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825章 破冰1

第825章 破冰1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欲鼓起余力,破冰而出,却听“喀喳”脆响,斜上方冰层陡然碎裂,一个头颅倒插陷入,双眼凸出,惊布地瞪视着南宫易,口中“汨汨”地冒出一串气泡,污血从裂颅处激涌而出,涸散开来。那人光头鹰鼻,赫然竟是碧雨帝国的那明哲富元良。

    继而“噼啪”、“嗑嚓”之声大作,冰层四裂,数百人头纷纷贯冰破入,神情惊骇,颅顶破裂,死状惨烈无比,大半竟是碧雨帝国中人。

    南宫易骇讶万分,心道:“难道那妖贼果真不是狗贼?倘若如此,他究竟是谁?为何与五大帝国为敌?”

    骨筝凄厉,狂呼怪鸣不绝于耳,九天坤鼎与筝音仍在苦苦支撑。南宫易透过冰缝罅隙朝上望去,只见六英圣殿混乱,恶蜮交错奔走,竟已攻入大殿。

    刀光刃影,血肉横飞,五大帝国群雄各行其是,混乱无序,迅速被众恶蜮分割成几块,只能各自为战。悬廊上、楼阁上、池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遗骸,断头四滚,残肢横亘,鲜血雨似的密集滴落,击打出朵朵嫣红的血花。

    残余的大部五大帝国群雄已经退缩到惘云大殿中,接踵摩肩,背靠背两两而坐,一个在闭目调息,逼迫妖蛊。另一个则凝神戒备,奋力击退扑入的恶蜮。时有豪雄被筝音所惑,惨叫起身,狂奔出殿,立时被围峙在外的恶蜮撕心裂脑,抛入玉潮池中。

    玄天灵女站在殿角,白衣飘飞,清丽如仙,洞箫淡雅寥落,在这腐臭血腥暗夜里听来更觉出尘不染。

    众恶蜮竟似惊慑于她的绝世风姿,自惭形秽,不敢近身。狂风卷来,污血点点溅射在她的白衣之上,彷佛雪地桃花朵朵绽放。

    五大帝国群雄中,唯有她与於莫轩神智清明,未受虫蛊之惑,分别凝立于大殿南北角落,一面以箫声鼎鸣抗衡骨筝,防止群雄妖蛊发作,失疯发狂,一面则带领群雄奋力抵御恶蜮侵入。

    南宫易远远地望见她曼妙的侧影,心中怦然剧跳,忽然又是一阵莫名地怅惘。不敢多看,急忙移转目光,继续探察殿内形势,寻找寰姬芙、馨儿、海神等人的身影。

    恒天、焱炘、西光吋、启烽、烈焰灵女等各国尊、姬、灵级顶尖高手均已身中虫蛊,按各自国别区隔盘膝,面色惨白,纷纷凝神运气压制妖蛊,时而轮流起身迎战,将攻入殿中的恶蜮斩杀殆尽。

    潮阁圣后虽亦颇为难受,但端然盘膝,指挥若定。馨儿则坐在她旁侧,被惊雷帝国众高手重重围住,护得水泄不通。

    惊雷天尊、断燃木、伏羲、飓啸天公等人原已真元大耗,此刻更是难以为继,苦苦强撑,黄豆大的汗珠滚滚掉落,难受已极。

    鬼蜮魔蟑与其他妖蛊最为不同之处,乃在于其鬼卵的孵化数量、速度与冰壳蛭人体的念力、真气成同一趋势增长。念力、真气越高者,其体内的妖蛊受激孵化的速度越快,数量越多,是以恒天等五大帝国顶尖高手受害最甚。

    鬼蜮魔蟑寄生者甚至不可妄动真气,以免催生鬼蜮魔蟑鬼卵加速孵化。一旦运气逼出一只妖蛊,立即因此催孵了十只,乃至二三十只妖蛊……恶性循环,源源激增,实是让人头痛之至。

    但此刻冥衣妖人操筝御蛊,恶蜮凶狂围攻,众人又不得不运气抗敌、逼蛊,明知是饮鸩止渴,也无可奈何。

    南宫易四下扫探,始终不见寰姬芙、海神,稍稍舒了口气,心中突然“咯登”一响:他在神藏山中绕转了许久才回到玉潮池,她们二人理应先到才是。难道……难道她们也遇见了什么不测之事?凛然忐忑,惴惴不安。但此时多想无益,只能尽快冲开经脉,与群雄并肩击溃恶蜮。

    九天坤鼎当空旋转,白色光芒四射,宛如飞瀑流澈,将惘云大殿重重笼罩。恶蜮撞着那白色光芒,登时血肉绞散,凄嚎湮灭。但随着骨筝越来越加刺耳,那九天坤鼎银色光芒逐渐黯淡下来,越来越多的恶蜮穿破银色光芒,冲入殿中,与群雄展开激战。

    忽听几个元泱南蛮夷女尖声叫道:“焚烧遗骸,用骨烟逼出妖蛊!”

    众人恍然醒悟,天焰帝国群雄首当其冲,纷纷化气为火,将大殿四周的遗骸点燃焚烧。一时黑烟滚滚,腐臭薰天,当即便有无数鬼蜮魔蟑毒从众人体内破肤怒射,密密麻麻地爬满了大殿。

    冥衣妖人怪笑道:“碧鲁洪渊,看看你请来的都是些什么贵客?竟敢在玉潮池公然纵火,忒不把你放在眼里。不如我替你灭灭火,教训教训他们吧!”

    筝音一转,汹涌变化如海浪。玉潮池坚冰上,坚冰接连迸裂,潮水一浪高过一浪地拍打大殿,四处喷涌而入,登时将大火浇灭。

    筝音高昂,万千恶蜮阴灵纷涌,*地四面冲入,越过焦枯的骸骨,发动一轮又一轮疯狂的猛攻,登时又将群雄死死压制。

    南宫易心下恼恨,忖道:“这恶贼好**狡,故意挑选在此时此地进攻,必是算准了这些恶蜮从水里越出,周身湿透,极难烧着,即便起火,也可以利用玉潮池水浪泼灭火势。如此一来,众人便没法子用尸火逼出妖蛊了,唯有束手待毙。”

    眼见恶蜮越来越多,气势极盛,群雄逐渐不支,他心下越发焦急,奋力运气,却始终不能重新冲开经络。听惊雷帝国群雄长吹嚎哨,齐奏金钟,似是在呼唤援兵,心中大奇:“是了,怎地过了这么久,始终没有惊雷帝国兵卒将领赶来增援?”

    此念方起,便听冥衣妖人哑声笑道:“嘿嘿,可怜困兽犹斗,你们以为还有援兵相救吗?五万神藏山铠甲禁卫军都已成了我幽冥府恶蜮啦!”

    南宫易闻言大凛,蓦地想起昨夜大批巡兵、树鸟离奇失踪,今夜穿梭神藏山雪峰冰岭,始终未见一个铠甲禁卫……等诸多怪事,恍然大悟:“是了!定是这妖魔鬼怪做怪!”

    这些妖魔鬼怪多半早已通过冰岩暗涌抵达神藏山,先神不知鬼不觉地以鬼蜮魔蟑毒将惊雷帝国铠甲禁卫军蚕食控制,逐一剪其羽翼,了除了后顾之忧。埋伏妥当之后,再趁着今夜群雄毕集玉潮池之机,大举围攻。眼下三万惊雷帝国精兵纵使还有幸存,也丝毫不足以对抗恶蜮了。

    想通此节,他又是惊怒,又是懊悔,早知如此,在那琅圩森林时就该立即返转,向惊雷天尊报知异常景况。旋即又想起西门洛虹的惨死,再无怀疑,心道:“那厮多半是撞见这妖魔鬼怪,被那五个冥衣妖人围杀灭口。”

    大殿内鬼哭狼嚎,血雨缤纷,场面凄烈惨酷,宛如梦魇。筝音凄诡,直刺人心。转眼之间,又有几人惨叫发狂,形如疯魔。五大帝国群雄斗志低迷,一面苦苦抗拒妖蛊,一面各自为战,越发招架不住。

    众人惊怒交织,破口大骂:“乖奶奶个熊的,龟儿子是谁?老子和你有什么生死冤仇?”

    “****祖宗个乌龟儿子臭王八!有胆就别藏藏掖掖,报上名来!老子变作恶蜮也绝不放过你!”

    冥衣妖人悠然舞箫,毫不理会,嘴角狞笑,双目中满是森然怨毒之意。

    贝妩岚娅突然抬起头来,望着钟亭上那飘飘欲飞的冥衣妖人,失声道:“我知道你是谁啦!你!…你是碧雨天尊纪戊空!”

    众人讶然,骨筝顿上,恶蜮纷纷凝立不前。

    冥衣妖人微微一怔,哑声狂笑道:“神姬果然冰雪聪明,孤家就是纪戊空!不过再也不是什么碧雨天尊了,而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鬼蜮冥神!”

    地壑妖云惨澹,鬼雾迷蒙,万千恶蜮从河中纷涌而出,穿掠古林荆棘,密密麻麻地围攻而至,情景诡异如梦魇。

    雷电鹜唦唦怒吼狂啸,昂首踏步,赤炎火麟纵横飞喷,四周草地登时窜起熊熊火焰,转瞬形成一圈赤红色的火墙,吞吐跳跃,将寰姬芙、海神护在其中。

    众恶蜮怪嚎着汹汹冲入,“蓬!”十几具恶蜮倏地着火,踉踉跄跄地摔倒在地,皮焦肉烂,发出刺鼻的腐臭。火焰轰然高窜,色彩绚丽妖异,后面涌来的恶蜮哀号惨叫,纷纷仆倒,尸积如丘。

    骸骨“噼啪”断裂,焦臭扑鼻,幽蓝色的磷火丝丝飞舞。黑烟滚滚,黄浆四流。突然“轰”地一声炸响,无数只乌黑青幽的鳞虫从火焰中飞窜而出,四下****,弹飞不到七八十尺,突然重重摔落,自动蜷缩抽搐,瞬间干枯。

    骨筝声隐隐传来,越发凄厉诡异,寰姬芙体内的万千骸骨鬼卵急速孵化,随着血流,顺着经脉蔓延奔走,刺痛麻痒,难受已极。她心下骇然,情知己到千钧一发的时刻,不敢大意,急忙以指尖真气在海神的手臂上划开四、五个血口,而后又咬破自己手指,凝神盘膝运气。

    “仆仆”连响,血珠飞扬,几只鬼蜮魔蟑毒弩矢似的从她指尖伤**出,掉入尸堆火焰,登时焦枯,发出辛烈腐臭。与此同时,海神臂上的伤口血肉翻涌,亦有八、九鬼蜮魔蟑被骨烟所激,弹射飞出。

    寰姬芙心下大喜,继续运气逼迫,片刻之间又有数十只鬼蜮魔蟑破体逃逸。雷电鹜则昂然屹立二女身侧,巨翅横扫,炎风气浪呼啸鼓舞,将围涌而入的恶蜮拍得粉碎。

    火焰熊熊,黑烟滚滚,无数鬼蜮魔蟑毒纵横弹射。恶蜮越涌越多,前仆后继,不住地穿越火墙,四面咆哮扑来,雷电鹜独木难支,逐渐有些捂架不住,突然昂首痛吼,被两个恶蜮当头扑下,骨爪利刃似的插入脊背,死死钩住不放。

    寰姬芙大惊,黑光飞舞,两记手刀闪电劈斩,将两恶蜮炸为粉末。雷电鹜朝她怪吼两声,奋力振翅扑扫,荡开群魔,大步地朝外狂奔。

    寰姬芙心道:“它必是要带我们突围,离开此地。”虽然体内鬼蜮魔蟑尚未除尽,但此刻情势危急,不容多想,当下抱起兀自昏迷的海神,跃上鸟背。

    娇叱声中,气芒翻飞,奋力将两侧冲涌而来的幽冥恶蜮杀退。她真气为南宫易所吸,远未复原,此刻与这些幽冥恶蜮相斗,不免颇感吃力。

    雷电鹜唦唦怒吼狂啸,奔冲了十余丈,蓦地振翅高飞。鬼蜮汹涌,几个恶蜮嚎叫着高高跃起,抓住雷电鹜的双爪,试图将它朝下扯落。

    寰姬芙赤足凌空飞踢,将它们踢得碎裂迸散。但彼等骨肉裂炸之时,突然发出凄厉的怒号,几十只鬼蜮魔蟑闪电似的射入雷电鹜的腹部!

    神禽悲吼,倏然剧震,猛力扑扇双翼,艰难地破空飞翔。众恶蜮汹涌如潮,尽皆仰首嗔目,伸爪嘶嚎。

    寰姬芙香汗淋漓,吁了口气。她生平遭遇的险恶情状也不知有多少,每次总能镇定自若,化险为夷。但这一次竟是从未有过的紧张骇惧。

    正自庆幸,雷电鹜忽然低声悲吼,回过头来望了她一眼,痛苦、哀鸣、愧疚……蓦地一沉,笔直朝下陨落,重重地摔落在冰岩上!

    “砰!”冰屑飞扬,雷电鹜巨躯一震,喉中发出低沉而暗哑的哀呜。远处恶蜮狂呼乱嚎,潮水似的涌了过来。

    寰姬芙抱着海神跃了下来,惊骇难过,用力拉动雷电鹜,想让它重新站起身来。它瞪着寰姬芙,轻轻的摇了摇头,巨翅无力地将她扫开,翅尖指着玉潮池方向颤抖高举,似乎在催促她们尽快逃离。巨爪抽搐了刹那,再也无法动弹。

    寰姬芙心下一沉,恐惧、惊慌、悲痛……交相杂陈。颤声呼唤,不住地拍打它的身躯,越来越用力,它却殊无反应,双目怔怔地瞪着寰姬芙,黑色的血浆在身下缓缓淌开。

    她呆呆地站着,喉咙窒堵,视线突然模糊了,温热的泪水倏然滑过脸颊。

    她这一生驯兽无数,不管多么凶烈的妖兽到了她的面前都变得服服贴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