织。

    在这苍茫寂寥的神藏山月夜,天地间彷佛只剩下他们两人了,前世、今生、潮阁琼酿会、五大帝国群雄、动荡的元泱……一切都变得那么虚无缥缈,就像飞崖间随风弥散的夜雾,似乎触手可及,但真正抓着的却只有一掌潮湿与冰冷。

    两人瞬移并舞,执手相随,穿过光怪陆离的玉杉木林、险壁嶙峋的神藏山壑谷,越过青草纷飞的山腰、冰雪皑皑的峰顶,又掠过突兀横斜的尖崖怪石、汹汹起伏的雪原林海,追随灵犀蜂,往神藏山深处而去……

    如此过了半个时辰,到了一个渊壑之中。雪丘比邻,飞崖傲岸,一条长河滔滔汹涌,银光粼粼。两岸冰杉绵延,芳草萋萋,野花绚烂开遍,极是幽静。河流折转处,两峰交错,地势凹凸,汇成一湾幽潭。

    灵犀蜂突然振翅嗡嗡,极是兴奋,闪电似的飞到那水潭上空,盘旋飞舞。南宫易、寰姬芙对望一眼,心下大凛,难道西门洛虹竟藏在这水潭之中?凝神戒备,悄声掠去。

    凉风拂面,夹杂着一丝淡淡的腥臭之味。那水潭波光闪烁,暗影迷蒙,亦透着一股森森阴气。南宫易赤炎神瞳凝望,隐隐瞧见潭底石隙之间,藏了模糊事物,似是一人一兽。

    两人正欲包抄上前,却听“澎”地一声激响,潭水喷涌,一道细长的水矢破空怒射,将那盘旋跌岩的灵犀蜂陡然劈为粉未。

    南宫易心下一沉:“糟糕,还是让这奸贼发现了。”

    “万里灵犀嗅”乃是取灵犀蜂雌蜂卵之血,揉以七种奇花制成的水粉,其味淡不可察。只要涂于雌蜂身上,无论相隔多远,雄蜂均能循味追到。其效虽神奇,但一种灵犀雌蜂只能与一只灵犀雄蜂相配,一旦灵犀雌蜂亡殁,则纵有万千灵犀雄蜂,亦无法追循其味。眼下这只灵犀蜂既已被西门洛虹所杀,若不能及时将他降伏,想要再行追踪便极之困难了。

    “轰!”水浪翻飞,一道人影笔直飞起。

    南宫易大喝道:“哪里走!”断刃翻转,刃气横空怒刺。“仆!”那人避也不避,登时被刃光贯穿,轰然倒撞在潭边巨石上,倏地一颤,缓缓萎顿于地。

    南宫易二人微微一愕,想不到竟了结得如此简单。定睛望去,那人长眉入鬓,双目圆睁,果然是此前从北震谷逃脱的西门洛虹!只是他面容扭曲变形,瞠自张口,呆滞的双眼中满是愤怒、惊恐、哀乞、绝望的神情,彷佛在死前的一刹那,见到了什么殊为可怖的事情。周身惨白浮肿,鲜血流尽,竟似早已死去多时。

    寰姬芙心下狐疑,蹙眉道:“他是真死还是装诈?”

    南宫易惊疑不定,飘然落在三丈之外,断刃隔空轻挑,将他翻转了数回;念力探扫,他气息、脉搏尽无,殊无生气反应,确已毙命。

    再一细探,他浑身上下竟有六处致命伤口,除了南宫易适才那一刃之外,心脏、肺腑还有五处重伤,伤口或烧灼,或齐整,或长出息肉……竟似由五种不同的强猛真气重创而成。难道他竟是遭五大帝国高手夹击围杀吗?但最为怪异的,乃是他浑身不剩一滴血液,经脉中亦无一丝残存真气,彷佛被什么凶兽将他连血带气吸纳一空,只余一具臭皮囊。

    两人惊喜之余,又大感骇异,隐隐带着一丝说不出的不安和恐惧。不知是谁杀了这凶狡巨奸,令他死得这般惨烈难看?心中一跳,蓦地想道:“倘若他早已毙命,又如何能杀死灵犀蜂,从水潭中跃出?难道……”猛地转身,同时朝那水潭望去。

    身形方动,只听水声轰隆迸射,又是一道人影冲天而起,朝着两峰壁隙飞掠而去。

    南宫易与寰姬芙对望一眼,齐齐忖想:“定是他杀死西门洛虹!”刹那间心底涌起强烈的好奇,都想一睹庐山面目。

    南宫易喝道:“阁下且慢!”腾空斜掠,金光怒爆,刃芒纵横飞舞,将他生生挡住。

    那人轻咦一声,似是颇为惊讶,蓦地转头瞥了南宫易一眼,嘿嘿冷笑,突然亮起一道眩目无匹的青碧刃光,如清潮急涌,洪浪席卷。

    “砰!”两道气芒方一触及,光影流澈飞舞,照得天地皆明。

    两人齐齐一震,交错飞退“屠龙刀!”

    南宫易脑中如春雷炸响,惊喜欲爆,颤声叫道:“蛐蛐,是你吗?”

    此时光影昏暗,刹那间瞧不分明。但那人玄风真气雄浑无匹,所使钢刀极富灵气,锋芒所及,四周碧木倾摇剧摆,当是屠龙刀无疑!

    那人也不回答,趁着南宫易愣神之机,如腾蛟出海,破空而去。

    林叶簌簌,玉蟾清辉盈盈,瞬息间将那人的面容照得雪亮。乌发凌乱,脸色煞白,双眼血红呆滞,嘴角撕裂了一个大豁,露出森森白牙与流淌的污血,与曲风扬迥然两异,倒象是一具恶蜮。手中那青㭎长刀蜿蜒如龙,双面皆刃,铜锈斑驳,凹线纵横,交织如飞天青龙纹理,正是玄风帝国第一神器屠龙刀。

    南宫易心下一沉,方甫涌起的狂喜登时消逝得无影无踪。此人究竟是谁?为何屠龙刀竟会落入他手?难道……难道曲风扬已经死了?一念及此,当胸如被重击,心跳几已停顿。惊疑恐惧,脑中一片空白。

    寰姬芙见他呆若木鸡,一拽他衣袖,低声道:“阿恕,此人必定知道曲风扬下落,莫让他逃了!”

    南宫易如梦初醒,大喝道:“站住!你逃不了!”同寰姬芙交错飞舞,不顾一切地瞬移追去。

    那人冷笑一声,身形快如鬼魅,陡然折转,又朝地壑中冲去。上窜下伏,兔起鹃落,转瞬间已飞到百丈开外。

    这个时候,“轰隆”巨响,震耳欲聋,右侧万丈雪峰突然坍塌,群峰断裂,雪崩滚滚,巨石冰岩迸飞怒射,遮天蔽月,瞬息之间将前地壑严严实实地堵住。

    那人身形疾顿,衣袖鼓舞,突如鹏鸟似的展翅高飞,迎着滚滚裂浪破空飞舞。

    茫茫雪雾冰屑中,响起一声清脆悦耳的怒喝,一个淡淡的紫衫人影闪电穿飞,倏然冲到。人影过处,雪散石迸,“嚎——呼!”一条巨大的赤甲苍龙兽平空冲出,咆哮飞腾,张牙舞爪,朝着那恶蜮似的神秘人物当头扑下。

    南宫易又惊又喜,大声叫道:“娘亲!”

    这条凶厉龙兽赫然便是海神的“赤甲苍龙兽斩”!

    寰姬芙芳心一颤,呼吸莫名地急促起来。两人今夜正为海神的离奇失踪担心,想不到竟在此处邂逅。

    那人发出一声嘶哑可怖的长啸,竟丝毫不避让退缩,屠龙刀电舞,金光冲天闪耀。“呼”地一声,狂风骤起,地壑两侧的浩瀚林海绵绵起伏,青芒滚滚,无数道赤青色的风魄气光宛如流星矢雨,纵横激射,滔滔不绝地划过苍茫雪雾,没入屠龙刀之中。

    “轰!”那人周身青光幻影大作,宛如透明。经脉彷佛无数道青光交错,闪闪发光,与汇集而来的万千风魄紧密连接,交相辉映,倒象是一道接天龙卷风,吸地擎天,狂沙怒卷。

    天地皆青,银顶错芒,地壑中光影流澈。那赤甲苍龙兽在他头顶咆哮飞腾,如被无形气幕所阻,一时竟无法冲下。

    南宫易失声道:“怒风狂涌,气贯长虹!”心下大骇,此人究竟是谁?竟能参透风云诀的至高之境,感应四周风魄,将玄风真气与屠龙刀诀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

    生平所见的玄风帝国顶级高手之中,巽法灵、西光吋、玄天灵女比之竟都有不如,仅有风神儿差可相媲。突然想起当日飘鱼子所说,曲风扬因修练“幽冥鬼蜮摄魂神功”妖法而魔化云云,心中大震:“莫非他当真就是蛐蛐吗?只因被鬼蜮魔蟑控制,变得非人非鬼!连我也认不出来了?”越想越觉得吻合,冷汗涔涔而出。

    正自惊惧担忧,却听那人嘶声啸吼,屠龙刀轰然飞卷,万千道青光幻影急旋飞转,汇成一道巨大的光弧气浪,由下而上,雷霆万钧地破入赤甲苍龙兽腹部!

    “砰!”赤甲苍龙兽一颤,发出狂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