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824章 清虚2

第824章 清虚2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倘若碧雨帝国当真与这冥衣妖人合谋,当趁势内外回应,全力歼灭四大帝国群雄才是,何必装腔作势错失绝佳战机?”

    蓦地想起冥衣妖人击溃玴海天君、夺走浮世玉,杀死恒水流等事,心里倏然大震:“难道这冥衣妖人和狗贼竟不是一路的吗?”

    这个时候,玉笙声起,悲怆苍凉,悠远高旷,凄诡阴邪的筝音登时稍稍一滞。显是惊雷天尊奋力以筝音真气扰其节奏,帮助群雄压制妖蛊。但他真元大损,意气虚弱,不过片刻,筝音复被骨筝逐渐压制。

    南宫易心道:“惊雷天尊真元虚弱,只怕不能持久,一旦被筝音彻底压过,形势便危险之极。”

    正欲舞箫相助,又听箫声清雅,寥落隽永,如汨汨清泉,朗朗皓月,令人神智一清,浊念竟消,赫然是那首“一夕红颜曲”。

    南宫易大喜:“有天仙灵女姊姊相助,惊雷天尊当可无恙。”突想:“奇怪,为何天仙灵女姊姊真气充沛,竟似丝毫未中毒?难道是因为当日在樽眼丘服食了血菩提果?”却不知玄天灵女之所以未中蛊,实是因为她素来不用俗世膳食,仅以鲜花蜜冻果腹。

    他一边思绪飞转,一边急速抄掠狂奔。

    那冥衣妖人哑声笑道:“惊雷天尊圣主,镜心湖畔切磋音律,你仗着那愣小子相助,侥幸胜了我半筹。今日又拉来这小丫头帮忙,嘿嘿,真是羞死人也!”筝音陡然急促,如暴雨妖风,山崩海啸。

    只听“嗑嚓啦”脆响叠爆,玉潮池坚冰四裂,无数惨白的头颅从冰层裂缝之间冒了出来,密密麻麻,宛如万千莲花在星夜盛开,诡异己极。

    “乒砰”炸响,冰块四飞,水浪冲涌,万千恶蜮嚎哭怪吼,*地冲天飞起,四面八方朝聚英殿围涌而入。

    群魔乱舞,恶蜮哭嚎,绚光气浪冲天交错,众人惊呼惨叫不绝于耳。片刻前歌舞升平的人间仙境竟变作妖怖鬼域。

    南宫易惊怒交集,反手抽拔银珊箫,还未及舞箫相助,无数恶蜮已经狂嚎着扑入环廊,挺矛挥刀,张牙舞爪朝他交叠猛攻。

    “呛”青光爆舞,情殇刃倏然出鞘。这一刃气势强猛已极,金光流转,直冲霄汉,照得四周恶蜮须眉皆绿。“轰!”数十恶蜮惨呼声中碎断抛飞,乌血溅舞,万千鬼蜮魔蟑毒四射飞扬,在星光下斑斓鲜艳地密集蠕动,妖异可怖,被刃气所激,迅即粉碎尘扬。

    长河汹涌,邻光闪耀,寰姬芙驭禽穿越林浪蜿蜒,沿着地壑迤逦折转,低掠穿行,朝着河的下游急速飞去。两岸银顶连绵,冰崖倒掠,玉蟾清辉在山隙之间穿梭闪烁。

    突然狂风鼓舞,雪雾纷扬。雷电鹜凛然警觉,唦唦怪鸣,忽然盘旋不前。寰姬芙心下微惊,凝神四下察探。

    长河澎湃,林涛汹涌起伏,淡黑色的云层徐徐漫过雪岭冰峰,团团笼罩在地壑上空,玉蟾清辉越来越加昏暗,四周弥漫着无形的妖氛阴气。

    远远地,传来一声虚无缥缈的骨筝,似有若无,淡不可闻。寰姬芙心中一跳,突地有一种奇异酥麻的感觉在自己体内突然迸爆,丝丝缕缕地蔓延开来,继而感到虫噬般地阵阵刺痛。低头下望,面色大变,险些叫出声来。

    冰肌雪肤在玉蟾清辉下紫黑透明,突突乱跳,此起彼伏,彷佛有千百只妖蟑在皮下爬动一般。她心下大骇,念力探及,发觉自己体内竟有万千只妖蛊齐齐孵化,随着那筝音节奏汹汹四窜,急速蔓延!

    刹那之间,她的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鬼蜮魔蟑!”惊骇恐惧,脑中登时一片空白。

    海神突然低吟一声,周身僵硬,眼波迷乱,忽而恐惧,忽而凶厉,竟似被那筝音摄控,她的皮肤也开始不住地跳动起来。寰姬芙骇异更盛,来不及细想究竟,急忙默念“三尺冰封诀”,奋起真气,将她瞬间冰化,冻结住所有妖蛊。

    雷电鹜回头灼灼地凝望着她,大声怪鸣,似乎在等她发号施令。寰姬芙心中一凛,咬牙心道:“现在再不逼出妖蛊,只怕赶到玉潮池宫时,我们都已被鬼蜮魔蟑毒控制,失心疯魔,万劫不复了。”当下再不迟疑,驱鸟下冲,在冰岩上盘旋停住。

    寰姬芙抱着海神跃下鸟背,将她平放在冰岩上,四处眺望,寻找野兽骸骨。只有焚烧骸骨,才能以此气味逼出体内的鬼蜮魔蟑,保得暂时无忧。但极目搜寻,始终不见半具兽骸,心底越发焦急起来。蓦地想起西门洛虹的遗骸,心中一跳,当即便欲驭禽返回。

    这个时候,忽听“轰隆”震响,长河巨浪滔天,漩涡水浪中蓦地涌出无数惨白浮肿的头颅,四下乱转,齐声号哭。万千黑洞洞的眼睛突然齐唰唰地凝聚在寰姬芙的身上。

    她心中大凛,冷汗涔涔,正想抱起海神驭禽飞离此地,忽地黑影飞闪,鬼哭狼嚎,万千恶蜮密密麻麻地跃出水面,四面八方朝她骤然扑至!

    骨筝阴鸷激烈,如彤云压顶,密雨倾盆。冥衣妖人飘飘忽忽地落在钟亭飞檐,哑声笑道:“碧鲁洪渊,你身中‘鬼蜮魔蟑’与‘化功逍遥粉’,越是运气,发作越快。嘿嘿,乖乖束手就擒,或可保得一条老命。”

    话音未落,“蓬”地一声问响,惊雷天尊低喝一声,玉笙竟然炸裂开来。他大半真气已被南宫易吸去,一日之间不过恢复少许,此时强撑片刻,终于抵受不住,被筝音震得一败涂地。

    冥衣妖人哈哈怪笑道:“咦?堂堂惊雷帝国惊雷天尊怎地变得如此不济?莫非圣主日理万机,呕心沥血,拖垮了身体?”

    笙音既破,骨筝更加凶厉逼人,将玄天灵女的箫声强行压住。六英圣殿中狂呼迭起,不少人妖蛊发作,形如疯魔,纷纷朝殿外飞奔,方甫出殿,立时被众恶蜮撕为碎片。

    幽冥恶蜮怪吼,前仆后继,汹汹围涌。

    电光石火之间,南宫易蓦地想道:“只要全力将那冥衣妖人杀死,妖蛊便无主是从,这些恶蜮亦群魔无首。”当下纵声长啸,蓦地回身转向,断刃纵横飞舞,杀开一条血路,穿廊过亭,朝着那冥衣妖人急速掠去。

    口中唱道:“妖贼,有胆子便别用妖法害人,过来与南宫易爷爷堂堂正正斗上三百回合!”

    六英圣殿内琼海国群雄闻声又惊又喜,纷纷雷霆呐喊。

    冥衣妖人斜睨笑道:“嘿嘿,这里还有一条漏网之鱼。”身旁那五个冥衣妖人闪电掠起,凌空交错,形成五角形状,朝南宫易迎面冲来。

    人影闪烁,赤红、幽蓝、青碧、银白、紫黑绚光雷霆怒射,五股各相迥异的雄浑真气狂风暴雨似的陡然撞至!

    南宫易眼前一花,只觉气浪迫面,芒刺在背,那五人真气分属五大帝国,真元之强猛,竟似均在“真仙位”之上!心下大骇,念力电扫,飞快地探算出五道真气的力量与变化方向,蓦地急转定海珠,借势随形,朝斜后方急堕,断刃斜扬,一式“风回路转”,气芒青电似的刺撞飞舞。

    轰隆震响,青光破空,那五道眩光真气离散飞射,气浪翻叠炸涌。五人凌空翻转,朝上方冲退。南宫易则藉着那冲撞之力,曲线抛飞,蓦地一沉,长翅明鲟似的滑翔冰面,继续朝着六英圣殿冲去。

    冥衣妖人“咦”了一声,极是惊讶,怪笑道:“好小子,果然有些能耐,难怪口吐狂言。可惜不管你有三头六臂,今日都要化作一堆青冥蜮卒。”筝音狞厉,高扬破空,万千恶蜮裂冰破浪,重重叠叠地狙击南宫易。

    只听“当”地一声震响,清旷刚烈,群山迥荡,骨筝登时暗哑了刹那。於莫轩高声喝道:“何方妖贼,竟敢如此猖狂,视元泱英豪为无物!”

    一个莹白玉鼎飞悬半空,呼呼急转,不断地变大,橙赤色的光浪闪耀飞舞,激撞在鼎沿。嗡声激荡,如雷霆霹雳,震得众人双耳麻痹、心神清明。

    於莫轩身怀惘云帝国神物“万毒莫侵珠”,亦是百毒不侵之身,此刻偌大的六英圣殿,竟只有他与玄天灵女神智清明,安然无恙。

    冥衣妖人怪笑道:“好一个九天坤鼎!”骨筝倏然一变,阴柔绵软,似有若无,在激越的鼎声之中缭绕攀升。众人只觉耳根、心喉酥痹发麻,周身无处不痛痒刺痛,彷佛有一柄尖刀不住地轻轻剐刮脊骨,难过己极。体内的妖蛊随着筝音节奏,或急或缓,忽轻或重地爬动咬噬,令人直欲发狂。

    阴风怒卷,恶蜮扑面,南宫易断刃飞舞,金光纵横,将四面围涌的恶蜮杀得尸骨横飞,一路高跃低伏,滑翔飞冲。

    骨筝绵绵妖异,逐渐又压过了箫声鼎鸣,六英圣殿中群雄惨叫之声遥遥相应。

    转瞬间南宫易便已穿飞四百余丈,距离六英圣殿已不过百丈之遥。正自斗志高昂,斩妖破阵,忽觉那五个冥衣妖人再度当空冲下,狂飙似的朝他飞冲夹击。

    “呼呼”风声激响,五人移形换影,刹那攻至。五道绚光气浪曜目横空,如五条翻天兽迤逦飞舞,怒吼狂啸急撞,瞬间将南宫易周身要穴尽数罩住。这次攻势之猛,气浪之强,竟在前番三倍以上!

    刹那之间,南宫易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西门洛虹竟是死在这五人手中?”呼吸一窒,待要提气反击,体内那五道狂猛真气却蓦地自行激撞一处,督脉剧痛。忽听“蓬”地一声,眼前昏黑,全身痹痛,彷佛瞬间爆炸开来。

    刹那间,他忽地想起惊雷天尊所言:“只是从今日起,神少每日必须调气运息两次,每次至少半个时辰,否则五轮真气必定要相冲相克,稍有不慎,只怕仍有性命之忧……”不迟不早,不偏不倚,五轮真气偏偏在此时相冲撞击。

    与此同时,那五名冥衣妖人的真气四面八方怒撞而至,轰然震响,剧痛欲死。他登时大叫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蓦地朝下急速摔落。

    “嗑嚓!”脆响,冰块碎裂,水花飞溅,倏地沉入森寒的玉潮池之中。

    第三章石破天惊

    气泡乱舞,青浪摇曳,池水倒灌而入,南宫易烧灼的经脉登时一阵清凉,疼痛大消,过了片刻,神智渐转清醒,但五气郁结,经络堵滞,仍极难动弹。

    他瞬息之间提气过急过猛,郁积体内的五轮真气登时失衡相冲,其势汹汹,不及调整经络穴道便已相克迸爆,若非那五人的五轮真气恰巧夹冲撞到,强行抵消了鼓爆四射的真气,他必定经络碎断而死。正所谓因祸得福,那五人欲取其性命,不想反倒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凝神四望,只见远处池心漩涡滚滚,无数腐臭枯瘦的恶蜮从中冲涌而出,四下分散密布,悠悠荡荡地从身旁漂浮而过,朝上方冲去。他心中登时恍然:这玉潮池池底必定也如牟阳山血谶潭一般,有一条秘密的漩涡暗洞直通地底,而这些恶蜮定是经由地底漩涡来到这神藏山顶。

    眼见几个恶蜮幽蓝闪光的眼眶翻动,朝自己瞥来,南宫易心中一凛,急忙奋起念力,默诵“道入幻境”,隐身匿形。此时经脉封堵,毫无反抗之力,稍有不慎,这些恶蜮便足以要了自己性命。

    寒流涌动,恶蜮穿梭。他一面舒展肢体,施展“鱼水吟”,在水中自由呼吸。一面竭力运气调息,想要化解那郁结五气。但那惊雷、碧雨、天焰、惘云四属真气都是来自外人,又强猛无匹,极难控制,方甫运息调解,便剧痛锥心,几欲晕厥。

    顺流飘荡,悠悠忽忽地穿过几根巨大的翡翠石柱,柱上雕龙浮凤,赫然便是六英圣殿殿柱。

    南宫易大喜,急忙一脚勾住,以足底微弱真气吸住那石柱,一点一点地朝上方移去。青浪中红光摇曳,弥散着浓郁的污血腐臭,恶蜮残骸一具具从头顶漂过。过了半晌,终于“当”地一声,撞到坚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