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龙焰苍穹 > 第907章 地狱勇士1

第907章 地狱勇士1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湾鳄腹部前倾背部后弯的急急向后倒去,双手一瞬间拽倒了一旁的端木宏,等到莫非的劈腿要横过湾鳄的面门时,湾鳄收回双手猛的抓住莫非的小腿一扭,同时身体再往一弹踹出一脚将莫非踹飞出去,几乎在同时,莫非和湾鳄都躺在了地。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时间到了,十一个人都倒地了,这样的结局湾鳄没有说过,按说莫非这边十个人对一个人,而且还是车轮战,这种结局应该算湾鳄赢。

    但是等所有人都站起来时,湾鳄却说了一句:“这一局算我输!”说完伏地做起了俯卧撑。

    莫非看着湾鳄不多争辩便做起了俯卧撑,当下心里暗暗敬佩这个人的身手和信誉,当下二话没说也伏地做起了俯卧撑,其他人心里都服了湾鳄,所以也跟着做了起来。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湾鳄说道:“你们在这一局侥幸取胜不算什么,现在你们看到三十米外的那一排蜡烛了吗?”

    众人向湾鳄看的方向望了过去,远远的看见了一排很是细小的蜡烛正在一个土坎下面排成一排燃烧着微渺的火焰。

    其实刚到的时候有些人已经注意到了那些微弱的蜡烛火光,有的人还以为那边是坟地呢。

    此时再经湾鳄说起那些蜡烛,有人则以为湾鳄想让他们跑去刨坟鞭尸。

    然后听见湾鳄说道:“现在该亮出你们的蔓子(蔓子是剑)了!”

    有些人不懂湾鳄说的黑话蔓子是什么意思,见其他人都纷纷拿出了火器,才明白湾鳄准备那些蜡烛是射击用的。

    湾鳄说道:“今天晚你们的训练任务是三十、五十、八十米跨越式射击,我要看看你们有什么可以拿得出炫耀的资本!前面的每个蜡烛边都挂有一个小铃铛,你们要在不打灭蜡烛的情况下射击到边的小铃铛,谁要是打灭了蜡烛,那跑过去重新点,我要说明的是,那边以前的确是一处乱坟岗,开始吧各位勇士!”

    莫非是第一个射击的,一剑过去,铃铛响了,蜡烛没有熄灭。

    接着是李翔,同样过关,然后依次是封旭尧、景潮昇、吴华、青眼彪、花狐貂、蒙铁、谷泽龙、端木宏……在华门的主事成员,青眼彪没有打铃铛也没有打灭蜡烛,景潮昇打灭了蜡烛铃铛也响了,蒙铁打灭了蜡烛,其他几个人都过了。

    然后是未过的跑去点蜡烛继续射击直到过关。

    三十米用了一个小时不到所有人才算过了,然后众人又向后退了二十米继续射击,这次大部分人第一次射击都没有过,接着又继续点蜡烛挂铃铛射击,过了两个小时左右还有三个人死活过不了,然后是一百个俯卧撑,其他人再向后退三十米继续射击。

    这一次除了莫非和李翔过了外,剩下的人都死活过不了,都快十二点了,这些人还在那里训练着,湾鳄看了看表,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将所有人集合过来说道:“以目前的状况来看,你们只能说是掌握了一些普通人稍微多一点的技能,但是和普通的军人相,你们还不够,要是再和特种军人相,你们不说还差十万八千米也要差十万七千米!刚才你们也都看到了,三十米的射击成绩还算勉强,五十米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八十米只有两个人过了。

    这是为什么呢?你们有谁知道吗?”

    李翔喊了一声报告,湾鳄见有人要说话,于是说道:“不错,还知道打个报告啊!出列一步说话!”

    第六十三章夜风码头

    李翔出列一步说道:“报告,三十米和五十米之所以大部分人能过是因为那时射击目标还在剑的有效射程以内,所以虽然远了一些,但如果射击水平到位的话还是能打的。

    所谓有效射程是武器对预定目标射击时,能达到预期的精度和威力要求的距离。

    我们用的这种手剑的有效射程只有50米,当射击80米外的目标时已经超出了有效射程。

    与有效射程直接相关的一个参数是弹头的‘超音速飞行距离’。

    弹头速度从超音速降到亚音速,阻力的主要形式会由激波阻力变为涡流阻力,这个过程会产生扰动,破坏弹头的飞行稳定性。

    突破‘音障’后,弹头的飞行稳定性遭到破坏,散布急剧增大,而且是朝随机方向偏移,命率急剧下降,这也是几乎98%的人为什么不能命的原因。”

    李翔说完后站在了原地,湾鳄点点头说:“小子知道的不少啊,你说的没错,超出有效射程这是你们八十米定点射击为什么只有两人通过的原因。

    在特种部队,狙击手必须有这样的水,超射程狙杀。

    其他队员也必须有70%以的把握在超射程外命目标,所以目前从射击水平来看,你们华门已经有两个准天才的狙击手,以后我会多加关注的。

    好了,今天的时间也已经很晚了,训练到此为止,以后每天都是如此,特殊情况还要延长训练时间和改变训练环境。

    你们的其他训练从今天起都可以选择放弃了,小子你入列吧,全体解散!”

    李翔入列后所有人解散由莫非带着往回走,莫非在离去的时候还多看了几眼湾鳄,他还一个人在那里站着,好像没有走的意思,然后莫非给各堂主说了一下,让弟兄们各自结伴回去,不要独行。

    这天晚所有人的身体都快要散架了,虽然他们是华门的精英,虽然他们之前也经常训练而且私下里还找些资料练习,可是与今天晚的训练起来真的是差的老远。

    射击倒费不了多大力气,关键是几百个俯卧撑加和一个很是神秘威严冷酷的教练过招,身体的酸痛和挨过拳脚的伤痛让这一队人彻底明白了什么是特种部队以及他们想要成为一个也别堂口的不存在的影子是多么的艰难,何况这还只是个开始,淋得都是些毛毛雨,以后的痛苦正在朝他们狰狞着面孔遥遥招手呢!

    几天后的一个晚,在一个近河的码头停着很多重型卡车,车的前灯都打开着,码头的碘钨灯和远处的探照灯也都亮着。

    靠着码头停泊着一艘不太大的货轮,面有很多人正在急匆匆的卸货。

    各个重型卡车的四周都有一些青年或年的男人盯梢,穿着大多是黑色衣装,有的人则在一旁催促指挥。

    然后听见一个带着白色鸭舌帽的青年对旁边的长发年嘿嘿一笑说道:“刁哥,给根烟抽啊!”

    那个长发年人脸色冷冷的骂道:“你******连根烟都买不起啊,干脆死了算了!”

    青年作无奈状说道:“哎呀,不是买不起,今天晚出来的的急,忘带了,现在又没地方买去。

    不过刁哥,干咱们这行的你还别说,说不定不是今天死是明天死!”

    长发年扫了青年一眼又骂道:“你他妈一张乌鸦嘴,要死也是你死,我命可长着呢!”说着从兜里拿出一包软华给了青年一支。

    青年乐呵呵的接过塞到嘴里顺势翘了两翘,双眼对长发年一眯。

    “****,你他妈没烟也罢了,怎么连火都不带啊?老子都快成你的小厮了!”年男人正圆双眼说道

    青年人打着哈哈说道:“刁哥,这是你的不对了,都说烟火烟火,烟和火肯定是装在一块了,烟都没带,怎么能带火呢?”

    “兔崽子,给,自己点。

    操!小心点,别走水(走水是失火)了!”长发年说着将火丢给了鸭舌帽青年。

    青年点完烟后将火要还给长发年,长发年不耐烦的说道:“去去去,******给你了!”

    青年也不客气,将火收起来小声问道:“哎,我说刁哥,咱们今天卸的是什么货,怎么这么晚才到啊?”

    长发年脸色一沉道:“小柯啊,我可得告诉你一句啊,不该知道的不要问,不然指不定你祸从口出了。

    别说这批货我不知道是什么,算知道也不能告诉你,这是规矩懂吗?”

    青年点点头道:“刁哥这么说,那我不问了。

    唉,今天晚这鬼天气怎么这么冷!”

    长发年向四下里望了一眼裹了裹衣服道:“因为这鬼天气咱……”

    “唉,你们俩在哪嘀咕什么呢?不催着动手是不是觉着自己想当老大啊!”长发年的话还没有说完,从不远处过来一个穿着风衣的年,开口嚷了起来。

    长发年呵呵一笑应道:“是是是,胡哥,我们这催他们!”

    那个穿着风衣的年望了两眼又转身向另一边去了,在风衣年没走十米远,便听见呯的一声剑响,接着是凌乱的剑声划破了这原本宁静的码头。

    第一记剑声响完之后,那个风衣年应声倒在了不远处的重型卡车旁边。

    那个叫小柯的青年和叫刁哥的年见状立马拔出了剑,然后小柯要急奔过去,却被刁哥急忙一把拽住了:“你他妈找死啊!”

    小柯的脸一片冷峻指着倒在二十米远的那个风衣年道:“胡哥剑了,咱们还不过去!”

    刁哥脸满是怒厉之色:“你懂个鸟,你现在过去不是当活靶子吗?”

    小柯略微一顿道:“那怎么办?”

    “等等”刁哥弓着腰向四下看了看,又听了听剑声,对小柯一挥手:“跟我走!”说着手里拿着剑,身子贴着一边的重型卡车的侧面便向那个叫胡哥的年移去。

    第六十四章夜风码头(下)

    码头多了一股人,这些人穿梭在重些卡车和码头旁的房屋之间,和原来在码头卸货的那些人展开了一场剑弹之战。

    因为后面的这一股人是偷袭进来的,所以原来码头的那些人根本没有注意到,等到剑声响起时,已经有十几个被放翻在地。

    瞧着那些人的身手,作为防守的那伙人,明显属于一般的帮会手下,射击动作以及应变能力都显得迟钝了一些。

    而另外一队前来偷袭的人,身手却是敏捷又干净利索。

    单从射击的水平来看,和在场反击的那些人没有在一个水准,出手之际已经瞄准好了,算一剑不能得手,也会迅速找一个掩体藏起来,以防自己被对方的流弹击。

    风衣年似乎还没有死,身子由于弹还在微微抽搐和颤抖,整个人像是触了电一样,收缩舒张瑟瑟发抖。

    刁哥和小柯移到了风衣年的身旁将它枱到重型卡车的一侧隐蔽起来,只见风衣年面部痛苦的挣扎着,胸膛已经出现了一个大洞,然后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小柯的衣袖颤颤巍巍的说道:“货……货……保护……”

    可能是由于激动和紧张的缘故,风衣年说到这里时,终于用完了留存的最后一丝气力,当下将脑袋软软的垂了下去。

    小柯表情凄惨的望着刁哥说道:“刁哥,怎么办?”

    刁哥甩下风衣年的腿怒道:“什么怎么办,你没听到胡哥说货吗?谁******活腻了敢动鸿胜的东西,开干!”

    说完抢先奔出了两个重型卡车之间,朝剑声密集的地方移了过去,小柯也急忙跟了去。

    偷袭的那一伙人并不是来抢货的,他们在迅速造成原来码头卸货的那帮人伤亡众人之后,并不在和剩下的人纠缠开火。

    而是留下一部分人作为掩护,另一部分人则开始将从码头货轮卸下来的货,一字排开的纷纷浇汽油,连同停在码头的重型卡车一并点着了。

    那重型卡车遇火没过多时,里面装货的木箱跟着烧着了,接着,轰鸣声不断,近二十辆重型卡车,没过多时差不多都成了火药筒,炸的没剩下几个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龙焰苍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彼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彼空并收藏龙焰苍穹最新章节